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蘇紫萱的目光也落在這個酒吧上。

「走了!」小壞下了車。

樂天看了一眼這姑娘的錢包,嚇了一跳,錢包的錢可不在少數,而且還有不少的卡。

難道健身行業已經這麼賺錢了?

「壞姐……你這麼有錢啊?」

下了車,樂天好奇的問了一句。

「你懂個屁!你知不知道這個世界上有一種賺錢的方式叫直播?」小壞毫不客氣的指點著。

樂天搖搖頭。

「看到了吧?就是這個玩意……你只需要有一個手機,將你經歷的東西播給這些觀眾看,這些人就會給你打賞,知道我前幾天的那次直播賺了多少錢嗎?」小壞得意的看著樂天。

「多少?」樂天蠻好奇的。

「三十萬!」小壞伸出了三個手指。

「真的假的?這個玩意這麼賺錢嗎?」蘇紫萱驚訝的問。

「哈哈……那是當然,不過我花錢也挺厲害了,這些錢都快被我花完了。」小壞笑了笑。

三個人走進了酒吧,小壞的手裡已經拿著手機在直播了。

樂天看了看,手機上已經有一萬人在觀看了。

看不出來,這個壞壞的姑娘人氣還這麼高?

「小壞姐……你終於來了,我們等你好久了。」

四男兩女正坐在酒吧的角落,看到小壞就對著她招手。

小壞帶著樂天和蘇紫萱走過來。

蘇紫萱挨個的看過去,她的心裡砰砰直跳,照片裡面的人一個不少了……

「這兩個是我爸健身中心新來的,我帶他們來見識見識場面。」小壞指了指旁邊的樂天和蘇紫萱。

幾個年輕人嘻嘻哈哈的打了個招呼。

「趙雷和田田呢?」一個女孩問道。

「不知道……他們兩個估計是私奔了,打電話也打不通……不過無所謂,我們少了一對狗男女,又新加入了一對!」小壞笑呵呵的說道。

蘇紫萱心裡煩躁的不行了,這特么的……說誰是狗男女?

「我們走吧……下面估計都開始了!」一個男生說道。

小壞點點頭。

「今天我帶大家來看看我們這裡的地下黑拳賽!這裡是全封閉的空間,一會信號如果有些卡頓的話,大家就稍微忍一忍。」小壞就像是一個專業的主持人。

樂天看著她絮絮叨叨的說著話,感覺有點在看著一個自言自語的傻妞。

不過看到直播界面上那些禮物閃現的頻率,他可真的有點咋舌了。

以後自己是不是可以搞一個抓鬼直播?

可惜……自己賺錢沒用!

酒保帶著這些人進入了酒吧的後門,他看起來非常忙碌的樣子。

「這裡居然有一家地下黑拳賭場?」蘇紫萱皺眉。

「幹嘛?現在可不是你搗毀地下賭場的時候,你不想看到繼續死人吧?這姑娘的曝光率這麼高……下一個死的很有可能是她。」樂天低聲的哼了一聲。

蘇紫萱的眼光閃了閃,不再說話。 「好了,我們已經買了票,現在就有專人帶我們進入一個神秘的地下世界!」

小壞的聲音非常的浪,她一直對著手機說話。

讓聲音讓人聽的渾身起雞皮疙瘩……

樂天和蘇紫萱看著前面的這個酒保,這傢伙帶著他們穿過了一道暗門,之後居然進入了一條斜著往下的地道!

這個地道的長度簡直是超乎了蘇紫萱的意料之外,這到底是挖向了哪裡?

幾個人走了近乎三分鐘,面前豁然開朗,一個籃球場大小的空間出現在三人的面前。

酒保轉身離開,小壞熟門熟路的找了個最好的位置,架起了手機。

樂天四下看了看,這地方有點憋悶,不過人倒真的是不少,中間有一個鐵質的籠子,兩個男人在裡面已經打得不亦樂乎。

蘇紫萱看了看,一點興趣都沒有,真不知道那些還在鬼叫的人腦子裡在想著什麼?

小壞看起來對打拳也沒有什麼太大的興趣,她一直在做一個很敬業的解說,旁邊的幾個年輕人也依稀對這個沒什麼太大的興趣。

「喂!我叫樂天……幾位怎麼稱呼?」 豪門寵媳 樂天主動的湊了過去。

「我是大壯!這邊兩個是親兄弟,一個是大狗一個是小狗,那邊那個叫殭屍,這兩個女人……這邊的叫小貓,那邊的那個叫小鬼!」一個傢伙挨個的給樂天介紹了一遍。

這些名字根本就不是名字,聽起來更像是外號。

「大壯,這種黑拳也沒有什麼意思啊,我們又不下注……看起來還不如看野狗打架。」樂天馬上很熟稔的說道。

「可不是……我們都來了不少次了,看都看夠了。」叫小鬼的女生哼了一聲。

「可是沒辦法啊,小壞賺不到足夠的零花錢,我們還怎麼出去浪呢?」大狗嘿嘿一笑。

「小壞養著你們?」樂天驚訝的問。

「兄弟……做人家的小弟就要有點眼力勁,我們都是小弟……自然有老大養著啦?」小狗拍了拍樂天的肩膀。

樂天挑了挑眉,這些年輕人就像是一群吸血鬼,小壞是一個大的吸血鬼,這些是小的吸血鬼……

蘇紫萱在一旁默默地聽著,這些年輕人在她的眼裡,實在和垃圾的區別不大。

拳賽結束,幾個人無聊的走了出來。

「媽的……一共才賺了不到一萬!」小壞罵道。

「這麼少?壞姐……我們不會要吃土了吧?」小貓可憐巴巴的看著小壞。

「滾蛋!你特么兩腿一批,錢不就來了?」小壞罵了一句。

小貓做了個鬼臉,居然也不生氣。

「媽的,先吃飯……」小壞罵罵咧咧的說道。

幾個人進了一家飯館,要了不少的菜,樂天看了看,按照這樣的消費規模……一萬塊估計真還吃不了幾頓,這些年輕人明顯還有其他的娛樂項目!

「我說……要不我們再去一趟那個鬧鬼的幼兒園吧?」大壯提議。

「什麼?還去?上次你們被嚇的還不夠啊?」小貓看起來非常的抵觸。

「拉倒吧……上次那就是你們自己嚇自己,根本就沒人,你們自己在那裡瞎嚷嚷。」大狗滿不在乎的說道。

他正啃著一隻大蝦。

蘇紫萱看了看樂天,樂天也在埋頭大吃。

「小壞姐,你說去不去?」小鬼看著小壞。

這個姑娘和那個叫小貓的姑娘有明顯的區別,這個姑娘看起來更沒有主見一些。

「唔……去就去!媽的,賺不到錢,你們都滾去喝西北風吧!」小壞罵道。

看得出來,口袋裡沒錢也讓她的心情非常的暴躁。

「我也想去……」樂天說道。

「你想去?也好……這次就讓你打頭陣!賺到的錢你多分一成。」小壞看著樂天。

蘇紫萱看了看小壞,這姑娘的眼中明顯帶著不懷好意的神色,估計是讓樂天去做探路的炮灰。

那座廢棄幼兒園裡面其實已經讓警方翻找過了,沒有什麼特別恐怖的東西,這些年輕人到底要幹嘛?

樂天點點頭,很痛快的答應了。

幾個人一直吃到了下午的兩點多,這才又跑到電影院去看電影了。

蘇紫萱碰了碰樂天。

「怎麼了?」樂天問。

「這些傢伙在吸毒……」蘇紫萱低聲說道。

樂天點點頭,他早就看到了只是沒說罷了。

這些傢伙的膽子也著實大,居然跑到電影院裡面吸毒!

樂天和蘇紫萱坐在一起,蘇紫萱去買了一些零食,給了樂天一些。

畢竟和樂天他們不太熟,這些人吸毒的時候沒有和他們坐在一起,樂天和蘇紫萱坐在另一邊。

「謝了。」樂天接過爆米花。

「你說……這些傢伙是不是發現了我們警方都沒有發現的什麼東西?」蘇紫萱疑惑的問。

「不知道,不過還真是保不準這些傢伙發現了什麼,你身上有沒有帶那兩個死者的照片?」樂天問。

蘇紫萱搖搖頭。

「馬上讓韓妮妮發兩張照片過來。」 諸天大聖人 樂天催促。

蘇紫萱看了看樂天。

「你要幹嘛?」他問。

「這些傢伙不是要搞什麼恐怖直播?那就乾脆讓她們更恐怖一點……」樂天笑呵呵的說道。

蘇紫萱眨了眨眼,給韓妮妮發過去了一個信息。

韓妮妮很快就回復了,蘇紫萱拿起手機看了看,手機裡面是幾張極其血腥的照片。

總裁不壞,萌妻不愛 「喏……」蘇紫萱將手機遞給樂天。

樂天看了看,滿意的點點頭。

「電影演的什麼?」他突然問。

蘇紫萱看了看屏幕,搖搖頭。

「你第一次看電影?」樂天看著她。

蘇紫萱又點點頭。

「你真可憐。」樂天說道。

蘇紫萱無語。

「我不看電影是我沒有時間……坐下來就要兩個小時,我還不如去健身呢。」她反駁道。

「沒人約你就說沒人約你,找什麼借口?」樂天笑呵呵的說道。

蘇紫萱瞪著樂天,樂天急忙閉上了嘴巴。

等他們走齣電影院,已經到了傍晚了。

又是吃飯!

吃完晚飯又是去迪廳蹦迪。

樂天實在受不了這震耳欲聾的音樂,他找到了一個迪廳的小暗門鑽了出去。

這裡居然是一個二樓的陽台,往下看去,一條小河緩緩的流過陽台下面,音樂的聲音小了許多,已經在可忍受的範圍內。 對於我決定把囡子帶上這個決定,方大師非常的不贊同。但是,他也很是無奈。本來以爲憑藉他跟囡子一起看韓劇的面子上,囡子會聽他勸,但是囡子這次是鐵了心了要跟我們一起去,不管怎麼勸都沒用。

“葉子,這次去可不是一般的危險,囡子既然出來了,就不應該再帶回去了。唉,不說了,凡是小心吧。”方大師嘆了口氣,在我的肩膀拍了拍。

我知道方大師在擔心什麼,這也正是我擔心的。可是囡子這事兒,我確實也沒有辦法,她根本就不聽我的。如果我把她強行留下來,估計她也會想辦法跑回去的。她一個七八歲的女孩兒,自己一個人跑回去,太過於危險了。

出發的時候,我跟方大師一人揹着一個大包。方大師出去一趟帶的那些傢伙事兒,都放在包裏面。看來這次去,應該會幹不少的體力活。

剛出門,李警官就開着新的警車過來了。之前的那個警車被剷車壓的直接報廢,現在又配了一輛新的,看上去性能比原來的那個各方面都好上很多。

看到我們把囡子也帶着一起,李警官也是一副不理解的樣子。不過他也沒有多問,直接開門讓我們上車。直到上了車之後,方大師跟李警官之間的談話,才讓我明白這幾天時間裏,雖然方大師一直都沒怎麼動,但是李警官那邊的動作倒是挺大的。

自從趙全離開市區的時候,李警官就已經安排人跟了上去。這些天趙全的一舉一動,都有警方的人監控着。當時從潘曉瑩家裏出來之後,李警官把方大師叫走那一段時間裏,就是爲了向方大師討要一些護身符之類的東西。

要知道,楊家墳的那個村子十分的詭異,這類東西必須得多備一些。

也正是方大師給的那些東西,才讓李警官的同事們在楊家墳那邊潛伏下來,變得更加的安全。而最近幾天,每天都有消息傳出來。

趙全自從回到了楊家墳之後,就一直窩在房間裏,沒有跟任何的村民有過接觸。那些村民,好像看不見趙全家的燈亮着一般,幾乎對於趙全他們這邊的情況,做到了完全無視。不過這也正好,讓監視着趙全的那些警察們,也沒有暴漏目標。

這十來天的時間裏,趙全幾乎每隔兩天都會上一次山頂。每次上山頂的時候,都是在半夜,而且上山頂水塘子的時候,都會揹着一個紙人。到了山頂之後,把那個紙人丟進山頂最大的那個水塘子裏面,等那個紙人完全沉下去之後,才轉身往山下走。

幸虧那幾個警察知道扔的是紙人,不然的話,他們非上去把趙全抓住不可。因爲在肉眼裏看到的,趙全背上山頂的,可是活生生的人。就是黃瑤王玉龍他們那些,當時在農用三輪車上的那些人,方大師手機相冊裏現在還保存着照片。

除了這些之外,趙全一天二十四個小時都躲在房間裏,根本救不出來。所以,李隊長的那些同事在外面也根本不清楚趙全在忙些什麼。只能夠確認的是,趙全現在還在那房子裏面。

他們兩個把這事情討論差不多了的時候,我們已經到了該下車的時候。李警官把車開進了路邊之後,我們四個人就在這邊下車。登山的時候,方大師跟李警官兩個人,一人揹着一個四五十斤的包,而我則是在後面照顧囡子。

如果正常情況下,我應該是去替方大師背纔對。但是我知道,方大師可比我厲害的多,之前見過一次方大師的身手,他就屬於那種深藏不漏的類型。等我們爬到山頂的時候,太陽也已經到了正中間。

還好現在白天比較長,所以我們應該能夠趕在天黑之前進到村子裏。

在路上,我們就已經想好了計劃。這次進村,還是我跟方大師一起帶着囡子住在那邊的小二樓,相信這次帶着囡子來,那老婆婆不會把我們趕出去。而李警官則是在還沒進村之後,從岔路過去跟那邊匯合。

在這邊手機是沒信號的,所以李警官在臨走的時候,給我跟方大師一人一個對講機,到時候就用對講機聯繫。這玩意兒,我從來沒有用過,都不知道該怎麼用。但是方大師那邊,好像對這玩意兒挺熟練的。

當我們進村子的時候,太陽已經完全落山了。

進村子的時候,村民對我們都很熟悉了,還有不少村民跟我們和囡子打招呼讓上他們家吃飯。這種問候,在村子裏經常見。

囡子進村子之後,就開始活躍了起來,掙脫我的手,朝着自己家那小二樓跑去。

可是沒跑兩步,囡子就直接蹲在地上開始哭了起來,哭的非常傷心。我跟方大師都有些發愣,趕緊過去把囡子扶了起來,問她到底是怎麼回事兒。

“葉子哥,奶奶死了,我奶奶死了。”說完話之後,就摟着我的脖子開始繼續哭起來。

聽到這話,我跟方大師同時一愣,這村子裏看上去很平常啊,剛纔還遇見村民打招呼並沒有說囡子奶奶死的消息,怎麼忽然之間,囡子就會哭的這麼傷心?

而就在這時,囡子家的那個小二樓想起了鞭炮聲音,白篷布也掛了起來。看到這一幕,我跟方大師都嚇了一跳,難不成真有這麼巧,囡子剛回來還沒見老婆婆的最後一面,竟然就這樣死了?

我跟方大師帶着囡子,心情忐忑的朝着小二樓那邊走了過去。

“囡子,你回來了,兩位先生也來了。囡子,你趕緊過去,到那邊把孝戴上去給你奶磕頭。”村民出來正好碰上我們,二話不說的把囡子就拉近了那個二層小樓當中,而我和方大師,則是被另外幾個人拉到了一邊,說讓我們也幫忙看看時辰什麼的。

對於那些事情,我沒有任何的心思,滿腦子都在想着老婆婆的死。難不成,真的是因爲我們把囡子帶過來,所以她才死的嗎?

“唉,這真是邪了門了,剛纔還說想孫女呢,孫女都走到門口了,人說沒救沒了。”旁邊的那些村民,都在討論老婆婆的事情。

記得之前,老婆婆活着的時候,這些村民可是沒有一個敢進老婆婆家裏來的。現在,老婆婆沒了之後,竟然會有這麼多人來幫忙料理後事。經過村民討論我才知道,原來這都是衝着那個大嬸兒的面子,村子裏不管有大大小小的事兒,那個大嬸兒都會去幫忙,所以這些人過來,也只是回禮而已。

方大師還在那邊裝模作樣當神棍,跟着那些吹手一起吃吃喝喝的。這些吹手跟我們坐一起,也不是第一次了。看到我們之後,那幾個吹手的面色變得非常精彩,像是激動又像是害怕。

不過我看到的卻是,他們的中線更加的傾斜了,死相已生,如果不出意料的話,一個月之內這幾個人都得死於意外。

“幾位小哥,最近過的可好?”方大師顯然也看出來了這一點,故意朝着他們這麼問道。

“兩位先生,這事兒完了之後,能找你們單獨聊不?”說話的應該是個頭,他說話的時候,其他人都一臉希冀的看着方大師。

“行,不過今晚上,你們先把這個戴上。只管吹打你們的,不管發生啥事兒,你們都當沒看見。”方大師說話的時候,直接掏出幾張符遞給了這幾個。那幾個人看到符的時候,也是臉色瞬間變得難看,不過還是把符接了過去。

方大師遞完東西之後,變得和平時一樣,跟這幾個人開始談天說地的。這幾個人哪兒有那個心思跟他說,但是他一個人還是說的相當開心。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