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讓你看看我真正實力。”朱凱目光一冷,精神力竟然以數倍的速度涌出,這一幕讓張小凡瞳孔一縮,好強的精神力!

隨着強大的精神力碾壓過去,韓大海叔叔面色大變,拿出的陣盤“咔擦”一聲,竟然出現裂縫,緊接着他的一串珠子也應聲而碎。

“噗……”韓大海叔叔噴出一口鮮血,神情頓時萎靡,“你你,你精神力……”

“給我死!”朱凱一腳踹了過去,韓大海叔叔瞬間飛了出去,撞在牆上生死不知。

隨後,朱凱冷冷的看了衆人一眼,冷哼說:“老子還有事,明天你們等着。”說完,他直接從門口出去,還狠狠的瞪了王虎和張小凡一眼,一邊走一邊打電話聯繫人。

“叔叔……”韓大海衝到他叔叔那裏,說:“怎麼會,我叔叔怎麼會打不過他?”

“咳咳……想不到我韓非居然會敗在一個學生手裏。”

沒死?

張小凡眉頭一皺,這個朱凱也真夠大意的,居然沒去看看韓非有沒有死。

“快把前輩送去醫院,要是等朱凱回來就麻煩了。”張小凡隨後對韓大海說。

一羣人把韓非送出去之後,王虎一拳砸在桌上,狠狠的說:“這個朱凱太強了,沒想到連四級道士的韓非都不是對手。”

這一次王虎的損失不可謂不小,他最忠心的朱力文也被殺了,而且在這麼多同學面前被朱凱打,他的威信大打折扣。

“不過奇怪的是,朱凱有什麼急事,居然先走了?”林柔走過來小聲的說。

“可能他害怕我們全都對付他吧。”蘇倩倩說。

“切,他實力那麼強,害怕這個?”林柔不屑說。

“實力再強也怕我們這麼多人啊。”蘇倩倩不滿的說。

“蘇倩倩,你真笨,以他的實力根本不會怕,要不然不會一開始就獨自過來了。”林柔反駁。

“你才笨。”

“你笨。”

“哼,我再笨小凡也喜歡我。”蘇倩倩摟住張小凡左臂說。

林柔不甘示弱,摟住張小凡右臂說:“小凡先喜歡的我,是被你搶走的。”

“你才搶。”

“你搶……”

“你搶,你個小賤/人!”

“你是小賤人。”

“你是。”

“你你你,你是……”

“你你你你你你……你是……”

“好了。”張小凡無奈的看了看兩個妹子,說道:“你們兩個能不能不要這樣,都什麼時候了,還爭風吃醋。”

王虎皺眉說:“小凡,你注意點影響,現在班級裏都這樣了,我們應該想想辦法怎麼對付那個朱凱。”

“王虎,我家小凡怎麼樣要你管?”林柔嬌罵。

“就是,你哪根蔥,要不是我家小凡幫你,你現在還在被朱凱追殺呢。”蘇倩倩幫腔。

王虎連忙擺手說:“好了好了,我怕了行吧,張小凡,你可真行。”言下之意就是你這兩個妞都能擺平,俺服了you。

張小凡有些小尷尬,連忙說:“我們離開教室吧,萬一朱凱帶着人殺回來,那就麻煩了。”

“雖然說朱凱的人還不會相信朱凱,可是萬一等他們反應過來,那就麻煩了。”王虎朝張小凡點點頭,隨後連帶着陳靜,一行人離開了教室。

不過出了教室,暫時他們也不會出校園,遊戲規則就是這樣,凡是紅包羣裏的人,在這個殺手遊戲中,上學時間一定要在校園。

此時已經臨近中午了,王虎提議去食堂吃飯,他請客,如今張小凡他們和王虎都擁有共同的敵人,所以暫時關係還算融洽,於是一行人過去。

王虎很豪爽,他帶着衆人來到二樓,要了三桌的菜,他小弟在另外兩桌,而他和張小凡陳靜他們在另一桌。

飯菜雖然很多,但是沒有一個人吃得下,所有人都眉頭思索着。

林柔和蘇倩倩在張小凡左右兩旁,兩人眼中也是一片憂愁。

“陳靜,你這兩天和朱凱一直待在一起,有沒有發現他什麼弱點?”王虎終於打破了僵局,問道。

陳靜現在臉上和大腿上的傷疤都沒有褪去,想起朱凱對她的所作所爲,她惡狠狠的說:“朱凱他不是人,如果可以,我要把他千刀萬剮。”

說完之後,她無力的嘆了一口氣,說:“可是他實力太強了,我和他在一起,親眼見過他拿着手臂粗的鐵棍,輕易扳彎,這種人根本就不是人。”

桌子上的人聽了都是倒吸一口涼氣。

“手臂粗的鐵棍……朱凱的實力居然這麼強?”王虎苦澀說。

“確實很強。”林柔也緊蹙着繡眉。

“這樣下去不行,現在班級裏有朱凱和殺手兩個敵人,我們恐怕都有危險。”張小凡掃視一桌子的人,突然說:“我有個想法,如果讓那個殺手殺朱凱呢?”

“對啊,張小凡你果然有想法,不愧是僅次於慕容風的智者。”王虎欣喜說。

蘇倩倩不滿的說:“什麼僅次於慕容風,分明比慕容風強啊。”

“就是,王虎你眼瞎。”林柔罵道。

“好了,你兩個不要吵。”張小凡無語的搖搖頭,說道:“我這個想法還是有侷限性的,那就是殺手的身份我們都不知道。”

“是啊,而且殺手和我們也是對立了,他不可能讓我們知道他的身份。”王虎緊皺着眉頭。

“有什麼辦法能讓殺手和王虎對上呢?”張小凡煩悶的抓着頭髮,突然看到班級羣同學發出消息:不好了,又死人了,又死人了…… 幾人看到羣消息,對視了幾眼,張小凡當即站了起來,說道:“殺手看來又出手了,我們去看看,也許能找到什麼蛛絲馬跡。”

“走。”

問了羣裏死屍的地點之後,幾人倒是詫異了一把,沒想到這一次死屍居然在男生宿舍裏。

撥開看熱鬧的人羣,張小凡來到離自己宿舍不遠的一個宿舍,只見本班的蔡明仰躺在牀上,臉色蒼白的看着天花板,顯然早已死去。

角落裏還有一個宿舍的學生,他瑟瑟發抖的看着死屍,喃喃着:“殺手又出手了,殺手又出手了,下一個是我,我要死了,怎麼辦,怎麼辦啊……”

王虎走過去問道:“高奇,蔡明怎麼死的?”

高奇彷彿沒有聽到問話,還在不住的搖着頭。

“瑪德。”王虎一腳把他踹倒,罵道:“老子問你話呢,再給老子這樣,我砍了你。”

高奇瑟瑟發抖說:“我也不知道,之前你們和朱凱打架了之後,蔡明就突然說回宿舍一趟,然後我剛剛回來的時候,就看到他這個樣子了。”

張小凡走過去一看,蔡明的臉都異常的蒼白,伸手摸了摸他臉龐,還是溫的,死亡時間應該不長。

“不對勁,不對勁。”張小凡看着屍體喃喃着說道。

“怎麼不對勁?”王虎眼前一亮說道。

“死亡方式有些不對勁,還記得前面兩個死者麼?他們死亡之後,都是馬上變得僵硬,並且死之前沒有掙扎的很厲害,就好像是突然心臟驟停,可是你看蔡明,死前好像掙扎過。”張小凡看着死去的蔡明說。

“也許是意外呢?”王虎冷着臉說。

張小凡說:“不應該是。”說着,照例檢查了一些蔡明,當撥開蔡明的嘴脣之後,發現舌頭上一片紫黑。

“中毒。”張小凡瞳孔一縮。

“我知道了,那個殺手殺人,是利用中毒殺的人。”王虎恍然大悟,拍着張小凡肩膀,豎起大拇指,“小凡,果然你最聰明。”

“可是……可是我拿去檢測的那罐血,檢測人員說並沒有中毒痕跡啊?”林柔怯生生的說,也只有在張小凡面前她纔會這樣。

“瑪德,那可真是奇了怪了啊。”王虎眉宇間有些煩惱,突然說:“我知道了。”

“你知道什麼?”張小凡問。

王虎一副得意的模樣說:“很簡單,殺手擁有好幾種能力,他之前使用了一種特殊能力,讓人死亡,但是他還有下毒的能力。”

王虎的話並不能夠讓人信服,張小凡搖搖頭,按理來說,就算殺手又好幾種殺人的能力,但是蔡明實力又不強,他犯不着換種殺人方式,可是爲什麼,這一次他獨獨使用下毒呢?

還是說,不是殺手殺的人,而是蔡明的仇家殺人?

這更加不可能了,蔡明在班級裏有名的大好人,和別人都沒什麼仇怨,沒人會無緣無故殺他。

不對,蔡明無緣無故來到宿舍幹什麼?他有什麼目的?

還是說,有人讓他過來,而那個人,很有可能就是殺手!

想到這裏,張小凡拿起蔡明的手機,發現被鎖了,好在是指紋鎖,他抓着蔡明的手開機,發現信息欄都是空的。

“被人刪了。”張小凡震驚的說,此時非但沒有沮喪的感覺,他心中反而欣喜起來,“信息被刪完了,這就說明殺手也怕我們調查到他,我們離這個殺手又近了一步。”

“近又怎麼樣,我目前覺得,這個殺手的威脅還不如朱凱。”王虎看着屍體說。

話說完,張小凡等人心情也很沉重。

出了宿舍之後,王虎很快走了,說是反正快要死了,要及時行樂。

張小凡讓林柔和蘇倩倩也早點回去,他和蔣介偉胡小天回到宿舍,此時已經臨近晚上了,他就那樣坐了一天,想着一系列的死亡事件。

“小凡,別想那麼多,朱凱要是對付你,我們不會坐視不管。”蔣介偉點頭說。

張小凡微微點頭,王虎說的沒錯,目前朱凱的威脅確實要比殺手來的大。

殺手再強,起碼能通過給包蕾輸入名字還除掉他,但是朱凱就不一樣了,朱凱的實力可是硬碰硬的,憑他們的實力確實有些困難。

雖說自己已經兌換了火人體質,但是這個體質有些雞肋,平心而論,今天如果是他和朱凱對戰的話,哪怕他發出最強的火焰,可是精神力還是跟不上,而一旦朱凱趁着自己虛弱的時候,就會趁機出手,那自己絕對會死。

蔣介偉也是一臉憂愁,他躺在牀上,說道:“都是宋風那個混蛋,要不是他引朱凱進羣,我們怎麼可能現在對付朱凱。”

“是啊,整個班級我看宋風最不順眼。”胡小天坐在邊上,嘀咕說:“現在班級每天死一個人,也不知道明天會死誰?”

“什麼每天死一個,那朱凱這幾天也每天殺人呢,今天就當着我們面殺人了,想想就恐怖。”胡小天哀聲嘆氣的拿出一本小本本,上面寫着一個大大的“相”字。

“這是什麼?”張小凡好奇問。

“我冥界淘寶上面買的,相術,學成之後就能看相哦,可惜,我技藝不深,學了這麼長,我也沒學到什麼。”胡小天苦澀的說。

“那你看出了最近班級裏有哪些人舉止怪異一些,這些人很有可能是殺手。”蔣介偉煞有介事的說。

“我看過了啊,都看不出不正常,所以我懷疑,殺手可能不是我們班的,萬一是新來的高一過着朱凱那一幫的人呢?”胡小天猜測說。

張小凡眼前一亮,點頭說:“小天,你這麼說的話,倒是有可能,看來我們要多觀察一下那些人。”

“哎,觀察啥啊,殺手每天殺的可是一個人,朱凱呢,他可是對付我們所有人,哎,我覺得,明天朱凱肯定會召集他的手下對付我們。”蔣介偉說。

“看來我們也要和王虎一樣,躲起來了。”胡小天憂慮的說,突然他狐疑的說:“不過這傢伙今天有點怪,和韓大海的叔叔對決之後,居然沒殺了對方。”

“當時韓非已經暈過去了,可能他以爲對方已經死了吧。”蔣介偉說。 張小凡站起來說:“今天的朱凱確實有些奇怪,當時他明明有機會殺我們的,可是居然直接走了,看來他的事情很急。”

“會是什麼事情呢?哎呦,自從玩了這個紅包羣,我現在頭都大了。”胡小天煩惱的甩着頭說。

“不說了,我去吃飯,小凡,走吧。”蔣介偉站起來說。

“算了,我一個人靜一會。”張小凡迴應。

“那好,我們倆打好飯給你送進來。”胡小天打了聲招呼,和蔣介偉離開了這裏。

看到這兩人離開,張小凡陷入沉思,目前擺在面前的,有兩個最大的問題:1,殺手到底是誰?2,朱凱如何解決?

他拿出一張白紙,在上面寫上這兩個問題,隨後在下面寫上死者名字。

第一個死者,馬彪。

第二個死者,高一班的。

第三個死者,蔡明。

這就是這三天來,殺手殺的人。

張小凡想了想,在蔡明後面畫了一個疑問?

原因很簡單,這個蔡明的死狀,和前兩個不一樣,所以他不能百分百確認,這個蔡明是死在殺手手中。

看着這三個名字,張小凡盯了很久,三人沒有任何關係,唯一的關係,便是這個紅包羣。

他煩惱的揉了揉凌亂的頭髮,突然想到班級裏還有幾個死者。

馬彪死的那天,陳德龍被朱凱殺死。

高一班那個學生死的那天,朱凱把許紅殺死。

今天,朱力文也死於朱凱手中。

嗯?這三人……都死在朱凱手中……

“朱凱果然心狠手辣!”張小凡目光凝視着紙張,突然,他感覺冥冥之中,有一個奇怪的地方。

“不對勁,朱凱每天也殺一人!”張小凡霍然站了起來,他閉上眼睛,腦海中回憶起今天朱凱和韓非戰鬥的那一幕,朱凱把韓非打敗,但是最後,朱凱沒殺韓非,更是沒對他們動手。

這是爲什麼?

“遊戲的規則是,殺手必須每天殺一人,不能多殺,否則都會受到懲罰!”

張小凡霍然睜眼,神色冷厲的自語:“早上的時候朱凱不是因爲有急事而離開,而是因爲,他每天只能殺一人,之前的時候他已經殺了朱力文了,所以他不能殺韓非,也不能殺我們。”

自語之後,他又搖搖頭,“但是不對,馬彪他們三人是怎麼死的?如果說,他們不是被殺手殺死的,那爲什麼死狀那麼奇怪?”

張小凡苦思了良久,也想不出所以然,正想躺牀上休息一下,口袋裏突然被咯了一下。

“嗯?”他好奇的掏了下口袋,發現是一個手機,回憶了下,張小凡才想起這手機是死去的高一班那學生的,當時他第一個檢查了他的屍體,後來習慣性的把他手機放了起來。

打開手機一看,發現也鎖屏了。

“馬彪,高一班男生的死狀都是一樣的,也就是說,他們兩人死前都經歷過一樣的事,到底是什麼呢?”張小凡喃喃自語着。

“小凡,給你打了飯。”這時候,胡小天和蔣介偉進來。

張小凡直接走了出去,說道:“我出去有事,飯就放着吧。”

“我曹,這麼晚你去哪……”胡小天喊。

張小凡來到學校門口不遠處的手機店裏,拿着被鎖屏的智能手機對店老闆說:“老闆,幫我把這個手機解鎖。”

店老闆是個四十多歲的男子,他接來這個山寨機,冷笑一聲,潛意識告訴他,這手機十有八九偷來的,要不然無緣無故會讓他解鎖?

不過這種事他也見怪不怪了,瞥了一眼張小凡,說:“兩百塊。”

“成,不過你得馬上弄,而且很重要一點,不能破壞手機裏的信息。”張小凡說。

“沒問題。”解鎖對他們來說不是非常困難,然後開始拿出小螺絲刀,連接電腦,不一會兒便裝好手機,遞給了張小凡。

把錢給了老闆之後,張小凡第一時間劃開手機,翻找信息記錄,沒什麼發現。

張小凡皺了皺眉,不可能,怎麼會沒發現?

手機上一個個軟件看過去,對了,微信上有什麼信息。

這樣想着,張小凡打開手機,當看到上面的信息之後,他瞳孔劇烈一縮,緊接着,他仰天哈哈大笑了一聲,“我明白了,我明白了,朱凱,明天,就是你的末日,哈哈哈……”

手機店老闆搖頭嘆息了一聲,“這小子一定在黃/片瞧把他激動的,哎,世風日下,道德淪喪……”

……

第二天,張小凡和蔣介偉早早來到教室,蘇倩倩緊張的說:“小凡,今天朱凱一定會報復,你還是先去外面躲躲吧。”

張小凡聳聳肩,說道:“今天讓朱凱有來無回。”

同學們都在竊竊私語着,“這張小凡吃錯藥了吧,讓朱凱有來無回?”

“誰知道呢?不過千萬不要小看小凡,他的本事你又不是沒有見過,好幾次我們都以爲他有大麻煩,可不都挺過來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