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我側眸看過去,被這個禿頂老監考老師訓斥的。是個穿絲襪的姑娘,她的打扮也和我昨天一樣,穿了小短裙,腿上也是黑色的絲襪。

他定了一會兒女孩的絲襪,一副死板的要命的樣子,“我剛纔說過了,誰要是把手伸下去,就是作弊,還不肯聽話。腿癢癢不會打報告嗎?”

“我……我不是故意的。”女生的眼圈紅了。

可是那個刻薄的監考老師可不管這些,直接把卷子撕成了四瓣兒,扔在她臉上,“你不用考了,出去吧。”

撓撓大腿就要撕考卷,這也太變態了吧?

我心想難怪司馬倩這麼放心大膽的不過來,原來是她請來的監考老師這麼厲害。隨隨便便就撕了人家小姑娘的考卷,還把人家趕出去了。

大家還真別覺得這樣變態的老教授是子虛烏有的,這件事絕對是我身邊發生的真事兒,絕非杜撰。我和張靈川考完,提起這事兒,還摸了一把汗呢。

小姑娘一邊抹着眼淚兒,一邊就飛跑着衝出去了。

教室裏靜的出奇,沒有任何人敢隨便發出聲音。我也是低着頭默默的把試卷上的內容做完,老實巴交的交卷了。

交卷的時候,就見到那個張靈川臉上的表情十分的淡然自若,昂首挺胸的就把卷子給交上去了。

這張靈川根本就不像是考試考的不好的樣子,看上去他心情還不錯。嘴裏嚼着泡泡堂,揹着書包喜滋滋的就在外頭等我。

他之所以在外面等我,是因爲昨天晚上我亮出了身份,讓他帶我去的幽都。

見我出來,張靈川立刻開口叫我:“冥……”

我知道,他要喊我冥帝了。

可是這麼多人,別被人聽見,會以爲我們是兩個神經病的。

“別在這裏喊我,很奇怪的。”我打斷了張靈川準備喊我冥帝的話頭。

可張靈川比較實心眼兒,“沒事,他們都聽不懂的。”

我當然不怕普通人聽懂,就怕周圍隔牆有耳,又不普通的人。

一時間,我又想不到什麼好辦阻止他繼續說下去。眼珠子一轉,就把話題給岔開了,“你不是把符籙藏在大腿上嗎?用不成睿腦靈明咒了,還……這麼開心,難道是提前複習了?”

“你看……”張靈川確實是個沒什麼心眼兒的人,比起劉大能的厚黑,這傢伙絕對是天然呆。

他一點保留都沒有,一撩右手的袖子。

袖子裏面是一張黃色的符紙,符紙上正是畫着睿腦靈明咒。

我看到這張睿腦靈明咒,有些驚愕,“你怎麼想到放在手臂上的?”

還好這張符籙是貼在他手臂上的,不然鐵定是要不及格的。我都懷疑這個陰陽代理人張靈川,是不是和南宮池墨一樣,都有未卜先知的能力。

其實我挺羨慕張靈川能有這樣的創新,他把符紙貼在右手手臂裏,考試的時候只要將手摁住自己的手臂。

再用右手奮筆疾書,幾乎是萬無一失。

要早知道有這麼容易掩護的辦法,我就不會“忍辱負重”把符紙塞到自己的腳底心去了。這張靈川看着沒什麼心眼,但是好像就是能想出這麼好的辦法。

畢竟到現在,張靈川都沒有想過考證我真實的身份,也沒有和我多接觸,瞭解我的事情。甚至,連我的名字都還不知道,只是看了翡翠戒指,就答應帶我去幽都了。

這個人,要麼城府極深。

要麼就是個白癡……

現在,我認識他的並不多,只是知道他變成陰陽代理人的時候,是比較冷酷無情的。至於是城府深,還是腦子裏塞着棉花糖,就真的不好判斷了。

“是一個女人提醒我的。”張靈川對我一點戒心都沒有,隨口就回答道。

看來我真是擡舉他了,他並沒有我想的那麼聰明,辦法還是別人幫他想的。我一聽是個女人提醒他,我根本就想不到別人,立馬就想到了司馬倩。

司馬倩爲什麼要幫他?

這一點值得深究啊……

難道司馬倩也是看不下去張靈川這個同行一直被我牽連的考不及格,纔會忍不住提醒張靈川嗎?

事實上,要不是張靈川今天聽了她的話,今天的鐵定是要不及格的。

所以說,今天考試中的這個規定,完全是針對我昨天用黑絲襪掩飾作弊定下來的。我想,司馬倩要是知道我考試考過了,非把鼻子都氣歪了不可。

我問他:“這女的,是不是也是個陰陽代理人?”

“恩,是啊,你怎麼知道的?”張靈川似乎並不好奇,感覺只是十分淡然的隨口一問,他的心思好像並不在這件事上。

我笑了笑,臉上的表情有些揶揄,“我不僅知道她是你同行,還知道她叫司馬倩。”

司馬倩也不知道爲什麼,費盡心機的就希望我全部補考都不及格。她這樣做實在是有些下三濫了,我哪怕真的不及格,要留級考試,頂多就是丟人。

她這樣費盡心機對付我,不過就是一些小兒科的把戲。

這些小把戲,和鬼域裏面遭遇的生死之間的考驗,簡直是不能同日而語。

“你怎麼連這個都知道了?你也認識司馬倩嗎?”張靈川說是帶我去幽都,卻領着我往校外的建設銀行的方向走。

外頭人流量已經很少了,整個人行道上只有我們兩個人。

我點了點頭,“當然認識,司馬倩還是我們的教導主任,是不是?”

“是哦,我都忘了這件事了。”張靈川好像是現在纔想起來司馬倩是我們的教導主任,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

他帶着我到了建行門口,指着建行的後門說道:“一會兒我闖進去,你要拉緊我。如果輕易鬆開我,可能會惹出大麻煩的。”

我擦他大爺!

敢情這個張靈川不是要帶我去幽都,而是要去搶銀行啊。

我的心在顫抖,低喊了一聲:“你幹什麼啊,你這樣撞玻璃,不僅我們的腦袋要遭殃。晚上,可能還會以毀壞銀行公共設施罪,進去吃牢飯。”

“我沒有帶你撞玻璃啊?”張靈川一臉的無辜,他看着銀行後門位置,那照着我們兩個身影的反光玻璃,恍然大悟,“我知道了,你是不知道這裏是進幽都的捷徑吧?”

我……

我當然不知道了,我從來都沒聽說過,硬闖銀行能進幽都。

不過,要是驚動了特警,被一槍爆頭,倒是可以在13支上認一張座位,坐上去直達幽都的腹地。

我搖頭,“我不知道啊。”

“你是冥帝,怎麼能夠不知道呢?從錢莊後門乃是世間藏污納垢之地,是陽間最能夠溝通幽都的地方之一啊。”張靈川凝視着我的臉,一字一頓認真的說道。

聽到錢莊兩個字,我才反應過來。

老爺子曾經跟我說過,這個金錢乃是至陽之物,所以五帝錢才能辟邪消災。但是金錢也是所有污穢的根源,例如貪婪,慾望,權利皆因金錢而起。

所以錢之一字,也是極爲骯髒陰晦,所代表的怨氣也很重。

古代總有傳說說黑白無常可以通過錢莊後面,走入幽冥鬼界。現在想想,這個建設銀行的後門,能讓我和張靈川,一起進入幽都,也算是合情合理。

雖然,我想象中的去幽都的捷徑,和這個完全不同。

我還以爲,張靈川會帶我走十字路口的那口血井呢,我的心裏完全做好了嚇死的準備。沒想到,卻只是要穿越一扇玻璃門而已。

我想着這些事情,點了點頭,抓住了他的手腕,說道:“明白了,出發吧,別今天又趕不上時間了。”

“好。”

張靈川領着我一頭就扎進了玻璃門內,沒有想象中頭破血流,玻璃碎裂的場面。只有一片無邊無際的黑暗,四周圍都很冰冷。

我們走在一條長長的街道上,這條街道我認識,是陰街。

沒想到,走這條捷徑,這麼快就能到達陰街。

“你要小心點,這裏的守衛很機敏的,被盤問的時候別慌張。尤其是,我們兩個都是活人肉身進來,一定會被盤問的。”張靈川似乎對這裏很熟悉,昂首挺胸的朝前頭走。

陰街的兩旁是各式各樣,灰白色的陰宅。

有些陰宅在這一片地方顯得很是奇怪,竟然是隨着火光,一點點出現的。這個現象都不好形容,就像我們燒了一座紙房子,鏡頭要是倒着放,就是那個陰宅出現在陰街的畫面了。

想想那些剛出現的陰宅,應該就是活人燒給死人的宅子吧。

我正想着這些稀奇古怪的東西,就聽一個沉冷的聲音問道:“怎麼會事?你們知不知道,活人擅入幽都死!還不快回去。”

“我是陰陽代理人,張靈川,這是我的腰牌。”張靈川拿出自己的腰牌,給那個黑暗中看不見的東西看。

那東西從黑暗中出來,竟然是個拳頭大小的眼球,“那你旁邊的活人,又是誰?” “大人,她是冥……她是我徒弟,我帶她來長長見識。”張靈川本來張口就要對眼球怪說我是冥帝,被我一個大白眼給瞪回去了。

他也算是沒有把我坑到家,和那個眼球怪說,是他徒弟。

這隻眼球怪道行絕對不深,相比之前遇到的身材體己能夠遮天蔽月的眼球怪,這回遇到的應該算是新手村的新手怪了。

它卻是打量了我一眼,扯着嗓子用尖利的聲音說:“這就是你徒弟?相貌資質倒是不錯,小子挺有眼光的,老爺我喜歡,恩?下次讓她穿性感點過來。穿這麼厚實,在陰間走來走去,我們辦差的心情不好。”

眼球怪整個身體都是一顆眼球而已,身上沒有手腳也沒有五官。看人的時候,瞳孔還會如同蜥蜴一樣伸縮轉動。

就這貨,絕對是以貌取人的視覺系不死生物。

張靈川在幽都的守衛面前真的是矮一截,也不敢反駁眼球怪說的話,立刻隨聲附和,“是啊,是啊,我徒弟是穿的有點多,對不起幽都辛苦的老爺們。不過現在陽間正在春寒料峭之際,很冷……”

“行了,別給我來這一套,人家司馬倩都已經是掛牌的代理人了,還不是每天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哥兒幾個看了心情也好……”那眼球怪一提起司馬倩,整個眼球都好像冒出愛心來了。

它幸好沒嘴,要有嘴非流出哈喇子不可。

眼看着這隻眼球怪慢慢的飄走,張靈川才鬆了口氣,說道:“跟我走吧,我先去吧魂魄上交上去。剛纔被幽都守衛攔了一下,我們就剩下五十分鐘了,要是沒法趕得及在通道關閉之前回去。我們……就得等明天回去。”

等明天回去的意思,可真不如字面上這麼簡單。

如果錯過這次銀行後面的通道,我和張靈川回去,學校可能都開學一個月了。到時候我們曠課一個月,也沒什麼必要上課了。

反正也是要被留級,或者開除的……

我鄭重點了點頭,我一定會配合他的,絕對不會讓自己在幽都裏呆的太久。如果在學校曠課的次數太多,那不就等於直接讓司馬倩稱心如意了?

現在,我在學校裏,拼命努力留下來。

最大的動力,估計就是和司馬倩一味的賭氣,兩個人鬥智鬥勇。她越是打壓我,我越渾身充滿戰鬥力,要和她鬥爭到底。

張靈川領着我走到了陰街的盡頭,盡頭兩邊居然還有拐彎。一處通往幽深的樹林,一處就通往一望無際黑色的原野。

在我們的正前方,卻立着一個巨大無比的陰宅。

那陰宅的樣式像是北宋年間的樣子,高強琉璃頂。檐上勾心鬥角,有一股子濃烈的古老的味道,只是整個宅子都是灰顏色的。

看着不免壓抑,覺得陰森森的。

張靈川在門口看了看,他轉頭問我,“你是要跟着我進去,還是在門口等我?我動作很快,只要五分鐘就能完成。就是……不知道你的事要耽擱多久?”

我都不敢告訴他,我下來幽都是要弒殺鬼神的,我說出來怕嚇死這丫的。張靈川要是害怕了,接下來的事,他未必肯幫我。而且,我也不清楚自己現在實力,要想把一個鬼神坑殺,這點時間到底來不來得及。

要是實力太懸殊,那我只有先亮出翡翠戒指保住我們倆的小命,先和張靈川逃之夭夭了。等到回去以後,再想辦法搬救兵。

“我在門口等你吧。”

我看了一眼那陰森森的陰宅,並沒有太強烈的想要進去的願望。說到底,我雖然是陰陽先生了,可還是個普通人。

陰陽代理人辦事,我還是不要過去添亂。

張靈川簡直就是一張白紙一樣的存在,很多事情,他幾乎沒有過多的思量。聽到我的答案之後,立刻大步朝陰宅的大門邁進。

他輕輕的推開那扇木門,一股陰冷的風吹出來。

陰風吹得我頭髮絲亂舞遮蔽了眼前的視線,我都沒看清楚門是怎麼關上的,張靈川的身影就在我的眼前消失了。

我自從在鬼域呆過之後,時間觀念就別的特別的強烈。

在我的手腕上戴了一隻以前很少戴的電子錶,現在是亥時三刻,也就是晚上的十一點四十五分。

等到十二點四十五分的時候,那條從幽都出去的捷徑就關上了。

我在門口等的可不止有五分鐘,電子錶也不知道是不是有誤差,時間都過去了七八分鐘了。

心跳不住的加速,耳邊居然傳來了一個老太太的沙啞的聲音拖長了音節說話,就跟唱曲兒似的:“亥時三刻奪命鬼人模人樣,正午時分監斬官狗頭狗腦。姑娘,你要在老身這裏換顆腦袋嗎?”

聽到這麼一個催命一個的聲音,我心中一寒,立刻回頭看去。

從陰街的方向逐步走來的是個白髮蒼蒼的老嫗,姥爺駝着背,手上拿着一隻骷髏柺杖。握着柺杖的手乾的就骨頭上包了一層幹豆腐皮似的,指甲又長又尖。

另一隻手,它是背在背後的。

這老太婆好生的詭異,脖子上掛着一根紅色的絲線,絲線下面高低錯落的掛着好幾顆人頭。這些人頭有女人,有男人,也有孩子,全都是血淋淋的,好像都是剛死後不久的。

這個老不死的在張靈川離開後,突然出現,難道是想要害我?

我心中警覺了一下,雖然有一身道術,可我清楚在幽都跟人鬥法。不僅要吃虧,還十分容易打草驚蛇。

我對它笑了,絲毫不把敵意和謹慎掛在臉上,“老人家,我這頭挺好的,倒不必換了。”

“哼!”它輕輕的冷笑了一下,眼睛都眯成了一條縫,“十二年前,你在我這裏換過一次人頭。那時候,你叫一個慘啊,腦袋被踩得稀巴爛了。是有人求我給你換頭,我才同意把你這顆腦袋安上去。”

我去。

這死老太婆說的有鼻子有眼兒的,嚇得我都出了一身汗。很想摸摸自己的脖子,是不是還牢靠,更是忍不住懷疑,這老太婆是不是框我。

我的確沒有七歲以前的記憶,但總不能說,我命格改了,連腦袋都換了吧?

我要是換了腦袋,連君宸就更沒有認出我來的理由。

我得冷靜,千萬別被這個死老太婆給害了。

我故意裝作毫不在乎的樣子,慢慢的還感謝它,“那就多謝婆婆您當年的仗義相助了,如今這個頭我用的實在舒服,還是不跟您換了。”

“我說你這個頭,過了保質期,應該換老身禪杖上的這顆骷髏頭!”那個老太太一下就瞪大了圓溜溜的眼睛,一杖子就朝我腦袋敲過來。

我看它這架勢,是非要把我腦袋給敲爛了。

手心裏的三清甲冑符已經準備好招呼這個死老太婆了,雖然我怕驚動幽都守衛,可是性命攸關,我也顧不得許多了。

那老太婆拿杖子打我的時候,突然又換了一邊手要掐我脖子。

它手心裏隱隱的就露出綠色的一角,這一角我覺得眼熟,居然沒有反抗。我脖子被它掐住了的時候,才發現它沒往死裏掐。

這老東西灰白色的,沒有焦距的眼睛凝視着我,“有點意思。”

它說有點意思是什麼意思?

是因爲看到它手中的玉佩一樣的東西,沒有反擊它嗎?

只覺得手心裏好像被塞了一樣紙質的東西,那老太婆虛抓着我的脖子,低聲嘶啞道,“那位大人在看着,老身自不好當面與你交好。但是凌翊大人交代的事,老身務必要做完。”

凌翊!

我一聽到這個名字,整個人都傻了。

就好像塑像一樣站在了原地,手裏抓的那張紙有點虛,他沒有親自來找我。而是拜託了這個古里古怪的老婆婆,來給我傳遞消息。

他自己人呢?

爲什麼不出來見我呢!

果然,那個老婆婆掌中如同玉佩一般的綠色,是凌翊隨身信物,也就是那一對鳳凰玉佩。自鬼域那時,我就還給他了,如今出現在這婆婆手中。

它是凌翊的人身份,應該無假。

可那個老婆婆說的躲在暗處看我們的,是誰?

是鷙月嗎?

不會,凌翊根本不怕他。做什麼事情,只會明目張膽,絕不會這麼藏着掖着提防鷙月。應該會是一個比鷙月更強大的存在,幽都還有這麼一號人物嗎?

我腦中思緒正在各種凌亂的猜測的時候,那個老太婆,突然就在我耳邊低喝了一聲,“打我一掌,別用佛經!”

我當然知道不能用佛經,用佛經這丫的就被超度去輪迴了。

三清破邪咒太剛猛,即便不把它打的魂飛魄散,也會打的成重傷。它是凌翊的人,我自不會真的用這麼狠的符咒。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