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看着迷迭之翼快速的生長,他薄脣慢慢扯出一抹陰冷的笑意。

蘇紫陌一邊躲避賀蘭君的攻擊,一邊快速的釋放迷迭之翼。

若是庚樂羽看不到賀蘭君會怎麼樣?

事實證明,自進入結界以後,賀蘭君的速度減慢了很多。

賀蘭君不能死,這是蘇紫陌心裏篤定的。

很快,上千條迷迭之翼把蘇紫陌和賀蘭君嚴嚴實實的包在一個空間裏,紫色的花朵一簇簇的,美得讓人移不開眼。

蘇紫陌懸飛在半空,一身紫色的衣服衣袂飄飄,勾勒出她那完美的曲線。一頭潑墨一般的長髮隨風飛揚,那一雙如星辰般的眸子,緊緊的鎖住賀蘭君呆滯的目光。

“賀蘭君,你清醒一點,不要被人控制了神智,你可是妖月族的聖主。”

“該死!”

巫族的禁地裏,庚樂羽怒吼一聲!撤回自己的修爲。

“這個該死的蘇紫陌,居然會想到用她的迷迭之翼來阻斷本座對賀蘭君的控制,到底還有什麼是她想不到的?”

庚樂羽雙拳緊握得咯咯作響。

“族長,那今天的計劃是不是又要失敗了?”

紅嫣快速的問道,這個蘇紫陌怎麼這麼難殺?

“閉嘴,剛剛本座收回玄氣的時候,看到不遠處有一個白色的身影,看他的樣子應該是在找機會。”

庚樂羽突然冷冷一笑,至少他們的目標是一樣的,既然這樣,那他就幫他一把,以後見面也好讓他欠自己一個人情。 “族長,那個人是……。”

紅嫣不敢說出名字,她怕庚樂羽憤怒起來,一拳把她打出禁地。

“除了他還會有誰?本座很瞭解他的性格,爲了能讓穆欣妍那個賤人心甘情願又一心一意的跟他在一起,殺穆欣妍女兒的件事情他絕對做得出來。”

沐瑯豫有極強的自控力,哪怕是在痛苦,也不會發出半點聲音,可面對失去穆欣妍的痛,確是他承受不了的,所以他纔會選擇沉睡了這麼多年。

只是這段情對她來說,每每想起來,依然痛得難以忍受,似乎整個身體都處於煉獄之中似的痛。

庚樂羽再次凝聚玄氣,合着十二銅人的玄氣,再次注入天烏里。

明月山莊裏。

尤溪的力量瞬間暴漲。

木榆天尊瞬間被震飛出去。

碰巧,蘇齊也在這個時候出了乾坤藍寶瓶。

蘇齊又把木榆天尊的放入溫泉裏纔出來。

慕容邵峯因爲之前剜心之痛,傷口還沒有完全癒合,現在又全力廝殺,他玄魂階巔峯的修爲已經快支撐不住了。

朱巖看着他們的情況,心急如焚,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以他的修爲,想要靠近他們都很難。

而蘇齊,四處看了看,沒有看到她孃親的身影。

卻看到院中突然多了一個紫色的花球。

他老孃去哪裏了?怎麼不見了?

蘇齊心急如焚的跑到蘇櫟身邊。

“哥,孃親呢?”

蘇櫟指了指迷迭之翼的花球。

“孃親獨自帶着賀蘭君用迷迭之翼把他們裹在裏邊了。”

“哥,孃親不會有事,現在有事的是你,齊兒先送你去療傷,你的五臟六腑被震傷了。”

“不,我不去,我要等孃親出來。”

蘇櫟的脾氣很固執,看不到他孃親安全的出來,他什麼都不願意去做。

“哥,你別這麼固執,先去療傷,齊兒在這裏等着孃親出來。”

蘇櫟突然看向蘇齊。

“齊兒,哥哥知道孃親在沒有破了詛咒之前是不會讓自己有事的,可哥哥心裏擔心,等孃親安全出來以後,我就去療傷。”

夜輕寒一看,雙眸裏泛着水霧。

這櫟兒這固執的脾氣,和沐雲軒有得一拼。

蘇齊看向沐雲軒他們,依然被數把金刀糾纏着,速度快到讓人眼花繚亂。

他擡眸看着夜輕寒,問道:“夜叔叔,這要打到什麼時候,再這樣打下去,天都快要黑了,難道就沒有什麼辦法可以制止嗎?”

夜輕寒搖了搖頭。“沒有,天烏的力量很強大,除非等到他們的修爲耗盡,纔會停下來。”

夜輕寒知道,不管是庚樂羽還是十二銅人,他們是人,不是神,玄氣不可能源源不斷的。

“邵峯,雲軒,你們先撐住,應該再過半個時辰不到,這股力量就會消失了。”

沐雲軒一聽,還要半個時辰,不行,陌兒等不了那麼長的時間。

沐雲軒雙眸變得陰沉可怕。

他手中幻化出幽冥劍。

“慕容邵峯,退開。”

沐雲軒大喊道。

慕容邵峯一聽,快速地看了他一眼,他白皙的額頭上,佈滿汗水,他已經快支撐不住了,隨即,他快速的推往一邊。 不遠處的沐瑯豫一看,眉頭微蹙,目光閃了閃,他這是要用金龍斬嗎?

太好了,金龍斬的金光,完全可以覆蓋他的玄氣。

沐瑯豫看了一眼那漂亮的迷迭之翼,一抹陰毒的笑容一閃而過。

對於他這樣的過客來說,不知道他目的的人,誰也不會去注意他的存在。

就在沐雲軒使出金龍斬的瞬間,整個明月山莊散發出一道刺眼的金光,耀眼得讓人移不開眼,在場的所有人都低頭躲避這一道刺眼的金光。

一道黑色的玄氣毫無預兆的割斷迷迭之翼直直的朝着蘇紫陌的身體飛去。

迷迭之翼中,蘇紫陌用迷迭之翼包裹住賀蘭君。

想用迷迭之翼的力量讓賀蘭君脫離控制,漸漸的蘇紫陌還是發現?她的迷迭之翼能抵禦這個邪惡的力量。

蘇紫陌額頭上佈滿了汗水,飛舞的青絲粘在她的臉上。

正在她釋放更多的迷迭之翼時,她的背後,一股恐怖的力量卷席而來。

“小心身後!”已經恢復一些神智的賀蘭君驚恐的看着蘇紫陌的身後。

臥槽,蘇紫陌心裏大罵,是哪個卑鄙的王八蛋?居然敢偷襲她。

蘇紫陌正想飛身躲避。

突然,腳就像被人抓住了一樣,讓她怎麼都飛不起來?

“嗯!”

蘇紫陌悶哼一聲,硬生生的捱了這巨大的玄氣。

“噗!”蘇紫陌一口鮮血吐出,眼前一黑,身子直直的往後倒去。

“蘇紫陌。”

賀蘭君想上前去扶蘇紫陌,腦海裏突然出現了一個催促的聲音,他目光瞬間變得呆滯。

“殺了她,殺了她。”

這時,上千條迷迭之翼瞬間枯萎。

蘇紫陌倒在血泊中的樣子瞬間呈現在大家面前。

同一時間,沐雲軒的金龍斬一出,巫族禁地裏的十二銅人和庚樂羽瞬間遭到反噬。

賀蘭君也在要舉刀殺蘇紫陌的瞬間暈倒了。

十三人均不同程度的受傷。

“你們先下去休息。”

庚樂羽吩咐道!

“是,族長。”

庚樂羽笑看着天烏里,看着倒在血泊中的蘇紫陌,在看看那瞬間消失的沐瑯豫。

她臉上的笑容越發的擴大。

脣角的鮮紅的血液,如淬滿了毒的曼陀羅花。

“蘇紫陌,好好的享受一下這撕心裂肺的痛苦吧!即使你能活過來,也要承受比常人更痛的痛苦。”

明月谷裏,修煉完以後的馨兒,在進到山洞的瞬間,看到倒在血泊中的孃親時,她眼淚瞬間大顆大顆的滾落。

“該死!他可真卑鄙!”白傾君怒吼着。

“孃親……”馨兒急步跑過去。

“白爺爺,莫爺爺,我孃親這是怎麼了?”

“馨兒。”

聽到馨兒的哭聲,白傾君快速的轉身去抱馨兒。

“馨兒乖,馨兒不哭,你孃親只是受了一點傷,不會有事的。”

白傾君輕輕拍着馨兒的背。

“雲天,你倒是說句話呀?”

莫雲天卻默默的站着不出聲,只是目光沉痛的看着倒在血泊中的女兒。

陌兒那麼堅強,不會有事的,他在心裏告訴自己,安慰自己。

“陌兒。”

“陌陌。”

“孃親……。”

着急的聲音劃破天際,天際邊的殘陽如血,卻也比不過蘇紫陌身下那鮮紅的血液刺眼。 沐雲軒收起幽冥劍,他因用自身修爲破了十二銅人的玄氣。

幾乎用盡了他周身的玄氣。

“噗!”

他吐出一口鮮血,極力的忍着不讓自己暈過去。

“陌兒……。”

看着離他不遠處倒在血泊中的蘇紫陌,他踉踉蹌蹌的起身,墨黑的黑眸裏,突然爍着巨痛的光芒,直到那抹光芒漸漸的變藍,卻越發的沉痛。

他高大的黑影籠罩着血泊中的蘇紫陌,連影子都那樣的悲痛。

他跪地,如摘膽剜心,一臉悲痛欲絕,修長的大手上還有鮮紅的血液,撕心裂肺的痛讓的手顫抖得無法控制,他輕輕攬過滿身是血的蘇紫陌的抱在自己的懷裏。

“陌兒,不用怕,我來了。”

他湊到她耳邊,輕聲低語着,似乎只有這樣才能趕走他心裏的恐懼。

看着沒有一絲氣息的人兒,他全身如石化了一般,悲痛讓他形成了一股自我的天地,外界的一切與他隔絕,眼中只有懷中的人兒。

“孃親,孃親。”

蘇齊和蘇櫟奔到蘇紫陌的身邊。

慕容邵峯在一旁看着,全身顫抖,早已經寸斷肝腸。

“陌陌。”他雙手緊緊的握成拳。

一口鮮血自他口中溢出,鮮紅的血液讓他臉色更加的慘白。

眼前一黑,人也快速地暈了過去。

“皇上。”

“邵峯。”

夜輕寒急急的喊道,沒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

在看蘇齊和蘇櫟,兄弟兩人早已哭成淚人。

“齊兒,快救孃親,快救孃親。”

蘇櫟急急的怒吼!蘇齊猛的從悲中醒過來。

他快速的從空間指環戒裏拿出一粒丹藥。

可怎麼都塞不進蘇紫陌的口中。

“孃親,你快吃呀!你若是不吃就會痛的,你痛了,齊兒就會心疼得吃不下飯的,孃親……。”

蘇齊伸出小手去掰開他孃親的嘴,哪知蘇紫陌口中一口鮮血吐了出來,嚇得蘇齊手中的丹藥瞬間掉在地上,愣愣的看着那鮮紅的血液不知所措。

鮮紅的血液讓纏綿悱惻的沐雲軒瞬間清醒了不少。

他快速的凝聚玄氣,把自己僅剩的玄氣凝集在手掌,快速的輸入蘇紫陌的體內。

念飛鸞走過來,撿起地上的丹藥擦乾淨,在蘇紫陌的胸口注入了一到七彩的光芒。

蘇紫陌終於把丹藥吃下去了。

“飛鸞姨!我孃親不會有事的,是不是?”

拉回神智的蘇齊聲淚俱下,痛心拔腦,他從來沒有見過孃親流過這麼多血。

“齊兒,你不要太傷心了,你孃親吉人自有天相,不會有事的。”

念飛鸞的聲音剛落,輸往最後一些玄氣的沐雲軒也暈了過去。

“爹爹。”蘇櫟快速的搖了搖沐雲軒的身子,只是他毫無反應。

夜輕寒一看,又暈了一個。

“柳月。”夜輕寒大喊,赫雲霆和默娘都不在家,現在他到成了主心骨了。

柳月帶着幾個姐妹過來。

看着血泊中的蘇紫陌,幾人都不可置信。

剛剛的玄氣波動,她們都知道,可是沒有莊主的命令,她們是不能隨意離崗動手的。

沒想到莊主居然被傷成這樣了。

“快,快,快找幾個人來,把他們幾個昏迷的都擡回去,然後讓人去柳家村把赫雲霆找回來,就說明月山莊裏出了不得了的大事了。” “好!”柳月快速的轉身吩咐人做事情。

晴兒他們也過來幫忙。

晴兒和北冰雅琪去想把沐雲軒和蘇紫陌分開送回去,卻發現,沐雲軒的手緊緊的握住蘇紫陌的手,怎麼都分不開。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