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我聽到這句話的時候苦笑了一下,現在感覺身體渾身無力,而且嘴巴異常的乾燥,我看着老易開口說道:“給我,倒杯水!”

老易聽完以後狠狠的點點頭說道:“行,行,你等着,哥這就給你倒去。”

老易把水倒好以後放在了我的嘴巴前,一點點的給我倒了下去,我頓時感覺如同一縷清泉灌入進了喉嚨裏面,特別的舒服,而這個時候老易看着我說道:“小道,你感覺怎麼樣了?” 232 昏迷過後

我跟着慢慢的喘了口氣以後,感覺身體也舒服了許多,看着老易點點頭說道:“已經好多了。”說到這的時候我四處看了一眼。

老易放佛這個時候知道我在看什麼一樣,緊跟着老易緩緩的說道:“別找了,南老仙去去採藥了,因爲你的傷勢,南老仙都親自去採藥了,我能看得出來,這個南老仙挺看重你的,我也是第一次看見南老仙這個爲老不尊的傢伙對一個人這麼上心。”

我跟着哈哈的笑了一下說道:“沒準我和老頭這是英雄惜英雄呢。”

“你可拉倒把,就你還英雄,你最多是個小人。”說到這以後老易沒好氣的白了我一眼,跟着嘆了口氣說道:“不過說句實話,小易,那天看到你那個傷口的時候我是真的感覺挺觸目驚心的。”

我跟着沉默了,沒有說話,我又一次離死亡那麼近,不過不知道爲什麼每次我都可以順利的活下來,甚至可以算得上是逢凶化吉了,想到這以後我緊跟着開口問道:“你沒什麼事情吧?”

老易跟着聳了聳肩以後,一臉無所謂的樣子看着我說道:“你覺得我像是有事情的人嗎?我告訴你,我可是活的比你好多了。”

我聽完老易的話以後心裏暖了暖,雖然老易嘴上是這麼說,但是我能聽得出來,老易話裏還是帶着些許的暖意,我跟着笑着點點頭說道:“你沒事就行了,誰讓我們是兄弟呢。”說到這的時候我不禁想起來老易之前那副樣子。

也是我第一次看見老易那副求人的樣子,也是第一次看見那麼脆弱的老易,我以前一直覺得老易是一個非常強大的人,現在想想也真是應了那一句話,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處,想到這以後我跟着長長的嘆了口氣說道:“老易,咱們這次是不是也算劫後餘生了?”

“你說呢?”老易沒好氣的說了一句。

我跟着哈哈的笑了一下,想到自己現在又活下來了,心裏都舒暢了許多,整個人不知道爲什麼突然感覺非常的幸福。

老易這個時候卻突然拿出來我的手機看着我說道:“對了,小道,阿姨前幾天給你打電話了,好像是相親的事情,當時你正昏迷不醒呢,我也不敢跟阿姨說實話,所以我跟阿姨說你出去旅遊了,手機放在我這裏,然後阿姨在電話裏嘮叨了幾句,還問你什麼時候回來,我也沒敢給個準話。”

我聽完老易的這句話的時候頓時想哭的心都有了,我媽這是不到黃河不死心了,想到這以後我不禁搖頭輕嘆道:“剛出狼穴又如虎口咯。”

老易這個時候衝着我笑了笑說道:“不過要我說也是,小道,你該回去相親相親唄,反正你也老大不小了,該是時候找個女朋友,談談人生大事了。”

我聽完老易的話以後,突然覺得這廝是站着說話不腰疼,想到這以後我沒好氣的看了一眼老易“要不回頭我讓我媽給你也張羅一個?”

老易一聽,頓時嚇了一跳,趕忙搖頭說道:“我可不用,我現在還沒有這個打算呢,再說了,我要什麼沒什麼,哪兒有姑娘願意跟我呢。”

“沒事,回頭我讓我媽給你張羅一個試試就知道了唄!”我有些玩味的看着老易。

老易一臉害怕的樣子搖着頭說道:“還是算了吧,我可不想結婚,而且我恐婚。”

我理會老易的話,緊跟着老易看着我說道:“不過說實話小道,你這次可是差點把我嚇死,你說如果你要是醒不過來了,我該怎麼跟阿姨交代呢?”

我跟着心裏暖了一下,嘴上卻笑了起來“這不是我沒事麼,再說了,我這種人福大命大的,哪兒次不都活下來了?”

“你還是別說這樣的話了,小道,說句實話,你這次真的實在是太嚇人了,我都差點以爲你醒不過來了呢。”說到這以後老易頓了一下,看着我繼續說道:“不過好在你現在醒過來了,看來南老仙也挺用心的,說句實話,我開始還怕南老仙只是圖個樂子救了咱們兩個人呢,後來他讓我把你背到山上的時候,我看着他那麼用心的給你包紮傷口的時候,我就覺得,南老仙這次是真的來救咱們了。”

我想到之前南老仙的那個斤斤計較的事情以後,心裏頓時就有點不爽了,緊跟着開口說道:“你又不是不知道,那老頭救咱們一次,指不定還得讓咱們幹什麼要命的事情,你忘了上次那些陰兵了?追着咱們跑的時候,還差點要了咱們兩個人的命,那次不就是南老仙故意安排的麼?說是什麼要讓我還他人情,這次救了咱們兩個人還不一定會搗鼓出來什麼事情呢……”

我話還沒說完呢,南老仙的聲音就從院子裏傳了出來“劫,趙小道,老夫在你心裏就是這麼個形象嗎?”說着話南老仙揹着藥簍子就進來了。

我頓時感覺有些尷尬了,畢竟背後說人壞話不是什麼好事情,而且還被南老仙這廝聽到了,想到這以後我尷尬的笑了笑說道:“我這不也是說點事實麼?”

南老仙放下了藥簍子以後,回過頭看着老易說道:“小易去把這斷魂草給熬上去,還知道怎麼熬吧?”

老易緊跟着點點頭說道:“知道,南老仙,您就放心吧!”說着話老易拎起來藥簍子以後就轉身走了出去。

而這個時候南老仙也緩緩的坐在了我的身邊,我看着南老仙的樣子,緊跟着開口說道:“老仙,謝謝你這次又救了我一命!”

南老仙這次跟以前不一樣了,這次是一臉無所謂的樣子搖了搖頭說道:“你命不該絕,即使那天我不救你,我想也會有別人救你的。”南老仙說完以後看着我問道:“傷勢好點了嗎?”

我跟着點點頭說道:“我感覺已經不疼了。”

“那就好。”南老仙說。

我緊跟着開口問道:“對了,南老仙,那天你是怎麼知道我在那裏有危險的?”

南老仙看着我稍稍思索了一下,開口說道:“你應該知道你自己是什麼命格吧!”

我當然知道了,無根水命嘛,前世就是大奸大惡之人嘛,想到這以後我衝着南老仙點點頭說道:“當然記得,我是無根水命。”

南老仙嗯了一聲以後,緩緩的對着我解釋道:“從你第一次割破自己胸口的時候我就感覺你碰上了什麼事情,你的氣息非常的強烈,後來我再想找這個氣息的時候就消失了,我就尋着周圍開始找你,可是我總感覺像是有什麼人故意把你的氣息給隱藏了,所以我就覺得你肯定是碰到危險了,至於你碰到了什麼事情我雖然不知道,但是後來我也都聽小易跟我說了,我倒是很好奇,你是怎麼知道你的心頭血可以對付銅甲屍的。”

南老仙問完我這句話的時候我頓時不知道該說什麼了,我總覺得小離在我的身體裏的事情這是一個祕密,我本能的就不想告訴任何人,甚至劉易。

而這個時候南老仙看着我突然笑了起來“你不願意說的話,我也不強迫你,但是告訴你的人差點害了你,我能感受到你的氣息,別人也能感受到,所以你以後的路未必會有之前那般順利了,而且我相信,那天不光我一個人再找你,還有其他道門中人也再找你,他們着急用你的魂魄和血液來鍛造法器的,所以你以後要小心點了。”

我聽完以後跟着點點頭,沒有說話,而我想了一下,卻突然想到了一個問題,南老仙最後是怎麼找到我的,想到這以後我緊跟着開口說道:“對了,你不是說我的氣息都被隱藏了麼?那你是怎麼找到我的?”

“後來我有感受到了你的氣息了,所以就確定了你的方向,沒想到我到了那裏的時候還真的跟我想的一樣,有人想用你來續命,鍛造法器呢,然後就把你救下了。”說到這以後南老仙緩緩的嘆了口氣,拿起來自己的酒葫蘆喝了一口,跟着抿了抿嘴脣,看着我說道:“說句實話,趙小道,你這個人不是一般人,你以後的路也不會一般。”

我聽完這句話的時候愣住了,總感覺南老仙這廝話裏有話,想到這以後我一臉認真的樣子看着他問道:“你是不是想說什麼?”

誰知道我問完以後還不如不問呢,只見南老仙一臉神祕的樣子衝着我搖了搖頭,嘴裏吐出來幾個字“天機不可泄露。”

我頓時被南老仙的這句話氣得差點吐血,我想了一下,以後無奈的看了一眼南老仙,但是想到我被他救了的事情,我心裏還是有些感激這個南老仙呢,畢竟他救了我的命,讓我和老易也都活了下來,要不然那天南老仙如果不出現的話,我真的不知道會發生什麼樣的事情。

想到這以後我看着南老仙問道:“對了,老頭,我暈過去的以後都發生了什麼事情?” 233 什麼時候順利過?

南老仙看着我思索了一下,緊跟着開口對我解釋道:“你暈過去的時候,我……”南老仙開始對着我一句一句的解釋了起來。

我聽完了以後大概明白了,原來我暈過去以後 那柴玉華並不想放我走,還跟南老仙決戰了一番,南老仙挖掉了他的雙眼,而說到這的時候我不得不說一聲,那青眼並不是柴玉華的,而是柴老爺子的,當年這雙眼睛是南老仙送給了老易他師傅的,而柴老爺子對老易的師傅有恩,所以他師傅便把這雙眼睛送給了柴老爺子,而就在柴老爺子去世的時候,柴玉華得到了這雙眼睛,後來就發生了那樣的事情,而南老仙一眼就看到了那雙青眼是自己的,因爲那青眼是南老仙從一隻狐狸身上拿下來的,說到這的時候,我記得南老仙又告訴我說,南老仙用柴玉華自己的法器挖掉了他的眼睛,要知道那法器劃出來是傷口是很難癒合的,除非能有南老仙這樣的高人解救,否則的話,柴玉華時間救了,還是免不了一個死字,而柴玉華被挖去雙眼以後幾乎瘋癲了,南老仙並沒有要了他的命,只是讓他自生自滅了,後來南老仙又把他的猴靈神像給毀了,救下了我和老易,然後帶着我們離開那個鬼地方。

南老仙跟我講完了這些事情以後,我心裏也平衡了許多,這柴玉華也算是罪有應得了,畢竟他做了這麼多的壞事,而且如果南老仙不懲治他的話,我也一定會去找他報仇的,畢竟我身上的傷口是永遠不可磨滅的痕跡,而這傷口卻也讓我揹負了一輩子。

而南老仙告訴我,這傷口能癒合已經不錯了,因爲我身體的緣故和他用的草藥這傷口才能癒合的,否則的話即使南老仙有再多的靈丹妙藥也癒合不了這傷口,畢竟那法器異常的陰毒霸道,不過唯一遺憾的是,我的這個傷口不會像之前的傷口一樣,癒合以後什麼痕跡都沒有了,這個傷口始終是留下了疤痕。

不過既然柴玉華已經罪有應得了,我也就不再去想那麼多了,說到這的時候我想大家也一定好奇一個問題,南老仙爲什麼救我,其實我也問過他,他卻只是神祕的一笑,告訴我說,就算沒有他來救我,也一定會有其他人救我,至於爲什麼,南老仙卻始終不願意告訴我,不過他不願意說,我就算是再怎麼問恐怕也是於事無補的,索性我也就不去問他了,至少我活下來了。

“趙小道,你什麼時候把你在我這裏休息養傷的錢付一下?”南老仙看着我問道。

我聽見這句話的時候心裏忍不住罵了一句娘,這南老仙到這個時候還在乎那點小錢?想到這以後我看着他弱弱的問道:“多少錢?”

“不多不多,你和小易一天二百,呆了一個星期,一共是1400,然後我救你一命的錢你就給整數吧。”南老仙看着我說道。

我想了一下,給他一千五也是值了,至少他救了我的命,一百塊錢換了我一條命,值了,想到這以後我跟着點點頭說道:“那行,回頭我給你一千五。”

南老仙聽完這句話以後眉頭皺了皺,看着我說道:“我說的是整數。”

“不是一千五嗎?”我問道。

“是兩千,你以爲你那條命就值一百塊錢啊?”說到這以後南老仙沒好氣的看着我說道:“兩千都是跟你要的少的,而且你和小易上次還偷了那麼多的竹葉青我都沒跟你倆算錢呢,你怎麼還不想多給點了?”

說到這竹葉青的時候我不禁尷尬的撓了撓頭,那次的竹葉青確實是我和老易偷着喝的,走的時候還帶走了不少,想到這以後我看着南老仙笑了笑說道:“那行,那行,兩千就兩千吧,可是我身上沒有那麼多的現金啊!”

“我檢查過你們兩個人的錢包,你的身上有一千三對吧?”南老仙看着我問道。

我頓時心裏一陣驚訝,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我糙,你什麼時候看我錢包了?”

“就在你昏過去的時候我看過你的錢包了,劉易的錢包裏有一千七,你倆給我兩千塊錢肯定是綽綽有餘的!”說到這的時候南老仙拿起來自己的酒葫蘆忍不住又喝了一口。

我聽見南老仙的這些話以後心裏已經死了,這廝算計的太清楚了,我跟着不禁嘆了口氣說道:“那行吧,等我倆什麼時候走的時候什麼時候給你。”

“那完了,你倆得給我三千了,你多住一天,你倆人就得多給二百呢!”南老仙看着我說道。

我跟着有些無語的看着南老仙,南老仙則是一副厚着臉皮的樣子,毫不在乎。

我跟着無奈的嘆了口氣說道:“行,等走的時候肯定都給你結清楚,你放心吧!”

“嗯,這還差不多。”南老仙說道。

而這個時候老易端着一個碗走了進來,進來以後老易看着我說道:“行了,小道,你該喝藥了,一天三次,這是今天中午的!”

老易說完以後我緊跟着接過了這湯碗,只見這裏面的湯都是青色的草藥色,看起來怪怪的,我跟着喝了一口,差點吐出來,一股泥土的味道,你們能明白泥土是什麼味道?

南老仙看着我的臉色可能有些難看,緊跟着開口說道:“趙小道,你最好是把這些草藥喝了,只有這樣你的傷口才能癒合的快一點,畢竟良藥苦口。”

我跟着點點頭以後,有氣無力的說道:“得了,得了,我喝了還不行麼?”說着話以後我跟着憋着氣,一口氣就把這碗草藥喝完了。

喝完了以後,南老仙看着我說道:“行了,快吃飯吧,你應該餓極了吧?”

南老仙不說還好,他這麼一說,我還真感覺自己餓了,我跟着點點頭以後便跟着起身了,只是一起身,差點摔在地上,可能是因爲長時間沒有活動了,這一活動身體,險些有點站不穩呢,好在老易在旁邊扶住了我。

隨後我們中午吃過飯以後,南老仙便回房間午休了,我和老易吃完飯以後收拾了一下碗筷以後,我看着老易說道:“老易,跟我出去轉轉吧,我好幾天沒活動身體了,出去轉轉恢復恢復身體。”

老易也沒多想,跟着點點頭說道:“行,走吧!”

其實我心裏已經開始計算着我要不要跑掉的事情,畢竟三千塊錢不是一筆小數字,而且在我現在這個經濟極其拮据的情況下,想到這以後我決定我還是跑掉,坑南老仙一次。

誰知道我和老易剛剛走到門口,步子還沒邁出去呢,南老仙的聲音就傳了過來“趙小道,你和小易的錢包就暫時放在我這裏了,而且你的傷勢還沒有痊癒,如果你今天偷偷的走了,以後我可就不管咯!”

我聽完南老仙的這句話的時候下意識摸了一下口袋,我糙,錢包果然不在我身上了,我跟着回過頭看去的時候,只見南老仙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了我的身後,手裏還拿着兩個錢包,一臉玩味的樣子看着我。

我跟着惡狠狠的看了一眼南老仙沒好氣的說道:“你什麼時候把我錢包拿走的?”

豪門奪愛:噬心老公太霸道 “就在吃飯的時候,不過你放心吧,只要你們兩個人按時回來,我還是會把錢包還給你們的,畢竟你們下了山也是需要路費的嘛!”說着話南老仙伸了一個懶腰,緊跟着打了哈欠懶洋洋的說道:“老夫得去睡覺了,你們出去轉轉吧。”

我和老易對視了一眼,頓時想哭的心都有了,這南老仙實在是太厲害了,無論如何都逃脫不了這老傢伙的手掌心了,我跟着看了一眼老易說道:“走吧,咱們還是繼續出去溜達吧!”

“只能這樣了。”老易也很是無奈。

我和老易跟着走出了南老仙的小院,到了外面的時候,深深的呼吸了幾口新鮮口氣,感覺活着真的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看着這景色宜人的大山,我心情也不知不覺中好了很多,午後的大山並沒有像之前我來這裏的時候那麼的冷清,相反多了一些鳥語花香,甚至還有一絲午後的溫暖。

我這個時候回過頭看了一眼老易,緊跟着問道:“老易,那天的事情,謝謝你了。”想到老易那副樣子,我心裏也有些不舒服,畢竟我是瞭解老易的。

老易聽完我這句話的時候明顯愣了一下,緊跟着他回過頭看着我說道:“有什麼可謝的,即使我那副樣子,最後還是害的你差點丟了命,如果真該說謝也是我謝你,我把你帶到了村子裏卻沒成想發生了這種事情。”說到這的時候老易長長的嘆了口氣,看着我說道:“只是,小道,我聽南老仙說以後,怕是會有更多人的要找你了,你這次血氣大露,怕是很多人都已經感受到了你的氣息了,咱們以後的路沒有那麼好走了。”

我聽完這句話的時候回過頭看着老易反問了一句“咱們的路什麼時候順利過了?” 234 南老仙的叫花雞

誰知道老易聽完我的這句話以後頓時忍不住哈哈哈的笑了起來“那對,不過你這麼一說還真是,咱們兩個認識了到現在,還沒有正兒八經的順利過呢。”

我想了一下,微笑了一下,看着老易說道:“如果咱們的路順利了,那麼,估計這個世界也就不存在什麼惡鬼冤魂了吧?”

老易聽完我的這句話的時候回過頭有些驚異的樣子看着我,彷彿這番話並不像是能從我的嘴裏說出來一樣,緊跟着老易點點頭說道:“你說得對,走上了這條路就是去替死人說話了,給活人辦事了。”

我嗯了一聲以後沒有說話,老易突然從口袋裏摸出來一包煙在我的面前晃了晃,看着我說道:“這麼多天沒抽菸,憋壞了吧?”

我跟着哈哈的笑了起來,本來我還想不起來抽菸呢,但是老易這麼拿出來以後,我頓時感覺自己此時特別想抽上一根,緊跟着老易遞給了我一支菸,看着我說道:“省着點抽吧,這煙都是我在山下買的,下次山實在是太麻煩了。”

我跟着點點頭點上了煙,深深的吸了一口,頓時感覺整個人有種飄飄欲仙的感覺,感覺整個人都舒暢多了。

這個時候老易回過頭看着我說道:“小道,等你養好傷以後咱們還得回村裏一趟。”

我聽完老易的這句話的時候愣住了,卻不禁想到了一件事情,老易的紫色符紙是怎麼來的,還有就是,他是怎麼知道柴玉華不是柴老爺子親生的。

想到這以後我跟着便把心裏的疑惑問了出來,老易這個時候跟着嘆了口氣說道:“其實那天你前腳離開了以後我就知道你想幹什麼了,後來我去把我師傅的東西找了出來,只是沒有想到我師傅居然真的給我留着東西了。”

“你是怎麼知道你師傅給你留着東西了?”我下意識的問了一句。

我問完以後我就後悔了,果然老易提到了他師傅以後臉色頓時就黯然了下來,回過頭看着我說道:“你還記得我師傅把咱們兩個送出法陣的時候說的那句話嗎?”

我聽完以後頓時恍然大悟的樣子,我想起來了,他師傅那天說了一句話,雖然我忘了是什麼,但是大概意思就是給老易留着一些東西呢,想到這以後我緊跟着點點頭說道:“我想起來了。”

老易嗯了一聲,看着我一邊往前走一邊開口說道:“後來你離開的時候我就去找我師傅的東西了,結果發現了那封信,就是這封信。”說着話老易掏出來一張已經發黃的紙遞給了我。

我跟着接過這封信以後,感覺這封信想來已經有些年頭了,我打開這封信的時候發現裏面還夾着一封信,我跟着把裏面的那封信也看了一下,我才明白,原來裏面的那封信是柴老爺子的遺囑,那裏面很清晰的寫着財產應該怎樣分配,只是到時候遷葬的老易的師傅儘管把這封遺囑拿出來就好了。

只是沒有想到老易的師傅把這件事情交代給了老易,我看完了這兩封信的時候不禁嘆了口氣,看着老易說道:“真是造化弄人啊。”

老易跟着點點頭說道:“小道,你知道爲什麼我師傅不想回來嗎?”

我倒是也很好奇這個問題,想到這以後我緊跟着點點頭問道:“爲什麼啊?”

“因爲我師傅算到了自己的死期,他知道自己回去的話難逃一死,但是我師傅想試試看看能不能躲過這天道輪迴,畢竟我師傅在這個世界上還有很多事情要做的,只是沒有想到,我師傅沒能躲過,卻還被我連累了,如果咱們兩個人當初早點解決這件事情的話,我想我師傅也不會死的。”說到這的時候老易的臉色不禁黯然失色了。

我在一旁拍了拍老易的肩膀,跟着開口說道:“沒辦法了,這也許就是命吧,你現在能看開了就好了。”

老易嗯了一聲,淡笑了一下說道:“其實我後來也想過了,我想我師傅回來的時候就知道是這樣的結果了,但是他還是去面對了。”

我跟着嗯了一聲,也不知道該怎麼安慰老易,畢竟眼下的事情已經發生了,能做的事情已經不多了,而我說的再多隻會讓老易徒增悲傷。

而這個時候老易回過頭看着我笑了笑,繼續說道:“至於那幾張符紙,也是我師傅給我的,我現在的能力還畫不出來那麼厲害的符紙,這也是我師傅給我留下的,後來那天我拿到了這些東西以後就感覺你會有危險,就趕忙找到了你。”

我聽完老易的這句話的時候其實也是有些無奈的,想到這以後我有些疑惑的問道:“那你當時爲什麼不告訴我呢?”

“我是怕你知道的太多死的太快了,只是後面的事情完全出乎我的預料了,所以,現在想想當初如果告訴你了,咱們兩個人好好準備一翻的話也許也不至於成爲那個樣子。”說到這的時候老易看着我笑了笑,問道:“小道,你不會怪我吧?”

我搖了搖頭說道:“沒什麼可怪的,再說了,你道哥我福大命大,豈能那麼輕易的就掛掉呢?”

wωw◆ tt kan◆ ¢ o

說着話的功夫我和老易已經走到了山頂之上,看着這山頂的風景,在想想之前的事情,我甚至也想像南老仙這樣,在這深山找一個住處,然後住在這山裏,自己種點菜,采采藥,這樣的生活也很不錯的。

不過眼下來說,這種生活我並過不了,因爲這個世界還有很多事情等着我去做,等待着我去完成的,跟着老易這時候緩緩的說道:“會當凌絕頂,一覽衆山小啊!”

我看着老易感嘆了一句以後,跟着在一旁笑了笑說道:“行了,你肚子裏那點墨水就別拿出來顯擺了。”說完以後我跟着一屁股坐了下來。

老易這個時候回過頭看着我說道:“對了,小道,這次你的傷養好了,咱們回村裏拿完東西以後,咱們就趕緊去陳浩偉那裏吧,你昏迷的時候可能不知道,我也忘了跟你說了,陳浩偉也打電話來着,他說那個索玉亮出車禍了,住醫院了。”

我聽到這的時候愣住了,這就有些不好處理了,怎麼好生生的會出車禍呢?

想到這以後我緊跟着開口問道:“對了,他怎麼會出車禍呢?爲什麼啊?”

“可能是因爲那鐲子的事情,聽說他把那鐲子賣掉了,賣給了誰還不知道呢,陳浩偉也不知道,只是問咱們兩個人能不能早點回去。”老易對着我一五一十的說道。

我想了一下,這個事情始終有些不妥,畢竟是我答應了那老爺子的,也不知道那老爺子現在怎麼樣了,我出來的時候把他放在了陳浩偉的臥室裏,並且叮囑過他的,想到這以後我跟着開口說道:“回頭問問那怪老頭我的傷什麼時候能好了,如果能早點好了,咱們就早點離開這裏吧,畢竟在這呆着一天二百快錢呢,比住旅店還貴呢。”

老易跟着哈哈哈的笑了起來“我發現你小子一天到晚就沒個正行的。”

我跟着哈哈的笑了一下,也沒有繼續說什麼。

就這樣,我和老易一直坐到了下午五點多,第一次坐在山頂看日落,那種感覺很微妙,昏黃的夕陽看起來卻也煞是美麗,我甚至都已經有些享受這種夕陽西下的感覺了。

隨後看完了日落以後,我和老易也都起身準備下山,朝着半山腰出發,因爲南老仙的家就在這山的半山腰,也不知道南老仙這老傢伙有沒有給我和老易做飯。

我和老易到了家裏的時候就聞到了南老仙燉雞的味道了,我肚子一下子就餓了,我跟着進了院子裏的時候,發現南老仙並沒有在燉雞,而是在烤雞,外面糊着泥巴,我一眼就看出來了這老傢伙是在做叫花雞,我跟着看着老傢伙問道:“老傢伙你這叫花雞做的不錯啊,泥巴還沒扒開呢,味道就先出來了?”

影后重生:總裁,復仇吧 南老仙沒好氣的看了我一眼,說道:“你懂什麼?入火七分,味道三分,這三分的味道就是從這泥巴里飄出來的,你懂不?”

我跟着尷尬的撓了撓頭看着南老仙問道:“老仙,你做這叫花雞做的好吃不?”

“那還用說嗎?我是什麼樣的人?”南老仙看着我說道。

我瞅了一眼南老仙以後,緊跟着開口說道:“不對啊,你們這些修道高人不是不沾葷腥嗎?”

南老仙聽完我的這句話的時候,拿着棍子翻了一下這個叫花雞以後,回過頭看着我問道:“那你是修道的人嗎?”

我想了一下,緊跟着搖了搖頭說道:“我不是,我最多算個半吊子!”

南老仙沒好氣的看了我一眼,沒好氣的說道:“誰告訴你修道之人就不沾葷腥?那是分着什麼事情,做法前肯定是不能沾葷腥的,但是平時吃點肉喝點酒還是可以的。”

我這個時候跟着一臉理解的樣子點點頭說道:“原來如此。”說完以後我看了一眼身後的老易,老易這個是兩眼就直直的盯着那個叫花雞了,明顯看得出來,老易這廝看樣子口水都快流出來了。 235 先知一門

我回過頭瞅了一眼老易,緊跟着開口說道:“老易,你能不能別一副沒吃過東西的樣子?”說着話以後我沒好氣的看了一眼老易。

老易倒是一臉不以爲然的樣子回過頭看着我說道:“那待會老仙要是做出來了,你可別吃。”說着話老易走到了南老仙的邊上蹲了下來,一臉獻媚的樣子看着南老仙說道:“老仙,你這叫花雞是不是就是做給我和小道吃的。”

我聽到這以後“噗嗤”一聲忍不住笑了出來,我回過頭看着南老仙和老易兩個人跟着沒好氣的說道:“老易,你太異想天開了,南老仙這人是那麼大方的人嗎?”

當然,這句話一說完我就後悔了,本來南老仙就挺摳門的,我再這麼一說,這叫花雞看來是徹底沒戲了,想到這以後我不禁在心裏暗暗罵了自己一句太笨了,嘴太快了。

而就在這個時候,南老仙跟我想的一點都沒錯,回過頭瞪着眼,瞅着我說道:“我南老仙在你心裏就那麼不堪入目嗎?”

我想了一下,趕忙在一旁訕笑了一下說道:“沒,倒是不至於那麼不堪,只是有點不堪而已。”說到這以後我不禁撓了撓頭。

而這個時候老易也跟着一唱一和的說道:“對啊,我就說麼,老仙肯定是一個特別大方的人。”說到這的時候老易頓了一下看着南老仙說道:“老仙,您說我說的對不對?”

南老仙看了一眼老易,跟着手裏的棍子翻了一下那叫花雞以後回過頭看着我倆說道:“你以爲我不知道你倆這是一唱一和麼?不過,看在你們兩個人還算懂事的份上,這雞咱們三個人一起吃就行了。”

“好嘞!”老易跟着非常爽快的說道。

我跟着在一旁呲牙的笑了起來。

就這樣時間過得也很快,我們三個人說說笑笑的時間,半個多小時就過去了,外面的天色已經漸漸的昏暗了下來,我掏出來手機看了一下的時候已經是七點多了,看來該吃晚飯了。

南老仙弄好了自己的叫花雞以後又給我們做了一鍋粥,然後又給我和老易一人弄了一碟鹹菜,就這樣吃着燒雞喝着粥,滋味還算是不錯。

我手裏拿着一個雞腿咬了一口,嚐了嚐,味道還真不錯,南老仙做的還真不錯,想到這以後我看着南老仙說道:“老仙,你這叫花雞做的真是絕了,我要是有錢我肯定給你開個店,咱們就專門賣叫花雞。”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