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其它,好像沒啥變化,而這個地府福利系統,貌似只有自己一個有,蘇言瞬間感覺生活有奔頭了。

不說別的,他想要儘快換一身行頭,哪天遇到同行,兩者一比,呵呵,兄弟,怎麼混的這麼慘,這才畢業沒多久呀,然後感受着他們羨慕嫉妒恨的目光,想想還有些小激動呢。

“系統給我的任務還是雙向的,除了完成死魂冊上的定魂名單外,另一個就靠你們的打賞形成魂星指數了,而且此時這直播間人數最多一百人,等到晉級九品鬼差後,指數增加,相應的直播人數也會增加,可以說,我以後的生活,一半要靠你們,一半靠自己。”蘇言認真道。

【大兄弟,恭喜你,現在人數已經十個了,距離一百任務,只有一個‘蛋’了。】

【是呀,主播看附近哪棵樹上有鳥窩,掏個蛋,一加就成了。】

【鑑定完畢,主播剛出院,關愛病人,人人有責,我有義務請你回去繼續接受治療。】

【一級戒備,主播在騙禮物!】

蘇言有些尷尬:“放心,前面就是平陽城了,今天還算好,只有一個定魂任務,我都聞到桂花糕的香氣了。”

蘇言再次聳了聳鼻子,成爲鬼差的好處,就是鼻子特別靈,按照地圖,平陽城最起碼還有六十多裏地呢。

蘇言從百寶囊中取出一枚古樸的錢幣,感覺好幸福,很明顯,剛纔沒吃飽。

【桂花糕?不是麥芽的香氣嗎?】

【桂花糕,那可老貴了,你確定你這一枚銅錢能買到?】

【那是我小時候媽媽經常做給我吃的,自從……哎,好多年都沒嘗過媽媽的味道了,就衝它,送你66顆虎糧!】

“空城孤影送給蘇言一片仙蘭花,形成留香十里,可兌換魂星3點。”

【咦,虎牙改版了嗎?糧食咋變成花瓣了,縮水也太嚴重了吧!】

面對第一次打賞,蘇言一看商店餘額由0變成3,頓時笑臉相迎。

“謝謝空城孤影的打賞,我這就去買糕點,不是,那個去定魂,大家等着吧!”

蘇言拿起骨棒,起身趕緊向山下走去…… 一個時辰在蘇言和已經觀看直播的十五個人扯皮中悄然而過,古代一個時辰就是兩個小時,實在是蘇言太能扯了,就連他們都不相信,自己會無聊的趴在電腦手機前,看着主播滿口唾沫橫飛,從天南吹到海北,你咋不上天呢。

直到下一刻,隨着蘇言掀開最後一片灌木林,眼前突然一陣寬曠。

他的面前,直接出現了一片黑雲,緊緊相連,組成了一座龐大的城池。

平陽城到了!

蘇言還是第一次看見這個位面的城池,太大,太過壯觀,真不知裏面是怎樣的佈局,光是給他的第一視覺就是城市的城牆,極爲高聳巍峨,一直蔓延到視線盡頭,依然是望不見邊。

由此可見,這平陽城面積,究竟有着多麼的恐怖,而在這片大地上,平陽城,也只是偏居一隅的小城而已,比之大、昌盛的不知凡幾。

原本以爲只是一個小城,沒想到還是一個肥差,蘇言心裏一喜。

如此震撼的景象,讓所有人都沉默下來。

沉寂良久之後,方纔有彈幕閃動。

【臥槽,好逼真的特效!這可比五毛錢的強太多了!】

【主播你是不是去《英雄》的片場玩去了,這也太震撼了,門票多少,我一定要去看看。】

【大家好,這裏在直播什麼,臥槽,臥槽臥槽……】

【我是不是錯過了什麼,新的橫店嗎?】

新觀衆不斷在進來,而一些聊了半天的老觀衆則是狠狠掐着自己的大腿,如果這不是特效……

【這尼瑪……不會真的是異界吧?】

【媽媽呀,快來看呀,爆炸新聞……】

…………

屏幕彈窗不停抖動,人數很快抵達一百,再也擠不進來新人,蘇言已經等不及了,急忙向城內走去,因爲按照死魂冊上的新手任務,那胡員外還有三個時辰就要死去了,錯過了時間,魂魄飄走,成爲孤魂野鬼,甚至轉化成厲鬼,爲禍人間,鬼吏發飆,自己也就該去枉死城報道了。

“燒餅,剛出鍋的燒餅,外酥裏嫩!”

“糖葫蘆哎,一文一串,好嘞,給您找錢……”

“客觀客官,看這鯉魚,多大多肥,是早上剛從河裏撈出來的……”

“客官您裏面請,好酒好菜這就來,您稍等……”

…………

越過守城的士兵,蘇言一臉新奇的步入平陽城,站在四通八達的道路上,看着人來人往,喧囂的叫賣討價聲,倒是極端的熱鬧。

看着那似乎望不見盡頭的各種建築,蘇言深深的吐了一口氣,感覺彷彿一時之間回到了古代,不對,怎麼感覺有點矛盾。

【我勒個去,這建築,這人氣,這得花多少錢呀,您看看那羣演,真正的投入角色了,演的也是沒誰了。】

【羣演個毛,我怎麼感覺主播丫的好像是是真穿越了,我服了,現在我是真不知道該羨慕還是慶幸。】

【兄弟,夢迴古代,老鐵沒毛病,這種好事怎麼沒落在我身上呀,我現在最反感的就是一夫一妻制!】

【對對對,如果這是真的,那豈不是說,屬於正當職業的……哎呀,我的怡紅院、滿春院、萬花樓、春風閣……】

【兄弟,你有福了,翠花,接客嘍!】

【樓上一羣流氓,庸俗,你不知道花魁都是賣藝不賣身的嗎?】

【哎呀,老司機呀……】

…………

“溫柔帥氣小子打賞主播血荒草一株,兌換魂星10點。”

“丘比特打賞主播火焰花一片,兌換魂星5點。”

“一個人失憶打賞主播黃金參半株,兌換魂星7點。”

“……”

也許是真的被震撼了,也許是真的相信了,就在蘇言捂着咕咕叫的肚子時,十多位打賞唰唰出現在面前,這讓他一陣激動。

“感謝兄弟們的打賞,時間不等人,我就不先和你們嘮了,抓緊去定魂!”

古代的東西就是便宜,蘇言如願以償的花了今日百寶囊中生產出來的一枚錢幣買了一塊桂花糕,那叫一個香呀,一口下去,啥味道都沒嚐到,有種豬八戒吃人參果的感覺,讓他好一陣尷尬,不過,爲了避免被一百位看官給嘲笑,他還是津津有味的閉着眼回味了一下,然後舔了舔嘴脣。

根據靈引,拐過幾條街就到了最終的目的地了,蘇言反倒不着急了,畢竟去早了,人家時辰沒到,不死,自己乾巴巴的等在一旁,也是無趣,不如邊逛邊走。

這也不知道是哪個朝代,真的是盛世繁華,三個月和一羣鬼待在一塊,如今入了人間,一下子感覺陽光明媚起來。

【臥槽,主播你發了,看見那個牡丹花瓶了嗎,多精緻,媽的竟然只要五個銅子,趕緊買下,你能在四環買下一棟別墅!】

【你看看那些扇子,精品呀,都是精品呀!】

【還有那銅器,比四羊方尊還要霸氣,我去,竟然是打鐵匠扔廢鐵的爐子,好心疼!】

【還有那一張張水墨畫,嗚嗚,隨風飄搖呀,來呀,快活呀……】

【主播你行行好,給我帶一張吧,我叫你爹都行,不,爺爺都行!】

【這麼多東西,一個個是真的價值連城,主播現在就是考古界和摸金校尉的祖師爺呀!】

…………

直播平臺已經炸開了鍋了,蘇言也是心動的都要暈過去,但很快就明白了現實所在。

自己尼瑪還在異界呢,回得去回不去還兩說呢,要這玩意兒幹嘛,自己還有三年時間呢,不急。

“老闆,這個瓶子怎麼賣?”

“你說這個痰盂呀,十枚銅錢,哎,小夥子,別走這麼快呀,八枚、五枚,五枚總行了吧……”

…………

一路溜溜達達,蘇言拐過了幾條街,街上行人也是少了許多,這裏是成片的住宅區,蘇言總算是到了自己的任務目標了。

站在莊園門前,看着恢弘的豪宅,狗仗人勢的門子,霸氣異常的一對石獅子,嗯,還有那大大胡家牌匾,蘇言打開死魂冊,上面顯示着一個白的發亮的名字——胡志存,好大衆化的名字,後面就是他的血條了,赤紅線已經幾乎看不到了,然後就是他的出生年月日和死亡日期了,享年59歲。

蘇言一陣無語,你就不能再努力一點,湊個及格線再死嗎。

如果胡志存在,一定破口大罵:“是你來勾我魂的,你遲來一年會死呀!” 胡家那是真的大,蘇言總算理解了何爲家大業大,這地主老財,是真富呀!

蘇言只是一個小小的鬼差,任務就是爲剛死去的人定魂,鎖在體內,防止亂飄,然後靜靜等待鬼吏鎖魂帶走,最後在枉死城由判官審判,該上刀山的上刀山,下油鍋的下油鍋,投胎轉世等等一條龍服務。

所以,蘇言的死魂冊上顯示不了將死之人生前是怎樣的,只有一個冰冷冷的名字。

死魂冊上,血條後面的冥錶慢吞吞的走着,早已開始了倒計時,嗯,還有一個時辰,創下如此大業的胡志存胡員外,就要死翹翹了。

而現在,擠進來的一百觀衆,已經徹底相信,蘇言最起碼不在地球了,按照他的身份,是真的來勾魂鎖魄來了,實在是太過匪夷所思了。

【主播,進去呀,魂魄一提,我還等着看你地府直播呢!】

【我怎麼感覺主播慫了,往人家大門口一站,還沒那石獅子高呢,你看那倆門房,鼻子都快擡到天上去了,我敢保證,主播只要敢進去,一定有兩頭藏獒把他給攆出來!】

【狹路相逢勇者勝,主播,上,別忘了,你可是鬼差!】

…………

衆多彈幕嘩啦啦從蘇言眼前而過,蘇言只恨自己這身衣服,一看就是窮的不能再窮的寒酸樣子,尤其是肩膀上的骨棒,這造型,得多二的殺馬特才辦得到呀!

鬼差是可以隱身的,可是,那是需要魂力的,他從骨棒那裏汲取的魂力少之又少,蘇言還準備留着慢慢強大呢,不想在這裏就這麼給浪費了。

蘇言乾咳了一聲,整了整衣衫,掂了掂骨棒,順勢踏在了第一層臺階上,驟然間,他感到了一絲冷意。

兩個身着青衣的胡家門丁看着蘇言,眉毛不自然往上挑了挑。

隨着蘇言第二隻腳踏上,他們雙雙抄起了身後的殺威棒,蘇言咕嘰嚥了一口,有些不屈的踏上第三層臺階,那倆門丁豁然往前踏出一步,蘇言以百米衝刺的速度瞬間消失在兩人面前……

“小叫花子……”

蘇言感覺好委屈,如果不是爲了省那麼一點點魂力,他早就隱身,然後在兩門丁耳邊後面給吹冷氣了。

直播間內一羣人狂笑不已,蘇言也覺得自己還沒將自己的身份轉變過來,畢竟,三個月前,還想着下午怎麼去見女朋友,咯噔一下,一睜眼,已經在地府了。

然後是沒日沒夜的三個月培訓,最後一腳踢到這來頂崗實習了,猝不及防下,面對兩個滿臉橫肉的大漢,自己這不是慫,是本能反應好吧。

蘇言轉了兩個彎,然後怔怔的看着牆下的狗洞!

【主播大哥,你別呀,你的身份,你的自尊呢?】

【大哥,我給你打賞,你千萬別鑽狗洞,讓我都感覺好沒面子!】

古神之混沌青蓮 【哇,有狗洞,看着樣子,裏面的狗一定很大,而且還不止一隻!】

【你們也太小題大做了,古有韓信胯下受辱,今有主播彎腰狗洞,實爲美談呀!】

……

蘇言心裏那叫一個糾結呀,早知道先前就直接隱身進去了,現在是真正的騎虎難下,罷了罷了,今日再怎麼說,也要開門紅!

“看你們,把我蘇言都想成什麼人了,我是那種爲五斗米折腰的人嗎,莫說這狗洞,就算旁邊有一個開着的後門我也不會進去,瞪大你們的24K眼看着,看我地府培訓三個月的成效。”

蘇言說完,在一百位觀衆的好奇下,身體一繃,兩手張開,長吸一口氣,然後時間靜止了。

有多少人擔心蘇言下一刻食指一勾,然後大喊一聲:“你過來呀!”

“咻!”

下一刻,衆人是真的驚呆了,只見蘇言的身體瞬間模糊,而後化爲一縷黑氣,就這麼隨風飄入牆內,最後在一棵歪脖子樹下再次凝結軀體。

“怎麼樣?”蘇言這一次頗爲的豪氣沖天,長臉了沒,這也是他第一次在人間這邊動用鬼術,看着體內那一下縮水一小半的魂泉,那叫一個心疼。

但面子不能丟對吧,畢竟身後可是有一百位觀衆在看呢。

衆人再次確定了,不是特效,剛纔他們可是三百六十度全方位無死角觀看呢。

主播真的穿越了,完了還當起了鬼差,他們,發現了新大陸,在一陣嗷嗷狂叫中,無數打賞鋪天蓋地而來。

白衣酒客打賞主播九香蟲一條,可兌換魂星5點。

展眉打賞主播幽靈菇一顆,可兌換魂星10點。

十里桃花打賞主播羅漢果一枚,可兌換魂星4點。

橋斷三生緣打賞主播夢露花一株,可兌換魂星6點。

…………

打賞失敗!

打賞失敗!

打賞失敗!

…………

【怎麼回事,系統打賞不了,我的後臺禮物變黑白了!】

【我的也是!】

【我還第一次看見拒絕打賞的!】

【主播,你那地府系統是不是真的進病毒了!】

叮咚:“恭喜主播蘇言,任務完成三分之二,觀看人數達到一百人,經驗星指50,距離系統限定日期還有二十九天。”

蘇言看着鬼差等級已經變爲50/100(不入流鬼差),心裏也是一喜,商店餘額也是變爲50,這也就表明着,觀衆們的任務已經完成了,剩下的一半就要靠自己定魂獲取了。

只要達到五十,立馬晉升九品鬼差,不過,看着將近二十幾個打賞失敗的黃色警告從眼前飄過,蘇言還是感覺一陣肉疼,這些,都是赤裸裸的經驗呀!

給觀衆解釋了一下,大家纔算明白,這可不怪我呀,我給你打賞是你不要的,趕緊湊滿你那五十吧。

21世紀的死靈法師 蘇言安撫了觀衆後,這才仔細看去院落,他驚訝的發現,庭院中,到處掛滿了紅色的繩子,上面還有一個個金色的小鈴鐺,隨着微風,發出陣陣清脆的鈴聲。

這還不算,假山、樹木、屋檐到處都是,甚至於這一刻,蘇言有種唐僧西天取經被抓入盤絲洞的感覺,只是不知道那七個小妖精銷不銷魂?

而且屋舍到處都是,只是每扇門上都貼着黃符,上面扭扭捏捏也不知道畫的是什麼,正如蘇言剛剛所說,朗朗乾坤之下,他突然有些發毛了。

是的,作爲一個鬼差,他竟然發毛,連個鳥叫聲都沒有,不會走進義莊了吧! “這大戶人家的安全工作做得也太差勁了吧,怎麼連個丫鬟都沒有?”

蘇言帶着一百位好奇的觀衆四處溜達着,走過了兩個迴廊,終於,聽到了一點聲音,聲音又遠至近,讓的蘇言不由加快了腳步。

“天靈靈地靈靈,太上老君快顯靈,自有胡家員外胡志存,一生行善,視爲十世善人,爾等小鬼速速離去,莫要禍害了好人……”

蘇言轉過了一個彎,終於看見了約莫有這二十多位身着黃衣,戴着一頂扁平的混元帽的人,其中前面一老者拿着羅盤,揮着桃木劍嘴裏振振有詞,後面是一羣小道士,他們邊燒黃紙,邊往四周揮灑着什麼,然後就是上百位丫鬟僕人戰戰兢兢的躲在一旁看着。

“嗚嗚~~,他老爺,你快醒醒,你要是走了,留下我們孤女寡母的可咋辦呀!”

“爹,你一定會沒事的,只要驅走了作祟的鬼怪,一切都會好的,爹~~”

正堂的屋內,是一婦一女的哭聲!

蘇言一愣,大神通呀,自己這鬼剛來,人家就已經埋伏好了,準備驅趕自己了,還這麼多人,以寡抵衆呀,自己要是就這麼走進去,會不會被人家摔杯爲號,然後五百刀斧手嘩啦啦的就衝出來,對着自己一頓亂砍?

蘇言一想到那個畫面,不由打了一個哆嗦,不過,這胡員外馬上就要死翹翹了,時間不等人呀!

蘇言感覺好心疼,但爲了顧全大局,一咬牙,再次運轉鬼力,徹底的隱身起來。

雲鶴子,是平陽城西面清風山白雲觀的觀主,今年剛過古稀,特被胡家邀請來做法事。

這胡家員外半年前出去做了一場生意,回來後就覺得不舒服,慢慢的越來越嚴重,不知道花了多少錢,請了多少大夫都沒給治好。

眼看着人越來越不行了,家裏人終於慌了,四處想辦法,終於,有一個下人突然道:“老爺莫不是被鬼怪給纏身了?”

衆人一凜,這纔想起,老爺是從外面做生意回來後就倒下的,一語點醒夢中人呀!

幸好胡家有錢,在賞賜了那位下人後,胡家先後請了萬華寺、蓮雲寺、雷雲寺等等十大名寺住持方丈前來,花費上萬兩香火錢,依舊無濟於事。

或許覺得那鬼祟不買這羣禿驢的面,老爺已經只有進的氣沒有出的氣了,這才花重金將白雲觀的觀主雲鶴子給請來了。

拿人錢財替人消災,雲鶴子便帶着好久都沒開張的門人來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