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可是很失望,石子和樹枝落地之後,都安安靜靜地躺在那裏,一動不動。

柳雪掠過河面,仔細盯着地的石子和樹枝,然後利用這些東西,在地面佈置了一個陣法。

隨後,柳雪退後兩步,對蔡光輝說道:“老蔡,你過來,站在這個陣法裏面,保持放鬆,不要刻意抵抗任何力量和攻擊。”

“好嘞!”蔡光輝急忙點頭,走進了陣法裏。

葉知秋不明白柳雪的意思,在一邊默默地看着。

柳雪說道:“知秋,你向老蔡腳下的陣法,試着攻擊一下!”

“要多大的攻擊力度?”葉知秋問道。

“隨便,不打死這個寶貝徒弟行。”柳雪笑道。

“師父放心吧,我人賤命硬,打不死的!”蔡光輝叫道。

“你果然有些賤……”葉知秋一笑,取出了五雷天師令。

咒語聲,天師令射出電光,化作雷球,在蔡光輝的腳下炸響。

地動山搖,塵土飛揚。

跡在這一刻出現了!

第一個雷暴剛剛炸響,眼前光波虛化,老蔡的影子閃了兩下,忽然消失不見!

一起消失的,還有葉知秋和柳雪從鬼市裏面帶出來的幾枚石子和兩截樹枝!

“臥槽,我們的寶貝徒弟不見了!哪去了?”葉知秋驚愕無。

扭頭巡視四周,根本沒有蔡光輝影子。

柳雪卻展顏而笑,拍手道:“好了,終於研究成功了,和我想象的一樣。”

葉知秋不解,問道:“雪兒,是不是老蔡被我打進鬼市去了?”

柳雪點點頭:“是的,老蔡現在在鬼市裏面。我說給他看個好玩的東西,現在他進了鬼市,一定覺得好玩。”

其實,好玩不好玩,只有老蔡知道。

想必老蔡此刻,也是一頭霧水,甚至呼天搶地驚慌失措。

“老蔡爲什麼忽然進了鬼市?這道理我不明白。”葉知秋向柳雪請教。

“說起來也簡單,我利用鬼市裏面帶出來的東西,佈置了一個陣法,讓那些東西和鬼市之間產生感應。這個道理,好道門弟子,利用他人的生辰八字和頭髮指甲來作法一樣,無非是氣場相通,產生感應。”柳雪解釋道。

葉知秋有些明白了,問道:“因爲那些東西,是鬼市裏面帶出來的,所以受到攻擊的情況下,自然迴歸鬼市,是嗎?”

“正是如此。蔡光輝身在陣法之,處於不抵抗狀態,便被帶進了鬼市。”柳雪說道。

葉知秋豎起了大拇指:“雪兒果然神機妙算,絕世聰明!”

“猛誇自己老婆,不覺得矯情嗎?”柳雪一笑。

“好吧,我們不矯情了,繼續研究鬼市。後面怎麼做,才能把鬼市圖據爲己有,並且得心應手地控制?”葉知秋笑道。

柳雪走了幾步,說道:“研究鬼市,其實是錯誤的。”

“啊?那我們該研究什麼?”葉知秋一愣。

柳雪微笑:“我們找到這張畫,然後從畫卷研究。納天地於掌,才能看見全局,一目瞭然。”

葉知秋點點頭:“這張畫,該怎麼找?”

“這要看你的神通了。畫卷一定埋在這一片大山裏,你仔細搜尋,發現可疑的地點,我們再慢慢參詳。”柳雪說道。

“好,我利用五行大遁,鑽地下看看去!”葉知秋說道。

“行,我在這裏,繼續推算某些細節。”柳雪說道。

夫妻倆分頭行事,一個繼續演算,一個到處尋找。

五行大遁之,有土遁之術,葉知秋原本所學的遁術,更高一籌。

葉知秋利用遁法,在地下鑽來鑽去,結合遊神御氣之術,對這片大山的地下部分,進行地毯式搜索。

但是葉知秋的遊神御氣,在這裏顯然受到了限制,尤其是山谷的地下。

神思放出,搜索範圍非常有限,只能抵達周身數丈的距離。(7.16日,第二更。) 好在葉知秋能吃苦,不斷地換地方搜索,穿山甲一樣鑽來鑽去,樂此不疲。

柳雪看着鑽來鑽去的葉知秋,也有些歉意和心痛,嘆息道:

“如果小太歲在這裏好了,可以頃刻間找到我們所要的東西。他的鑽地之術,是天生帶來的本事。”

小太歲是土精,遁入土,便好似魚兒如水。

即便這裏有陣法禁制,也難以束縛小太歲的本性和本能。

“我先試試看,實在不行,回去青丘狐國,把小太歲請來。”葉知秋應了一句,又鑽進了地下。

……

從午折騰到下午三點,葉知秋終於再次冒頭,叫道:“雪兒,地下有發現!”

柳雪驚喜,急忙問道:“在什麼地方?”

葉知秋歇了一口氣,說道:

“在地下十來丈的深處,有倒塌的建築,好像是地震遺留的廢墟。廢墟里面有很多人骨,都已經枯朽。我覺得那張畫,在那一片廢墟里面。不過我沒有展開搜索,先來跟你說一下。”

“那應該是了,知秋你休息一下,再去尋找。” 有本事你打我呀 柳雪說道。

葉知秋點點頭,坐下來休息。

一刻鐘過後,葉知秋再次遁入地下,展開更加精細的搜索。

這次很順利,傍晚時分,葉知秋忽然冒出來,手裏拿着一個小小的包裹,笑道:“雪兒,鬼市圖來了!”

柳雪驚喜,急忙迎去,接過了包裹。

葉知秋說道:“包裹裏面是一個畫卷,鬼市的畫卷,原本掛在一座廢墟的牆,鬼氣森森。我擔心這東西不能見陽光,所以包了起來。”

柳雪點點頭,緩緩打開包裹,笑道:“知秋你猜,夏道長和許佩加,還有蔡光輝他們,會不會都在裏面?”

“都在裏面,我已經在畫面,看到他們了!”葉知秋說道。

柳雪一笑,走到背陰處,緩緩展開了畫卷。

畫卷很簡單,一尺寬二尺長,面是一副元宵夜市圖。

圖畫裏的人物都非常小,密密麻麻,卻一個個栩栩如生,面目清晰可變。

夏偉玲和許佩加蔡光輝,都出現在圖畫,只不過全部定住,不在走動。

圖畫的材料非紙非絹,拿在手裏非常柔軟,卻又給人一種堅韌的感覺。

柳雪反覆打量,反覆探查,說道:“這是一個以小容大的陣圖,非常神,可以把人和鬼,困在裏面。知秋,我們這回,真的是遇到寶貝了。”

葉知秋盯着許佩加等人所在的位置,說道:“我現在在想,怎麼才能把小師妹她們放出來!”

“背後有字……”柳雪翻看圖畫背面,說道。

葉知秋湊去看,背後果然有幾行小字,正是唐代的楷書,清晰可辨。

面寫的是:

貞觀四年元之夜,三道巷方圓十里,天崩地裂,黎民瞬間斃命,魂魄不散,遊聚此地。餘念遊魂之苦,乃作元夜市圖,收萬鬼於畫圖,令彼等忘卻寒暑甲子,永記元夜市之樂。

此圖古所傳,來處不明,可隨心所欲,收萬物於其。餘以爲玄之物,不可落於邪人之手,故從不敢示人。今長埋於此,以陣法隱之,非天大機緣者,不可得也。

落款處有印章,果然是袁天罡的私印!

但是關於圖畫的使用方法,面卻沒有說明。

葉知秋驚愕不已:“果然是袁天罡留下來的東西,可是根據面的說法,這張圖畫,來自於古,袁天罡也不知道具體來歷……”

柳雪反覆打量,說道:“一開始的時候,是這麼一塊布,面不是這樣的圖畫。應該是袁天罡,在面畫了元夜市圖,變成了現在的樣子。”

“現在,怎麼把夏道長她們放出來?”葉知秋問道。

柳雪拿着圖畫使勁抖了抖,沒效果。

“雪兒,用須彌芥子陣,將之放大,行不行?”葉知秋又問。

“不行,我們目前還達不到這個道行。”柳雪搖頭。

葉知秋不相信,接過圖畫放在地,以須彌芥子陣催動。

果然,圖畫有感應,一陣亂抖,卻沒能放大成功。

葉知秋自己也感覺到,道行差了很多,根本不像催動大印那樣隨心所欲。

柳雪皺眉沉思,忽然眼神一亮:“知秋,你反捲圖畫試一試!”

“不會這麼簡單吧?”葉知秋一愣,有些不大相信,但還是隨手將圖畫緩緩反捲!

果然沒錯,反捲圖畫也不行,畫的人物,還是下不來。

葉知秋頭大:“這有些麻煩了,得到了陣圖,卻不會使用。難道,是我們道行不夠的原因?如果一輩子打不開陣圖,小師妹和夏道長蔡光輝,豈不是要在裏面呆一輩子?”

“袁天罡當日的道行,不會你高。所以,催動元夜市圖,一定是有咒語的,只是我們不知道而已。知秋,你把畫卷展開,鋪在地,我再進去走一走。”柳雪說道。

“那我們一起進去吧。”葉知秋說道。

“不行,必須有人在外面看守,否則很危險,弄不好,我們全部出不來。還有,我進去以後,你不要近距離觀看,以免影響陣圖的運行。”柳雪說道。

葉知秋沒辦法,只好照辦,將圖畫放開鋪在地。

“你退後兩丈。”柳雪又說道。

葉知秋點點頭,依言後退。

柳雪展開遁法,忽然飄向圖畫。

葉知秋在一邊看着,見到圖畫猛地放大,將柳雪吞了進去,又縮小爲原樣,安安靜靜地躺在那裏!

“雪兒!”葉知秋難免有些擔心,搶去查看。

只見柳雪也出現在圖畫,還是次進去的位置,在畫舫的尾部甲板。

只不過,柳雪也站着不動,形象定在圖畫!

“完了完了,一起被定住了!”葉知秋欲哭無淚。

忽然想起來,雪兒不讓自己近距離觀看,於是,葉知秋又向後退去。

這時候,已經是黑夜降臨了。

葉知秋退開十來步,再定睛去看圖畫,更是驚愕!

只見圖畫面的鬼市又動了起來,點點花燈,正在盈盈放光!

而且隱約可見,柳雪和夏偉玲等人,都開始了行走,在鬼市逛街!(7.16日,第三更。)

——鬼市這部分,明天寫完了,進入新的情節。

b 不僅僅是柳雪和夏偉玲等人,還有鬼市面所有的人,全部動了起來。手機端

也是說,這個鬼市,又開始正常運轉了。

詭異的是,葉知秋只要走近圖畫,畫面會靜止;

一旦遠離,鬼市會運轉。

葉知秋嘆了一口氣,自語道:“這尼瑪見鬼的鬼市,本寶寶已經徹底沒有辦法了!”

話音剛落,圖畫忽然放大,一陣光影陸離,柳雪帶着夏偉玲許佩加和蔡光輝,施施然走了出來!

洪荒之逍遙小劍仙 “雪兒!”葉知秋大喜,急忙迎去,一一招呼:“小師妹,夏道長,你們終於出來了!”

“師父,我也出來了。”蔡光輝咧嘴笑道。

“你出不出來,無所謂。”葉知秋也不看蔡光輝。

蔡光輝也不以爲意,依舊咧嘴傻笑。

“葉師兄,原來你也進去過鬼市,這鬼市,到底是怎麼回事啊,好神!”許佩加很興奮。

“我也沒搞明白啊,雪兒正在破解這個迷局。”葉知秋說道。

“大家不要急,很快,我會破解出來。”柳雪說道。

衆人點頭,圍着元夜市圖坐了下來,共話別來之情。

夏偉玲說道:“西川一帶的鬼患,基本已經克定,只是知秋的兩個鬼王,收鬼太多,隊伍龐大行動不便。地藏王找過我們,要我們將那些鬼兵,送回冥界,以免影響人間道的風氣……”

葉知秋皺眉:“現在送回冥界,算什麼?”

夏偉玲說道:“地藏王的意思是,鬼兵還是歸你管理,重建冥界,你自己挑選十殿冥王,按照原來的建制和規模和職能,讓冥界重新運轉起來。”

柳雪卻搖搖頭:“斗轉星移即將開始,現在把鬼兵送去冥界,到時候也難逃一劫。所以,重建冥界,必須等到斗轉星移之後。”

“雪兒說得對,我們先不考慮冥界的事。”葉知秋點頭。

夏偉玲點點頭,也無異議。

許佩加說道:“只是兩個鬼王的部下,終究要有個安排。”

柳雪指着元夜市圖,說道:“等我把鬼市的玄機完全破解出來,好辦了,那些鬼魂,都可以全部收進來。甚至,我們可以在元夜市圖裏,重建一個嶄新的地府,打通魂魄輪迴之道。”

夏偉玲連連點頭:“如此甚好,真的可以實現,倒是萬靈之福。”

“你們先聊着,我再進陣圖裏看看,或許從裏面,可以找到有價值的東西。”柳雪說道。

衆人點頭。

百鬼夜宴圖 葉知秋也想去,但是柳雪不讓。

衆人稍微退開,讓柳雪施法。

柳雪施展遁術,再一次進入鬼市,繼續研究去了。

左蘇 葉知秋和夏偉玲許佩加,繼續敘話,徹夜暢談。

……

天明時分,柳雪飄然而出,神采奕奕,面帶喜色。

“雪兒一定有大收穫!”夏偉玲笑道。

柳雪點點頭,說道:“沒錯,我在裏面找到了一些古蝌蚪咒語,想必是控制圖畫的。”

說着,柳雪亮出了一個拓片,面果然是彎彎曲曲的古蝌蚪。

葉知秋等人,全都不認識。

“這是什麼咒語?翻譯出來沒有?”葉知秋問道。

夏偉玲很自覺,轉身走開,笑道:“這是你們的寶物,我回避……”

“夏道長見外了,這些咒語不是掌控陣圖的關鍵,關鍵是修爲。”柳雪說道。

“那我更不用聽了,反正我的修爲也不夠。”夏偉玲笑道。

柳雪搖頭一笑,聽之任之。

許佩加並不避嫌,反而笑道:“雪兒姐姐,快把咒語告訴我,我來試驗一下這個陣圖!”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