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誰能想到,四十九枚銅錢組合到一起,竟然能一擊幹掉鬼王中期巔峯的陰魂,這實在是太出乎意料了!

不過,仔細想想,我也就釋然了……畢竟這隻女鬼之前已經被李靈兒打傷了,而且我又是持劍刺中了女鬼的心口位置,這可是鬼邪的要害之一,無數種巧合碰撞到一起,自然能一擊將這隻女鬼擊殺!

我的腦中閃出了這個念頭的同一時間,我身邊,突然爆發出了一道淒厲的鬼嚎之聲,而這道鬼嚎之聲,也直接將我拉回到了現實之中……

“嗷!”

淒厲慘烈的鬼嚎聲,猶如驚雷,震的我耳根發麻,甚至,有那麼一瞬間,我的大腦竟然產生了短路……

噗!

一道輕微的響聲,陡然傳入了我的耳中,隨之而來的,還有一股冰涼徹骨的感覺,從後背開始,蔓延至我的全身……

我轉過頭,便見距離我最近的那隻女鬼,此時揚着嘴角,絕色容顏上,浮現了一抹與之不相符的猙獰之笑……

順着那張鬼臉,繼續望去,便見那隻女鬼的一條鬼爪,已經印在了我的後肩之處上!

“桀桀……”那女鬼發出了一道刺耳的詭笑聲,彷彿,它認爲,這一抓,能夠對我造成致命傷似的。 我沒有動,那隻女鬼也沒有動,包括另外兩隻女鬼,亦是站在原地,凝視着我……

然而,經過了數秒鐘的沉寂之後,我的臉上,卻突然綻放出了一抹柔和的微笑……

因爲,我用這數秒鐘的時間,去感受我身體的變化,當我發現我的身體除了有些冷之外,似乎並沒有任何的異樣,也就說明,我這被黃泉精華之水淬鍊過之後的身體,似乎對鬼王中期巔峯邪物的陰煞之氣,完全免疫!

“死吧!”我盯着那隻攻擊我的女鬼,陰聲冷喝了起來。

話音未落,我猛的揮出了盛世劍,朝着那隻女鬼斬了去!

說時遲,那時快,那女鬼並不像之前死於我劍下的女鬼,因爲,它並沒有受傷,這也導致,這隻女鬼躲開了我揮出的盛世劍!

一擊未中,我的第二次攻擊,也順勢而出!

這一次,我並沒有握劍刺向女鬼,而是直接把手中的盛世劍甩了出去,那盛世劍猶如一道金色飛劍,直接刺向女鬼!

噗!

又是一道輕微的響聲傳來,緊接着,女鬼淒厲的嚎叫聲也緊隨其後!

便見那隻女鬼的小腹處,直接被盛世劍洞穿,並且將它的鬼體,穩穩的釘在了地上!

“嗷!”女鬼淒厲的咆哮了起來,可是,這女鬼的叫聲越悽慘,鑲嵌在它小腹處的盛世劍,所綻放的金色光芒便越劇烈!

“且讓你多活片刻!”我冷冷的撇了一眼被盛世劍釘在地上,無法移動的那隻女鬼,旋即,我便扭頭望向了另外兩隻女鬼,戲虐的笑道:“該你們了!”

言罷,我的雙手立刻聚到了一起,手掐法訣,口唸咒語,頓時,一團紫黑色的火焰,立刻從我的雙手之上,迸發而出,霎時間,李昌容的這座房子,也立刻變成了蒸籠,一股股翻騰不休的炙熱起浪,彷彿欲衝破天際那般,威勢驚人!

玄火咒!

雖然玄火咒沒有當日我滅殺東王的玄火陣強大,但是,我眼前的兩隻女鬼,也不如巔峯東王那般強大,所以,玄火咒滅殺它們,足矣!

“受死吧!”我雙手分開,分別將雙手之上的紫黑色火焰,甩向了那兩隻女鬼!

不過,那兩隻女鬼好像已經有了準備,當即,分別朝着左右兩個方向狂掠而去,幾乎是擦着衣角,躲過了我的兩道玄火咒!

再說被我打出去的那兩道玄火咒,並沒有命中女妖,而是直接轟在了牆上,頓時,牆壁上的裝飾物,掛件,木雕之類的東西,便燃起了熊熊黑火,甚至,在無形之中,本應該剋制火的土,都開始燃燒了!

這就是玄火咒的威力!

這種紫黑色的火焰,又怎麼可能會被陽間的凡土,以及普通的石牆剋制呢?

當即火焰燃燒了起來,火苗也一下子竄的老高,僅僅片刻,李昌容的這間房子,便有十幾分之一的區域,被紫黑色的烈火佔據,而且,這火勢,還有愈演愈烈的趨勢!

的確,玄火咒足以滅殺妖女,但如何讓玄火咒命中它們,卻是一件難事…… 當初的東王,那可是被我用雙手洞穿身體,強行固定了起來,我才能將全部的玄火陣,都打在它的身上,可如今……貌似,我還要再想想辦法才行!

再說那兩隻躲過了我玄火咒的女鬼,見我一擊不中,便發出了嘲諷的詭笑聲,彷彿在嘲笑我一般。

聞着那兩隻女鬼刺耳的嘲笑聲,我並沒有動怒,臉上的笑意,反倒是更加濃郁了,“恭喜你們,成功的激怒了我!”

聲音尚未落地,我猛的彎下了雙腿,腳掌在地面上狠狠一蹬,身體猶如炮彈一般,直接朝着其中一隻女鬼,飛射而去,而且,我在朝着那女鬼衝去之時,雙手還直接掐起了玄火咒的法訣!

那女鬼猛的瞪起了雙眼,還沒來得及作出任何的反應,我,便已經侵到了它的身前了!

鬼力和道行,僅僅是衡量境界的標準而已,真正的戰鬥力,需要結合體力,速度,力量,身體強度,特殊能力,以及法器等外物,才能作出最後的估算,而我的真正戰鬥力,顯然,早已超越了我如今的大天位中期!

當即,我直接化掌成爪,閃電般的扼住了那隻女鬼的咽喉,在女鬼驚恐的目光注視下,我一邊冷笑,一邊緩緩的擡起了手臂,並且硬生生的將女鬼的鬼體,從地上提了起來,只不過,我提起女鬼的右手上,並沒有玄火,而真正的火焰,在左手上!

“這下子,你無處可躲了吧?”我望着驚魂未定的女鬼,猙獰的笑了起來,隨後,我便緩緩的擡起了冒着紫黑色火焰的左手,瞄準了女鬼心口的位置,直接轟了過去!

噗!

一道極其輕微,但卻極其詭異的聲音,陡然在屋內炸響,聲音尚未消散,我的左手臂,便已經洞穿了女鬼的鬼體!

然而,僅僅是洞穿女鬼的鬼體那麼簡單嗎?

不!

我的手臂在洞穿女鬼鬼體的那一瞬間,手臂上燃燒着的紫黑色火焰,也順勢進入了女鬼的鬼體之內,焚燒它的內臟,血液,以及,整個魂魄!

忽的,那女鬼的鬼體之上,突然爆閃出了一團紫黑色的火光,僅僅是一瞬間,那女鬼的全身,便已經完完全全的被紫黑色的火焰包圍了!

狂暴無比的火焰肆意的在女鬼的鬼體上跳躍,灼燒,甚至還發出了一連串“嗞嗞”的聲音,燒的那女鬼慘叫不斷,悽慘無比!

如此震撼的一幕,當真是看傻了仍未開戰的李靈兒和李昌容,也許,二人從來都沒想過,我竟然會強大到如此地步吧?

其實,並不是我有多麼強大,只能說,我的所有能力,都死死的剋制住了那所謂的古朝國四大妖女!

不論是罡氣十足的盛世劍也好,還是霸道無匹的玄火咒,甚至,我這具被完全陰氣噬體,也被黃泉精華之水浸泡過的身體,都是對抗陰魂的超級武器!

這次的地府之行,不僅讓我對道術有一個全新的認識,更是讓我學到了烈火咒和玄火咒,甚至,將來還有可能蛻變成三昧真火咒的超強道術,同時,也讓我擁有了這具,能夠抵抗強大陰氣的超強身體!

可是,就在這時候,僅剩的最後一隻女鬼,卻是陡然發難,這女鬼幾乎鼓足了全身的鬼力,瘋狂的轟向了我完全暴露在外的後心要害之處! 嘭!

一陣無比低沉的悶響聲,陡然在屋內炸開,而且,這道悶響聲可不單單是肉與肉的硬撼,其中,還夾雜着一絲氣旋爆裂的聲音,由此可見,第四隻女鬼這一掌,可不是表面上看起來那麼簡單的!

那第四隻女鬼見一擊得手,便立刻發出了一連串得意的鬼笑聲,同時,還在嘰裏呱啦的嘀咕起了我聽不懂的古朝國語言……

不過,雖然我聽不懂它在說什麼,但我沒吃過豬肉,還沒見過豬跑嗎?

我根本就不要去猜測那女鬼的心思,它說的這番話,肯定是諷刺我,嘲諷我之類的語言了!

而我,硬生生的承受了那第四隻女鬼的全力一擊之後,我並沒有那種特別不適的感覺,只是覺得後背發涼,而且還有一絲疼痛罷了,嗯,僅有這些感覺而已……

我背對着那第四隻女鬼,忽的,我的嘴角上揚起了一抹冷冽的笑容,旋即,我微微的轉過了頭,猙獰的朝着那第四隻女鬼陰聲喝道:“別急,我先收拾了它,纔會輪到你!”

我好像根本就沒受到任何影響的詭異狀態,自然是嚇的那第四隻女鬼,連笑容都僵硬在了臉上,包括不遠處尚未開戰的李靈兒和李昌容,也是滿臉震撼的盯着我……

這可是鬼王中期巔峯的陰魂,全力而爲的一擊,而且還是穩穩的轟在了我的後心處,其衝擊力之強,可想而知……可偏偏,我卻好像沒有受到絲毫影響那般,這種震撼,已經不能用言語來形容了!

話說回來,說實話,連我自己,對我的身體強度,都大吃了一驚……我怎麼也想不到,我的身體,此時竟然能硬抗鬼王中期巔峯陰魂的全力一擊,當真是恐怖到連我自己都嚇了一跳!

我心裏清楚,如果我沒有經受過那爲其三個月,帶着肉身下地府的修行,我根本不可能達到這種程度!

書歸正傳。

先說那李昌容,見他召喚出來的四大妖女,竟然在舉手投足之間,便被我制住了三隻,而第四隻女鬼藉助偷襲之利,全力一擊,竟然無法傷我分毫,這些,已經足以讓李昌容開始慌張了!

完美重生 就在這時候,李昌容陡然暴喝一聲,“李靈兒,速速受死!”

話音剛落,李昌容周身的鬼氣突然暴漲,其強度,與術人之中的大天位後期並無二致!

當即,李昌容便揚起了充滿了毀滅性力量的雙拳,朝着李靈兒轟了過去!

沒錯,李昌容已經開始着急了,他想用最快速度戰勝李靈兒,然後再來與我一戰,這樣的話,就避免了我快速解決掉四大妖女之後,與李靈兒一起圍殺他的困獸之局了!

可是,李靈兒,就是軟柿子嗎?

當然不是!

我並沒有着急去處理眼前的兩隻女鬼,而是從容不迫的觀看起了李靈兒與李昌容的第一次正式交鋒…… 李昌容的鐵拳虎虎生風,但李靈兒的玄妙和神祕,卻也是不落下風!

此時,面對李昌容狂猛的進攻,李靈兒突然嬌喝一聲,下一刻,便見李靈兒一場淡定的從身上,摸出了一張泛着耀眼紫色光芒的符籙,沒有任何的猶豫,李靈兒直接用手中的桃木古劍,刺穿了那張紫級符籙,也就在這一刻,那張紫級符籙算是被正式開啓了……

“諸天之靈,浩氣無邊,借力與吾,除魔衛道!”李靈兒高舉桃木古劍,全身氣勢陡然變得莊重肅穆了起來,就連她的聲音,都充滿了讓人敬畏的感覺,“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萬物有靈,靈由道生,道由心生,心由吾生……”

李靈兒完全不理會已經攻到了她身前的李昌容,仍舊自顧自的吟唱着咒語,而那李昌容,已經揮出了鐵拳,徑直轟向了李靈兒的面門了!

一米……半米……四十釐米……當李昌容的鐵拳,距離李靈兒的俏臉,只剩下三十釐米左右的距離之時,甚至,我都能清晰的看到,李昌容的拳風,已經拂起了李靈兒的秀髮,吹起了李靈兒的道袍,也就在這時候,讓我震撼不已的一幕出現了……

便聽李靈兒暴喝一聲,道:“一身二心,一心二身,身外分身咒,開!”

當李靈兒喊出了最後一個“開”字的時候,古劍上的自己符籙,化作了一縷輕煙,消散在了天地之間,而李靈兒的身體,也突然朝着左右兩冊不斷的顫抖了起來,下一瞬間,李靈兒的身體,竟然在我和李昌容的眼前,誇張的一分爲二,變成了兩個李靈兒!

不偏不巧的是,這兩個無論是衣着,打扮,氣勢,法器都一模一樣的李靈兒,直接在李昌容鐵拳的左右兩邊,完成了分身,也就是說,李昌容那霸氣十足的一拳,並沒有轟中李靈兒的面門,而是在兩個李靈兒的身體之間,穿了過去!

見到此景,我不由的瞪起了雙眼,甚至,在我的內心之中,我都忍不住的爆出了一句粗口,“身外分身咒,真他媽牛叉!”

我相信,此時的李昌容,應該也抱着和我一樣的心態吧?

再說那李昌容,當他的鐵拳,擦着兩個李靈兒的秀髮穿過之時,他的內心,絕對是崩潰的,他絕對想不到,李靈兒會懂得這麼深奧玄妙的道術,當然,他也絕對想不到,李靈兒的強,已經超出了他的認知範圍……

“李昌容,受死!”兩個李靈兒,齊齊的嬌喝了起來,那聲音,無比的同步,就連臉上的肅穆表情,都是那麼的一致!

只見,那兩名李靈兒,直接揚起了手中的桃木古劍,分別從兩個方向,攻向了思維有些頓挫,動作有些遲緩的李昌容!

李昌容左手邊的李靈兒,橫劍斬向了他的咽喉,而李昌容右手邊的李靈兒,則是屈膝彎腰,持劍掃向了他的腰間!

兩道金光異常快速的劃破空間,一閃而逝,緊接着,“噗噗”兩聲,兩道彷彿某種東西被割破的聲音,也突兀的在戰圈中炸響開來!

“啊!”便聽那李昌容發出了一道無比憤怒,無比驚駭的低吼之聲,隨後,那李昌容身影暴退,直接退到了牆壁上,這才堪堪的穩住了身形,而此時,李昌容的脖頸和小腹處,都已經滲出了殷紅的鮮血……

不過,看李昌容那滿臉怒容的憤怒狀態,以及他的脖頸和小腹處的流血量來推斷,李靈兒的劍,應該只是割破了表皮而已,並沒有對李昌容造成太大的傷害。 此時,李昌容被李靈兒逼退到了牆角,不僅落了下風,更是丟了大人!

“李昌容,如果你不召喚出古朝國的四大妖女,我們兩個聯手與你對戰,勝算應該在六成到七成,一對一和你一戰,勝算不足五成……”我站在不遠處,望着李昌容那因爲羞憤無比,而變得已經扭曲了的臉龐,不由的嘲諷了起來,“可惜,你這人,太自大,太狂妄,竟然把自己的力量分了出來,召喚出了古朝國的四大妖女,這纔是導致你如今,會陷入到苦戰之境的導火索!”

李昌容聽了我的話之後,臉上的表情更加猙獰了,貌似,他被我這麼一點,也終於想到了他會陷入苦戰的根源,那就是,自負與輕敵!

見李昌容的愈加羞憤,我便繼續出言諷刺起了他,“你以爲,在一對一的情況下,你能打贏靈兒?你以爲,你召喚出的四大妖女,能夠對付我?朋友,你太高看你自己了,你也太低估我們了!你絕對沒想到,你所謂的四大妖女,在小爺手上,連還手的力量都沒有吧?”

“住口!”李昌容終於忍不住了,當即便爆發出了一道無比震怒的狂吼聲。

不過,李昌容也就是吼一吼罷了,他,已經翻不起多大的浪花了!

“我先滅了你的四大妖女,再和靈兒聯手收拾你!”我冷冷的對着李昌容笑了一聲。

旋即,我的手臂突然發力,那隻始終被我舉在半空中的女鬼,身上的紫黑色火焰,也突然變得狂暴了起來!

“嗚嗚嗚……”女鬼發出了一道淒厲無比的慘叫聲,下一瞬間,那女鬼,突然化成了點點霧粉,陡然在我的手中消失了!

毫無疑問,第三隻女鬼,已經灰飛魄散了!

這邊,我兵不刃血的將兩隻女鬼打到魂飛魄散,又將另外一隻女鬼牢牢的釘在了地上,我的對手,也只剩下最後一隻女鬼而已!

直到此時,李昌容終於急了,這傢伙陡然暴起,好像不要命似的,對着李靈兒展開了狂風暴雨般的攻勢!

我淡淡的掃了一眼那邊的戰局,我發現,李昌容的攻勢雖然狂猛,但卻是毫無章法,而這,正是我剛纔對他說了那麼多廢話,想要達到的目的,那就是,讓李昌容自亂陣腳,這樣,李靈兒收拾李昌容,就會剩下很大的力氣了!

再說李靈兒,完成了身外分身咒,變成了兩個李靈兒之後,這兩個李靈兒的道行,都沒有絲毫的減弱,全都是大天位後期之境!

雖然我不知道李靈兒爲什麼會這麼多堪稱逆天的道術,但我知道,這一戰,李靈兒贏定了,而且還會在短時間內,分出勝負!

召喚出了四大妖女之後的李昌容,道行本就與李靈兒持平,而如今,李靈兒又直接來了一個身外分身咒,而且修爲還絲毫沒有減弱,這就相當於,兩個李靈兒,去圍攻一個已經開始自亂陣腳的李昌容,又豈有不勝之理? 既然,李靈兒這邊的戰局,已經不需要我去擔心了,那麼,我還是快些解決掉我的對手吧!

我緩緩的轉過了身,正面面向四大妖女之中,唯一一隻沒有被我攻擊過的妖女,隨後,我慢條斯理的擡起了雙手,一邊盯着那妖女,一邊冷冷的笑了起來。

我極其緩慢的結印,唸咒……我之所以會這麼做,便是想,誅心,我要讓這最後一隻妖女,從內到外的崩塌!

果不其然,那最後一隻妖女,見我的雙手之上,出現了紫黑色的火焰之後,蒼白無比,但卻極其妖美的鬼臉上,立刻閃過了一抹驚恐的表情……雖然我與它之間,無法用語言來交流,但肢體語言和表情語言,卻依舊能表達各自內心中的想法!

“嗷嗷……”那妖女慌亂的咆哮了一聲,旋即,它便直接繞開了我,朝着屋外狂奔而去,毫無疑問,這妖女,想逃走!

話說回來,一隻想要逃走的妖女,要比一隻全心全意想要躲開我攻擊的妖女,好對付多了!

當即,那妖女動了的一瞬間,我便直接隨手一揮,將左手上的紫黑色火焰,直接朝着門口的方向打了過去……

我甚至連看都懶得去看,因爲我知道,這一擊,必中!

當“必中”這兩個字,剛剛從我的腦海中閃過之際,門口的方向,便傳來了一道淒厲無比的鬼叫聲!

大概過了兩、三秒鐘的時間,鬼叫聲消失了,一縷縷黑氣,也是順着微風吹拂的方向,消散在了天地之間……第三隻女妖,魂飛魄散!

而這時候,我也轉過了頭,看向那隻被我釘在地上,根本無法移動分毫的最後一隻女妖……

“你也魂飛魄散吧!”我眯着雙眼,凝望着那隻滿臉驚恐的妖女,冷冷的吐出了這句話。

話音尚未落地,我右手上的紫黑色火焰,便直接被我甩了出去!

火焰在半空中,劃出了一道筆挺的直線,直接砸在了那隻根本無法作出閃躲動作的妖女身上……

“哧”的一聲,紫黑色的火苗在接觸到妖女的一瞬間,便陡然爆燃了起來,火苗一竄老高,差點把天頂上的燈給燒了!

那最後一隻女鬼,面對強橫的玄火咒,根本就沒有抵抗之力,兩秒鐘,僅僅兩秒鐘,號稱古朝國四大妖女之一,也是最後一隻妖女,便被玄火咒燒到化成飛灰,進而魂飛魄散!

解決了四大妖女之後,我也長長的吐出了一口濁氣……別看我這一戰打的簡單輕鬆,但我所消耗的體力和道氣,卻是相當的龐大!

我略微調整了一下呼吸,便轉過了頭,將視線定格在了李靈兒和李昌容的戰場之上……

此時,兩個李靈兒前後左右的不斷變幻着方向,夾擊李昌容,讓李昌容首尾不能相顧,只能極其狼狽的進行躲閃,根本無力還擊!

沒辦法,誰讓兩個李靈兒的修爲,都與李昌容不相上下呢?以二敵一,李昌容能堅持到現在,已經很難得了! 而且,就算李昌容全神貫注的去躲閃李靈兒的攻擊,但他依舊會時不時的被李靈兒手中的古木劍割出幾道觸目驚心的血痕,就在我收拾了四大妖女的這段時間,李昌容的身上,已經多出了不下二十道皮肉外翻,鮮血狂流的傷口了!

總的來說,李靈兒取得了完全碾壓式的上風,而李昌容,已經是強弩之末了!

我撿起了地上的盛世劍,看了一眼之前被我打到牆上,如今幾乎已經蔓延了這間屋子三分之一面積的火勢,又看了眼那兩名威風凜凜的李靈兒,最終,我將目光定格在了李靈兒手中的古木劍之上……

李家的寶貝貌似真的很多,天師袍,古木劍,還有這些玄之又玄的道術,但我們楚家……我低頭,看了看手中已經變成了四十九枚銅錢的盛世劍,一時間,我很無語。

如果我也擁有李靈兒這種玄之又玄的道術,先是瞬間提升力量,再是分成兩個我……我的天,想想就興奮,就算面對張道一,我也未必就沒有一戰之力!

這邊,就在我胡思亂想之際,那邊李靈兒和李昌容的戰鬥,已經接近了尾聲……

李昌容根本無力抵擋兩個李靈兒的狂猛攻勢,完全是被李靈兒吊打!

可是,我卻意外的發現,李靈兒身上的力量,竟然開始減弱了……因爲李昌容此時正全心全意的閃躲着李靈兒的攻勢,所以,他並沒有注意到李靈兒的力量正在變弱這個事實,但是,身爲旁觀者我的,卻是注意到了!

難道說,李靈兒藉助道術提升的力量,並不能保持太長的時間?

那麼,李靈兒幻化出來的身外分身,同樣也不能保持太長時間纔對!

想到了這裏,我不再有任何的猶豫,直接掐起手訣,輕唸咒語,下一瞬間,我的身影,已經朝着李昌容不斷後退閃躲的身體,瘋狂的掠了去!

“李昌容!死!”我故意提高了聲調,厲聲暴喝了起來!

果不其然,那李昌容的注意力,立刻就被我的聲音吸引了過來,尤其是李昌容見到了我手中的兩團紫黑色火焰,更是驚恐的瞪起了雙眼!

對了,李昌容現在是半鬼之體,我的玄火咒對於他來說,的確充滿了殺傷力……

不過,哥們我可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我並不是真的要去偷襲李昌容,而是,爲李靈兒創造機會!

這邊,李昌容的注意力被我吸引了過來,那邊,兩個李靈兒也是沒有任何的猶豫,直接舉劍,朝着李昌容直刺而去!

一柄劍,刺向李昌容的咽喉,另外一柄劍,則是直襲李昌容心口!

兩柄木劍,猶如兩道流星,在虛空中劃出了一道金色痕跡,隨後,便聽兩道“噗噗”的聲音閃現,兩團血花,頓時從李昌容的身上爆了出來!

時間,彷彿凝固了一般,我沒有動,兩個李靈兒沒有動,而李昌容,也沒有動!

家有萌妻:總裁大人請穩住 “咕嚕!”

李昌容直接從嘴裏噴出了一口鮮血,無比不甘的盯着其中一名李靈兒,他想說話,可是,他卻說不出話來!

呼呼呼……

一陣陣輕微的氣勁流動之聲,突然從李昌容的身上響起,就像是泄了氣的起球一般,伴隨着泄氣聲出現的一幕,還有李昌容周身的濃郁鬼氣,也在不斷的變淡,減弱,直至消失無蹤!

僅僅幾秒鐘的光景,李昌容就變回了正常人,而且還是即將死去的正常人,因爲,我能清晰的感覺到,李昌容的生命體徵,正在不斷的從他身上流逝……

“呼……”李靈兒長長的舒出了一口氣,氣息尚未消散,兩個李靈兒,突然變成了一個李靈兒,也就是說,她的身外分身咒,失效了!

還有李靈兒身上的道袍,也變成了一身裁剪精緻的黑色休閒小西裝,包括那兩柄古木劍,此刻也是化成了點點金芒,飛回到了李靈兒的長袍之內……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