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那隻驢妖與狗妖來了。”楊子認真的答。

“那怎麼辦?”張孫有些驚惶失措。

楊子看了張孫一眼,叫道:“別擔心師父有斬妖劍在手,別說兩個這樣的小妖,就算是十個百個也照殺不誤。”

不錯,斬妖劍的威力張孫又不是沒見過,對付那些妖怪可以說是手到擒來。楊子赫然抽出了斬妖劍,準備將兩個妖怪繩之以法。但是楊子感應到另外一種氣息就是慈悲婆婆的氣息,慈悲婆婆的心欣喜若狂,難道她與三大能人有不解之緣,若不是這樣慈悲婆婆絕不會產生這一種氣息。

慈悲婆婆三步並着兩步走便來到柴房外,等待盧剛與令狐香的出現。

“婆婆,絕不能幫他們,絕不讓他們過了茅山。”盧剛的聲音,瞬間盧剛與令狐香便出現在慈悲婆婆的柴房外。

慈悲婆婆愣住了,她不明白盧剛與令狐香爲什麼要這樣說,更不明白爲什麼三個只回來他們兩個,赫然問道:“小豬豬呢?”

“婆婆,你要爲大師兄報仇呀。”盧剛、令狐香大聲叫道,接着便跪倒在慈悲婆婆面前。

“你們““““““你們說什麼,小豬豬他怎麼呢?”慈悲婆婆悲傷之至。

“婆婆,大師兄已經被害了,而害死他的人就是這個自稱是大仙的楊子。”令狐香再也忍不住心中的痛楚叫道。

“是你。”慈悲婆婆驀然回首,轉過頭看着楊子大聲叫道:“是你殺了小豬豬?”

“不錯,是楊子殺了朱道長。”小豬豬就是朱子慎,勿須質疑;楊子完全沒有必要撒謊。

“爲什麼?”慈悲婆婆高聲驚歎。

“因爲他心術不正,助桀爲虐慘害忠良,在下也是忍無可忍纔將他殺了。”楊子說出了祖家莊之役。

“婆婆,他再說謊,分明是他欺負我們學藝不精,又仗着自己有一柄斬妖劍,將我三兄妹束縛,然後便說要拿我三兄妹試一試他斬妖劍的鋼火,大師兄爲了保護我們便被心狠手辣的楊子以試劍爲由,無辜殺害了,而我們兄妹也是費了好大勁才逃出魔手。”令狐香果然不凡,竟然編出這樣一套謊話。

“他再說謊。”楊了厲聲叫喝。

盧剛、令狐香、朱子慎是慈悲婆婆看着長大的孩子,他們的性格與技能慈悲婆婆最清楚,他們三兄妹好高騖遠,有一點能耐便沾沾自喜,不過他們三兄妹從不撒謊,於是一扭頭憤憤地對楊子道:“楊子,你爲什麼要殺小豬豬?”

楊子感應到慈悲婆婆的心理,自己是根本就說服不了她,隨道:“老人家,楊子的話已經說得很明白了,信不信由你。”

“既然這樣,那麼今天我慈悲婆婆就要與你做一個了斷。”慈悲婆婆說出了一個結果。

‘慈悲婆婆絕對是一位高人,一位高到自己無法想像的高人,看來今天我真的是很難走出茅山呢?’楊子想到這裏,應道:“一切都只能聽天由命。”

張孫看出了師父的劣勢,衝慈悲婆婆沒好氣地叫道:“老太婆,你了,真話假話都分不清。”

正在這時,風度公子用嘴叼着甘露便出現在柴房裏。

“不要交給他們。”慈悲婆婆可不想去救自己的仇人。

慈悲婆婆話音未落,孫二眼明手快從背上撥出屠刀便向風度公子揮去,乞圖奪過甘露。風度公子可不是好惹得,他可是幾十年的老公雞,不好對付,一個飛躍便躍出了孫二的攻擊之下,向後面逃去。

孫二也不含糊,隨即便要追上去。

“不用追了。”楊子叫住孫二。

“楊子,你有什麼本事就使出來吧。”慈悲婆婆大聲叫喝。

“老人家,沒有想到楊子與你還是仇人?正所謂冤家易結不易解,老人家要三思啊。”楊子感慨地說道,他真的不敢相信爲什麼總是冤家路窄。

太后她總想出宮 “楊子,爲什麼你殺死小豬豬的時候不這樣想。”慈悲婆婆感傷地叫道。

“我也不想殺他,是他想殺我。”楊子淡淡地說着。

慈悲婆婆冷冷一笑道:“撒謊。”

“我說得是真的,雖然是我殺了小豬豬,不過是迫不得已。”楊子承認是自己殺了小豬豬,這一點勿須質疑。但他曾數次示意要他們三人離去,不要在作惡,例如曾幾次說穿他們的真面目,原意就是讓他們三人知難而退。可三人並沒有知難而退,總是存一絲僥倖心理乞圖戰勝楊子。

“不管怎樣,今天我要爲小豬豬報仇。”慈悲婆婆大聲吼道。

“那好,看來今天是你死我活了。”楊子別無選擇。

“師父,別跟這些妖孽廢話,讓他們嚐嚐我們的厲害。”孫二可不是好惹的,一聲怒吼手中的屠刀便向慈悲婆婆砍下。

慈悲婆婆冷冷一笑,化作一陣微風消失在孫二刀下。孫二愣住了他不明白慈悲婆婆怎麼會瞬間消失,可就在這同時在他身後一股寒流便涌了過來。

“孫二,小心。”楊了看出孫二的險境一聲大叫,一個飛躍便來到孫二身後。楊子只不過通靈,與一些幻影中的除魔術,對付像慈悲婆婆這樣的高人簡直就是以卵擊石。這一股寒流正迎上楊子的胸口。楊子一口氣接不上來,一口鮮血便脫口而出。

“師父““““““`!”張孫與孫二相繼一聲驚叫,便衝到師父面前。

楊子已經在這一擊下受了重創,顯然他根本不是慈悲婆婆的對手,但面對敵人,不管怎麼樣都必須備戰。

“師父,你爲什麼不用斬妖劍把他們殺死?”張孫對師父不用斬妖劍對付敵人感到震驚。

楊子回過頭看了看張孫,強露一絲笑容說道:“張孫,他又不是妖怪,斬妖劍對她又有什麼用了。”

張孫與孫二對視了一眼,他們明白了,斬妖劍只能對付妖孽,而對付不是妖孽的慈悲婆婆,毫無適處。孫二也不是省油的燈,他見師父爲了自己被慈悲婆婆打傷,那忍得下這口氣,拿起他的屠刀又要爲師父出這一口惡氣。

“孫二。”楊子拉住了弟子,叫道:“你根本就不是慈悲婆婆的對手。”

“師父““““““”孫二愣住了,難道就因爲不是慈悲婆婆的對手就讓她慈悲婆婆欺負師父。

慈悲婆婆靜靜地看着楊子師徒,她想不到楊子挺身而出竟然爲徒弟去受死,因爲如果這一次自己出了全力,恐怕楊子已命喪手下了,想到這裏慈悲婆婆有所感觸道:“楊子,沒想到你還會爲了徒弟犧牲自己。”

“那有不疼徒弟的師父。”楊子叫道。

“但今天不管怎麼樣,你都必須死。”慈悲婆婆吼叫道。

“殺害小豬豬是楊子一人所爲,希望你還能放了我的弟子。”楊子絕不想徒弟就這樣無緣無故的死了,張孫他的子孫還在盼望他回去,而孫二他更是家中的頂樑柱。

“我慈悲婆婆以慈悲爲懷,絕不會濫殺無辜的,這個請你楊子放心。”慈悲婆婆向來以慈悲著稱,並不是浪得虛名。

楊子師徒根本就不是慈悲婆婆的對手,所以他們隨即便被慈悲婆婆拿下,關入了柴房,而等待他們的將是慈悲婆婆的懲罰。

楊子師徒就被關押在一個小柴房裏,孫二斜着雙眼看着師父,心想原以爲師父法力無邊,沒想到只是三貓的功夫。他有些後悔不應該隨師父北上,儘管師父對自己有救命之恩,不過既然師父是浪得虛名,祖先爲什麼還千叮嚀,萬囑咐自己隨師父西上了,這裏面一定有文章。

張孫雖然年邁,但現在正無悔的照顧師父,於是衝孫二吆喝道:“師弟,快點打點水來,師父要喝水。”

“哦。”孫二應了一聲,但一起身傻眼了,這柴房那來的水。

我真不是大魔王 “張孫,別有事沒事跟師弟過不去,你是大師兄要懂得怎樣照顧師弟。”楊子意味深長地叫道。

“師父,徒兒看見受了傷,徒兒着急嗎?”張孫急得眼淚都要出來了。

“乖徒兒,別難過,師父只不過是一點小傷,沒事的,再說師父相信,什麼事都可以逢凶化吉。再說你跟師父從張家村走到了茅山,那一劫不是驚心動魄,可那一劫不是逢凶化吉。”楊子向張孫講述了自己的先前遭遇。

“師父,可這一次他慈悲婆婆深不可測,徒兒擔心難逃此劫。”張孫剛纔見過慈悲婆婆的神功,只用一招便將師父打傷。

楊子強忍着疼痛,笑道:“別傻了她慈悲婆婆神功在高,師父也有辦法對付她。”

“師父有辦法?”張孫有些感觸,因爲他相信師父,師父說有辦法就會有辦法。

“是。”楊子認真地回答張孫。

孫二淡淡地聽着師父與師兄的談話,默默地想着自己的心事,西上無極之地纔剛剛起步,就被困在茅山,還不知道能不能走得出茅山,就算走得出茅山,又不知還會遇上什麼危險。如果西上無極之地的路途真的如此艱辛,怎麼才能走到西方無極之地取得真經了。

楊子看了看孫二這個剛收下的徒弟,感應着他的心理,安慰道:“孫二,不要泄氣,相信師父相信自己,就一定會完成任務。”

“是,師父。”孫二就這樣茫然地應着。

夜淡淡降臨,在楊子師徒關押的柴房伸手不見五指,但瞬間亮了,因楊子手中赫然多了一個火把,照得整個柴房亮堂堂地。

“師父,怎麼啦?”張孫從夢中醒來叫道。

“難道你想永遠都待在這裏。”楊子看了張孫一眼說道。

“當然不想。”張孫心想鬼才想被人關押着了。

“那我們就離開這裏。”楊子輕輕地說道。

“哦。”張孫應了一聲,與孫二慌忙站了起來跟在師父身後,看師父用什麼辦法離開這裏。

對於楊子來說離開這裏易如反掌,不過是擔心慈悲婆婆他們會追隨來罷了,眨眼間楊子手中索然多了一柄斧頭,向這大門上的鎖劈下,只聽“噼”的一聲,很簡單門鎖便被劈開。孫二從來沒見過師父還有這一種能耐,這才暗暗驚歎師父竟能憑空變出利器來。

“看見了吧,師父的通靈之術,你服了吧。”張孫向師弟炫耀師父的能耐。

孫二看了這個不順眼的師兄一眼,沒有回答他,默默跟着師父,連夜便出了柴房,向茅山後走去。 59 茅山之行之丟失張孫

59茅山之行之丟失張孫

他們也不知道走了多遠,張孫這把老骨頭累得是直喘着粗氣。

“師父,徒兒再也走不了,先休息一陣子吧。”張孫氣喘喘地叫道。

楊子回過頭看了張孫一眼,心想已經走了那麼遠,慈悲婆婆應該不會跟上來了吧,於是衝張孫與孫二叫道:“你們在這裏等師父,師父馬上就回來。”

“師父,您去幹嘛?”張孫不知道師父這是去幹什麼。

“我要回慈悲婆婆那裏,去拿回我們的行李。”楊子從離開那柴房便想到自己一定要回去拿回行李,不過那時候不能去拿行李,因爲要顧忌乖徒兒的安全。

“師父您不能回去。”張孫驚叫道。

“張孫聽師父的話,好好照顧師弟等師父回來。”楊子絕對要回去,就算死,因爲那裏有一件非常重要的行李。

“師父,您是要拿回斬妖劍嗎?”孫二知道行李都是一些換洗衣服與兵器,師兄的扁擔,自己的屠刀,師父的斬妖劍,這些東西最昂貴的無疑就是斬妖劍,而要想到達西方無極之地,沒有斬妖劍可能根本就無法到達。

“不,還有一樣東西比斬妖劍重要十倍,就是無名氏。”楊子答。

“師父,那弟子陪您去。”孫二可不想讓師父一個人去冒險。

楊子回過頭看了孫二一眼,心想這徒弟怎麼沒有張孫那麼聽話,隨即叫道:“用不着你去,你根本就幫不上忙。”

孫二也知道自己可能幫不上忙,但是他不像師兄,他明白師父的用意之所以現在才提出回去拿行李,無非就是掛念自己與師兄的安危。可對於師父的怒斥也不能不聽,隨即啞口了,看着師父從眼前消失。

張孫比較聽師父的話,坐了下來便等師父回來。

孫二瞄了師兄一眼,邁出大步向師父遠去的地方走去。

“孫二,你要幹什麼?”張孫叫道。

“去幫師父。”孫二沒好氣地答。

張孫一愣,師父不是說要我們在這裏等他嗎,讓我這個師兄看住師弟嗎,如果師弟走丟了,或者迷路了,我這個師兄可會受到師父的重責,同時也是大過呀,便大叫道:“師弟,你回來。”

孫二可不想聽師兄的囉嗦,已經走出很遠了。

‘這可如何是好?’張孫暗叫一聲,接着便跟了上去,他可擔心這個師弟丟了,自己好不容易當了一回大師兄,如果師弟丟了那豈不是自己連吆喝的人也沒有了。

在那個柴房,慈悲婆婆正在睡大覺。

忽然門開了盧剛與令狐香闖了進來,驚惶失措地叫道:“婆婆,不好了,那個楊子他逃跑了。”

慈悲婆婆看了看這師兄妹,一個側身,理都不願理他兩人。

盧剛與令狐香對視了一眼,“撲通”便跪下了下來,大聲叫道:“婆婆,你一定要替我師兄報仇呀。”

“報什麼仇,你大師兄分明是被自己的貪心給害死的。”慈悲婆婆不滿地應道。

“婆婆。”盧剛與令狐香相繼一愣,心想婆婆這話好像不對勁呀。

盧剛鼓起了勇氣,說道:“婆婆,楊子他仗着斬妖劍在手殺了我大師兄,婆婆難道不想爲我大師兄報仇 。”

“你們別說了,你們還要騙我,還要騙我這把老骨頭到什麼時候。”慈悲婆婆大聲罵道。

“婆婆 “?”盧剛與令狐香愣住了,他們明白原來婆婆早就知道自己三兄妹所做的事,只不過她並沒有當着楊子的面把事情說穿了。婆婆這樣做無非就是留一個面子,也好在楊子面前別那麼難堪,說她老人家教導無方。

“等下楊子會回來拿行李,你們兩個避開點,別讓他給看見了。”慈悲婆婆吩咐道。

盧剛與令狐香對視了一眼,隨即退了下去,他們怕婆婆,因爲三師兄妹被修真道人追捕,走途無路之際,是婆婆使用了障眼法騙過了修真道人,才使兄妹三人逃過一劫,得以重生。慈悲婆婆對他三兄妹有恩,也有降服他三兄妹的方法。

楊子的行李就擺放在那桌子上,安然無恙一件不少,連無名氏都完好無損的躺在被褥之中。楊子來到這間房子的時候,簡直不敢相信這麼容易便找到了行李,拿好行李接着一轉身又離開了這間柴房。一路上往回趕去,楊子一邊走一邊感想,怎麼會這樣容易就拿回了行李,難道是慈悲婆婆使用了什麼詭計,楊子慌忙又檢查了一下行李,行李沒有調包,爲什麼?爲什麼會這樣奇怪,連那靈敏度極高的風度公子都沒傳出一丁點聲音。

忽然面前傳來了腳步聲,誰?難道是慈悲婆婆他們?楊子隨即謹慎起來,便藏在一個花叢之中,這個人出現了是孫二。

“孫二,你這是幹什麼?”楊子從花叢中冒出來,問。

一個聲音響起立即嚇了孫二一跳,還好這是師父的聲音,孫二猛然回過神來,道:“師父,你在那?”

“我在你身後。”從孫二身後傳來了師父的聲音。

“師父,你?”孫二猛然回頭,這才清楚的看見師父正安然無恙的站在自己面前。

“你大師兄了。”楊子問道。

“不知道,他應該還有那裏等師父。”孫二也不敢肯定的答道。

“走,快點回去。”楊子知道張孫這老人家可不像孫二這樣經得起風雨。

“師父,那行李呢?”孫二如果現在回去,那行李有沒有着落。

“師父已經拿回來了。”楊子答道。

‘拿回來了。’孫二一愣他根本就不相信師父這樣快就拿回了行李,但他藉着夜光隱隱約約看見師父確實揹着他們要上西方無極之地所用的行李。

兩人現在不是說話的時候,匆匆忙忙往回趕去,可是當他們趕回原先那個地方時傻眼了,因爲那裏什麼都沒有,張孫已經無影無蹤。

‘不好。’楊子暗叫着,這個張孫向來很聽自己的話,他不會無緣無故離開,他一定有事,一定出了事。

“張孫 。”楊子對着茫茫夜空高叫着。

“大師兄 `。”孫二一驚,也大聲叫喝起來。

整個大地傳回了楊子與孫二的回聲,就是沒有張孫的聲音。

“乖徒兒,你是不是藏起來了,要跟師父捉迷藏。”楊子有一種僥倖的心理喊道。

“大師兄,你快出來呀。”孫二的心一陣慚愧,心想要是自己也聽師父的話,在這裏等師父,就不會變成現在這樣的後果了。

黑黑地夜絕不會輕易醒來,也就是說張孫絕不會輕易出現。

楊子、孫二兩人在這個黑黑的夜裏不知道轉了多少圈,還是沒有張孫的消息。‘都是我,我不該把大師兄一個人留在這裏。’無限的自責涌上孫二的心頭。

“孫二,這並不怪你,怪只怪師父沒能耐保護你們這些弟子,害得你們跟着師父受苦了。” 帝國萌寶:薄少寵妻甜蜜蜜 楊子感應到孫二的自責之心,他不怪孫二更不怪張孫,只怪自己學藝不精,還充當什麼大宗師,學起授徒來。

“師父 。”孫二一聽這話知道,明白師父的自責之心比自己還要強烈,大聲叫道:“徒兒從來沒有埋怨師父,只抱怨自己幫不上師父。”

楊子愣住了,他覺得自己就是一個無爲的師父,不能向他們傳授本領,反說一些肺腑之言讓他們死心塌地跟着自己,跟着自己受苦受累。‘從此都不要在收什麼徒弟了。’楊子在告訴自己。

“師父,這裏有一行字。”孫二忽然發現在大師兄不見的地上寫着一行字。

楊子走過去一看,上面寫道‘要想救你的徒弟,就到清風崖來找我’。楊子明白了,張孫已經被慈悲婆婆他們抓走了,被抓在清風崖。可是清風崖在那裏了,楊子並不知道,但不管清風崖在那裏,都一定要找到他救出張孫。當然清風崖絕對還屬於茅山,這一點楊子可以肯定。

路只有一條,就是清風崖,他們的下一站。

《楊子西遊記》最新章節由雲起書院首發,最新最火最快網絡小說首發地!(本站提供:傳統翻頁、瀑布閱讀兩種模式,可在設置中選擇) 60 茅山之行之挺進清風崖

60茅山之行之挺進清風崖

第二天清晨,楊子師徒憑着心靈感應向清風崖走去。

楊子快步向前走着,忽然傳來一聲慘叫“哎呀,我的媽耶,連這樣也會中招。”楊子一驚,不知這聲音從何處傳來。

“快逃吧,什麼東西壓着我了呀。”一個細微的聲音再次從楊子腳下傳出。

楊子猛然一擡腳,一低頭就看見在自己腳下有一隻小壁虎。

小壁虎見危機解除了,慌忙向前方逃去。

“小壁虎你等等,我還沒有跟你說道歉了。”楊子覺得自己踩到人家還沒有跟人家道歉。

小壁虎愣住了,怎麼踩着我的是同類嗎,隨即停下腳步擡頭看了看楊子,不對呀,他看上去一點都不像自己同類,是不是自己聽錯了。

楊子走了過去,謙意地說道:“對不起,楊子也是爲了趕路,才踩到你的,請你千萬別往心裏去。”

小壁虎糊里糊塗地看着楊子,不解地說道:“你是誰,是我們同類嗎?”

“我叫楊子,是上西方無極之地尋找真經的人,並不是你的同類。”楊子如實說道。

“楊子?楊子是幹什麼的,真經又不什麼東西?”小壁虎對這些完全沒有接觸到,自然他不會知道。

楊子也真是跟一隻小壁虎說這些深奧的專業話語,他一隻小壁虎怎麼可能會懂了,而且繼續講述自己的專業術語,道:“楊子是尋找真經的,真經就是一種真諦。”

“真諦?”小壁虎更不懂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