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好了,可以了。”蘇紫陌收起皮尺,遞給青蓮,青蓮已經將沐雲軒的尺寸記錄了下來。

“陌兒,接下來我們還要去哪裏?”

蘇紫陌擡眸看了一眼沐雲軒,這丫的想什麼呢?

看他那個樣子,好像還有好事要發生一樣。

“別想太多,接下來我們回家,得回去看看櫟兒回來了沒有。”

“哦!”沐雲軒點了點頭,他還以爲陌陌還要給他其他驚喜呢?,其實,今天是他出生一來,最驚喜的一天了,此刻的沐雲軒哪還是人人見了都怕的雲城聖主,完全是一副情竇初開的小鮮肉。

蘇紫陌一看着心裏就美滋滋的,她的帥帥帥老公。

蘇紫陌和沐雲軒剛剛到明月山莊。

青楓就急急的找上了沐雲軒,一看青楓的表情,沐雲軒就知道事情不簡單。

隨便找了一個理由,跟着青楓離開。

鬼王的七夜絕寵妃 蘇紫陌看着他們離去的背影,心思一下子凝重起來,難道是天門的人又找上門來了嗎? 而瑤溪公主,在大街上逛了好一會,但是因爲心情不好,她還是一臉不開心的回皇宮。

馬車剛剛行駛到一條僻靜的巷子裏,卻突然停了下來。

君瑤溪覺得奇怪,拉開車門一看,車伕已經死了,她的護衛也被迷暈。

一看,君瑤溪吃了一驚,全身高度警惕的看着四周。

“誰,給本公主出來?”君瑤溪眼眸裏閃過一絲恐懼。

黎城往事 一陣呼呼的風聲從馬車頭頂劃過,君瑤溪猛的擡頭往上看,只見一抹似火般的倩影劃過,在君瑤溪還沒反應過來,那抹妖冶的紅已經落在了馬車前邊,寬大的紅袖在半空中舞過一彎優美的弧度。

君瑤溪迅速回過神來,大聲喝道:“姬芮,怎麼是你?”君瑤溪四下看了看死去的人,眼眸裏精芒暗斂,“他們都是你殺了?你爲什麼要這樣做?”

君瑤溪想不通,她剛剛還替她在大街上教訓蘇紫陌呢?她怎麼可以殺了她的人。

遂君瑤溪又像是想到了什麼事的,“姬芮,你不是被父皇送去尼姑庵去了嗎?怎麼會出現在這裏?”

“哼!”居然冷冷一笑,“去尼姑庵呆一年,傻子纔會在哪裏待一年,蘇紫陌毀了我的一切,一年的時間,讓我如何忍?”

姬芮冷冷的看着君瑤溪,一臉的陰毒。

“所以呢?”君瑤溪心裏劃過一抹不好的預感。

“所以我要報仇。” 總裁的心尖寵 姬芮厲聲吼道。

一雙眼眸裏,出了恨還是恨。

“就算是你要報仇,你要找的應該是蘇紫陌,而不是把本公主的人給殺了,難道你不知道培養了一羣實力高強的護衛,每一個都是金玄期高手很難嗎?”

“不過是些酒囊飯袋而已。”姬芮輕聲說道,諷刺的看了一眼地上的七八個護衛,“放心,他們沒有死,只不過是中了本小姐的祕藥而已,過一會就會醒過來,要是他們死了,就沒有人陪本小姐進宮了,是不是。”

姬芮秀美的容顏上,帶着別有深意的笑容。

君瑤溪秀眉攏了攏,心裏不好的預感越來越強力,而且她感覺到自己身上的玄氣正在一點一點的消失,這纔是她心裏最大的恐慌。

“砰!”一股風向着君瑤溪襲來,君瑤溪頭頂上的馬車被震碎,由於君瑤溪體內的玄氣流失了大半,躲避姬芮這一掌,她勉勉強強的飛身下了馬車。

一落到地上,君瑤溪身子搖搖欲墜,一副弱不禁風的樣子。

姬芮陰狠一笑,“不愧是養尊處優的公主啊!這麼不經打。”姬芮一臉諷刺的笑着說道,一步一步朝着君瑤溪靠近。

此時君瑤溪腦袋有些昏沉,看着姬芮的身影一分爲二。

“你,你對本公主做了什麼?”君瑤溪心裏最先想到的就是姬芮給她下毒了。

君瑤溪在自己的臉上拍了幾巴掌,讓自己清醒一些。

她這一拍,本描着精緻的妝容也花了,沉魚落雁的樣子沒有的蹤影。

“瑤溪,能被本小姐取代你,也是你的福氣,是你的榮幸,就只有你這樣的豬腦子,怎麼配當一國公主呢?”

姬芮一步一步逼近君瑤溪,邪魅陰毒的眼睛看着君瑤溪的臉。

君瑤溪聽了姬芮的話,倒吸了吸氣聲。

她,想取代她,怎麼可能?姬芮怎麼會有這樣瘋狂的想法。

“啪!”姬芮一巴掌甩在君瑤溪的臉上,下手太狠,等君瑤溪反應過來的時候,地上已經是觸目驚心的一片紅,她的脣角硬生生的被姬煜打破了。

“現在只有用你公主的身份,我才能順利的把蘇紫陌那個踐人給殺了。”姬芮一臉瘋狂,只要一提到蘇紫陌,她的就會失去理智。

君瑤溪瞪眼眼眸,不可置信的看着姬芮。

“瑤溪,你不要這樣瞪着我,我晚上會做惡夢的,要怪就怪你回來的不是時候。”

姬芮一臉嬌笑的看着狼狽不堪的君瑤溪。

君瑤溪驀地一笑,“你以爲,你會得逞嗎?”

“會不會得逞,結果已經顯而易見了,對不對?”姬芮依然一臉笑容,聲音很輕,很淡。

“姬芮,本公主真是看錯你了,我們兩人從小一起長大,一起玩耍,一起修煉,你怎麼就下得了手……?”

君瑤溪不可置信的質問姬芮。

“爲什麼下不了手?”姬芮臉色突變,一臉陰沉,“我被人毀得徹徹底底的,就因爲我們兩人是一起長大的,你什麼都不用做,就可以成爲高高在上的公主,而我,拼盡一切努力,到了最後,只能落得個別人指指點點的。”

姬芮近乎瘋狂的吼道。

“瑤溪,你知道嗎?我一直都很羨慕你,我姐夫雖然是皇上,但是他很包容自己的子女,可是我的父親眼中只有利益,你說,我們之間的命運怎麼會相差這麼遠。”

吼完,姬芮蹲下,笑靨如花的看着驚恐失色的君瑤溪。

“你放心,我不會讓你死的,我給你下了喪失玄氣的藥,我會把你帶回皇宮裏,讓你住在皇宮裏的,我們從小一起長大,對你的一言一行,我都瞭如指掌,他們不會對我起疑心的。”

“姬芮,你喪心病狂……!”

君瑤溪話還沒有說完,就被姬芮打暈。

“呵呵!”姬芮瘋狂的聲音笑得讓人毛骨悚然,“喪心病狂,瑤溪,你說對了,我是已經喪心病狂了,要不然也不會做出這樣瘋狂的舉動來。”

姬芮起身,拍了三巴掌,有一輛和君瑤溪之前一模一樣的馬車被人牽了過來。

“把她給我擡到馬車裏去。”

姬芮快速的吩咐自己的人。

“是,小姐。”姬芮帶來的七八個人看起來訓練有素,沒多久,就把之前破碎的馬車給收拾乾淨。

而另外一個人,很快易容成車伕的模樣。

同樣上了馬車的姬芮也沒有閒着,快速和君瑤溪把衣服對換,又把君瑤溪放進馬車的暗格裏,才把提前準備好的君瑤溪的人皮面具給帶上。

隨即,一個和君瑤溪一模一樣的女人出現。

姬芮陰沉的笑了笑,蘇紫陌,看看這次,你還能不能鬥得過我。

“把那些侍衛弄醒,你去去別院,等候本宮的吩咐。”

“是,公主。”

姬芮帶來的七八個人很識相的叫姬芮公主。

“還有,密切注意明月山莊的一舉一動,有情況立刻稟報本宮。”

姬芮不管是語氣還是動作,都和之前的君瑤溪如出一轍。

“是,公主。”恭恭敬敬的回答完以後,幾人更是利索的收拾完現場以後離開,只留下姬芮和那幾個慢慢轉醒的護衛。

三王府中,齊磊去書房,沒有看到君臨天,卻在大廳看到君臨天和新來的管家林普達在聊天。

“王爺。”

齊磊叫人一聲,君臨天會意,對着林普達點了點頭,起身走了出去。

“怎麼回事?”

“王爺,禹王帶人去不歸山裏了,看來,不歸山裏真的有八大玄器的蹤跡。”

“呵呵!”君臨天嘲諷的笑了笑,“禹王是想要八大玄器想瘋了嗎?蘇紫陌的話也能當真,即使是不歸山裏有八大玄器,那蘇紫陌會當着滿街的人告訴禹王,就算是真的有,那要想拿到八大玄器,要麼就是比登天還難,要麼就根本沒有。”

君臨天皺了皺眉頭,根本就不相信蘇紫陌的話,他現在根本就不需要八大玄器的幫助,他手中有兩件寶物,比八大玄器還厲害,等時機一道,他便會全力還擊,君臨天腦海裏劃過勝利的笑意,眼中也閃現着無限的快意。

“蘇紫雲帶過來了嗎?”

“回王爺,帶過來了,不過雅芙姑娘也過來了,聽到蘇小姐過來,雅芙姑娘好像很不開心。”

齊磊對雅芙影響比較滿意,自然會幫襯着雅芙說話。

“想做本王的女人,就不能善妒,走,去看看蘇紫雲。”

君臨天一臉期待,那個曾經承歡在自己身下的女人,如今變成什麼樣了。

明月山莊裏,蘇紫陌回來以後,沒事便陪着父母聊天,同時也在爲了公佈她們兄妹三人的身份而煩惱。

“莊主,不好了,公子出事了。”黎小暖一進大門就扯着嗓子急急的大吼!急着找蘇紫陌。

蘇紫陌一聽,是黎小暖的聲音,公子?齊兒,齊兒出事了?

蘇紫陌臉色一沉。

誰這麼大膽,敢對齊兒動手。

大廳裏的衆人一聽,也是臉色一沉。

蘇紫陌大步走了出去,迎上拼命奔跑的小暖。

“小暖,怎麼回事?”

“呼!”黎小暖下氣不接下氣,“莊,莊主,有一個穿紅色衣服的女人把公子抓走了,留下了這張紙條,讓小狸帶回來給莊主。”

黎小暖快速的把紙條遞給蘇紫陌。

蘇紫陌快速的打開一看,臉色瞬間黑了下來。

當看清裏面的內容時,蘇紫陌眼眸滿是暴露。

“陌兒,怎麼回事?齊兒到底出什麼事情了?”看着女兒陰沉的臉色,納蘭文昊知道,事情一定很嚴重。

“這張紙是說,要想救齊兒,就帶上八大玄器去換齊兒,但是沒有寫清楚地點和交換的時間。”

蘇紫陌冷冷地道,是衝着八大玄器而來的,會是誰呢?一心想要得到八大玄器的禹王,可是不像,禹王聽信了她的話,已經去了不歸山裏了,蘇紫陌快速的否決了心裏的猜疑。

“沒有寫時間和地點,那我們怎麼去換人,此人脾氣真是怪劣。”司徒若嫣咬了咬脣,眼底劃過一抹擔心。

“陌陌,依姐姐看,還是趕快讓聖主知道爲好!聖主手底下奇人異事頗多,應該會很快查出齊兒被誰抓走的。”

蘇紫念心裏也很擔心,可眼下只能想法子救齊兒。

“姐姐無需擔心,既然她們的目標是八大玄器,那齊兒暫時不會有危險,他們一定會在傳信過來。”

蘇紫陌憤怒的把手中的紙燃燒成灰燼,云云軒暗中派人保護齊兒,應該也會和她差不多接到消息了。

看到蘇紫陌玉顏上的怒火,彷彿上空似罩着一層烏雲,壓得人喘不過氣來。

“雲霆呢?”

蘇紫陌轉身看着青荷。

“莊主,赫管家在你出去之後也出去了,說是去珠寶行,珠寶行有一位姓李的珠寶商要和我們明月山莊合作,赫管家只是說了一聲就出去了。”

頓時,現場瞬間靜得若針可聞。

“小暖,齊兒是在什麼地方被人劫走的。”蘇紫陌心裏有些擔心,一般人根本就動不了齊兒的,除非那個女人修爲驚人。

“是在離丹閣不遠處的巷子裏,只是眨眼的功夫,小暖只見到一抹紅影飛過,公子就不見了,緊接着,那紙條就自動落在了小暖的手上,小暖反應過來以後就直奔明月山莊,莊主,公子會有事嗎?”

黎小暖眼淚汪汪的看着蘇紫陌,公子不要有事纔好!

“小暖,你放心吧!齊兒不會有事的,你也累了一天了,先回去休息,一有齊兒的消息,我會讓人快速你的。”

蘇紫陌心疼的看着黎小暖,她是真心擔心齊兒的。

“不,莊主,小暖還在這裏等着公子回來。”黎小暖稚嫩的聲音了透着堅定。

看着她執意如此,蘇紫陌也沒有在說話。

重生之悍妻是朵黑心蓮 “孃親,我們回來了。”

小狸帶着蘇櫟和嶽桐梓,今天去不歸山,雖然差點命懸一線,但是結果卻出乎意料的滿意,蘇櫟非常的開心。

“安全回來就好!”蘇紫陌沉沉的說了一句。

蘇櫟一看自己孃親的表情,眼眸裏閃過一絲疑惑,氣氛明顯的不對。

就連嶽桐梓也感覺到了。

“孃親,出什麼事了嗎?”

蘇櫟急急的問道!

“櫟兒,齊兒被人劫走了。”

“什麼,齊兒被人劫走了?”蘇櫟聞言,愣了愣,以齊兒的修爲,怎麼能輕而易舉的被人劫走了呢?

“陌兒。”沐雲軒的身影突然冒出來。

“你也接到消息了?”蘇紫陌一看他的表情就知道。

“陌兒你不用擔心,我現在就去救齊兒,你安心待在莊裏。”

沐雲軒一接到兒子出事的消息,爲了不讓蘇紫陌擔心,特意跑回來知會蘇紫陌一聲。

“齊兒出事了,我怎麼能安心待在莊裏?”蘇紫陌的情緒有些激動,沐雲軒說他去救,那就說明沐雲軒知道齊兒的下落。

“陌兒,你莫不要激動,那些人不是普通人,難道你不相信我嗎?”

沐雲軒心疼的看着她,讓她每天都過着提心吊膽的日子,是他做得不夠好!

一句你不相信我嗎?讓蘇紫陌的情緒緩過來不少,對啊!她應該相信雲軒的,她現在是她的依靠。

“好!我相信你,去把我們的齊兒帶回來。”

蘇紫陌眼眸裏透着一抹信任。

沐雲軒一看,心裏瞬間豁然開朗。

“櫟兒,好好陪着你孃親,相信爹爹,一定會平安把你弟弟帶回來的。”

沐雲軒看着蘇櫟,他這次只想自己去救齊兒,他只想讓他們知道,有他沐雲軒在,就能爲他們母子撐起一片天。

“爹爹,櫟兒相信你。”蘇櫟點了點頭,第一次,讓他覺得有父親真的很好!

沐雲軒回頭看了一眼蘇紫陌,轉眼即逝。

“陌兒,真是苦了你了,你這些連到底是怎麼撐過來的。”

司徒若嫣激動的捂着蘇紫陌的手問道。

感覺到那手心裏的溫暖,蘇紫陌的心也跟着一暖。

“人的心情有的時候就像衣服,髒了就拿出來洗洗曬曬太陽,當陽光蔓延出溫暖時,心自然也溫暖了,不想承認這就是命,內心強大的女人都是這樣過來的。”

蘇紫陌一臉無所謂的說道,“孃親,爹爹,我們進去等消息吧!”

“也好!”司徒若嫣點了點頭,在心裏祈禱自己的外孫千萬不要有事。

一時間,蘇齊出事的消息傳遍了整個明月山莊。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