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江濤一家三口,前天晚上出了車禍,在紅燈處被一輛水泥攪拌車直接撞飛,一家三口全部遇難;王玉龍昨天週末去爺爺家住,四合院的圍牆坍塌,兩個人都埋在了裏面沒救出來;趙飛一家人,死於煤氣中毒,死亡時間應該在昨天晚上都今天凌晨。

這三個人,加上潘曉瑩,就是野炊那幾個學生之中的倖存者。

但是這回,卻幾乎在同一個時間段死亡,而且每個人的死亡都是意外事故,並沒有如同黃瑤跟劉明李巖他們一樣,有明顯的兇手。

可是越是這樣離奇,就越值得人們懷疑。

李警官看完之後,要求立刻提審那個水泥攪拌車的司機。而且,特別允許我跟方大師兩個人旁聽。由於這件事兒涉及到了之前的事情,所以並不是當做一般的案子來處理。

在審訊室裏,我們第一次看到了那個水泥攪拌車的司機。看到他的時候,我和方大師也是心裏一驚。他跟昨天晚上看到那幾個吹打手一樣,面部中線便宜,估計離死期也不太遠了。

水泥攪拌車司機說,當時正好是晚上,市郊的路上路燈不多,而且他也根本就沒有看到對面有車過來。之所以會猛打方向盤轉道,是因爲他看見了有一隊紙人在公路上走。那隊紙人,身上塗的花花綠綠的,有幾十個那麼多,迎面朝着他這本走過來。

說道那詭異的一幕,司機整個人都快要崩潰了,身子一個勁兒的顫抖,還要讓我們相信他說的全部都是真的。

“那紙人在哪兒發現的?長什麼樣子?”方大師聽到司機的話,臉色變得更加嚴肅起來。

“就在316國道上,當時半夜兩邊根本就沒路燈。當時路上沒啥人,我就打的遠燈。那紙人就跟猛然出現的一樣,那些紙人,就跟死人店子裏頭賣的差不多,不過臉上都畫的跟鬼一樣,它們還朝我笑。”司機再次陷入回憶,整個人的精神都有些崩潰。

方大師朝着李隊長點了點頭,讓把這個人一定要看管好,而且,看管的時候那個房間得佈置一番。

等把那個人帶下去之後,李警官又拿來一個u盤和兩份資料過來。這些,是另外兩個學生死亡時候的他那些同事去做的筆錄和現場取證。

我們先看的是那份視頻,李警官打開視頻之後,是小區的監控視頻,應該是趙飛一家人的。起初的時候,整個樓道都十分的安寧,可是到了凌晨三點半的時候,視頻開始突然畫面不穩定起來。隱隱約約,看到有兩個人影從樓道里走過來,接下來畫面上就變成了雪花狀。

李警官把畫面倒回去,等到那兩個人影出來之後,立刻點了暫停鍵。然後,李警官把那兩個人影放大。接下來,我們看到了更爲詭異的一幕,這竟然不是兩個人,而是兩個紙人。跟剛纔那司機描述的一模一樣,兩個紙人染的亂七八糟的,而且嘴角還帶着詭異的笑。

這個看完之後,李警官示意我們先看資料吧,等資料看完之後再一併討論。

拿起資料看完之後,我跟方大師再次有些震驚。沒想到,王玉龍的死亡,也跟着紙人有關係。當時調查的時候,那附近有人說半夜見鬼了,看到紙人在跑。但是很多人都不信,說那個人是在做夢。

但是王玉龍爺爺家倒掉的圍牆清理出來之後,在他們爺倆的屍體旁邊,確實有一個已經被壓壞了的紙人。

聽說這個之後,那邊也造成了不小的恐慌。

“紙人在哪兒?”放下手中的資料之後,方大師朝着旁邊的李警官問道。既然已經挖出來了,而且這三個案子都跟紙人有關,那麼紙人肯定已經被帶了回來。

李警官朝着方大師點了點頭,帶着我們朝着另外一個黑暗的房間裏走去。紙人,就是被放在了這邊的一個玻璃櫃子裏面。

那個紙人已經被磚牆砸的變了形,很多地方都已經漏出來竹篾,把外面的紙戳了好多個大洞。不過還能夠依稀看到,紙人嘴角的詭異的笑。方大師圍着那個紙人轉了很長時間,然後轉過身來朝着李警官問道:“有沒有調查,附近的那些死人店,最近誰家一次性賣出去幾十個紙人的?”

“你是說?”聽到這個問題,李警官的眼睛猛然一下子亮了起來。

方大師點了點頭,李警官立刻衝了出去把所有人都召集了起來開始去調查。李警官之所以這麼激動,是因爲方大師現在懷疑這件事兒是人爲的,並不是什麼靈異事件。如果真的是靈異事件,李警官都只有憋屈的份兒,尤其是這次進入楊家墳村的時候,李警官幾乎都沒有用武之地。

可是現在,既然能夠確定是人爲,那麼就該他們出力了。

下午的時候,就已經有消息傳來。卻是有幾家店,最近出的紙人比較多,大概每家都有六七個那麼多。這幾家店子,分佈着東南西北角都有。

接下來,李警官就帶着我跟方大師,一一去走訪那幾家死人店。

死人店並不是死人開的店,而是做死人生意的,我們這邊統稱爲死人店,就是賣一些花圈香燭紙人紙錢的店子。

在城南那家店裏,店主說起那個來定紙人的印象也是比較深刻。這紙人一般都是童男童女兩個,不會買更多的。但是那個人一下子就買七八個,心裏當然有疑惑。但是有生意肯定要做,就晚上連夜糊了七八個出來。

至於那個人的模樣,四十來歲,有些白胖,本地口音,右邊臉頰上有顆痣很明顯。

接下來問了另外幾家,他們的說辭基本上都是一樣的。而就根據這個說辭,李警官請他們那邊的專業畫像人員,把那個人的面部畫像給畫了下來。

看到那個畫像出來之後,我的第一個感覺就是不可能。因爲他畫的,正是我們第一次去村子裏死的那個人,被方大師給火化掉的那個。

“咱們出去再說。”方大師看到那張圖之後,拉着李警官跟我帶上那張圖,直接走出了警察局。

在附近找了個安靜的地方之後,方大師纔再次拿出那張圖來開始仔細觀察起來。看了好一會兒,又把那張畫像遞到了我手中,讓我仔細看看。我再次拿到這張畫的時候,總覺得畫中的這個人,怎麼看怎麼像死人,臉色蒼白,中線完全傾斜,目光無神。

我擡頭疑惑的看向了那邊的方大師,方大師微微的朝着我點了點頭。

“你們發現了什麼?”李警官看着我們兩個把圖看來看去就是不說話,有些焦急的朝着我們問道。

“這個人,已經死了,而且死了好多天了。”方大師直接指着那個人朝着李警官說道,“那些紙人,應該是死之前,他出來買的。但是當時,他已經只是一具屍體。”

聽到這話,李警官臉色再次變得驚愕起來。

我比李警官也好不了哪兒去,指着畫像朝着方大師問道:“難不成是詐屍,這個屍體還會自己動?”

“屍體沒有詐屍是不會動的,但是有些人卻有這個本事,讓屍體動起來。”方大師臉色凝重的再說了三個字,“趕屍人。”

聽到這三個字的時候,我跟旁邊的李警官也是異口同聲的發出驚呼:“趕屍人!” 蘇紫萱奇怪的看著樂天,這傢伙剛剛那話是什麼意思?

兩個人往學校的外面走,成人學校的管理力度松很多,有不少的成年人都在里裡外外的走動。

「喂!剛剛那個女的有什麼問題?」蘇紫萱忍不住了。

樂天看了她一眼,沒說話。

「你是不是聾啊?」蘇紫萱扭住樂天的耳朵呵斥。

「你這手是不是癢得慌?你信不信我拿菜刀給你剁了!」樂天急忙護住自己的耳朵。

蘇紫萱哼了一聲。

「那個女的剛剛經過咱們的時候,你沒有聞到一股奇怪的味道嗎?」樂天看著蘇紫萱。

蘇紫萱莫名其妙的搖搖頭。

「你沒有聞到一股腥臭味?」樂天看著她。

蘇紫萱搖搖頭。

「我懷疑那個女人可能得了難以啟齒的病!剛剛那兩個人在辦公室里做什麼你能猜得出來吧?雖然唾液這個東西不是病毒的特定傳染途徑,但是也不是百分百的安全,所以我建議那個禿頂去醫院檢查一下!」樂天搖頭晃腦地說道。

蘇紫萱無語,這傢伙這是什麼鼻子?狗鼻子估計都沒這麼靈吧?

枕上慕先生 剛剛那個女人在經過她的時候,自己只聞到了一股濃重的香水味而已,這傢伙是怎麼分辨出腥臭味的?

「對了!剛剛那個傢伙倒給你的水……你沒喝吧?」樂天突然看著蘇紫萱。

蘇紫萱搖搖頭。

樂天鬆了口氣。

「幹嘛?」蘇紫萱問。

「以你現在的倒霉程度,就算有一絲倒霉的可能性,你都不會錯過!」樂天嚴肅地說道。

蘇紫萱嚇了一跳。

「我和你說真的……你快點幫我祛除掉這個厄運吧!我實在是要受不了了。」她無助地看著樂天。

剛剛在車上這傢伙還說什麼時機未到?

樂天咂了咂嘴。

「厄運這個東西比較的奇怪,它既不是命數,又不是氣運,這個東西只要你能扛過一段時間,它就會自然而然的消失,不過如果你抗不過去……它徹底改變你的命運也不是沒這個可能!但是你想要強行驅離它,這個難度真不是一般的高!」他無奈的說道。

「那怎麼辦?我現在做什麼都不方便……有你在身邊我還感覺自己安全點,要是你不在我身邊呢?我怎麼死了估計都不知道。」蘇紫萱哭喪著臉。

「怎麼著?知道我的重要性了吧?」樂天的小辮子馬上揚了起來。

蘇紫萱忙不迭的點頭,反正這傢伙自己也是想打就打想罵就罵,更何況自己在他面前丟臉也不是一次兩次了,所以裝一會小女人自然也無所謂。

「這樣吧,今晚我給你去找找解決的辦法,明天我試試能不能給你把厄運祛除了。」樂天想了一下說道。

蘇紫萱馬上露出了笑臉,心裡微微鬆了口氣。

兩個人離開了成人大學,蘇紫萱看了看,為了減少不必要的麻煩,還是決定打計程車吧。

攔了一輛出租,兩個人坐了上去,沒想到這個出租司機還是個話癆,問清楚了兩人的目的地之後,這嘴巴就沒閑著。

「你們要去的這個科技大學啊,裡面有些女孩子真的是……我都沒法說,隨隨便便就能跟著人家男人去開房!美名其曰靠自己的實力吃飯……」他一邊說,一邊還做出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

「你沒去享受享受?」樂天問了一句。

蘇紫萱給了樂天一個白眼,這傢伙這麼感興趣?簡直就是在討打。

「去了……嘖嘖嘖,那滋味真的是沒的說,都說大學生活好,嘿嘿,到底是大學生好,還是大學生的生活好,誰去誰知道啊……」計程車司機還美滋滋的哼了一聲。

「哦。」樂天回了一句。

「兄弟……想不想去試試?就是這價格有點小貴!」計程車司機殷勤的扭過頭詢問。

他的眼前突然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國徽,計程車司機定睛一看,面色大變。

「你信不信你再在這裡胡說八道,我就把你帶回去好好地讓你反省反省!」蘇紫萱冷冷的說道。

計程車司機急忙扭過頭,再也不敢多說了。

將兩個人送到了科技大學的門口,計程車飛快地開走了。

「敗類!」蘇紫萱罵了一句。

「喂喂喂……沒有這個必要這麼激動吧?俗話說得好,沒有買賣就沒有殺害,同理……沒有需求就沒有供應,你管不了這麼多,你還是好好地破你的案吧,道德上面的問題不是你的工作範疇。」樂天在一旁開導。

「放屁!就是你們這些臭男人惹的禍,最後還都把鍋扔給那些無辜的女孩!」蘇紫萱狠狠的說道。

樂天無語,這女人的大女子主義又犯了,自己還是不要爭辯了。

蘇紫萱看到樂天不說話,這才哼了一聲,走向面前的大學。

依靠警官證,兩個人順利的走進了校園,這裡就完全是年輕人的天下了,到處都充滿著活力,那個計程車司機所說的車上擺水的現象根本沒有!

兩個人找到了學校辦公室,要求學校幫忙查找一下照片上的女孩。

「我們這個學校的人數比較多,即使用電腦對比也需要一些時間,二位如果著急,可以先去辦別的事情,有了結果我再通知你們。」裡面的學校工作人員客氣的說道。

「那……我們可以在學校里轉一轉嗎?您放心,我們不會影響到學生正常的生活的。」樂天突然說道。

學校辦公室人員微微一愣,這個要求倒是有點奇葩,不過對方是警察,倒也無所謂。

「可以,比對的結果大概需要一個小時,你們一個小時后再過來。」他點點頭。

樂天和蘇紫萱走出了辦公室。

「你又發什麼神經?學校有什麼好逛的?除了學生就是學生……」蘇紫萱奇怪的看著樂天。

「我沒上過學,我還不能看看啊……」樂天回答。

「你說什麼?你沒上過學?那你是怎麼識字的?」蘇紫萱驚訝的問。

「我老子教的!我的一切都是家傳!」

樂天看了看遠處,這座科技大學的佔地規模極其巨大,裡面的學生沒有一萬也有八千,校園內到處都是年輕人的身影。

蘇紫萱打量這面前的這個文盲,這傢伙沒上過學?

她有點不信。 蘇紫萱無語的跟著樂天在校園內閑逛,上學時候的感覺她都幾乎忘記了。

自己當時上的可是警校,遠遠沒有這裡的學生那麼清閑舒服……

「哇……好多小姐姐!」

樂天的眼睛看向遠處,他的眼珠子要飛出來了。

蘇紫萱看了一眼,面前估計是女生宿舍,這傢伙怎麼來這裡了?

「我想幹嘛?這裡有宿管的,你不可能進去。」她哼了一聲。

「我又沒說我要進去……」樂天的眼睛依舊看著那裡。

從窗戶上可以看到許多女學生穿著弔帶的小衣在宿舍里走來走去,蘇紫萱有點煩躁,她伸手想將樂天拖走。

「你等等……」樂天喊道。

「你有完沒完?你能看到什麼?就算你能看到一點什麼……你看得著你又吃不著,有意思嗎?」蘇紫萱瞪著樂天。

「有意思。」樂天回答。

「你找打是不是?」蘇紫萱舉著拳頭。

「你不要這麼暴躁,我問你啊……你發沒發現這棟宿舍有什麼奇怪的地方?」樂天指著不遠處。

蘇紫萱看了看樂天指的地方,那裡只有兩個女生在曬被子。

「沒發現。」她搖搖頭。

樂天扭頭看著蘇紫萱。

「你以前……破案的時候全靠蒙的吧?」他問。

「放屁!我破案靠的是自己的努力,還有同事的配合!」 萌娃來襲:魔性媽咪 蘇紫萱一點也沒和樂天客氣。

「是嗎?做你的同事可真是倒霉。」樂天挑了挑眉。

蘇紫萱覺得自己早晚有一天會失手掐死這個混蛋,這傢伙說話實在是太氣人了。

「我告訴你啊……你看到那兩個女孩了嗎?你順著她們的大腿看去……發現了什麼?」樂天一步步地引導。

蘇紫萱翻了了白眼。

「發現了一條小熱褲!你是不是還想看看裡面有沒有安全褲?」

「哎?我就發現你這個女人眼光挺色的嘛,我讓你順著腿的方向看,不是順著腿往上看!」樂天似笑非笑的看著蘇紫萱。

蘇紫萱按耐著性子又看了看。

在不遠處的兩個女生旁邊有兩個花叢,除此之外什麼都沒有了。

「有兩叢花!」蘇紫萱回答。

「繼續說……」樂天追問。

「還說什麼?除了這兩叢花,其餘的也沒什麼東西了。」蘇紫萱瞪著樂天。

「你不覺得這兩叢花有問題?其中一叢長得特別旺盛!按照常理……這裡都是女生宿舍,陰氣十足……這種太陽花是不適合在這裡生長的,就像你左手邊的那一叢,只能勉強的活著罷了,但是你右邊的那一叢……特別的旺盛!」樂天說道。

蘇紫萱看了看,有點迷茫,這傢伙和自己說這個做什麼?

「有什麼問題?沒準是有誰特意施了肥。」她說道。

這傢伙居然盯上了兩叢花?真不知道這傢伙的腦子裡到底是什麼東西……

「過去看看?」樂天提議。

蘇紫萱審視的看了看他,還是同意了他的請求。

兩個人站在這兩叢花的面前,兩個女孩奇怪的看了看樂天,曬完被子就離開了這裡。

「這個叫做太陽花?」蘇紫萱用鼻子聞了聞。

她聞的是那一叢長勢不太好的,這一叢花里只是開了幾朵花而已,花的味道有一點點的微香,倒是讓人有一些回味。

樂天則是用鼻子聞了聞旁邊長勢極好的那一叢……

他的臉色微變。

蘇紫萱看了看他,也湊過來聞了一下。

「嘔……怎麼這麼臭?」 逼婚成寵:傅少,請剋制! 她差點吐了。

樂天獃獃的看著一叢花,他眉頭緊皺,甚至整個人都趴在了地上仔細的看著什麼。

「你確定這是同一種花?」蘇紫萱好不容易壓下了這股反胃的感覺。

「非常肯定。」樂天點點頭。

「那為什麼一叢是香的,一叢是臭的……」蘇紫萱疑惑的問。

樂天沒回答,他上上下下的研究了半天,這才看了看蘇紫萱。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