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雖然姬無雙沒有說話,但見他拿出黃符,想必是迷惑警察的一種手段。

不一會兒,兩輛警車便停靠在我們身前。同時周圍有很多圍觀的人羣都指着我們七人說;“就是他們,他們七個打人!”

這八名警察聽到這話,也不廢話,全都氣勢洶洶的將我們圍住,並且叫我們蹲下。

而就在此時,姬無雙掃視了這八人一眼。嘴角露出一絲冷笑,然後直接結出一道劍指,嘴裏當場低喝一聲:“急急如律令,開!”

話音剛落,直接扔出了手中的符咒,那符咒剛一脫手,直接就憑空燃燒了起來。

而這道黃符剛一燃燒殆盡,圍着我們的八個警察就好似丟了魂兒似的。雙眼迷離,然後直接就轉身走進了警車,然後駕駛着警察莫名其妙的就離開了!

見到這兒,除了我們既然一臉驚訝的望着姬無雙以外,就連周圍的人民羣衆,這會兒都驚恐的望着姬無雙。

剛纔那道符咒的出現,周圍人也都看到了。此時很多人都被驚得一愣一愣!

雖然疑惑,但這地兒也不是說話的地兒。

至此,我們直接上了中巴車,因爲這些小鎮的中巴車都是人滿之後,纔會發車。所以我們直接多給了五十個人的車費,讓司機馬上發車。

司機見有錢賺,也不廢話,拿錢就開車。

汽車啓動,我們直接就離開了這位於武夷山東南部的野溝鎮。

如今坐在汽車上,我們都很好奇剛纔姬無雙用的那道符咒,所以楚陽最先開口問道:“無雙你剛纔使用的那道符咒,到底什麼來頭?怎麼一施展,就指定性迷惑八個警察呢?”

姬無雙被這麼問起,也不隱瞞,便說出這道符咒有和妙用。

姬無雙說,這道符咒,名曰“無醒符”。也就是說,凡是中了此道符咒,那麼一個小時之內的事兒全然會忘記,而且會回到一個小時前的狀態。

比如一個小時前在拉大便,中了這道符咒之後,他就會返回廁所,繼續拉。

雖然這個形容不怎麼文雅,但卻非常的恰當。

不過期間也被提出了疑問,說如果人家一小時在做飛機,在中了這到符咒之後,不可能在迷糊的上飛機吧?

而姬無雙好似早就猜出了衆人的疑惑,也不廢話,直接開口道:“這到符咒雖然名叫無醒,但受到外界的刺激之後,還是會馬上的甦醒……”

除了這些之外,姬無雙這符咒是他們地門祕傳符咒。只要他施展符咒的時候,心中默默想着那幾個人。並且距離夠近,那被施術者八成都會中招!

聽到這裏,我們都不由得感嘆這地門符咒精妙,不愧爲不世傳承!

如今等八名警察在甦醒之後,都不會記得我們。我也就放心了,就算到時候有周圍的圍觀者描述我們的相貌。

那也都無關緊要,地上的十幾名妖道並不會死。而脈輪破了,又不會有外傷。

所以這事兒最終的結果,肯定會是草草結案。畢竟就一打架鬥毆,又沒死人。

如今在瞭解了姬無雙的那道符咒的威能之後,我們便隨便聊聊了各門各派掌握的一些符咒之術,不過大多時候都在扯淡……

經歷三個多小時的顛簸,我們終於來到了市區,並且在武夷山市汽車站下車。

看看時間馬上六點了,而我們也不打算在走,所以便找了一家賓館住下。

不過因爲車站附近的賓館都爆滿,所以我們在左竄右轉的情況下,找到了現在這家很是偏僻的賓館。

房子很是老舊,周圍也都是老式居民樓。而且是那種都快搬遷完畢,等待拆遷的樓房,破破爛爛,我都懷疑這裏能否住人。

來到這裏之後,我們所有人都是眉頭一皺。

感覺這兒有很重的陰氣,雖然陰氣重,但卻沒有感覺到煞氣。而且大家奔波了一天,也是夠累的,也都不想在去別地兒。

因此,我們所幸就在這家叫做“玫瑰客店”的賓館裏住下。

來到吧檯,見是個小姑娘,年紀不大,也就歲十一二歲的模樣,長長的黑髮、面色蒼白、沒有絲毫血色,雙眼之中更是充滿了血絲,好似對我們抱有敵意。

如果是普通人,肯定會被這小姑娘的面容嚇到。

不過我們都是道士,這個小姑娘陽氣雖然很低,且低得可憐。但我們發現她卻是活人,所以個沒太過關注。

她幫我們辦理了住房手續,而這小姑娘手腳也是麻利,不一會兒便搞定了一些。

而我們七人,一共要了三間房間,阿雪和周傾城一間。我和老常一間,姬無雙、楚陽以及了空一間。

我們在分配好房間之後,我們上樓看了看自己的房間。發現這旅館雖然老舊,但卻很乾淨。

各自在房間裏收拾了一下,而我也洗了一個澡,換了一身乾淨衣服。就準備與衆人出門吃點東西,然後再回來睡覺。

不過我們剛一下樓,那坐在吧檯低着腦袋,臉全都被一頭長髮遮擋住的小女孩兒一邊低頭玩兒這手機,一邊用着低啞的聲音開口道:“本地供應特色飯菜,你們需要嗎?”

雖然感覺這小女孩兒怪怪的,但聽說旅館就有飯菜供應,我們便又打算不去外面。

畢竟這裏比較偏僻,是老街區,要走十分鐘的路才能走到大街上。

因此,我們就答應了那小女孩兒。而小女孩兒說,飯菜半個小時就好,一會兒會有人送到我們房間裏。

聽到這兒,我們感覺服務還不錯,便付錢回到房間等待。

不過剛一回到房間,阿雪便急忙將們關閉。

見阿雪這般,我們都有些不解,阿雪此時怎麼氣喘吁吁,有些不對勁啊?

阿雪在關門之後,深吸了一口氣兒,然後用着極低的聲音對我們衆人說道:“諸位,這玫瑰客店好似有些不對勁!”

“不對勁?”我疑惑的開口道,我如此道行,都沒感覺到什麼地方不對勁。難道阿雪發現了什麼不成?

阿雪聽我這麼問,當即嚥了一口唾沫,用着有些惶恐的語氣說道:“我剛纔、剛纔發現那個小姑娘,她竟然、竟然沒有腦袋!” 此時聽到阿雪說,剛纔那個小姑娘沒有腦袋,我們都不由的很是驚訝。

我們在場的所有人都是行內出類拔萃的道士,如果說那個小姑娘有問題的話,我們會第一時間察覺到異常,但是我們爲何沒有感覺出來呢?

還不等我問話,一旁的姬無雙也眉頭緊鎖的開口道:“我也發現那小姑娘也有些不對勁,但卻沒有看出有什麼地方不妥!”

如今聽到沉默寡言的姬無雙也說那小姑娘也有問題,我知道這事兒可能就是真的了。

也許這所謂的“玫瑰客店”就是“鬼店”。

想到此處,只聽老常壓低了聲音,急促向阿雪問道:“阿雪,你看到了什麼,快仔細說說!”

因爲大家相處的時間都比較久,阿雪的右眼是陰陽眼的事兒,大家也都知道。

如今聽老常問道,我們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了阿雪。

阿雪顯得很是緊張,即使經歷了那麼多,對於鬼怪也都司空見慣,但此時的阿雪也顯得驚慌失措。

大約三十秒之後,阿雪略微的平復了一下,她嚥了一個唾沫,然後用着緊張的語氣說道:“剛纔、剛纔我的右眼突然跳動了一下,發現那小姑娘的頭突然就沒了!而且,而且我們所在的這棟房子。竟然、竟然是一棟紙樓!”

“什麼?紙樓?”我突然驚呼一聲。

紙樓,在民間也叫做冥樓、陰樓、鬼樓。也就是給鬼住的房子,就好比白事兒店裏紙糊的房子,那便是紙樓。

而行當裏更是有傳言,有些厲害的鬼魂。有時候會把活人騙進他們居住的紙樓,最後將其宰殺烹飪。

難道我們所在的這棟老式居民房,就是一棟紙樓?那小姑娘其實就是一個道行很高的超級厲鬼?

想到此處,楚陽了空更是紛紛開眼。

可是開眼後的他們卻疑惑的發現,這裏根本就不是阿雪說的那般,還是白色的牆體,同時自己也沒有被鬼迷的跡象!

而就在衆人疑惑的時候,阿雪繼續開口說道:“可是這只是一瞬間,當我在仔細觀察的時候,右眼看到的情形又恢復到了原樣!”

阿雪的話音剛落,姬無雙也接着說道:“我雖然不能看到,但卻能隱約的聞到一些糊紙漿的味道,而且也是時有時無!同時空氣之中也能隱約的聞道一股鬼氣!”

這姬無雙的鼻子,咱早就領教過了。在列車上光用鼻子聞一聞,就知道有幾具屍體,和大約多少女鬼。

這小子修行的道術也是奇特無比,不過說正緊的,姬無雙都這麼說了,那這店肯定是有問題的,而且問題還很大。

如果我們幾人不小心,說不定還真會在這陰溝裏翻船。

接下來,我們仔細問了問阿雪看到了些什麼和細節,以及姬無雙聞到到了什麼。

最後也好綜合他們上述所說,進行整合和制定計劃。

在這期間,我本想問上官仙是否有所發現。可是發現上官仙在修行,已經陷入了沉睡的狀態。

不僅如此,我還放出了龍辰以及常棕藍,看看身爲魂魄的他們,是否有所發現。

結果很遺憾,他們什麼也沒察覺到。

而現如今擺在我們面前的主要問題是,這玫瑰客店是不是鬼店。

如果是,這裏的店主是不是一隻超級厲鬼,那他想幹嘛?還有,這鬼店主是不是活人?以及這鬼店的主人難道就是那個小女孩兒?又或者說還另有其人?

無數的問題如同潮水一般浮現而了我的心裏,而這一切都如同迷霧一般籠罩我們所有人的眼見。

就在我們推敲着這一切的時候,老常直接建議。說我們直接去吧檯把那小女孩兒綁了,用八卦鏡往胸口上一印,是人是鬼,直接就會現了原型!

聽到這話,我當場就給拒絕了。萬一這一切都是我們的幻覺,並不是真的,那又怎麼辦?

這裏只是因爲特殊的風水,加上人流少陽氣弱,周圍遊魂野鬼多。

這才讓阿雪看錯了,讓姬無雙的感應出現了差錯,畢竟當事人都不能確定這是不是真的。

而就在我們商量無果的時候,“砰砰砰”屋外卻突然傳來了敲門聲!

聽到這兒,我們所有人的神經都是一緊。同時只聽我隨即低吼了一聲:“誰?”

話音剛落,屋外便傳來了一個沙啞老太婆聲音:“我們是送飯的,開開門!”

聽道此處,我示意大家都安靜,同時放鬆。

衆人因爲疑惑我們是不是走進了一棟紙樓,所以都佯裝出一副沒事兒人的模樣,都看看這送飯的老太婆是人是鬼。

所有人在第一時間開啓了冥途天眼,只要確定送飯的是鬼,那麼我們第一時間就會直接將其捉住,想辦法拆了這紙樓。

我此時也不例外,直接開啓了天眼,然後來到門前。

只聽“咔嚓”一聲,門開了。

我深吸了一口涼氣,直接將門給拉開。接下來,只見門外出現了一老一少兩人。

老的是個老太婆,白髮蒼蒼、頭髮稀少、滿臉褶皺。而那個小的,則是吧檯前的那個白裙小女孩兒,一臉的蒼白,沒有絲毫血色,一頭黑色長髮也無法掩蓋充滿血色的雙眼。

此時見她們一老一少每人都端着一個托盤,托盤上有幾碗小菜。

我們開着天眼,除了發現這兩人的陽氣低得可憐以外,並沒有發現這兩人是鬼!

接下來,我們讓他們把菜端進屋子,然後那個小女孩兒很是熟練的在房間裏電視櫃下,搬出了一張小桌子。

擺好了飯菜之後,那老太婆很是客氣的讓我們吃好,說一個小時後他們會來收取碗筷!

說罷!這老太婆和這小女孩兒便走了。

把門關好,我當即便低聲開口道:“諸位,有沒有什麼發現?”

衆人聽我這般說道,都搖了搖頭。說沒有發現有哪兒不對,這一老一少除了陽氣很低以外,並沒有什麼異常。

不過就在我們所有人即將打消疑慮,以爲就是我們疑心過重的時候,久久不語的周傾城卻突然開口道:“大家別掉以輕心,這絕對是一間鬼店,至於這裏是不是紙樓,我卻不敢確定!”

此刻聽周傾城義正言辭,很是肯定的回答,我們所有人都被她所吸引。

阿雪更是疑惑的開口問道:“傾城,你是不是看出了什麼?”

周傾城點了點頭:“剛纔大家只注意那一老一少的身體中是否有陽氣,卻沒有關注他們的言語和行爲!”

“哦?此話怎講?”楚陽連聲問道。

“我們回來的時候,並沒有告訴他們我們在那個間房,而且這間房在最內側!她們怎麼直接就能找到我們?如果這是巧合,那十幾歲的一個小女孩兒,怎麼叫一個八九十歲的老太婆叫媽?”

說到這裏,周傾城深吸了一口氣兒,然後繼續開口說道:“就算這老太婆六七十歲生了這個小女孩兒或者領養了這個孩子。但你們有沒有發現,這來太婆和這女孩兒的手心,竟然全都發紫發黑。活人的手心對應印堂,只有死人的手心纔會發紫發黑。由此我判斷,這兩人根本就不是活人,而是死人或者說是屍體。”

此刻聽完周傾城的敘述,我們在場的所有人都不由的倒吸了一口涼氣。

對於周傾城的觀點,之前我們真沒怎麼注意。

前面的幾句話,我們都可以當做巧合理解。但是手心發紫發黑,這可就無可爭辯了!

而周傾城的話音剛落,了空更是單手豎胸,嘴裏口呼一聲:“南無阿彌陀佛,貧僧以往聽長輩提及。有鬼可附死人屍體,屍體死而不僵,靠汲取活人精血,保持不腐而行走世間,名曰屍鬼!”

了空此言一出,房間衆人一片譁然,周傾城更是連連點頭:“沒錯,我懷疑那一老一少就是傳說中的屍鬼,而他們給們做的飯菜,恐怕也是蛤蟆老鼠肉!” 此時一聽周傾城說,這老太婆和小姑娘端來的飯菜是蛤蟆老鼠肉,我們的眉頭都不由的一皺,然後望向了小桌子上的飯菜。

飯菜很簡單,四葷一素加一湯,還有一盆熱氣騰騰的米飯。

wωw. ttkan. ¢O

見到這兒,我當即便上前仔細查看,看能否看出什麼端倪。

可是即使我仔細查看,也沒看出有什麼不同之處。到是這食物的香味,引誘得我食慾大開。

周傾城見我們如此,當即便繼續開口說道:“竟然我們幾人被屍鬼給盯上了,那麼這飯菜,此時是看不出所以然的。除非我們破了咒,方能看到原樣!”

聽到此處,我又是不解了,對於這屍鬼。我以爲也只是有所耳聞,但卻不慎瞭解。

聽周傾城和了空說我們我們進了鬼店,而且老太婆和那小女孩兒都是一具屍體,外加這飯菜都蛤蟆老鼠肉的時候。

除了我一臉驚色以外,就連其餘幾人都不怎麼明白這屍鬼爲何物!

此時又聽周傾城說,要破什麼“咒”。這更讓我難以決斷,不明原因。

周傾城見我一臉的迷茫,當即便說出了她對屍鬼的瞭解。

她說,屍鬼之所以少見,是因爲這東西難以形成。但如果這東西出現,怨氣便會很大。

換而言之,道行也會高得離譜。

因爲他們是附着是在屍體上的厲鬼,並且靠吸食活人的精血陽氣存活。

所以具備了一些特殊的能力,那便是短暫的聚集這些陽氣在屍體之中。讓這些屍體看上去就和活人一般,並且不會腐爛。

就算有道行的人看了,也能看到“三火”。

但這裏的“三火”卻是屍鬼製造出了的假象,並不是真正的陽火。

至於我們之前爲何沒有任何發現,也是被這三道假陽火給矇騙了。

直至這老太婆和這小姑娘來送飯菜的時候,周傾城才發現了端倪,從而猜想到了屍鬼。

而屍鬼,了空也知道一些,但卻卻沒有周傾城知曉的詳細。

除了這些以外,周傾城還說,因爲這屍鬼是一種強大的妖邪之物。

介於半妖半鬼,他們離開屍體後,會迅速找到新一具屍體,不然就會死。

因此他們需要長期食用活人血肉,保持屍體不腐,或者直接殺人換屍體。

而正因爲長期食用活人血肉,催生出了他們一些特殊的能力。

對於這種能力,周傾城說不上來。

說這是一種介於幻術與咒術之間的奇異妖法,說我們此時就中了這種妖法,所以我們現在纔看不出桌上的飯菜有何不妥的地方。

而且周傾城還懷疑,正是我們中了這種妖法,阿雪的陰陽眼纔會突然閃過一些詭異的畫面等等……

聽到這些關於屍鬼的信息,我只感覺一股無名火竄了上來。

我堂堂陰司判罰官,竟然被一隻妖物玩弄。要不是周傾城眼尖,說不定就可能吃下這用蛤蟆老鼠肉做的飯菜。

十之八九確定這裏是鬼店,並且那倆母女就是屍鬼。

所以我們便開始商量對策,都想先破除這種讓人可以產生幻覺的咒術。

不然我們根本就不知道,我們此刻是處於幻境還是真實。

了空誦唸密宗佛語,楚陽直接啓用咒符等,可是這些方法皆是無用。

唯有阿雪的陰陽眼裏,時不時可以看見一些白白綠綠的東西,而且姬無雙也能聞到一些糊紙漿的味道。

確定這裏是鬼店,又聽說阿雪和姬無雙說,不僅看見一些白白綠綠的東西和有糊紙漿的味道。

我們懷疑我們可能進入了一棟紙樓,而這紙樓之中則住着兩隻屍鬼。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