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秦驍走向對面的櫃檯,拿出放在抽屜里的盒子,放到她的手上。

「新年禮物。」

蘇雯瀾沒有拒絕。

「謝謝。」

原本有些失落的秦驍見蘇雯瀾越來越習慣他的關心,甚至習慣他的禮物,臉上的愁色消失。

「那我真的不送你出去了。林盛,你送蘇小姐出府。」

林盛走進來,拱手說道:「是。蘇小姐,這邊請。」 林盛送蘇雯瀾出去的時候經過正院。

或許是因為平陽王喜歡兵法布陣,所以整個園子就像是陣法似的,第一次進來的人很容易在裡面迷路。

當然,這樣的問題在蘇雯瀾這裡根本就不會發生。就算沒有林盛領路,她也能順順利利地走出去。更何況她也不算第一次進來。

「蘇小姐,王妃娘娘有請。」

突然出現一個大丫環,先是朝蘇雯瀾行禮,在蘇雯瀾回了半禮之後便說明來意。

蘇雯瀾微笑:「不知道王妃娘娘找我何事?天色不早了,我還得趕回宮裡。」

「王妃娘娘聽說蘇小姐來訪。作為王府的女主人,當然要表示一下地主之誼。蘇小姐只管放心,娘娘向來體恤,不會耽擱你太多時間的。蘇小姐,這邊請。」

蘇雯瀾微笑:「麻煩姑娘在前面帶路。」

林盛摸了摸腦袋,左看看右看看,不知道該不該跟過去。

眼瞧著蘇雯瀾已經走遠了,林盛只有往書房方向走去。

得了,還是告訴世子爺吧!要是王妃真的為難蘇小姐,他一個下人也幫不上忙。最好還是世子爺來護著比較穩妥。

「王妃娘娘,蘇小姐到了。」大丫環向平陽王妃通傳。

蘇雯瀾在外面聽得清清楚楚。

平陽王妃聲音柔和:「請她進來。」

大丫環走出來,對蘇雯瀾說道:「蘇小姐,裡面請。」

蘇雯瀾點了點頭,邁進門檻。

咳咳!

從裡面傳來咳嗽聲。

「娘娘,喝口薑茶潤潤喉嚨。」

平陽王妃柔聲說道:「幸虧有雪凝照顧我,要不然我這身子骨不知道會變成啥樣子。」

「娘娘別這樣說。雪凝是娘娘一手養大的,娘娘就像是雪凝的親娘似的。能夠為娘娘做點事情,雪凝真的無比開心。」

「你是個好孩子。多虧了你,我才沒有這麼孤單。要不然指望那個臭小子來陪我嗎?」平陽王妃埋怨道。

蘇雯瀾已經進了內室。

平陽王妃坐在軟榻上,腿上蓋著厚實的狐毛毯子。

一個少女坐在她的身側。那少女正在擺弄著長長的金針,而平陽王妃的身上還插著幾根,她正在慢慢地抽出來。

見蘇雯瀾進來,少女朝她笑了笑。

平陽王妃也看向蘇雯瀾。

「坐吧!」

蘇雯瀾見禮:「見過娘娘。」

「不用多禮。」平陽王妃淡道:「你是我們驍兒放在心尖上的。只管把這裡當你家,不用見外。」

「娘娘說笑了。我與世子爺還沒有成親,不能失了規矩。」

「你在宮裡可好?要是缺什麼,只管派人給我傳話。我進宮還算方便,能幫的也能幫你一把。也免得驍兒在外面惦記著。」

蘇雯瀾淡道:「臣女還好。多謝娘娘挂念。」

「還沒有給你介紹。這是雪凝。以後你們好好親近親近。你們年紀差不多,想必也能說到一起去。雪凝,這位就是蘇小姐。想必你也聽過她的名字。」

「見過姐姐。」陳雪凝站起來,朝蘇雯瀾行禮。

蘇雯瀾挑了挑眉。

「雪凝姑娘怎麼知道我是姐姐你是妹妹?」

陳雪凝看了一眼平陽王妃。

平陽王妃拿起薑茶喝著,沒有說話。

「雪凝嘴拙,不會說話。不過我們年紀相仿,就算叫錯了,也沒有什麼關係,想必姐姐不會笑話我。」

「雪凝姑娘瞧著心靈手巧,不是什麼笨拙的人。」蘇雯瀾說道。

「不管誰姐姐誰妹妹,反而都是一個稱呼,不用這麼計較。」平陽王妃打圓場。「雪凝叫驍兒哥哥,叫你姐姐也是應該的。」

「娘娘病了,有沒有請御醫看看?」蘇雯瀾不再死揪著這件事情不放。

「雪凝就是最好的大夫。有她陪著,我身體很好。」平陽王妃朝陳雪凝招了招手。「這孩子貼心得很。 中國靈異協會檔 我巴不得她是我女兒。」

蘇雯瀾說道:「這還不簡單。直接讓世子爺娶了雪凝姑娘,她雖不是你女兒,卻是你的兒媳婦,甚至是你未來孫子的娘。」

平陽王妃和陳雪凝都愣住了。

誰也沒有想到她會撕破這層窗戶紙。

蘇雯瀾又不傻,怎麼聽不懂平陽王妃的話?

她本來不想說破的,但是看她們把她當傻子似的,她也懶得和他們周旋了。

「蘇小姐,你誤會了。」陳雪凝柔聲說道:「娘娘沒有這個意思,我也沒有這個意思。」

「嗯。」蘇雯瀾說道:「你們是什麼意思,我根本就不在乎。世子爺想娶誰,我都支持他,絕對不會破壞他的好事。」

「我想娶誰你還不知道嗎?」秦驍不知道何時站在了門口。

平陽王妃看向幾個伺候的丫環,眼神不悅。

丫環們垂著頭不敢出大氣。

秦驍走過來,先是向平陽王妃拱手行禮,再看向蘇雯瀾。

「既然這麼支持我,怎麼不見你嫁進來?你若肯嫁,便是傾盡一切,我也心甘情願。」

蘇雯瀾瞪他一眼:「世子爺,娘娘還在這裡呢,怎麼能口無遮攔?」

「我是我娘的兒子。我是什麼性子,她清楚得很。我的那點心思,我娘也非常清楚。」秦驍對平陽王妃說道:「是吧?娘。」

平陽王妃本來身體不適,見秦驍這幅樣子,更是氣不打一處來。

她也不是不讓他娶蘇雯瀾。她不是已經讓了一步了嗎?現在不該他讓步了嗎?

陳雪凝溫柔知禮,又是她一手養大的,知根知底。不說做正妻,做個妾室總沒問題吧?怎麼到他這裡反而像是害他似的?

「不管你的那些破事。該幹嘛幹嘛去。」平陽王妃惱道。

「那我就帶瀾兒先走了。瀾兒難得出宮一趟,我還有些話想對她說。」秦驍說道:「順便送她回宮。要不然這一路上我也不放心。瀾兒太容易心軟。我可不想再有什麼事情破壞她的心情。」

「去吧。」平陽王妃徹底地死心了。

這還沒有怎麼樣呢,就護成這樣。要是真的嫁過來,他的眼裡還有她這個娘嗎?

陳雪凝看著秦驍欲言又止。

秦驍對陳雪凝還算溫和。

「我娘的身體就交給你了。」

陳雪凝點頭:「驍哥哥只管放心。」

蘇雯瀾看過去。

驍哥哥?

嗤!

男人都是騙子。

蘇雯瀾行禮,退出正院。

她走得極快。

秦驍就算腿長,還得用上功法才能趕上。

「瀾兒,路滑,小心些。」

蘇雯瀾沒有理會他。

「瀾兒……」

秦驍身子一躍,彈跳到她的面前,攔住。

「你在生氣嗎?」 這個混蛋!

不用這麼硬撐吧?

就算非要裝比,也得看個場合啊!

陳靈兒急得緊咬着銀牙,柳眉緊蹙着,張口大喊道:“白小鳳,你……”

然而,

她的話還沒喊完,就戛然止住,嬌軀一顫,美目圓瞪,彷彿受到了驚嚇一般,兩隻玉手捂住了嘴巴。..

白小鳳已經衝進了鬼魂羣中,也不帶絲毫躲閃的,右手對着一個撲來的鬼魂就抓了過去。

嗡的一聲輕吟,右手金光爆發,化作了一個金光大手,一把抓住了這鬼魂,然後一用力,吧唧一聲,彷彿捏爆一個尿泡似的,這個鬼魂甚至連慘叫都來不及發出一聲,就化作點點白光,魂飛魄散!

緊跟着,白小鳳又揮動起雙手,裹挾着金光繼續朝其他鬼魂撲了過去。

宛若虎入羊羣,完全是一邊倒的屠殺!

陳靈兒整個人都懵了,甚至心中的恐懼也在這一刻煙消雲散,美目中光芒閃爍,緊盯着在陰風鬼魂中衝殺的白小鳳。

這一刻,她的心臟嘭嘭加速跳動着,看着白小鳳的背影,彷彿有一種魔力似的,吸引着她的視線。

這傢伙,剛纔不是硬撐,也不是在裝比,而是,真的有這個實力。

他到底是人,還是神仙?

以陳靈兒的見識,這麼多鬼魂,換成誰遇上了都得害怕,可白小鳳,卻一往無前對這些鬼魂進行一面倒的屠殺,這樣的舉動,不是神仙還是什麼?

只是,她不知道的是。

這場面,白小鳳從小跟着無良的師父已經不知道遇上了多少次。

甚至,無良的師父閒着蛋疼的時候,還會故意召集來惡鬼圍攻白小鳳。

注意,是惡鬼!

遠遠不是現在青衣道長召喚出來的這些堪堪凝聚出鬼身的鬼魂能夠比擬的!

這就好比一頭習慣了和羣狼廝殺的猛獸,猛然遇到了一羣小綿羊,他……還會懼怕嗎?

“哼……有點道行,不過,終究是莽夫一個。”見白小鳳屠殺鬼魂羣,青衣道長卻並沒有絲毫驚訝,反而是眯着眼睛冷笑了一下。

畢竟,如果連這些普通的鬼魂都對付不了,那白小鳳也配不上三品天師的實力了。

旋即,他右手背在身後,手中握着一張黃符,身上殺意迸發,如同一頭伺機而動的兇狼一般:“臭小子,閱歷會告訴你,什麼叫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砰,砰,砰……

廠房內,金光閃爍,白小鳳的一雙金光大手瘋狂的肆虐在空中,但凡抓到一個鬼魂,當即就直接一手捏爆。

不過十幾秒中,十幾個鬼魂就全都被白小鳳殺了個乾淨。

空中,陰風消散,只剩下點點白光在黑暗中閃爍着,慢慢的消失。

“唉……好弱。”白小鳳無奈地搖搖頭,拍了拍雙手,然後重新背在身後,看向不遠處的青衣道長:“道長,你這個比,裝的不夠有力度啊!”

“哼!”

青衣道長猛然眼中迸**芒,早就準備好的黃符一抖手,便是燃燒起了火焰,直接扔向了白小鳳。

“火德星君,借吾法威,普降神火,誅滅妖邪,敕令!”同時,他雙手橫在胸前,快速掐訣。

總裁的契約妻 轟!

飛出的黃符,火焰一顫,彷彿憑空遇上了汽油一般,變成了滔天大火。

一面三米直徑五米高的火焰牆,釋放着洶洶高溫,朝着白小鳳碾壓而來。

總裁的新婚下堂妻 “白小鳳,小心!”

陳靈兒驚得大叫起來,感受着那堵火牆釋放出的高溫,彷彿渾身的皮膚都乾裂了起來。

她毫不懷疑,這堵火牆吞沒了人之後,會瞬間將人燃燒成灰燼。

然而,白小鳳卻雙手背在身後,直面着洶洶而來的火牆,嘴角勾勒起一抹不屑地笑容:“裝比一時爽,全家火葬場,道長,走好!”

“哼……死到臨頭,還敢嘴硬?”青衣道長不屑地冷笑道,這可是他最強的符籙“火德星君召值符”,一旦施展,即便是三品天師也難以抵擋,更何況還有偷襲的嫌疑了。

這麼短的時間裏,白小鳳即便有抵擋的術法,但是也不足以施展出來了!

他這一生遇上的幾個強敵,可都是死在了他這一手上邊,最後被活活燒成了灰燼。

想到這,他彷彿預見了白小鳳被燒成灰燼的場面,陰翳的雙眼漸漸張開,嘴角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然而。

千鈞一髮,白小鳳卻忽然擡起雙手,猛地掐出了一個金剛指,大聲念道:“明王護法,百邪不侵,十方威嚴,神**將,敕令!”

“不可能!你的掐訣手速不是三品天師能夠擁有的!”青衣道長身軀一顫,神情一下子驚恐了起來。

“誰說本大爺是三品天師的?”白小鳳冷冷一笑。

轟!

話音未落,他雙手結印推出,一層濃郁璀璨的金光轟然籠罩在了他身上,如同一個金鐘罩一般,把他嚴實的罩在了其中。

隱約間,一尊模糊的人影聳立在他的頭頂,散發着恐怖的威壓。

砰嚨!

火焰牆撞在了金光屏障之上,宛若撞擊金屬一般,戛然驟停。

熊熊烈火瞬間如跗骨之蛆般包裹了白小鳳,可白小鳳被金光籠罩着,甚至連高溫都感覺不到。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青衣道長彷彿見鬼了一般,踉蹌着後退着,甚至感覺雙腿有些發軟。

一個十八歲的少年,擁有超過了三品天師的實力。

特麼的,老子這幾十年難不成活到狗身上去了?

“不動如山,明王一怒!”

白小鳳眼睛一眯,結印的雙手悍然一揮,同時,他頭頂的模糊金光人影也揮動雙手。

嗡的一聲!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