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慕容潔也在這時轉頭朝着她看了過去,輕嘆了口氣後,走到了她的身邊,把她拉了起來,往房門外拉了出去。

我也趕緊跟着一起走了出去。

心裏也着急。

已經發生了命案,而且還是他殺。慕容潔的弟弟也在這裏面,自然就代表他已經陷入了危險了。

把小神婆拖進了房間後,她安靜了一些。

慕容潔則想也沒想,開口大聲呼喊了起來,“小杰,小杰!”

喊了許久,沒有任何人迴應。慕容潔的臉色也越來越難看了。

“去找吧,這棟樓也沒有多少房間,我們三個分開一起找,花不了多少時間的。”停下來之後,慕容潔又趕緊向我說道。

我當即點下了頭。

“別,別啊!”眼見我和慕容潔個自瞅準了一個方向分開,小神婆着急的喊了起來,“這裏都已經發生了命案了,分開找人不太好吧?”

命案是真的?

但是現在的情況來看,倒是真沒有什麼好怕的。

死掉的人被人殺死後又僞裝成了他殺,至少說明兇手不是一個蠻橫,孔武有力的人。小心一點是構不成威脅的。

況且其實我還有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沒有告訴慕容潔!

那死者死掉的時間肯定不止一天了。

而屍體還沒有什麼變化是因爲已經到了秋天了而已。

也就是說,兇手很有可能早就已經離開了。

我沒說,慕容潔不知道,這神婆當然也不知道。

她好像又已經嚇得說不出話了,留在這裏也不行。

於是我嘆了口氣,“你跟着慕容潔。”

小神婆看了慕容潔一眼,但很快又看向了我。

我立馬白了她一眼,“慕容潔是警察,可以打十個我,跟着她不會有事!”

一聽這話,小神婆以極快的速度跑到了慕容潔的身邊,伸出一隻手死死地抓住了慕容潔的一隻胳膊。

這棟樓左右兩側各有一個向上的樓梯。

我向慕容潔使了使眼色後,立馬朝着左右兩側分開尋找了。

一個又一個房間的尋找。

很快,第一層樓的所有房間就找完了。

不見一個人。

我又很快跑到了第二樓。

朝着另外一側看了一眼,正好看到慕容潔拉着小神婆也上了第二層。

她也朝着我看了一眼。

沒有說話,我立刻鑽進了房間。

第二層的房間和第一層的房間也一樣,只有幾張牀而已。

然而一進屋,我的眉頭就不由得狠狠地皺了起來。

屍體!

在房間內的一張牀上,也躺着一具屍體!

只是這屍體已經面目全非了。

表皮已經腐爛了!

可是卻不是自然腐化的!

因爲沒有腐臭的氣味傳出,而且連屍體表面的衣服也腐爛了。

從情形上看,應該是某種東西倒在了屍體上,把屍體連衣服都腐噬了。

但這並不是屍體最奇怪的。

屍體最奇怪的地方是——屍體沒有頭!

這一刻我的心臟猛地狠狠跳了一下。

這屍體是男性的,沒有頭!我幾乎下一意識的認爲這具屍體可能就是慕容潔的弟弟的。

頓了一下,我連忙朝着屍體走去。

“呀!”可還只是走了一步而已,一聲十分高亢的大叫傳了出來。

這是那小神婆的聲音。

我本能的想要轉頭跑出去。

但很快又停了下來。

只有那小神婆的聲音,慕容潔的沒有傳出來。

我立馬就想到了,慕容潔和小神婆肯定是也發現了一具屍體,而不是遇到了什麼危險。

心中的擔憂消失了,鬆了口氣之後,我還是趕緊走了出去。

我只看過小杰的面相,如果沒有頭我是認不出來的,只能把慕容潔叫過來。

出了門,我快速的跑着。一邊跑着,一邊透過窗戶朝着身邊的屋子裏看去。

很快就看到了慕容潔所在的房間。

神婆又跟之前一樣,被嚇得靠着牆才能站得穩。

當然,又已經在顫抖了。

我看了她一眼,無奈的搖了搖頭,然後快速的走進了房間。

頓時,我眉頭一皺。

和我的那房間裏看到的一樣,在牀上躺着一具無頭屍,而且衣服與皮膚也跟之前的一樣,一併腐噬了。

同樣是個男屍。

我的心裏咯噔咯噔直跳着。

直到我走到了慕容潔的身邊之後,她站了起來,轉頭看向了我,長長的呼出了一口氣。

看來這具屍體不是小杰的了。

雖然很不想讓慕容潔剛鬆一口氣又得擔心,但我還是開口向她說道,“我那裏也發現一具屍體,無頭,男屍!”

慕容潔如同我想象的一樣,猛地一震,臉色發白。拉着我的手往外跑去,“在哪,快帶我過去。”

“別去看了吧!”慕容潔纔剛把我拉出門,小神婆的聲音便傳了出來,“你的弟弟現在肯定不會有事的,那具屍體肯定不是你的弟弟!”

可我們哪裏會管她的話。

很快我就帶着她跑到了我發現屍體的房間,慕容潔先是怔了一下後,然後快速地走到了屍體旁。

她快速的挑了幾個重點的地方看了一眼,轉過頭鬆了一口氣,“不是,不是小杰!” 慕容潔擡手在胸口重重地拍了拍,一臉慶幸。

“再找,再找!”不過她很快又變了臉色,向我催促道,說罷連忙轉身朝着屋外走去。

“等一等!”我趕緊叫住了她,見她一臉疑惑,我連忙解釋,“把你弟弟身上有什麼特徵告訴我,免得再找到人之後我又要去找你。”

雖然這話不怎麼好聽,但不得不問。

連續三人的屍體,其中兩具無頭屍,不得不去懷疑還有剩下的死者。

最主要的是慕容潔的弟弟的確是沒有找到,這就不能排除之後可能會找到小杰屍體的可能性。

“我弟弟的腳底板有三顆痣,呈等腰三角形。”慕容潔想也未想,當即開口。

“等腰三角形?”我怔了一下,有些沒有反應過來。

“就是三條邊差不多長的三角形!”小神婆不知道什麼時候跑了過來。她的臉色依然發白,估計是害怕一個人呆着所以才跑過來了吧。

我們剛剛說的話她也聽到了,於是開口道,“你弟弟命勢不俗啊,三顆痣代表天地人三才,腳踏三才,將帥之命。嘖嘖。”

說着她又看向了我,“要真像你說的,能度過三次大劫,日後肯定是一飛沖天啊。”

“行了,別再說這些有的沒的了,真有這心思,跟着一起找人!”我說完後,跟着慕容潔一起出了門。

還是和之前一樣,分別朝着兩個方向開始搜索。

這棟樓一共是四層。

本來我們就已經到了第二層了,剩下的兩層很快時間我們又搜索完了。

當搜完了我那一側最後的一間房之後,我在空蕩蕩的房間裏嘆了一口氣。

第四層倒是沒有什麼了,不過在第三層的時候,我還是發現了一具屍體。

同樣無頭,而且屍體表面嚴重腐噬!

只不過是一具女屍,有很明顯的女性特徵。自然也不可能是慕容潔的弟弟了,所以發現之後我也沒有驚動慕容潔。

在看到這具屍體的時候,我其實試着開始檢查屍體了。

但很可惜,屍體的腐噬程度實在是太嚴重了,根本就檢查不出什麼。

甚至連死者死亡的時間也只能看出是在兩到三天,而無法確定是多少個小時。

只能確定天數,這對於想要細緻的調查就沒有多少意義了。

又瞟了這最後的房間一眼,我轉身走出了屋外。

“曌遠,曌遠!”剛走出去,慕容潔的聲音就傳了出來。

轉頭看去,正看到她也從一間房子裏跑了出來。

她的臉色十分焦急!

不是絕望,不是痛苦!

而她跑出來的房間也應該是她找的最後一間房間了。

也就是說,沒有找到她的弟弟?

不管是屍體還是人都沒有找到!

只不過我還看到她的手裏抓着一個東西,暫時看不清。

而依現在的情況來看,這東西應該是和她弟弟有關了。

稍愣了一下,我擡腳朝着她走了過去。

“沒有找到我弟弟,沒有屍體,也沒有人!”果然和我料想的一樣,一走到她的跟前,她就立刻向我說道。

剛說完,她就把手裏的東西向我遞來,“不過找到了這個!”

我這纔看到,這原來是一個本子。

疑惑地接過了本子,我一邊翻着,一邊嚮慕容潔說道,“我在第三樓發現了一具無頭屍體,不過是女的。”

“我也在第三樓發現了一具無頭女屍!”慕容潔也趕緊向我說道。

死掉了五個人!至少還有一個失蹤了?

當然,可能也不止一個。不過這不是什麼大問題,只要等會兒出去後問那守門的大叔,到底有多少人進來過就知道了。

心中沉吟了一聲,我翻開了本子。

這本子是新的。

第一頁就寫了字。

而寫的是一張時間表!我粗略的看了一下,這張紙上記錄的是發現死者屍體的死亡時間以及一些古怪事情的時間記錄。

我本來還想要仔細地看一眼。但慕容潔的聲音立刻就傳了出來,“上面的字跡是我弟弟的。”

我的眉頭稍稍的皺了一下,她接着向我說道,“你看看最後一頁。”

慕容的表情十分嚴肅,我也不敢浪費時間,連忙翻到了最後一頁。

在我翻到最後一頁的那一瞬間,我的頭皮一麻!

前面那一張時間表上還看得出來是用筆寫的,可這最後一頁的字卻是鮮紅鮮紅的,隱隱還能有淡淡的血腥味傳出。

這一頁的字,是用血寫出來的。

而字的內容更是讓人觸目驚心!

“她來了,她來了,她來了,她來了……!”整整一頁,就是不斷的重複着這三個字。

在最末,‘她’字還沒寫完。那‘女’字的部長長的拖着!

似乎這最後一個字還沒寫完的時候,寫字的人就被什麼給拖走了。

“她來了?”我全身心都在這一頁觸目驚心的字上,小神婆的聲音突然傳了出來,嚇了我一跳。

偷偷地在心裏吁了一口氣,我忍不住轉頭瞪了她一眼。

可她卻完全沒有理我,略微吃驚的開口道,“女字旁的她,是個女的啊。肯定是那個女鬼。”

說着,她轉頭看向了慕容潔,“女鬼抓他去成親了。”

說罷,她又打了個哆嗦,“那些人,肯定是那個女鬼殺的。大小姐,你弟弟的運氣不錯,是被女鬼看上了。再加上我作了法,現在肯定還沒事。”

慕容潔敷衍的點了點頭,嗯了一聲後,向我說道,“怎麼樣?你有沒有頭緒?”

我關上了本子,略微的點下了頭,“有點吧。”

“死了五個人,可你弟弟卻不見了,這本子又能證明他來過這裏。”我瞟了一眼身邊的神婆,道,“這小神婆多少說得對,你弟弟應該還沒死。”

慕容潔鬆了口氣,但很快又緊接着向我道,“有辦法嗎?要搜查這裏嗎?要是想的話,我找個地方打個電話,叫些人過來。”

看慕容潔這駕勢,好像只要一句話她就能叫過來很多人過來。

我本想點頭,但很快又搖起了頭,“等我們先查過了再叫人,人多可能還會破壞現場。”

“這麼大的地方,我們幾個查?”神婆大吃了一驚。

“只查屍體!”我轉身帶着朝着樓下走去,“屍體被破壞得這麼嚴重,兇手肯定是想要掩藏什麼或者藉此幹什麼。查完屍體就讓人過來幫忙。” 慕容潔輕輕地嗯了一聲,便跟着我一起以極快的速度朝着樓下跑去。

小神婆‘呀’地驚叫了一聲,也跟着我們一起往樓下跑着,一邊跑一邊還在喊,“喂喂,你們兩個等等啊。那是具屍體,不是活人! 異世漫游指南 你們不怕啊!”

“你不是會驅鬼作法嗎?你連鬼都不怕,還怕死人?”我好笑地向身後的神婆喊了一聲,而後也不管她了。

我們以最快的速度跑到了我們鑽進來的那間房間。

大略的看了一眼這屍體後,我便走了過去,開始檢查。

小神婆也在這個時候跑了過來,不過她沒有進門。靠在門口,吃驚的看着屍體,然後聲音略微顫抖地向我問道,“你到底是怎麼知道他死了?而且還這麼肯定是被他殺僞裝成了自殺?”

我瞟了一眼門口的小神婆,看到她的臉色白得難看。我知道她是在怕。

一是怕屍體,二恐怖是心裏作祟,在想是不是鬼怪所爲。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