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沒錯現在具有能量散發感應機制的新魔發師集羣,幾乎是剛剛誕生就有了這個覺悟。屁股決定腦袋,他們註定不可能以自己的力量在人羣中高高在上。所以當任迪展現了運用自然力量的工業體系,和包容後。這幫人成爲了和舊魔法師死磕的中堅。尤其是格蘭特這樣的年輕小夥,舊魔法師所在的地盤佔據了太多的資源。擠佔了自己所在工業體系研究的資源。那麼就要打。

通過對魔法影響物質,試驗,開始將物質標準微量話,直接早就了魔法探針儀器。用另一種眼光來看,這就是魔法界的標準帶路黨。但是他們可不認爲自己是帶路黨,而是認爲自己是時代的先鋒。在任迪描述了進化論後。這幫新魔發師,直接將身體往魔力越來越大的方向進化,看成了邪路。

至於任迪說了什麼呢?直接展示了這個世界的巨獸化石,超大型的食草動物爲了維持無敵的體型。越吃越多,最後消耗了所有的資源直到資源枯竭,整個種族沒有滅在獵食者的口中,反而被自己體型消耗給滅了。然後舉例這個世界週期性元素大潮,魔法師興盛一陣子然後又衰落一陣子,始終無法掌握自己的命運。

格蘭特對這種理論深以爲然,爲了人類不再走向命運擺佈的進化邪路。所以這場戰爭,新魔發師對於舊魔法師絲毫沒有下位者挑戰上位者,劣等者挑戰高等者的尷尬。“我們代表未來,搞得跟黑夜燈塔一樣舊魔法師,就是要被淘汰。理念決定,而不是進化過頭無用的血統決定……”任迪的思想工作那是槓槓的。

鏡頭繼續切換到戰場上,格蘭特感覺到自己手上的魔法探針突然劇烈波動起來,立刻讓士兵停下腳步。說道:“前方八點鐘方向,四百米外火力覆蓋。”一位位士兵,立刻將背後的迫擊炮的方下來,塞入炮彈,隨着一聲指令下,八門迫擊炮,朝着遠方射出了炮彈。

同樣感知劇烈魔法源頭正在全力施法的。還有四個小隊,在遇到這種情況毫不猶豫的下令,進行火力打擊。而打擊部位,七位身穿大魔法師長袍的法師,兩女五男,站成了六芒星陣位,其中一個人站在中央。一個個魔法線條如同蜘蛛吐絲一樣被快速釋放在這個六芒星陣位上快速形成,然而就在這個魔法剛剛進行了不到十分之一,天空中彈頭下落的尖嘯,讓一位位魔法師色變的看着天空。彈頭落入地面鑄鐵中一瞬間的火藥閃爍,無數粉末一樣的破片和彈珠爆發。沒有什麼精妙的施法結構,單純的化學能劇烈釋放。帶來了恐怖的效果,七位法師頓時淹沒在,無數碎屑組成天羅地網一樣的絞殺中。魔法結構瞬間崩潰。彈片毫不留情的打擊在防護魔法膜上,撕破這一層層魔法,然後毫不留情的貫穿了法師的身體。格蘭特他們幾個小隊連續不斷的速射,一直炸到感應位置沒有任何魔法波動爲止,也就是說就算這些法師用防禦魔法張開,格蘭特他們也是要用彈藥來和他們對耗。

被導彈一頓狂炸後,接着就被紅旗軍大規模突襲。荊棘寶石帝國的法師營地原本就處於混亂過程中。隨後遇到這樣的突擊小隊。任何釋放魔法的舉動都在遭來了爆炸物的和一梭梭子彈的攻擊。這些法師怎麼都沒想到,自己是栽倒原本自己根本瞧不上的一類人中的。躲在後方準備釋放大型魔法的大法師,就是這樣被莫名其妙的收割了。

元素爲眼觀察世界,還是爲手控制世界的爭論,自這場戰爭開始了。然而引發這場爭論的人,卻是一位不懂魔法的局外人——任迪。

然而現在戰場最高指揮者卻是雲辰和。而原本作爲雲辰和對手的烈焰獅公爵,此時臉上一臉慘笑看着這個破敗的場面,縱橫沙場二十年,今天在這裏,百戰百勝的將軍栽倒家了。

周圍的紅旗軍的士兵用步槍指着他。而在烈焰獅大公身旁,他的長子身中數彈,躺在烈焰獅大公的懷裏閉上了眼睛。這位老人的頭髮一瞬間似乎變得蓬亂了。半包圍着烈焰大公的紅旗軍士兵越來越多,兩挺機槍的三腳架在地面上假設隨時準備交叉火力。以防這位威名赫赫的大騎士,最後的瘋狂。

將自己的兒子輕輕的放下,烈焰獅大公擡起頭來露出了一雙無神的眼睛,看着面前的紅旗軍士兵。這時候紅旗軍的士兵軍官高喊道:“所有人最高警戒。”

隨後對烈焰獅大公喊道:“將軍你已經失敗,請投降,我們保證給您以合適的待遇。”

烈焰大公一臉木然地說道:“我富朗斯·凱蘭·羅蒙將維護最後的榮譽。”說完烈焰大公拔起手中的騎士劍,朝着五十米外的步槍機槍組成的火力陣線擡起腳步走來。

“警告,停止靠近,放下武器……”。紅旗軍的軍官聲嘶力竭地喊道。“啪”的一聲槍響。烈焰獅大公胸前綻放了一抹血花。“是誰他媽開的槍!”紅旗軍的軍官看到這個場面,愣了一下氣急敗壞的扭頭罵道。這種搶人頭,而且是搶最高主帥的人頭行爲。簡直是可恥的。

然而一個有力的男聲喊道:“我雲辰和,此次戰役紅旗軍最高指揮官,擊斃,荊棘寶石帝國此次作戰最高將領富朗斯·凱蘭·羅蒙。”

烈焰大公朝着槍響的聲音看去,一個身材欣長的男子舉着硝煙未散的狙擊步槍。臉上露出了一個笑容,輕輕地說道:“謝謝。”作爲貴族烈焰大公所謂維護最後的榮譽就是光榮戰死,然而選擇死亡的話,烈焰大公寧願死在將軍手上。

雲辰和看着,這個身材偉岸的男子倒下,輕輕的搖了搖頭對剛剛爆粗口臉上尷尬的上尉說道:“你們所有人完成了殲滅敵人指揮部的任務,集體記一等功。至於我擊斃敵軍最高指揮官的原因,戰報上真實記錄。”

雲辰和成全了烈焰大公,但是對軍功賞罰的規則,不願意有任何破壞。“明白,首長!”這位連長興致很高地喊道,至於擊斃一位大公爵的榮譽被搶,他絲毫沒有任何失落。王對王將對將的思想還有着少許殘餘。 戰爭沒有任何懸念,就算法師團有熱兵器作戰的威力,但是卻沒有熱兵器作戰的理念。在成熟的火力作戰的理念下潰不成軍。這個戰場可不是能讓你牛逼哄哄的站着放破壞力強大的魔法。如果不蹲坑趴下隱蔽。牛逼哄哄的下場就是被子彈轟殺,地球一戰採用拿破崙時代形成戰術理念作戰的軍隊付出了血的代價。

這個時代的法師用法術在戰場上碾壓數萬年。一直沒有對手。叫他們蹲着猥瑣釋放魔法是不可能的,因爲魔法波動的原因越大威力的魔法越無法在對方法師的面前隱藏。所以在戰爭思想上,與現代軍隊根本無法抗衡。根本不存在勢均力敵的場面。直接一邊倒。被雲辰和的一萬軍隊正面衝擊下,這支封建主的軍隊本質暴露無遺,在混亂中,從家族徵召過來的士兵一旦找不到自己效忠的對象,直接在戰場上無頭蒼蠅一樣亂竄。然而現代軍隊士兵一旦失去了直屬長官,會自發依照隊伍中軍銜形成組織,繼續戰鬥。

結果被紅旗軍在戰場上一掃,十多萬軍隊直接在混亂中崩潰了。從天空上看這支軍隊如同在水中粉碎的沙磚。在廣闊的大地上散成了一縷縷三五人爲一組的隊伍,當然獨自逃跑的更多,然而將視野繼續拉高,左右兩側的紅旗軍軍團整齊的進攻陣線正在朝着這片到處都是潰兵的戰場壓上來。不僅僅是正規的主戰部隊,還有緊跟其後的民兵陣線。

然而云辰和在擊斃烈焰大公後,立刻跳上了一輛裝甲車,朝着另一個方向追過去。

在兵荒馬亂的環境中,曉峯死死的拉着賽琳娜的手,穿行於混亂的戰場中,周圍的人對他們似乎熟視無睹。賽玲娜很快發現了這個現象。曉峯迴頭露出了一個溫柔的笑容。說道:“放心,我會帶着你出去的。”

賽玲娜甩開了曉峯的手說道:“伯恩,我要去找我的父親。”

曉峯看着佳人的臉說道:“賽玲娜,相信我,你的父親這時候一定是希望你能夠安全出來。”

賽玲娜說道:“伯恩,現在作爲一位騎士,我必須跟隨我家族的旗幟戰鬥。”

曉峯死死的用沒有受傷的一隻手拿住賽玲娜說道:“帝國軍隊現在已經失去戰鬥能力了,現在能做的是回去將戰爭的消息帶回去。”

賽玲娜想要甩開曉峯的手但是沒有掙脫。不由打了曉峯一巴掌。說道:“你這個懦夫。”

曉峯手臂一發力將賽琳娜的猛然摟在懷裏。用當賽玲娜錯愕之際,猛然的吻了上去。賽琳娜想要擺脫但是無法掙脫,男子的霸道氣息混合着其鮮血的味道,讓她感到感到自己的抵抗力變弱了。一陣深吻後,曉峯看着懷中的美人說道:“我是懦夫,我害怕失去你。”

戰場是殘酷的,在殘酷的背景下存託的浪漫,才異常鮮豔。然而轟鳴的裝甲車從後方趕過來的時候,曉峯立拉着自己的戰利品,朝着一邊走去。然而當裝甲車中挑出來的人露面時,曉峯臉上頓時變得難看起來。

雲辰和直徑朝着曉峯這裏走過來,背在身後的手伸出了三個手指向着左邊以擺動。從戰車上跳下來的三個戰士立刻向着左邊跑過去。隨後三個手指朝着右邊一擺動。三個戰士朝着右邊警戒。接下來做出了一個手勢剩下的人保持着原地警戒。而這一過程中雲辰和臉上露着神祕的笑容,邁着步伐朝着曉峯走過來。

看清楚了來者是誰?賽琳娜臉上也露出了難看的神色。雲辰和站在二十米外自己的腳步停下,對着面前看似空氣灌木說道:“你應該知道我的能力,這麼做有什麼意義呢?”

賽琳娜眼睛露出疑惑的看着曉峯,曉峯面色沉重的解除了天賦效果,二人立刻出現在空地上,如同從空氣中突然冒出的二人立刻讓周圍的士兵警戒起來,舉起槍瞄準着這兩個人。

曉峯冷然地說道:“你這個叛徒,現在想幹什麼,弒主嗎?”

雲辰和露出了和善的笑容說道:“你還是這麼入戲,我們本來就是隊友啊。”

在一邊的賽玲娜猛然警惕的看着身邊的人說道:“你們是什麼關係。”

曉峯立刻說道:“主僕。”

雲辰和依舊是和善的:“他想扮演主人,我和另一個人不同意,所以分開幹了,我們的目的相同,但是手段方法有差異。”

“不要聽他的胡話……”曉峯喊道,賽玲娜輕輕的搖了搖頭,說道:“我要一個解釋。”曉峯說道:“相信我,我對你,對帝國沒有任何不良的意思。”

曉峯轉過頭來對雲辰和說道:“你這個賤坯,我一定會收拾你的。”

雲辰和搖了搖頭,指令下達演變井口投放出十公斤紫金。說道:“其實我是來送給你紫金的。”

曉峯冷笑地說道:“想要求我?”

雲辰和搖了搖頭說道:“這是我那位搭檔的決定,他是一個講規則的人。沒辦法,所以我來了。至於你,放心以後我和你不會有任何接觸,我的身價,不是你能夠僱傭起的。”

看着這個井口投放紫晶的猶如奇幻的景象,賽琳娜眼睛中露出了不敢相信的神色,那一個剔透的紫金色立方體,突兀的出現在這個世界上,以及這二人的對話,似乎有着什麼祕密。

雲辰和看似輕鬆的補充道:“對了,富朗斯·凱蘭·羅蒙,和他的兒子已經在戰場上死了。”就在這瞬間,雲辰和猛然舉起手插在腰間的手槍,對準了,得知這個消息正處於震撼中的賽玲娜。雲辰和扣動了扳機。槍響,香消玉殞。鮮血濺到了曉峯的皮靴上。看到頭部中彈死相恐怖的賽琳娜,曉峯愣了零點一秒,頓時發狂了一樣速度衝上來,超人的身手讓周圍的警戒的士兵無法反應。

然而云辰和也是準備好了,身子瀟灑的側轉,一個太極雲手,將撲過來的曉峯拍到在地下,單腳死死的踩在了他的脖子上。讓他無法齊聲。周圍的士兵想要衝過來,被雲辰和制止住了。

雲辰和是有一定的格鬥術的,作爲預備役,尤其是一位優秀的預備役,各方面技能他很熟練,論打架技巧雲辰和比任迪經驗豐富。制服斷了一個手臂的曉峯是十分輕鬆的事情。

曉峯掙扎不得,在地上喊道:“你這個野種,我要殺了你,我一定要殺了你。”

雲辰和說道:“呵呵,殺了我?你沒有王冠,這個女人只不過是你的玩物罷了,但是確是必然是我的敵人。這裏是戰場,不是你耍小孩子任性的地方,想要在我們這裏取得事事如意的快感,你找錯人了。拿着紫金滾吧。別在我面前礙眼。”

大力將曉峯踹到一邊,力度掌握恰好的將曉峯的三根肋骨踹斷。這樣的傷勢,在這個任務世界他註定是不可能展現什麼強大的單兵作戰能力了。

雲辰和拍了拍褲子的塵土,大搖大擺的走了。雲辰和這一趟就是特地過來打臉的。歷經數次硝煙戰場,被這個囂張的小子欺辱,雲辰和都記在心裏。他可沒有任迪那個好脾氣。直接過來專門踩一腳。至於支出紫金,這樣的記錄是可以公開的。按照任迪的說法,蒼龍社的人下來,我們該做都到的都做到了,一點都不理虧。

雲辰和只是笑了笑,雲辰和明白就算蒼龍社下來,也絕對不敢怎麼滴。任迪這個世界展現的戰力,天子盟馬上就會記錄在案。而云辰和自己只要完成這次任務在契約上的觸發連環任務的條件,九次任務契約就會按照這個契約達成生效,全部清零。雲辰和到時候準備直接跳槽。蒼龍社怎麼罵娘,雲辰和是不會不回頭看爆炸的。

時間快速撥動兩個小時,戰場上的一切情況都已經在紅旗軍的掌控中,一隊隊俘虜被看押在廣場上。而云辰和端着茶杯,看着思考中的任迪,看着任迪猶豫的樣子,雲辰和說道:“乾脆就叫造物主得了。”

任迪搖了搖頭說道:“這麼囂張的名字會被打的,萬一讓那位凝物者聽到,也許會有不必要的麻煩。”

雲辰和嘆了一口氣說道:“任迪,你壓根用不着怕她。她雖然很強,但是好像比你還差那麼一點,代號響亮一點未來好搶生意。嗯,要不,叫時代推動者,怎麼樣?”

任迪搖了搖頭說道:“不好,我沒把握次次推動時代。”

任迪想了想說道:“叫加速者吧。”

雲辰和吸了一口氣無力地說道:“你開心就好。”

雲辰和張開了演變光幕,演變光幕中分離出一張光紙片,這一切都是本位面生物都無法看到的。雲辰和手上出現了一隻通明的光筆,在這個如若空氣的光紙張上,寫着上了一張不平等跳躍的內容。和任迪解釋這條約上一條條內容的之間的關係。最後在名字一欄簽上了字。雲中的星星。演變不管你簽上什麼,只要是你在那個條框上簽字了就默認契約一方是你。任迪也簽上了自己的名字,至於另一欄則是另一方人簽字的。最後雲辰和將這封光幕契約複製了六份,在複製過程中任迪得到了演變的詢問,“是否允許複製。”既然簽字了任迪就已經被默認權利了。

完成後,雲辰和將契約朝着自己的光幕一丟,光幕收起來,施施然的朝着戰俘營走過去了。宰人的時候到了。

“真是令人愉快的一天啊……”雲辰和自言自語道。 看到預備役中尉的雲辰和走進來,薩米的眼睛都差點瞪出來了,自己在這裏遭遇了導彈打擊機械化部隊的衝鋒,現在站出來一個演變軍官竟然是青銅劍軍銜的中尉。還是預備役。在薩米的認識中中尉都是在奴隸時代混的。當然什麼人在什麼圈子裏面。能捱到這個任務的薩米絕不是積極完成任務的傢伙。物以類聚。這傢伙眼中的中尉的確都是這個樣子。

至於天子盟那個在火力時代陪着高級校官通過繁榮絲結,在不是晉級任務就是特殊使命任務打拼特殊預備役羣體。薩米是真的沒見識過。繁榮絲結好歹是道具,校官不會沒事幹拿着個東西出來做慈善。尉官預備役到上校需要幫手的任務中。基本上是要死一大批的。趙衛國的那個任務沒死多少個預備役,是因爲任迪在東北一線扛着。

雲辰和能從三場火力時代任務倖存下來,其能耐,絕不是薩米這幫在冷兵器時代窩着的軍官可以想象的。這些正式尉官沒事玩點小情調。雲辰和在火力時代的硝煙中不停的學習,上一場任務中,任迪開發的步兵戰術,雲辰和與李子明是都逐字逐句的扣着戰報,然後追問戰場細節。

不能說薩米他們太爛,任迪的這個隊友也是非常給力的。本次任務作戰風格凜冽,戰略判斷非常準確,任迪拿出了什麼生產力,雲辰和就跟着將這個作戰力發揮到最大效果。

任迪雲辰和團隊現在在這個任務世界展示的能力,與其擁有的軍銜,讓薩米這些演變軍官感到一陣不真實的夢幻感覺。雲辰和可沒有管這些演變軍官的震撼。新魔法對工業的推動能力,雲辰和看在眼裏,至於這意味着什麼,雲辰和很清楚。雲辰和現在已經帶着超然的心態看着這些演變的尉官。歷經十個任務,這個任務是雲辰和最暢快的一次,獨立自主,隊友給力,陣容絕佳。

看到這六位成了俘虜的演變軍官,神情各異的表情,雲辰和到是非常大方的坐了下來,將演變光幕的打開,六分光幕契約飛到了這幾位面前。契約上每人一百公斤紫金的贖金。現在擁有紫金量百分之七十直接賠付。剩下來的欠賬每場任務增加百分之十的利息。每場任務必須有百分之七十的紫金獎勵用來賠付賠款。

這個條約非常苛刻,這些上尉現在最多十幾場任務,現在一場任務最多幾公斤紫金。還有一大部分在演變空間花天酒地賭博弄掉了。尤其是這個利滾利條約。可見的是如果不快點清還,會越來越多,每場掙的還不夠利息。基本上以後就變成窮鬼的代名詞。

雲辰和看着這些演變軍官臉上一陣鐵青的樣子,笑着說道:“你們知道嗎?一枚榮光不死的道具,已經抄到三百噸紫金了。我這個真的很便宜。”笑面虎雲辰和的話露出了意思讓這些演變軍官不寒而慄。

沒有別的,這種敵方大優勢的情況下被逮到了,也就是這個下場。演變空間是鼓勵這種契約的,因爲這種契約在,對演變軍官晉級時代是有促進作用的。雲辰和擬定的這個條約,基本上是演變賣命的正常價格。雲辰和前幾次任務跟隨校官,聽說過不平等條約的擬定。

秀田盯着下面兩個契約的名字,到是乾脆的簽上了自己的名字,亞洲聯盟的人落到天子盟的手上保住一條命就很不錯了。秀田直接沒說話簽了這個名字,然而簽了名字達成契約後。秀田突然擡起頭來,因爲契約達成的瞬間,他得知了和他簽訂契約的兩個人軍銜。都是預備役中尉。

然後仔細的看着在自己光幕中正在生效的契約。加速者的稱號,讓秀田想到了什麼。

在雲辰和要麼籤條約要麼去死的威逼下,剩下的五個演變軍官都簽上了自己的名字,然而契約達成後。都不自覺的想到了一個恐怖的可能。加速者稱號註定是要因這場任務聞名於這片演變空間。

然而任迪現在走在了結束的戰場上,一句句屍體身上的鎧甲被拿下來,鋪上白布。到處都是稀釋雙氧水消毒的味道。任迪撿起一個槍管。這個槍管是荊棘寶石帝國,騎士使用的。槍管中的膛線刻畫的非常粗糙。任迪手臂用上了力氣,發現這個槍管強度不錯,不是熟鐵製造的。一臉好奇的看着這個槍管。

然而讓任迪更感興趣的應當是荊棘寶石帝國拖過來的幾個,散發神祕力量的大型魔導器。看到這十來個東西,任迪感覺到這些東西非常科幻,一層層流轉能量的線路在裏面運轉。

撫摸着這個大傢伙,任迪皺着眉頭說道:“這也是一種科技嗎?”任迪通過觀察立刻發現了其中的機關,任迪從其中這個巨大圓柱體下方抽出了八個個銀白色鋼管一樣的東西,整個柱體上的光源迅速黯淡下來,就像被斷電了一樣。任迪扭開了一個柱體的蓋子,打開看了一下,看到一塊塊熒光的寶石。立刻將其蓋上。部分細胞被高能粒子摧毀的疼痛讓任迪感覺到了自己受到輻射。

任迪明白這到底是什麼東西了,二話不說下令拉開封鎖線。召喚鉛塊,製作鉛盒子。將這一個個魔導器裏面的能量源封存。做完了這一切後,任迪喃喃地說道:“這個任務世界,絕對有什麼手段能夠輕而易舉的得到核能。否則身爲碳基生命的法師,決不能焚燒大地,掀起滔天風暴,捲起大海水浪。”

任迪看了一下這個戰場上喜氣洋洋行走的人類,眼中帶着一絲奇異之色。這個星球的輻射量,驚人,然而碳基生命越依然可以進化出智慧靈長生命這種複雜的生命結構。按道理這個輻射對細胞遺傳結構的破壞,基因會遵循穩定結構來進化。而這個世界的生命卻這樣進化出來,並且進化出了使用能量的能力。這個世界生命的生理到底是什麼樣子的?任迪感覺到這個星球,這裏的人類種族很奇妙,如果以生命複雜程度來輪血統的高貴,他們要種族值要比地球人要高。

是變革,還是曇花一現。新生事物的強大生命力,只有用戰爭的衝突,才能闡述是否有取代這個世界舊統治者的能力。曙光之戰後,這個世界尚不清楚,某種嫩芽正在綻放強大的生命力。

但是荊棘寶石帝國已經感覺到末日來臨的恐懼。當藍河周圍一個個帝國信息節點,放飛的飛鷹,速度飛到帝國帝都時候。整個帝國中央陷入了一種難以置信的神色。

“15萬軍隊遭受禁咒打擊。”

“如同上古魔法繁盛時期歷史描述的場面一樣,天火流星從天而降,正中帝國十二個魔法軍團在內中央陣營。”

“在地動山搖中,讓十五萬大軍失去了指揮。隨後紅色匪軍,在奇異的鋼鐵機械車的先導下,對帝國軍隊發動總攻。”

“烈焰大公戰死。”

每一個情報的消息彙總起來,雖然沒有魔法記憶水晶那麼詳實記錄戰場。但是這些驚慌的文字,透露出一種何等慘烈的場面。

雖然已經猜測到,這有可能不是禁咒,而是某種鍊金產物造成的效果,但是歷史上能造成禁咒效果的魔導器屈指可數。都在歷史上重大事件上留下了輝煌的場景。在元素高峯期,經常聽到某某魔法師,釋放禁咒摧毀了十幾萬大軍。以往貴族們對這種史詩文學描述的場面嘖嘖驚歎。然而這個場面真正上演了,卻讓荊棘寶石帝國的貴族們失語能力了。

卡曼三世看着下面一個個默不作聲的貴族說道:“說說,現在該怎麼辦。”

一位貴族說道:“陛下,三公主殿下今年13……”

“滾!”這位貴族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卡曼三世的咆哮打斷了。

卡曼三世猶如一座休眠火山突然甦醒。咆哮地喊道:“這麼大魔法師,帝國積累數百年的魔法力量,抵不過一位鍊金術到達極致的法師展現的力量。這元素大潮,是不是先從帝國的敵人那裏爆發了。”

到目前爲止帝國在明達科的戰役中,僥倖逃回來的大魔法師只有三十二位。整個魔法亂戰打到後期,帝國的大法師們已經發現情況不對了,沒有任何一個大型魔法可以釋放出來,就遭到了從天而降的火力打擊。大魔法師直接變成戰場火炮吸鐵石。迫擊炮,擲彈筒的形成的火力彈幕橫掃了法師的聚集地。幾乎是哪裏形成法師聚集,哪裏出現元素之光的閃耀。天上的炮彈就窮追不捨的報復。

整個法師團被一羣羣拿着鍊金武器的凡人,像殺雞一樣屠殺。這一日被一衆倖存的法師記得。法師這個高貴的兵種,在戰場上已經不再是強者。但是這些大魔法師到現在還搞不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因爲新魔法的元素波動是在是太弱了,和火球術相比,簡直就是螞蟻老虎之間的差別。他們還沒有意識到新魔法師的出現。

法師軍團大量損耗,也是讓卡曼三世咆哮的原因。馬上就是元素大潮了,魔法師的數量預示着這個國家的勢力。現在派過去兩百多位大魔法師,十二個帝國主力法師團,近乎全軍覆沒的慘痛場面,未來元素大潮下,帝國還怎麼蓄積高端戰力。還怎麼完成爭霸大陸的戰爭。尤其是對面鍊金大師正在大量武裝普通人士兵,自己這一方的法師軍團尚未研發出大量生產鍊金武器的方法。

藍河的匪軍從原來的如鯁在喉,變成直插心口,即將滅亡帝國的匕首。調兵,最強的主力軍團已經一戰覆滅。和,至今爲止,兩位大騎士,表現的態度,就是戰爭,不滅亡帝國誓不罷休的戰爭。這種宏大的理想,在幾年前被看成是笑話。但是現在,卡曼三世想談了,卻發現這種什麼都不談直接打的態度,是多麼令人畏懼。 雲辰和與任迪非常瞭解自己的優勢和劣勢。黎明公社的戰略優勢就是組織化極高,生產方式和技術發達可以更加有效的調配資源。技術上通過鐵路和大輪船代替了傳統的畜力運輸。用集裝箱數噸數噸的運送減少了物資中轉所需的人力。用蒸汽機降低了一片農田所需的人體勞動量。

在管理上一層一層封建主模式的管理,在徵收生產者物資之間的消耗,連帝王郡縣制都比他們強。更何況,黎明公社採用的是現代政府管理,每一個經濟財富調配全部服從賬目規則走向。至少現在爲止,黎明公社的這幫政府管理者還是被這一條條嚴格的制度震懾。這些管理規則都是有效的,讓管理規則失效的原因是利益驅使下,管理者身爲人的主觀能動性爆發,讓管理者主動尋找規則漏洞,在人這種靈活的存在面前,任何規則都不可能是完美的。不過現在,黎明公社的管理者還沒有找到漏洞,或許說被革命號召感染和規則後面的懲罰所震懾。尚未有找規則漏洞的意願。所以所有人管理上的物資調配遠比一層層領主上供要有效。

這個管理差距興修水利方面和農田管理就不提了,單單是入山砍樹,上萬人砍樹的場面,一顆顆大樹被伐倒,然後在大分工下,一顆顆大樹主幹枝幹被分割,歸類,通過拖車運輸到森林的木材規整場地,然後被簡易的起重機送到窄軌小火車上,運送到冰羅城附近的加工廠加工成焦炭木焦油。

三十公里寬大的砍伐線,一條條條裝砍伐帶向着森林衍生,一條條變成樹樁的砍伐帶,讓整個森林就像斑馬線一樣。這樣工業化的對原始森林索取燃料,在取得燃料的效率上根本不亞於開採煤礦,但是這放在地球二十一世紀,會被綠色組織罵死的。然而現在,黎明公社的燃料消耗越來越大了,今天是還是砍成一條條隔離帶。等到砍伐過的地帶樹苗重新長成大樹。這些被保留的地帶就要迎來新一輪的燃料收割。這個世界的大陸非常廣大,像地球那個人口密度,樹木只能用來製造氧氣保持水土。而現在這片巨大的大路上到處都是森林,時刻都有巨大的木頭倒下,倒在潮溼的叢林中供給蘑菇生長。

然而黎明公社的劣勢就是新思想尚未傳播到整個荊棘寶石帝國,面臨幹部不夠,人手不夠,貿然擴張的話,容易造成打下一片地盤既要分兵防止敵對勢力叛亂,又要預防帝國反撲的窘境。

所以一直在收縮力量等待着荊棘寶石帝國一波反擊,明達科戰役後,這個任務完成了,短時間內以帝國的生產力是絕對不可能繼續拼湊出一隻有威脅的軍隊進犯。而這個時候,紅旗軍終於開始了繼續擴張。以藍河,黑嶺,千湖三個行省的紅區爲中心,向着外圍畫了一個大圈囊括的周圍八個行省,並且一直向東擴張線朝着大陸西海岸連接。這個作戰計劃將要動用大量民兵。對這些行省上的帝國執政基層進行摧毀,對貴族進行清剿。將更多的人口解放,至於怎麼做,怎樣快速的拿下這個新地盤,摧毀這些舊勢力。能讓人口迅速整合。一切都是由雲辰和安排,任迪在配合建造改造營地。

所謂小而精的高科技強國是不可能出現的,科技越強不是需要的人手越少而是需要的人手越多,對於這一波擴張,任迪樂觀估計預計會有五千萬人口納入行政區域。預計需要個五百公斤紫金兌換糧食應付糧食缺口。

漫步在製造車間中簡易的電力設備正在裝配。雲辰和與任迪正在參觀着這個世界上最先進的生產車間。新魔法已經開始滲透到了方方面面的生產環境中。現在評判資質的標準已經是另一個方向了。

每一個人的“一”標準是不一樣的,第一次進入一家飯店,食客心裏的一碗水餃的老闆做的一碗水餃,雖然都是一碗在量上是不一樣的,在北方吃一碗飯,和在南方吃一碗飯也不是一個概率,北方的海碗可以洗臉。

這個世界的人在魔法上也是一樣的,第一次努力一心一意凝聚的魔法量是不同的,有的人第一次直接可以感應到一個火球術的魔法量,有的人卻只能感應萬分之一火球術的量。在魔法修煉中,當將自己感覺第一個量的魔法元素完全得心應手後,首次就能激發簡單結構的火球術。就開始控制兩個自己初始感應量,也就是分成兩個注意力控制兩個火球,而那些大魔法師後期在可以控制多個初始感應量的元素量後,就開始追求這些這些控制下多個魔法量的最大利用花。當每一個火球都控制的完美后,禁咒就出現了。

所以在十年之前魔法師判定資質最重要的一點就是,初始可以控制的能量,初始控制的能量如果恰好夠一個打死人的火球,那麼你就天賦拔羣,兒初始控制的魔法量只有十分之一個火球所需的量,那麼你就要熟能生巧,當控制十個量的初始控制量後,你就能釋放打死人的火球魔法了。大魔法師就是初始控制的單位魔法,和分心控制單位魔法數量都很高的存在。但是這個世界上評判魔法資質過程中,測試者被測試初始控制的魔法量只有火球術的萬分之一,那麼就會被直接判定沒有資質修煉魔法。你努力一萬倍才能和那些初始感應魔法元素量就有一個火球的天才相比。這輩子你都能否釋放一個火球術恐怕都是未知。

然而初始控制的魔法量越少就註定毫無希望嗎?現在任迪工廠中有很多少年。他們很多人都是初始感應只能控制萬分之一火球術魔力量的存在。在水晶球資質測試下,他們的手放在原子高能躍遷原理的魔力測試球上,散發的光芒極其微弱。

然而他們現在正在試圖在將他們第一次感應的微弱魔法力繼續細分成更小的單位,如何細分,精神集中,嘗試自己全神貫注一次同時輸出兩份魔力。這裏用魔力聽得有點玄幻,任迪現在正準備用人體非化學能。來重新命名這個世界人體的魔力。將原本就比較小的魔力能量細分控制,這樣分新魔發師控制的單位魔法量會越來越小,不同於十年前法師修煉,控制的單位魔力不變,不斷試圖控制更多單位的魔力量,只有在刻畫卷軸的時候纔將注意力集中在少量單位的魔力量的輸出上。黎明公社的這些少年的控制的總量,將自己有限的魔力量不斷的細分,在細分的過程中,這些少年擔心的是自己控制的魔力總量增加,讓自己細分的單位量魔力增大。

這樣細分有什麼用,任迪面前的這位十二歲的半大小子,兩個手指尖輕輕的虛捏,手指之間穩定這十四個非常微弱的電弧。每一個電弧都是都非常穩定波動,這個少年面前是一臺正在運轉的電動機,他的手指不停地。在這個電動機附近移動檢查每一個電路的電量,他手上的電弧主動波動一小下,對電路中的電流量非常敏感。控制的單位魔力量越小,對能量感知異常敏感。

大魔法師也是對魔力非常敏感,因爲他們的在控制很多單位的魔法量時,也可以將這麼多份注意力集中在自己的一份魔法量中。大魔法師的感應靈敏度就是他們控制單位魔力量除以注意力多少份的靈敏度。但是他們的平時感應的單位魔力量比起新魔發師太龐大的了。他們的魔法師走向總量龐大相當於用磚塊蓋大樓。而新魔發師的是在用細小零件拼裝手錶。他們的一份魔力,和新魔發師的一份魔力根本就是兩個概念。

也差不多就是世界的規則之一了,做功的機器,零件是越來越大承受能量越大並且越穩定越好。而測量的精美儀器,零件越來越細小,觸碰小能量波動,引發的變化越明顯,表示越敏感。

然而在十年前,根本沒有新魔法一份魔力的概念,因爲那樣的一份魔力根本不值得鍛鍊培養多份注意力的訓練。任迪還發現了一個非常有趣的現象,那就是在年紀越輕的孩子中,越能感應自己那一份量的魔力,但是似乎隨着年齡增長,這份天賦長時間不用,感知魔力的天賦就開始弱化了。這個發現令任迪非常興奮,理論上只要孩子年齡越早開始努力感應,這種十年前被這個世界嗤之以鼻視爲無用的微弱魔力。並加以訓練。

這個世界潛在的新魔發師數量可能會更多。因爲任迪在十歲孩子中發現能引發微弱魔法波動的人,高達七成。而到了二十歲後,這個數字就跌倒了一成。

而且十歲的那剩下的三成也並非絕對意義的魔力絕緣者,他們的魔力引發的溫度電磁變化無法用肉眼觀察,但是能用電流表,電阻溫度計測量到他們引發的變化,也就是說他們有時候似乎是自我幻覺,別人無法察覺到的感應也是真實存在的。然而由於天地中本身就有着大量的光熱電磁能量波動,他們的魔力感應太過靈敏感受的太嘈雜。他們自己逐漸開始分不清了,感應給他們的信息了,結果自己逐漸適應這種噪音背景。這也就是這個世界大量資質不夠者逐漸長大後,由於要忙的事情太多,普通魔法引發的他們的感應值是一個很大的值,而正常自然波動引發的感應值也是一個很大的值,他們傻傻分不清楚,這就是失聰現象。

理論上他們只要在絕對安靜的環境下對着靈敏儀器訓練。也是可以將感應力分成多份的。然而他們的魔力卻無法做到戰場感應其他法師的施法波動,因爲數值太大,和別的影響也是風不清楚。這就相當於小尺子和大尺子的關係,小尺子的長度小於大尺子的最小刻度,大尺子就永遠量不準小尺子到底有多長,因爲他的最大刻度都大於了小尺子的長度這還怎麼量,但是如果大尺子太長,長達十五公里,那麼需要丈量的時間太長,沒人會去丈量。所以低等魔力資質的人也無法區分,火球術引發的劇烈波動和身邊拍手引發波動的差別。

以前不需要感覺極端微小的東西,但是現在需要了。比如濃縮鈾,氣體分離法的那一層膜。膜中間還有結構支撐成幾層,膜上面還有納米加工級別的孔。

這位少年胸前的銘牌上有着一系列數字,其中1.087毫安,就是他穩定一份能量後,感應的大致精度。他胸前的銘牌數字是通過儀器測試而來的。現在他一遍忙活着記錄整個電機每一條電路運轉的情況,並且在一旁記錄,記錄的數字上方是他的感應精度。然而在他身後的牆壁上掛着的標語“未來必將屬於精度”。

看到這一切,任迪有點羨慕。這相當於長了第二種感應世界眼睛。上天給予的天賦值是上天決定的,然而如何使用,每個人都有決定權。黎明公社大地上,一個屬於大部分人的未來即將出現。一個並非魔法元素大潮,而是由這片星球上大部分人主動邁出一步引起的魔法時代到來。這個時代的最大光輝註定是不會屬於元素大潮,而人類的智慧大潮。 從軍事訓練場中回來的雲辰和,再次和任迪碰頭。雲辰和問道:“你要建造新的基地?你親自去……”

任迪微笑點了點頭說道:“這個位面的任務的時代的大詠唱已經開始了。作爲這場壯麗大合唱的指揮棒,應當全力將這個曲目弄得宏大些。”

雲辰和說道:“確切的說是新的礦物讓你動心了。”

任迪從辦工桌中抽出了,一根鐵管。說道:“鐵在這個世界上有單質出現,我就應該想到其他物質可能會被還原留在沉澱層中密封。”

雲辰和看了一下這個鐵棒帶上一絲可惜之色說道:“祕銀,鋯,熱中子俘獲截面小,有突出的核性能。鋼裏只要加進千分之一的鋯,硬度和強度就會驚人地提高。含鋯的裝甲鋼、大炮鍛件鋼、不鏽鋼和耐熱鋼等是製造裝甲車、坦克、大炮和防彈板等武器的重要材料。這個世界的人太暴殄天物了。也難怪只有魔法師才能冶煉祕銀武器。否則做不到隔絕氮氣氧氣的條件。”

任迪笑着說道:“沒事沒事,他們沒那個生產力糟蹋。只有開電解鎂工藝後,才能大量還原金屬鋯。我過去估計要糟蹋更多。”雲辰和問道,再來開一個基地的難度怎麼樣。

任迪:“這個世界人簡直就是天生技工。我的名單上會有一萬人。到達目標地點後即可展開。不過準備方面還得由你來安排。”

雲辰和用了誇張的表情說道:“放心,老闆,這活我保證做好。”

黎明公社的革命活動分兩部分進行,第一部分軍隊直接開進城市利用城市的人口勞動力開展工業化生產模式,第二部分就是掃蕩鄉下領主。所有的貴族一波打包帶走,送到翡翠附近集中教育管理。然後剩下的羣衆被組織開始輸入先進的農業生產知識,進行農業生產。

城市計劃讓城市的勞動力參與大工業規劃勞動,然而大工業上游產業的源頭是鋼鐵機械等重工業。翡翠城周邊的區域,所有大工業生產的機械都是由翡翠城生產的。一個重工業城市帶活大量附屬城市進入機械化大生產。現在地盤擴大了,黎明公社的計劃是在新增的土地上再建幾個工業城市,帶動周圍的勞動力進入工業生產。

也就是說黎明公社要開分基地了。這個世界的新魔發師往往能多幾種視角方法感應來感受世界的物質。這些人的比地球人在技工方面有着無與倫比的天賦。現在開基地已經用不着剛到這個世界需要徵召兵。任迪挑選了上萬人決定開展這個計劃。工業革命條件已經在這個世界上出現了。

這就是雲辰和與任迪這兩位來自火力時代預備役的風格,雷厲風行。認準目標,確認有發展未來。全心全力,無所畏懼。也正是這種快節奏風格,讓這個世界其他的尉官級別演變軍官,根本無法適應,這完全是兩種對待任務的方式。

斯提芬陳,三個月後在明達科外圍遭遇了他做夢都預料不到的一場戰爭場面。原本中世紀奇幻的風格被拖着長長的尾焰的彈道武器撕破。第一時間他甚至懷疑是不是有外星人入侵這個星球了。然而事實告訴他。這純粹是另一波演變軍官搞出來的風格。當自己被迫投降後遇到了同樣是黃皮膚黑頭髮的雲辰和。斯蒂芬陳心底一股奇怪的味道,再次沉渣泛起。在穿越前,他非常不待見同樣是黃皮膚的人這種自信的心態,似乎是不知天高地厚的自信。明明落後卻依然不知天高地厚的想要與世界最強大的力量爭鋒的自信。明明在世界範圍內,被真正的超級大國壓制,卻依然不安分,一代又一代挑戰的自信。

這種自信斯提芬陳在穿越前一直是這樣認爲的,然而在橫跨無數時間段的節點上,時間見證下的強大,不是一個時間線的一段時間某個強大可以概述的。自信不服輸,堅強不息。縱然自己的國家可以壓制自己血統上那個國家一個時刻。但是演變空間中卻展現不出能在各種時間段壓制的現象。時間線上的陣營對峙,讓他見識到了能在漫長時間下堅持傳承下來力量。成功有世界上外界隨機如果的因素,但是絕不完全取決於外界。多難興邦,演變各大戰場山顯示的強大文明並不是在每一個時間線上都有逆天的好運氣。組成國家的人抗打擊能力強,那麼必然是在各個時間段都是存在的。因爲災難無法將你抹殺。

斯提芬陳是在A美國B出生的C中國裔。天子盟上帝騎士團都是演變不承認的官方組織,但是演變的一個個井口區域,可以被演變軍官強佔,也就是說天子盟佔據一塊區域,那麼只接受中國人。至於怎麼選擇中國人呢?當新兵剛入演變空間,就被接引軍官告知了,那地方是中國的尉官區域,選擇只有一次。第一次選擇了是什麼,那就是什麼。

演變天子盟區域不可能有間諜。因爲接引廣場上所有接引者都是相互看着,走到上帝騎士團的區域,然後再往中國區域走,那是不可能的。鬼佬長成那個樣子你分不清啊。

至於進入所在的尉官區域後,就再也不可能進入其他區域,除了任務戰場外不可能和其他區域聯繫,天子盟下面的分勢力社團將會派遣校官耗費紫金爲代價停留在尉官區域,決不允許任何人離開自己所在的演變區域。至於叛國,雲辰和這樣在社團之間跳槽在天子盟之間是允許的,因爲大家都是合作的,跳槽意味着你這裏管理不好,鼓勵人才內部競爭流動。然而天子盟和其他勢力少有合作可能,完全就是敵對關係,一旦叛逃,那就是高等團戰打到底的程度。所有任務直接通緝,開鉅額懸賞。整個天子盟到目前爲止叛國者寥寥無幾,因爲下場太慘了。這就是曉峯給雲辰和虐成那個樣子,依舊沒有選擇和他人合作對付雲辰和與任迪的原因,如果他這麼做了,蒼龍社內部就要清理門戶了。

而演變軍官打團戰合作過程中,還有一個步驟,那就是想相互顯示自己的光幕展示是否有和其他人的債務條約。如果要是與非天子盟的人員有債務條約。同樣合作終止,不可能和你合作,等你還債還完了之後再說。在校級軍官行列,預備役校官在與隊友合作的時候首先檢查的就是合作者是否有不明債務問題。因爲有利益糾葛,就有利令智昏的時候。

斯蒂芬陳,在加入演變前,習慣的一句話就是:“你知道,我是美國人。”

然而這個習慣到了演變空間卻少了,在穿越前還喜歡別人對自己說的一句聽一句:“你們美國人。”這兩句話表現了斯蒂芬陳,期望他人對自己美國身份的肯定。

然而他作爲少尉從演變光柱中小下來的時候用着流利的英語,對一位天子盟的演變軍官問路美國區域在哪裏。這位演變軍官似笑非笑的說出了他當時喜歡聽的一句:“哦,你是美國人啊,朝哪走。”數次任務後,斯蒂芬陳明白了這個語氣背後的意思。沒有恭維,而是帶着淡淡的嘲弄。

天子盟的徵召基礎是無數時間線上進入工業時代大一統的中華。一個個社團是按照一個個時間線統一中國朝代劃分的,你喜歡這個社團,絕對不會因爲血統問題而被排斥。現在天子盟目前最強大的預備役校官,凝物者的外國血統,在早期被一戰國時期進入工業社會的社團排斥。但是這些社團全都被更多天子盟社團嘲笑這是傻不愣及的行爲。幾乎所有大一統的王朝,對血統問題都看的沒那麼教條。秦國一段時間提出秦國是秦人的秦人。結果當時是外國人的李斯一封勸誡(諫逐客書),指出是秦國的大度吸引了天下羣才,同時讓秦國成爲了天下最強的國家。也就是這份包容,讓秦成爲了第一個統一中國的國家,終結了封建時代,此後所有的大一統國家均爲包容形態社會。

然而西方的上帝騎士團,則是由各個種族劃分的,他們幾千年從來都沒有大一統過。羅馬王朝中,還搞了一個公民和非公民的差別來維持奴隸經濟。斯提芬陳選擇了美國區域,這裏依然是一個種族劃分嚴重的區域。唯一的區別就是這個無數歷史線條匯聚的空間,美利堅沒有一己之力壓倒所有的強大。“你是美國人啊!”

當第一次次出任務的時候,斯蒂芬陳和其他美國人在一起的時候。已經感覺到自己不受待見。然而遇到天子盟的軍官。照面後,依然是這一句“你是美國人啊”。在西方世界環境爲主的任務世界中,他沒有領導白人的霸氣,直接任務失敗,到了東方任務世界,由於文化不瞭解,直接被位面之子歷史人物劉秀碾壓。

團戰被隊友當成先鋒,可以最先捨棄的那一顆棋子。而遭遇到了天子盟的軍官直接被當成叛徒針對性圍毆。受不了想要重新選擇。天子盟的軍官不瞭解他的根底,拒絕了他。一個純粹的悲劇。而他的加點也是一個悲劇,從小感覺到自己體魄和周圍的鬼佬相比不夠強大,處於自己對自己種族的自卑,所以加點竟然是主力量的。期望自己能有條件搞個人英雄主義,直到連續三次任務被教做人後。他才發現這個空間早期起家到底要什麼。

這個世界他又背上了一筆債務,然而現在還沒完。雲辰和派了一支部隊找到了他。一隻有着步槍迫擊炮爲武器的軍隊。雲辰和的意思很明確:“乖過來聽話,爺找你有事。”

到底是什麼事呢?雲辰和與任迪都是中尉,物資兌換權限中沒有高碳鋼,不過雲辰和總是有辦法的,能在這個世界造導彈的中尉只有一個,不過能在這個世界兌換鋼鐵的上尉不止一個。 一個個井口點不停的在倉庫中投放碳鋼,斯蒂芬陳已經麻木了,這麼多天,他被雲辰和挾持,到了不知道有多少個地點投放物資。斯蒂芬明白了,雲辰和找他到底是什麼事。每到一個地點,雲辰和給他一筆紫金讓他召喚該筆紫金數量的鋼鐵,雲辰和陰森森的眼神,不存在任何妥協的可能。斯蒂芬陳感覺自己的世界觀這回顛倒了。預備役倒過來逼着正式軍官幹活。而云辰和展現的財力也讓斯蒂芬陳明白了差距,兩百多多公斤紫金拿出來一點都不含糊。這財力要麼是打劫業務非常熟練。要麼就是在火力時代如履平地。無論哪一種都是強悍的。

同時斯蒂芬陳也確定了一個事情,雲辰和與另一位預備役中尉貌似是自己在這個世界當家做主。想到這個情況,斯蒂芬陳都忍不住想問了:“你們兩個猛人,不會是把帶你們進入的頂頭上司給滅了吧。”

雲辰和正在爲這個未來的領地準備建材,鐵路是要修的,直接將鋼材存在修建鐵路的線附近,然後由任迪開掛加工,鐵路修建速度可以達到驚人的程度。至於鋼軌不是耐磨耐腐蝕的錳鋼,這一問題,等以後倉庫中存滿了這些碳鋼鋼軌鐵路運輸的錳鋼剛軌後,這一切都是很容易的事情。主要先把交通線打通。在交通不便的地帶運輸淨重幾萬噸的鋼鐵幾百公里平鋪,就是鐵路修建修建最耗費功夫的地方。

工業國的任督二脈就是鐵路。凡是鐵路延伸到地方就是工業國軍隊可以大規模運輸維持統治的地方。也是工業國經濟鏈條掌握地盤的關鍵,該花錢節省人力的地方就要花錢。任迪和雲辰和都不是什麼小氣的人。任迪感覺到這個世界時間非常寶貴,如果不好好的珍惜,以後很難有這種千載難逢的機會了。

任迪和雲辰和眼光在工業時代見過,一次次工業任務,每次都有讓人半途而廢的感覺。讓大科技遲遲無法攀登上去。這個位面的BUG恰好被任迪找到。然而斯蒂芬陳這樣的演變軍官眼光還被魔法者在戰鬥力上展現的價值迷惑,並不理解其後真正的價值。雙方在眼光上差別太大了。

任迪是沒有心情跟香蕉人囉嗦。當然雲辰和也認爲任迪的信息在其他勢力面前越保密越好,對這個美生華人,雲辰和也不放心。準備這回讓他投放完畢後,給他一點紫金就讓他回去帶着去。如果下次有事在叫他過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