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但最後一個孤魂野鬼被打的魂飛魄散之後,我們卻感覺到了一種來自天空的壓力,這種感覺,我很熟悉,這和空空道人引來的武當山龍氣帶來的壓力一模一樣。

在關鍵時刻,空空道人展現出了自己的強大之處,在武當山範圍內,他幾乎等於無敵的!我們尚且受到了這種壓力,那些黑衣人就更不用說了,他們已經完全沒有了剛剛的那股狠勁,全都趴伏在了地上。顯然,他們已經被空空道人引來的武當山龍氣給徹底壓制住了。

“李施主,把他們綁起來,就不要傷了他們性命吧。”苦玄大師是出家人,這個時候,還是慈悲爲懷的。面對一些幾乎沒有了什麼戰鬥力的人,我也沒有了殺心,正準備順着苦玄大師的話,將那些人都綁了,丟在這裏。但我和苦玄大師想的不一樣,以德報怨,何以報德?我準備留着他們的性命,只不過是想從他們嘴裏打聽到更多的信息而已。

但那些黑衣人似乎並不準備就這樣束手就擒。他們忽然暴起,似乎是用出了最後的力氣,將手中的長刀直接就扎進了自己的身體之中,瞬間,一股黑色的氣體突然從他們的身體之中冒了出來。

“後退!”我大聲喊了一句,其他人也立刻後退了十幾步,而鈴鐺也被我拉着退後了很遠的距離。

這個時候,咱在最前面的那個人的身體突然膨脹了起來,宛如一個氣球,脹大到了極限,便“砰”的一聲炸裂了,體內黑色的液體四處飛濺,落在地面的石板上,迅速地將石板溶解出了很深的一個坑來。

我看着那些冒着黑煙的坑,心有餘悸。如果不是空空道人將他們壓制住了,要是讓他們在我們人羣之中發生了爆炸,那後果不堪設想啊。

“有沒有人被黑血淋到的?”我問了一句。還好,所有人後退的都很快,沒有一個人被黑血噴濺到。

最前面爆炸的那個人的黑血都沒有濺到我們的身上,後面的那些人就跟沒有機會了,但是他們依舊選擇了自爆。轉眼之間,那些黑袍的原住民,都變成了一個個殘肢斷臂。

“這些人真瘋狂。”我看着前面的情況,嘆了一句。那些人爆炸之後,在那邊留下了一片黑色的血霧,我不確定它有沒有毒,爲保險起見,只能繞過這裏。

障礙已除,我並沒有急着進入崑崙仙宮,在這之前,我還有一件事請要做,那就是看看自己那四個兄弟的屍體。

大金牙和胡糖兩個人是死在這裏的,我們都知道,但是胡七七和刃鋒一郎的屍體卻也出現在了這裏,讓我十分的不解。

胡七七是東北五大野仙狐黃白柳灰中的一支,很有實力,而且在她身旁的,還有東北野仙的其他人在,竟然也被如此輕易的取了性命,這讓我有些吃驚,也不禁對這野仙的這些人擔心了起來。

www●тTk дn●C〇

我查看了胡七七的傷口,致命傷是頭骨,有人一拳將她的頭骨打碎了,而且是前額,而且看樣子沒有其他的打鬥痕跡。

我有看了看刃鋒一郎,他的傷口也一樣,前額被打碎,也沒有什麼打鬥的痕跡留下。

“是熟人殺的。”我看到這些傷口之後,立刻就得出了結論。胡七七和刃鋒一郎都是高手,能夠一招斃命,那不知道要比他們兩個強大多少,而且還要兩個人都沒有防備,如此看來,熟人作案是最可能的了。

“你的意識是,那個幕後黑手,你們都認識?”空空道人問道。

我點頭,最開始的時候,就已經說過這件事情了,祁濤說過,我們對那個人都熟悉,而剛剛,我也看到那個背影了,很熟悉,但是卻無法確認到底是誰。

“現在想這些也沒有用了,我們先進入崑崙仙宮吧。”張楠提議。

剛剛那些人已經進入崑崙仙宮有一段時間了,雖然山門沒有關上,但也算是時間寶貴了。雖然知道他們會在路上給我們留下多少陷阱。時間越長,留下的陷阱也就越危險。

“好,我們也進去。” 繞過那一灘黑霧凝結而成的液體,我們小心翼翼地走上了同往崑崙仙宮的臺階。

入口處沒有任何阻擋,從那兩米多高的門戶往裏面看,只有一片白茫茫,所以我們也根本不知道後面會遇到什麼樣危險,在那一片白茫茫的後面,會不會隱藏着致命的屠刀,我走在最前面,率先停住了腳步。其他人見我頓住了,也默契地止足不前。

我看了一眼我身邊還剩下的人,他們也都看着我,即便是一直不對付的章楠和汪陽,還有時敵時友的空空道人之流。只是一個動作便能看出,他們現在都把我當成了主心骨。

我又轉過了 頭,看向了那個似乎是通向仙宮的大門,毅然地一馬當先向前走去。

一直是兄弟們爲我犧牲,這次,就讓我來吧!

但纔剛走出一步,我的胳膊便被人拉住了。

是章楠!

她帶着笑容對我道:“小李爺你可不能有什麼閃失,這探路的事情,便交給我吧!”

不等我拒絕,她便越過了我,才放開手,竟是要自己代替我以身涉險。我才愣了一瞬,反手抓住她的手掌,跑着便要超過她,順帶不屑地道:“哪有男人站在女人背後的道理!”

我想把她推走,但章楠並不是普通的女孩,手裏的力氣並不比我小,我們一路拉扯着奔向那個門,心中都知道那門或許等同斷頭臺,卻像是爭着什麼好東西一樣向前。

最後,我還是贏了,章楠比我慢了一步,落了我一個身位,可我卻也沒有能成功把她甩開,她相當於是和我前後腳進了崑崙仙宮。

一步之間,改天換地。

門後面並不是真的白茫茫的一片,出現在我們面前的,是一個一米來寬的通道,左右都是石壁,石壁上裝潢着散發着幽綠色光芒的珠子,將這個通道渲染得如同幽冥路一般。

但是,這裏並沒有我們想象之中的危險,這裏並沒有其他人的蹤跡,我仔細打量了一番,確定了沒有危險之後,才轉過身,想要招呼其他人進來,但轉過頭來,才發現,剛纔的門戶,已經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與周遭無異的石壁。

是幻覺嗎?

我下意識地伸手想去觸碰,這一動,才發覺自己還抓着章楠的手。女孩子的手掌很是柔軟,我也不知是出於什麼心理,竟然輕輕捏了一下,隨後又像是做賊心虛一般,慌忙把手鬆開了。

章楠有些尷尬地把手收了回去,她的臉雖然是被石壁上的珠子發出的光染成了綠色,可我彷彿看到了一抹緋紅。

“回頭路好像沒有了。”

章楠發現我在看她,有些不自然地別過了頭,聽得出來,她這是在強行找話說,避免我們之間的氣氛太過詭異,我也緊跟着她的話迴應道:“是啊。”

隨後,我們又都沉默了下來,這安靜的環境下,一種奇怪的氣氛似乎在蔓延開了,這是一種從未有過的體會,我有些不安,但並不抗拒。

“接下來怎麼辦?”

章楠用拳頭在石壁上敲擊了兩下,聲音很沉悶,基本上可以確定石壁後面不會是空心的。只是踏出了一步,我們就彷彿走進了一個新世界。

面前只有一條通道,向左,或者向右。我不知道路途通向何處,但我知道我們不可以在這裏乾等着。

或許,沒有同時踏進那個門的人是不會進入同一個空間的,不然沒辦法解釋爲什麼後面的人沒有出現在這裏,我相信他們不會在我們沒有音訊之後畏懼而離開,只有可能是他們去了別的地方。

崑崙仙宮裏神奇詭異的事情多了去了,這似乎不難接受。

“我們走吧。”

說着,我對章楠伸出了手,在與其他人分散的情況下,我們不能再被逐個擊破了。但我的這個動作似乎是讓章楠有些誤會,她有些嬌羞地低下了頭,才扭扭捏捏地把手遞給我。

總裁的替罪情人 這番姿態,我怎會不知道她在想些什麼,不禁有些好笑,這都到了生死攸關的時候了,她還有心思想這些事情,女孩子的想法,真是……

不過我握住章楠那柔弱的小手的時候,內心也閃過了一點怪怪的感覺,但是,我腦海中很快又浮現了大金牙他們的面孔。

我知道,現在不是胡思亂想的時候,悲痛可以暫時壓下去,其他的感情也是一樣的。

我牽着章楠的手大步向前,綠光向前無限延伸,我不知道它們是想將我們指引到何處去,但除了跟隨他的指引,我們別無選擇。

我心中算計約是走了半個多小時,眼中所見,卻始終是綠色的珠子,我們彷彿是在一個無限的迴廊之中,根本沒有發現什麼變化,那些珠子,不論是大小,還是排列方式,完全都沒有變化。

“小李爺,你說我們是不是進入風水迷局了?”

章楠顯然也發現了不對,眼前的情景跟鬼打牆很類似,但我們二人不可能被鬼打牆了還一無所知,那只有一種可能,這個通道應該是一種陣法,我們身在陣中,直到現在才察覺到。

我又帶着章楠前行了一段距離,這一路上,我完全把警戒的任務交給章楠了,自己全心全意地觀察着石壁上的綠珠子,這其中隱藏的規律很快便被我看出來了。

綠珠每七個,最後一個便會稍微低一點,再下一個七個的排列,後一個便會高一點。

規律是找出來了,可我並不擅長這些,完全不知道這些規律有什麼用,若是風影在此處,想必此局必可迎刃而解吧!

我的心裏不禁有了幾分沮喪,兄弟齊心,其利斷金,但現在死的死,散的散,我只是憑藉着最後的執念進入的仙宮,之後要做什麼,卻是茫然的很。

如果連一個風水迷局都走不出去,我又能做什麼呢?

“不要灰心。”

章楠忽然握緊了我的手,踮起了腳尖在我臉上吻了一下,才鄭重地道:“你現在身上揹負着很大的擔子,所以任何人都可以倒下,唯獨你不可以。”

我沒有想過,章楠居然會用這樣的方式來安慰我,她說的話我聽進去了,但腦中一直回想的,卻是剛纔那溫潤的觸感。 我並非是什麼都沒有見識過的初哥,但章楠的這個淺淺一啄,仍然是讓我心生盪漾,竟然傻不拉唧地問了一句:“你做什麼?”

問完我就後悔了,這樣的話只會是讓兩個人都很是尷尬而已,對目前的處境沒有任何幫助。

可章楠並沒有做小兒女姿態,她十分坦然的樣子,道:“你不要想太多,這只是一個鼓勵而已,你還有你的兄弟在等着你,你可不要讓他們失望了。”

是啊!章楠這麼一說,我內心又有些愧疚起來,之前還暗自笑章楠不知時宜,現在自己又犯了同樣的錯誤。

我不能讓我的兄弟們失望!

無論是愧疚,還是心中因爲章楠而掀起的那一點波瀾,都被我強行壓了下去,我現在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走出去!

規律已經找到了,那不管怎樣,試着做一點事情,總比像現在傻愣愣地站着更好,反正,更壞的事情,也不過是死,而我們已經把生死置之度外了。

高官的新寵 我找到那個低一點的綠珠,踮起腳尖可以用手碰到,我一手抓了上去,那綠珠便往裏面凹陷了進去,接着,通道里面便響起了轟隆隆的聲音。

或許,這根本不是風水迷局,反倒是更像機關道!

這通道不知道是什麼時候修建的,但想來年份不會近了,若真是機關術,除了嘆一句古人的智慧,我實在是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通道內因爲我剛纔的舉動,顯然是發生了變化的,這麼一看,這個通道的難度真的不大。

也正是這個道理,很多時候,一些簡單的事情,往往是自己想的太複雜了,我和章楠是尋着剛纔聲音傳來的方向走的,差不多走出了一百多米,我們才終於找到了通道的變故。

綠珠都在左側,而右側一處的石壁上,露出了一條二指寬的縫隙。

爲了以防萬一,剛纔我一路走來,都沒有再碰石壁上的綠珠,這會看到這個縫,我忽然有了一個想法。

莫非是按下一個綠珠,這石壁便會分開少許?

爲了實驗,我就近找到了一個稍微低些的綠珠,同樣,是輕輕一按,那綠珠便凹陷進去了,而那個石壁,果然又張開了一些,變成了四指寬。

這裏果然是機關道,而非風水局,可這樣的機關術,真是聞所未聞,見所未見。

接下來要做的事情就很簡單了,我和章楠依然沒有分開,一起一個個地,將每十四個綠珠就有一個是低一點的綠珠按了進去,那個石壁的縫隙,也從最初的兩指寬,變成了現在的兩人寬。

而且,當機關破除之後,這個通道的祕密也展露在我們面前。

這是一個圓環的通道,但身在其中,光線有特別昏暗,那一點點的弧度,是很那被發覺,我和章楠也是順着一個方向又走了回來,才確定我們之前的移動,都是在一個環形通道里面打轉。

不管之前如何,現在找到出路就好了。通道里面還是一片綠光,但是照不過那個石壁裂開而形成的門戶。

那後面正如我們進來時差不多,看過去,只有一片深邃的黑,那個門戶,便彷彿是一個擇人而噬的兇手張開的大嘴,正等着我們自己走進他的嘴裏。

可我們別無他路。

章楠又看了看我,這次,她沒有再搶先了,我們都明白了彼此的意思,如果這門戶和進來時候的那一個是一樣的,我們不論是誰先誰後,都有可能分散,還不如攜手進去。

她十分自然地把手放在我的手中,我們雖然鬥了這麼久,此刻卻像是一對相識多年的老友,沒有男女之間的旖旎,相視一笑,一切盡在不言中。

在我即將走進那門戶通向那未知的黑暗時,我忽然想到了一點,腳步又猛地停下來了。

章楠沒有發問,只是疑惑地看着我,我解釋道:“那些低一些的珠子,是開啓通道的機關,那那些高一點的珠子呢?”

這一點不探究明白,我想我肯定會念念不忘的,章楠也明白了我的意思,於是我們又往回走,但那高一點的珠子,我踮起了腳也碰不到,只好拿着金剛鐲,才終於抵到了那珠子上面。

可是,那珠子並沒有和我想象中那樣,凹陷進去,而是猛地炸裂了。這一下彷彿是連鎖反應一般,其他的綠珠,也紛紛開始爆炸,但沒有任何物品被爆炸的餘波衝出來,只有那些光,彷彿是實質一般,從珠子裏面飄散出來,附在了石壁上。

不多久,所有的珠子都炸裂了,那些逸散的光點,也全都附着在了石壁上,竟然逐漸組成了一幅幅的圖。

我們現在是站在出口處,看到的圖便是一個沒有面目的男人,頭戴着王冠端坐在王座上,十二個人站在他身邊,不遠處是許多的看上去地位就低了一層的人,他們身處一片火海之中。

再往前面的一幅畫,便是這個帶着王冠的人,和一個身穿道袍的人,場景應該是在海邊,有水,有船,船上也有許多人。

再接下來的那一副,便是在一處宮殿中,那個帶着王冠的人,和道士相對而坐。

我和章楠一直順着方向看過去,並沒有弄懂這些畫在表達着一個什麼意思,直到我看到那個那個道士,帶着一羣人在建造着什麼。更下一幅圖,看那完成的建築,分明就是這崑崙仙宮的外圍!

這壁畫揭露的是崑崙仙宮的祕密嗎?

我匆忙向後看去,只見畫裏只有兩具棺材,一個是戴着王冠的,一個是穿着道袍的。他們一起被人擡着,分別放進了之前修建好的內殿。

這筆畫,基本上證明了,這崑崙仙宮,根本就不是仙宮,而是一處陵墓!

這陵墓中埋葬的會是誰呢?

我看向了下一幅壁畫,頓時驚得後背發涼。那畫裏面的人,面部五官沒有勾勒出來,但是,他的額頭正好有一個眼睛,手上還拿着一個圓圈,這不正是我麼!

讓我心涼的不是這一點,而是在那幅畫中,只有我是站着的,身邊所有的人都倒在地上了,死生不知,他們的人物特點也很明顯,喬拉,鈴鐺,空空道人,甚至是喬拉的貓……

我的心神在這一瞬間幾乎失守,忽然,我感覺到章楠用力地抓緊了我的手,成功地將我從可怖的幻想中喚醒。

章楠關切得看着我,我由衷地到:“謝謝你。”

章楠卻沒有說什麼,只是往前面走,終於,我們看到了最後的一個壁畫。

兩個棺材之中,那個戴着王冠的人,坐了起來!無數的人站在他的身邊,彷彿是在拱衛着他們的王!

壁畫終於看完了,還沒等我細細思考,我忽然感覺到地面震動了一番,是那個出口,在慢慢地癒合了。打開的機關已經被徹底破壞了,如果那門被關上,我們就徹底被困死了。

來不及多想,我和章楠快速地朝着出口跑了過去,踏進去之前,我下意識地回頭看了一眼。

石壁很快就關上了,我也被章楠扯着逃離了出去,但是,那最後的一幕,卻烙印在我的腦海裏面了。

我看到的,還是第一副畫,但是,那幅畫裏面那個戴着王冠的人,卻換成了一個穿着道袍的人。

這到底是什麼意思?

我還在思考着剛纔見到的最後一幕,章楠卻忽然抱住了我,在我胸口小聲啜泣着,如此反差的行爲,讓我手足無措,只好左顧右盼,唯獨不敢看懷中的章楠。

我發現我們正在一個直徑約三四米的圓臺上,前後左右,都是濃郁到極致的黑暗,但這中間的圓臺上,從頭頂處,不知何物發出了昏黃的光芒,剛好將我和章楠籠罩在了其中。

我們彷彿是來到了一處孤島,這孤島上只有我和章楠二人。

我頓時理解章楠了,就算她是一個十分堅強的人,在這種環境下,情緒失控,也是女孩子的正常表現。

若不是我現在心中的執念太強,或許我也會絕望的吧!

“你別擔心,只要我還活着,就一定會帶你出去的。”

我開始輕輕地拍着章楠的後背,她的脆弱,也讓我產生了憐惜之心。事已至此,我對自己能否走出這崑崙仙宮,已經不報太大的希望了,但是,我拼死也會讓更多的人離開這裏。

章楠聽到我的話,便把我抱的更緊了,我的手再也不知道往哪裏放了,也不知道是從哪裏來的勇氣,我心一橫,環住了章楠的腰。

“小李爺,我可能沒辦法活着離開了。”

章楠忽然說着喪氣的話,我剛想開解她,她便擡起了頭,用灼灼的目光看着我,讓我那還未說出的話,卡在了喉嚨裏。

“那個壁畫的預言意思很明顯了,我們之中,只有你可以活下來。”

章楠說着絕望的話,也觸動了我心中最敏感的那一塊。我悵然道:“如果你們都死在了這裏,那我一個人活下來,還有什麼意義呢?”

我看着章楠的眼睛,想要把我的執念傳遞給她。

死都不怕了,爲什麼還要害怕向前?

可這麼做的效果,卻並沒有如我想象中一般,章楠的目光忽然變得溫柔起來,對我道:“要了我吧!” 我呆若木雞,我從未想到,章楠在這種時候,竟然會提出這樣的要求。她見我發愣,頓時也面如晚霞,卻還是堅定地仰面看着我,道:“我不想我的生命留下遺憾,小李爺!”

她說着,猛地摟住我的脖子,紅脣便印了上來,丁香小舌,舔在我的嘴脣上,也讓我呼吸急促,渾身發熱,一直壓抑着的情感,也徹底的爆發出來了。我開始激烈地迴應着章楠的輕吻,一雙手也開始不老實地在章楠的身上游走。

章楠輕輕地喘息着,聲音更加誘人了,她身上散發着迷人的幽香,讓我沉醉其中。章楠的手也在我身上摸索着,從胸膛撫摸着,一直向下,接近了禁地。

我猛的一個激靈,瞬間把章楠推開,拿出了金剛鐲對着她,怒斥道:“你不是章楠,你到底是誰!”

我可以理解章楠說的話,也願意相信,她是想在最後的時刻不負此生,但是,章楠那熟練的撩人的動作,終於讓我認識到,她根本不可能是章楠!

此章節爲VIP章節 共3076字,需支付 15 鬼幣閱讀,點擊支付閱讀自動訂閱本書 (可在我的訂閱裏取消)什麼是鬼幣?怎麼充值鬼幣?免費領鬼幣! 那一聲淒厲的尖叫,讓我和章楠同時朝着聲音的來源看了過去,之間剛纔離去的色鬼,此時已經成了一個不斷膨脹的人形,慘叫聲,便是從她嘴裏傳出來的。

“原來連我們都被算計了!啊……”

色鬼一邊淒厲地叫着,說出了一句讓我聽不懂,卻讓我的心情更加沉重的話,接着,色鬼像是氣球一樣,嘭的一聲爆炸了,這死法倒是和之前的那些黑衣人很相似,但是,色鬼是沒有實質的,他卻能像是實體一般膨脹爆炸,再次刷新了眼界。

他死後也不是徹底地化爲了灰燼,而是散成了點點光芒,落在了那黑暗處,當光芒徹底消散,一座橋便從石臺的邊緣處出現了。

我的心情複雜莫名,色鬼死的莫名其妙,接下來的情況也出乎我們的預料,我不禁料想到了以前玩過的通關遊戲,殺死BOSS之後,纔會出現通道,眼前的情景,多麼相似!

色鬼死去散盡的光芒,給我們指引出了一條路。也是我們離開這個石臺,唯一的路。那座延伸到黑暗中去的橋,底下也是黑暗,我們根本看不穿。但我們也並沒有猶豫。我大步向前,走到了石臺和石橋的連接處,章楠默默地落後我一個身位,我想去抓她的手,她沒有再回應我。

我心中不禁有些懊惱,但她生氣也是應該的。我之前因爲她的一些表現,而有些心猿意馬,又多少受到了色鬼的一些蠱惑,當事後章楠那樣的抗拒之時,我才幡然醒悟。

也許,是我太想當然了。

人有時候總會有那樣的錯覺,她喜歡我,便是最大的錯覺之一。

棋盤上的愛情 儘管我那麼做,是爲了救她,可是,她真的願意被我救嗎,用那樣的方式?

“章楠,出去以後,不管要殺要刮,我都隨你,但現在,跟我走!”

我站在邊緣,再一次鄭重地對章楠伸出了手,章楠猶豫了一下,大概是被我真誠和堅定的眼神打動了,才終於把手交給了我。

我拉着他,大跨步地走上了石橋,走向了黑暗,儘管在暗處,我依然感覺到,腳始終是踏在實地上的,我和章楠兩個人的腳步聲,那樣的清晰。

“噠噠,噠噠,噠噠……”

在黑暗中,我的聽覺更加敏銳了,在我和章楠的腳步聲的掩蓋下,我聽到了其他的凌亂腳步聲。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