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傲雪沒想到薛紅赤果果的把話給說出來,更急了。

她拼命向我解釋:“主子,不是這樣的,孫慕楓幫我打架,他身上受傷了,我,我只是幫他包紮了一下。”

“包紮能包紮到牀上去,傲雪,你可真行啊。”薛紅繼續打趣道:“那個孫慕楓中了你的毒,也不枉費你去美國,去歐洲的找他……”

話還沒說完,我聽見一陣突突突直升機的螺旋槳聲。

那聲音太吵雜了。67.356

擠到邊上的幻蝶幻影把耳朵給堵死,卻又伸長脖子,好奇外面到底是什麼。

我站起來,準備走到外面時,聽見孫慕楓用大喇叭大喊:“聶傲雪,你給我出來……”

孫慕楓!!!

他居然追到這來了。

我跑到別墅門口,別墅上空,一量商務直升機盤旋在別墅上空,把別墅花園的花草吹了一地。

我震驚的看着孫慕楓掛在飛機上。

飛機準備放下梯繩,讓孫慕楓爬下來。

然而,別墅裏潛伏了兩百多個保鏢,從隱祕的地方潛伏出來,一個個手上拿着槍械,全部瞄準在繩梯上的孫慕楓。

我頓時大聲喊:“別動手。”

黑衣戴墨鏡的保鏢把槍械收起來,卻沒有退下,虎視眈眈的盯孫慕楓。

我轉頭看傲雪。

傲雪美目灼灼望着孫慕楓,說不清是興奮還是擔憂,就連我的刀子眼她都沒注意到。

剛纔還信誓旦旦的說不談戀愛,現在看見情郎,魂都沒了。

我大聲叱喝道:“傲雪!”

她回過神,臉色蒼白看我,意識到事情嚴重性,想朝我下跪。

我一把抓住她:“怎麼回事?孫慕楓恢復記憶了?”

何凡靠着別墅大門,雙手環抱,取笑傲雪:“沒有,只是他們兩人的孽緣太深了,就連失憶都阻止不了孫慕楓追求美女的步伐。”

我看薛紅:“孫慕楓把傲雪當成夜店妹泡,就算這樣,用得着出動直升飛機嗎?”

薛紅走到何凡身邊,偎依何凡:“一半原因,孫慕楓或許以爲自己追傲雪是看中她的美色,想玩玩而已,可能他還不知道,自己早就陷進去,這一陷進去就難以脫身嘍!”

傲雪眼眸波光粼粼的看我:“主子,我,我還是迴避把,我和慕楓哥哥始終沒有緣分,我不想在傷害他了,而且鬼王大人知道,傲雪不可在出入凡間了,大人說這是傲雪最後一次機會。”

說完,她轉身進了別墅,找個地方躲藏起來。

我傲雪兩三下躍到樓上,瞬間消失不見。

逃匿的很快!

這邊,孫慕楓就從直升飛機上下來,落到花園裏。

他手裏還拿着大喇叭,對着我們門口的幾個人大喊:“聶傲雪,你給我出來。”

保鏢們把他圍城一團。

他絲毫不懼,一邊喊一邊走:“聶傲雪,你躲得了初一躲不過十五,上了我孫慕楓就想逃之夭夭……我告訴你,沒門!”

我,薛紅,何凡,還有幻蝶幻影……全部大跌眼鏡,當場愣在那。

這……和傲雪說的不一樣啊,和薛紅預料的版本也不一樣。

傲雪霸王硬上弓?

天啊!

孫慕楓臉紅脖子粗的大喊着:“我告訴你,聶傲雪你今天不跟我孫慕楓說清楚,我馬上派人圍堵這棟別墅。”

這話一出,兩百個保鏢淡定不了,蜂擁而上…… 孫慕楓在保鏢堆裏大叫:“放開我,放開我……你們居然敢綁我,知道我是誰嗎?”

保鏢隊長一下把他的大喇叭給奪下,三個保鏢把他扭送到我面前。

隊長是個中年漢子,皮膚黝黑,保鏢都叫他吳哥。

“龍小姐,這個小子怎麼處置。”

我擡頭,那直升飛機還沒飛走,在別墅花園上空突突突的盤旋縈繞着。

“太吵了。”我對吳哥說。

吳哥旁邊一高個遞過來一把機關槍。

吳哥擡起搶,準備瞄準直升飛機……

孫慕楓頓時大叫道:“好你個龍小幽,你敢射,你要是敢射了我馬上打電話給李盛煊報警,舉報你這裏非法持有槍械。”

吳哥把槍放下,槍柄朝孫慕楓腦袋上重重一敲,孫慕楓一下昏了過去。

那輛直升飛機見狀,迅速飛走,逃之夭夭。

吳哥大喇叭對直升飛機大喊:“敢報警,這小子就沒命了。”

…………

我讓人把孫慕楓擡到別墅三樓客房裏。

原本藏匿在別墅內的傲雪突然現身,她望孫慕楓,焦急的問:“主子,慕楓哥哥怎麼了?”

我頓時憤怒道:“傲雪。”

傲雪感受到我沖天怒氣,啪的一下,立即對我跪下。

我指着孫慕楓道:“說,到底怎麼回事。”

“主子……”傲雪跪在地上擡頭,眸含秋水可憐的望着我。

“說!”

她信誓旦旦的對我說,不會再兒女情長。

我不反對他們在一起,可現在冥界是什麼局勢,孫慕楓居然這麼高調的找過來……

傲雪臉色發白,身體顫抖,頭壓的很低,不敢回話。

薛紅見狀,打和場道:“算了小幽,你這麼久沒出現在陽間了,我們這不是急了嗎?我們跟蹤傲雪過來,是我們不對,但你知道不,我們跟了傲雪好幾天了,才摸到這裏……”

何凡走到牀頭,檢查了下孫慕楓被砸的後腦勺:“現在不是傲雪和我們的問題,是這個孫慕楓怎麼處置。”

我含着臉看向傲雪。

傲雪從未見過我發這麼大的怒氣,立即向我磕頭,額頭砸在地板上,咚咚咚的響。

“主子,我錯了,我真的沒有……沒有上慕楓哥哥,是他……是他主動的,我只是趁他睡着後不辭而別,偷偷的溜出來。你要罰傲雪,傲雪認了,請您不要告訴鬼王大人,他一定會把我送回冥界,到時候……”

傲雪紅着眼,淚聲俱下的求着我。

我苦口婆心的勸道:“傲雪啊,你就長點記性吧,孫慕楓把你給忘記了,你難道沒有尊嚴,熱臉也要倒貼他冷屁股嗎?你忘了你是如何在美國,在歐洲被耍的團團轉的嗎?你忘記身在異鄉,沒有錢差點回不來了嗎?你就連一點自己的尊嚴都沒有嗎?”

我真的被她氣到了,不是說古代女子都很矜持的嗎?

傲雪身上哪有半點矜持,難不成這段時間混夜店,給學壞了?67.356

薛紅勸道:“行了,行了,你不是說孫慕楓和鍾景被人下過咒嗎。失憶了嗎,給何凡看看,有沒有辦法恢復。”

說到這事,我突然想起來:“何凡,你還記得程老道嗎,上次我們抓鬼的祖宅裏,就是那隻老鬼。”

“那隻老鬼,化成灰我都記得,你懷疑是他動的手腳?”

“嗯,我只是懷疑,他死前在玄術界頗有名聲,雖然爲人讓人不恥。”

何凡把孫慕楓的後腦勺反轉過來,在脖子和頭之間連接的地方,好似封了一張靈符的印記。

我和薛紅,還有傲雪迅速圍上去。

我立即叫道:“封印符……一般封印符只是封印鬼神妖魔的,怎麼孫慕楓脖子後面會有張封印符呢。”

這靈符印記的畫法有點像鍾家,但又不完全像。

我見過師傅畫符,她畫的靈符有一個明顯的特點就是落筆流暢,一氣呵成。

而這個靈符畫的時候,線條很粗,應是下了重筆,跟師傅的風格明顯不附。

何凡下結論道:“鍾家的畫法。”

我否認道:“不是師傅。”

何凡問我:“鍾家還有其他人會玄術嗎?”

我搖頭道:“我不清楚,師傅是鍾景的姑姑,嫡傳之位應該是傳給鍾景的爸爸,但是鍾景的說法是,只有師傅繼承了鍾家衣鉢……”

何確定道:“這是鍾家封印符,要有孫慕楓的生辰八字,如果想要他失去某段時間的記憶,把封印符注入,就能封塵……”

我驚訝道:“這可是禁術,跟忘魂術有什麼區別?”

“一樣,都是有違天規,會招到天罰報應。我聽我太爺說過有這麼一個法子,沒想到還真的會有人用。”

我問何凡:“有法子解開嗎?”

傲雪擔憂的問:“會不會對慕楓身體有損失?”

何凡搖頭道:“我太爺爺太損陰德,他沒學,我自然不會解。不過你們放心,對受封印者不會有損害,真正受損害者是施封印者,一旦被人解開,天罰會反噬到那人身上……”

說到這裏,何凡篤定道:“我懷疑是鍾家自己下的符。”

我點頭:“有這個可能,孫慕楓贊助過師傅的收容院,他媽媽和師傅,還有鍾景的父親好像都認識。加上鍾景和孫慕楓都喜歡上女鬼,一般家長怎麼能容忍自己兒子和女鬼廝混在一起,所以棒打鴛鴦了。”

愛情是道選擇題 “還想處這麼一個損陰德的法子。”何凡感概道:“還是我好,孤家寡人一個,自由自在。”

薛紅走到何凡身邊,偎依在旁,微笑道:“我覺得鍾景和孫慕楓,恢不恢復記憶都無所謂。有緣分的幾世投胎還會在一起,沒有緣分的,始終會分開。至於結局如何,就看她們個人的命運和造化。”

我看了身邊傲雪一眼,傲雪雙眼一直看着孫慕楓,一刻也沒有離開過。

我嘆了一口氣:“傲雪,你送孫慕楓出去吧,然後不要再回別墅了。”

傲雪心一驚,臉色漆白道:“主子,你不要我了嗎?”

“等冥界之亂結束後,你再回來。”

“可是,主子……我是奉大人之命回來陪你的啊。”

“你回來的太高調了,先把孫慕楓送回,聽話,暫時不要回千島湖別墅區。” 送傲雪和孫慕楓出去後,薛紅和何凡也走了。

他們知道冥界局勢動盪,世態不穩,所以沒有過多逗留。

用何凡的話說,讓我放心爸媽,有他和薛紅絕對不會出事。

而且,薛紅時不時的用手機給我發信息,八卦鍾景和宋嘉儀的最新動態。

據說鍾景和宋嘉儀鬧掰了,正準備退婚。

還有鍾景經常往麗都跑,不過每次跑到麗都樓下,都會被保安攆出來,他依舊樂此不疲。

甚至爲了等採魅下班,硬是守到晚上十二點。

兩天時間裏,不知爲何夏侯櫻沒有一點消息,這纔是我最擔心的事。

夏侯櫻只是去北冥取個陰陽輪迴鏡,不至花費這麼久時間。

難道是出了什麼事嗎?

婉娘見我太悶,問我:“鬼後,需要我幫您打開電視嗎?”

我點頭,問她道:“馨兒呢?”

婉娘肩膀上的小口袋立即飛出來,朝着我轉了一圈:“主子,您要陪馨兒玩嗎?”

我把陰陽乾坤袋放在手心裏,細細端倪。

婉娘見狀,眼角溼潤,默默的站在我身側

我知道,馨兒這輩子都能寄存在袋子裏,婉娘她心疼了。

馨兒軟軟的聲音安慰婉娘:“娘不哭,馨兒很好呢,袋子住的很舒服。”

嫡女策:妃臨天下 我輕輕的嘆了一口氣,問婉娘:“馨兒這孩子太懂事了,終究是我對不住她,婉娘,你有什麼心願未了嗎?”

我想好好補償她娘倆,君凌可以重生,可是馨兒……

婉娘望我手裏的袋子,欲言又止。

君凌軟萌的聲音,說道:“媽媽,爸爸有辦法能讓馨兒妹妹投胎的,馨兒妹妹投胎了,她就能陪我玩了。”

我和婉娘喜出望外,同聲問道:“真的?”

“真的,爸爸是仙體,他有能力把馨兒妹妹的魂魄從陰陽乾坤袋中提煉出來,如果馨兒妹妹想投胎,等爸爸回來就可以了。”

婉娘噗通一聲,跪在地上向我磕頭,眼睛裏含着血淚:“謝謝鬼後,謝謝鬼太子,太感謝了,我的馨兒終於可以重生了。”

誰料,我手裏的小袋子卻悶聲道:“娘,我不想投胎,我想永遠和你在一起。”

“胡說,你知道我們在崑崙山下面的遊魂,閻王判官都不會收的,沒有鬼王和鬼後,投胎重生談何容易?你給娘好好投胎,懂嗎?”

“可是娘,馨兒要離開你,馨兒捨不得。”

“喝了孟婆湯,你就能忘記娘了,不會不捨得娘了,聽話馨兒。”

我把婉娘給扶起來,安慰道:“等冥界局勢平定後,我讓君無邪送你們投胎……”

我話還沒說完,婉娘又給跪下去了。

“不,鬼後,婉娘不用投胎,我……”

馨兒聽見我的話,哇的一下,大聲哭出來:“鬼後,我還要當孃的孩子,我不要投胎,不要和娘分開。”67.356

我愁眉望着娘倆:“你們這是還想當母女?”

婉娘顰眉,眼眸血淚婉轉,向我磕了一個重重的頭後,應道:“是,鬼後。”

這……

我沉默了幾秒後,對婉娘說:“我回頭和君無邪商量一下,想個法子,即便投胎重生,讓她還是你的女兒,成嗎?”

我不能讓馨兒一輩子都待在袋子裏,她和婉娘沒有表現出任何不快。

可一輩子不能出來,沒有自由,對她太殘忍了。

婉娘眼裏血淚落下,高興的連對我磕了三個頭:“謝謝,馨兒來,快謝謝鬼後……”

馨兒從我手裏飛出來,和婉娘一併,做着磕頭的動作。

肚子裏的小君凌軟糯糯的聲音道:“媽媽……等我長大了,馨兒妹妹做我的媳婦兒好不好?”

我頓時愣住。

婉娘剛剛磕頭,眼睛睜的溜圓。

馨兒原本漂浮在半空,一聽到君凌的話,立即摔倒地板上。

我們都被君凌的話雷個外焦裏嫩。

這個小兔崽子,還在孃胎肚子裏就想着泡妹妹,我以前就沒看出來這混小子跟他老子一樣,都是‘色’鬼。

我立即制止道:“寶寶,別胡八道,你看看都嚇着馨兒妹妹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