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顯然李菲菲並沒有看到那個黑影,而我在回過頭看去的時候,那個黑影卻突然消失了,這個黑影不知道爲什麼讓我感覺有些熟悉,我總感覺在哪兒裏見過,但是一時半會又想不起來。

隨後我倆便進了寢室了,果然寢室一個人都沒有,我倆進去以後,幫着李菲菲把行李安置好以後,李菲菲說道:“你們要不要喝點什麼?”

張少聰呲牙的笑了笑說道:“隨便喝點就行了。”

說完這句話的時候,我的手機響了起來,我跟着掏出來手機看了一眼屏幕上的號碼,是陳浩偉的電話,隨後我便按了一下屏幕上的接聽鍵“喂,浩偉?”

“小道,你在哪呢?”陳浩偉問道。

“我在學校呢,在李菲菲寢室幫她收拾寢室呢。”說到這的時候我笑了笑對着電話問道:“你回來了嗎?”

“我在學校呢,薇薇不是說過生日呢麼,我就提前回來了,看見你行李在呢,我給你打個電話問問。”說到這的時候陳浩偉跟着問道:“咱們在哪集合?”

我稍稍思索了一下說道:“你在學校門口等我吧,我和他們這就下樓了。”

“行!”

隨後陳浩偉掛斷了電話,我看着李菲菲和張少聰說道:“行了,咱們下樓吧,浩偉也到了!”

“妥了,那咱們走吧。”張少聰說完就站了起來。

隨後李菲菲鎖上了宿舍門以後我們幾個跟着就走出了寢室,但是我心裏卻總是感覺怪怪的,那個模糊的黑影我一定在哪兒裏看見過,而且我敢肯定那個影子一定不是人!

而當我們離開,走到樓道準備下樓的時候,我下意識的回頭望了一眼,只見那個黑影又出現在了樓道的盡頭,我心裏猛地咯噔了一下子,隨後我再回頭看過去的時候卻發現什麼都沒了。

我相信我的直覺,我絕對沒有看錯,隨後我們三個人下樓以後衝着學校門口就走去了,到了學校門口以後,我看見了陳浩偉,陳浩偉的氣色明顯好了很多,臉色也恢復了之前正常的紅潤。

陳浩偉看見我們幾個人來了以後,撓了撓頭笑了笑說道:“走吧,今天薇薇請客,一定好好的吃一頓!”

“嗯呢。”

李菲菲說完以後給高薇薇打了個電話,高薇薇已經訂好了飯店,正在飯店呢,我們幾個也沒多想攔了一輛車租車以後衝着高薇薇說的地方去了。

因爲中午怕喝酒,所以就沒有讓張少聰開車去了。

而我們到了飯店的時候大概已經是中午十一點半左右了,進了包廂的時候,好多人都到了,我們幾個坐下來以後,整個包房正正好已經坐滿了。

包房裏的人也都是我們大學的同學,所以大家坐在一起也都是有說有笑的,大概話題也都是關於國慶節放假去哪兒裏玩了。

而我和陳浩偉坐在一起胡亂的聊着一些無關緊要的事情,很快菜也都上來了,大家舉起來杯子以後開始祝福高薇薇生日快樂。

高薇薇舉起來杯子衝着我們這幫同學笑了笑說道:“今天我生日,大家放開了玩就是了。”說到這的時候高薇薇便把自己杯子裏的啤酒一飲而盡了。

我們也沒有墨跡跟着便都一口氣幹了,跟着大家開始吃菜喝酒,也都非常的開心,隨後到了下午我們吃完飯以後高薇薇又說請我們大家一起去唱歌。

到了KTV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三點多了,隨後高薇薇要了兩個包廂,大家也都樂樂呵呵的開始唱歌,李菲菲跟着拿着麥克風看着我笑了笑說道:“小道,你陪我一起唱首歌吧。”

我跟着愣了一下,隨即搖了搖頭說道:“算了吧,我唱歌不好聽!”

“有什麼好聽不好聽的,都是唱着玩唄,小道,你就別怯場了。”張少聰跟着呲牙的笑了起來。

隨後邊上的同學也都跟着開始起鬨了,我看着這情況,不唱是不行了,隨即我跟着聳了聳肩說道:“那行吧。”

跟着我和李菲菲一起長了一首《幸福戀人》以後我便放下了麥克風,跟着感覺肚子有些疼,想去上趟廁所。

邊上的張少聰看着我問道:“小道,你怎麼了?”

我跟着開口說道:“我肚子有些不舒服!”

“走,我陪你一起去上趟廁所!”說完以後我和張少聰跟我們班同學打了聲招呼以後便走出了包房。

我出了包房以後,便去上廁所了,而我和張少聰從廁所走出來以後,看見幾個大漢醉醺醺的樣子,邊上還摟着一個女人,這女人看着很漂亮。

但是我看了一眼這個女人,總是感覺有些不對勁,女人身上有陰氣,很正常,但是這個女人明顯身上有着一股死人的氣息,她,好像不是活人,而且她走路的時候點着腳尖走的,我腦海裏卻突然想到了一個場景,借屍還魂,那些人鬼魂用了活人的屍體以後,一般都是從身後扶着那人,而活人則是被鬼支撐着往前走,腳跟則是不着地的。

那女人濃妝豔抹的樣子,回過頭看了我一眼,衝着我媚笑了一下,我頓時感覺整個人一陣激靈,隨後搖了搖頭,揉了揉眼睛在看過去的時候那個女人和邊上幾個醉酒的大漢已經走到了樓道的盡頭。

張少聰這個時候拍了拍我問道:“走啊,小道,你看什麼呢?” 054 李東上吊了

我跟着轉過身以後回過頭衝着張少聰點點頭說道:“走吧。”隨後我便沒有把這件事情放在心裏,跟着我便和張少聰一起回到了包房裏。

這天晚上大家唱歌一直唱到晚上十點多的時候,我們大家也都沒有什麼興趣繼續玩下去了,因爲明天還要上課,所以我們也就都一起離開了KTV。

出了KTV的時候已經是漫天的星辰了,我回過頭看着他們說道:“咱們走吧?”

我剛剛說完這句話的時候,只見剛剛那個大漢摟着一個女人便走了出來,醉醺醺的樣子,那女子依舊是點着腳尖走路,看起來不知道爲什麼那麼彆扭,我心裏總是感覺不踏實,尤其是看見那個女人的時候,身上沒有一天活人的氣息。

而這個時候我們大家也都跟着開口說道:“行了,咱們分開,一起打車回去吧。”

我聽見這句話的時候點點頭,但是眼神卻一直盯着那個女人看着,很快,那個女人便和那個醉酒的大漢一起上了車,跟着邊上的陳浩偉拍了我一下子,我猛然回過頭看着他,陳浩偉衝着我笑了笑說道:“走吧,在夜場裏那種人是最不值錢的。”說完之後陳浩偉的臉上有些鄙夷之色的看了一眼。

我跟着無所謂聳了聳肩以後便和陳浩偉他們一起打車離開了,當天晚上我到了宿舍的時候腦海裏不知道爲什麼一直都是那個女人的身影,還有她那一身的屍氣,讓我感覺特別的不舒服。

而當天晚上的時候,猶豫白天折騰了一天,晚上到了宿舍以後,收拾了收拾牀鋪以後我便早早的就睡下了,睡到半夜的時候我迷迷糊糊之中感覺有人在我眼前晃悠一樣,跟着我睜開了眼睛以後,只見一個模糊的黑影出現在了我的面前,他就漂浮在半空中,漆黑的深夜之中感覺異常的滲人,我整個人頭皮都是一陣發麻,我跟着下意識的就打開了房間的燈,這個時候房間裏的燈亮了。

我四處看了一下,發現那個黑色的人影卻突然消失了,這讓不禁讓我感覺有些詭異,這個黑影到底是誰?我這個時候猛然想起來了白天在李菲菲宿舍看到的那個黑影,這個黑影我之前也見過,我突然就明白了,在國慶節放假前一天晚上的時候,我因爲半夜口渴起來去喝水的時候看到的就是這個黑影。

想到這以後我突然覺得這個宿舍樓有些不太平了,我決定起牀看看到底是怎麼回事,隨後我將自己口袋裏的符紙揣進了口袋裏,跟着便起身了,拿着手電燈走出了房間,因爲這個時間宿舍都已經熄燈了,所以樓道的沒有燈光的,我只好拿着手電四處晃來晃去的看着。

而我四處尋找着剛剛那個模糊的黑影的時候,卻感覺整個樓道都異常的空曠,好像沒有人一樣,我跟着擡起頭拿着手裏的手電燈衝着走廊的盡頭照了一下的時候,卻發現那個黑影出現在了走到的盡頭的廁所門口,隨即我跟着加快了腳步。

一邊加快腳步,一邊伸出另一隻手從口袋裏把早就準備好的符紙攥在了手心裏,隨即當我走到了廁所門口的時候卻發現那個黑色模糊的人影消失了。

難道,進了廁所裏了麼?我心裏跟着懷着好奇心走了進去,我走進廁所的時候廁所裏也非常的安靜,只能聽見廁所裏洗手池滴答滴答的水聲,我屏住了呼吸,跟着邁着步子悄悄的走了進去,跟着我拿着手電照了一下四周卻什麼都沒有發現。

隨即我跟着深呼了口氣,打開廁所的第一扇門,跟着第一扇門是空的,我跟着看了一下,沒有人,隨後我跟着又推開了第二個門,依舊是什麼都沒有,當我推開第三個門還是空的,我心裏不禁有些好奇了,難道是我剛剛看花眼了麼?

想到這以後我跟着推開了第四個門,依舊是空的,而這個時候我的耳邊卻突然出現了一個聲音“看這裏!”我跟着回過頭的時候一個模糊的聲音出現在了我的身後。

我跟着轉過頭的那一瞬間看見了一個黑影,那個黑影衝着我指了指廁所的第一個門以後,緊跟着那個黑影便迅速的消失在了我的眼前。

我緊跟着便準備追上去的時候,下意識的看了一眼第一個廁所的門,只見廁所裏的管道上吊着一個繩子,繩子上吊着一個人,我整個人被嚇了一跳,渾身都是冷汗。

那人兩眼瞪得老大,舌頭吐得特別的長,臉色煞白煞白的,我懵了,我下意識的往後退了一步,我整個人呆住了。

這個人看着異常的眼熟,好像是我們宿舍對面那個寢室的人,他叫李東,想到這以後我也顧不得那麼多了,趕忙撥打了110的電話。

第二天,早上,八點多的時候,我被李叔送出了警察局,一晚上的時間在這裏錄完了口供,李叔將我送出來以後,看着我一臉懊惱的樣子說道:“最近發生的事情越來越多了。”說到這的時候李叔跟着長長的嘆了口氣。

我跟着開口問道:“李叔,那你昨天晚上看我們學校的那個事情,到底是怎麼回事?”

李叔衝着我搖了搖頭說道:“按你說的是有個黑影把引過去的,那麼那個黑影是誰?你還能不能找到他了?”說到這的時候李叔擡起頭看着我繼續說道:“而且這個事情非常的蹊蹺,雖然是判定爲自殺,但是我個人認爲這件事情恐怕並不是自殺。”

我心裏也明白這件事情,而且死的那個人就是我們對面寢室的,雖然關係不是特別好,但是在我的印象中那個人絕對不是一個會輕生的人,相對來說他比我們任何人都活的開朗,怎麼想他都不會是自殺的。

想到這以後我跟着點點頭說道:“那李叔,接下來怎麼辦?”

李叔跟着稍稍思索了一下擡起頭看着我說道:“這樣,你去負責查查那個黑影,我想辦法從這個學生身上查出來點東西。”說到這的時候李叔擡起頭看着我繼續說道:“總之這件事保密!”

我跟着在一旁點點頭說道:“好,我知道了。”

“行了,快回去上課吧!”李叔看着我說道。

我跟着點點頭以後,和李叔擺了擺手以後便離開了警察局,隨後我到了學校的時候,腦子裏亂糟糟的,一直都是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甚至有那麼一刻,我再想,如果我昨天晚上沒有出去的話會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答案是肯定的,該發生的始終會發生的,想到這以後我長長的出了口氣,下午我下了課以後便匆匆忙忙的回寢室了,現在看來只有等晚上的時候才能找到那個黑影,但是如果我不主動出擊的話,恐怕那個黑影是不會讓我找到的。

想到這的時候我腦海裏突然想起來我師傅以前跟我說過的,過陰!招陰,如果這裏有鬼,可以通過過陰來見到鬼,而過陰的方法有很多,我腦海裏記得最清楚的就是用柳條和紙錢來過陰,找一片空地,然後找一跟柳條,因爲柳樹爲陰,極容易見鬼,所以這是過陰必不可少的東西。

而我們學校門口的馬路兩旁就有柳條,剩下的便是紙錢,這紙錢也是有講究的,三步一張,然後找一個香爐,插上五根香,如果香燒的是三長兩短,那麼就趁早離開,說明這鬼不願意見你,如果香燒到一樣的長短,那麼說明他願意見你,當然如果這些香全部都燒完了,還沒有出現,那麼說明這裏沒有鬼。

隨後我打定主意以後便跑到學校門口,折了兩根柳條以後我便從去了學校附近的雜貨鋪子,買好了香爐和紙錢以後,我將這些東西都放在了書包裏,跟着我便轉身回學校了.

到了吃飯點的時候,陳浩偉回來了,看着我笑了笑說道:“小道,昨天晚上的事情我都聽說了,你跟我說說唄?到底怎麼回事?”

我想了一下,跟着嘆了口氣說道:“別提了,我昨天晚上就是想去上個廁所來着……”我跟着便把事情跟陳浩偉說了一遍,但是並沒有說那個黑影的事情。

陳浩偉聽完了以後在一旁跟着點點頭說道:“其實按理說來,李東這小子不像是那種有抑鬱症會自殺的人呢,他怎麼好生生的就自殺了呢?”

我跟着搖了搖頭說道:“我也不知道,我也好奇呢。”說到這的時候我跟着看着陳浩偉問道:“那這個李東最近有沒有什麼異常呢?”

陳浩偉衝着我聳了聳肩說道:“說句實話,我也不知道,咱們都是國慶剛剛回來,誰知道第一天就出了這麼一檔子事情了,學校還不知道怎麼處理呢!”

我聽見陳浩偉的話以後,大概也明白了,想從陳浩偉身上問出來點東西估計是不行了,他可能也不知道,想到這以後我跟着長長的嘆了口氣說道:“這麼年級輕輕的就死了,怪可惜的。”

“誰說不是呢!”坐在我邊上的陳浩偉也跟着嘆了口氣。 055 高薇薇有危險

隨即我稍稍思索了一下,這個事情應該沒有那麼簡單,我甚至有時候有一種特別怪異的感覺,好像這些事情都是被人安排好的,或者說有人想要達到什麼目的。

想到這以後我跟着長長的嘆了口氣,陳浩偉跟着拍了拍我的肩膀笑了笑說道:“行了,別人的事情,跟咱們又沒什麼關係。”說到這的時候陳浩偉頓了一下看着我說道:“走吧,咱們吃飯去吧。”

陳浩偉不說我還沒感覺,他這麼一說之後我還感覺真的有點餓了,隨後我跟着點點頭以後起身和陳浩偉一起走出了宿舍,我倆下了樓以後,直接去了食堂。

我和陳浩偉打好飯以後便坐下來了,陳浩偉擡起頭看着我說道:“對了,小道,在有半年咱們就實習了,你打算怎麼辦呢?”

“實習?”我想到這以後忍不住的苦笑了一下說道:“說句實話,實習的事情我都沒想過呢,還不知道呢,到時候看學校怎麼安排吧。”

“聽說咱們專科這次都安排到工廠裏去呢,人家本科到了那邊最次也是個小領導,咱們這專科,估計就是個打工的命。”說到這以後陳浩偉搖了搖頭說道:“家裏要是有點關係的也都能找個門路有份好工作,像咱們這種估計也就只能給人打工了。”

其實仔細想想陳浩偉說的沒有錯,這個社會就是這樣,人情社會,只是陳浩偉說的這些事情還都沒有考慮過呢,也不知道實習的時候幹嘛去呢,不過我倒是可以問問劉易,到時候看看劉易那邊有沒有什麼合適的工作。

我倆吃完飯的時候天色已經漸漸的黯然了下來,而我和陳浩偉回到了宿舍以後,隨便聊了幾句,大家都早早的睡下了,而我在睡覺前已經給自己訂好了鬧鐘,鬧鐘是是一點一刻的,因爲晚上我打算去招陰,把那個黑影找出來,問他一個究竟。

就這樣我昏昏沉沉的睡了過去,不知道爲什麼我又做了那個夢,夢見我六歲時候的村西頭的那個河邊,一個白色衣服的女人站在河邊,靜靜的看着我,我想追上去問她是誰的時候,她卻拼命的跑開了,無論我怎麼努力的去追她,始終都追不到她。

跟着不知道怎麼回事,兩條腿猛地一蹬,我整個人瞬間清醒了過來,我這個時候才意識到,原來是做夢了,想到這以後我跟着拿起來手機看了看手機,已經十一點五分了,離我訂的鬧鐘還有十分鐘。

不過此時已經不能再睡了,我怕這一睡就該睡到了早晨了,隨即我背好書包以後,從牀下面把我提前準備好的香爐拿了出來,我拿好了這些以後因爲怕打擾到陳浩偉,所以我連燈都沒有看,小心翼翼的走了出去。

我走出來以後整個人長長的出了口氣,隨即我摸了摸自己揹包裏的東西,都齊全了,我跟着便下樓了,不知道爲什麼,當我走出樓道的時候感覺周圍一陣陣的陰風吹了過來,吹的我整個人頭皮一陣發麻。

隨即我看了一眼周圍,什麼都沒有,但是這個時候宿舍的大門肯定已經鎖了,如果想跳窗戶出去的話,那就只能從廁所那邊翻牆出去了,而廁所那邊正是李東死的地方。

我想到這的時候心裏更加的害怕了,周圍異常的漆黑,但是沒辦法了,只能硬着頭皮往前走了,隨後我到了廁所的時候,廁所依舊是如同我之前來的時候那般安靜,隨即我深呼了口氣,推開了廁所門走了進去,裏面一個人都沒有,非常的安靜,安靜到滴答滴答的水聲都可以聽到,不過好在我出來的時候手裏拿着手電呢,我跟着打開了手電燈以後,照了一下,跟着我便邁着步子衝着窗戶邊走了過去。

隨後我打開了廁所的窗戶以後,將香爐放在了一旁,跟着整個人順勢就翻了出去,跟着我翻出去以後,便將香爐也拿了出來,隨即我看了一眼四周,看來只有這後面沒什麼人了,因爲我們學校寢室後面是一片空地,在往前走就是那棟廢棄的舊樓,但是我實在不想再去那個舊樓了。

想來也就只能在這裏,這裏晚上應該也不會有什麼人了,想到這以後我跟着把自己準備好的白酒,還有柳枝從書包裏拿了出來,緊跟着我在地上挖了一個小坑,將白酒倒了進去,從柳枝上取下了兩片柳葉以後,粘在了在即的額頭上,隨即我便起身站了起來。

緊跟着我把香爐也放在了地上,把自己手裏的五跟香火插在了裏面,隨即我深呼了口氣,又將自己口袋裏的靈錢拿了出來,按照我師傅說的那樣,三步撒一張,嘴裏要默唸,“諸神小鬼莫怪莫怪!”

緊跟着我深呼了口氣,按照這個方法開始做了起來,只見這個時候那香火着的速度也非常的快,我跟着開始默唸口訣,一邊默唸一邊開始繞着香爐轉圈,而且還是閉着眼睛才能做。

緊跟着我感覺到周圍一陣陣的陰風吹了過來,這陰風吹的異常難受,我感覺應該是那個陰魂到了,緊跟着我睜開了眼睛的時候發現,周圍什麼都沒有,而當我回過頭的時候去卻發現了一個陰魂幽幽的出現在了我的面前,我整個人嚇了一跳。

我這個時候才注意到,這個人沒有腳,隨即我跟着開口問道:“是你昨天晚上引我去的廁所是嗎?”

那陰魂跟着點點頭,乾澀的嗓子說道:“對,有人要害人。”說到這的時候他頓了一下“下一個人就是高薇薇!”

我聽見高薇薇三個字的時候頓時愣住了,爲什麼下一個人會是高薇薇?想到這以後我緊跟着開口問道:“你到底是誰?你爲什麼會告訴我這些?”

那陰魂臉上什麼表情我看不到,因爲他好像沒有臉,只是一張黑墨水一般的臉,整個身子也都是黑影,他衝着我搖了搖頭說道:“剩下的事情我不能再告訴你了,我要離開了,否則他發現的話一定會讓我魂飛魄散的!”

我跟着開口說道:“你到底是誰!爲什麼會告訴我這些!”誰知道我這句話還沒問完的時候那個陰魂卻早已經消失不見了。

我整個人有些無奈了,到底是怎麼回事,誰會讓他魂飛魄散,而且到底是誰要害高薇薇,剛剛出現的那個陰魂和高薇薇又是什麼關係呢?

我突然感覺這些事情一點頭緒都沒有,讓我忍不住有些煩躁了起來,隨即我蹲在地上點了一支菸,深深的吸了幾口煙以後,腦海裏始終沒有找到什麼線索,但是眼前需要做的事情就是保護好高薇薇,想到這以後我緊跟着站了起來。

感覺這些事情越來越亂了,我收拾了一下東西以後,隨即我收拾好了這些東西以後我便往寢室走了,依舊是順着廁所翻過了窗戶,不知道是因爲我心情煩躁的緣故還是怎麼回事,回去的時候我並沒有出來的時候那麼害怕了。

就這樣我到了寢室,悄悄的將香爐放在了牀下面,跟着將書包扔在了牀鋪上,躺在chuang上開始睡覺了,但是這一晚上去卻沒有睡好,腦子裏始終都是這兩天所發生的事情。

第二天早上依舊是如同往常一樣,我被陳浩偉叫醒了,然後洗漱,吃早飯,上課。

中午下課以後,我和陳浩偉坐在了食堂裏面,我心裏一邊琢磨着昨天的事情,想到這以後我找到了李菲菲的號碼撥了過去。

李菲菲接了電話,問道:“小道,你打電話幹嘛?我們在宿舍呢!”

我稍稍思索了一下緊跟着開口說道:“你把電話給高薇薇。”

“幹嘛,小道!”

“你這幾天注意安全,哪兒裏都不要去了。”說到這的時候我頓了一下“你要是相信我的話,就聽我的!”

“什麼意思?”高薇薇對着電話問道。

我跟着嘆了口氣說道:“總之你聽我的就是了,這些事情我一時半會跟你說不明白,你相信我就行了。”

“行,我知道了。”高薇薇說道。

隨後我又在電話裏面囑咐了李菲菲幾句以後就把電話掛斷了,掛了電話以後,陳浩偉擡起頭看着我笑了笑說道:“小道,你這兩天怎麼了?神神叨叨的!”

我跟着搖了搖頭說道:“沒什麼了,就是有些小事。”我說到這的時候頓了一下繼續說道:“行了,趕緊吃飯吧,吃完飯咱們回寢室睡覺去。”因爲昨天晚上沒有睡好,到了中午感覺特別的困。

隨後我回到寢室的時候已經是12點半了,緊跟着便躺在chuang上開始睡覺了,這一覺睡得特別的沉,也不知道睡到什麼時候,我手機響了起來,我看了一眼手機上的號碼,是李叔的電話,我不禁有些好奇了,李叔這個時候給我打電話幹嘛,想到這以後我跟着就按了一下接聽鍵。

而我接了電話以後就聽見李叔對着電話問道:“小道,你那查的怎麼樣了?” 056 鬼殺人

我聽見電話裏李叔的聲音以後跟着長長的嘆了口氣說道:“什麼線索都沒有。”說到這的時候我想到了那個黑影對我說的話以後緊跟着開口說道:“不過我見到那個黑影了,我問他,他只告訴我說讓我保護好我同學。”

“你同學?”李叔緊跟着問了一句。

我嗯了一聲對着電話說道:“是一個姑娘,和我一個班的同學。”說到這的時候我頓了一下“我也不知道那個黑影爲什麼會突然提起來她。”

“那你有沒有問他其他的什麼?”李叔對着電話問道。

我跟着苦笑了一下說道:“哪兒裏能不問呢,可惜我再問他的時候,他已經離開了。”說到這的時候我緊跟着問道:“李叔,你那邊有沒有什麼線索?”

李叔跟着搖了搖頭說道:“依舊是一無所獲。”說到這的時候李叔嘆了口氣說道:“只可惜這孩子纔剛剛23歲就死了。”

我跟着沒有說話,隨即李叔跟着開口說道:“行了,大中午的我就不打擾你了,先掛了,有什麼事情記得第一時間打電話通知我。”

我聽完以後嗯了一聲,隨即跟着便掛斷了電話,隨即我便躺在chuang上開始睡覺了,睡到下午兩點多的時候我便去上課了。

一直到第二天下午的時候,李叔給我打電話來了,告訴我說我們市裏又有人去世了,也是一樣的結果上吊死的,隨後李叔說讓我去警察局跟他一起看看,我倒是也沒多想便跟着李叔一起去了。

而這個時候已經是上午九點多了,隨即我跟着導員請了個假以後便匆匆忙忙的離開了學校,隨即我出了校門以後打了一輛出租車以後便衝着警局過去了。

當我到了警局的時候已經是九點半了,隨即我下了出租車的時候,李叔已經在警局門口等着我了,李叔看見我以後,笑了笑說道:“來了?”

我跟着點點頭,看着李叔開口說道:“對了,李叔,死的人是誰呢?”

“一個社會上的混混吧,33歲。”說到這的時候李叔頓了一下“以前也是我們局子裏的常客,誰知道那天被人發現的時候就已經上吊自殺了。”說完這句話的時候李叔便帶着我進了警局。

隨後我們進了停屍房以後,李叔把停屍房的冷櫃打開了,我跟着看了一眼裏面的人,頓時整個人驚呆了,這個人我見過,就在高薇薇生日的那天,高薇薇生日的時候在KTV裏見到他的,當時他旁邊跟着一個點着腳尖走路的女人,那女人後腳跟不着地。

我突然有些後悔了,如果當初提醒一下這個大漢,也許也不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了,想到這以後我心裏不禁有些懊悔了,李叔看了我一眼說道:“你看他的脖子處,有一道紅印,這紅印有些發紫的跡象,目前初步斷定是上吊死的。”

我跟着又看了一眼大漢,李叔見我不說話,跟着開口問道:“小道,你怎麼了?”

李叔明顯也看出來我的臉色有些不好,我跟着嘆了口氣說道:“李叔,這個人我見過,之前高薇薇過生日的時候我見過這個人。”說到這的時候我頓了一下“她當時摟着一個女人,那女人走路後腳跟不着地。”

“什麼?!”李叔的聲音有些驚異。

我跟着點點頭,李叔聽完我這句話以後,腦海裏稍稍的思索了一下,擡起頭看着我說道:“那女的長什麼樣子你知道嗎?”

我跟着稍稍思索了一下跟着開口說道:“眼睛大大,妝容有些濃煙,但是身材很不錯,大概一米七左右吧。”

李叔聽完以後跟着點點頭,開口說道:“我知道怎麼回事了,你跟我過來。”說完以後李叔帶着我離開了停屍房。

跟着到了警局的辦公室門口的時候,李叔停下了腳步,指了指窗戶裏面的女人,看着我說道:“是這個女人是嗎?”

我看了一眼,一定是,我跟着非常肯定點點頭說道:“對,就是她。”雖然這個女人今天沒有那麼濃豔的妝容了,但是我卻記得很清楚他的模樣。

李叔跟着嘆了口氣說道:“這女人都不知道這兩天發生了什麼事情。”說到這的時候李叔頓了一下看着我繼續說道:“我們通過人體腦電波測試過,她沒有在說謊。”

我聽完李叔的話以後跟着點點頭說道:“那現在只有一個解釋了,那就是鬼殺人!”

李叔嗯了一聲,摸了摸下吧,稍稍思索了一下以後擡起頭看着我問道:“對了,你那天見到她的時候是什麼樣子的?”

“後腳跟不着地,鬼再身體裏扶着她走路,我的猜測是這樣的。”說到這以後我回憶了一下以後便把自己那天見到的情況原原本本的和李叔說了一遍。

李叔聽完以後,眉頭緊鎖的樣子,沒有說話,沉默了半晌,李叔擡起頭看着我說道:“小道,你保護好你們那個叫高薇薇的同學,這件事情我還是要再查查的,絕對不是自殺那麼簡單,一旦有什麼消息,第一時間通知我,另外,注意安全。”

我跟着嗯了一聲點點頭,李叔衝着我說道:“行了,走吧!”

跟着我點點頭以後,李叔將我送到了警局的門口,到了警局門口以後,我停下了腳步,李叔看着我笑了笑說道:“行了,你回去吧,我回去在研究研究去,這些人之間一定有着什麼微妙的聯繫呢。”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