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另外就是,快期末考試了,我的高數要開始預習了。

我儘量多寫一些存稿,保持每天兩更,如果大家想加更……讓我開心就好!

還有第一卷結束,我要整理一下之後的大綱劇情,所以請半天的假,今天下午的更新大家就別等啦!

每天的更新都是10點和17點,大家都漸漸習慣了吧。 (感謝‘白色的濤’打賞588~~)

阿託亞城,西納普斯有名的軍事要塞。

這座北地之城是星佑帝國和理想聯邦接壤的第一站,常年駐紮着大量戰鬥序列,隨時等候着星佑皇帝的指示。

紫晶自由領作爲星佑帝國和理想聯邦的緩衝地帶,名義上有着獨立國家享有的一切權利,所以就算是西納普斯最強勢力的兩國,也不能隨意行軍通過紫晶自由領。

而剩下的那一小部分接壤地區,阿託亞城就是最重要的前哨了。

“已經進入境內了,等離開了阿託亞,就可以聯繫你老爹的人了。”

蘭科滿臉倦容的飛在半空中,靠着巨大雙翼的扇動勉強不會墜落,打着哈欠對旁邊坐在依拉背上的艾德溫說道。

或許是因爲夏洛克的提醒,蘭科特別注意了紫晶自由領的情報,得到奧斯迪死亡的消息後,蘭科很快就明白問題大了,所以爲了防止被圍追堵截,選擇了從北邊迂迴進入星佑帝國境內的路線。

這也是蘭科接觸貴族勢力太少,他當然想不到現在尤金家族已經陷入了家族權利爭奪的激烈戰鬥中,根本分不出力量尋找蘭科。

至於蘭科這麼疲倦的原因,主要怪依拉同學。

當初艾德溫昏迷是因爲激發了她父親夏洛克的守護力量,導致靈魂乾涸而造成的昏迷,依拉作爲靈魂相通的契約龍,也一併昏迷了過去。

ωωω✿ t tkan✿ C ○

這還是夏洛克計算到了一人一龍的靈魂強度,在保證力量強度下沒有傷到兩個小傢伙的靈魂。

前三天完全是靠着蘭科變成銀龍揹着兩人日夜兼程,一是要儘快離開紫晶自由領,二是龍形態總有人找麻煩,還不如不停下休息。

在依拉醒過來之後,蘭科就變回了人類形態,想要休息一下,所以睡在了依拉背上。

但等他醒過來的時候,居然發現就快要回到吉拉城了!

就算是路癡也要有個限度啊!

怎麼還往回飛啊!

鑑於依拉不光沒用,還讓蘭科的任務翻倍,所以蘭科放棄了讓依拉領路的計劃。

老老實實的靠着半龍形態尋路吧。

這時候蘭科也發覺了半龍形態的好處,至少不會像龍形態那麼臃腫龐大,整個人都靈活起來了。

看着終於到了星佑帝國境內的標誌性要塞阿託亞城,蘭科總算鬆了口氣。

不過接下來又要面對下一個問題。

“啊啊啊啊啊啊!!!”

在不遠處落地的蘭科,隨着背後龍翼收回背部,而發出了撕心裂肺的慘叫聲。

誰特麼說變身這麼好玩的?你體會一下硬生生把翅膀撕掉的痛苦?

每次在人類形態和半龍形態變化,蘭科都要體會一次相同的痛楚——龍翼從背後生長的痛楚。

艾德溫看着瘋狂大叫而龍翼收入背部的蘭科,大大的眼睛充滿了擔憂,對變回了十五六歲精緻少女的依拉問道:

“那麼大的東西,要進到那麼小的地方,真的進的去嗎?會很疼吧?依拉以後也會這樣嗎?”

一邊穿着衣服一邊看着蘭科的依拉,搖了搖頭:“應該很疼吧,畢竟蘭科的確實很大……我不會吧,那是蘭科特有的。”

沒錯,依拉之前就是沒有衣服的……都變成龍了,衣服肯定會破掉的,所以變龍前後依拉都習慣把衣服脫光收起來。

說完糟糕的臺詞,依拉整理了一下身上的連衣裙,確定沒有大片白皙的肌膚暴露在外後,擡頭看着不遠處的蘭科,語帶疑惑:

“那種樣子的龍,我從來沒見過。”

當然啊,我自己也沒見過啊啊啊啊啊啊!

終於完成了的蘭科,大口大口喘着粗氣,看着毫無危機感的艾德溫和全部注意力都充滿神祕的自己身上,忍不住重重嘆了口氣。

“艾德溫。”

“哎?”歪了歪頭,粉色長髮如瀑布般垂落下來,艾德溫眨了眨水靈靈的眼睛看着蘭科。

“你一定會成爲全西納普斯最出色的人——”

“真的嗎!”

“——人形寵物。”

“纔不要!”

說實話,如果不是艾德溫這種不韻世事又傻的可愛的性格,也許她真的是個出色到會讓人追隨的統治者繼承人。

不管是追求着理想正義的赤誠之心還是堅忍不拔執着到底的祖傳性格,又或者是善良聖潔的思考方式,艾德溫就是有這個魅力,作爲王者是聖母有什麼不對?

但如果不是艾德溫傻到爆的性格,蘭科就不會這麼在意艾德溫了。

阿託亞城作爲星佑帝國的第一前哨,也是打響戰爭的起跳板,與其說是城市,不如說是要塞。

這裏隨時可以變爲戰備狀態,而且作爲離北方冰原最近的幾個城市,阿託亞城常年駐紮的軍隊時常會組織消滅附近的冰原怪獸,保持周圍安定的同時磨練軍隊。

走近了看蘭科才發現這座要塞的城牆上斑駁雜亂,暗紅的血印與純白的新雪雜亂的佈滿了整座城牆,顯示着這座城市的堅強。

和艾德溫、依拉進城的時候,蘭科就發現這座城市的初入檢查遠比當初在吉拉城的時候嚴密多了。

雖然因爲這裏是國境前的最後一道坎,爲了搜查國家間諜是應該嚴密檢查,但很明顯守城士兵都像是在找尋什麼一樣,小心翼翼的檢查每個人。

像是小說裏寫的一樣,蘭科一把拉過一位中年男人問道:

“大叔,城裏最近發生什麼了?”

“你特麼有病吧?”

被蘭科拉過來的中年男人張嘴就罵。

這根劇本寫的不一樣啊,說好的拉過來一個人就能問清楚呢。

蘭科試圖跟對方講道理:

“那個,大叔你看啊,我是剛來的,這麼明顯的打扮,你是不是應該說點什麼?”

中年男人打量了一下蘭科三人,確實是很明顯剛來到阿託亞城。

雖然現在已經是春天了,但處在北方冰原的阿託亞還是依然的寒冷。

依拉還好說,雖然只穿着一條簡單的青色連衣裙,裙襬下一雙纖細的小腿筆直的立在那裏,但巨龍的身體素質也擺在那裏。

艾德溫同樣簡單的長衣長褲外面披着斗篷,但從小就不認真鍛鍊的弱氣少女,就算是五階實力也有點抵禦不了北方的冰冷。

在大街上隨便看一樣就知道,阿託亞本地的姑娘幾乎都裹的嚴嚴實實,下面也都是長筒靴搭配彈性好的貼身皮褲,展示自己大腿曲線的同時不忘了保暖。

再看看蘭科……還穿着薄薄的短袖。

蘭科卻不像依拉一樣不怕冷,但他自己的空間戒在之前化身上古紅龍的時候就已經毀了,這個空間戒還是奧斯迪這個冤死鬼給的,裏面除了那根火之牙籤外沒什麼東西。

仔細打量了一下蘭科後,中年男人眼神怪異的看着蘭科再次開口:

“你特麼有病吧?”

(這本肯定老老實實寫完,另外新週一,求推薦票~~~) 最後蘭科靠着一個金幣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消息。

但這個說好的不一樣啊,不是說隨便拉個人就能知道的嗎。

蘭科還是不知道自己哪想錯了。

不過蘭科向來是想不懂的事情就不再想,很快就開始研究得到的消息了。

很明顯,現在阿託亞城的檢查嚴密的過分。

原因是城裏出現了蝙蝠精……我是說吸血鬼。

吸血鬼在西納普斯是真實存在的,但在星佑帝國是不存在的,只存在於吟遊詩人的故事裏。

因爲星佑帝國,星空神教,信仰的不就是星嗎……

不管是月亮還是太陽,都可以看做是特殊的星星,這在星空神教的教義上就是這麼寫的。

而狼人和吸血鬼,恰好是褻瀆了月亮,靠着月光存活強大的生物。

這就是在褻瀆星空神!

自然而然的,星佑帝國每年都有掃狼打血的行動,專門針對這些褻瀆星的怪物。

現在城市裏出現了吸血鬼,就是非常大的問題了。

另外,星空神教對於魔族也是最反感的宗教,當初宗教還未崛起的魔法時代,星空神教就站在了抗魔戰爭的第一線,簡直比什麼光明神教還積極。

這是因爲魔族的種族之力會在每年形成猩紅之月,讓月亮變成魔族的象徵。

象徵你媽了個蛋啊!月亮你也敢動?!你特麼再動一個試試!我滅你全族啊!

猩紅之月在這些星空信徒眼中是對月亮非常嚴重的褻瀆。

所以在魔族接近滅族後,種族之力微弱,自然也無法形成猩紅之月。

種族之力,是西納普斯對於蘭科來說最新奇的地方。

所謂種族之力,正如其名,是種族集合的象徵,不是某個人、某個強者的體現,而是種族的體現。

由於層次上升到種族,所以西納普斯對於種族之力的理解還很膚淺。

不過人族的種族之力是衆所周知的兇悍,大陸史上最近一次記載種族之力的體現也是人族。

在千年前地龍王梅迪烏斯奴役人類的時候,整個人類都陷入了麻木與沉睡中,甚至快要放棄掙扎。

直到幾位傳奇強者用靈魂和鮮血喚醒了人類的血性,人類開始了奮起反抗。

隨着人類的反抗,那一段時間本來上萬人才會出現一個的龍使,大量的出現在人族中,導致龍使的比例甚至達到一百比一,也就是一百人中可能就有一個龍使。

在最後人族衆強與地龍王梅迪烏斯決戰的時候,按理說梅迪烏斯的實力佔據絕對優勢,但卻偏偏被屠。

據當時倖存的巨龍說,那時候人族強者匯聚而成的氣勢甚至比地龍王更可怕,而且當時地龍王還盯着什麼都不存在的虛空,大叫着誰都聽不懂的話。

那次龍使的通貨膨脹也讓龍族付出了代價,纔有了龍神取消了龍使對契約龍的主人地位。

我必將加冕為王 相比起人類、精靈、獸人的種族之力,單體實力最強的龍族經過驗證可以確認,不存在種族之力,或者說種族之力極其微弱。

如果僅僅是吸血鬼露頭,那跟蘭科的關係也不是很大。

這裏已經是星佑帝國的地盤了,蘭科原本想的就是聯繫當地的大人物,直接送回首都星耀城。

但幸好依拉阻止了蘭科,不然蘭科現在已經被夏洛克送進星建團了……

自從艾德溫八歲那年成爲龍使,契約了依拉後,這些年來依拉一直跟隨在艾德溫身邊,大部分時間比這位帝國公主更熟悉星佑帝國的形勢。

“行不通,阿託亞城的情況太過混亂,這裏是邊境前哨站,不說雜魚勢力,光是理想聯邦那邊安插的勢力就可能對公主造成威脅。”依拉撣了撣連衣裙上的雪花,柳眉微蹙的解釋。

“這麼囂張?那一開戰這裏不就要滅了嗎?”蘭科表示無法理解,在自己的邊境線城市,對方勢力這麼猖獗真的沒問題嗎?

依拉搖了搖頭:

“阿託亞城的情況很複雜,城主是堅定的宗教派,對於夏洛克大人的命令總是表面應承實際拖延,這裏的狀況很難控制,而一旦開戰宗教派卻不會放鬆,靠着星空神教佈置的結界星空信徒的實力幾乎翻倍,守住城池不是問題。”

“那繞過這座城不就好了?”蘭科還是不理解。

“這麼簡單就好了,”依拉的神色怪異,“阿託亞城的位置很尷尬,實際上處在星佑帝國和理想聯邦的中間位置,繞過阿託亞想要進入星佑境內還需要很長時間的行軍。”

“而在阿託亞城附近駐紮的帝國第二軍團是出了名的馬上戰神,不依靠城或地形,兩三倍數量的軍隊都不是第二軍團的對手。”

看到蘭科還想發問,依拉乾脆繼續解釋:

“第二軍團的軍團長是帝*神、大陸名將的親王艾瑞爾·蘭蒂斯,也就是艾德溫的叔叔。”

艾德溫倒是一臉驚奇:“哎?是嗎?”

“……”蘭科實在是不想評價了。

不過這就解釋的通了,星佑皇帝的哥哥艾瑞爾帶着帝國最強的野戰軍團在附近駐紮,如果你想繞過阿託亞城,那就要做好被一個騎兵出名的軍團按在地上打幾天幾夜的準備。

蘭科又問道:“那阿託亞城不會拖第二軍團後腿麼?只要這邊的糧草一斷,就算是馬上戰神軍團也要跪啊。”

對於這個問題,依拉只是簡單的回答了一句話:“艾瑞爾親王是傳奇階強者。”

……好吧。

蘭科當然知道傳奇階強者都擁有自己的半位面,儘管比起西納普斯有很多不完善的地方,但儲存大量的糧草和軍備絕對夠了。

就像是紫晶自由領的首都桑尼婭城,就是紫晶自由領的老祖宗傳奇強者桑尼婭死後的半位面固化形成的城市。

這麼說起來艾瑞爾·蘭蒂斯也算是奇葩,身爲傳奇階的皇族卻更喜歡當個將軍,傳奇半位面不爲王階之路做準備,卻堆滿了軍備物品和糧草。

不過也正因爲有這麼一個兄弟,夏洛克那個老傢伙才能安心的等着理想聯邦發動戰爭而不擔心。

“那咱們去找那個艾瑞爾?”蘭科建議。

畢竟阿託亞城的城主是宗教派,只需要把艾德溫放在成立多待兩天,就會有無數理想聯邦的強者動手,機會想多少有多少。

沒想到依拉接着搖了搖頭:“找不到的,第二軍團這種時間應該在獸人的地盤借糧食呢。”

“借?”

“就是去搶了。”

(說實話這幾天感覺渾身難受……求收藏求推薦~~) 最後蘭科和依拉商量之後,決定儘快穿過阿託亞城,到下一個城市才能安心。

畢竟阿託亞這個地方,實在不是能讓人有安全感的城市。

找到當地比較有名的旅店,要了兩間房之後,就各自回到房間休息了。

蘭科實在是太累了,這麼多天全靠着自己,不光是身體上,更多是精神上的疲倦。

精神病也不是一直精神啊。

幾乎是秒倒,蘭科連洗漱都沒有,躺倒牀上就昏昏的睡去了。

等到他醒過來,似乎已經過去了很久。

剛想坐起來喝杯水的蘭科,被坐在自己牀上的身影嚇了一跳。

“艾德溫?!”

等看清那個粉色長髮披肩的苗條身影,蘭科反而更加困惑了。

艾德溫看上去跟平常不太一樣,粉嫩的臉蛋上不復往日的直爽和純真,反而柳眉皺在了一起,讓人看了就忍不住想去呵護。

一直以來蘭科雖然總是否認艾德溫的智商,但卻從來沒有否認過艾德溫的美貌。

傾國傾城,這個詞就是爲艾德溫量身定做的。

但蘭科可不是被下半身支配的男人,他是被精神病支配的男人。

“蘭科……”

艾德溫吞吞吐吐的,似乎有什麼想要說又開不了口。

“居然還有顧慮,你的智商真的可以思考到那種東西嗎?”

儘管面對的是絕美的小美人,蘭科依然毫不留情的嘲諷。

“你才思考不到!”艾德溫氣鼓鼓的看着蘭科,但馬上又猶豫起來,小聲說道,“是不是把我送回星耀城,你就要走了?”

“大概吧,也許會多待幾天。”蘭科打了個哈欠,一邊倒了杯水一邊回答。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