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一直陪着楠兒直到她醒過來,她看到的第一個人是林寒。

嘴角勾起了一記虛弱的笑容,楠兒甜甜的笑着,發現自己的手被林寒握着,眼底充滿了感動。

“林寒,謝謝你。”楠兒發現自己是林寒的三個女人裏最幸福的,唯獨自己生孩子,林寒陪在她的身邊,熬過了難關。

“嗯,謝謝你,幫我生了一個孩子。”林寒在楠兒的額頭落下一吻。

“男孩女孩?”楠兒看着林寒,開口問道。

“男孩,一個像你這麼好看的男孩。”林寒回答,長的什麼樣他還真沒在意,不過說好看總是沒錯的。

但是新生兒哪兒有好看的,都是皺巴巴的跟個猴子似的……

“男孩嗎?”楠兒的語氣裏滿是驚喜,看來,自己的心願達成了,一兒一女,足矣,此生無憾了。 “對,男孩。 ”“撥開擋在她額前濡溼的髮絲,林寒眼底含着笑意和心疼。

楠兒滿足的靠在林寒的懷裏,“我之前還在想,如果你不能回來參與孩子的出生,我一定很失望,心裏會很難受。謝謝你,林寒,你還是回來了。”女人,最脆弱的時候總是希望自己深愛的男人能夠在自己的身邊,在妖妖和師父生孩子的時候,林寒都不在。

楠兒告訴自己,如果自己生孩子他回不來,她安慰自己,安慰自己他一定是太忙太忙了,纔有沒空來陪着自己。如果她來了,她一定會很高興很高興的。

幸好,他來了,對自己,他的承諾從來沒有如果。

“我是孩子的父親,我應該的。”林寒緊緊的將楠兒抱住。

好幾次,楠兒都差點岔過起去,好幾次他都提心吊膽生怕楠兒出事,怕楠兒若是出事了自己應該怎麼辦。那種時刻可能會失去楠兒的恐懼讓林寒產生了一個念頭,他要去再尋找幾隻不滅妖凰來,挖了它們的內丹給楠兒和自己在乎的親人。

這樣的想法,越發的堅固,在家裏足足照顧了楠兒一個多月的時間,在楠兒的身體徹底康復之後,林寒這才鬆了一口氣。

這一日,天氣和煦,楠兒也在屋子裏午睡,他偷了一個空,去院子裏坐坐。

沒坐多久的時間,忽然,一個身影走過來坐在了他的懷裏。

擡眼一看,發現是妖妖,他伸出手,將她一把抱住。

“林寒,我很羨慕楠兒。真的很羨慕。”只是羨慕,沒有嫉妒,因爲這一個月,楠兒的孩子一直都是妖妖在照顧着,她將孩子照顧的很好,甚至無數個夜裏,林寒都看到了妖妖在抱着孩子哄孩子睡覺。

看到那一幕,林寒心裏無的感動。

孩子不容易哄,總是喜歡哭鬧,這一點林寒在白天帶的時候都深有體會。

“嗯?怎麼了?”男人畢竟粗線條,不太明白妖妖的意思。

霸愛首席寵嬌妻 “我想想我生孩子的時候,再想想楠兒生孩子的時候,你說,我羨不羨慕?”妖妖嘆了一口氣,當年她生孩子,他已經來了層仙境,而下層的仙境已經斷開了聯繫,白妖妖生孩子的那一刻,多希望林寒能夠陪在自己的身邊。陪自己熬過去,但是他沒有在,所以她獨自一人,熬了下去。

然後是得知雅兒可能活不久,她又足足抱着孩子哭了好幾天的時間。都是偷偷的哭,連楠兒都不知道。

林寒這纔想起,她生孩子時,自己沒有陪伴過。

對修行者來說,幾十年的光陰不過是須臾的功夫。

可是對一個養孩子的人來說,那是操碎了心的。

有的都是擔心和痛苦,而自己竟然讓他的女人,在痛苦和煎熬過了這麼久。

實在不應該!

林寒心疼不已,“我那天看到了楠兒生孩子,那麼的痛苦,我可以設想當年,你會有多麼的痛苦。謝天謝地,你熬過來了。如若你熬不過來,我怕是窮極一生一世,都會痛恨自己。”林寒說完,低頭深深的親吻了一下妖妖。

祕婚驚夢:印先生,別來無恙 妖妖潸然淚下,林寒不知道,他的一番話,讓她那麼多年的痛苦,都煙消雲散了。

女人願意跟着男人吃苦,不外乎只是想要聽一句好話。

伸出手緊緊的將林寒摟住,這是頭一次,林寒看到妖妖如此的脆弱。

他才明白,女人,是脆弱的,是需要很多很多的愛來呵護的。

“抱歉,我保證,等我解決了所有的後顧之憂,一定會一直陪着你和楠兒,一直呵護你們。”雖然這話很沒有出息,但是他現在所想的,是這些。

“不行,男人應當以大局爲重,否則,你不是我深愛的男人了。”妖妖離開他的懷抱,伸手堵住了他的嘴。

“我們女人雖然想要男人陪着,但是男人沒出息,我們可不同意。我聽人說,最近經常有陰界來的修行者來干擾依附六大星球的星球,看來是偌大的一片星域都被掏空了,纔會讓陰界的人對那些依附六大家族的星球蠢蠢欲動。我跟雲皓商量了一下,讓光明星我們的族羣都搬過來,你看看怎麼樣?”白妖妖提起這件事情,林寒顯得面色特別凝重。

他早知道,在榨乾了那些星球之後,那些人絕對會對六大星球下手。這裏都生存着他最愛的人,他必須要保護好這些人。

看來尋找蒼穹之巔那本天書,成了刻不容緩的存在。

思及此,林寒點點頭,說一句知道了,將妖妖繼續摟入了懷裏。

這過程會充滿了風險,但是他也不會讓她們知道。

女人不該知道這些兇險的事情,他有不滅凰體護體,不用懼怕這些事情。

“你有辦法了嗎?我聽雲皓說,你去陰界,是爲了這個事情。這事情,辦的是否順利?陰界的大能會不會傷害到你?”白妖妖看着林寒,眼底滿是擔心。

“你忘了,楠兒給了我什麼?”林寒淡然一笑,完全沒有任何的難意。

白妖妖這才放心,“也是,楠兒當初爲了你,可是連命都不要了。”說完,白妖妖放心了許多,像依靠在林寒的懷裏,感受着他的擁抱。

難得親密時間過得很快,隨着那個剛出生的小娃娃醒了,兩個人無奈的對視一眼,只能站起來,各自該照顧孩子的照顧孩子,該去照顧楠兒的照顧楠兒。

誰都沒有想到,第二天,在他們藥星來了一個不速之客。

而這個不速之客,還是從陰界追到了藥星來了。

當下人前來通知的時候,聽聞是陰界的人,白雲皓即刻想到是林寒招惹了麻煩,所以沒有讓林寒先過去,而是他過去探探口風。

然而,他看到了一個不可一世的小子,正在他白家森林的大陣面前叫囂着讓人出來。

“你爺爺的!老子是你那麼好打的嗎?老子循着你氣息追過來的!趕緊給我滾出來!否則,老子一定踏平這裏!”來者,正是鬼驍。 “喲,小夥子,你好大的口氣啊!”白雲皓冷哼一聲,雙手放於後揹走了出來。

挑眉看着鬼驍,開口回了一句。

“你不是!我要找那天在擂臺跟我對打的臭小子!讓他滾出來!”鬼驍看看白雲皓的模樣不像那天的臭小子,再聞聞氣味也不太對,所以直接讓他換人。

“只是跟你打擂了,而你輸了?”白雲皓這才明白,原來是因爲這個。

“對,我沒輸!是你小子作弊!趁我不備傷了我!”鬼驍不甘心的嘶吼,高傲如他,哪裏會這麼認輸。

“你是準神修爲吧?”白雲皓打量了一下鬼驍,發現鬼驍的修爲竟然只是準神巔峯,“那小子太不該了,居然欺負弱者。嘖嘖。”

一句話,直接讓鬼驍氣炸了。

“你說誰弱!你以爲自己很厲害是不是?”他暴怒的衝着白雲皓吼了一句。

白雲皓聳了聳肩,給了他一個眼神,“你說呢?”

……

屈辱!赤果果的屈辱啊!

他鬼驍,堂堂陰界大鬼王之子,更是打遍陰界無敵手,算許多神人階品的大能都未必能夠打倒自己,然後,自己現在被一個小小星域的修行者給鄙視了!

“找死!”鬼驍一臉陰鬱,擡起拳頭打算動手。

白雲皓本想着速戰速決的,畢竟這麼一隻弱雞,自己彈指間能滅了他。

沒想到剛要動手,林寒的聲音傳來了打斷了他的計劃。

“等等,我來了,你還是不服氣嗎?”林寒飛昇落下,站在了對方的面前。

對方看了看林寒,發現他面容俊逸,模樣相那天相差了十萬八千里還不止,不禁皺起了眉頭,“你是……”等等!模樣不像,但是氣息像啊!

意識到這一點,對方直接對林寒出手了。

這種一言不合開打的作風,倒是像極了鬼驍在外界的傳聞,魯莽暴躁,做事全然不計較後果。

林寒嗤笑一聲,擡腳直接踢了過去。

然後鬼驍飛了出去,重重的摔在了一處地。

掙扎着扭動了一下身子,他又站了起來。然後又不要命的朝着林寒衝了過來。

這途,一人衝一人踹,很快,鬼驍被打趴了,躺在地直抽搐。

“現在,可以了嗎?”林寒拍了拍自己的褲腿。開口問了一句。

“我看是你可以了嗎?不帶着欺負人的,這種人,直接抹殺好了,幹嘛還費勁踢來踢去啊!”白雲皓不明白,什麼時候林寒變得這麼不乾脆了。

“……”林寒無言,【若是能殺我早宰了,他是陰界大鬼王之子,我留着他還要好好的折磨他那個老爹呢!】將心語告訴給了白雲皓,白雲皓這才明白,立馬噤聲不說話了。

不過他之前的那句話,已經被鬼驍聽到了,鬼驍搖搖晃晃的起身,直接噗嗤一聲,吐了一大口的濃血出來。

這顯然不是林寒動手打的,而是被活活氣出來的。

他堂堂陰界的小鬼王,居然被這麼輕視!

可惡啊!

雙目赤紅的再次朝着他們兩個人衝了過去,結果,才衝到一半,一股衝擊波撞在了他的肚子。他直接往地一趴,徹底的不能動彈了。

連爬起來都成了一種困難。

“王八蛋……你這個王八蛋……用拳腳功夫算什麼本事,用本事,用靈力啊!”趴在地,鬼驍還是不甘心自己被人完虐了。

“我的天……你腦子有病啊!沒用靈力用拳腳讓你成這樣了,用靈力你想死啊!你這麼想不開?你這是尋死啊!”果然,白雲皓的毒舌是出了名的,一番話出來,對方再次噗嗤一聲,吐了一大口的血。

“好了,再氣下去被你給氣死了。”林寒打斷了白雲皓,走前,拿出丹藥,送入了他的嘴裏。

丹藥落肚,鬼驍總算舒服了一些。

起身看了看林寒,臉帶着疑惑。

“爲什麼要救我?我都恨不得殺了你。”勝利不是應該在打敗對方之後再踩兩腳纔算過癮嗎?他以爲林寒過來是打算踩死自己的。

“因爲你只是好勝心切的孩子,罪不至死,而且,你想要知道,爲什麼你在陰界屢戰屢勝嗎?”林寒微笑着開口說了一句。

一聲孩子,聽得鬼驍心裏有些酸酸的。

從來沒有人拿他當過孩子,從小到大,所有人都敬他怕他。

“爲什麼?”他看着他,眼眶有些微微發紅,但還是一臉的倔強。

“因爲他們怕你啊!怕你的身份,如若你不信的話,我這裏有個超聖初階的你都未必能夠打得過。信嗎?”林寒的一句話,對方眉頭深鎖,大大的覺得自己的自尊心被狠狠的踐踏了。

“不信!你讓他出來,跟我打打!”鬼驍自然不信,他自己修爲高,打不過也沒有什麼可難過的。只是有些挫敗,認清了自己的沒有那麼強罷了。

若是連自己低階的都超不過,那像話嗎?

“晚楓,出來一下。”林寒開口對着結界喊了一句。

“你瘋了吧!他可是準神巔峯!你讓一個超聖初階去跟他打?”白雲皓一把拉住了林寒,這是打算弄死自己的兒子啊!

“我想,你應該不會打死你弱的人,對不對?”林寒開口問了鬼驍一句。

“自然不會,我不是嗜殺的人,我追求的是勝利,不是人命。”鬼驍傲嬌的開口。

“爹!你找我啊?”約莫過了片刻,林晚楓出來了。

只是剛剛出來,衝着林寒的那一聲爹,直接將鬼驍給喊懵了。

“你……你的孩子都這麼大了?”這小子明明是一個少年的樣子,爲什麼連孩子都這麼大了?

“對啊,你我年紀好像還差不多呢。”林寒看了看對方,年紀應該跟自己差不多。

“……”他感覺又受傷了,對方年紀跟自己一樣,修爲自己高算了,兒子都已經是超聖了!這一家子的妖孽吧!

“敢不敢跟準神巔峯的打一架,你剛剛晉階到超聖初階,動動筋骨有助於穩定。”林寒的一句話,林晚楓直接高興壞了。

“爹你太好了!平時娘都不允許我打架,在哪兒呢?來來!好久沒打架了,快發黴了。”林晚楓閃着一雙狼眼,完全無所畏懼。 “兩個瘋子!”白雲皓扶額,吐槽了一句。當爹的是大瘋子,做兒子的是小瘋子……

當鬼驍聽到林寒說他兒子只是剛剛到超聖初階的時候,他有種想要巴掌呼死林寒的衝動。但是沒辦法,他呼不死他,興許自己強行呼死他,可能自己會被呼死。

所以鬼驍直接將目標針對到了林晚楓的身,眼底隱隱閃過一抹殺心,覺得林寒太不把自己當了一回事,也怨不得他父債子償了。

很快,他們兩個對峙起來,林晚楓站在了白雲皓的對面,靜靜的往那裏一站,兩人對視了一番之後,鬼驍發現自己有些驚了,因爲他從對面這個少年身,感覺不出一絲絲的懼意,有的只有即將面臨着戰鬥的興奮!

沒有恐懼跟自己這麼一個準神巔峯的人對打,反而興奮?

鬼驍有種想要罵爹的感覺,或許另一個神人說的沒有半點錯,林寒,是一個徹頭徹尾的瘋子!所以他生的孩子,也是個徹頭徹尾的瘋子!

思及此,這一次,他主動進攻,省的這兒子跟爹一樣,出招鬼魅,開局將自己給陰到了。

當鬼驍以一記橫掃千軍擊向林晚楓的時候,林晚楓直接彈開,居然躲開了他的第一招。

鬼驍一下子懵了,超聖低階!居然輕而易舉的躲過了自己的一招!

媽的!這什麼怪物!以前這種修爲的,他可是隨隨便便的秒殺的啊!

“再來啊!”見鬼驍一招過後愣着不動了,對方竟然衝着自己勾了勾手指頭,簡而言之是想要讓他繼續。

鬼驍怒不可遏,這太羞辱人了!

他又攻了去,然而,又被躲開了。

這一來一回,這麼過了十幾招。那小子還是毫髮無損的站在自己面前,倒是自己有些疲憊,稍稍的喘了口氣。

“說好的打架?你呢?在玩你追我躲?”鬼驍滿頭的黑線的看着眼前的小子。

當爹的厲害,當兒子的滑頭,這父子要不要這樣!

“嗯,差不多了,好好打!”林晚楓卻眯眼一看,說了這麼一句話。

嗯?前面都是在玩?現在纔要好好打?

我……

此時鬼驍的心裏崩騰而過數以萬計的草泥馬,然後,硬生生的給壓下去了,明顯在攻勢越發的心狠手辣,招招都衝着要弄死對方的手法去了。

林寒和白雲皓一直在一旁觀戰,當發現這小子真正的動了殺心時,兩人的眼底都閃過了一抹精光。

“無恥!你一準神巔峯對一超聖下階動了殺心,你羞不羞!羞不羞啊!”白雲皓直接開口幫林晚楓說了一句公道話。

鬼驍差點要以一記神龍掏心直對着林晚楓抓過去了,然後被白雲皓這句話一說,直接撲了空不說。林晚楓避開要害,蘊含了強大靈力的一拳,重重的打在了他的腰部。

霎時間,他感覺這一拳好似要將自己的五臟六腑給擊碎了。

鬼驍猛地吐了一口血,然而更狠的還不是這個。

“兒子,不行的話,別打了,這小子動了殺心了。”林寒自然不是心狠手辣想要逼死自己兒子的父親,他心疼的開口跟兒子說了一句。

“開玩笑?不打了!剛開始呢!”林晚楓纔剛剛摸透了對方的攻擊套路,反攻在此刻啊!

然後爹說不打了?

不存在的,不可能的!

林晚楓沒有倒退,反而迎了去。

然後接下來,真的如林晚楓所言,所有的一切,纔剛剛開始。

林晚楓摸透了對方的套路之後,不僅讓鬼驍接下來對他的攻擊都落了空,而且每一招一式都完美的剋制了他的攻擊。那一招招打在了對方的身,對方被打的吐血了不說,到了最後,直接重重的摔在了地,嘴角掛着的一行鮮血,擡眼不甘的盯着林晚楓和林寒。

“你們父子,怕不是妖孽……”他自問能力強悍,雖然陰界的人都敬他怕他,但是還是有幾分實力的,他是真的有跟神人修爲的人一戰的可能,並不全是放水,然後到了這對父子面前,尊嚴被磨滅的徹徹底底不說,感覺這張臉都快要被這兩父子給打腫了……

這特麼不是人啊!

“承讓!”林晚楓抱拳,對對方說了一句承讓。

一句承讓,讓鬼驍想要咆哮。

鬼特麼想要讓你!

老子顏面盡失了!

若是此事傳到陰界,自己顏面盡失不說,爹的顏面也會盡失。

他倒是沒有什麼要緊的,但是爹,怕是會直接活活打死自己。因爲在他的眼裏,面子永遠他這個親生兒子重要。

他對着自己,從來沒有過任何的好臉色。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