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蘇紫陌無聊的在書桌旁看書打發時間。

“雲軒,解決了?”蘇紫陌一臉無所謂的問道,將手中的書本合上,起身走向沐雲軒。

“嗯!”‘沐雲軒拉着她到一旁的軟榻上坐下,溫柔的看着她。

“陌兒,他是一個巫祝,也想要你的精元,陌兒,只怕我們這一路去磨盤山都會很不平靜了。”

蘇紫陌卻無所謂的笑了笑,“不平靜就不平靜吧,這個世界沒有什麼地方是平靜的,這一路上就我們兩人,偶爾出點事情,那才叫正常。”

“你呀!調皮。”寵溺的話語,寵溺的語氣,讓蘇紫陌笑得更加的柔和。

“我們趕路吧。”

蘇紫陌卻快速的拉住沐雲軒。

“雲軒,你還沒有吃早膳呢?我給你做了蛋炒飯,還有蔬菜湯,食材也快沒有了,我們得在找一個買食材的地方。”

蘇紫陌拉着他往飯桌走去。

“雲軒,我們不急,五個月已經走了快一半的路了,在走半年,應該可以到了。”

“都依陌兒你。”沐雲軒拉着他做到自己身邊,看着眼前的蛋炒飯,即使只是一盤炒飯,他也會吃得很幸福。

蘇紫陌只有魂魄,她並不需要吃飯,而且她也不會感覺到肚子餓。

看着再好吃的東西,她也不會有食慾,這其實讓她挺心酸的,她也是一個愛吃美食的人,如今是看得到,吃不到。

“今日先簡單的吃一點,等買到食材了,我在給你做好吃的。”

在雲城的那段時間,他看到他的膳食和皇宮裏的皇上吃的有得一拼,就給他做一盤炒飯,真是委屈他了。

沐雲軒去看着她癡癡的笑了笑:“傻丫頭,只要有你在身邊,我吃什麼都很開心。”

他的笑容絢麗燦爛,黑眸深邃魅惑,他對她,愛到深入骨髓。

蘇紫陌嘴角邊泛着深情的笑意,凝望着他,一盤蛋炒飯,讓沐雲軒覺得也是人間美味。

等沐雲軒吃好早膳以後,沐雲軒帶着蘇紫陌出了空間指環戒。

兩人又繼續上路,一連走了三天,他們才遇到有人煙的地方。

這裏遠遠要比他們上次去的鬼鎮要繁華很多。

“柳太鎮。”蘇紫陌看着路邊的一塊石碑唸到。

看着人來人往的大街上,他們的穿着和她們相差無幾,他們進鎮,應該不會太顯眼纔是。

“陌兒,我們進鎮看看。”

“好!”

食材必須要買,她不能讓雲軒餓肚子。

沐雲軒緊緊握緊蘇紫陌,這裏比較正常一些,男男女女都在大街上做買賣。

蘇紫陌帶着沐雲軒往賣菜的地方走去。

這個時節,有很多應季蔬菜。

蘇紫陌很快挑了一些能放一段時間的蔬菜,讓沐雲軒付了銀子。 夕陽下,兩個相愛的身影互相依偎在一起,歲月靜好,可現實卻不安。

兩人剛剛要離開,突然,被兩道身影擋在了前邊。

“站住,你們不是柳太鎮的人。”

蘇紫陌微微擡眸,是一個身穿碧綠色衣裙的妙齡女子,女子鵝蛋臉,五官精緻,倒也是一個如花似玉的大美人。

她身後跟着她的應該是她的丫鬟。

只見女子那雙大眼直勾勾的盯着沐雲軒看,似乎是被勾了魂似的。

蘇紫陌微微一下,明豔動人,讓周遭的一切瞬間黯然失色。

“姑娘,我夫君長得俊嗎?”

輕靈動聽的聲音又似是開玩笑的話讓女子快速的回過神來。

那嬌俏的臉上,瞬間一片緋紅,她們剛剛進鎮她就注意到他們了。

“你們,你們是什麼人?”女子急急的嗆聲問道,臉上羞澀又難爲情的。

眼前俊美的男子,簡直是人間尤物,讓人有一種一見鍾情的感覺。

可看着他身旁的紅衣女子,出塵脫俗,膚若凝脂的肌膚吹彈即破,美豔絕倫中又帶着幾分楚楚可人。

她看着心裏不由得升起了幾分自慚形穢!

“那姑娘覺得我們應該是什麼人?”

蘇紫陌人淡如菊,淺淺的聲音讓人聽不出喜怒。

“哼!最近柳太鎮丟了東西,我孃親正在帶人四處尋找呢?任何可疑的人,都不能放過。”女子有些張牙舞爪的用疑惑的目光看着蘇紫陌。

彷彿蘇紫陌就是那個賊似的。

聞言,蘇紫陌嘴角勾起一抹邪惡的笑意。

“任何可疑的人都不會放過,那姑娘是覺得我們夫妻二人很可疑了?”

蘇紫陌脣角邊的笑容嬌豔如花,看在女子的眼中,卻冷得讓她打顫。

女子一聽,有些底氣不足的吼回去:“你們是陌生人,當然可疑了。”

“姑娘不但人長得天生麗質,還很勇敢,路上看到不認得的人就懷疑別人偷了東西,我這還是第一次見呢?”

這種小兒科的栽贓陷害,她蘇紫陌又不是第一次遇到,她等一下可以讓她看看,什麼是真正的冤枉人,什麼叫做真正的栽贓!

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這事她事情可是一直都做的很熟悉的。

“總之,總之你們就是很可疑。”女子跺了跺腳,有幾分強詞奪理,驚豔的目光不停的看着沐雲軒。

她那點小心思,蘇紫陌一看就明白了。

“夫君,我們走。”

紈絝修真少爺 蘇紫陌給了沐雲軒一個眼神。

沐雲軒會意,輕輕的點了點頭。

只要她的一個眼神,他就知道她想做什麼?

兩人越過女子,快速的往鎮外走去。

蘇紫陌的廣袖下,一支鳳凰嵌寶石金釵落入地上,聲音不大,卻能讓女子聽到聲音。

女子本來想去追蘇紫陌她們,聽到有東西掉落,低頭一看目光驚了驚,她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精美的金釵,快速彎腰的撿起來,拿在手中端詳着。

“哎呀!夫君,我的金釵怎麼不見了。”

蘇紫陌和沐雲軒突然返回來。

“娘子別急,若不是丟了就是被人偷了,爲夫幫你好好找一找。”

聽到沐雲軒的話,女子拿着金釵的手頓了頓。 蘇紫陌的視線看向女子,女子拿着金釵的手反條性的往身後藏去。

“哎呀!夫君,你快看,在剛纔的那位姑娘手中,原來真的是被人給偷走了,夫君,那個是你送給我定情信物,要是丟了,可怎麼呀!還好找到了。”

蘇紫陌說得聲情並茂的,女子一聽,刷的一下,臉色變得蒼白無絲毫血色。

而她身後的丫鬟也小嘴微張的看着她家小姐手中的金釵。

“姑娘,你爲何要偷走我的金釵?你可知道,那是我夫君送給我的定情信物。”

蘇紫陌生氣又鄙夷的看着女子,她的聲音有些大,引起了周圍的人頓足往她們這邊看。

女子一聽,心中一緊,一種被冤枉的感覺涌上心頭,“我沒有,我是在地上撿到的,看着金釵很美,就看了看,我沒有偷你的金釵。”

然而此時,不遠處傳來喧譁聲。

“那是鎮長的女兒,怎麼回事?怎麼又和別人吵起來了。”

“是呀!她每天不惹點事情心裏就不舒服。”

“走吧!可別讓她給惦記上了,要不然下一次倒黴的就是我們自己了。”

周圍的議論聲並不小,大家都聽的到。

眼看女子要衝着衆人發飆了,蘇紫陌快速的出聲。

“金釵就在你的手中,人贓並獲,證據確鑿,你還說沒有,大家都看着呢?你還想強詞奪理。”蘇紫陌開始撒潑,她蘇紫陌是誰呀!她強大的膽魄和心智,絕對不會放過一個隨便冤枉她的人。

她這個樣子,是沐雲軒少見的,可不管她什麼樣子,在他的眼裏,都是最好的。

這種女人不給她一點教訓,她就不知道什麼叫做天外有天。

“我沒有,這真的是我撿起來的,你剛剛走的時候……”

“原來是我剛剛從你身邊走過的時候,你碰了我一下,原來你就是那個時候把金釵偷走的呀!”

蘇紫陌快速的接過她的話來,心裏卻閃過一絲冷笑,讓她體會一下什麼叫做無中生有。

“你血口噴人,金釵確實是我家小姐從地上撿起來的。”

“你們兩個是一起的,就只有你看見她撿了,怎麼沒有其他人看見?”

蘇紫陌麗質天成的容顏上一副就是你偷的神情。

首席大人,狠會愛 她的天姿絕色,也逐漸吸引了周圍的男子。

沐雲軒一看,眼眸瞬間變得陰沉起來。

“你,你分明就是血口噴人。”那小丫鬟見爭論不過蘇紫陌,瞬間變得氣敗急壞的。

“我血口噴人,那你問一問你家小姐,她剛纔都說了些什麼?”

女子猛地一怔,後知後覺發現了是怎麼回事?

“你這是以其人之道還其人之身嗎?”

明白過來後,女子的眼中瞬間浮現一抹陰毒的笑容。

“什麼叫做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你那叫做亂冤枉人,我這叫人贓並獲。”

蘇紫陌將那抹陰毒的笑意盡收眼底,聽着周圍的議論,她大概知道了這個女人是什麼身份了。

突然,一道諷刺的聲音帶着幸災樂禍,“林香蓮,原來是你拿了人家夫人的金釵呀!我看你這脾氣是改不掉了,平常都是拿了別人的東西不給銀子,今日倒好,直接偷了,即使是鎮長的女兒,也不能這樣爲所欲爲吧。” “李鳳丹,你那狗嘴裏永遠吐不出好話來,本小姐什麼時候拿別人的東西不給銀子了?”

女子叫林香蓮,是柳太鎮上鎮長的女兒。

從小養尊處優,養成了這任性嬌縱,清高自負又不知天高地厚的性格。

“林香蓮,人家都人贓並獲了,你還狡辯,見過要臉的,沒見過你這麼不要臉的。”李鳳丹一身粉紅色衣裙,露出豐滿的胸部,面似芙蓉,眉如柳,肌膚如雪,滿頭的金銀在陽光下耀出刺眼的光芒,鮮紅的嘴脣微微上揚,一行一動可謂嫵媚至極,嘴裏吐出來的話,卻句句毒辣。

她的目光,依然是直勾勾的看着沐雲軒。

蘇紫陌看着周圍的人,她發現有的女人的左邊額前都刺了一朵黑色的花朵,林香蓮和李鳳丹左邊額上也有,是花蕾的形狀。

蘇紫陌看向緩緩走到他們跟前的李鳳丹,她知道,有一種壞女人,壞得很徹底,她們擁有他人不具備的心機和手腕,她們常常利用自身的表情、動作、語氣等操縱着男人的心理,一時靠近,讓他如沐春風,一時遠離,讓他心癢難耐,眼前的這個女人,給她的就是這樣的感覺。

“李鳳丹,你給我等着,一會我就去告訴我孃親去。”

林香蓮氣得跺腳,看着周圍的人圍得越來越多,她臉上的神情更是無處是從。

而李鳳丹聽了,撤出一抹鄙夷的笑意。

“你倒是說話呀!這金釵不是我偷的,真的是我從地上撿起來的。”

林香蓮衝着蘇紫陌吼道,都是她,害得自己這麼丟人。

“那金釵不是在你的手中嗎?別人偷了東西也說是自己撿到的,那天下且不是無賊了。”其實蘇紫陌要的很簡單,只要她能認識到自己的錯誤,給她道個歉,這件事情也就過去了,可這女人到是好,愈發的囂張了。

“你……”林香蓮一時不知道該說什麼?她剛纔只是因爲眼前的男子長得很俊,想把他留下來,纔會那樣說的,沒想到這個女人比她還要狠。

而就在此時,不遠處傳來喧譁聲。

周圍的人羣自動讓開,蘇紫陌和沐雲軒擡頭一看,一個身穿深紫色衣裙的中年女子帶着一羣男子走過來。

蘇紫陌注意到,這中年女子左額上邊的黑色花朵是盛開的,她長得不算美,一臉陰鬱,給人一種詭異的壓抑感。

沐雲軒卻看着她額頭上的花朵皺了皺眉頭。

書中有提到過這樣形狀的花,是某些地方巫師的標誌。

這三天來,他已經將書徹徹底底的看完了,從這柳太鎮開始,便和磨盤山有着千絲萬縷的關係了。

書上寫得清清楚楚,早在一百年前,這三片大陸就由磨盤山巫神庚映柔掌管,所有的巫師的巫術都來自於磨盤山,經過百年以後,這三大陸終於形成了巫師的世界。

巫宇大陸的巫術,不及滄海大陸和皓月之顛的,看來,他們離滄海大陸已經不遠了。

唯一能殺了巫神的辦法……沐雲軒嘴角微微上揚,那股力量,他從現在就要開始收集了。 “是鎮長來了。”

周圍的人快速的讓道。

鎮長?

這裏的鎮長是女子,蘇紫陌皺眉,這女人到是有幾分氣勢。

沐雲軒輕輕瞥了一眼女子的額頭上的花,從那厚厚的一本發黃的書中,他讀懂了這個世界。

這裏唯一干淨的地方,唯一男女和諧的地方,只有皓月之顛的千凝城,和磨盤山是敵對的,屆時,他可以到那裏尋求自己想要的答案,然後上磨盤山,奪取解咒石。

從這裏開始,遊戲正是開始了,沐雲軒嘴角邊勾起一抹邪惡的笑意。

那個庚映柔,應該也知道陌兒和他的存在了,那巫祝的話,也有一半是真的。

“孃親,你終於來了,這個女人她誣陷女兒偷東西。”

林香蓮看着自己的孃親,就像看到了救星一樣。

“什麼叫做誣陷,我娘子的金釵明明就是在你的手中,這麼強有力的鐵證擺在衆人面前,你還想爲自己開脫嗎?還是因爲你是鎮長的女兒,就可以這樣任意妄爲。”沐雲軒一開口,他那如沐浴春風的聲音,讓周圍的女人的目光瞬間全部移動到他的身上。

沐雲軒突然出聲,到是讓蘇紫陌有些吃驚!

雲軒話不多,這種的事情,不到萬得不以的時候,他絕對不會開口。

沐雲軒卻突然拉過她的手,給了她一個安心的眼神。

“公子,我,我沒有偷,真的。”面對沐雲軒的時候,林香蓮的聲音莫名的柔軟了幾分。

沐雲軒神色卻徒然陰雲密佈,冷聲道:“既然鎮長來了,這件事情就由鎮長給一我娘子一個說法吧!”

原本他想讓陌兒玩一玩,玩夠了他們就離開,可是看到這個女人額頭上的花紋,這裏有他要找的東西。

鎮長一聽,雙眸徒然一凜,眼底似有兩簇火苗在跳躍着。

只是在看向蘇紫陌的時候,鎮長突然大驚失色!

也瞬間知道了這兩個人的身份。

她快速的收回目光,“啪!”

她狠狠一巴掌甩到女兒的臉上。

她這一巴掌讓人措手不及,本以爲她會維護自己的女兒,可沒想到她會重重的打了女兒一巴掌。

“孃親。”林香蓮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孃親,孃親從來不打她的。

今日在衆目睽睽之下,她卻打了她,還下手這麼重。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