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就讓我來領教你們的兇殘吧。”方凱默想着,端着脈衝炮的手緊了緊。看到脈衝炮,電狼也沒有那麼衝動了,而是謹慎地放慢腳步,站成網狀,一點一點朝方凱圍攏。

方凱頭也沒扭:“走啊!”望着方凱瘦小的背影,喬姆斯和胖東咬咬牙,終於不再猶豫,繼續往前跑。“凱子,你要小……”後面的話方凱已經聽不清了,此刻,他一個人單挑一羣電狼。記住,是一羣。

領頭的電狼十分高大,它見到方凱停在眼前,而胖東和喬姆斯則往前跑,頓時一波電狼,看來想收掉胖東兩人的性命?洞察到它們的意圖,方凱冷哼一聲,目不轉睛地轉動脈衝炮的炮口,好讓電狼忌憚。

果然,面對未知的東西,縱然是電狼,亦有所畏懼。方凱這麼一擺弄,那波電狼就不敢輕舉妄動了,氣得領頭那隻電狼重重噴氣,卻又無可奈何。畢竟電狼都是兩兩成羣的,此刻相當於“戰時”狀態,它只是臨時的首領而已。

不過這些,方凱都不管,他只知道,現在唯一的任務就是攔住這些以殺戮爲享樂的瘋子。他從來沒試過,脈衝炮能握得這麼緊,簡直快要被自己壓得凹下去了。

“嘀嗒。”流着冷汗,方凱似乎能聽見汗滴在心裏的回聲。雙方陷入了僵持,誰也不敢提前動手。方凱咬着牙死撐,硬是不讓自己顯露出害怕的表情。他也清楚,電狼只是畏懼未知的脈衝炮而已,並非真的怕了自己。

只要一露出破綻,這羣聰明的獵手斷定不會手軟。它們有多狠辣,方凱不知道,也不想知道。然而,該來的始終躲不過去。

還是電狼沉不住氣了,那隻體型最大的首領搖晃了碩大的腦袋幾下,然後齜起牙,三兩下就撲到方凱眼前。看見頭都衝了,其他電狼也沒有猶豫,嚎叫着飆了過去,嚇得方凱嚥了一口。

“好傢伙,還是忍不住了麼。好,讓你們嚐嚐炮彈的厲害!”方凱眼神銳利,射出一枚脈衝炮,銀白色的炮彈鎖定了狼羣最密集的進攻地域。花哨的白光推送這炮彈,着實嚇了電狼一跳。它們也不笨,立刻衝散到四周,即便這樣,還是有幾頭被炸死了。灌木叢被爆炸影響到,點燃起來,冒出一股股濃煙。

看到這一幕,體型比較小的電狼嚇破了但,猙獰的模樣褪了下去,露出罕見的畏懼表情。它們想拔腿而跑,卻被下一幕刺激到了。

那隻體型最大的電狼,也就是那個首領,真的是不要命的。明知道脈衝炮殺傷力大,也往方凱身上撲去,大有不死不休之勢。 煙花易冷:君惜否 看到頭這麼勇,這麼生猛,那些想逃的電狼紛紛收住了足。

它們很有靈性的瞅了彼此一眼,嘴上兩隻獠牙漸漸亮了出來。當不怕死的膽氣被激發出來,這些電狼纔算成熟了,成爲真正的恐怖捕獵手,真正的叢林之王!

方凱沒想到,脈衝炮不但沒有逼退電狼,反而徹底激發了隱藏在它們血液中的兇性。他苦笑着,扭扭身,躲過電狼首領的撲擊,然後想用炮彈解決它,不料兩側有衝來幾隻電狼。嘆了一聲,方凱後退幾步,對準這幾頭電狼開了一炮。

趁它們躲避炮彈的間隙,方凱又瞄準左上、左下、右上、右下四個方向打了幾炮,給電狼造成混亂,好乘機逃跑。只是,他還是低估了電狼的血性。

只見電狼首領,跟另外一頭電狼(估計是電狼首領的伴侶),逆着炮彈方向衝了過來。它們相互碰撞,用不可思議的反射角度穿過了脈衝炮彈的包圍,硬是來到方凱眼前。後者怔了怔,回過神來時發現左臂已經被撕去一層了,血肉模糊中彷彿瞥見森森白骨。

方凱倒吸一口涼氣,想也沒想往後跳。而兩頭大電狼,竟然窮追不捨,看樣子似乎要置方凱於死地?

身上掛了彩,方凱痛得不行,逃跑的腳步慢了許多。危急之下,方凱沒有太多選擇。他將脈衝炮往前一拋,逼退了兩頭電狼些許。緊接着,方凱艱難取出金屬槍,用波激子彈引爆了脈衝炮。

“砰”一聲巨響,熊熊燃起的火焰頓時將電狼們包裹住了。方凱視野中,只剩下一片火光。 緋聞嬌妻:情陷腹黑首席 火焰中似乎傳來電狼的慘叫,方凱慘然一笑,再看看左臂,發現傷口已經變黑,而滴答而下的血液竟然帶了一絲絲詭異的墨綠。不錯,電狼的爪子有毒!

“唔…..”忽然,方凱視野開始搖晃,影像開始重疊。甚至那火焰,看起來竟然燒上了天空。一陣噁心的感覺涌上了喉嚨,方凱身體開始發燙,渾身顫抖。

頭越來越重,越來越痛,方凱只覺,鼻子嘴巴彷彿被什麼東西堵住一樣,呼吸變得困難起來,窒息感一波接着一波。與此同時,傷口傳來撕心裂肺的痛,像被火灼燒一樣。

“啊!”實在撐不住了,方凱大吼一聲,然後覺得身體彷彿一下子被抽空了,軟軟地往後倒。

有種掰直 火焰越來越遠,兩側灌木叢越來越高,方凱的身軀完全躺在地上了。他意識越發渙散,在他完全失去意識前一刻,他彷彿看見,被火焰燒得扭曲的天空,有一抹黑色的東西飄過。黑色很淡很淡,淡得幾乎看不見,但直覺告訴方凱,這是真的。

這一定是真的,可是,方凱已經看不見了。因爲,他眼前一黑,什麼都不清楚了。這是幻覺,還是方凱直覺的“真實”呢? 第3404章

「嘖嘖嘖,真的是太弱了,我都還等著秦家人來呢!」夏老有點可惜的說道。

「行了吧,真的等到秦家人來,多麻煩啊!」墨九狸無語的說道。

「你還說呢,還不是你這丫頭,我不告訴你五樓是不能隨便上去的么,你剛才還說上樓看看……」夏老等著墨九狸說道。

「五樓真的不能去?」墨九狸看著身邊的錦蘭問道。

「抱歉姑娘,我們翡翠樓的五樓,是需要特別身份才能去的!」錦蘭不好意思的說道。

「哦?什麼特殊身份?」墨九狸好奇的問道。

「五樓的貴賓可,都是我們翡翠樓的樓主發放的,數量有限,整個八荒王朝不會超過十張,想要去五樓的話,就必須擁有五樓的貴賓卡才行!」錦蘭看著墨九狸解釋道。

「這樣么?那這個能去嗎?」墨九狸手一翻,拿出一枚令牌在錦蘭眼前問道。

令牌被墨九狸放在手心,又對著錦蘭自己,所以夏老等人也只能看到墨九狸的手背,看不到墨九狸手心裡是什麼東西!

「不……」錦蘭看了眼墨九狸手裡是一枚令牌,剛想說不能,隨即直接愣住了。

「姑娘,請跟我來!」接著錦蘭立即改口道。

墨九狸收起令牌,跟著錦蘭往四樓最裡面走去,夏老等人不解,也就跟著墨九狸身後一起去了!

到了四樓最裡面一面牆的地方,錦蘭拿出什麼東西按在牆上后,瞬間牆上出現了一個暗門!

「幾位請在這裡稍等,我帶這位姑娘進去,絕對不會讓她有事的,幾位請放心!」錦蘭看著夏老幾人保證道。

「我沒事,你們在這裡等我!」墨九狸也跟夏老和小鳳他們說道。

這才跟著錦蘭從出現的暗門走進去,墨九狸和錦蘭進去后,牆上的暗門就消失了,然後夏老三人中間,出現一張桌子,幾把椅子,桌上還有靈果和靈茶!

夏老等人好奇的往四周一看,發現他們周圍原本四樓的東西都沒有了,他們好像在一個休息的房間內似的!

瞬間,除了小鳳外,夏老和楊老對翡翠樓更加忌憚了幾分!

另一邊,墨九狸跟著錦蘭默默的走進暗門,然後往下面走了一層,又直著走了許久,終於來到了一個寬敞的小院,小院裡面也有著一座跟外面翡翠樓相似的五層小樓,只不過小院內的翡翠樓,面積比外面的翡翠樓小了幾倍!

院內綠樹紅花,布置的很雅緻!

墨九狸跟著錦蘭走進院內后,錦蘭就讓墨九狸稍等,自己走進了一樓,因為門關著的,墨九狸也沒用神識去探測什麼!

直接在院內的桌邊坐下來等著!

很快,錦蘭帶著一個帶著面具的男子走了出來,墨九狸看到對方的面具時,微微挑眉,這面具給墨九狸一種熟悉的感覺,似乎在什麼地方見過的!

面具男子看著墨九狸,眼神一亮,隨即對著錦蘭道:「你先回去吧!」

「是。」錦蘭對著男子說道。

然後對著墨九狸點了點頭,這才轉身離去! “若子!”方凱睜開了眼睛,四周一片漆黑。而若子的背,卻在前面閃閃發光,這光芒很耀眼,方凱不得不眯起眼睛。

方凱伸出手,想抓住若子的肩膀,卻怎麼也夠不着。“若子,等等我。若子!”方凱很努力地接近充滿神聖意味的若子,但若子的背影卻越來越遠。

忽然,若子的背影消失了,緊接着,一面鏡子出現在方凱眼前。方凱停了下來,錯愕地望着鏡面,上面有一個跟他一模一樣的人。此刻,方凱沒有笑,但鏡子裏的“方凱”嘴角卻露出一絲耐人尋味的笑意。

不過方凱很快發現,這只是自己的幻覺,鏡子裏的“方凱”根本毫無表情。兩個方凱互相凝視着對方,寒氣漸漸涌了起來,從腳底涌到心頭。

然而下一秒,方凱看清楚了,鏡子裏的自己,竟然逐漸從鏡子裏“走”了出來。“你以爲,你真的逃得過死亡嗎?”“方凱”伸出手掌,抵在方凱面上。它依舊面無表情,但彷彿又詭異地笑着。

“死?死是什麼東西,難道,我死過?”方凱望着眼前這個“自己”,不知怎地,他竟然沒有半點恐懼感。只是,腦海一片空白,也不知道是什麼情況。

“方凱”笑了笑,扭了扭頸,語氣激厲:“總有一天,你會見到死亡的。相信我,總有一天…….相信我。”“方凱”忽地竭斯底裏地嘶叫一聲,然後方凱眼睛一痛,鏡子開始碎裂,裂成一片片玻璃,掉在無邊無際的黑暗中。

與此同時,周圍響起了無數“桀桀”的笑聲。

在黑暗中央的方凱頭部開始劇痛,他死死捂住頭,神志開始模糊起來。他只覺,那些詭異的笑聲彷彿都在嘲諷他,在他周圍盤旋。“你會見到死亡的,你會見到死亡的……….啊!”一聲大吼刺破黑暗,無邊無盡的黑色瞬間被綠色替代。

方凱睜開了眼睛。

他大口喘氣,額上不斷滲出冷汗。原來剛纔,他發噩夢了。稍稍平復過後,方凱開始打量周遭的環境。

這不看不知道,一看方凱忍不住嚇了一跳。

想不到,自己竟然昏倒在灌木叢中。只是,這些灌木叢更加高大、細密,而當方凱將視線移到背後的時候,他愕然發現,一座古堡呈現在眼前。

古堡看上去很古老了,渾身佈滿藤蔓。方凱取出激光鏟,颳走了一些藤蔓後,在灰白的牆體上剷下一點樣本。方凱用手搓了搓,又拿鼻子嗅了嗅,發現這牆體是用花崗岩砌成的。花崗岩巖性穩定,硬度大,是建築牆體的良好石料。只不過——方凱從上而下打量了古堡一眼,初步斷定這個宏偉的建築至少耗費了好幾百萬塊花崗岩。

用這麼多的花崗岩來修築古堡,這個建築物絕對沒有那麼簡單。

一想到這裏,方凱又仔細看了看古堡,發現古堡確實有點古怪。一般說來,古堡是半軍事半居住式的,四周都有護城池,靠吊門進出。但眼前這個古堡很奇怪,門口簡簡單單的一個拱形門,門上垂下無數根藤蔓,將堡門嚴密封住。

方凱猶豫了一下,但還是被好奇心壓倒了。準備妥當後,方凱就迫不及待地在拱門那羣藤蔓裏開了個大口,只是,他剛想鑽進去,一股腐朽的氣息就傳了出來。

方凱眉頭一皺,頓時捂住了嘴。而他現在基本可以確定,這座古堡已經很多年沒有人跡了,裏面的空氣根本不和外面流通。“莫非是古堡周邊的灌木叢太高太密了,以至於被人們遺忘在這裏?”方凱忍不住露出苦澀,倘若喬姆斯在這就好了,幾個藥劑就可以快速將這些惱人的古代空氣驅散殆盡。

一想起喬姆斯,方凱就想起了胖東和若子。“唉,不知道他們現在怎樣了……..說來奇怪,我應該中了電狼的毒啊,怎麼現在還沒死?而且,那個黑色的東西…..”方凱捂住胸口,發現心跳率很均勻,根本沒有中毒的跡象。

“還有,我爲什麼會醒在這裏。而這,又是什麼地方?”方凱看着被自己割出的黑幽幽的大洞,不禁有點發愁。也不知道,裏面的空氣什麼時候才能跟外面的空氣完全混合,要知道,長期密封的空氣毒性是相當強的。

大概過了半個小時,方凱預計古堡裏面的毒氣消除得七七八八了,於是不再猶豫,提着金屬槍邁了進去。

古堡裏面一片幽黑,方凱想打開照明燈,發現能源以及耗盡了。再摸摸口袋,發覺燃燒彈也用光了。愣了愣,無奈之下,方凱只好取出激光鏟。現在他發現,原來激光剷除了殺敵外也有一個用途,那就是……照明。

打開激光,方凱模模糊糊見到,自己腳下似乎是一條用卵石鋪成的路,路的兩旁,巍然聳立着一尊尊唬人的石頭雕像。雖然被很多蜘蛛網和青苔覆蓋着,方凱也能分辨清楚,這些雕像都是武士像。

那尖尖的帽頂,描繪着鳥蛇圖案的盔甲,以及那手持弓箭、單膝射擊的外形,無不說明,卵石路的兩側擺放着一座又一座神態動作各異的武士!

方凱越看越心驚,驚歎於武士像的栩栩如生、唯妙唯俏,更驚歎於雕塑家巧奪天工的手藝。這些塑像距今應該很長一段時間了,面部有些模糊,某些部位還殘缺了。只不過,這些都不影響方凱內心被重重震撼。

究竟是什麼人,鑿出這些東西,他們的目的又是什麼?難道,這不是一座城堡?兩側氣勢逼人的塑像似乎在暗示一個事實,路的盡頭一定有一些不可思議的東西。

想到這裏,方凱好奇心空前強烈,恨不得立馬衝到盡頭,看看那裏究竟有什麼。只是,一些不愉快的聲音打斷了方凱的想法。

這些不甚友好的聲音來自於武士像…….的基座。

原來,方凱只顧着看武士像,卻忘記自己踩到什麼。直到腳底發出一聲“隆轟”的低沉音,方凱纔回過神來,往腳下一看,竟然是一個凸起的機關!

方凱的腳,就踩在機關上。

一剎那,熟悉的聲音響了起來。這聲音方凱有點記憶,那是,在胡夫金字塔?果然,當方凱將激光移到武士像底部的時候,一條條黑褐間紋的蝰蛇正昂着頭,冷漠盯着方凱。它們沒有吐出紅信子,但那眼神,大概已經表明了心意。

它們要將方凱撕碎。

見到這等架勢,饒是方凱膽識過人,此時也不禁嚥了一口。他料到古堡裏有危險,但卻沒想到竟然有這麼多“小動物”。而且更爲苦惱的是,四周沒有燈光,僅靠激光鏟來照明,簡直找死!

最重要的是,方凱不知道卵石路兩側有多少尊武士像,而武士像基座又困着多少條蝰蛇。“真是坑死我了。”方凱在心中大急,忽地手一晃,激光掃到上空。方凱驚喜看到,古堡四四方方的頂部和牆體的接觸地帶,竟然有不少燃燭。

見到燃燭,方凱多少定了定心。他掄起金屬槍,往各個燃燭射擊,波激子彈憑着令人髮指的速度,硬是將這些廢棄多年的燃燭再次點亮起來。【燃燭用料比較獨特,可逆。即原燭燒盡之後,剩餘的蠟淚回貯存在燭臺,並且再次凝固。只要摩擦足夠劇烈,蠟淚會再次點燃。因此,燃燭經常被充當十分罕見的萬年燈。】

不得不說,數據庫又幫了方凱一次。幸虧仔細研讀過裏面的內容,不然方凱不會想到利用波激子彈的疾速來製造強烈摩擦,使蠟淚重燃。

燃燭一點着,黑暗瞬間被逼退,光明再次擁抱古堡。方凱不僅瞧清了蝰蛇的位置和數量,也看到,卵石路的盡頭,竟然羽蛇神的超大型雕像!

無需解釋,方凱瞬間明白,古堡不是什麼城堡,而是傳說中的羽蛇神廟。

據載,瑪雅人最崇拜羽蛇神。在普通百姓心裏,它是風調雨順的象徵;而在祭師眼中,它就是保護神,是祭祀的神聖代表!這種長有羽毛的蛇,在瑪雅人心中有着不可替代的地位,它是瑪雅人的驕傲。

之前在火星上讀過相關資料時,方凱就對羽蛇神產生濃厚的興趣,一直希望能親眼看一看羽蛇神的英姿。想不到,這一次意外甦醒,竟然圓了方凱心中的夢!

羽蛇神像通體由綠松石雕刻,人頭蛇身,背部長着一對大翼。神像面無表情,莊嚴神聖,它手執誇提亞廷杖,深邃的眼眸射向神廟外。神像棱角分明,渾身給人一種利劍出鞘的感覺。當你站在它面前的時候,你就覺得,原來自己是多麼的渺小。(這裏說明一點,真正的羽蛇神像就是一條披着羽毛的蛇。)

方凱癡癡地望着羽蛇神像,完全忽略了身後虎視眈眈的蝰蛇。直到,那一聲又一聲的嘶叫,將方凱從呆滯中抽回神來。

轉過頭,方凱才知道事態有多嚴重!細細一數,方凱忍不住瞠目結舌,武士像基座藏匿的蝰蛇,數量竟然達到一百多條。

怎一個壯觀了得! 第3405章

「坐吧!」墨九狸看著對面的面具男子道。

「是。」男子恭敬的說道,這才坐在了墨九狸的對面。

只是看起來他比墨九狸還緊張!

「你可是有什麼想跟我說的?」墨九狸見對方不說話,只能自己開口問道。

「沒有!」男子依舊看著墨九狸說道。

「沒有?那你讓錦蘭帶我來做什麼?」墨九狸皺眉問道。

「啊……有的,有的!」男子聞言一愣,想了想又說道。

墨九狸……

「既然有,那就說吧!」墨九狸看著對方無奈道。

「現在不能說,要等等……」面具男子猶豫著說道。

「要等等?為什麼?」墨九狸皺眉不解的問道。

「等會兒你就知道了,不會很久的,很快就出來了!」面子男子急忙小心的解釋道。

聞言,墨九狸沒說什麼,只是看了眼對方點了點頭,她想對方的意思是,讓自己來的人並不是他,而是他主子之類的人才是,對方只是現在不在,需要讓自己等一下的意思!

這麼想著,墨九狸也就沒再追問了,安靜的等著了!

只是,讓墨九狸有些無語的是,對面這個面具男子,到底是誰的手下啊,一點禮貌都不動么?不知道給自己送茶倒水就算了,還一直盯著自己看是想鬧哪樣啊?

她沒記錯的話,自己在仙界這張臉,也不過就是不醜罷了,有那麼好看?

「咳咳……我餓了,有吃的嗎?」墨九狸輕聲咳了咳,故意看向對方問道。

「啊……有的有的,你想吃什麼?」面具男子聞言,有些開心的問道。

「靈果吧!」墨九狸想了想說道。

「靈果?有的有的……」面具男子說完,手一揮,桌上就擺滿了整整一桌子的靈果。

而且每一盤內都裝著小的四顆靈果,大的一顆靈果,這就算了,重要的是每一顆靈果絕對都是精品啊!

以墨九狸的眼力看得出來,這些靈果任何一顆,都比翡翠樓內擺著的天價靈果還要高檔,墨九狸可以十分的肯定,這些靈果絕對不是來自仙界的!

墨九狸有些探究的視線,看向對面的面具男子,很想把他腦子切開,看看裡面裝的都是什麼!

自己一個外人,只是想吃靈果而已,他至於手一揮的把這麼多罕見的靈果都拿出來么?

到底是他對這些靈果的價值沒有意識,還是為什麼呢?

面具男子看到墨九狸竟然看了看靈果,又看向自己,覺得是不是這些靈果不合墨九狸的胃口了?

於是小心翼翼的看著墨九狸問道:「你怎麼不吃?是不是不喜歡這些?你想吃什麼樣的?以後我看到就幫你摘下來!」

「這些靈果你摘的?」墨九狸眯著眼睛問道。

「是啊,有些是摘得,有些是買的,你不喜歡這些嗎?」對方緊張的問道。

「喜歡,只是你不知道這些靈果在這裡很珍貴嗎?」墨九狸耐著性子問道。

「知道啊,那你怎麼不吃?是不喜歡吃嗎?」對方看著墨九狸繼續問道。 “嘶,嘶…..”蝰蛇們蠢蠢欲動,像盯着死人一樣盯着方凱,恨不得一下子撲上去,將這頓肥美的鮮肉收入腹中。一條條猩紅的信子,如同一根根勾人的繩索。只是,這繩索能吃人罷了。

不過,它們貌似畏懼羽蛇神像,只是在距離神像一米左右的地方盤桓,卻不敢攻上去。見狀,方凱挑了挑眉。莫非,這神像有他不知道的魔力?這魔力是什麼,又存不存在,方凱不敢給答案。不過,這下他有了抵擋蝰蛇的資本。

只要站在神像下,收割蝰蛇不就易如反掌?只是,想法很美好,現實卻未必如你所料。這不,方凱剛想轟出一記脈衝炮,炮彈卻龜縮在膛中,怎麼也射不出來。方凱還以爲脈衝炮被鎖定了,於是取出激光鏟,發現鏟子也跟脈衝炮一樣,發不出激光。

“怎麼回事?”方凱也急了,你說武器要是沒事就好,這卡殼的到底怎麼辦呀?想了想,方凱估計出,或許這一切都跟羽蛇神像有關,這個神祕的石像肯定擁有一股不可思議的力量,可以禁錮東西。

這下方凱可愁了,離開神像一米,就會被蝰蛇圍;不離開吧,也不能放槍,難道一輩子就只能呆在這個鬼地方,直到老死?想想那種悲慘的情景,方凱忍不住打了個寒顫。他可不想死在這裏,他還有很多事沒做呢。

“怎麼辦怎麼辦?”方凱苦惱地抓住頭髮,忽然,他靈機一動,想出了一個辦法。“我還是太傻了,早就應該想到了啊!”方凱一拍大腿,立刻將激光鏟插進脈衝炮膛口。既然能量被禁錮,那麼只要不用能量不就行了麼?

將兩個武器糅合成一個複合工具,就是方凱想到的破敵之策。

激光鏟的上半部分剛好能卡住脈衝炮口,兩個武器加起來長度超過一米,可以“捕蛇”了。擦擦手掌,方凱開啓了捕蛇者模式。

不得不說,這個點子還是很有效的。那些蝰蛇見到複合工具,非但沒有害怕,反而纏上激光鏟握柄,還不停地吐着紅信子。方凱看着噁心,但也不好發作,才一條嘛。

忍住噁心堅持下去,不久就有四五條蝰蛇捲了上去。直到此時,激光鏟已經面目全非了,方凱覺得時機到了,用力一拉,將蝰蛇拉到一米之內!

會有什麼事發生呢?

ωωω☢тTk an☢C〇

剛一拉,方凱就皺起眉頭,只見蝰蛇全都自燃起來,冒出一股股青白的煙霧,這些煙霧聞起來有一種令人想吐的感覺。就像是有無數條蟲子,鑽進你的鼻孔、喉嚨一樣,噁心死了。方凱屏住呼吸,不敢吸這些毒氣。

再看鏟子上的蝰蛇,一條條被火灼燒着,黑褐二色在火光下彷彿有了重量,要從蛇皮上掉下來似的。烈火燒得很快,“噼裏啪啦”響個不停,不知怎地,其他蝰蛇見到同類在鏟子上自燃,也沒有逃離一米開外。

它們昂首挺胸,依舊死死盯着方凱。

看到這一幕,方凱頭都大了,要知道這裏有一百多條蝰蛇呢!這種方法雖然行效,但如果繼續採取,不說耗費時間,蝰蛇自燃產生的毒氣都會將方凱弄死。“看來是不能這樣下去了。”方凱嘆了一聲,真是一點辦法都沒有。

等激光鏟握柄上的蝰蛇完全燒成渣之後,方凱用力揮了揮複合工具,然後遞到一米那條線上。果然,握柄“茲”的一聲冒出了顏色相對較淡的青白毒氣。待毒氣完全逼出來後,方凱才取回複合工具。

方凱用力將激光鏟拔了出來,然後又陷入了深思:究竟怎樣,才能安全撤離?

就在這個時候,意外發生了。

只見四周驀然一黑,方凱大驚,發覺燃燭全都熄滅了。再然後,一陣響亮的拍掌聲從門口傳了過來。

“哈哈,你果然在這裏。”話音剛落,方凱臉色爲之一變。這聲音太熟悉了,不就是坦恆邏的聲音麼?果然,四周又亮了起來,卻是坦恆邏將燃燭點亮了。

“哼,茨克萊星人都這樣無聊麼?”方凱面無表情,眼睛死死盯着坦恆邏那頭。他留意到,斯斯達瓦似乎沒有在他附近。

聞言,坦恆邏哼了一聲,卻沒有說話,只是拿出脈衝炮,瞄準方凱。後者怔了怔,隨後想到什麼,戲謔道:“你要殺我?恐怕很困難。”方凱想坦恆邏投去一個挑釁的眼神,他可一點也不怕加農炮。爲什麼?因爲有羽蛇神像罩着嘛。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