言情小說

“溪兒,你幹什麼?”君臨天一臉怒容,突然,他也感覺自己身上有些不對勁。

“君臨天,閉嘴。”

君瑤溪有些害怕的看着蘇紫陌,難道上次他和哥哥就是被蘇紫陌這個踐人給設計的。

“踐人,我要殺了你。”

君瑤溪擡起手來,最後卻無力的垂下。

看着君臨天迷離的眼眸,蘇紫陌往地倒去,此刻的君臨天什麼都看不見,只要是女人他就會撲上去。

“君臨天,你別過來,你要的是地上的蘇紫陌,她纔是你的女人。”

君瑤溪揪着胸前的衣領,指着地上的蘇紫陌大聲提醒君臨天,心裏騰起了一股前所未有得害怕,她不要在被其他的男人糟蹋了。

蘇紫陌一聽,冷冷一笑,現在君臨天還會聽得進去她說的話嗎?

“呼!”蘇紫陌呼出一口氣,自己十有*是逃過一劫了。

落日的餘輝照在她滿是汗水的額頭上,讓她緊蹙着的美眸舒展開些。

君臨天眼眸衝血,一把抱住了君瑤溪。

曾經中過這種毒藥的姬芮,此刻竭盡全力的保持着清醒,可是被君臨天碰到以後,所有的一切被意志被摧毀。

君臨天血紅着眼眸,撕毀了姬芮身上的衣服。

雙方抱在一起,死命的磨擦着對方,尋求着安慰。

蘇紫陌對於自己的結果非常的滿意,不過她不可能一直在這裏看着他們演活人春宮,她必須想辦法離開這裏纔是。

此刻她滿頭大汗,臉色紅得像是被火燒一樣。

爲了不讓自己失去理智,蘇紫陌四處看了看,看到桌子上的茶杯,蘇紫陌拼命的移過去,撐着最後一股力氣,把茶杯打碎,蘇紫陌拿起碎片,在自己的手臂上狠狠的劃了一下,強力的刺痛感讓她身子怔了怔,人也清醒了不少,鮮血也順着她白希的手臂流了下來,茶杯的碎片,映出了那觸目驚心的紅。

“呼!”蘇紫陌喘着粗氣,這烈火雲端唯一的解藥和雲中歡就是一樣的,也是男人,沒有男人,蘇紫陌自身百毒不侵的身子也會慢慢化解藥力,可是催情藥不同於毒藥,它的毒性不像毒藥那般猛烈,毒解的很慢。

“砰!”窗戶突然成了碎片,還有理智的蘇紫陌立刻警惕起來。

當看清那透過窗戶射進來的夕陽下的高大身影時,蘇紫陌鬆了一口氣!全身放鬆了下來。

“陌兒。”沐雲軒如離鉉的箭,飛奔到蘇紫陌的身邊。

看到不遠處糾纏在一起的兩人,沐雲軒快速的收回目光,落在蘇紫陌的身上。

“陌兒。”沐雲軒把蘇紫陌抱起來,看到她手臂上觸目驚心的紅,深深的刺痛了他的雙眼,在看看她迷離的眼神,沐雲軒心裏頓時明白了一切,該死的君臨天,君瑤溪,本座不會讓你們好過的。

不管身後的傳來的亢奮的聲音,沐雲軒抱着蘇紫陌快速的離開。

正好遇到趕過來的青楓。

“青楓,去把人引到這裏來。”

說完,沐雲軒抱着蘇紫陌再次消失。

青楓聽到裏面的聲音,自然也知道了裏邊發生了什麼?

可是皇后先一步趕了過來,在青楓轉身之際,帶人進了房間,巧的是,沐雲寒帶着皓月皇也出現了。

幾人同時停在了門口。

皇后看到皓月皇,心瞬間提到了嗓子眼。

“皇后,你怎麼也會過來?”

皓月皇犀利的眼眸裏閃過一絲銳利和懷疑。

皇后立馬賠笑,柔聲解釋道:“吾皇,臣妾聽說蘇小姐出事了,爲了能讓慶國典能順利進行,自然帶人也過來找找看,看看是否能找到蘇小姐。”皇后的理由大家自然都不相信。

“嗯!”裏面傳來了讓人臉紅心跳的聲音。

皓月皇臉色瞬間難看到了極點。

“來人,給朕把門撞開。”皓月皇臉上呈現出雷霆之怒。

“舅舅,寒兒來。”

沐雲寒一看到青楓在這裏,不用問就知道,大哥已經找到了大嫂,裏面的人不可能是大嫂和大哥。

沐雲寒凝聚玄力,猛的一推,門被打開。

一看,衆人一臉的不可置信,怎麼回事?裏面居然沒人。

“沒人?”皇后娘娘推開沐雲寒,冰冷的眸子朝裏邊看了看,真的沒人,那她剛剛聽到的聲音又是從何而來?

“皇后娘娘對裏邊沒有人好像很失望。”

沐雲寒冷不防的聲音讓皇后微微一愣,她會有那麼好心來找大嫂嗎?

“二公子,東西可以亂吃,話可不能亂說。”

皇后陰沉着臉,眸子中一片寒光。

“皇后娘娘多慮了,雲寒只是看到皇后娘娘眼裏滿是失望,皇后娘娘想讓大家看到裏面的人是誰呢?”

沐雲寒雖然是在笑,可那眸子裏全是一片冰冷。

“你……!”

“好了,不要再吵了。”皇后立刻阻止了正要發難的皇后。

“青楓,你家聖主找到你們夫人了嗎?”皓月皇要的是結果,而不是看着他們勾心鬥角。

“回吾皇,找到了,只是我們夫人受了點傷,聖主帶夫人去包紮傷口了。”

豪門戰神 青楓臉不紅心不跳的撒着慌。

“既然找到了,那就快去找蘇齊和蘇櫟,要是耽誤了慶國典,一點天威動怒,你們誰也脫不了干係。”

說這話的時候,皓月皇的眼眸卻看着皇后。

皇后的眉心跳了跳,快速的垂下頭,不敢看皓月皇。

“回養心殿。”

皓月皇一聲令下,一行人又浩浩蕩蕩的離開。

在離開之前,皇后不死心的回頭看了一眼,人怎麼會突然消失了呢?該死,居然撲了一個空。

時間一點點地過去,當溫暖的日光換做美豔而又悽美的夕陽時,傍晚的天色有些灰紅。

當皓月皇他們離開以後,房間裏又想起了讓人臉紅心跳的聲音。

君臨天雖然中了雲中歡,在這段時間的修煉後,修爲大增,意志力也比之前強了很多,在加上及時得到解毒,君臨天在聽到外邊的聲音時,便恢復了一絲理智,在恢復理智以後,看着身下的妹妹,君臨天全身上下散發着殺人的氣息,可是很快他便發現了端倪,身下的女子根本就不是自己的妹妹,溪兒的脖子上有一個黑痣,那是出生後不久就有的,君臨天來回看了幾次,這個女人的脖子上什麼都沒有,在仔細辨認了一下聲音,確定不是自己的妹妹以後,君臨天便毫不憐惜的橫衝直撞。

一波高過一波的痛楚襲來,姬芮只覺得在這樣下去,自己一定會死的……。 在離這裏不遠處的夕月宮裏,芙蓉帳內,一樣的芸雨巫山。

事後,蘇紫陌迷離着星眸,一排捲翹的睫毛一閃一閃的,看着牀榻上方的粉色牀幔,她奶奶的,不帶這麼玩人的,這纔多久,自己又和沐雲軒滾了牀單,而且是在她不認識的地方。

蘇紫陌偏頭,看着正在給自己包紮傷口的沐雲軒,看着他那一臉認真心疼的模樣,心裏感觸頗深,又暖暖的。

習慣,其實是一個很危險的東西,它會讓人產生深深的無奈,沒有方向,沒有歸期。只能恐慌徘徊四處找尋,只能失魂落魄盲目等待,而她,對沐雲軒也有了這樣越來越強力的感覺。

該死的君臨天,到是成了整不死的小強了,這次要是整不死你,我蘇紫陌就是小強,蘇紫陌心裏憋屈得緊,猛的坐了起來。

“陌兒,你乖一點,傷口馬上就處理好了。”

沐雲軒心疼的看着她,爲了讓自己不失去理智,她對自己真狠,真下得了手!

“這點小傷對於我來說不算什麼,在說吃了癒合丹藥,血早就止住了。”蘇紫陌毫不在意,快速的下牀榻穿衣服,她和沐雲軒滾牀單的時間不長得可是君臨天和君瑤溪中的雲中歡可沒有那麼容易就能解掉。

“君臨天那邊,有青楓在,不會有問題的。”

“沐雲軒,你別自信過頭,我發現君臨天有了很大的變化,他的屏障法很厲害,連我都走不出來,今天差一點就名節不保,這一口惡氣,我蘇紫陌怎麼也咽不下去。”

蘇紫陌一邊整理自己的儀容,一邊憤憤不平。

“對了,這是哪裏?”蘇紫陌四處看了看,這裏好像是女人住的宮殿,很奢華,也很乾淨。

“這裏是我孃親還是公主時候的寢宮,舅舅就我孃親一個妹妹,所以這裏還一直保持着原來的樣子。”

沐雲軒解釋道,走到她身後。

“那還好!”蘇紫陌飄渺的說了一句,對着銅鏡開始挽頭髮。

“以其人之道還其人之身,當君臨天發現身下是自己妹妹的時候,他會不會內疚得自殺。”

蘇紫陌邊說邊擦珠花,對着銅鏡左右看了看。

沐雲軒脣角抽了抽,有些不敢苟同,先前有了姬煜和姬芮,現在又有了君臨天和君瑤溪。

“你怎麼不說話,是不是覺得我這樣的女人很惡毒?”

蘇紫回頭看了一眼沒有說話的沐雲軒。

“陌兒,你做的還不夠惡毒,要是我的話,一掌把他們給劈了。”

沐雲軒冷冷地道,敢肖想他的女人,敢給他的女人下藥,要是自己今天在去晚一步,沐雲軒不敢想象……。

“可惜你這樣想了卻沒有這樣做。”

蘇紫陌聲音有些冷,“好義固爲人所欽,貪利乃爲鬼所笑,君臨天那個混蛋,連鬼都不如。”

蘇紫陌越想越生氣,猛的拍了一下梳妝檯。

“陌兒,對不起,上次是我得意忘形了,低估了沐雲軒,而這次是看到你手臂在流血,我便急着爲你處理傷口,在加上你當時神志已經不清,你千萬不要生我的氣!下次我保證,一定會殺了君臨天的。”沐雲軒內疚的看着她,的確是說起來都是他的錯。

蘇紫陌見她態度良好,雖然心中依然慍怒,卻笑了起來,伸手環住他不帶一絲贅肉的腰,踮起腳尖親了親他的臉,語氣溫柔的說道:“這樣想就對了,不過今天要謝謝你,要不然我這眼睛可要受污染了。”

看着她第一次主動抱着自己,沐雲軒陡然深邃的眼睛一亮,頓時受寵若驚。

“嗯!不會再有下次。”沐雲軒用力點頭,其實,以他沐雲軒的性格,也是不會在有下次的,這兩次只不過是陰差陽錯而已。

蘇紫陌鬆開他,可是沐雲軒卻快速的環上她纖細的腰,兩人之間瞬間沒有了縫隙,卻蔓延着一股甜蜜的氣息。

天地祖神 “陌兒,有你在身邊真好!”

暗啞又有磁性的聲音中是深深的迷戀。

“對了,找到櫟兒和齊兒了嗎?”

相比於沐雲軒的深情,蘇紫陌可來不及感受。

沐雲軒似似無奈有好笑的看了她一眼。

“放心,陌兒,齊兒和櫟兒沒事,有事的是你。”

沐雲軒寵溺的點了一下她的小俏鼻,一臉笑意絕絕。

“嗯!”蘇紫陌抿了抿脣,眯眼看着他,這種被寵溺的感覺真的很好!

“對了,雲軒,我們去剛纔的宮殿看看,我總覺得那個君瑤溪有些不對勁。”

沐雲軒皺眉,“君瑤溪不對勁?”

“不錯,特別是她說話的語氣,就跟姬芮如出一轍。”不回去看一眼,蘇紫陌心裏不放心,畢竟姬芮身後有皇后撐腰,想做一點什麼小動作,那個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陌兒你懷疑君瑤溪是姬芮?”

沐雲軒心裏雖然覺得不可能,但是前思後想,君瑤溪剛剛會皓月國,不可能對陌兒有這麼大的敵意。

“走,陌兒,我們去看看。”

這回,沐雲軒毫不猶豫的同意了蘇紫陌的話。

慶國典,名義上來說,就是爲了增加四國之間的感情和四國之間的經濟往來,四國之間,互相牽制,互相抗衡,通過這樣的方式,已經很多年沒有出現過戰亂了,並且也不是在一個國家舉行慶國典,而今年,正好是在皓月國。

慶國殿,檐樑繁麗,飾器精巧,細節之處,彰顯着皇家之氣,還爲到掌燈時辰,已經陸陸續續坐滿了人,各國的人也紛紛到來。

丫鬟,太監們正井然有序的忙碌着,而作爲太子的君少辰,爲了準備慶國典的事情,今天一天,也把他忙得夠嗆,早早的看到了蘇紫念,就是沒空過去說上一句話,這讓他心裏非常的鬱悶。

納蘭文昊和司徒若嫣,納蘭憶,還有遲來的納蘭黎昕也道了慶國殿。

“念兒,絕兒。”司徒若嫣一進來,並未看到蘇紫陌和蘇櫟兄弟兩人,皺了皺眉頭。

仙帝奶爸在都市 “陌兒,櫟兒和齊兒呢?”

“孃親,陌兒櫟兒和齊兒被瑤溪公主叫過去了,只是快一個多時辰了,還不見回來。”

蘇紫念也面露急色,縱然是公主,陌兒應該也不可能和她說了一個多時辰的話。

“孃親,你不必太擔心,憑陌陌母子三人的本事,應該不會有事,離慶國典還有一段時間,也許陌兒她們有其他事情也說不一定。”蘇清絕心裏也很擔心,可是在這皇宮大院內,他們很難打探到消息,出了等就只能等事情自己找上門來。

“依孤王看,再過一柱香的時間,要是陌兒和櫟兒,齊兒還是沒有過來,那孤王就親自去見一見皓月皇。”

納蘭文昊心裏始終不放心,這宮裏的爾虞我詐他太清楚了,陌兒曾經得罪了皇后,皇后又怎麼會放過這麼好的機會呢?

“爹爹言之有理。”蘇清絕也贊同他的話。

因爲每個國家都分開坐的,他們的交談,別人並注意不到。

禹王這邊,慕容邵峯和慕容澤禹,慕容星辰,已經帶着自己的人全部落座。

亦云走到慕容澤禹的耳邊低語了幾句便又離開。

慕容邵峯不斷的看向蘇紫陌的方向,在看到慕容澤禹臉上閃過一絲得意的笑容,他心裏有些擔心……陌兒在他先進宮,被瑤溪公主的人帶走了,怎麼可能去這麼長的時間?

“雲軒,你確定君臨天在這座宮殿裏?”

蘇紫陌看着有些蕭條的宮殿問道。

“我就是在這裏找到你的。”

沐雲軒知道自己不可能記錯,皇宮對於他來說,算不上熟悉,但也不陌生。

“踐人,你做的好事!溪兒在哪裏?”

蘇紫陌和沐雲軒剛剛到的時候,就聽到君臨天的怒吼聲!

“皇兄,你發什麼瘋,我就是君瑤溪,怎麼,把自己的妹妹給糟蹋了就懷疑不是自己的妹妹嗎?”

姬芮一臉冷笑又諷刺的看着君臨天,她臉上的人皮面具是經過特殊處理的,要是她咬死不承認,誰也拿她沒有辦法,在說,就算是君臨天懷疑她,可是他也會想到另一點,那就是君瑤溪的命。

“你到底有什麼目的?”君臨天突然放軟了語氣,她能站在這裏,那就說明溪兒在她的手裏,只能先找到溪兒,在殺了她。

“我是誰你也不用管,不過你可以放心,君瑤溪現在很安全。”

姬芮慢理絲條的穿起自己的衣服。

心裏一片苦澀,她這是自作孽不可活,躺在君臨天身下的應該是君臨天,而現在居然變成了她,她這叫自食惡果嗎?

“你想殺蘇紫陌?”君臨天此時已經穿戴整齊。

語氣中散發着森冷,看着她的身影的眼眸如寒冰。

“不錯,我不但要殺了她,還要毀了她。”

姬芮突然發瘋似的衝着君臨天吼道。 “誰允許你這樣做的,沒有本王的同意,你休息動她。”

君臨天猛的嵌住姬芮的脖子,冷聲問道。

“呵呵!”姬芮冷笑幾聲,一臉諷刺的看着君臨天,根本就不畏懼君臨天的威脅。

譏諷的說道:“君臨天,你不是到現在才發現自己喜歡蘇紫陌吧!你可別忘記了,蘇紫陌已經是沐雲軒的女人了,就是你想盡一切辦法想得到她,也是別人糟蹋過的女人了,並且你就那麼自信,蘇紫陌會回到你的身邊。”

聞言,君臨天猛的放開姬芮,她說得沒有錯,不管他怎麼努力,蘇紫陌也不會回到他的身邊,而且今天,她爲了逃避自己,既然給他下藥,對象還是他的“妹妹”。

好多事情他心裏明明非常的清楚,可是因爲不甘,他仍然執迷不悟。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