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飛機上的方凱驀地臉色一變,脫口道:“糟了,下面是森林!”一般來說,降落面儘量選取平坦開闊的地方,不然一場美好的降落說不定會變成一把開啓地獄之旅的鑰匙。

“喬姆斯,全靠你了!!”飛機仍未擺脫混亂的狀態,機身以無比快的速度往下掉。若子和胖東嚇得臉都白了,此時,特工隊員能否安全降落關鍵就看喬姆斯了。

壓在他肩膀上的擔子,可謂十分之重。

“喬姆斯,你撐住,我看看找不找得到降落傘。”方凱丟下這句話,兀自翻機身,但卻一無所獲。而此時,“銀狐之影”離樹冠不及兩千米了。

可是,故障依舊存在,喬姆斯再有本事,此刻也只能拖延飛機墜落的時間了。想不到,一次飛行居然演變成災難。

“怎麼辦,怎麼辦?”方凱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突然,他靈光一閃,想起了數據庫裏某個關於這架戰機的介紹。

據載,“銀狐之影”是摺疊式高端戰鬥機,尾部可以脫離機體,獨立成爲一個艙。方凱一想,這不就對了麼,反正都有危險,不如將機身尾部當降落艙,試一試?大不了也和機身一樣,墜毀罷了。

時間無多,容不得方凱權衡利弊了。“賭一把吧!”方凱默唸一句,然後叫上若子和胖東,三人合力將飛機尾部拆離出來。現在,“銀狐之影”分成兩部分,中間僅靠一個鐵引連接。不過,這正好成爲特工隊員攀上飛機尾部的橋樑。

“來,把手遞給我。”方凱翻上尾艙後,轉頭拉若子他們。胖東實在太重了,方凱只好讓他留在最後,而就在他和喬姆斯合力拉胖東的時候,“銀狐之影”的機身已經迫近樹冠了。情勢危急,兩人咬咬牙,使上了平生罕見的力氣。

“一二….三!”方凱和喬姆斯大喝一聲,將胖東碩大的身軀拽了上來,與此同時,飛機頭部觸到了樹冠。

方凱頭也不擡,喝到:“若子,快取出激光鏟,用激光射斷這條鐵引。”話音一落,只見一道粉柱貫空而下,將鐵引攔腰斬斷。然而,由於四人都聚集在尾艙,跟機身分離的尾艙下落得更快。

眼看着尾艙要超過一半沒了入樹冠裏的機身了,方凱二話不說,取出脈衝炮,瞄準機身轟了一下。頓時,一股巨大的衝擊波,隨着爆炸朝尾艙壓了過去。而這,正是方凱想要的。

他自忖即便有樹冠減緩下落速度,但如果真的墜毀了,那尾艙裏的特工隊員必死無疑。與其這麼被動,不如藉助引爆機身產生的衝擊力,來反推尾艙上去?說不定,會獲得生天呢?想法是美好的,但方凱想漏了一點,那就是…….地球有引力。

衝擊波將尾艙掀上高空,但引力又將尾艙拉了下來。甚至,這墜落的速度比之前更快!方凱沒想到竟有如此後果,不禁慌了神,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看來,尾艙的墜毀,是鐵板釘釘的事了。

四名特工隊員互望一眼,面色有點複雜。連金字塔那麼詭異的地方他們都挺過來了,現在居然栽在“意外”上,真是諷刺。

“唉,人生如戲。”這個時候,胖東還在裝作深沉的樣子,令方凱他們啼笑皆非。只不過,衆人立刻沉默了,因爲他們感覺到,尾艙墜落的速度驟然飆升。不出半分鐘,尾艙肯定墜落到茫茫森林中。

十秒過去了,二十秒過去了。終於,要迎上那一刻了麼?!

方凱四人彷彿聽到心臟“撲通撲通”直跳,每一下都像是死亡之鐘在沉沉敲響。

然而,上天不會讓這個故事就此終結的。在這生死一刻,尾艙好似被什麼東西“擡起”一樣,墜落的度大大減緩,簡直比得上降落傘了。

在艙內的衆人面面相覷,就在他們討論要不要探頭出去看下什麼情況的時候,“砰”一聲,四人只覺如履平地。他們意識到,尾艙安全着陸了。

方凱等人陸續從尾艙走出,喬姆斯仔細檢察了尾艙底部,除了螺旋槳有點損壞外,什麼都沒有發現。這下,幾人不禁好奇了,究竟是什麼原因,導致尾艙突然剎住了,然後穩穩降落?一時間,四人陷入了沉默,他們都皺着眉頭,在思考個中關節。

可是,任憑他們思前想後,卻一點頭緒都沒。

就在這個時候,森林另一側響起了一陣警鳴。衆人一驚,將目光移到那方,發現樹冠那裏不斷冒出黑煙,原來是發生火災了!方凱臉色頓時變得古怪起來,這火災…..不就是自己用脈衝炮引爆機身的結果麼?

“我們快走吧,估計有人會來巡查,這次行動絕不能讓祖先們知道,走。”方凱認爲這火災已經引來了當地人的注意,於是對同伴們招招手。四人果斷放棄了尾艙,朝另一側走去。他們一路深入,漸漸遠離了尾艙,不知不覺間沒入了森林深處中。

而尾艙,則被孤零零地遺棄在幾棵參天大樹之間。

不知過了多久,安靜的尾艙突然動了一下。緊接着,一個黑影探出頭來,黑影久久凝視着方凱等人走的方向,一言不發。

驀地,黑影彎起了嘴脣,露出一抹難以揣測的微笑。

有風,呼嘯而過,森林“唰唰”作響……..

再看方凱一行人,已經在濃密的森林中走了不知多久了。這森林實在太大了,他們又沒帶方位器,樹木長得又差不多,想不迷路也難。憑着感覺,他們已經兜了一圈了,現在四人正坐在一棵巨樹下,歇息呢。

“凱子,我看不行啊。地方太大了,辨認不清方向,很吃虧的。”胖東擦擦嘴角,將手中的水壺遞給了喬姆斯。走了這麼久,別說若子他們了,就連胖東都累得不行。

舉頭灌了一口,方凱嘆了一聲,張嘴道:“我也清楚,但我們有什麼辦法?你看看這些樹木,每一棵都得四五個大漢圍起來那麼粗,我們總不能鋸斷它們,然後看那些圈來判方向吧?況且,這些樹一旦折倒,說不定會惹上什麼麻煩。”方凱瞄了四周一眼,總覺得有什麼東西在窺視他們。

胖東怔了怔,心想也對,要是因爲一棵大樹,弄出個什麼“中美野戰隊”的,那可不好。“難不成,我們要困在這個地方麼?”胖東攤攤手,瞥了這無邊無際的森林一眼,不禁有些發愁。

其實此時已近黃昏,只不過森林樹冠長得實在太蔥鬱了,以致幾乎完全擋住了陽光。方凱他們看到的,只是一個“比較亮的黑夜”。而既然太陽都見不到,那還談何判別方向。

“愁啊。”胖東嘆了一聲,雙手反扣腦袋,倚着隆起的樹根就閉上了眼睛。喬姆斯見狀,也有樣學樣,或許都累了吧。

若子咬着脣,挪到方凱身邊,柔聲道:“別擔心,總會有辦法的,不如今晚就將就點,在這露營吧,說不定第二天就有法子了。”

方凱扭過頭來,看到若子在凝視着他,不禁心中一暖。他伸出手,摟着若子的肩膀,點頭道:“嗯,委屈你了。”

“哪裏委屈呢,這些年,不都是這麼過麼?自從效力了指揮部,我們的日子就沒有一天平靜過。 去鼓浪嶼的路上 其實,我總是在想,如果茨克萊星人不來入侵我們家園,那該多好啊。凱子,我真的好想,好想和你一起回到湯尼斯谷,在那裏種種草、淋淋花,什麼戰事都不管…..”若子將頭埋到方凱懷裏,黑色長髮躺在方凱手背上,看起來是那麼的柔順。

原來女人再怎麼堅強,內心始終是柔軟的。

撫着若子的臉,方凱嘆了嘆,沒有說話。只是,他那對黑色的眸子,一直凝視着某個方向。彷彿這眼神,能穿透大氣層,抵達火星。

夜,漸漸降臨了。 第3402章

他倒是要看看秦家來的人是誰!

秦家他也不是沒去過,但是眼前幾人他可沒見過,如果是其餘三大家族的人,或許對夏老來說很棘手,但是秦家,夏老還真的就不是特別在意了!

墨九狸和錦蘭聞言都是一愣,沒想到秦家夏老都沒放在眼裡,墨九狸也就不著急走了,看了眼身邊的錦蘭問道:「你們翡翠樓也害怕四大家族嗎?」

「不怕,但是我們一般是不去管客人之間的恩怨的,就算有客人在我們翡翠樓動手,我們也不會幹涉,反正損壞了什麼,都必須十倍賠償的!」錦蘭聞言一愣,隨即解釋道。

「十倍賠償?你們還真黑啊!」墨九狸笑著說道。

「這個我們也沒辦法,反正沒錢的人,就最好忍著脾氣,免得最後賠不起,有錢人也不在乎這點賠償的!」錦蘭也笑著解釋道。

「也是,所以對面那位秦小姐屁.股下面坐著的幾株靈藥,秦家應該也是不在乎的吧,反正秦家有錢!」墨九狸看向對面故意的說道。

聞言,錦蘭,夏老,紫袍男子,還有秦小姐身後站著的,翡翠樓的人,紛紛看向白衣女子坐著的地方,發現那裡果然露出幾株靈藥的葉子來!

錦蘭和對面的翡翠樓的人一驚,再往周圍一看,發現那幾株藥材所在的錦盒內,果然是空的,雖然他們不知道那幾株藥材什麼時候跑到秦小姐身邊,被她坐在上面的!

但是,這都不是重點,重點是那幾株藥材秦家要以原來價格的十倍買單了!

錦蘭有些同情的看向地上呆愣的秦小姐了,這丫的該不會是來給秦家敗家的吧?她坐的那幾株靈藥,看著簡單,可卻是整個四樓最珍貴的靈藥,每一株的價格都堪稱天價啊!

秦家人來了知道后,不知道會是什麼表情啊!

除了跟墨九狸有契約的小鳳外,別人誰也不知道那幾株藥材,怎麼被秦小姐坐壞的,自然是墨九狸動手的!

呆愣的秦小姐終於回神,急忙竄起來道:「不是我,我不知道怎麼回事?這些藥材跟我沒關係,我不知道怎麼會;這樣的,我不管!」

「呵呵……秦小姐,你以為我們翡翠樓是什麼地方?你毀了我們的藥材想不承認就不承認?抱歉,在我們翡翠樓賴賬的後果,別說是你,怕是秦家也承受不起!」站在秦小姐身邊的翡翠樓的男子冷聲說道。

紫袍男子沒想到知道會變成這樣,而眼角餘光剛好瞥到已經來到四樓樓梯口的秦家長老,紫袍男子立即喊道:「秦長老……」

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因為那名收到傳信的秦長老帶著人,剛走到四樓樓梯口的時候,就聽到秦小姐和翡翠樓那人的對話,秦長老腳步一頓,心中一驚,然後忽然明白過來事情的經過,在紫袍男子開口喊自己的時候,秦長老直接轉身走了!

都沒上來看一眼,就那麼走了,而且還跟樓下, “唔,若子,你看那薰衣紅,我去摘給你……..嗯?!”方凱從夢境中醒了過來,忽然感覺懷裏空蕩蕩的。低下頭看,若子竟然不見了!

方凱一愣,霍地站起身看看四周,卻發現,樹根上依然枕着胖東和喬姆斯,但若子卻詭異消失了。

“若子,若子!”顧不得吵醒胖東兩個人了,方凱扯長着聲音,竭盡力氣叫喚着若子的名字。但是,偌大的森林只有他的回聲…….

睡在樹底下的胖東和喬姆斯睡得實在太深了,以至於方凱大聲叫了若子十數次後,才漸漸從沉睡中甦醒過來。胖東率先睜開眼,他見到方凱神色不安,忍不住驚道:“怎麼了?若子呢?”

此時胖東也注意到若子似乎不見了,再加上方凱的表情,他忍不住心中“咯噔”了一下,難道又有意外發生了?

與此同時,喬姆斯醒轉過來。他揉揉眼睛,打了個哈欠:“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嗎?”喬姆斯伸了個懶腰,忽然見到胖東和方凱臉色不妥,不禁皺起眉頭。以他敏銳的嗅覺,這裏面一定出了什麼事。

果然,方凱動了動嘴脣,聲音有點落寞:“若子,若子她……..她不見了。”話說到最後,方凱搖了搖頭,看起來十分沮喪。

就像是一顆完整的心,失去了心房一樣,一切變得空蕩蕩的。

沒有說話,胖東拍了拍方凱的肩膀。看到方凱這樣頹喪,喬姆斯急了,勸道:“凱,你要冷靜點。你看,四周沒有打鬥的痕跡,而若是在你懷裏的…….那麼只能說明,是她自己走了,雖然不知道爲什麼。”

“不可能!”喬姆斯話音一落,方凱像頭被惹毛的母老虎,聲音咆哮而出,樣子很猙獰。他壓抑着躁動,搖頭道:“怎麼可能,她昨晚還跟我說要回湯尼斯谷的,她答應我的,怎麼能自己跑掉。不可能,這不可能…..”方凱捂住耳朵,臉色紅漲,看來情緒很不穩定。

見狀,喬姆斯急忙出聲,語氣誠懇:“先冷靜,說不定,若她有苦衷呢?現在既然她不見了,那我們應該去找她!森林這麼大,她一定走不了多遠,我們先找到她,再問清楚情況,好吧?”喬姆斯替方凱一一分析事情可能的原委,後者漸漸點了點頭。

喬姆斯舒了一口氣,然後掃視了森林一眼,一針見血道:“我們可以用紅外線頻率儀,大致鎖定若的去向。”紅外線頻率儀,顧名思義,就是判斷紅外線的頻率變化。有這個東西,喬姆斯他們就能大概確定若子往那個方向走,因爲隨着時空的變化,紅外線的波段亦會有所變化。而只要頻率產生不穩定的波段性躍動,就能粗略定位。

其實方凱早應想到要用這個儀器了,只不過若子突然消失,令他心煩意亂,腦海除了空白還是空白,心情頗爲着急。在這種情形下,方凱又怎能想出應對計策?

一聽喬姆斯“有辦法”,方凱眼睛頓時亮了起來。他既興奮又不安,催促着喬姆斯採取行動。後者無奈地聳了聳肩膀,即便他有多神,也不能保證儀器瞬時投入使用吧?它需要時間準備啊!

“好了,凱,東,我們先站在後面,以免阻礙儀器的運轉。”三人畢竟是“人”,會發出紅外線,如果被頻率儀捕捉到,影響到搜尋結果就不好。

像喇叭一樣的頻率儀被擱置在樹根上時,就自動擺轉起來,轉動角度約合120度。三名特工隊員目不轉睛、大氣都不敢出地盯着頻率儀,然而一開始,頻率儀並沒有什麼變化,像個衛兵一樣扭動着軀體。

突然,頻率儀顫了一下,然後鎖定在一個位置。喬姆斯和方凱對望一眼,面上涌現出驚喜的神色,找到了!

儀器指着西方,這說明,若子是朝着那個方向深入了。三人眺望了一眼,發現西方不僅長着高大的樹木,還有無邊無際的灌木叢。

沒有猶豫,方凱一頭朝西扎去。後面的喬姆斯和胖東面面相覷,將頻率儀收好後,默默跟了上去……

然而,三人走後不久,那棵大樹忽地抖動了一下。然後,一個影子從樹幹跳了下來,細看之下,發現影子手上抱着沉沉睡去的若子。而一片護膜,正包裹着她,完全阻隔了紅外線的外泄。

影子望了望往西方走去的方凱等人,然後身子一閃,竟然帶着若子消失在原地。

“若子,你在哪?”三個人張大了嘴巴,把手合成喇叭狀,像擴音器一樣呼喚着若子,卻毫無結果。只是,方凱一個勁地叫,胖東和喬姆斯縱然知道沒多大用,也跟着叫起來。三人越走越遠,越走越深,絲毫不知道,一場風波正無聲向他們靠近。

走着走着,胖東忽然拉住了方凱,指着左側一處灌木叢,輕聲道:“快看。”順着胖東手指的方向,方凱愕然見到,灌木叢動了!

而且,這動絕不是風能做出來的,這意味着什麼?!

壓抑着心中的喜悅,方凱小心翼翼地走近灌木叢,一邊走一邊喚道:“若子,是你麼。若子…….啊!”方凱本以爲找到若子,可是,當他扒開灌木叢,往裏一看時,臉色驟然白了。原來,令灌木叢發生震動的不是若子,卻是兩條兇狠的野狼!

看那白慘慘的獠牙,那不斷往下掉血汁的嘴巴,那猙獰的面目,那高大的身軀,還有地上那斷頭的狍鹿——毫無疑問,這是雄霸中美叢林的電狼。

之所以方凱一下子認出了它們,是因爲電狼在數據庫裏的“已絕種的危險動物”綱目排名前三。據載,這種冷血動物不同於一般的狼種,它們尤其喜愛兩兩、而非羣體行動。一前一後,夾擊敵人,它們從不需要第三頭電狼來支援,因爲沒有任何一種動物能逃得出它們的鐵爪。

它們生性兇殘,最喜歡做的事就是用獠牙刺破獵物的喉嚨,然後沿着頸部轉一圈,將獵物頭顱割下來。此時,兩頭電狼開始享受戰利品了。它們伸出又尖又長的舌頭,探進獵物的顱內,舔舐那些腦髓。

電狼在兇物界是出了名的挑食,專門吸食獵物的腦髓腦汁。要知道,這樣並不能使它們飽,所以除了黑夜一小段時間,它們就整天都在思考怎樣捕獲獵物了。估計這令人髮指的兇性,就是在這無邊無際的殺戮中培養出來的吧。

不過,上帝造物還是比較公平的。這電狼雖然兇狠,但數量並非很多,而且只能適應在中美叢林中,捕獵範圍比較有限。

只是,這並不能阻止它們成爲中美叢林的統治者。連當初名噪一時的美洲豹、美洲虎,在它們的鐵爪下,都消失在歷史長河中。

方凱忽然想到,該不會這一片叢林,都生活着電狼吧?要是那樣的話,若子她…..豈不是有危險!

想到這一層,方凱就捏緊了拳頭,可他也不能冒冒然衝進去啊。要是裏面真有一羣電狼,那他衝入去就不是救人了,而是送人頭了。

“冷靜,要冷靜。”方凱強迫自己壓低心中的躁動,退到胖東和喬姆斯身旁,凝重道:“這下可不好,我們遇到了電狼。”

話音一落,胖東兩人臉色“唰”一下變得煞白不堪,電狼名頭很響亮,兩人都知道它們到底有多兇殘、多血腥,簡直以殺戮爲娛樂。想不到在這裏碰到它們,真可謂悲催了。

與此同時,兩個電狼從灌木叢中跳了出來,虎視眈眈望着三名特工隊員。那磨牙的聲音,令人不寒而慄。

方凱嚥了一口,向身邊兩人打了個手勢,然後悄悄取出金屬槍。只要有武器,兩頭電狼還是不足爲懼的。

電狼不但兇殘,還十分聰穎。這時,它們見到特工隊員紛紛掏出武器,頓時呲牙咧嘴,並且相互靠在一起。而方凱這邊也不敢輕易開槍,生怕驚擾到其他灌木叢,到時惹出一羣發瘋的電狼可不好……

一下子,雙方陷入了僵持。

“凱子,我們要不要動手。”望着兩頭眼瞳通紅的電狼,胖東不禁有點發毛,握着激光鏟的手更緊了,生怕鏟子忽然會被搶去似的。

方凱沒有回答,只是擡起手,止住了胖東。他神色冷峻,抿着脣,一言不發。鄰近的喬姆斯則盯了胖東一眼,示意他不要輕舉妄動。空氣,漸漸凝固起來。

就在這個時候,天生的獵殺者打破了僵局。

但見電狼嗷叫一聲,然後一下子躍到半空,閃電般分兩側向特工隊員進攻。電狼攻擊的速度十分快,方凱他們只看得殘影,一時無法判斷電狼的真實位置,遲遲不敢開槍。

“掩護我。”簡簡單單的一句,透露出戰局的嚴峻。胖東和喬姆斯會意,用激光鏟在兩翼掩護方凱,好讓他定位出槍,一擊致命。

想法是美好的,但現實真的很殘酷。

三人本想一下收掉兩頭電狼的性命,但就在方凱將要發射波激子彈的一剎那,另一處的灌木叢忽地抖了抖,又是兩頭電狼出現了!

新來的電狼軀體比之前的更大更壯,此刻見到方凱等人,不禁露出血盆大口。 第3403章

而且還跟樓下攔著的翡翠樓的人說道:「樓上的人不是秦家的,是冒充秦家人的,生死跟他們沒關係!」

白衣女子和紫袍男子等人,聽到樓下的人傳上來的秦長老的話時,全部都傻眼了,幾個秦家的護衛先是一愣,接著紛紛瞪向白衣女子和紫袍男子怒道:「該死的,竟然敢冒充我秦家人,還讓我們跟著,簡直找死!」

幾個秦家護衛狠狠的吐了兩人一身的口水,離開了翡翠樓!

只留下白衣女子和紫袍男子兩人了!

此刻白衣女子已經嚇傻了,怎麼也沒想到秦家的人,竟然因為懼怕翡翠樓不管自己了!

而紫袍男子更是懊惱不已,早知道這個女人在秦家一點地位都沒有,他又何必出頭,弄的現在自己也走不了了!

真是晦氣!

「你們兩個是賠錢呢,還是打算繼續找秦家呢?」錦蘭冷冷的看著兩人問道。

「哪個,我跟她沒關係,我只是認識她而已,再說藥材也是她損壞的,跟我沒關係吧?」紫袍男子聞言撇清關係的問道。

「你說什麼?跟我沒關係?你跟我睡的時候,怎麼不這麼說?」秦小姐聞言怒道。

「既然兩位是這樣的關係,那就把錢交了走人,否則只能按照我們翡翠樓的規矩辦了!」錦蘭冷笑的說道。

「我沒錢,跟我要也沒用,你們要殺要剮隨便吧!」那位秦小姐也不知道是不是被刺激了,等著錦蘭說道。

「呵呵……很好,帶走吧!」錦蘭對著另一個男子說道。

「嘖嘖嘖,沒錢真的是太好了,我們翡翠樓就喜歡沒錢賠,又長的不錯的人了!」對面的翡翠樓男子笑著說道。

「你們想做什麼?我可是秦家人,你們不能把我怎麼樣的!」秦小姐看著不知道從那裡出現的四個翡翠樓的暗衛,警惕的躲到紫袍男子身後道。

紫袍男子也擔心的看著面前四個人,發現自己根本看不透對方的修為,說明對方的實力都在自己之上,想逃走是不可能了,只能按照秦小姐說的,用秦家來嚇唬對方了!

「我告訴你們,她是秦家的表小姐,就算現在秦家不管她,但絕對不會真的不管她的,你們如果殺了我們,秦家不會善罷甘休的!」紫袍男子盯著翡翠樓的人說道。

「秦家人會如何,跟我們無關,總之你們想不賠償是不可能的,既然你們沒錢,那我們只能把你們都買到八荒城中的風月樓和怡紅院了,什麼時候你們賺夠了賠償的錢,什麼時候算完!」翡翠樓的男子笑著說道。

「你們敢?我是不會去的!」白衣女子聞言怒吼道。

「這就由不得你們了,帶下去……」青年直接說道。

任憑紫袍男子和白衣女子再怎麼怒吼威脅,都沒用,在絕對實力下,兩人完全沒有反抗的餘地,直接被帶走了,四樓終於清凈了!

剛才跟著紫袍男子的翡翠樓男子也退了下去,他們翡翠樓的貴賓客戶,都是一對一專屬服務的! 如果只是兩頭電狼的話,方凱他們應付還是綽綽有餘的,可是,現在又新來了兩頭,而且更加兇猛!這下,方凱他們可謂棘手了。

最可恨的是,兩頭大電狼居然採取偷襲措施,所謂明槍易擋,暗箭難防。方凱三人萬萬沒料到,這電狼不但血腥無情,更是狡猾無比。胖東和喬姆斯將激光鏟握得緊緊的,一寸也不敢離開方凱。

恰好在這個時候,前兩頭電狼在特工隊員腳下現身了。它們張開嘴巴,露出白慘慘的獠牙。看來,它們打算收掉胖東和喬姆斯的腿了。不過,特工隊員也不是吃素的,畢竟接受過嚴格的訓練。

雖然,胖東有時不大靠譜,但關鍵時刻,他總是很值得倚靠。現在,體現他這項技能的時刻到了!

“小心。”胖東幾乎脫口而出,手上拎着激光鏟,看也不看往腿側一掃,打退一隻電狼後,立即將鏟子甩到喬姆斯腿側,硬是讓那隻電狼收了口。激光鏟卡在喬姆斯腿側那隻電狼的口上,看起來十分滑稽。

但此時,沒有人笑得出聲。因爲,又出現了兩撥電狼。

換言之,現在想進攻方凱三人的電狼一共有八隻!或許這聽來不咋地,但只要你想想,兩隻電狼就能捕獵一羣美洲虎。那麼,八隻電狼足以成爲你的噩夢。更令人膽寒的是,這些電狼現在貌似很餓?

看它們那貪婪而冷漠的眼神,就知道它們非常不好惹。

“走!”往狼羣開了一槍,方凱就打了個響指,示意胖東兩個跟着退。憑着激光和波激子彈,三人在右上角開出一條血路。看到同伴受傷流血,其他電狼發了瘋似的,拼命朝特工隊員撲去。

瞧它們這氣勢,似乎不咬破方凱三人的喉嚨不罷休了。

而果然如方凱所料,灌木叢中還隱藏着許多電狼。它們雖然兩兩爲羣,而且分佈得比較零星,但恰好封死了方凱他們的其他路線。無可選擇,方凱只好帶着胖東和喬姆斯往灌木叢深處潛行了。

兩側叢林密佈,藏匿着不知多少個血瞳,而後面又有追擊,方凱他們從未試過這麼狼狽,居然讓一羣動物追着打。身後那一聲又一聲猙獰的狼吠,方凱聽到都覺得頭皮發麻。這時他又想到,若子會不會也在遭遇這種場面?

他們三個人都這麼狼狽,那麼若子自己一個人,豈不是很危險?

“唉,希望若子福大命大,不然我一輩子也原諒不了自己。”方凱在心中不停自責,絲毫不知,他所擔憂的若子根本沒有走進灌木叢。

幾個人扛着武器,走的也不算“路”,度相對慢了許多。而相比之下,電狼在灌木叢中簡直如魚得水,遊刃有餘。這不,剛靠激光和波激子彈打來的距離優勢又沒了。感覺到電狼越來越近,方凱咬咬牙,停了下來。

“凱子,你!”一邊的胖東和喬姆斯愣了愣,想回頭,卻被方凱搖手道:“你們快走吧,一個人死總好過三個人死,我來阻攔電狼。你們快跑!”方凱一撥手,馬上掏出脈衝炮,對準電狼。

不過,電狼也算聰明,沒有集中進攻,而是一前一後、一左一右,比較稀疏地推進。方凱估計,縱是脈衝炮也起不了多大作用,或許能打掉七八隻電狼,但問題是,現在追擊的電狼數量已經達到兩位數了。

方凱不是不怕死,只不過,如果拉着隊友一起死,那他絕不能容忍。何況,自己還是隊長呢,怎麼能逃?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