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姜飛那熊孩子被那小妾拉進來了,姜家小妾說:“算了,不比了,爲了一個長老的位置不值得。飛兒,給幾位叔叔問安!”

這姜飛很孝順,雖然看起來極不情願,但還是一拱手道:“幾位叔叔好!”

納蘭英雄牛哄哄說:“這才乖,免禮吧!”

最氣人的事情緊接着就來了,有老管家跑進來,喊了句:“老爺,夫人,外面有人鬧事。”

我們出去的時候,就看到有人舉着牌子在門口喊什麼“楊落必敗!”;“滾出中天!”;“姜家姜飛,認賊作父!”

……

反正是喊什麼的都有。這姜飛聽了後就受不了了,拔出劍就指着我說:“楊落,你殺了我爹,我要爲我爹報仇!”

我一個大嘴巴就把他打趴在了地上,罵道:“不自量力!”

納蘭英雄說:“姜飛,難道你還看不出事情的始末嗎?你母親會害你嗎?男人最怕站錯隊,你出去和他們站在一起,你知道自己會是什麼後果嗎?你會死的很慘!那些都是什麼人你還沒看清楚?”

裝逼豪說:“男子漢,要識時務,重情義。姜飛,你耳根子這麼軟,是要吃大虧的。”

姜飛擦了把眼淚,抽泣着說:“就是他殺了我爹!”

小妾此時冷冷地說:“孩子,你爹不是姓姜的混蛋,你爹早就被姓姜的殺死了。娘是懷了你才被姓姜的搶到了府裏的。你爹去理論,被飛劍捅死了,屍體都沒剩下。其實你不叫姜飛,你父親姓林。叫林默。”

姜飛愣住了,呆呆地說:“娘,你不會是騙我的吧!”

“這怎麼會騙你呢,你十六歲的時候,我就從你身上看到了你親爹的影子。我想老薑也是看得出的,只不過,他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罷了。你小時候他每天揹着你,抱着你的,也許是有了感情吧!”

姜飛這才往後一坐,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我說:“姜飛,這件事是祕密,知道嗎?就算是在肚子裏爛了也不要說出來。不然本來是有理有利有節的事情,瞬間就變得沒有道理了。”

小妾這時候對我說:“其實,我有辦法打敗姜有慶。”

我問道:“什麼辦法?”

“姜有慶雖然修爲很高,但是有一個最大的弱點,那就是好色。見到漂亮女子就忍不住。這閉關了三十年,其實就是爲了躲開女色強行將自己關進了院子裏。”她說,“只要是今晚找一漂亮女子,纏住他,並且給他下上情藥,這一晚上,足夠將他掏空了。”

說實在的,昨晚我被風綵衣已經掏空了,真的就覺得精力不足。

納蘭英雄說:“看來,沒辦法堂堂正正打一場了,這個姜有慶,必須除掉。”

我說:“既然這樣,馬上籌劃一下,找誰合適呢?”

小妾一笑說:“一般人是肯定不行的,不過我知道誰能行,那就是煙雨臺的瑤瑤姑娘。這姑娘風流成性,但是接待誰完全看心情。偏偏就是對這姜有慶不得意!給多少金子不接待。這姜有慶三十年前閉關,也是因爲這個女人,如果說服這瑤瑤的話,那麼就沒問題了。”

我嗯了一聲說:“這件事我親自去辦,我就不信還有金子辦不成的事情。”

納蘭英雄帶着我直接到了煙雨臺,這是個很大的院子,院子裏亭臺樓閣,小橋流水,就是個大觀園。進來後,就有姑娘上前接待,我說:“我是來找瑤瑤小姐的。”

姑娘一聽就不樂意了,斜着眼說:“瑤瑤小姐可不一定看得上你,這可不是有金子就行的。”

我心說窯姐不看金子難道還談感情嗎?我可不是大學剛畢業的孩子了,去夜店先和*小姐談感情,試圖拯救人家失足落水的女青年。人家就是爲了錢,才懶得搭理你呢,要不是看在那一百塊錢的面子上,誰陪你在這裏坐着喝酒談感情啊!我呸!

納蘭英雄說:“走吧楊兄,我知道在哪裏!”

他帶着我沿着一條林蔭路前行,到了一棟藍色的閣樓下後停下了,閣樓上寫着望月樓三個字。納蘭英雄站在樓下喊了句:“瑤瑤姑娘,東翼和滄瀾一起來見你了。你也該見見我們了吧!”

話音剛落,門就打開了。

我問:“什麼情況?這麼簡單?我還以爲要硬闖呢。”

第一總裁夫人:VIP情人 “你是真忘了還是假忘了啊!因爲這女的,你還把我腿打折了呢。”納蘭英雄說完嘆口氣。“走吧。”

我倆上樓了,到了樓上,就看到一個披頭散髮穿着藍色羅裙的女子靜靜地坐在窗戶前,她靜靜地說:“一萬多年前,兩位爲了爭我的第一晚,打了起來,最後,一個把另一個腿打斷了,結果贏了的竟然把我忘了就走了。輸了的倒是瘸着腿把我給上了,上完了後還給了我一個大嘴巴,我卻不知道爲何!”

我心說,還能爲何?就是想打你就打你了唄!

“之後我懷孕了,幾次送去書信請你來,你不來,給我帶回來的竟然是三千兩金子和讓我打掉孩子的幾個字。我打掉了孩子,一直一萬年,我也忘不了你們兩個混蛋對我的傷害,難道,我就這麼的不值得你們看一下嗎?天界最偉大的兩個大神,就這樣不可一世的嗎?”

我心說這不是扯淡了嗎?看着納蘭英雄說:“你也是,人家懷孕了,你怎麼可以這樣對人家呢?”

納蘭英雄傳音說:“楊兄,別過分哈,只是個窯姐,難不成你要我娶個窯姐回去啊!暗黑主神也不會同意的啊!我可是北天大將軍,娶個窯姐回去算什麼啊!”

我傳音說:“我明白,這不是說給瑤瑤聽的麼。”

瑤瑤這時候慢慢轉了過來,我頓時眼前一亮,心裏想着,這容貌別說是姜有慶那混蛋,就連我這個身邊佳麗幾十個的人都差點把持不住。 總裁的棄婦新娘 她臉很瘦,眼睛很大,雖然咪不大,但是也不算小。看起來是那種分外妖嬈的類型,往那裏一站,腰上面明顯前挺,腰下面就往後翹了出去。

“傳聞戰神歸來,並且在新一屆稱帝,滄瀾轉世再造金身,竟然和昔日戰神成了朋友。我聽到的時候還不信,現在想不信都不行了。這次二位來找我,到底什麼事呢?”

我嘆了口氣說:“其實,我是和納蘭英雄來向瑤瑤姑娘賠禮道歉的。那件事,我們都錯了。”

“道歉?你倆都走了,我懷着孩子是怎麼過的你倆知道嗎?我一直盼着有一天某人會擡着轎子把我接走,可是等來的,卻是那麼無情的現實。我的心當時就碎了,發誓,這輩子不會再相信愛情了。但是,聽到你倆到來,我還是忍不住要看看你們兩位。戰神,大神,我同時愛上你們兩個了,已經一萬年還是那麼衝動,怎麼辦?我該怎麼辦啊!”她說着,竟然跑到了一旁,趴在牆上嗚嗚哭了起來。

納蘭英雄說:“瑤瑤,對不起,我知道錯了,這次是專門來給你賠禮道歉的,雖然過了一萬多年,但還好,你還在這裏等我們。”

瑤瑤一轉頭說:“別說是一萬年,就算是十萬年,我也會等下去的,你們兩個混蛋,我的兩個小冤家啊!”

我心說這女的也太不要臉了吧,都快趕上我不要臉了。還同時喜歡我們兩個,怎麼這麼彆扭呢聽着!

▲ттkan▲¢ Ο

小爺我同時喜歡十幾二十個女人沒覺得有什麼彆扭的,但是這女的一句話一下就讓我覺得彆扭起來。這女的夠率真的啊,女人敢這麼說話的,不多了。

說實在的,我都快記不清自己有多少女人了。甚至有時候會忘記一些人,比如還在閉關修煉的李紅袖,還在新九幽城的喬亞女王,那李紅菱等。但是我身爲帝王,又有什麼辦法呢?至少她們在外面是自由的,要是入了宮,那麼就要接受宮中的規矩,隨便出宮都是不行的,和某個大臣多說幾句話,那就是謀逆的大罪。

納蘭英雄說:“瑤瑤,請原諒我倆吧!”

瑤瑤嘆了口氣說:“不原諒又能怎麼樣呢?我接受你倆的道歉,但是你倆必須接我走,我不想在這裏再呆一天了。你們知道嗎?剛纔姜家來人送帖子,姜有慶要我去姜家赴宴,我拒絕了。這下好了,我再也不用擔心姜有慶那老色棍了!”

我說:“瑤瑤,也許這次你要幫幫我和納蘭英雄才行了。事情辦完了,我帶你去新一屆,封你一個貞潔夫人,給你立上大牌坊,給你一個大院子,奴婢五十,黃金萬兩。封你爲女侯爺,你看怎麼樣?”

頓時,這瑤瑤的眼睛就亮了,問我:“戰神,你,你到底遇到什麼難事了?”

納蘭英雄說:“姜有慶明日和我、戰神有兩場比武,你今晚能不能將他拉上你的牀,然後……”

瑤瑤頓時怒罵:“你倆是混蛋,當我是什麼人了?我要是看得上這姜有慶,至於一萬年沒有答應他嗎?”

我尷尬了,乾咳一聲沒說話。

接着瑤瑤說:“不過,爲了你倆,我拼了。誰讓我這麼愛你們兩個呢。你倆回去吧,我不想再看你們一眼了。”

我和納蘭英雄一商量就下來了,納蘭英雄傳音給我說:“擡頭看看,在表達呢,趴着窗戶看我倆呢,這窯姐,很會演戲的。”

我擡頭一看,可不是咋的,這瑤瑤正深情的看着我倆呢。看我倆擡頭了,淚流滿面地關上了窗戶。

我不得不問:“是不是真的喜歡我倆啊?”

“鬼才知道。”納蘭英雄不屑地來了這麼一句。 並且,想不參與都不行,這次中天把這件事炒作的很大。說是姜有慶爲兄報仇,明日約戰新一屆大帝楊落。告示貼的滿牆都是,人盡皆知。

這下,開始有人猜測誰輸誰贏的問題了。也有人開始做賭票。大概是買我贏,十賠八。買姜有慶贏的,十賠六。不管你買誰贏,最後贏錢的一定是東家,因爲賠率是不合理的。

在第二天早上日出之前的時候,瑤瑤哭着找到了戰神府,一進屋子就趴在桌子上哭了起來。

納蘭英雄和我是一夜沒睡覺啊,心裏忐忑不安,瑤瑤一進來的時候走路都不穩了,納蘭英雄一把就扶住了她問:“看樣子,是不是辦成了?”

瑤瑤推開納蘭英雄,哭着趴在桌子上顫抖着身體不說話。

我雖然知道一定是辦成了,但是可把我給急的啊!我說:“瑤瑤,你倒是說話啊!”

她擡起頭朝着我喊了句:“我一晚上被幹了十六次,你滿意了吧!?”

我心說基本滿意,要是十八次的話我就更滿意了。我是不是太不要臉了啊!似乎有朝着邦哥靠近的趨勢啊媽的!

我和納蘭英雄這才都鬆了一口氣。瑤瑤哭得滿臉是淚的說:“你倆還是男人嗎?”

我說:“沒關係,等下太陽出來的時候,我倆就殺了這個敗類,他帶給你的恥辱,一併洗刷了。”

“估計他快不行了,最後已經沒有東西可射了。”瑤瑤哭着說,“我爲你們倆什麼事都肯做,你們倆呢?你倆就是混蛋!”

納蘭英雄說:“瑤瑤,這不是沒辦法麼!我們實在是沒辦法了,如果不這麼做,明天我倆會死的你知道麼?”

瑤瑤繼續哭哭啼啼,我給納蘭英雄使眼色,納蘭英雄就把她扶到了牀上說:“你睡一覺,等你醒來的時候,那姜有慶就已經死了!”

“我要陪着你一起去廣場,我看看着你們殺了這個老混蛋,簡直是噁心死了。”她躺在牀上說,“我眯一會兒,等一下你們出發的時候叫我!”

此時我困了,閉着眼打哈欠了。之後坐在椅子裏往後一靠就睡着了。

太陽升起來的時候,風綵衣給我找了一件黑色金邊的袍子,在衣服上繡着一個鳳凰圖案,她說那是她給我親手縫製的。但是我一次都沒穿過。

我穿上後,大小肥瘦都合適,然後說:“辛苦夫人了。”

“戰必勝!不然就不是戰神。”

我心說那是肯定的啊!這老傢伙一晚上幹了十六次,不用說是憋瘋了。開始的時候三十秒一次,之後是三分鐘,然後是十分鐘,……

我不管他幹了幾分鐘,一個人體內沒有了精,怎麼還能稱爲神啊!這樣透支,不是找死又是什麼呢?

納蘭英雄從門口一探頭說:“楊兄,我們出發!”

在戰神府門前站了很多人,大家都等着看我們去應戰呢。我和納蘭英雄剛出門,就聽有人喊了句:“戰神出府了!”

接着,消息一路傳遞了出去。

我戰神府離着中天廣場只有兩條街的距離,相當於兩站地。我們不着急,慢慢前行。但是很快,那瑤瑤從後面追了上來,她上來後直接就挽住了納蘭英雄的胳膊。這讓納蘭英雄的臉一下就丟光了。他很尷尬,但是又不知道如何是好!

我只能小聲說:“瑤瑤,不要這樣。這樣不好!”

瑤瑤說:“不好嗎?我懷過他的孩子,爲他去陪人睡覺,一晚上被幹了十六次,這次他再不要我,我就不活了,乾脆你倆每人一掌拍死我算了。”

我知道,麻煩大了。但是我說:“但是此時,不能讓姜有慶看到你,不然他就有防備了。”

瑤瑤這才哼了一聲說:“好吧,我就在一旁慢慢地看着,等你們贏了,我再出來。”

納蘭英雄傳音說:“壞了,這要是被夫人知道,一定要趕我出家門的。可是我沒有做什麼啊!”

“這件事,我解釋吧!”我嘆口氣說:“先過這一關再說吧,記住,不能婦人之仁,此人必須除掉!”

“嗯,出手就殺招,爭取秒了他!我倆一起出手。”

我說:“我也這麼想的,昨晚說的不變。我用光屬性攻擊,然後你從背後用開天棍攻擊,我在前面用太極劍結合電屬性攻擊。同時空間干擾,如果還不行,我就要出曼陀羅大殺招,爭取一擊斃命!”

“嗯,我加持血魔變,攻擊力全方位提升百分之五十,此時成爲了大神,血魔變提升幅度也大幅度提升,我覺得沒問題的。主要是,這傢伙已經空了,任何人也扛不住這麼搞。”

我一聽百分之五十嚇了我一跳,心說媽的太恐怖了,不過,單純的攻擊力提成對於戰鬥的效果不是很好,相比之下,還是戰神給我留下的破天九式更好用,這是全方面的提升。

一路走的時候,謀定了。之後才能行動。

到了中天廣場的時候,那姜有慶沒有到呢。我和納蘭英雄相視一笑。姬長老,姚長老和娰長老都到了,坐在了主席臺上,同時我看到,各路老大都到場了,就連雲清大帝這時候也來了。他還是一副傻瓜的樣子,但是我知道,這是示弱呢,故意表現的碌碌無爲。

說實在的,這沒用,誰相信一界大帝會是個草包呢?要是草包,能在位幾千年不倒嗎?嬴政大帝那草包兒子剛上位就被人給推翻了,幾千年?那是做夢。

雲清大帝這時候朝我揮手說:“大帝,大帝……”

我一拱手說:“雲清大帝,最近可好!?”

他喊着說:“我好着呢,都說你這次必敗無疑,說那姜有慶已經是練就了太極的大道無形,舉重若輕,化繁爲簡,在天界少有對手啊!就連張天師都不敵的。”

師祖這時候傳音說:“楊落,要慎重啊,實在不行就認輸!這姜有慶本來有機會接任掌門的,但是他貪財好色,所以落選了。但是,他的修爲可是很高的啊!千萬不要小看他哦!”

我嗯了一聲說:“我明白了,師祖,今天我要你看一場好戲,看我怎麼秒殺這個敗類的。”

這時候,風綵衣在外圍傳音過來了,她說:“夫君,最近銀兩短缺,我想賭一場,買你和納蘭英雄贏。賭局似乎是四大家族開的啊!”

我隨後一愣,說:“好啊,多買,你過來,我給你金票!”

很快,風綵衣來了,我從內世界拿出新一屆票號的金票,我兌換的全拿出來了,總共是三億兩黃金。我說:“去賭,全部壓我和納蘭英雄贏。”

風綵衣說:“我們這麼有錢,還賭什麼啊!我只是打算賭一百兩的。”

此時,我看到流火了,她指着我說:“我要去內世界,因爲我預感到,要蛻變了。”

她從後面過來,直接鑽進了內世界,剛進去就化作了本體朝着太陽撲去了。等她再出來的時候,已經變成了一個大姑娘了,長得那叫一個好看。

此時,風綵衣已經去賭了。

流火出來的時候笑着說:“爹爹,你看我漂亮嗎?這是朱羽小媽送我的衣服!”

我一笑說:“漂亮。”

風綵衣傳音來了,說:“楊落,他們不接,說數額太大。”

我一聽就過去了,看着開賭場的那位掌櫃的說:“你開賭場,卻賭不起,你是不是有點說不過去啊?”

這時候,姬長老笑着過來了,說:“楊大帝,你和一個開賭場的叫什麼勁啊!這麼大的數額,他自然是不敢接的。”

“這賭場都是四大家族的買賣麼?怎麼會賭不起呢?難道懷疑我新一屆的票子有問題嗎?你們要是贏了,隨時去提現金,沒有的話朝廷賠你就是了。”

姬長老說:“既然這樣,我們接賭。”

“東家,這……”

“接,我就不信這楊落和納蘭英雄能打敗姜有慶。”姬長老摸摸鬍子說:“楊大帝,你還真的對自己有信心啊!”

我說:“人傻錢多,就是圖個好玩罷了。對了,姜有慶怎麼還沒來呢?”

旁邊,流火挽着我的胳膊。

姬長老笑着說:“這是又納妾了嗎?當帝君的就是瀟灑,納妾再多也沒人說三道四的。我們這些長老院的就不行了,每次納妾都惹得滿城風雨。”

“是啊,所以就要去偷,偷別人沒意思,去偷自己的岳母才刺激,是嗎?”

“你!”姬長老一揮袖子,然後指着我說:“楊落,你不要逼人太甚!”

流火罵道:“老匹夫,看清楚了,我和爹爹一個模子刻出來的。你一隻眼不假,但不是瞎子吧!”

我仔細看看沒錯,的確有幾分像我。 致命的溫柔 風綵衣辦好了手續,拍着胸脯說:“賭得太大了,我這心使勁跳,你摸摸,受不了了。”

我說:“這次賭輸了的話,我就要死了。所以留着錢也沒有用。要是贏了,我就要這四大家族給我跪下。我倒是要看看他們到底有多少存貨。”

姬長老說:“楊落,你贏不了的。姜有慶的本事我還是清楚的,如果不是太貪財好色的話,早就入了化境了。”

我笑着說:“姬長老,既然這樣,你就可以坦然的接受賭局了。” 這時候姚長老過來了,他笑着說:“楊落,這次你可要小心點了啊!姜有慶在天界可是出名的厲害,對了,以前和東翼因爲女人打過架,不分勝負的哦!但是,東翼是九品戰神,你呢?你只是三品小神,你怎麼和姜有慶鬥?”

娰長老這時候傳音給我說:“楊落,娰蔓蔓你不陌生吧!你聽我的,這場不比,會丟命的。”

“娰長老,你和娰蔓蔓一直有聯繫的嗎?”

“娰家一直是神算家族,負責觀看星象,看運勢。但是我竟然看不出這場的結果,太亂了。不過,凶多吉少!”

“娰長老,你要是有閒錢,多買點我贏吧!”我傳音道。

“好吧,爲了表示對你的支持,我去買十萬兩你贏!”之後,他對身旁一大叔低語了幾句,大叔便走了。

我心說,這神算子也不是什麼都算得出的啊!這不會是試探我呢,就爲了賺點錢的吧!我看着娰長老一笑,他也是一笑。

當我再轉過頭看師祖的時候壞了,我看到欲乘風無比大氣地站在師祖身旁,她恨欣慰地看着納蘭英雄。此時的納蘭英雄也在看着欲乘風在傳情呢。我心說尼瑪的,等下怎麼辦?

欲乘風此時端着一個托盤走到了場內,她將托盤遞給了納蘭英雄說:“這是我和父親爲你打造的,希望你每戰必勝!爲了新一屆的百姓的自主,自由,安全,去戰鬥吧!”

納蘭英雄打開,是一套火紅色的戰甲。這是一套外甲,滴血後是可以收入體內的。是高級貨,天級精品裝備。欲乘風和老師能打造出來,已經很難得了。看來,老師和我打造學到的經驗已經都傳給了欲乘風了。

在盤子裏有一把匕首,納蘭英雄抓起匕首,割破了手掌,鮮血頓時滴了下去,頓時這外甲有了靈氣,閃閃發光起來,並且,我感覺到了,有靈魂誕生了。

接着,這戰甲就像是活了一樣,咔嚓咔嚓將納蘭英雄包裹其中。接着,納蘭英雄一伸手,那金箍棒出現在了手裏。我此時真想笑,我能說他就是猴子嗎?

紅色的戰甲,黃色的長棍,這戰甲打造的和猴子的戰甲基本相同,頭盔上竟然也有兩個長長的盔纓,威風的很啊!臥槽,小爺我差點就喊猴哥了。

我心說你美吧,等下打完了看你咋辦?一萬多年前的債,也是賴不過去的,早晚要還的。

總算,姜有慶來了。

他看起來是紅光滿面,神采奕奕!但是我看得出,他的嘴脣乾枯,眼睛乾澀,沒錯,他是被瑤瑤給掏空了。他一到,大家頓時都安靜了,開始往後閃,愣是給我們留出了一個直徑五百米的大場地。

有士兵開始維持秩序,五米就站着一個全副武裝的士兵,手裏的長矛在陽光下閃着金光!

很快,我看到葉碧君了,她靜靜地站在雲清大帝身旁註視着我。當我看向她的時候,她朱脣輕啓,傳音道:“夫君,你必須贏了這個老傢伙,我在這裏給你加油!帝后派我來的,她說等着你的好消息!還有那些姐妹們,都等着你勝利的消息呢!”

我一笑,然後點點頭。之後看向了觀衆那邊,我在找樊朵,我知道她一定會來的。但是,我一直沒看到她。最後,我遠遠在燈塔上看到了她的身影。她朝我揮揮手,我還是一笑。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