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他說話時,嘴角帶着嘲諷的笑意,在他眼裏,楊暖暖似乎已經成了蕩-婦一般的存在。

已經嫁給了龍少決,卻還想着別的男人,楊暖暖這個女人還真是不檢點啊。

楊暖暖要是知道阿king的想法,一定會當着他的面,一頭撞死,她當真是比竇娥還冤枉啊。

楊暖暖到現在還不知道龍少決的真實身份,她更不知道自己早在三年前就和龍少決配了陰婚。

龍少決雖然說過幾次,也時常喊楊暖暖老婆,楊暖暖權當做他是在開玩笑。

楊暖暖沒有認真,他們卻都是認真的。

楊暖暖這個倒黴催的,天生就是炮灰命,年少無知時,還是個活生生的黃花大閨女,就不知不覺的和一隻鬼配了陰婚。

“誰想吻你了,臭不要臉的,你可以再自戀一點,再在腦子裏隨意意-淫。”楊暖暖情緒激烈的反駁。

她激烈的情緒動作充分的說明了一個道理,此地無銀三百兩。

“怎麼回事?”阿king眼睛一眯,他衝上前,撥開蹲在地上的楊暖暖。

楊暖暖一屁-股坐在地上,一臉懵逼,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屍體呢?”阿king警惕的站起來,他冷漠的眼睛四處張望,小心戒備。

楊暖暖轉過頭,她也被嚇了一大跳,原本躺在屍體的地方現在空空蕩蕩的,只留下一個模糊的影子。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 撲倒男主好飢_渴!!請關注微信公衆號在線看: meinvxuan1 (長按三秒複製)!! 從金山裏拉出的古屍,滿身屍油,應該已經死了幾百年了,因爲屍體在高度密封乾燥的金山內部,所以那個人的屍身一直沒有腐爛。

地上印着一個模糊的身型,看形狀就是之前的那具屍體。

楊暖暖移了兩步,她伸手摸了一下,地上油膩膩的,和她手上之前沾染的液體是一樣的,

古屍身上溢出來屍油,畫出了這幅模糊不清的肖像畫。

舊愛:二婚要狠 蹲在地上的楊暖暖擡頭看着阿king,她屏着呼吸,幽幽的吐出這三個字。

屍體活了,所以他走了。

“害怕嗎?”阿king問。

楊暖暖耷拉着腦袋,她用力的呼吸吸氣,平復自己難以壓抑的驚恐情緒。

現在擺在楊暖暖面前的情況是:一具古屍,活了,而且屍體就在他們身邊,可能正躲在某處角落偷看他們呢。

“廢話!我是人啊,我能不害怕嗎?”過了一分鐘,楊暖暖擡起頭,失控的大聲喊道。

“……”阿king沉默無言。

楊暖暖站起來,她看着地上的人影,靈光一現,楊暖暖激動的擡頭看着阿king道:“腳印,找腳印。”

這具離奇失蹤的屍體只是在地上躺着,身上就流下了這麼多的油,他要是離開的,肯定會在地上留下油膩膩的腳印。

只要確定了屍體去往的方向,楊暖暖他們再沿着屍體相反的方向走就是安全的。

阿king立刻明白了楊暖暖的意思,兩個人低頭看着地面,沒有發現任何腳印。

找不到腳印,楊暖暖的小臉刷一下的變的慘白。

怎麼回事呢?

爲什麼找不到腳印,難道屍體憑空消失了?

不對,不對!

楊暖暖使勁的撓着頭,我肯定忽略了什麼關鍵點。

屍體如果活了,要是離開的話,不管他往前後左右哪個地方走,都肯定會留下一絲蛛絲馬跡,畢竟他身上冒了那麼多的油脂。

現在地上沒有留下腳印,這說明了什麼呢?

楊暖暖的眼睛的猛然瞪大,她知道了。

“小心,小心!”楊暖暖一擡頭,就看到阿king的身體上方倒掛着一具穿着官袍,滿臉堅硬黑毛的人形怪物。

怪物身上長滿了黑毛,黑麻麻一塊一塊的黏在一起,是被屍油黏住的。

因爲這一身毛,所有即便他倒掛在屋頂之上,也沒有油脂滴落下來。

楊暖暖這一咋呼,倒掛在屋頂之上的黑毛怪物猛然驚醒,他張開雙手,朝阿king撲過去。

他的手上也長滿了黑毛,一尺多長的墨綠色的指甲隱藏在黑毛之中。

楊暖暖閉上眼睛,不敢直視接下來的場景。

阿king反應極快,聽到楊暖暖的話時,他立刻就知道上面有危險,一般人在預知危險之後,都會條件反射的去檢查,看看自己有沒有判斷錯誤。

而這檢查的幾秒鐘的時間,可能就是他活下去的黃金時間。

耽誤一秒鐘,最後都只有一條死路。

阿king聞聲立刻往後退,黑毛怪物的雙手從阿king的胸前劃過。

尖銳的指甲尖端勾住了阿king的衣服,一陣衣服撕碎的破裂聲,阿king的衣服裂成了兩瓣。

衣服爛了,好在阿king躲閃及時,所以他並沒有受傷。

黑毛怪物重重的落地,楊暖暖感覺地都顫了一下。

阿king和那個黑毛怪物,近距離的廝打在一起,貼身肉搏。

阿king這個人有着嚴重的潔癖,眼前的這具黑毛怪物對他來說太髒了、太臭了,他根本不想碰到他。

阿king一直閃躲,遲遲不出手。

這黑毛怪物似乎很有靈性,兩招一過,阿king帶着他到處跑,他以爲阿king是怕自己,所以下手越發狠厲毒辣,想一招弄死阿king。

阿king有好幾次直接KO黑毛怪物的機會,但是他嫌髒,他的手往往停在了距離黑毛怪物還有五公分的地方就停下了,等黑毛怪物再出手,阿king就收回了自己的手,繼續帶着他玩。

楊暖暖躲在一邊,看着阿king帶着那黑毛怪物上躥下跳,她疑惑的瞪着大眼睛,這廝是在耍猴嗎?

“喂,你不管你的手下了嗎?”楊暖暖喊了一聲阿king,楊暖暖心裏擔心的事遲緣。

她這纔來,就遇到這麼一隻黑毛怪物,鬼知道這裏面還有什麼危險。

阿king冷漠的視線移到了楊暖暖身邊,楊暖暖兩隻手裏都拿着金塊,站在那裏,身型筆直如同青竹。

阿king方向一改,他在前面跑,黑毛怪物蹦蹦噠噠的跟在他身後。

楊暖暖張大嘴巴,她手裏的金塊應聲掉落在地上,我沒看錯吧,這貨是在把黑毛怪物往我這邊吸引嗎?

難道他想用我拴住黑毛怪物,然後自己逃跑。

楊暖暖知道這樣的事情,阿king是肯定能做的出來。

“喂喂喂,你想幹嗎?”楊暖暖問。

阿king笑而不語。

“媽的,我是挖了你家的祖墳嗎,你這麼坑我!”眼看着阿king帶着黑毛怪物離自己越來越近,楊暖暖怒吼了一聲,扭頭就跑。

貼心萌寶荒唐爹 楊暖暖死命的跑着,她腦海裏只有一個想法,那就是不能被阿king和黑毛怪物追上來,他們要是追上來了,我就成了怪物嘴裏的肉了。

諾大的房間裏,楊暖暖在前面跑,阿king追着楊暖暖,黑毛怪物追着阿king,幾個人繞着房間,一圈一圈的跑。

兩圈一跑,楊暖暖喘着大氣,體力透支,她的速度變慢。

咬牙堅持繼續跑的楊暖暖,回頭看了一眼,阿king離她還有不到三米遠的距離。

“咦,那怪物呢?”楊暖暖腳步一滯,她疑惑的看着阿king。

阿king嘴角帶着笑,非常友善的指了指楊暖暖的後面。

楊暖暖聞到一股腥臭的噁心味道,她猛地轉過身,黑毛怪物離她還有一步之遙。

楊暖暖被嚇傻了,她癡癡的看着眼前的黑毛怪物,不知道如何是好。

黑毛怪物兩眼睜得老大,瞳孔慘白,滿臉豎起的黑毛,看不到其他五官,兩排獠牙顯眼。他身上的官袍被黑毛戳破,長毛紮在衣服中,看起來活脫脫的像個人形的刺蝟。

黑毛怪物嘴邊的毛髮微微一動,他慢慢的伸出長有墨綠色長指甲的雙手,他好像在笑。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 撲倒男主好飢_渴!!請關注微信公衆號在線看: meinvxuan1 (長按三秒複製)!! “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楊暖暖呢喃,完全不知所措。

阿king彎腰從地上撿起一塊黃金,他把黃金放在手裏掂量了一下,猛地將黃金砸向了黑毛怪物。

的一聲悶響,黑毛怪物的喉嚨裏傳出來一陣嘶啞粗糙的聲音。

黑毛怪物被定住了,楊暖暖感激的回頭看着阿king,她看了一眼阿king,視線觀察着黑毛怪物,慢慢的往後退。

楊暖暖退到阿king身邊。

“你是處女嗎?”楊暖暖的耳邊傳來阿king幽幽的聲音。

楊暖暖臉一熱,心裏很彆扭害羞,她擡頭看着阿king,滿眼不解,爲什麼要問這種問題?

阿king是打算說冷笑話嗎?如果是的話,那這個笑話真的是冷爆了。

“我猜你不是。”阿king說。

豪門甜心:總裁,手放開 “你是!行了吧。” 豪門錯愛:替身嬌妻愛無罪 楊暖暖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

現在這麼危急的時刻,楊暖暖沒有心思和他鬥嘴爭吵。

“他要醒了,用人血抹在他身上,可以殺了他。”阿king說。

“你想幹嗎?爲什麼和我說這些?”楊暖暖敏銳的察覺到不對勁,直覺告訴楊暖暖,這個大男人打算自己跑了。

“沒錯,我打算自己前進。”阿king一眼看懂了楊暖暖心裏的想法,他幫着楊暖暖確認。

“……”楊暖暖沒有說話,靜靜的看着阿king,她現在還能說什麼呢。說什麼好像都是廢話。

“入口在金山內,我會在裏面等你十分鐘,用人血抹在黑毛身上,他會從內到外的燃燒起來。”阿king說着把楊暖暖往前一推。

楊暖暖步伐踉蹌的往前走了兩步,黑毛怪物隨着楊暖暖的移動再次恢復了運動。

楊暖暖擡眼看了看阿king,她眼神裏全是寂靜的絕望。

阿king看着楊暖暖寂然的眼神,他的心臟一抖,一種說不明的感覺在心裏瀰漫。

楊暖暖沒有說話,沒有流淚,沒有因爲害怕而心跳加速,她眼眶都沒紅,她甚至連一絲被同伴拋棄的委屈都沒有。

楊暖暖就那麼靜靜的目送着阿king轉身離開。

阿king轉身,他的腳步一步比一步沉重。

黑毛怪物的腳步聲越來越近,楊暖暖強打精神,她四處看了看,跑到一小堆黃金面前。

楊暖暖脫下外套,把黃金包起來,她適時的安靜,屏住呼吸,保持不動。

老天保佑,我從電視劇小說裏看到的橋段不是完全的靠人想象出來的。

老天保佑,藝術真的是源於生活,高不高於生活都不重要。

楊暖暖看電視劇裏說,遇到殭屍保持不動,別呼吸,殭屍就發現不了了。

小說裏說殭屍一般都是靠着聽力嗅覺去判斷獵物的方向的。

楊暖暖看着眼前的黑毛怪物,她也不確定這隻全身長滿毛的東西是不是殭屍了。

楊暖暖一不動,安靜的房間裏只有阿king細微的腳步聲。

黑毛怪物停住腳步,腦袋亂轉,他看起來很猶豫,最終還是擡腳朝着阿king走過去。

楊暖暖大喜,她開心的咧嘴微笑,看來我沒有被坑。

眼前的這隻黑毛怪物完全是靠聽力判斷方向的。

楊暖暖看着阿king的背影,想起他現在是拋下自己獨自逃命,楊暖暖氣不過,她從懷裏掏出一根金條,重重的朝阿king砸過去。

“噹啷。”一聲,金條落地,發出一聲巨響,黑毛怪物張着雙手朝金條撲過去。

阿king反應極快,他一個跳躍,兩步騰在半空中,黑毛怪撲住金條,倒在阿king的腳下。

阿king的身體穩穩的停在半空中,他一動不動,擡眼看着站在遠處的楊暖暖。

楊暖暖臉上帶着狡黠的笑意,想讓我送死,我告訴你沒那麼容易,你死了八百次,我都不會死一次!

楊暖暖狡黠的笑着,阿king看着他,彎了彎嘴角,他在空中一個翻身,橫腿用力一踢,黑毛怪物被阿king一腳踢翻,狼狽摔在地上。

阿king輕輕的落地,楊暖暖呆呆的看着阿king,媽媽咪呀,太帥了吧。

雖然是最簡單不過的動作,沒有什麼花哨的多餘姿勢,就是看準位置,一腳踢過去,可阿king還是做出了一種唯我獨尊的霸氣,

他這一腳踢的這麼幹脆,楊暖暖不信他殺不了這黑毛怪物。

楊暖暖知道阿king就是故意的,故意把她丟下,他要是想殺了黑毛怪物,肯定是輕而易舉。

“祝你好運。”楊暖暖看着阿king,他往後退了三四步,黑毛怪物憤怒的站起來,他彎着腰朝阿king跑過去。

阿king加速奔跑,他騰空,伸腿,黑毛怪物也在朝他跑,阿king一腳踢在黑毛怪物的胸口,黑毛怪物整個身體往後飛了起來。

楊暖暖見阿king把黑毛怪物朝自己踢,她連忙跑開。

“嘭。”的一聲,黑毛怪物落地。

阿king貓着腰轉進金山裏。

黑毛怪物在躺在地上掙扎,幾次想要站起來,都沒有成功。

血,血,血,楊暖暖看倒在地上掙扎着的黑毛怪物,她心裏急的想撓牆。

這是殺了黑毛怪物的最好時間,只要有血就行了。

楊暖暖扔下懷裏的黃金,她把手指頭放進嘴巴里,用力一咬,很疼,但是手指沒破。

自己咬破自己手指,很難,一般人都不忍心對自己下重力氣。

眼看着黑毛怪物就要站起來,楊暖暖不管不顧,心一狠,牙關一合,她直接從自己手上咬下了一塊皮。

手指上有血冒出來,楊暖暖看到血,臉上浮上一抹微笑。

太好了,有救了。

楊暖暖朝着黑毛怪物跑出去,黑毛怪物剛剛站起來,楊暖暖用力一拍,她的手拍在了黑毛怪物身上。

楊暖暖屏氣凝神,一時之間房間裏陷入了死一般的安靜裏。

黑毛怪物愣住了,他僵硬的腦袋機械化的轉了轉,最後低頭,一雙慘白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楊暖暖的小手。

楊暖暖一臉吃了蒼蠅的表情,這下真是日了狗了,不是說用血可以殺了他嗎?

楊暖暖悻悻然的收回了手,她收回手的一瞬間,楊暖暖只聽到轟的一聲,一股熱浪朝楊暖暖撲過來。

熱浪掀翻了楊暖暖,楊暖暖兩隻手護住臉,臉朝下爬在地上,她聽着耳邊噼裏啪啦的動靜,空氣裏盡是焦糊的肉香。

熱浪一陣接一陣,逐漸變小,楊暖暖翻身坐了起來,她看着那一堆還在燃燒的烏黑色人體,她開心的笑着。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 撲倒男主好飢_渴!!請關注微信公衆號在線看: meinvxuan1 (長按三秒複製)!! 黑毛怪物還在燃燒,它被燒的只剩下一個模糊的人形,幽幽的藍色火焰細細的跳閃。

因爲火是從怪物內部燃起的,所以這個怪物沒有機會掙扎痛吼,悄無聲息的就被燒成了一團青灰。

一般的人血是完成不了這樣一番完美無聲的獵殺,只因爲楊暖暖的血與衆不同。

別說是這樣一具僅存在數百年的黑毛怪物了,即便是千年殭屍,萬年鬼怪,在楊暖暖面前都是手無縛雞之力,只能等着被毀滅……

藍幽幽的火光熄滅了,地上落了一層薄薄的青灰。

太好了,黑毛怪物死了,楊暖暖笑着站起來,她拍拍屁-股上肉眼看不到的灰塵,轉身朝着金山走過去。

阿king給了楊暖暖十分鐘,楊暖暖用了不到兩分鐘。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