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在這兩個小時裏,江佳賢完全可以找出很不少人來殺掉!”江雨煙解釋道。

“但他不是最想殺警察嗎?”林小姐又問。

“殺光警察可以獲得勝利,但別忘了,殺光平民也可以。現在江佳賢已經沒得選擇了,他一定會見人就殺,能殺一個是一個。就算殺不掉警察,殺光平民也是一樣的。”

江雨煙說到這裏意味深長的看向林小姐。

“怎麼,你有把握躲得過江佳賢的搜索嗎?”

林小姐頓時一僵,確實,以她的能力對付江佳賢太勉強了。

“那你們把我叫到這裏,就能保證我不被殺死?”林小姐說。

“對,只要從現在起你一直跟着我們,我就能保證你的安全!”藍海辰充滿自信的回答。

藍海辰不敢相信那些平民的能力,所以在他離開的時候,一定要爲遊戲勝利加上最後一道保險。

等趙鐵過來之後,那口神祕的井一定就會出現,藍海辰的目的就是帶着林小姐一起進入那口井。

這樣一來,就算江佳賢將其餘人都殺了,也無法取得勝利。

至於爲什麼偏偏選擇林小姐,當然不是因爲她漂亮。而是藍海辰覺得,這個人相對比較好控制。

那口井裏面很可能有不少祕密,藍海辰不想讓太多人接觸到,所以他需要一個聽話的傢伙。

“現在,爲了你的安全,請你把眼睛慢蒙上。因爲等會可能會出現一些很恐怖的事情,怕你見了崩潰。”藍海辰取出一塊布交給林小姐說。

他故意將事情說的很恐怖,就是爲了讓林小姐乖乖照着做。

林小姐聽後猶豫了片刻,最終還是把眼睛蒙上了。

“很好,等會無論發生什麼都不要驚慌。我會一直在你身邊的,所以你儘管放心。”藍海辰點點頭道。

“我能相信你嗎?”林小姐擔心的問,身體有些顫抖。

“當然,你放心,我是絕對不會害你的。”藍海辰說着對江雨煙悄悄示意。

江雨煙來到林小姐身邊,突然出手按住林小姐的嘴,並將其壓到身下!

林小姐大吃一驚,連忙驚叫出聲。但奈何嘴被江雨煙緊緊捂着,發不出多大聲音。

林小姐害怕極了,心裏不明白江雨煙爲何要突然襲擊自己。

“難道他們要害我?”這是林小姐此刻心裏的聲音。

這時就見藍海辰從地上抄起一塊石頭,用力向林小姐腦袋上敲了過去!

碰!

林小姐的腦袋頓時血流如注,但她還在掙扎,藍海辰見狀湊上前去又是一頓猛敲,直到林小姐徹底暈倒才罷休。

“果然啊,把人敲暈不是那麼簡單的,電視上都是些糊弄人的故事。”藍海辰看了看手裏還在滴血的石頭說。

“我們這麼做真的好嗎?”江雨煙看着林小姐的慘狀問。

“我只說過不害她,可沒說過不打她呀,放心吧,反正她也死不了。”藍海辰聳聳肩說。 林小姐是平民,而藍海辰則是警察。所以無論如何,藍海辰都是殺不死林小姐的。

而且藍海辰並沒有騙林小姐,帶着林小姐一同下到井裏確實可以避免她被殺。

所以藍海辰絕不是因爲惡趣味,纔對林小姐下此狠手的,至少嘴上不會承認。

江雨煙滿含深意的看了藍海辰一眼,她纔不會信藍海辰的鬼話,這個傢伙剛纔敲人的時候明明一副很爽的樣子。

估計林小姐之前做了那麼多白癡的事情,藍海辰也早就想敲她了吧。要不然也不是非得叫林小姐過來。

江雨煙搖搖頭不再搭理藍海辰,而是將注意力集中在灌木叢外的小路上。

今晚天色很暗,頭頂的月亮被黑雲遮蔽着,只能透出微弱的光芒。空氣中存在着絲絲霧氣,讓人很難看清太遠處的東西。江雨煙將頭微微伸出灌木,用力向遠處張望着。

突然,江雨煙發現不遠處的霧氣中,一個身影正緩緩朝這邊走來!

江雨煙心中一驚,連忙拍了拍藍海辰,示意對方看向那裏。

“快看,有人從那邊過來了,應該是趙鐵!”江雨煙低聲說。

藍海辰也向遠方看去,果然見一個身影正在緩緩接近。那身影似乎不是單純的行走,而像是在推着什麼東西前進。但由於距離有些遠,看不清那到底是什麼。

“該死的霧氣,根本看不清遠處的東西呀。”藍海辰咒罵道。

“從形狀來看,那人推着的應該是個推車一類的東西吧?”江雨煙看着那身影猜測道。

“像是,如果我所料不差的話,那車子上裝的應該就是……”藍海辰沒有繼續說下去,但他的意思很明確。

此時那人影漸漸走進,藍海辰二人終於看清了對方的真面目。

那人穿着一身深色衣服,從上到下都是這一個色。頭上帶着一頂帽子,遮住了他的大半張臉,但憑藉身材和走路的感覺,藍海辰還是判斷出了那就是趙鐵。

此時的趙鐵正雙手推着一輛推車緩緩前進,那推車是那種村裏很常見的木質推車,中間是一塊麪積很大的板子,方便放東西用。

此時在車板子上,李陌陌的屍體正直直地躺着,雙腳和一隻手懸在板子之外,隨着車的移動上下晃動,顯得十分詭異。

“果然是陌陌呀,看來我們之前猜的都沒錯!”藍海辰看後低聲說道。

“是啊,居然真的是陌陌,這次一定要查清楚他們到底想幹嘛!”江雨煙也說。

藍海辰轉頭看了看躺在地上的林小姐,心想若是讓她看見了,不單場叫出聲來才叫怪。

很快,趙鐵推着車子接近了那塊空地,藍海辰眼睛隨着看過去,才發現空地上不知爲何竟然出現了一口井!

那口井通體用石頭砌成,看上去很是破舊,顯然有些年頭了。井口上面有一塊石頭井蓋,一看便知十分沉重。

趙鐵來到那口井前,看着井蓋深吸了幾口氣,然後才走到井前用力將井蓋掀開扔到一旁。

整個過程與他在夢遊時所做的幾乎一樣,只是此時那裏真的有了一口井。

當井蓋被打開的那一剎那,一股詭異黑氣突然從井口裏冒出,四散在周圍空氣裏。

這黑氣看起來就像打開蒸籠時的蒸汽一樣,只不過更加詭異難測。藍海辰隔得那麼遠,都能感受到散發在其中的惡臭味。

“這口井絕對不一般!等會真的要一起下去嗎?”藍海辰看後不禁有些猶豫,畢竟那裏這麼詭異,誰知道進去後會不會立刻死。

但最後藍海辰還是決定進去,不僅是因爲他的決心,更是因爲趙鐵接下來的動作。

只見趙鐵打開井蓋後,便走到推車旁,將李陌陌的屍體搬起丟入了井中。接下來,他更是看看四周,自己翻身越過井壁,一下跳了進去!

藍海辰見後一驚,記得趙鐵在夢遊的時候,似乎並沒有跳進井裏啊,怎麼這時候就進去了?

“他這樣不正常吧?”江雨煙也看向藍海辰問。

“不太正常,不過也間接證明了這井是可以跳的。所以咱們不要猶豫了,快跟上去,說不定什麼的時候這井就又消失了!”

藍海辰說着抱起林小姐就往井那邊跑,江雨煙也連忙跟上。

兩人來到井前,藍海辰伸手在這口古井上面摸了摸。上面很滑,長滿了類似苔蘚一類的東西,感覺很噁心。

藍海辰拿出手機打開手電,弓着身子向井下面照去。只見那下面是一攤深水,絲絲波紋在水面上向外擴散着,幽黑幽黑的。

“我先下去看看,你在這等我消息。”

藍海辰說完將林小姐攔腰放在井壁上,然後也坐上去一馬當先跳入了井中!江雨煙則在上面小心的看着,並也拿出手機努力向下照。

僅僅只是一瞬間的功夫,江雨煙就聽見“撲通”一聲,藍海辰已經進了水裏。

“下面怎麼樣,有什麼情況?”江雨煙向下面喊道。

“感覺只是很普通的水井,就是味道很不好聞。”藍海辰一邊划着水一邊向上大喊,“將林小姐弄下來把,我接着她!”

於是江雨煙將林小姐一把推下了井,藍海辰將其拉到身邊護住。同時林小姐也並沒有像電視裏那樣,一桶水上去就立刻醒來,依舊不省人事。

接下來江雨煙也跳入井中,她拿着手機四下觀察着周圍,並沒有發現什麼不一樣的地方。

“奇怪啊,怎麼什麼事也沒發生?”江雨煙摸了摸臉上的水說。

“肯定有不尋常的地方,只是我們還沒發現而已。”藍海辰也看着四周說,他還將頭伸進水裏觀察,結果因爲太黑的緣故,什麼也看不到。

“這怎麼辦,總不能就一直在這裏待着吧?”江雨煙皺眉說。

但就在這時異變突生,原本就很渾濁的井水突然從周邊開始變得漆黑如墨,就像加了什麼染料一般!

但藍海辰知道這不是什麼染料,因爲這種黑色給他的感覺,跟之前從井口冒出的黑氣十分類似!

女王經紀人 “小心,有情況發生了!”藍海辰叫到,而那黑色的井水已經開始往藍海辰所在的地方擴散! 黑水緩緩向井中央擴散,藍海辰和江雨煙已經被包圍避無可避。

“這水不會弄死人吧?”江雨煙看着那些黑水說,雖然她全身已經被井水浸溼,但還是感覺背後冷汗直冒。

“不要急應該沒事的,我想這些水很可能就是關鍵,說不定只有這樣才能真正發現些什麼!”藍海辰將林小姐往上擡了擡,剛纔一陣驚慌,井水都灌倒她嘴裏了。

於是很快,井水蔓延到藍海辰等人身邊,並很快將全部井水染黑。這黑水十分冰冷,就像剛從冰櫃裏取出來的一樣。

下一秒一個漩渦突然在井中央形成,藍海辰等人還來不及反應就被捲入其中。衆人只感覺頭暈目眩,整個人在這冰冷的黑水裏飛快旋轉,幾乎要不省人事。

藍海辰緊緊抓着江雨煙的手,另一隻手則抓着林小姐,生怕一個不小心被水衝散。

中途林小姐終於被寒冷叫醒,但她意識剛恢復就感覺到自己在水裏不住打轉,掙扎着喝了兩口水又嚇得暈了過去。

藍海辰也不知自己在這水裏轉了多久,只感覺自己再也忍不住,馬上就要憋死之時,突然發現頭頂出現一束亮光!

藍海辰眯着眼向上游去,終於在即將失去意識時從水中一躍而出!

他左右環顧,發現自己居然身處一片水潭之中。

水潭不大,也就有十幾平方左右,水也很污濁,呈現出一種淡淡的灰黃色,有些噁心。

藍海辰站起身來並將江雨煙和林小姐拉出水面,一陣陰風突然掛起,帶走了衆人身上的溫度。

藍海辰一個哆嗦縮了縮身子,看到旁邊的江雨煙也在發着抖。他將江雨煙拉入懷中,打開手機電筒仔細觀察起周圍來。

“還好這手機防水性不錯,要是普通手機早就完蛋了。”藍海辰擦了擦手機的閃光燈,讓光亮照的更遠一些。

他買的手機都是有三防功能的,不求好看但求耐用,現在看來這一決定是正確的。

此時藍海辰他們似乎身處在一個山洞之中,山洞面積不大,也就幾十平米的樣子。藍海辰在自己左前方發現了一個黑黝黝的洞口,剛纔的那陣陰風就是從這裏吹來的。

藍海辰往前走了兩步,洞口很深,看不清裏面的情況。不過根據剛纔的風判斷,這洞口應該是通着外面的。

“走,咱們進去看看。”藍海辰背起尚在昏迷的林小姐,拉着江雨煙小心翼翼的向洞口裏走去。

他們走入洞口,發現裏面是一條很深的通道,看不到盡頭。通道還算寬敞,足夠藍海辰和江雨煙兩人通行。他們小步前進,發現這通道居然越往裏越熱。

“前面該不會是熔岩地獄吧,怎麼越來越熱了。”江雨煙忍不住說。

“熱點也好,至少咱們可以把衣服烘乾了。”藍海辰說着聞了聞自己身上,有一點味道,到沒有想象中那麼嚴重。這也算是一點安慰吧,至少不用一身惡臭的去查真相。

要是身上有味的話,連躲藏也不好躲不是嘛。

“從剛纔起我就注意到了,這通道是緩緩向上的,你發覺沒有?”藍海辰問。

“好像是的,我已經感到有些吃力了,有種在爬坡的感覺。”江雨煙點頭說。

“這樣至少我們不是在走向地獄,不是嗎?”藍海辰開玩笑說。

“啊,肯定不是地獄了,不過見不見得到鬼還不好說。”江雨煙則表示,他們這段時間哪天不見鬼?

又走了一小會兒,這條通道開始變得越來越陡,到最後地面已經形成了明顯的斜坡。

終於,藍海辰他們來到了通道盡頭。只是盡頭處的出口並不在通道側面,而是頂上。

好在此時地面距離頂部依然不遠,藍海辰幾乎擡手就可以夠到。

“看來咱們到了!”藍海辰說着踮起腳將上面的木質蓋板打開,向外微微探出頭。

一陣灰塵落下到藍海辰臉上,讓他險些打起噴嚏。

“我去,這地方有點熟悉啊!”藍海辰看到外面的場景說。

只見蓋板外面是一間有些髒亂的屋子,周圍落滿了灰塵,看樣子是許久沒有人居住了。

所以這個空間看起來更像是一間倉庫。

“讓我也看看,啊,這裏不是村長家的那間屋子嗎?”江雨煙湊過來看後說。

“你也看出來了?我看八九不離十,這個村長家本來就不尋常,看來我們這次是歪打正着進來了!”藍海辰說着將林小姐放在通道里,自己則與江雨煙一起攀進屋內。

“只是這裏怎麼這麼熱?難道咱們在通道里感覺的熱量都是從這過來的?”江雨煙疑惑的說。

通道里按理說都應該是很涼快的,這些熱量竟然連通道都能影響到,這就有些詭異了。

總之就是這熱量來的不大尋常。

萌寶一加一:爸比,請跪好 “管不了這麼多了,咱們到村長住的地方一看究竟。既然那口井通向了這裏,那最核心的地方肯定就是村長的房間!”

藍海辰說着小心的將屋門打開,側身看向外面。外面沒有人,只有不遠處住着人的那間屋子亮着微光。

從投影上可以看出,正有幾個人站在屋裏,聚在一起看着些什麼。

藍海辰想到了村長的那個媳婦,那個據說已經懷孕的女人。如果這一切都跟那個有關的話,那是不是今晚村長媳婦就要……

藍海辰想到這裏不再猶豫,小步走出屋子,向亮着燈光的那間屋子走去。

藍海辰和江雨煙蹲在窗戶下面,緊貼着牆壁聽着裏面的動靜。他們很小心,生怕被裏面的人發現。因爲他們都清楚,這次一旦被發現一定是萬劫不復!

“屍體我已經投到井裏了,你們還讓我過來幹什麼?”

一個聲音從裏面傳來,正是負責搬運屍體的趙鐵。

“我聽說你最近經常夢遊啊,所以叫你過來看一看,請大人幫你治療一下。”另一個聲音開口說。

“這個聲音……難道是村長?”藍海辰聽後心想。

既然這樣,那他們之間的關係就很清楚了,只是藍海辰還不明白,村長口中的那個“大人”到底是誰? “看來這個村長家裏的祕密,比我想象中的要多得多呀。”藍海辰鬆了鬆自己的衣領心想,這裏的空氣太過悶熱,實在讓他有些受不了。

這時趙鐵又發話了。

“治療?我這是夢遊,這個也能治?”趙鐵疑惑的問道。

“當然,大人的能力遠超你的想象!”村長信心滿滿的說。

“哼哼哼哼,治療的事之後再說,還是先把眼下最重要的事做完再說吧。”這時又一個聲音響起說。

藍海辰一聽之下就認出了這個聲音,這種感覺太熟悉了,除了法官之外,別人不可能有那種尖細難聽的聲音!

“居然是法官,這個傢伙果然也牽扯其中嗎?這也無可厚非,畢竟他是遊戲管理方的人。”藍海辰心裏想到。

就在這時,江雨煙突然臉上一怔。她自己嘟囔了一句,又湊到藍海辰耳邊小聲說:

“你有沒有聽到什麼別的聲音,比如女人的呻吟聲!”

藍海辰聽後也注意起來,果然聽到微微的女子呻吟聲從屋裏傳來。江雨煙一向善於發現這種細節,這次又是她提醒了藍海辰。

“我也聽到了,說到這裏的女人,應該就是村長的媳婦了。”藍海辰也小聲回答道。

江雨煙點點頭,又用嘴型對藍海辰說了一句,藍海辰知道江雨煙說的是“馬上就要生了”。

“既然大人您都這麼說了,那咱們就先將重要的事辦完。”村長又開口對法官說,聲音恭敬無比。

“看來法官就是村長口中的大人了。”藍海辰點點頭心想。

而後藍海辰就聽得一陣開門的聲音,之前那個隱隱約約的女子呻吟聲瞬間就大了起來。

此時藍海辰才真正聽清,村長媳婦是在不斷的慘叫,聲音一聲高過一聲,足見她此刻的痛苦。

“她馬上要生了,時間怎麼這麼正好?”江雨煙聽了小聲說。

“不清楚啊,難道這些傢伙連生孩子的時間都能操縱嗎?”藍海辰也覺得不可思議,遊戲管理方對人體到底掌握到了一種什麼程度?居然能做到這種地步。

接下來,村長等人陸續進入那個房間,村長媳婦的痛呼聲又小了下來。

“哼,破房子隔音倒是不錯,走,咱們進去看看!”藍海辰打開窗子對江雨煙說。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