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慕容傑同樣也是人鬼,力氣自然也大。

這把鋒利的匕首被他扔出去之後,立刻傳出了一聲刺耳的破空聲。

我根本就沒有看到這把匕首被扔出去的痕跡。當我再一次看到這把匕首的時候,只見到這把匕首已經刺進了朱傑的腳後根裏。

我覺得朱傑根本就沒有感覺到痛苦,因爲他在踉蹌倒地之後,竟然連一聲輕哼都沒有發出來!

倒地之後的朱傑反手想要把刀拔出來,但慕容潔已經追了過去。擡起腳毫不客氣地把朱傑的手踢開,然後自己伸手把朱傑腳後跟的匕首拔了出來,緊接着無比果斷的朝着朱傑的脖子上用力的一抹。

頓時,鮮血飈射,朱傑捂着脖子,緩緩轉頭,最後卻是看向了我。

在朱傑臨死之際,他竟然用盡了力氣轉頭看向了我,而且在正式斷氣之前,他居然還咧開了嘴,朝着我笑。

要是在以前,我一定會被他的笑容嚇到。

因爲不止是他的笑容詭異,別忘了,現在因爲藥力的作用,他的五官也是擠在一起的。這使得他笑得十分猙獰,恐怖。

然而現在,我的心裏卻只有不屑而已。因爲我十分清楚,他臨死還要朝着我笑。無非是他在故作高深,無非是他故意想要嚇我,向我示威而已。

對於他這樣的做法,我只是無所謂的笑了笑。

而後,我便在慕容傑的攙扶之下,走到了慕容潔和朱傑的身邊。

剛走過去,慕容潔就冷冷地哼了一聲,“總算是死了,纏了我們這麼久!”

我也長長的呼出一口氣,可還沒有來得及真正的放鬆下來,慕容潔便猛地一下轉頭瞪向了我。

由於和朱傑的打鬥,她的身上還有臉上都沾了一些血跡。再加上之前她對付朱傑的時候的一幕幕都還不斷的浮現在我的眼前,讓我猛地一怔,心裏開始發涼,也忍不住往後直退着。

“曌遠!”慕容潔咬着牙,叫着我的名字。

在我聽來,就好像是被勾魂使者喊着名字一樣,我的汗毛噌地一下,一瞬間全都豎了起來。

“我不是早就跟你說過了嗎?你不能一個人犯險。你要是死了,我們該怎麼辦?誰替我們出主意?”

我被慕容潔瞪着,本能一般的朝着退着,同時又略有些驚駭地嚮慕容潔說道,“你們這不是來了嗎?”

“你知道我們會來?”似乎知道我怕了,慕容潔的臉色好看了一眼,語氣也沒有那麼兇狠了。

我連忙向她點頭,“當然知道。”

“經過了上次我獨自一個人引誘對手出來進攻我,你們怪我之後,我就知道你們肯定一直都在默默的守着我。”我連忙又接着嚮慕容潔解釋到,“我知道,我讓你們去請村民過來治病,你們肯定不會去。我猜你肯定和你弟弟找了一個地方躲了起來,然後盯着我們住的地方。”

“事實上,以你的脾氣,哪會那麼幹脆就離開我?”我朝着慕容潔笑了笑,儘量讓自己的笑容看起來更加的真誠一些。

好在慕容潔也並不是真的生氣,我估計她也就是想要嚇我而已。

聽完我的解釋,她冷冷地哼了一聲,“曌遠啊曌遠,你有必要這樣嗎?你就不能直接跟我說,你想要引人出來,讓我們躲到一旁躲着嗎?”

“真的說不了!”我連忙朝着搖了搖頭,“我也想直接告訴你們,可是隻要我一開口,我們的計劃就一定會被人知道。”

慕容潔姐弟倆的臉色同時一變,而後他們接着開口說道,“也就是說,你讓我們出去請醫生,也是你計劃的一部分?”

“沒錯,我是演給老祖宗的人看的。我要讓她知道,我身邊所有的人都已經離開我了。我不止要讓她聽到,要讓她看到,要讓她百分之百的確定,真的就只剩下我一個人了。”

“要不是這樣的話,估計也沒有辦法引出朱傑了。”說着,我又看了朱傑一眼,最後還是忍不住搖了搖頭。

慕容潔姐弟倆的表情在這時變得更加難看了。

慕容傑低下了頭,臉色十分凝重,在仔細地思考着。

而慕容潔則果斷的開口向我說道,“在那種情況下演戲,你難道是想要告訴我,這些村民裏有她的人嗎?我也知道這些村民裏肯定有他的人,但你知道是誰?”

“才一百多個村民而已,你就這麼肯定這裏面有你老祖宗的人?”

“當然!” 劍門小師叔 我立刻朝着慕容潔點下了頭,“我完全可以肯定哪些人是我老祖宗的人了。那一百多個去看病的村民,其實全都是我老祖宗的人。”

“什麼?”慕容潔姐弟倆大吃一驚,不可思議地看着我。

“這不可能吧?遠哥,你別嚇我!”旋即,慕容傑又一臉驚恐地開口道。

慕容潔則無比鄭重地看向了我。

我無奈的朝着他們兩人聳了聳肩,然後嚮慕容潔問道,“你還記得我跟你說過嗎?我老祖宗在這個村子裏有許許多多的人。”

見到慕容潔臉色凝重的點下了頭,我開口向他們道,“我現在可以告訴你了,這個村子裏的村民,應該全都是我老祖宗的人!”

再一次,慕容潔姐弟倆向我不可思議的再度驚呼了起來。

“這怎麼可能?整個村子都是她的人?”最終,慕容潔不斷的向我搖着頭,臉色鄭重地向我問道,“你是怎麼確定的?”

“落鳳村!”我朝着她小聲地呢喃了一聲。

“落鳳村?”慕容潔也跟着一起呢喃着。

只不過她纔剛呢喃了幾聲,她便猛地看向了我。

她想明白了!

於是,我一邊向她點着頭,一邊小聲地開口道,“落鳳村,封門村,這兩個名字何其相似啊!”

“神鳳落地,涅槃重生。封門絕戶,由死轉生。如果我沒有猜錯,這個村子,根本就是我老祖宗在準備好重生計劃的時候,一手安排建立的。” “落鳳村,用來保管她的屍體,保留她的靈魂。而封門村,就是她用來完成重生的地方。”

“要不然絕對不可能,在這麼一個古怪的地方,恰好就存在着一具石棺,而且這具石棺也正好存在有千年之久了。要不然,她也絕對不可能在這裏停下來。”

在我說話的時候,慕容潔的臉色也變得越來越難看了。我的聲音這纔剛剛落下去,她就接着開口道,“也就是說,不是我們追蹤她到了這裏,而是她把我們引到了這裏?”

“一定是這樣!”我重重地朝着慕容潔點下了頭。

得到了我的肯定,慕容潔重重地啐了一聲,罵了一聲十分難聽的話。

倒是慕容傑一臉緊張地向我問道,“那現在該怎麼辦?既然整個村子都是你老祖宗的人,那我們幹什麼豈不是都被他們發現了?”

“萍兒姐姐不是有危險了?”慕容傑臉色大變。

我連忙朝着他擺了擺手,“不用擔心,我老祖宗應該是以信仰的手段控制着封門村的門民。這村子裏村民們信仰的惡鬼,其中那個女的,我覺得多半就是我老祖宗本人。至於男的,我不知道是誰,或許根本就沒有。”

“既然是以信仰的手段,那麼多半,有些人只是被動的是我老祖宗的手下,只有一小部分人才知道有我老祖宗這個人存在。而既然這些村民們都敢喝李萍兒的藥,就說明他們是無心的,他們是沒有危險的,所以李萍兒那邊,應該不會有什麼危險。”

“至於接下來該怎麼辦?”我擡起了頭,朝着那棵古怪的樹所在的大體方向看了過去,稍微頓了一下之後,纔開口嚮慕容傑說道,“其實也沒有什麼該怎麼辦了。接下來就應該是最終的一步棋了。到底是我將了老祖宗的軍,還是她把我圍死了,就看那棵樹倒下之後,村民們是什麼反應了。”

“轟隆!”我的聲音這纔剛落下去而已,一聲巨響猛地傳出。

其實我們現在離那石臺還有古怪的大樹的距離已經沒有多遠了。

而這一聲巨響,自然不必多說了,一定是那一棵大樹倒地之時傳出來的。

“糟了!”我先是愣了一下,而後忍不住開口朝着慕容潔驚呼道,“原本按我的計劃,在大樹倒地的時候,我們應該是出現在小神婆身邊的纔對。”

“老祖宗雖然會想要看我走的這步棋到底是爲了什麼,但只要樹一倒,她就只需要安心等着而已了,小神婆也不必要再留着了。”

我的話還沒有說完,慕容傑猛地一下伸出手把我抓住了。拉着我一甩,把我甩到了他的背後。

隨後他便揹着我,朝着那棵樹所在的方向,以最快的速度奔跑了過去。

慕容潔也趕緊跟在了我們的身後,她雖然和朱傑打過一架了,但體力似乎根本就沒有減弱多少。當慕容傑揹着我快速的奔跑起來之後,她跟着我們們一起,以同樣快的速度奔跑着。

不過只有幾分鐘而已,我們便已經到達了目的地。

果不其然,那棵碩大的樹已經完全倒了下來,在那些糾纏在一起的古怪樹根上面,只有一截矮矮的樹墩而已了。

在黑夜,封門村的村民們精氣神都要好許多許多,這也是他們進行日常活動的時間。自然,這棵大樹倒下弄出的動靜驚動了許許多多的封門村村民。

在樹倒下的地方,已經跪了許許多多的村民,他們在不斷的向那棵倒下的樹磕着頭。

我看得出來,有許多人只不過是比我們早到一兩分鐘而已。

這些人,一邊在向那棵樹扣着頭,一邊還在嘴裏不斷的驚呼着,“蒼天啊,鬼靈啊,我們到底做錯了什麼啊,爲什麼要這麼對我們啊。”

在聽着他們呼聲的時候,我還注意着樹後的動靜。

我向小神婆說過,讓她在樹倒下之後,裝神弄鬼一番。

可是現在,卻一點動靜都沒有。

我的心裏當即咯噔一跳。

出事了,一定出事了。小神婆已經沒在這裏了。

我在思考的時候,慕容傑也已經反應了過來。揹着我以極快的速度朝着那倒下的樹衝了過去。

跪在樹前的人不少,但好在也不怎麼多,並沒有能夠成爲慕容傑的阻礙。他揹着我,以極快的速度跨越了人羣,繞到了樹的後方。

空無一人。

慕容傑在這時是揹着我的,我能明顯的感覺到他的身子狠狠地震了一下,然後全身的肌肉也在這時全都繃緊了。

他在緊張,而且是十分緊張。

我想要從慕容傑的背後下來,但在這時,慕容潔正好衝了過來。

她只是看了樹的後方一眼,便以極快的速度轉過了身,看向了樹的更後方。

“去那裏了!”慕容潔只是稍稍的愣了一下,隨後便伸手指向了樹的後側。

在這棵樹的後方,是一片荒地。荒地上長滿了雜草,還有三三兩兩的樹木。

雜草很深,幾乎全都到了成年人的小腿處。

樹木雖然乾瘦,但是排列卻相對比較緊密,倒是能夠遮人耳目。

慕容潔的聲音這纔剛剛落去,慕容傑便二話不說,身子一矮,朝着那荒地猛衝了過去。

慕容潔也不再猶豫,立刻擡腳就跟了上來。

這片地方,如果是我的話,要衝進來之後繼續奔跑肯定相當的不容易。

倒是瘦猴身體靈巧,對他來講問題不怎麼大。

這一會兒,慕容潔姐弟倆的速度同樣十分迅速。

而我被慕容傑背在背後,自然不可能受到半點影響。所以我什麼都沒有管,只是仔細地觀察着周圍。

果然,慕容潔說得沒錯,小神婆肯定在這裏。

因爲很快,我就看到了在荒地裏出現了一個新的腳印,是在一兩分鐘前纔剛剛踩出來的。

我不敢大意,連忙朝着那腳印一指,“在那邊!”

慕容傑想也沒想,立刻轉身。他也看到了,於是也不等我開口了,他咬着牙,按着腳印對準的方向快速的跑了過去。

很快,腳印越來越多,也已經不用我再提醒了。

慕容潔姐弟倆則默不作聲的按着腳印快速的奔跑着。

其實這一會兒,我們已經出了封門村了,但是具體出了多遠,我心裏卻沒有數。因爲他們跑的速度實在是太快太快了。

終於,在過了大約十來分鐘後,慕容潔揹着我翻過了一個小小的矮丘。

眼前的景像瞬間變得開闊無比。在這土丘的後面,是一片小小的平地。大約有幾畝的大小。

而平地的最後方,是一條水流還算得上比較湍急的小河流,河岸間的距離也比較寬。

在看到這條河流的時候,我的目光便沒有辦法再從上面移開了。腦子也在這個時候快速的轉了起來。 過不了多久,一個想法立刻從我的腦子裏竄了出來,而我也不禁咧嘴笑了起來。

“在那!”倒是這時,我背後的慕容傑驚呼了一聲。

他把我的思緒瞬間喚醒了。

我收回了目光,也看到慕容傑正伸着手,指着右斜的方向。我趕緊隨着他伸手的方向看了過去。

只見到在慕容傑所指方向的河岸處,有一大羣人。

其中有兩個人,身影異常的熟悉。一男一女。

女的,自然就是小神婆了。而男的,便是豁青雲。

小神婆乖乖地站在豁青雲的身邊,看上去十分的聽話。

至於在他們兩人的身邊,還有許許多多的人。雖然已經到了半夜,但是在明亮的月光之下卻能夠看得清清楚楚,那些人全都身穿警服,手裏拿着槍。

在他們的跟前,還跪着一羣。

我只是掃了一眼,便飛快的從那一羣人裏面認出了兩個熟悉的身影。

其中一個,正是那一對情侶之中的女性。而另外一個,則是我們村的陳自強。

雖然陳自強是我老祖宗的人,但是我可以十分肯定,他絕對絕對只是被利用了而已。

他智商不高也絕對不是假裝的。

現在,除了他之外,被警察制服的人都跪在地上,雙手背在頭後,低着頭沉默不語。只有他一個人,倒在了血泊之中,雙眼也早就已經閉上了。

看他的面相,是已經沒有氣了。

“過去吧!”掃了一眼,我趕緊嚮慕容潔姐弟倆說道。

他們這時也算是放下也許,輕輕地嗯了一聲之後,緩緩地朝着豁青雲和小神婆那一羣人走了過去。

這些警察應該是特別挑選出來的精英,警戒力十分強,在慕容傑揹着我緩緩地朝他們走過去的時候,所有的人立刻以極快的速度把手裏的槍舉了起來,對準了我們。

但在看到我們只有三個人之後,一大部分人又把手槍放了下去,對準了被他們制服的人。只有兩個人還拿着槍對着我們。

豁青雲和小神婆也早就看到了我們,這時他們同時朝着還舉着槍的警察擡下了手,示意他可以把槍放下來了。

當我們走了過去之後,豁青雲立刻歪頭朝着我笑了笑,“曌遠,好久不見了?聽說你已經找到了你老祖宗的具體位置了?”

我立刻點下了頭。

“你受傷了?”與此同時,小神婆的聲音傳了出來,她目光灼灼地看着慕容傑,一臉擔心。

我清清楚楚地看到,原本站在豁青雲身邊十分乖巧的小神婆,在見到了慕容傑身上的傷口之後,立刻一臉緊張地開口向他詢問着,而後更是嚮慕容傑快速的快出了一步。

當即,我笑了。

別忘了,我的職業是什麼?我可是個相師。

縱使我看不清小神婆的具體面相是什麼,但是我還是能夠一眼就看出,小神婆紅鸞星已經動了。

至於慕容傑,就更加不必多說了。

他是揹着我的,所以我現在能夠清清楚楚的感受到。當小神婆朝着他跨出步子的時候,慕容傑的身體瞬間變得十分僵硬。

“我沒事,我沒事。你沒事就好!”就連他在說話的時候,身體看起來也僵硬得不像話。

“小杰,你可以放下我了。”看着他們兩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一動不動。我無奈的笑了一下後,小聲地嚮慕容傑說道。

慕容傑木訥的‘哦’了一聲後,連忙把我從他的背後放了下來。

我踉蹌地朝着豁青雲走了幾步。

慕容潔又連忙跑過來扶住了我。

老實說,只要不是瞎子,一眼就能看得出來我也受了不輕的傷。慕容潔的身上和臉上也全是血。可是小神婆卻連看都沒有看我們一眼。

我無奈的笑了笑,這纔看向了豁青雲,向他笑了笑,“所以,你就是小神婆的後手?”

他點下了頭,“我們昨天就已經到了,不過一直沒有進村。我們我們門派裏的特殊方法通知了師妹。不好意思,瞞着你了。”

我無所謂的搖了搖頭,“幸好你們沒有進村,也沒有找人通知我。要不然你們也不會抓到這麼多人了。”

這整個村子裏全都是老祖宗的眼線,如果豁青雲真的想辦法通知我了,只怕我還沒有知道他們已經到了,老祖宗只怕就已經知道了。

我掃了一眼地面上的人,這才發現。被制伏的人裏面,有許許多多的人雖然身上穿着並不算太好的衣服。可是他們的臉上卻十分的紅潤,面相飽滿,各個的天庭地閣都十分不錯。

自然,這些人不是封門村的人。從他們的面相上來看,身份地位,權勢財力只怕各個不俗。他們只是裝成了現在的這副樣子。

我慶幸的鬆了一口氣,還好老祖宗喜歡玩陰謀詭計,還好我的身體是她想要佔據的。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