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就在這時,有人敲門,“咚咚”幾聲之後,便聽到外面傳來這麼一個聲音,“穆隊,你在裏面嗎?”。

穆溪水聽到這話,直接回答說,“在……什麼事?”。

“屍檢那邊有結果了,他們叫我把屍檢報告給你?”。

“哦,那你進來吧”穆溪水淡淡的說道。

隨後,便見一警察開了門,走了進來,並把一個文件遞給了穆溪水,隨後,穆溪水示意他可以出去了。

看到穆溪水的示意,那警察二話不說,直接轉身出去,並關上了門。

然後,穆溪水翻開手中的屍檢報告文件,仔細的閱讀起來。

一邊閱讀,還一邊低語道,“毫無傷痕……身體內的血液全無,就好像被人抽乾了一般……”,越看下去,穆溪水的眉頭越是緊鎖。

我在一片看着,心中挺好奇的,這屍檢報告,究竟是怎麼一會兒,老張是因爲上面致死的,應該說是,老張是怎麼被殺死的。

我聽得也是斷斷續續的,也不過穆溪水不自覺念出了兩句而已,不過聽她那兩句,好像是在說,老張身上並沒有任何的傷害,同時,老張屍體內,沒有一絲血。

人的身體怎麼可能沒有血,這怎麼可能……即便是在脖子上抹上一刀,直接放血,也不可能把人身上的鮮血放幹,多多少少還是殘留鮮血在體內的。

難道老張是死因,是因爲他體內的鮮血突然消失不見了?

沒了血,人必死,應該說,人體內的鮮血少於一定量,人必死。

心中,有所疑問,我便更加想看那份屍檢報告了,於是,我對穆溪水說道,“那個……那個,我能看一看那個屍檢報告嗎?”。

穆溪水聽到我這話,擡起頭來,看了我一眼,對我說道,“不行,這可是‘國家機密’,你不是我們這個系統的人,不可能給你看的……”。

我就知道會這樣,我不是警察,她怎麼可能給我看。

接着,穆溪水放下手中的屍檢報告,對我說道,“好了,我要問的也問得差不多了,你可以選擇在這裏多坐一會兒,也可以選着離開……”。

誰t媽的願意在這裏多坐,誰t媽的就是sb,我自然選着離開了。

出了警局,我並沒有看見張茗茗,於是我在警局門頭,多呆一會兒,想必,穆溪水問我再去問她的。

在警局門口等張茗茗的隨後,我又遇到了詹姆斯,詹姆斯見到我,問我第一句話便是,這次有怎麼了?

我對他說,沒事,跟上次一樣,問我幾句話而已,到是你,又來提死人超度?誦讀聖經?

詹姆斯的回答是,這次警局又出現了死者,他是來給他們誦讀聖經的。

就這樣,我又詹姆斯閒聊幾句,直到張茗茗走出警局,我們才分開,我嘛自然帶着張茗茗回去,他嘛,自然進了警局。

詹姆斯,站在警局門口,看着我帶着張茗茗走開,當他的目光落在張茗茗身上的時候,他的眉頭皺起,似乎想到了什麼,最後又搖了搖頭,接着轉身走進了警局。

路上,我對張茗茗說道,“沒事吧?”。

張茗茗微微點了點頭。

接着,我又問她,“他們都問了一些什麼?”。

張茗茗回答我說,沒問什麼,就是問了她怎麼會想着跑去工地……。

我又問張茗茗,我問她是如何問答的,張茗茗聽到我這個問題,對我搖了搖頭。

搖頭是什麼意思?我不很懂,於是,我又追問,她還是不答。

她不回答,我也沒辦法,於是便只好作罷。

老張的屍首,在第三天的時候,被我們這羣工友,從警局裏面接了回來,最後在家裏放了一天左右的時間,便下葬了。

老張事情就這樣完結了,失去老張的張茗茗辛虧得到了工地上的賠償,畢竟老張死在這工地,工地老闆多多少少也得負點責任,賠錢是肯定的。

至於,其他兩起案件的死者,他們又不是工地工人,工地老闆自然不可能對他們負責。

有了這筆賠償,老張一家人,到是能挺過這最艱難的時刻,等這錢用得差不多了,張茗茗早已經從學校裏出來了。

這些天,我和張茗茗混得還挺熟的,其實我有點小心思,這張茗茗長得還不錯,人嘛乖巧,看上去特別老實,是那種娶來做媳婦的第一人選,娶妻生子,不一定要做漂亮的,但一定要淑女(娶妻求淑女),一定要賢惠,無疑張茗茗是這種人。

我也快二十了,在農村,我這樣的男子,基本都開始忙活着結婚生子的事兒了。

當然,我也有這個心思,因而,想着看能不能先和這個張茗茗耍朋友,先做情侶,然後結婚……。

我和他家事上,在怎麼也可以說是門當戶對吧,唯一不太搭的就是,她是大學生……。

以前老張在,我恐怕是沒那個機會,現在老張走了,我又幫了她家這麼多忙,還能沒有機會?

我這點心思,老陳他們還看不出來,我能那麼積極的去幫助張茗茗他們一家人,就是傻子也看得出來,我在打張茗茗的注意。

老陳他們看得出來,但也不會說什麼,甚至於還極力想着撮合我和張茗茗。

老張在時,他們可能不敢,現在老張走了,他們老張家,也需要一個男丁,我嘛,在他們看來還不錯……,倒也沒有可擔心的。

……

這事先且不說了,我們還是說回建築工地的事兒。

我們那建築工地,自從死了人,還不止一個,幾乎面臨倒閉的威脅。

好在那老闆,後臺夠硬,有錢任性,沒多久就再次開工。

開工是開工,但幾乎沒有工人敢去做工,原因嘛,便是有人說,我們那工地鬧鬼。

這個鬧鬼的傳言有幾個版本,我就說兩個認同度最高的吧。

一是說,我們這個建築工地,之所以會死人,是因爲有妖物作祟,不然這個老張也不會無緣無故死去,也不知道這個傳言的主人是誰,居然知道老張死後,屍體內沒有一絲鮮血的事情,傳言裏說,是妖物吸乾了老張體內鮮血,這是一個吸血的怪物!

第二傳言是這樣的,傳言裏說,有人在建築工地裏,看到老張鬼魂……,在結合老張死在這裏,很多人便相信了這點。

由於這些鬼怪的傳言籠罩着那建築工地,幾乎沒人敢去哪兒做工的,錢是小事,命是大事……,爲了那點錢丟性命可不值得。

建築工地老闆,爲了讓這些工人復工,把警察就叫來,雖然警察一再強調,這個世界沒有什麼鬼怪,但這些建築工人,基本來自農村,很是迷信的,鬼神之說,基本農村人都信……。

因而,無論警察如何解釋,這羣工人也不信,建築工地的老闆,見此只好,貼出一張告示來,說懸賞十萬抓鬼,要是那個能人異士真能抓到鬼魂的話,這十萬塊就的他了。

其實,建築工地老闆這招,不過是爲了安定民心而已,他纔不在乎有沒有能抓到這個鬼怪呢。

他是想要告訴大家,我已經叫人把鬼抓了,你們回來復工吧!做做樣子,走個過程而已……。

既然,你們這羣農民工相信鬼怪之說,我就找個人來抓鬼,我把鬼都抓了,你們還有什麼理由不復工?

要知道,這建築工地每停一天,他就得損失一大筆錢,十萬塊錢,就當拿去嫖了個小明星唄。 縣警局,辦公室內,一妙齡美女坐在辦公桌旁,正努力的處理着手中文件。

這人,不用說,想必大家也猜出來了,沒錯,她就是穆溪水,我們縣刑警隊的隊長!

穆溪水看着手裏的資料,面部異常凝重,眉頭緊鎖,都已經深深的皺了起來。

突然,她聽到高門外傳來一陣敲門聲,於是她擡起頭來,對着門外的人說了句,“請進……”。

隨後,便見一男子走了進來,男子約莫有一米八左右的升高,身體很是壯碩,全身的肌肉,即便是那身緊身的警服也難以掩蓋他那一身的肌肉。

穆溪水見到此人,微微用手按摩一下自己的太陽穴,然後開口對其說道,“怎麼樣?有什麼情況?”。

“情況到沒什麼,這幾天那兩人一切都還正常,出了那男的每天跑到那女的家裏獻殷勤外,到也沒有其他什麼舉動……一切都還正常……”男警如此回答道。

穆溪水聽了男警這回答,想了片,然後問道,“這幾天,沒有誰報警說,那裏死人吧?”。

“沒有……”。

聽到這話,穆溪水沉思了片刻,然後擺手對男警說道,“那,你還是先回去繼續監視他們吧……”。

“是”。

然後,男警恭敬的退了出去。

男警出去,併合上門,辦公室內,穆溪水小聲的唸叨了一句,“沒死人,沒有異常,這兩人的嫌疑還不能派出呀!”。

估計,大家很想知道,穆溪水查的這兩個人是誰?

那我就告訴你們,穆溪水查了那兩個人,便是我和張茗茗。

事情,還得從幾天前說起,就是那天我和張茗茗被她帶到警局,最後這個穆溪水分別對我和張茗茗做了審問。

審問完之後,她便放我離開了。

其實,她從未放棄過對我懷疑,張茗茗也在其中。

我嫌疑她覺得最大,其次是纔是張茗茗。

理由有以下幾點,首先,三起案件,應該是我都在場,第二、三兩件,我幾乎是第一個發現的,這個世界上真有這麼巧的事情?她穆溪水纔不信。

再就是,在詢問我和張茗茗的時候,她總覺張茗茗在隱瞞什麼,亦或者不想說什麼,也許是想保護誰,故意不說出來,這讓她懷疑。

因而,當天我們離開警局的時候,他便叫人跟蹤我,把我和張茗茗給監視了起來。

目前爲止,穆溪水手裏的沒有任何有關兇手的線索,而我和張茗茗幾乎成了她唯一的突破口。

當然,我和張茗茗都不知道這些,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已經被人給監控了起來。

我t目的當時,還向着怎麼討好張茗茗一家人,看能不能有機會做她們家的乘龍快婿。

其實,怎麼說呢,我這個人的思想還是很傳統的,到來該結婚的年齡,就該結婚,然後像自己父母那般,這輩子呆在自己這個小縣城內,過着安安穩穩的小日子,從未想過自己出人頭地。

我們父母是農村人,雖然也有想過自己的兒女能出人頭地,成龍成鳳,但相較於城裏人來說,這個期望值要低了很多很多。

在加上高考失利之後,他們也就放棄了我成龍成鳳的想法,在縣城裏打打工,娶個媳婦,然後培育下一代,說不定下一代就出息了呢?

我呢,也沒多想,特別是經歷上次的鬼魂事件之後,我變得更加的保守,完全沒有少年人那股衝勁,甚至於覺得,這樣一輩子平平安安、簡簡單單就夠了。

因而,我纔會考慮着結婚的事兒,主要是看到,身旁很多跟自己差不多的同齡人,娶媳婦的娶媳婦,嫁人的嫁人,自己現在連個女朋友都沒有。

也許也真是因爲這點原因吧,當工地老闆貼出那個懸賞的時候,我很想站出來,把那十萬塊錢收入囊中的。

十萬塊,基本是我在工地上幸苦一年半的收入,這是一筆不菲的收入,有了這筆錢,相信結婚的彩禮、喜宴等夠了。

農村可是城裏,結個婚要幾十萬那種,十萬塊錢,我大致算了一下,大差不差吧。

因而,在那選手被貼出來後第二天,我便自告奮勇的說,我能抓鬼!

其實,我也大致想了一下的,雖然我的文化程度不高,但大致還是能猜到那工地老闆的心思。

他這十萬塊錢拿出來,完全是爲了安定民心,至於能不能抓到鬼,亦或者工地鬧不鬧鬼,有沒有鬼,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要告訴這些農民工,我們已經請高人把工地裏的鬼抓了,你們快回來復工吧。

而我呢,當時也沒多想,想着走走過場,然後拿到這十萬塊錢。

當然,我也知道這十萬塊並非那麼好拿,即便工地老闆拿出這十萬塊來安定民心,但你即便是個騙子,要騙他這十萬塊,也得那點東西出來不是?這東西不是給他看,而是給這些農民工看,讓他們相信這工地裏鬼魂已經被人抓了。

只要做到這點,這十萬塊也就好拿了。

對於這點,我是想好了的,要鬼那還不好辦……大不了去找一下陳三章,相信在他那裏可以找到鬼魂。

最後一點,那就是我們這工地內,是不是有怪物,亦或者說是不是有鬼魂,我是這麼想的,現在的我,即便是遇到一些鬼魂,其實也不是那麼怕了。

你們不要以爲我四萬塊錢是白話的,且不說陰陽之術,我已經練到可以採陰補陽,最後吸死白玲瓏。

單說我吸乾白玲瓏之後,整個人身上的陽氣,也就是陽剛之氣,要比一般人強上不少,一些普通的孤魂野鬼,見到我幾乎是不敢靠近的。

再加上,你們難道真的以爲我只學了陰陽之術?如果是這樣,那你們就太小瞧我了。

當時,三天時間,我的確有且只有那時間去學陰陽之術,但並不代表,我不可能有多餘那麼一點時間,去把《陳氏寶典》上面的其他內有看一下,畢竟那可是發了我四萬塊錢的呀。

可以說陳三章偷懶把《陳氏寶典》扔給我,讓我去自學,他是虧大發了,應該說他太小看我了。

雖然我不是那種過目不忘的人才,但是記憶力還算不錯,要在《陳氏寶典》這麼術法裏,幾乎一兩個術法來,還是有可能的。

我當時,稍微把《陳氏寶典》翻閱一下,大概幾下了幾個自己覺得有用術法。

一是,驅邪咒,這是一種符咒,這種符咒可以讓人在走夜路的時候,不爲那些鬼魂所擾,說白了,走夜路的時候,不易撞鬼。

至於我爲什麼要學這個,想必大家都猜到了,那就是我不想在撞鬼了,這輩子都不想和鬼魂扯上關係。

二是,除魔手印,這是我學到的唯一的進攻手段,當時我是這麼想的,要是驅邪咒不管用,最後還是撞鬼了咋辦?

這個時候,除魔手印就派上用場了,而且這個除魔手印很是方便,幾乎隨時都可以用,他只需要習練者的一滴精血,在手上快速的畫出一個除魔符咒來,然後打出便是除魔手印,並且威力不錯,一般的鬼魂都會退避三舍,那個時候我學的第三個術法就派上用場了。

我從未想過自己能獨立除魔,也未曾想過這除魔手印在我手裏,就真能驅鬼除魔,因爲我的下一個要學習的術法,就自關重要了,因爲它關係到我,能不能逃脫出來。

寵婚襲人,老公暖暖愛 我學的第三個術法,名曰:疾風咒,這也是一種符咒,此符咒需含在口中,不可吞下,含在口中就好,然後可以加快自己的逃跑的速度。

這三種手段,我覺得已經夠了,能打能逃,還能避,已經很不錯了。

再加上當時有時間有限,我能找到這三個適合我的已經足夠了,一,我沒想過自己有天成爲一名驅魔人、道士之類的。

二,我只想做個普普通通、平平凡凡的普通人,同時還不想被鬼魂所擾。

至於,我爲什麼還要學這些,原因很簡單,以前覺得這個世界上沒有鬼,不學這些還可以理解,現在知道了,不學點可以自保的東西,能說得過去嗎?我可不想,以後如果撞鬼了,一點反抗的手段都沒有,這三個術法,至少讓我有能力,在遇到鬼怪的時候,能自保不是?

至於我在對上厲鬼袁弘那會兒,爲什麼沒有使出來,原因很簡單,時間緊急,我根本就還沒學會,只是把這三種術法的內容,記載的自己的腦海之中。

現在,已經是兩三個月以後了,在家裏呆的這兩三個月,我可沒真正的閒着,這三門術法,已經別我習練得爐火純青了,隨手就可以在手上畫出這三個符咒來。

至於陰陽之術,到現在爲止,要向再進一步,那便只有實戰演練了,也就是得找一個雙修伴侶,纔可能再提升一個等級。

這也是我爲什麼說我敢去接這單活兒的真正原因,即便是工地裏真有鬼魂,我撞見了,我也能自保,然後大不了去找陳三章,叫他來處理,如果陳三章還不行,那便去找公墓裏的那個守墓老頭,他應該ok了吧!我是這麼盤算的。 當我向老陳他們說起,我要去工地抓鬼得那十萬塊獎金的時候,他們顯得很詫異。

我會抓鬼這事,他們可從來沒有聽說過,在加上我這麼年輕,就跟加驚訝了。

因而,老陳把我拉到一旁,對我這般說道,“十三,這可不是鬧着玩的,我聽說我們工地真的有鬼……”。

“我們工地上那個小朱,你應該認識吧,他比你大不了多少,他就在我們工地上見過鬼”老陳繼續說道。

“他說他見鬼那會兒,好像是個黃昏,太陽基本已經落下了,天還有那麼一絲光亮,他在我們那塊工地的附近,看到一個黑色影子,當時天色有點暗,他也看得不是很清楚,但他可以肯定他看到那黑影,咻的一聲,從一樓跳到了三樓……,人能有這種彈跳力?這不是鬼是什麼!”。

老王說這個是想告訴我這點,那就是我們那工地真的鬧鬼,你小子可別爲了那區區十萬塊錢,把自己小命搭上了。

老王嘴裏說的那個小朱,我有那麼一絲印象,老張的喪事,他好像也來幫過忙的,他叫朱進,比我打五六歲的樣子,應該有二十五左右了吧,早就接過婚了,現在他的孩子都該上幼兒園了吧。

我還真沒聽說過他在我們工地見鬼的事情,這次老陳說起,我還是第一次聽,如果老陳說得沒錯的話,看來我們那個工地,應該是有點東西,就是不知道是不是鬼了。

不過那句黑影,我記得張茗茗之前也說過,在我們工地那兒看到了黑影,難不成跟朱進看到是一個?

聽完老陳說的,我對他說道,“我怎麼沒聽朱進說過,他在我們工地撞鬼的事兒?”。

“你沒聽說過也是正常,誰叫你一天到晚,在張茗茗身邊轉悠,你心裏估計也就只有張茗茗,那可能聽到我們說這些……”。

老陳這話,讓我一陣臉紅,他說得到也沒錯,我爲了貢獻張茗茗,即便每天都會在她面前轉悠,除了張茗茗的事,其他事,我很少上心。

“你這次想着去拿那個獎金,估計也是爲了這個張茗茗吧!”老陳擺出一副我早已看透你模樣對我說道。

老陳這話到也不錯,我之所以,想着去拿那十萬塊錢的獎金,不就是爲了有錢結婚嗎,說來,不是爲了張茗茗是什麼?

最後,老陳看着我,說了這麼一句話,“十三呀,你還年輕,錢有的是機會找,何必爲了這十萬塊錢丟了自己小命呢?”。

然而,我心意已決,十萬塊錢我是志在必得,有了這十萬塊錢,我覺得我和張茗茗事兒,基本就成了。

爲了自己終身大事,稍微冒點險還是值得的,再說了,這個世界上,做什麼事,是不稍微冒點險的?在加上,即便是撞鬼了,我也不是毫無反抗之力的,我想我逃出去還是沒問題的。

於是,我對老陳這般說道,“老陳,我是真會抓鬼,就在幾個月前,我跟一個高人學了幾門手段,放心好了,不會有事的……”。

“真是,你真學了跟人學了抓鬼的手段的?”,老陳微微關切道

“那當然,我的話,你還不信?再說了,這可是關係到我命的事兒,我能這麼草率?再說了,我即便不敵,我還可以去找教我抓鬼手段的高人不是?”我如此對老陳說道。

老陳聽了我這話,稍微想了想,然後仔細看了一眼,覺得我並非那種魯莽之人,便也就放心了。

隨即對我說道,“好吧,既然你心意已決,我老陳就祝你旗開得勝,早點抓住那鬼,早點獲得拿十萬塊獎金,早點心想事成……”。

最後,他拍了拍的肩膀,在我耳邊小聲說道,“放心好了,我們一定會盡力撮合你和張家那丫頭的”。

……

“聽說你要去抓鬼?”張茗茗看着我,突然開口問到我。

聽到她這話,我一愣,接着我反問道她,“你怎麼知道的?”。

“我都聽他們說了,他們說你想抓鬼?”張茗茗輕言細語的對我說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