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布只好無力的低垂下了自己高傲的頭顱,只要有一線希望他都會盡力的爭取一下。但是影子好像已經是鐵了心了,本來季布如果一直不答應,她還真的不介意用強橫的手段,但是既然季布已經低頭了,她也不想把事情做的太絕:

“這個飛鏢是你師傅留給你的東西,其實還是屬於你的,我們把他弄到了手上,多少有點不通情理的味道,不過沒辦法,呵呵,誰讓是我發現了這個祕密呢。”

影子輕聲的說道,她緊緊的把飛鏢攥在手中:

“破壞這個飛鏢,如果在他的裏面什麼都沒有,那就是我故意破壞了你師傅留給你的遺物,殺剮存留悉聽尊便。如果在這個飛鏢中真的隱藏着什麼東西,那麼這個東西就由我們共同處置,共同分配,如何?”

影子還是非常講道理的,就連他的徒弟齊天聽了影子的話,都不滿的搖晃着小腦袋:

“師傅,你腦子有毛病了吧,幹嘛還要爭取他的同意,我們直接將這玩意弄破了不就可以了麼。反正這東西現在也是屬於我們的了。”

“盜亦有道。”影子將視線重新放倒了季布的身上,“怎麼樣,季將軍,你同意我的提議麼?”

影子的眼角再一次升起了若有若無的笑意,從她的眼神中就已經看出來了,即使季布不同意,貌似也沒有辦法改變什麼。而且如果不同意的話,在這個飛鏢中真的隱藏着什麼東西,那季布連自己的那一份兒估計都沒有了。

在這個情形中,已經是由不得季布如何了,只好點了點頭,但是誰都能夠看出來,此時季布的臉色非常的難看。

看到季布終於同意了,影子也感到了一絲釋然,她也不想總是做讓人爲難的事情,看了看身邊的幾個人:

“誰有削鐵如泥的好兵器?”

這些傢伙一個個都面面相覷,這個飛鏢的材質衆人都是親眼目睹的,好像一般的兵刃還真的無法將它損壞。

祖敵等人都用自己的兵刃進行了嘗試,可是對這個飛鏢都沒有任何的辦法,看着師傅留給自己的遺物,在這一羣傢伙的手上飽經摧殘,季布感到自己的心都好像在滴血,實在忍不住了,他只好微微的擡起頭,閉着眼睛,在心中默唸:

“師傅,弟子不孝,不能好好保存您老留給我的東西!”

站在季布身後的那些士卒,看到自己的主將難受的樣子,也是敢怒而不敢言……

(本章完) 第2939章

這樣自己不回天星島的時候,也能在這裡看到天星島上發生了什麼事情!其實還有一個原因,其實就是因為天星帝太過寵溺墨九狸這個徒兒了!

密室修好之後,就帶著墨九狸來了這裡,告訴墨九狸每次上島之前,一定要來這裡看一眼,確定島上安全再上去,如果發現島上不對勁就別去了!

不僅天星島外面有這樣的密室,天陽帝的住處外,也有這樣一個密室,也是當初天星帝跟天陽帝面前顯擺,然後天陽帝也回去在自處附近建了一個同樣的密室!

墨九狸想到這裡,就格外懷念前世的兩位師父了!

只是墨九狸看著天星島上面的一切如此熟悉有陌生,一時間完全無法確定天星島上是否安全!

熟悉是因為天星島上的風景如舊,但是陌生的卻是此時天星島上的人,沒有一個是墨九狸熟悉的,所有進出的人都無比陌生,就連天星島的百姓,都讓墨九狸找不到一絲熟悉感!

所以,墨九狸並沒有貿然前往天星島,過去了這麼多年,時過境遷,她不確定自己的師父是否安好,是否被文素雅和洛羽楓害了,因此墨九狸並不急著上島!

而且墨九狸也不打算明著上島,她打算在這裡等著,看看是否有人離開或者前往天星島,然後將其抓起來,詢問下天星島的情況,再做決定!

墨九狸在密室中待了三天,沒有發現天星島有任何的異常,這才從密室離開,直接來到了進入天星海域的入口處附近,躍上一顆大樹等候了起來!

這裡是通往天星島進出的必經之地,不管是從天星島出來,和進去,都需要通過這裡!

墨九狸在樹上一等就是半個多月的時間,也沒有一個人從天星島離開,更加沒有一個人從外面進入天星島,這讓墨九狸心裡有些懷疑!

她沒記錯的話,前世天星島的人,基本上一個月就會出島一次,採購日用品的,雖然島上也有商鋪等等,但是很多東西還是需要到外面購買的!

「難道自己來之前,島上的人剛出去過?」墨九狸忍不住在心裡呢喃道。

所以,墨九狸打算再等半個月看看!

就這樣墨九狸直接把亦翎和小鳳從空間帶出來,讓兩隻守在樹上,叮囑它們看到任何人出來或者進去,都直接抓起來,然後喊自己處理!

安排好之後,墨九狸回到了空間裡面!

墨九狸來到了紫夜所在的地方,想問紫夜寶寶和寧兒現在是否還好,墨九狸最為擔心的就是寶寶,上一次紫夜讓她看到寶寶的時候,寶寶的情況很不好!

只是墨九狸來到紫夜的住處時,發現紫夜並不在,墨九狸喊了半天紫夜也沒出來,就在墨九狸想進去喊紫夜的時候,卻被一道結界擋住了!

墨九狸看著眼前的結界一愣,上面有紫夜的氣息,墨九狸知道這是紫夜布下的結界,哪怕自己現在神帝巔峰的修為,也依舊無法破開的!

墨九狸有些疑惑,為什麼紫夜布下結界,攔著自己進去! 衆人叮叮噹噹的鑿了半天,那個飛鏢安然無恙,虞子期畢竟是經常和兵器打交道的人,他的鬼主意還是頗多的:

“乾脆把這個飛鏢回爐重煉了算了!”

他的提議引得周圍的人一陣的白眼,就連齊天都輕聲的在小嘴中吐出了兩個字:

“白癡!”

看到虞子期馬上就要發飆了,孟落日連忙幫他解釋:

“萬一在飛鏢中封印的是害怕高溫的東西呢,如果將飛鏢回爐重煉,豈不是連裏面的東西也一起煉化了?”

“如果真的是害怕高溫的東西,那當初是怎麼封印進去的?”

虞子期絲毫也不示弱,他的回答讓所有的人都感到啞口無言。可是話雖然是這樣說,而且也沒有人能夠提出反駁的意見來,如果說真的嘗試將飛鏢重新煉化,還真是沒有這個膽量。

土豪金和馬前卒等人在心中不由得感嘆:還是在本來的那個時代好,弄破一個飛鏢,簡直就是輕而易舉的事情,離子切割、激光分離,辦法貌似有好多,可是在這個科技貧乏的時期,只能是依靠一些笨方法了。

一大羣人圍着一個飛鏢轉,都對這個傢伙沒有任何的辦法,弄的好像是在瞻仰遺容一樣。季布看着這些人的樣子,心裏又好氣又好笑。在衆人的摧殘下,那個飛鏢竟然絲毫沒有損壞,這不由得讓所有人都嘖嘖稱奇。

“算了,大不了把這東西帶走算了,別費力氣了。回到了我們生活的時代,有很多辦法對付他。”

最後還是孟落日提議說道。只是他的提議沒有人附和。回到了過去的時代,的確可以很容易的將這個東西破壞掉,可是問題是不知道在這個飛鏢中所隱藏的東西,到了其他的時代還有沒有價值,甭說回到孟落日等人生活的年代,就是重新進入到了神祕深潭中,到了他們旅程的下一站,這玩意還有沒有作用都不得而知。

“小鐵匠,你有沒有什麼辦法?”

褒姒歪着腦袋問道。在褒姒的眼中,虞子期好好的一個武器商人竟然變成了小鐵匠。

虞子期也沒有反駁,對於這些人彼此之間奇奇怪怪的稱呼他早就已經習慣了,稱呼他是小鐵匠,也沒有什麼不能接受的,相比白頭翁、傻大個、小財迷之類的稱呼,他已經算是比較好的了:

“我是沒有什麼辦法,不過,我知道一個技術高超的鐵匠,人家可是真正的鐵匠,也許那個傢伙可以有辦法對付他。”

聽到了虞子期的話,小財迷的眼睛一亮,連忙大聲的提議:

“好,我們馬上去找他啊。”

當影子說在這個飛鏢中可能隱藏着什麼祕密的時候,在他的腦海中就已經閃出了藏寶圖的念頭,兩個眼中放射出的光芒都好像帶着金子的光芒一般。對於小財迷來說,財寶永遠有着無法抗拒的吸引力,即使他已經富可敵國了也是一樣。

交代其他人回自己的駐地,孟落日、小財迷,影子、阿青、齊天、伍子胥六個人,還帶上了季布和他手下的十幾個士卒,在虞子期的帶領下一起走上了另外的一條小路。

在分別的時候,最興奮的反而是虞妙弋,早就想着能夠和褒姒等人在一起了,現在終於有了機會,在項羽軍營中的不快在瞬間一掃而空。本來她就是一個能夠拿得起放得下的姑娘,當有了能夠讓她高興的事情之後,早就把那些不高興的東西忽略掉了。

虞子期因爲是武器商人,和很多的鐵匠鋪之類的地方都有不少的業務往來,所以對於在秦末漢初的那些知名的工匠都比較熟悉。

一行人中,心中最忐忑的要算是季布了。他也希望能夠揭開飛鏢中的祕密,但是又不想破壞自己恩師留給自己的遺物,這種矛盾的心理一直到了一片低矮的鐵器鋪前面的時候還在糾結着。

叮叮噹噹的打鐵聲提醒着這一行人,前面一個低矮的房屋,就是虞子期口中的能工巧匠工作

的地方。

虞子期在前面,其他的人跟在後面走進了小院子中,就看到小院子中央,一個小男孩正在用小錘子敲打着一個鐵片一樣的東西,噹噹的打鐵聲,就是在這個小傢伙的手上傳出來的。

院子旁邊一個火爐,可是裏面沒有一點的火焰,看樣子應該已經被閒置很久了。

“棒槌,你師傅在麼?”

虞子期看來和這個鐵匠鋪還真的是比較熟悉,連鐵匠鋪中的小孩他都能夠認得。

那個小男孩歪着腦袋看了一眼虞子期,手上敲擊鐵器的聲音依舊沒有停止,在他的鼻子下面,兩行鼻涕已經快要流到嘴裏了。用衣服袖子抹了一下,孟落日發現這小傢伙的袖子上早已經是黑的發亮了:

“師傅睡覺呢,正好,虞叔叔你來了,幫我敲一會兒,我去撒尿!”

小財迷等人看着小男孩手裏敲打的鐵片,已經在他的敲擊中嚴重變型了,怎麼看着也不像是要鍛造什麼東西,完全就是一個小孩子在瞎玩。可是瞎玩竟然弄的連撒尿的時間都沒有,讓幾個人的心中都感到非常的奇怪。

虞子期對於這個古怪的鐵匠師徒還是知道一些的,還真沒有拒絕,上去接過了巧兒手中的小錘子,接着叮叮噹噹的敲了起來。小男孩一路小跑,看來是找地方放水去了。

回頭看到了其他眼中的疑惑,苦笑了一下說道:

“李打鐵有個壞習慣,哈哈,就是聽不到打鐵聲,他睡不着覺。所以每次他睡覺的時候,都要讓人在院子中弄出點動靜來。”

“靠,這是什麼毛病!”

不只是孟落日和小財迷,就是其他幾個人對於這個鐵匠的臭毛病都感到了一陣的無語。小財迷看着院子旁邊低矮、破爛的幾乎隨時都有可能倒塌的小房子,不由得對這個還未曾謀面的鐵匠興趣大增,就這個與衆不同的習慣已經夠奇葩的了,不知道這傢伙還有什麼更多讓他們感到另類的事情……

(本章完) 第2940章

但是對於紫夜的結界,墨九狸也不能強行去破,她想紫夜這樣做可能是有自己的原因!

墨九狸轉身準備離開的時候,眼角看到一個東西,轉身發現紫夜經常坐著的石桌上面,放著一封信!

墨九狸好奇的走過去,拿出來一看上面簡單的寫著幾個字:寶寶,寧兒,都沒事!

落款是紫夜兩個字。

墨九狸拿著信紙沉默了很久,她心裡有疑問,不懂紫夜為何選擇這樣的方式告訴自己,信上說的寶寶和寧兒都沒事,又是什麼意思?

她今天來是想問紫夜,寶寶和寧兒跟著紫天,到底住在九重天的什麼地方了,打算離開天星島之後,馮珂他們確定文素雅等人沒有發現什麼的話,自己就先去看看兩個女兒的!

但是卻沒有想到,紫夜只是告訴她兩個女兒都沒事,這讓墨九狸心裡總是有種不太好的感覺!

墨九狸沉默了許久之後,再次望了望紫夜修鍊的地方,轉身離開!

對於紫夜墨九狸是沒有絲毫懷疑的,她對紫夜的話一直都是信任的!

墨九狸想紫夜可能是有急著閉關的理由,才會選擇如此留下消息吧!

墨九狸離開紫夜修鍊的地方,剛準備從空間出去,就收到了夜昊的傳音,墨九狸接起傳音石,聽完夜昊說的消息之後,直接縱身出了空間!

然後把亦翎送回空間,飛身落到小鳳的背上,讓小鳳直接向著九重天宮飛去!

墨九狸直到坐在小鳳的背上,都還沒有徹底消化夜昊傳來的消息,夜昊說文素雅和洛羽楓隕落了,而且還是魂飛魄散哪種!

整個九重天宮都震驚了,現在九重天宮亂成了一團,所有人分成了好幾股實力,都對九重帝的位置虎視眈眈的!

夜昊三人之前是因為想幫助墨九狸找到寶寶和寧兒的身份,因此才離開九重天宮一段時間的,沒有想到前幾天回去就聽到了這個消息!

而且,據說不僅是九重帝洛羽楓和帝後文素雅隕落了,魔界先在的主子和大部分魔將也被殺了!

還有不久前傳來魔界上空迸射出一陣耀眼的光芒的事情,很多人都覺得是有天才地寶出世了,但是趕到魔界的時候卻什麼都沒有發現!

據說拿到魔界上空發現的光芒,是三個月之前的事情!

墨九狸想了半天,覺得能殺了文素雅和洛羽楓的人應該是帝溟寒,可是按照夜昊說的,文素雅和洛羽楓隕落也一個多月的時間了,但是夜昊他們潛入九重天宮,卻沒有發現帝溟寒的身影!

而且,整個九重天宮,根本沒有人知道文素雅和洛羽楓是怎麼隕落的,又是被何人所殺的!

墨九狸一時間也想不明白到底是怎麼回事,更加不知道到底是不是帝溟寒,如果是帝溟寒現在何處?如果不是帝溟寒那又是誰!

一路不斷的猜測著,墨九狸用了不到三個月的時間,終於來到了九重天宮,半路也收到了馮珂幾人傳來的消息,都是關於九重天宮的! 院子不大,孟落日他們的人可有不少,季布帶來的那些士卒也只是能夠留在院子的外面,就是這樣,幾個人還是把院子站的滿滿的。

“老虞,我們不會就要在外面這麼一直等着吧?”

孟落日看了看天上聚攏過來的烏雲,貌似很快就要下雨了。幾個人如果就這樣一直站在院子裏,估計變成落湯雞的日子指日可待。尤其是叮叮噹噹的打鐵聲,刺激着院子中幾個人的耳膜,還真是非常的難受。伍子胥側過頭,非常同情的看着孟落日。這傢伙軍營的帳篷距離土豪金等幾個人最近,他經常能夠聽到祖敵黃飛虎和土豪金等幾個人通宵打鐵。現在他們算是知道了孟落日的痛苦了。

虞子期苦笑了一下,手上打鐵的動作可沒有停下來:

“是啊,等那個棒槌回來了,讓他接着敲打吧,我們找地方避避雨再說,只能等李打鐵醒了在找他了。”

“我靠,一個鐵匠架子這麼大!”

齊天聳了聳小鼻子,氣呼呼的說道。看這小東西眼珠亂轉的樣子,孟落日等人就知道這傢伙在心裏指不定琢磨着什麼壞主意呢。

對於這個職業小偷來說,別人睡覺貌似是他最喜歡活動的時期。

虞子期雖然和齊天接觸的不多,但是也聽到了其他幾個人和他說的一些關於這個小東西的事情,尤其是在項羽的軍營中,他都好像是在自己的家中一樣的來去自由,也足以可以看出來這個小偷的囂張了,能夠把小偷這個職業做到他的這個份兒上,虞子期還真是感到了一陣的無語:

“李打鐵的脾氣非常的古怪,呵呵,平時的時候,他很好說話,但是要滿足幾個條件,吃得好,睡的好的情況下他對誰都是笑臉相迎,不過如果他吃的不爽,睡的不爽,呵呵,估計就是天王老子來了,也甭想讓他幫忙。”

天底下的怪人無數,孟落日等人這一次總算是見識到了一個,遇到了這樣的一個奇葩,還真是沒有任何的辦法,就在這個時候,那

個小男孩棒槌,已經提着褲子跑回來了。

“棒槌,你師傅睡了多久了?”

“剛睡着,你們找他有事?”

虞子期點了點頭,小傢伙眨巴着水汪汪的眼睛:

“哦,那你們還是明天來吧,師傅這兩天心情不是特別的好。”

說完,小傢伙擡頭看了看天空中的烏雲:

“要下雨了,我去房間裏面敲打去,你們也先走吧。”

孟落日等人灰溜溜的走出了小院子,幸虧祖敵等幾個暴脾氣的傢伙沒有一起過來,否則不當場發作纔怪。

就是馬前卒這幾個脾氣算得上是比較好的傢伙,心裏都憋着一股火呢,這傢伙的架子還真的不是一般的大。

在鐵匠鋪不遠有一個客棧,衆人安頓下來,不過沒有人回到自己的房間,都聚集到了虞子期的房間中,被一個鐵匠如此的指揮來指揮去的,讓他們的心裏都非常的不爽,一定要和虞子期問問這個架子比鋪子還大的鐵匠到底是什麼來頭。

虞子期也是一臉的苦笑,對於這個鐵匠,他也是一點辦法都沒有,而且當初還吃過這個鐵匠的虧,所以真的不敢在他的一畝三分地上撒野。

“他的全名叫做李打鐵,是遠近聞名的鐵匠,據說他已經得到了春秋時期著名的鍛造大師歐冶子的真傳!”

開頭的這個介紹,就已經讓孟落日等人吃驚的張大了嘴巴。在孟落日和馬前卒的心中,歐冶子只是傳說中的存在,可是沒想到還真的有人能夠得到他的真傳,不知道這個神乎其神的傢伙能不能有本事也鍛造出當年歐冶子他們那樣的神兵利器。

“至今爲止,李打鐵打造出過無數帝王使用的兵刃,項羽將軍目前使用的那個方天畫戟也是李打鐵鍛造的。還是經過我的手採購回去,賣給項羽將軍的呢!”

有了事實依據,連季布都讚歎不已了,項羽的兵刃很多人可都是見到過的,雖然不能說是神兵利器,可是相比普通的那些兵刃來

說,已經可以說是巧奪天工的神作了。

“李打鐵最滿意的一件作品,是他仿造魚腸劍打造的一把匕首,真正是削鐵如泥,現在他已經珍藏在了自己的身邊,作爲鎮店之寶了!我曾經重金求購,都沒有得到。”

“沒準那個匕首就可以將飛鏢弄開!”

齊天的小眼睛中金光閃爍,大聲的喊了出來:

“那個鐵匠已經睡着了,不如……嘿嘿……”

看到這個小東西臉上的壞笑,所有人都知道了他心中的想法,這傢伙一定是琢磨着要把匕首偷出來了。

“小傢伙,你可甭打那個匕首的主意,讓李打鐵抓住了,有你好受的,可不要以爲他只是一個鐵匠,一身的本領,是我生平從未見到過的。當初我也看不慣他的臭習慣,得罪過他,我帶着十幾個夥計,讓他一個人給收拾的服服帖帖的。”

虞子期的眼神中可滿是擔憂,看得出對於當初他的遭遇,現在想起來還有點心有餘悸的感覺。

孟落日和馬前卒等人也不想節外生枝,因爲虞子期現在和那個神祕的鐵匠頗有淵源,只要事情能夠成功的解決,多等兩天也不是什麼大問題。所以再三的叮嚀齊天不要胡來。

在天色剛剛擦黑的時候,外面瓢潑大雨從天而降,幾個人百無聊賴,躲在各自的房間中休息。

對於齊天這個天生爲了偷盜事業而生的傢伙,沒有人希望能夠和他住在一個房間中,所以他一個人在房間裏擺弄着茶杯。

看着窗戶上垂下的雨簾,小東西一陣的無趣。

影子特意來到他的房間,告訴他不要闖禍才離開。可是他的心裏早就已經長草了,呼的一下從椅子上站起身:

“被小爺我瞄上的東西,還沒有弄不到手的,只是小鐵匠那個傢伙竟然沒有和我說那個匕首的樣子。哼,還把那個鐵匠說的神乎其神的,我就不信,我弄不來他!”

說完,他推開了房門,一頭扎進了雨幕之中……

(本章完) 第2941章

墨九狸來到九重天宮的時候,九重帝爭奪戰已經到了白熱化的地步,現在九重天宮已經被人佔據了!

墨九狸直接找到馮珂和夜昊幾人,夜昊三人知道馮珂四個人來了之後,就跟他們會合,在九重城中一家客棧內住了下來!

幾個人沒事就出去打探消息,順便等待墨九狸到來!

「主子,現在九重天宮被兩大勢力佔據著,也是這次爭奪九重帝最強的兩個勢力!」風鶴軒看著墨九狸說道。

「都是什麼人?」墨九狸聞言問道。

「其中一個據說是隱族的神帝名叫落梅帝的強者,如今實力是神帝巔峰,另外一個也是神帝巔峰強者名叫莫生,被人稱為莫帝,莫家原本就是九重天的頂級家族,莫帝也是莫家的老家主……」風鶴軒解釋道。

「九重帝原來的手下呢?」墨九狸想了想問道。

「回主子,原本效忠九重帝的人,本來也是面和心不合的,基本上在九重帝洛羽楓隕落之後,其餘人就紛紛倒戈了,有的直接回去閉門不出,有的也投靠了新的強者!」風鶴軒如實說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