臥槽,哥什麼都不知道的情況下就要賣身了麼。

要賣的東西還真不少。秦陽無奈地接受了這樣的設定,來到蘇婭旁邊,摸着她的帽子,愛不釋手。

“我媳婦兒真可愛。”

摸着摸着,他突然感覺有點不太對勁。

剛纔餘光……好像瞄到了一個黑影。

可仔細看了看整個偌大的會場,好多展子都是圍起來的,視線根本放不開。 秦陽心中有疑,走出了他們的攤位,朝着剛纔那個黑影的方向走去。

“秦陽哥,你去哪兒?”

秦陽視線還看着遠方。

“……我……隨便看看。”

說着,他朝着那個方向多走了幾步。

剛要饒過一個礙事的展子的時候,突然看到剛纔黑影消失的方向走出了一個黑衣男子。

那個黑衣男子注意到秦陽在看着他,也朝着他看了過來。

兩人視線對上,各自無言。

“……有事嗎?”

那個男人看上去也就二十來歲的樣子,這一身黑色長袍也不知道是在cos誰,還戴着一頂黑色長髮的假髮。面色淡漠,散發出一股生人勿近的氣息。

秦陽感覺得出來,他的身上陰氣有點重。

嗯,估計剛纔就是他了。

不過,要怎麼說纔好呢?直接說“嘿,兄弟,你陰氣有點重啊,最近是不是有什麼事?”……這樣嗎?

糾結了一下。

他決定當一次自來熟。

笑着走了過去,徑直來到那個男人面前,裝作很不客氣地樣子,主動要拍他的肩膀。

誰知道,那男人肩膀一側,竟然避開了。

“沒事別碰我。”

低低沉沉的聲音,嘖……這脾氣還挺大的。

秦陽的手一時間有點尷尬,訕訕收回。

“你到底有什麼事?”那個男人語氣不耐煩起來,似乎對於秦陽擋在他面前很不愉快。

秦陽也被他這副冷漠酷拽的態度搞得不太開心。自己只是好心,還要遭這氣?

他的笑容頓時收斂了起來:“沒什麼,就是跟你說一聲,要是發生了什麼古怪的事情,可以來找我,我就在那邊那個攤位。”

說完,轉身就走,大邁步頭也不回。

哼,一般人有事還求着哥幫忙呢。

回到攤位,蘇婭過來問了聲。

“沒事。”

攤位剛收拾好,會展就開門了。會展是透明的巨大落地窗,從裏面往外看去,還能看到一聲哨子響,很快一羣人高馬大的漢子、胖子飛奔而來。

好小子,估計這會是他們這輩子最快的速度了吧。跑一千米都沒這麼拼命的。

極遠處的大門打開,沒一會兒,人頭爭先恐後地涌了進來。

各個展位都已經人員備好,一些電子屏上已經開始播放各自的動畫等等,一些攤位已經開始叫賣。

姚妹妹精力十足,雙眼放光,推着秦陽他們三個出去:“快,招攬生意就看你們了。”

“別推我!打死你哦!”打扮成女僕的飄飄妹子脾氣是真的大,偏偏長得太萌太水嫩,這樣發個脾氣總給人一種傲嬌的感覺。

正想着,突然那飄飄妹子看向秦陽,語氣沖沖的:“看我幹什麼!”

秦陽乾笑:“那什麼……飄飄是你的名字嗎?”

“我叫葉飄飄。”葉飄飄委委屈屈地怒着,紅着臉往下拉了拉露出大腿的女僕裙,小聲咒罵了幾句。

秦陽偷笑着轉身,一胳膊圈住蘇婭的脖子:“要不要去隨便逛逛?”

蘇婭點頭。

“姚小妹,我們去那邊幫你招生意。”

頭也不回地揮了揮手,兩人衝着一些看上去很有意思的展位走去。

不得不說,這種一年一次的特大漫展實在是有其盛大準備的原因的——會展才剛開放沒五分鐘,偌大偌大偌大的會展幾乎已經擠滿了人。到處都是激動不已的年輕人。

“太瘋狂了……”秦陽平時也不怎麼關注動漫之類的東西,不過b站倒是偶爾看看,遠遠看到有個b站的展位,準備過去看看。

突然,他感覺被一股力量拉住了。

轉身,是個揹着雙肩包,小臉通紅的雙馬尾妹子。

“那個……能不能……”

周圍太喧鬧了,秦陽聽不清妹子在說什麼。

他湊過去:“你說什麼?”

妹子好像更加激動了,大聲地重複了剛纔的話:“能不能讓我拍個照?”

這是什麼情況?哥太帥了?

秦陽心情大好,拍張照而已,當即拉着蘇婭擺了個耍酷的pose。

沒想到,他們倆才擺了個pose,周圍原本在匆匆經過的人羣瞬間圍了過來,各自拿着單反、手機、數碼相機等等,開始全方位拍照。

這又是什麼情況?!

從來沒有參加過漫展的秦陽心中傻眼了。

等他回神,想起自己的任務,當即向圍着的人羣推薦他們的攤位。

拍完一波照片之後,秦陽剛想跟蘇婭說話,卻見好幾個漢子正在圍着她。

“妹子,你也玩劍三麼,不知道玩哪個服的……”

嘖……一臉銀蕩的笑容,看上哥的媳婦兒了麼。

“我不玩遊戲。”蘇婭對陌生人還是一臉面無表情,雖然不至於釋放出生人勿近的氣息,但也明顯表達出了自己的冷漠。

秦陽衝着那幾個漢子笑笑:“我媳婦兒好看不?”

他剛說完這句話,身後當即響起幾個妹子激動的尖叫。

“男神你們現實中是一對麼?爲什麼不出情侶cos呀……”

從她們嘴裏蹦出一連串完全不懂的詞彙,秦陽聽得有點暈。

“男神你有微博麼?或者qq也行啊……”

被叫男神的感覺好像還不錯。但這些妹子實在是太熱情了,秦陽感覺有點hold不住。

他倒是有一個微博,但很少用。qq上只有現實中的朋友,還是不方便了。拿出手機,特地找到了自己微博的暱稱。

沒一會兒就看到自己的粉絲數目加了十來個。

私信裏來了好多迷妹的消息。

“嘿……哥也成網紅了。”秦陽好不得意。

“別忘了我們的任務。”蘇婭在一旁提醒。

秦陽點頭,兩人連要去的展位都暫時不去了,回到他們的攤位,各方位拍了幾張照片放到微博上,讓大家多來買。

葉飄飄也在這裏,彆彆扭扭地在給一些漢子拍照,臉都要黑了。

姚怡菲走了出來,在很多遊客的建議下,姚怡菲和蘇婭兩人合照被拍得不亦樂乎。

就在秦陽被拍照的時候,他再一次在人羣中看到了之前那個男人的身影。

這一次,他還看到了那個男人身後跟着一個戴着動漫人物面具的……鬼!

臉上的笑容漸漸淡去,他死死盯着那個方向。

似乎是有所察覺,那個生人勿近的冷漠男子也看了過來。 四目對視,卻見那個冷漠的男人雙目頓時放射出殺氣。

臥槽,這種人也能進這種地方?工作人員嗎?

說來也是奇怪,那個帶着無臉人面具的鬼好像在掙扎,似乎並不是主動要跟着那個男人。

莫非……

秦陽當即撥開旁邊的人,想要朝着那個方向衝去。

可是——人實在是太多了!

等到他擠過人山人海跑過去的時候,那裏早就沒人了。

要是在空曠的地方,他說不定還能根據陰氣的濃重程度找尋冷漠男人離開的方向,可是這裏人實在是太多了,根本無從找起。

“怎麼了?”

蘇婭也跟了過來。

“這裏有個古怪的人。”秦陽還在不斷張望着,把剛纔看到的畫面跟蘇婭說了一下。

“我剛纔看到他去廁所了。”

秦陽當即擡頭,看向某個方向,又一本正經地看向另一個方向,最後重新看向蘇婭:“……廁所在哪裏?”

蘇婭:“……那裏。”

她指向自己的身後。

秦陽點頭:“我們過去看看。”

兩人衝向那個方向,可是等他們艱難地擠過去的時候,那邊早就已經沒有他們要找的人了。

秦陽吐了一口氣。

“算了算了。反正那鬼看上去也沒什麼殺氣,反倒是那個男人好像很兇的樣子。”

突然手機收到一條短信,是姚怡菲的,提醒他們去換班了。

他們回到攤位,姚小妹已經激動得不得了了。

“價格表已經給飄飄了。秦陽哥,你們實在是太給力了,我相信你們一定能把剩下的東西全部都給賣出去的。我和我姐現在就去給你們拉人。白白~”

葉飄飄站在攤位面前,手中是一張價格表。

秦陽看她一臉爲難的樣子:“怎麼了?”

葉飄飄繃着一張臉看過來:“我……進不去。”

秦陽看了看:“怎麼會進不去?從下面鑽進去就行了。呃……你腰不好麼?”

葉飄飄怒:“你才腰不好。我……這裙子太短了。我蹲下去會走光……”

秦陽瞭然。

他走了過去,把自己的外套撐開:“那我幫你擋着,你趕緊進去。”

葉飄飄盯緊了他:“你不準偷看!”

秦陽嘴角微揚:“放心,我有媳婦兒了,對你沒興趣。”

葉飄飄狠狠地哼了一聲,拉緊了裙襬蹲了下去。

就像個泥鰍一樣,嗖的一下就進去了。

秦陽兩人進去的時候,葉飄飄全程黑着一張臉。但這張臉水汪汪的實在沒什麼“生人勿近”的威脅感,反倒是不少漢子看到她這個表情之後,捧着心大呼什麼“標準的害羞臉”,不停地邀請她出去拍照。

“滾開,我不出去。”葉飄飄聲音也軟軟的,雖然語氣沖沖的,可實在是讓人討厭不起來。

突然,有一大批的人朝着他們攤位衝來。

有幾個妹子直接衝到秦陽面前,兩眼放光:“聽說滿五十可以跟你們合照是麼?”

秦陽:“……”

看向蘇婭。

看向葉飄飄。

“是的,但是僅限於跟他們兩個。”葉飄飄飛快說道。

秦陽和蘇婭看過去,感覺自己再一次被賣了。

看着那些妹子很激動、很期待的樣子,秦陽嘴角抽搐着,勉強保持着笑容。

“對……可以……”

“太好了!這些,還有這些,我都要了,不知道可不可以多拍幾張?按照我希望的姿勢來?”

秦陽:“……那你想要什麼樣的姿勢?”

那妹子開始嘿嘿壞笑。

總感覺……不是什麼正經的姿勢。

半小時之後。

秦陽淚奔着躲到了角落,打電話給姚怡菲。

“學霸,你妹妹在說什麼……爲什麼我要這麼喪權辱國?!我欠你們錢了麼嗚嗚?”

姚怡菲:“你在說什麼?我聽不清楚!”

秦陽:“……”

攤位前,葉飄飄轉身,眼神秒殺他:“又是一單,接客。”

秦陽可憐巴巴地看向蘇婭:“媳婦兒,咱們溜吧。”

蘇婭轉頭看他。秦陽發現,她的臉上竟然帶着淺淺的笑容。

內心淚奔——媳婦兒也不愛哥了,竟然喜歡看哥擺出那種喪心病狂的姿勢!

“要走了麼?”

聽蘇婭的語氣,好像還有點意猶未盡?

好吧,爲了咱媳婦兒的心情!

秦陽重新站了起來,衝着她露出了(自認爲)帥氣的微笑。

“不,繼續吧。”

真不知道那些妹子從哪兒找來了一個男coser,竟然要他們勾肩搭背、深情對視、各種摸各種……

沒眼看啊沒眼看!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