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如果先生知道他們聯合欺騙著他,一定大發雷霆。

只能將所有希望寄託到姜南初,希望她能夠哄好先生。 觸發失敗。

觸發失敗。

觸發失敗。

無數鬼爪將舒暢團團捏着,朝着老煙槍拖去。他掙扎到幾乎快要壓榨乾最後的力氣,也無法擺脫。老煙槍陰笑着張大嘴巴,用鬼爪把舒暢朝嘴裏扔。

觸發失敗。

觸發失敗。

舒暢拼命的嘗試觸發微生物操縱者勳章的附帶效果。但是他嘗試了不知道多少次,全失敗了。 超級私服 眼看自己要被那團黑漆漆骯髒無比的鬼給吃掉,突然,一個猶如天籟的冰冷聲音響起來。他頓時精神一震。

觸發成功。

一時間,以舒暢方圓九百微米的範圍內,剛纔還因爲老煙槍那股鬼氣而嚇得四散的微生物們着了魔似得,突然停下了所有的動作。接着大量微生物彷彿沒有了恐懼,紛紛朝老煙槍衝來。

黑壓壓的微生物將所有的方向堵塞的密不透風,用身體撞擊那些鬼手,不要命的衝入老煙槍的身體裏。

老煙槍沒當一回事,陰森森的笑起來:“來的剛好,先把你們當飯前開胃菜。”

它張開大嘴巴一口將衝過來的微生物們全部吞掉。可沒多久,老煙槍就覺得有些不太對勁兒了。微生物們被吞噬後繼續前仆後繼,猶如熒蛾撲火,越來越多。大部分都衝着抓住舒暢的鬼手撞擊。

蟻多咬死象,鬼手並不是真實的存在,而是陰氣組成的。微生物們雖然一個個都很弱小,卻全都有生命精華,是生命,就有陽氣。大量微生物撞在鬼手上,剛開始還沒怎麼造成實質的傷害。但是卻能在死亡前散出陽火,不斷的一小口一小口稀釋鬼手上的陰氣,許多鬼手剛探出來,就被微生物的陽氣給抵消了。

還有更多的微生物在衝過來的路上。老煙槍難以置信的瞪大眼睛,它完全搞不清楚究竟發生了什麼事。這些微生物,都瘋了?不知不覺間,抓住舒暢的鬼手也被微生物們的不要命撞擊給稀釋殆盡,他趁機逃了出來。

長長鬆一口氣的他連忙擺動尾巴和老煙槍拉開距離。皮囊內,粘稠液體形成的激流越發的強烈,他在水流中站不住、遊不動,連忙瞅準一個渦流旋渦鑽了進去。

“臭小子,這些都是你搞的鬼?”老煙槍幹吼着,眼中熊熊怒火燃燒,恨不得早點一口將他吃掉:“雖然我不知道你是怎麼做到的,不過你絕對逃不掉。”

舒暢冷笑一聲:“白癡,你才逃不掉!”

老煙槍瞪他:“憑嘴厲也就現在了,老子馬上就能逮住你。”

“你自己看清楚,現在是什麼情況。”舒暢眯了眯眼睛,嘲笑道。老煙槍下意識的望向身體,只見不知何時,它已經被密密麻麻的微生物們給一層層圍了起來。視線中,還有無數微生物在朝它撲,如同盔甲般,死死用尾巴連着尾巴,身體連着身體,將它給困在最裏邊。它現在的體型,不知道比最膨脹的時候還要大多少倍。

“小伎倆。”老煙槍正準備張大嘴巴,將掛在它身上的微生物全部吸食一空。就在這時,它感覺巨大的力量作用在它的身上,強大的吸力將它給不斷的往怨蠱皮囊外拉。

舒暢用了49次的死亡代價在觀察在探索這片世界,找到了水流的密度和速度比,計算出了水流最猛烈的時間。

他賭贏了。

“該死,臭小子,你陰我。”老煙槍的身體被無數微生物覆蓋,受力面積大了很多。它被層層包裹,無法靈活遊動。它不斷的咒罵吼叫着,最終被水流給拖走,轉眼消失的無影無蹤。

舒暢砰砰亂跳的心臟終於平靜了,解決了老煙槍這個大問題,最棘手的兩件事就算搞定了其中之一。剩下的一個,也不難處理。

越是激烈的水流中,渦流旋渦產生的數量越多,藉着這些渦流作爲跳板,舒暢終於逃避進了怨氣皮囊入口附近的褶皺中。

激流在抽搐了幾次後終於徹底平靜下去。舒暢非常興奮,他成功活過了皮囊輸出的這一夜。他激動無比。

活下來後的他,其後的日子倒是無聊了許多。每天吃吃微生物增加幽能和身體素質,無所事事。舒暢觀察着激流的規律。

對於怨蠱而言,並沒有時間概念。但舒暢還是隱隱能夠判斷出怨蠱皮囊,大約每3天,就會使勁兒的抽搐一次。將大量怨蠱噴射出去,消耗年輕男子身上的玉佩裏的神祕力量,妄圖用怨氣佔據男子身體。

舒暢很擔心,他不知道作爲一隻怨蠱,自己要躲到什麼時候才能出頭。雖然他一直在吞噬微生物,到最後逐漸能夠吞噬低級一些的怨蠱了。可,每經過一段時間,他的靈魂就會虛弱一些。

實力不斷變強的同時,那股靈魂越發空虛,彷彿自己在不斷瀕臨死亡的感覺就會越深。這矛盾感,讓舒暢後背發涼。

或許製作怨蠱的人,早就制定下了某種規則。皮囊裏的怨蠱們哪怕不互相吞噬,躲着藏着不會被噴出消耗,也會死。

舒暢離時期,已經不遠了。

他不想死亡,哪怕作爲一顆眼珠子怪物,也是比死掉要好得多。

液體裏不知時日,期間,怨蠱往外噴射了三次。

在舒暢又吞下了一隻怨蠱後,他越發的身強力壯。就在他將怨蠱吞下的一瞬間,腦子裏傳來了‘叮’的一聲,有個冰冷的聲音響了起來:“恭喜您成功升級。現在等級爲,一級。”

舒暢一愣,連忙將思維沉入心底,注意力集中在了代表自己的紫色卡牌上,果然,自己的數據已經有了變化:

舒暢(怨蠱態)

目前等級:1

生命值:20/20

幽能:10/20

體能:320(普通怨蠱爲200)

速度:2.5(普通怨蠱爲2)

智慧:10(普通怨蠱爲1,人類8)

資質:1

綜合攻擊力:1.5

能量密度:0/15

技能:吞噬

卡牌:2

遺物:0

可重生次數:50

勳章:微生物操縱者

他有些開心,這數據可比剛剛投胎成眼珠子時牛逼多了。幽能雖然至今還不知道用處,但是舒暢卻明白了能量密度的作用。這東西像是經驗值一樣。舒暢每吞噬一條微生物或者怨蠱就會增加0.0001的幽能和能量密度。他花了足足六天時間,才吞掉了9萬條微生物和一千條怨蠱,終於雙雙湊齊了10點,成功升了一級。

而在升級後,能量密度就清了零。

升級體現出來的好處非常明顯。不止生命值和幽能的上限增加了一倍以上,就連體力速度也有所增長。可惜智慧似乎無法隨着等級的增加而增加,屬於固定數值。資質同樣沒有增長。 魔門毒女 可是綜合攻擊力,卻變成了1.5,足足比最初形態多了二分之一。但是太好了。這種事情真是喜聞樂見。

舒暢樂呵呵的在粘稠液體中游來游去,明面上老煙槍那怪物已經被自己解決了,暫時神祕液體中他一人獨大。但是內心深處,他卻無比焦慮。

靈魂深處的危機感告訴他,自己,還能活最多四天。

三天後,怨蠱皮囊還會噴射一次。那一次無論如何,他都只能順着水流衝出去。否則便會被皮囊內的液體消化掉。

舒暢沒有辦法了,只能搏一博。

能不能活下來,就要看前幾次男子身上的玉佩,是否已經是強弩之末了。 我不可能是劍神 第601章寧錚少爺出事

陸司寒親自開車與沈承前往南初出事的地點。

「究竟為什麼出事,情況怎麼樣,南初有沒有危險?」

腳下狠狠踩著油門,陸司寒一連問出幾個問題。

「祝林急匆匆的說完出事,立刻掛斷電話,所以並不是非常清楚。」

「混賬東西,南初如果出事,看我不剝他的皮!」

因為祝林迷迷糊糊的交代,讓陸司寒的內心更加不安。

趕在日落之前,陸司寒抵達兩里地外的山坡。

接下來的路途非常難開過去,陸司寒只能選擇徒步前進。

這個鬼地方,或許是因為前段時間剛剛下雨,一路泥濘不堪。

陸司寒的褲腿,皮鞋,襯衫沾染上些許泥土,看上去十分狼狽。

當他抵達山坡頂部,入目的是巨大的熱氣球,以及眉眼帶著笑意,安然無恙的姜南初。

「司寒,生日快樂!」

「你看看,這是我親手做的寒初號熱氣球!」

陸司寒一開始的反應是懵,說好的出事,居然是驚喜。

不過很快這種情緒變成生氣。

姜南初怎麼能拿這種事情開玩笑!

「姜南初,不要以為生日,就能躲過一頓打!」

陸司寒手指頭握的咯吱咯吱響,朝著嬌妻走去。

姜南初下意識的摸住屁屁,想要躲到祝林身後。

可是祝林自身難保,早就溜到遠遠的地方。

姜南初愣愣的站在原地,一副等待疾風暴雨的表情。

確實是她嚇唬他在先,儘管被打,只能硬著頭皮承受。

「唔——」

嬌嫩的唇瓣突然被細細的啃咬。

想到姜南初這段時間都在準備驚喜,陸司寒最終狠不下去。

逐漸開始轉化成細膩,生怕因為他的粗魯,磕破她的唇瓣。

「唔唔唔!」

直到姜南初反抗,陸司寒緩緩鬆開,兩人額頭抵著額頭,鼻尖抵著鼻尖。

「姜南初,謝謝你一直記得我的生日,謝謝你陪在我的身邊。」

「陸司寒的世界非常小,只要有你陪著,就足夠。」

「不準說下去!」

「這麼浪漫的話,等坐上熱氣球,飛到半空中再說!」

細嫩的掌心捂住陸司寒的薄唇。

忍不住細舔,南初不管渾身哪裡都是甜的。

太陽即將落山的最後二十分鐘,陸司寒與姜南初終於乘坐熱氣球抵達半空。

「第一次看到雲城的日落,就覺得好美。」

「任何好看的,美麗的風景,我呀都想和你分享。」

聽到這番話,陸司寒轉頭看向姜南初,陽光就在她的身後,彷彿身為她的背景牆。

「傻瓜,絕美的風景,其實每天都能夠看到。」

「就是你吶。」

「南初,去哪裡不重要,重要的是有沒有你。」

陸司寒摟住姜南初的肩膀,認真的說。

雲城的生活非常艱苦,但是因為姜南初,陸司寒感覺格外甜蜜。

姜南初踮起腳尖一口吻在陸司寒的薄唇上面。

「明明沒有吃糖,為什麼說出來的話好甜?」

「不要調戲一個正在說情話的正常男性,這樣很危險。」

陸司寒的眸光漸漸幽深,要知道原本已經五天,整整五天沒有碰到南初,他正想的緊。

姜南初聞言,立刻到退幾步,隨後從熱氣球角落的箱子里拿出一隻六寸蛋糕。

「做的不好,不過是我親手做的。」

「趕緊許願。」

陸司寒點頭雙手合十,已經連續兩年,他的願望都是一模一樣。

願得一人心,白首不相離。

第一至尊 許過願陸司寒睜開雙眼。

「快點吹蠟燭,這邊風大。」

「不是說生日可以許三個願望嗎?」

「我只許一個,剩下兩個留給你來。」

姜南初頭一次聽到這種說法,真是新奇。

「既然這樣,我不會客氣的。」

「第一個願望,我希望爸爸,哥哥,司寒,乾爸乾媽,幼儀,盼夏所有所有關心我的朋友,身體健康。」

「第二個願望,我希望陸司寒能夠輕鬆一點,不要這麼累,不要這麼忙,一定要高興開心,少皺眉頭。」

話音落下,正好太陽落山,整片大地籠罩在黑暗之下。

「砰砰砰!」

這時遠處綻放出絕美的煙花,將天空照耀的如同白晝。

姜南初乖順的窩在陸司寒的懷中,居然忍不住睡過去。

五天時間,她瘦瘦小小的,準備這麼多驚喜,一定已經累壞。

煙花足足燃放半宿,沈子書望著窗外的風景,手機中存放著馮青青傳送過來的照片。

沈子書知道所有一切,都是姜南初為陸司寒準備的。

煙花可不是吉利的東西,轉眼即逝。

這樣正好印證兩天後姜南初的下場。

想完一切,沈子書撥通馮青青的電話。

已經快要凌晨,馮青青早就睡著,被一通電話吵醒,脾氣自然不好。

「誰吶,有什麼事情不能明天說,催催催,催個大頭鬼!」

「是我。」

聽到一道清麗的女聲,馮青青立刻打起精神。

「沈子書,是有什麼事情嗎?」

「兩天後,我需要你的幫助,拖住陸司寒,不準陸司寒和姜南初見面。」

「為什麼?」

「這些不需要過問,只需要回答我,能不能做到?」

「可以。」

馮青青思考過後應下,姜南初一日不除,她一日無法靠近秦凌予。

一切安排妥當,時間來到沈子書出院的這天。

姜南初安排祝林過去看看沈子書,畢竟依照對她的了解,姜南初認為她不是吃虧不報仇的性格。

祝林過去看沈子書,沈子書如同轉性,非常的客氣,熱情,一定要求留下祝林吃飯。

祝林思考一番,還是親自送沈子書抵達機場比較妥當,所以答應一起吃飯。

姜南初獨自一人前往餐廳,反正陸司寒馬上能夠過來陪著她。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