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我似乎瞭解到她爲什麼怨了。道:“你只是在想,爲什麼他們沒有來救你?”

“我在期盼,可是直到最後一刻,我什麼也沒有等到。”

“你可以再等。”

女孩兒沒有說話,她似乎真的在等,在黑暗中等待。

我也在等,可是卻覺得這裏的空氣中血腥味兒越來越重,而那個女孩兒卻更加飄呼,我覺得她好似進入了一個輪迴。一個死亡之前的恐怖輪迴。

我看到她從門口被三個男人拉進來,然後鎖在了我現在的這個位置。剛開始,他們對她還算客氣。可是有一天,他們對她講了一些話,我聽不懂。可是女孩子卻在自言自語:“他們拒絕付贖金了嗎?是啊,我雖然是他的女兒可是卻是私生女,他只怕在一個月前才知道我的存在,又怎麼會爲我付什麼贖金?”

然後,她的待遇一會兒不如一會兒。那些急燥的男人在沒有得到答應之後,就開始對她拳打腳踢起來。最後也不知道哪個男人起了色心,當場撕開了她的衣服。 我已經看得心悸了,有時候感知力太強也不是太好。

我不想再看,可是女孩子卻似乎陷入了這場輪迴中,不停的去傷心,去等待。我知道,她最多的是在等待,等待一個可以來救她的人。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門外突然間有了聲音。有人將門砸開了。我迷迷糊糊的似乎看到有兩個人衝進來,應該是兩個男人。下意識的想找什麼來保護自己。卻聽那個男人道:“徐麗麗,你在哪?”

“我在這裏,我在這裏。”那個女孩兒開口,她似乎非常的激動。

我也激動起來,這並不是那羣壞人,而是救她的人嗎?我猛的站了起來,道:“救命……”哪知道坐得太久起得太急,我向前搶去,眼前一片漆黑。

而這時,一隻手接住了我,旁邊的那個女孩兒激動的道:“你終於來救我了。”

我下意識的也跟着說出來:“你終於……來救我了。”忍耐已經到了極限。我直接倒在了那個男人的懷裏。他的懷抱很溫暖很結實,就好像是父親的懷抱一樣。

我做了個夢,夢裏又回到了小的時候。爸爸總喜歡揹着我出去玩,他的背很寬,很結實,讓我感覺到非常的安全。

“爸爸……”

“嗯。”

似乎有人答了我,可是不可能啊,爸爸應該在中國纔對。

我睜開了眼睛。結果看到了眼前坐着一位中年男子。說他是中年有點過份了,因爲他真的非常的年輕非常的俊美,看起也就是三十歲左右。他在抽菸,那若有似無的煙味直接薰到了我,弄得我使勁咳嗽了起來。

男子看了我一眼將煙熄了,道:“醒了嗎?”

“嗯。”他說的是中文,那他是中國人?

我正要問他是不是徐麗麗的爸爸,可是他卻搶先開口道:“如果可以走,那就和我來。”

他也沒等我解釋站起來就走,我覺得有點奇怪只能跟着他出來。

發現這是一家日本的醫院,而我剛剛住的病房中並不單調,似乎連窗簾都是淺綠色的。

我有點虛弱,主要是一直被關在那裏被折磨着,竟然連口水都沒有喝到。

“可不可以給我弄點水喝?”

身上只有一件病人的服裝,所以我只能依靠眼前這位男子。我沒有想到他身後不遠還跟着人,是一個挺高大的男人。他似乎聽到了我的話,不一會兒就追上來給了我一瓶飲料。我不知道是什麼味道的,本來不應該喝的,但是因爲太渴了就拿起來喝了幾口。

冷絲絲的很解渴。但是味道有點大,我忍不住手按着牆乾嘔了兩聲。

“要不要休息一下?”

“不用,我們要去哪裏?”

“帶你見一個人。”

我只能跟着,不一會兒我們到了一個病房,他推開門我看到裏面躺着一位老人。他的年紀大概有六十幾歲,看起來非常的虛弱。當看到我們進來後他就讓一邊照顧的護士出去,對着那個男人說了句日文。

我總覺得他的表情太過激動了,總覺得好似是誤會了什麼。可是我又不好解釋,因爲我不懂日文,完全不知道他們說的是什麼。

可這時,那個剛帶我來的男人卻道:“叫爺爺,無論你有多不情願,但是他有心臟病,希望你不要刺激他。”

我張了張嘴不知道要如何說,難道他們誤會我是徐麗麗了?可現在又不能解釋,因爲那個老爺子有心臟病,如果讓他知道自己孫女慘死什麼的,到時候他還不直接過去啊。

冷靜的考慮了一下,我對着那個老爺子叫了聲爺爺。

那個老爺子點了點頭,向我招了個手。我慢慢的走過去。然後他握住了我的手拍了拍,用英文道:“可以用英文交流嗎?”

“可以。”

“你受苦了,想……”

我第一次感謝自己的肚子,因爲它在這個時候突然間咕嚕嚕的叫了起來。

“餓了?快去吃點東西。不要餓壞了。”

“嗯。”

太好了,我轉身走出病房,而那個男人道:“我讓人送吃的去你的病房,回去吧!”

兩間病房離的並不是很遠,我回去之後覺得胃非常的疼,於是按着胃彎下了腰,最後竟然沒忍住乾嘔了起來。這時一個大夫走了進來,他將一份像是檢查報告的東西交給了那個男人。他看了一眼。然後冷冷的對我道:“還真是驚喜,找到了個女兒還帶了個孫子嗎?孩子的父親是誰,如果你只是玩玩的我可以馬上給你安排做手術。”

我嚇得連忙護住自己的肚子,道:“不要。千萬不能手術,我結婚了,這孩子有爸爸的。”

“結婚,爲什麼我沒有聽那個女人說?”

“哪個女人?”

“你的媽媽。他賣你的時候並沒有講你結過婚了。”

終於證實了,他是誤會了,誤會我是他的女兒。我扶着牀站起來,有些喘息的道:“對不起,我不是你的女兒徐麗麗,她……已經死了。”我直視着他,希望他不要有什麼心臟病之類的。

可是沒有想到,他的表情竟然沒有太多的變化。就好似一件和他無關的事情一樣。想想也是,女兒都能認錯,肯定是之前沒有見過面。

“她怎麼死的?你又是誰?”

我想了想,將事情的始末說了,但是並沒有提鬼怪的事情,而是將那個男人鬼魂的託付改成了臨死前的託付。說完了飯也到了,我爲了自己肚子裏的寶寶着想先吃起來。

那個男人道:“我叫長谷平,你呢?”

“我叫肖萌。”雖然一邊吃飯一邊說話不好。可是現在我們似乎都無法顧忌這些了。我想着,吃過了飯就借電話給景容打電話,免得他惦記。

長谷平沒有再講話,硬是等着我吃完才道:“她是怎麼死的?”

“那個,你不要激動。”其實我看的出來,對面的男人或許是見過大場面的,和景容差不多,基本上某些神經已經壞死了。於是。我將自己看到的與他說了。

可惜,就算再鎮定的人,當聽到自己的女兒被強暴致死也沒有辦法冷靜,他站了起來,在地上走了兩圈,然後走到了我的面前,雙手拍在牀上,道:“你知道那些人去了哪裏,他們將屍體弄到了哪裏?”

“我……不知道,因爲他們……他們……”正說到這裏的時候,突然間見門口竄進了一個黑影,動作非常的快。這樣的動作這樣的身手,我似乎已經猜到是誰了。

我本以爲那個長谷平的日本男人被會打的很慘,哪知道他被扔出去後在空中轉了一圈竟然平穩落地,然後一腳踢出,可是被景容輕易的擋住了。

在他們停下來後,我馬上道:“景容,是他救了我。”

景容挑了下眉,然後收了手勁退到了我的身邊,伸手先摸了一下我的脈搏。似乎感到沒有什麼問題後才鬆了口氣。然後,輕彈了一下我的頭,道:“笨。”

“對不起,我不知道會遇到這麼多的事情。我……”有點委屈。直接撲到了景容的懷裏哭了起來。

我很少哭,所以在哭的時候景容會有些慌,他不知道怎麼安慰我,只能是輕輕的撫摸着我的頭,反覆的說道:“不怕,不怕。”

“嗯,看到你我就放心了,不怕了。”

“可以離開嗎,我們回去吧!”

雄霸南亞 “可以。”

吃飽了,喝足了,該解釋的也解釋清楚了,所以應該去度我們的蜜月去了。

“等一下,雖然很對不起,但是想你們能幫下忙。”

景容轉過頭,道:“一個孕婦能幫什麼忙?” “相信你的妻子知道那幾個犯人的容貌,我想請她幫忙繪圖尋找。另外,想讓她幫忙安慰一下我的父親,他現在正在住院,馬上就要動手術,很危險。可不可以請這位小姐暫時留下幫我安慰他,直到他進入手術室嗎?”長谷平看了一下我們兩個,冷靜的講出了心中所想。

我不瞭解他到底與徐麗麗是怎樣的父女關係。但那個小姑娘死的很慘倒是真的。我猶豫了,但是景容卻道:“我們沒有這個義務。”

他講的沒錯,我們是沒有任何義務。

可是我卻沒走,道:“我想幫徐麗麗找出兇手,她死的很慘。景容,她就死在我面前。”

講這句話的時候兩個男人似乎同時露出了悲傷的表情,我覺得景容是因爲我的關係而那個長谷平大概是因爲她的女兒。

“好,只要你願意。”景容並不會要求我做什麼,這就是他不同的地方。

“謝謝,嘔……”完了完了,孕吐開始了。到底是沒躲過這個劫,我捂着胸口跑到衛生間將剛剛的飯全部吐出來了。一粒兒都沒剩下來。

懷個孩子不容易,而我在短短的時間內經歷了兩次,這真的很要命。

出來的時候我整個人都是晃的,還好景容扶住我將我抱到了牀上,然後道:“你好好休息,我去辦好了。”

“嗯。”我看到那個長谷平出去了,就問道:“你怎麼找到我的?”

景容沒有回答,他的打了個響指。兩隻小鬼出現在我的面前,然後對着我磕了個頭就不見了。原來,景容將小鬼召喚了過來。這點我就辦不到,於是道:“其實有一件事很奇怪,那些人爲什麼沒有碰我。我是說,我打算和他們拼命來着,但是他們說我身上冷,所以都不敢對我做什麼。”

“他們對你有殺意,所以元元做出了反應。雖然他現在是個普通的胎兒,但是通過你的身體將陰氣外放還是可以的。只要讓他們產生恐懼心理,那麼他們就不敢對你做什麼。”

景容解釋完我又有了吐意,不過還是挺感激元元的。

“因爲元元損耗了些力量,所以你的反應纔會這般強烈。否則,他應該是個乖孩子。”

“嗯,我要多謝元元。”沒想到他變成了普通的胎兒仍然在保護我,真的很期待他再次出生。這次我就能抱着他來回的走來走去了。

美漫里的忍者之神 “嗯。”

“你的事情辦完了嗎?”

“嗯,你到底怎麼會牽扯到麻煩中去的?”

“這說來,有點話長。”

我將之前發生的事情仔細的講了一遍,然後景容聽得握拳。道:“我去將她的屍體找到,然後找到那三個人。”

感覺景容在氣憤,我知道他一定不會輕易饒過那三個日本變態,所以囑咐道:“你要小心,這裏是國外,嘔……不行,我去衛生間蹲着吧!”

我又吐了一會兒出,整個人就虛的躺在牀上昏昏欲睡了。景容將小鬼留下來一隻,道:“我出去一下,首先要給你買手機,然後去找她的屍體,你自己可以嗎?”

“可以。”有小鬼照顧我,自己都放心了。看來以後,無論走到哪裏身邊都要帶只小鬼了。

景容點了點頭,道:“這次不許再亂跑,知道嗎?”

“知道了。”

我點了下頭,覺得自己已經支撐到極限,也不知怎麼的就睡着了,連景容什麼時候走的都不知道。醒來的時候長谷平坐在我的牀邊,很認真的看着我。似乎在通過我看別的人。我覺得,他並不是對自己的女兒無動於衷,只是不習慣?

看到我醒了,他才清醒過來。道:“他出去了,這是他讓我交給你的。”他將手機放在我的面前,然後道:“謝謝你留下來幫我,現在可不可以幫忙繪那三個人的圖?”

“可以,但是因爲當時燈光太暗,我有些看不清。”

“或者,你直接憑照片認人就可以了。”

“你知道是誰做的這件事嗎?”

“不,只是大概猜測。”

長谷平轉身讓人去請日本的警察來。然後仍坐在我的身邊,道:“你很像她,我以前看過一次她的照片,還是十歲左右的時候。然後就再也沒有聯繫了。”

“是嗎,對了,贖金,爲什麼會有人搶贖金?”

“有人想趁機發下財而已。但是這件事已經解決了。”

“之前,你拒絕了交贖金嗎?”

所以那些人才對徐麗麗做那種事?

“不,但是我曾提議考慮,因爲他們要的是鑽石,這關係着我們公司幾千名員工的一年的生活,所以沒有辦法我必須考慮,而且也想壓一下他們的氣焰。”

“原來是這樣。”我沒有說明,因爲他的考慮才導致了那個小女孩被欺負的事情。因爲即使說了事情也發生了。

“你是個溫柔的女孩兒,其實我知道,因爲我這個決定才讓他們傷害她吧。”

“……”他竟然猜到了,我沒有出聲也沒有點頭。這時有兩個很有禮貌的警察走進來,而且還都是年輕漂亮的女性。她們將許多的照片一個一個的擺在我的眼前,我注意的看着,結果只認出一個人來,那個人就是在徐麗麗睜開眼睛後。狂笑着擊打她的身體的變態,我對其的印象很是深刻。

女警對着我點頭,然後與長谷平講了幾句就離開了。

她們竟然沒有問我細節,這讓我鬆了口氣,而長谷平道:“因爲她們不懂中文,所以委託我問你當時的情況,可以講出來嗎?”

“他們可以找一個翻譯,或者等景容回來……”我不想在一個父親面前講那種事。真的很殘忍,就算他看着不在意。可是他堅持道:“我想聽。”

我看到他眼中的堅決,於是就將細節講了出來。其實講這些對我的壓力也很大,過程之中我的拳頭都沒有鬆開。而他看着似乎很冷靜,可是我總覺得他只是正在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緒。

等我說完,他道:“我出去抽支菸。”

萬界之仙帝歸來 果然,他並不是如表面那麼冷靜。很快,他出去又回來了,我看到他的手指有一處紅了,應該是被燒了?

可他也沒有在意的樣子,坐在我面前半天才道:“他母親懷着她的時候我剛剛十六歲,和你差不多大。”

我很想說,我十九了,但最終還是忍了下來。然後聽他繼續道:“我本來讓她打掉還給了她錢,可惜她並沒有這樣做,在生下她後來威脅我要和我結婚。我當然拒絕了,只是給了她一筆錢打發了。”

點了點頭,那個女人是想飛上枝頭做鳳凰,而如果看得明白的人自然不會讓她得逞。

“她是中國人嗎?”

“不,她是日本人。不過後來嫁到了中國。”

“是這樣啊。”

所以徐麗麗姓徐,隨了父姓嗎?

“但是最近她媽媽的丈夫去世了,於是她找上了我,想將女兒賣給我。當時我爸爸心臟病嚴重需要動手術。本來說風險太高他已經放棄了生存的希望,可是卻極想見一見這個孫女兒。所以,我將她買了回來。沒想到,不知道是誰將她的消息傳出去,導致她剛下飛機就被綁架了。”

“原來是這樣。”這個小姑娘可真是倒黴,被媽媽賣了,又因爲爸爸的家世太好而被綁架。

長谷平深深的看了我一眼,道:“你是新婚蜜月嗎?”

“嗯。”不知爲什麼,話題的突然間轉變讓我臉上微微一紅,而長谷平卻道:“其實你還很年輕,應該需要再考慮一下結婚,年輕總是容易做錯事。”

“我已經十九了。”

“哦?”

長谷平道:“你幸運多了。” 確實,比起他的女兒我幸運多了。想到他可能會悲傷,於是我很乖巧的道:“不如,我去和那位老爺爺說說話?”

“哈哈……”長谷平突然間笑了起來,然後伸出大手摸了摸我的頭道:“單純善良的小姑娘,很容易被別人欺騙,不過謝謝你。”他親自將我送到了長谷老爺子那裏,我只和老爺子說了兩句話。對於一個十九歲都當過一回媽的人要去向別人撒嬌也需要些勇氣的,還好我以英文不太熟練爲由只交談了幾句安慰了他一下就回到自己的病房了。長谷平本來讓我出院住進他的家裏,可是我卻道:“景容讓我在這裏等,我不能再不聽話亂跑了。”

“你倒是乖巧懂事,他很幸運。”長谷平道:“可惜心太野了。難道就不能在醫院中陪着你嗎?”

我一怔,總覺得長谷平似乎站在了爸爸的位置在說話,其實我和他也沒差多少歲啊,這樣被他一說好似我多小似的。臉不由得一紅。笑道:“他……他其實是有事纔出去,很快就會回來的。”

“哦?那你好好休息。”我其實已經不累了,所以在長谷平走後我給景容打了個電話,還好他的號碼沒有變。

“景容。你怎麼樣,查到了嗎?”

“嗯,但是在海底,想讓她浮上來需要些時間。在海里小鬼很難控制。”

“哦。”

“你如果在醫院不舒服可以與那個日本男人回去,畢竟你是證人他會照顧你。但是,不要對他放鬆警惕,他並不是什麼善類。”

“嗯。我知道的。”

“我會爲你報仇。”

“嗯,爲那個少女報仇。”

wωω•тт kān•C〇

“好。”

我們的對話永遠是那麼簡短,晚一點的時候那個長谷平再次要求我出院,因爲日本的醫院不會留我在這裏沒事長住,他們很忙。我只好按照景容所講的先住進長谷家,因爲他們的家裏至少是安全的。

本來以爲長谷家是個很單純的家族,結果一住進去發現遠不是那麼回事。長谷平的妹妹一家也住在這裏,他的妹妹,妹夫,還有一個兒子兩個女兒。

一看到我住進來,他們的臉色都不是太好。還好,我不用應付他們,因爲我是日語不通。偶爾能聽懂一兩句,那也是託了總看動漫的福。

他們似乎在擺着陣等我一般,看到我進來一個一個的眼神並不好。雖說是妹妹,但是她的兒子竟然也有十五六了。這家人都這麼早生娃嗎?

我倒是不在意,他們兄妹間說着話,我淡然的吃着飯。這家人的僕人做的做好吃啊,只是日本臨海。每餐必有魚和海鮮,我現在最怕這些東西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