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青雉前輩,每個人身上都有些祕密,我也一樣,我只是一個小小的鬼差,爲了海清和清婉她們,我放棄了另一個等了我好久的女孩而走出古道,去經歷一件又一件事,讓的我成長,也讓的我迷茫起來,如果能重來一次機會的話,我會選擇投胎,不去傷害任何一個人。”

青雉前行着,抓過頭疑惑的看着蘇言,不知道這小子又發什麼神經?

蘇言一笑,然後看着越來越接近的真界,嘆了一口氣:“我已經想方設法將九黎那麼多人給帶了出來,我覺得可以了,也從來不相信什麼責任越大,能力越大的狗屁話,做自己就挺好,沒必要綁着什麼頭銜或者榮譽而去做自己不喜歡的事。”

“你……”青雉欲言又止。

“青雉前輩,接下來你所見到的一切,都希望你能幫我保密,事實上,到現在我都不知道自己是誰,又怎麼解釋身上所發生的一切,但有一點我清楚,我還是我,是當初那個我,這個永遠不會變,也沒人會強迫我做什麼,任何人都不行,包括那五位仙皇。”蘇言看向青雉。

青雉點點頭:“你這是要向我展示自己的祕密了嗎?看起來很大的感覺。”

看着青雉笑着道,蘇言沒說什麼,有些話點到爲止,他也相信,青雉能做到,因爲有些東西不用說太多,自己所給九黎奉獻的已經夠多了,總不能無償的一直被索取。

接出來小夏後,他就想去過太平的舒服日子,其他的,去他媽的。

兩人一直到了九黎真界的外圍,看着面前翻滾的烏雲,蘇言又想起了那個老瘋子和風。

青雉也是看着面前的景象,一臉的悲哀,曾經的家啊,雖然已經下去過一次了,但是看着家門口這般的樣子,還是讓他極爲的心痛。

青雉看向蘇言,這個時候只能用魔靈厄蒼了,不過他很擔憂,畢竟已經發現過一次,這次而去,它一定記得那股氣息,很冒險,但是他欠蘇言的,九黎真界所有復活的那些軍團之人都欠蘇言的,那就只能自己還這份債了。

蘇言舔了舔嘴脣,環顧了一下四周,又看了看青雉,青雉一笑,蘇言然後拿出了徵調令,輸入自己的魂力。

面板上只顯示出了青雉的身份和修爲,再沒有其他人,就說明,古神那邊的人已經撤退了,估計還在第九州找自己。

那就好,他還準備實在不行跑到遠處放出厄蒼,然後將那些人引開在進去呢,如此倒是省了很多麻煩。

蘇言向着青雉恭敬一行禮,青雉嘆了一口氣:“我知道你有祕密,我向你保證,絕不告訴任何人,而且你過你的生活,我也不打擾,我們日後不認識了總行吧,這都什麼小心眼。”

聽到青雉碎碎叨叨後,蘇言露出歉意一笑,然後檢查了一下魔方里的三個金點,只要激活它就會自動剝離位面,只希望能快一點。

最後,他將神識進入到靈籠內,四尊魔靈鬥嗒、噬嗥、厄蒼、桑相閉着眼沉睡着,另一尊火蛙還在轉化,現在在星空外面,估計得好幾年了。

最後,他將目光投向了噬嗥,它的速度是除了厄蒼最快的,還能穿梭空間,應該能省很多時間,厄蒼是無論如何也不能出來了,最起碼目前是。

一方面九黎的那位先民絕對記住了它的氣息,估計一下去就穿幫,二來,厄蒼本就是古神的,容易察覺。

噬嗥就不一樣了,是古神之前沒有控制的,最起碼短時間搜尋不到噬嗥的相關氣息。

然後,在青雉震驚的目光下,以蘇言爲中心的周圍的空間突然凝形,出現了層層鱗甲,青雉更是下意識的被排斥出去,然後看着一頭至少五百丈左右的巨大蠍子就這麼出現,還有這股威壓,至少仙皇。

“這,這是什麼東西?這股邪惡的東西,是,是魔靈?但是爲什麼之前從來沒見過和聽說過?”青雉是真的震驚了,彷彿從虛空中突然融入進來的,他一臉的戒備,等等,蘇言去哪兒了?

化身噬嗥後的蘇言,感受了一下魔靈的穩定程度,然後伸出自己的巨爪看向青雉。

青雉一愣,頓時瞪大了眼睛,我勒個去,如今他敢保證,這就是一頭自己從未聽說過的魔靈。

怪不的蘇言一直讓自己保密,原來他,擁有兩尊魔靈,這、這也太過匪夷所思了。

見到青雉猶豫的樣子,蘇言知道時間不能再等下去了,然後向青雉點了點碩大的腦袋,青雉便明白,這還真的是蘇言。

不過如此一來,正好合適,保命的機會也增加很多,畢竟有厄蒼實在太過冒險了些,想了想一路上和蘇言所說的兵分兩路以及手裏的畫像和地址,青雉走上了噬嗥的手心。

然後蘇言抓起他,義無反顧的衝向了雲層之中,在兩人砰砰的心臟跳動下,再次來到了蜘蛛網般的黑色鐵鏈上,還是和上次一樣,諸多鐵鏈而來,觀察了噬嗥後,便打開缺口,蘇言連忙俯衝而下。

真的矇騙過去了,這讓蘇言頓時安定了許多,最起碼它的識別還是有一定時間的,畢竟不是真正的先民,而是曾經所留的的一份意識。

想來它當初可能也想着,萬一自己當初逃走的六位屬下有人找來守護自己也是極好的,就像赤火真界外面的那位魔靈火蛙一樣。

這次的蘇言沒有去第九號位面,而是直接向地球所在的六百三十七位面而去,當再次從天空聞道那股熟悉的鋼鐵混合味道,青雉則連忙深吸一口氣,上一次和墨凡塵而來,差點嗆死自己。

轟!

蘇言猛的從雲層落入下來,降落在一片正在搞基建的建築羣中央,帶起滾滾塵土,煙土散盡,在陽光的照耀下,噬嗥全身的鱗甲散發着幽芒,腋下的八對巨翼輕輕合攏,巨大的毒鉤讓人膽寒。

原本叮叮鐺鐺,機器亂吼,塔吊而動,運載車而嘈雜的整片建築工地突然安靜了下來,上千位帶着安全帽的工人都呆住了,看着眼前的龐然大物,安靜一片……

我尼瑪—— 整個建築工地安靜一片,所有人在劇烈的震動後,全都看向了那突然出現的龐然大物,這是蠍子成精了還是拍戲在用化妝鏡頭?

是不是有點太真實了。

大概在一年前,電視星陵市上就報道了一個龐大的大蝙蝠出現過,當時造成了很大的混亂,許多人爭先恐後逃跑,車禍比比皆是,索性都只是受傷,並沒有人員傷亡。

最後那隻大蝙蝠只是在出現不久後就突然離開了,雖然有許多人拍攝了照片和人證物證,但是網絡很多人卻說那是PS的假的,甚至有的人在一旁還P了一個奧特曼家族大戰血蝙蝠的圖像。

最後官方也發佈了公告,說是最新技術3D投影,也不真假,只不過在血蝙蝠出沒的地方,被封鎖了,到現在都沒開通,對外宣佈的是發現文物,具體的就不得而知了。

但是,眼前的這個又是什麼鬼,難道在拍電影?可這道具太大了吧,是怎麼突然出現的?自己什麼時候幹活這麼專注了?

在上千名工人和工頭的注視下,巨大的蠍子伸出了一個爪子,爪子上站着一位身着古風,揹着手的中年人。

果然是機械的,竟然能動,難道是直播,博眼球?

年輕人管那人叫什麼,什麼cosplay,這個人的裝扮是真的像啊,完美的與他的氣質合爲一體,彷彿就是一個古人,比那展覽會上的人還要像。

而此刻的蘇言在落地的第一刻,就激活了魔方中的一個金色星點,星點直接消散,同時系統中的聲音開始響起。

“1%、2%、3%、4%……”

蘇言臉色大喜,竟然這麼快,難不成是因爲地球這個位面很小的緣故嗎?不過不管如何,這已經非常好了。

此刻的青雉也知道時間緊張,感受了一下面前這些蜂窩狀的鋼鐵水泥建築裏的普通凡人,青雉連忙拿出蘇言給的紙條和畫像。

“這裏是洛城嗎?”聲音宏達而又不失威嚴,迴盪在所有人耳邊,衆人則眯着眼看向青雉,這擴音器質量真好,竟然不失真,隔這麼遠就像在耳邊說話一樣,尤其是塔吊上的人,對講機都沒這麼清楚。

有幾個人拿起手機開始拍照,也有幾個人透過水準儀和經緯儀看向噬嗥那靈動的眼珠時,臉色頓時一陣雪白,科幻末世裏的場景瞬間浮現腦海,這不是假的,也不是演戲,這是,真的?

他們哆嗦着嘴脣,趕緊不着痕跡的往後退去,這麼大的蠍子,是被化工影響的變異了嗎?

青雉的問話沒有得到任何人的回答,他不由眉毛一皺,五指成爪,一下子將旁邊樓頂上拍照的一個人隔空吸了過來,惹得那人嚇得哇哇大叫。

“本座問你,知道洛城在哪裏嗎?”青雉抓着此人的衣領問道,這個滿臉鬍渣和汗水的中年人,眼珠子一翻就暈了過去。

這都什麼心理素質,我又沒幻化出本體,至於這麼嚇人嗎?

如此奇異的一幕,一下讓許多人愣住了,剛纔沒看錯的話,一個工人是從三十七樓的樓頂一下子給吸過去的,這、這……

許多人都明白了,這隻大蠍子是真的,不是幻象,不是特效,也沒人拍電影。

“妖怪啊——”也不知道是誰喊了一聲,頓時許多人嚇得就開始狂奔起來,尖叫連連。

青雉一陣無語,還想說什麼,蘇言卻擦空着噬嗥,飛向了天空,他記得曾經洛城的建築羣,畢竟那是他生活了二十幾年的地方,只不過從來沒在異地出現而尋找,尤其還是以這樣的高大視覺。

既然已經開始了剝離,蘇言也鬆了一口氣了,直接抓起青雉就離開了這裏,先根據記憶尋找便是。

…………

今日的洛城天氣還是和昨日一樣好,事實上,這些日子的天氣都是陽光明媚,天氣好了,人的心情也會跟着變好。

百川幼兒園,盛夏哄完了最後一個小孩睡着後,便躡手躡腳的出來,自從上一次蘇言離開,到今天已經三年零一個月七天,也不知道他找到那兩個女孩了嗎?

如今的她已經留了長髮,也搬回了昔日兩人的小窩裏,每天下班後,都會認認真真的打掃一遍衛生,或許下一刻門鈴響起,他就回來了呢。

當然了,在這三年裏,她也不乏各種帥氣小夥的追求,但都被她婉拒,就連老園長都幾次給她介紹相親對象,每天拿着各種照片給她看。

今年,她二十八了,距離奔三隻剩兩年,成了別人口中的老姑娘了,熟悉她的人都知道,她還忘不了她死去的男友,可是,那都是六年前的事了。

但只有她知道,蘇言還活着,他答應過自己,一定會回來的。

“小朋友們都睡了嗎?”盛夏坐在滑滑梯上正在發呆,從另一個打掃完了教室的閨蜜謝文櫻拍着後背,伸着痠麻的腰出來。

“都睡了,”小夏露出微笑,往旁邊挪了挪,給她騰了一個地,文櫻直接一屁股坐下。

“好累啊——”

“知道你辛苦了,放學後,我請吃飯,算是犒勞你了,”小夏摟住文櫻的肩膀笑起來。

“好啊好啊,我們還是去福叔大排檔吧,感覺那裏的東西好好吃,又便宜量還足,哎呀不行不行,差點給忘了,今天是週五,我男朋友阿亮要來接我,他最近在考研呢,一直沒時間,好不容易等到週末了——”文櫻一拍自己的大腿,然後有些歉意的向着小夏一嘟嘴。

“對不起啊親愛的,下次,下次我請你,”文櫻拉着小夏的一個胳膊撒嬌起來。

“好好好,那就多陪陪你男朋友,我又不是不明白,不會去當電燈泡的,”小夏笑着說。

“小夏姐,你真好,愛你喲,”文櫻就是在小夏的臉上親了一口,惹得小夏嫌棄不已,兩女像兩個大孩子一般,在滑滑梯上低聲笑着打鬧着。

打鬧了一會兒後,兩女有些累的背靠背在一起,同時盯着一眼望不到頭、看不穿的各種高層建築。

“小夏姐,說實話,你真該找一個男朋友了,總一個人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阿亮有好幾個不錯的朋友,要不我……”

“打住打住,不會又是園長讓你來的吧,放心吧,我自有分寸的,你和阿亮準備什麼時候領證,到時候我來當你伴娘吧,怎麼樣?”小夏岔開話題道。

沒想到文櫻卻是搖搖頭:“我纔不讓你來呢,到時候你這個伴娘把我這個新娘給比下去,我找誰哭去,我打算僱幾個沒我漂亮的,這樣全場的焦點就都在我身上了。”

“你個死丫頭——”兩女又是嘻嘻哈哈玩鬧在一起。 “小夏姐,你還記得江靖宇嗎?”文櫻突然道。

盛夏的手一抖,然後停止了和文櫻的打鬧:“怎麼了?”

“他下個月十五號就要結婚了,虧得之前還向你求過婚,說除了你誰也不娶,這才三年時間,人家就要結婚了,什麼時候訂婚的都不知道,果然印證了那句話,寧可相信這世上有鬼,也不相信男人這張破嘴,除了我們家阿亮,”文櫻又嘿嘿一笑。

對於突然聽到江靖宇結婚,盛夏沒有絲毫生氣,反倒有點輕鬆,畢竟他也已經奔三的人了,自己拒絕了他,他雖說沒有再糾纏自己,但也白白耗費了三年的光陰,這般,對於任何人來說,已經足夠了,是自己對不起他。

如今聽聞他竟然要結婚了,她只有高興,心裏也少了一塊石頭。

這樣纔是最好的。

只能從心底祝福他了。

盛夏雙手託着腦袋,看向天空,萬里無雲,只有豔陽高照,她的心情好了很多。

嗯?

就在這時,遠處天空上突然出現了一個黑點,而且這個黑點越來越大,緊接着,整個洛城開始響起了防空警報。

“那是什麼?”文櫻也是注意到那個越來越大黑點,這是風箏還是有飛機要撞下來了?

兩女蹭的一下站了起來。

…………

是這裏,就是這裏!

看着一些建築開始熟悉起來,蘇言激動的渾身哆嗦,但是具體的的位置卻有些模糊,他的第一印象就是去找自己和小夏那個只有六十幾平米的小屋——榮盛家園。

他發不了聲音,但是抓着青雉的手連忙激動的晃着,把青雉搖的頭暈腦脹,還是讓青雉明白蘇言所表達的意思。

他剛要喊,突然晴天霹靂一聲響,上百條黑色的鐵鏈嘩啦啦作響,以一種極爲刁鑽的速度直接向着魔靈噬嗥而來。

完了,被發現了。

此刻魔方內剝離位面的進程已經到了91%了,再堅持一下,一切就好了,不過那鐵鏈像催命符似的,弄得讓人焦急。

噬嗥怒吼一聲,讓的下方街道的所有人在短暫愣了愣後,就拼命的逃跑。

又發生了,上次是大蝙蝠,這次直接是大蠍子,現在動物界絕對被各種化學物弄得變異了,這都第二個了,下次下水道又會不會鑽出一隻特級大老鼠。

對於未知生物,人們是害怕的,第一印象就是先逃離,等到了安全地段,再觀望、發朋友圈之類的。

眼看着被發現,噬嗥焦急的怒吼一聲,青雉也急啊,因爲這裏已經是那位盛夏的居住之地了。

“誰是盛夏啊?”青雉大聲喊着。

幾道快的鐵鏈猛的而來,噬嗥直接穿梭空間險而又險的避過,一個逃竄,一個追逐。

剝離進程到了95%了,再堅持。

此刻的青雉並不瞭解,經歷了上次三人回來的事,他更加了解這鐵鏈的威力有多大,下一刻,他一咬牙,直接飛離了噬嗥的掌心,反正都已經暴露了,再接不出盛夏,那也太失敗了。

吼!

青雉直接化爲了一頭將近三百多丈的巨大黑龍,仰天咆哮。

“龍,是神龍啊,我眼睛沒看花吧。”

“是我華夏的神龍。”

“拜見神龍。”

“爸爸爸爸,是不是有人把龍珠集齊了,我要許願。”

…………

此刻的青雉可管不了下方一些聽下來拍照和跪拜的人,而是龍嘴開口說話,徹底的迴盪在底下衆多人的耳邊。

“誰是盛夏,蘇言來接你了,請速速獻身,我們的時間不多了——”

不遠處的文櫻和盛夏同時一愣,文櫻更是不敢置信的看向身邊的女子:“小夏姐,龍神大人說什麼?”

小夏卻是明白的,她知道蘇言一定會回來接她的,竟然真的回來了。

此刻什麼也不用說了,她直接從滑滑梯而下,就往門外跑去。

回來了,回來了……

咻!

一道鐵鏈直接從空間而出,青雉連忙去躲,蘇言所操控的噬嗥一把推開青雉,別看青雉的修爲高,但是面對先民的攻擊,噬嗥的感應要比青雉更加的快和準確。

推開了青雉,兩道帶着毀滅性的鐵鏈直接從噬嗥的掌心而過,那股痛入骨髓的觸感,讓的蘇言慘叫連連。

“蘇言——”青雉忙叫道,但也明白,是自己身軀龐大的緣故,他只想着變大了好叫人,沒承想好心辦壞事。

此刻不敢再猶豫,因爲剛纔自己的離開,幻化出本體,天上又有三十多道鐵鏈而下,趕緊變成人身,落在了噬嗥的掌心處。

98%了!

此刻蘇言已經不打算再找小夏了,茫茫人海只會掀起恐慌,他現在已經將這最後的希望寄託在剝離上了。

咻!咻!咻!

此刻已經有兩百條鐵鏈而出,目標全都是噬嗥的要害處,看起來極爲的憤怒。

蘇言抓着青雉不斷躲避,可是那鐵鏈實在太多,加上噬嗥又身軀龐大,時不時從身體各處穿透而過,讓的噬嗥全身千瘡百孔,也讓的蘇言千瘡百孔。

因爲此刻噬嗥就是蘇言,蘇言就是噬嗥。

99%了!

蘇言尖叫着,拼命的躲避。

“再這樣下去你會死的,我們走吧,下次,下次還有機會的。”青雉看着蘇言身上豁大的血洞滿臉不忍。

上次是這樣,這次也是這樣。

“還差一點點了,快呀,快呀快呀!”蘇言無聲嘶吼着,不斷看着星點內的進度和系統的報備聲。

100%,位面移入成功!

隨着這道讓蘇言盼望至極的聲音想起,又一道鐵鏈險而又險從噬嗥心臟處而過,蘇言看了一眼下方的建築和人羣,一把抓起青雉就往天空而去,而後猛的打開一個位面界層,就穿了過去,這讓的青雉暗舒一口氣。

雖然臨來時他已經做好了死亡的準備,但能不死就不死,誰不想好好活着,更何況如今龍域那邊還有了盼頭。

小夏剛跑到街道,和所有人仰天所看到的一樣,離開了,和上次那大蝙蝠一樣,又離開了。

“怎、怎麼回事?”

轟!

蘇言這次直接來到了第九號位面,他想一次性解決掉事情,免得留下什麼遺憾,九號位面充其量頂兩到三個地球位面,既然已經進來了,按照剛纔的進程,加上桑相和鬥嗒兩個,再冒點險,應該也可以,他不想讓清婉失望,不想讓大笨曹瑛郭浩他們成爲先民甦醒後的祭品。

“你又要幹什麼?”青雉一愣,連忙喊道。 蘇言想一鼓作氣,再將九號位面納入魔方之中,此刻降臨下來是一片無人區,原本是可以有時間挨個去找的,但是,怕大家太過分散,萬一有些故人沒在家或者在其他地方又該怎麼辦?

就比如太蒼院的老師曹瑛就喜歡在外面到處溜達,他當時培養自己的目的就是希望可以走出外面去遠觀遊玩的。

與此同時,那上百道鐵鏈也是緊隨而來,在青雉驚恐的目光下,蘇言收了噬嗥,回到靈籠去修復了,取而代之的是魔靈鬥嗒。

青雉看着魔靈鬥嗒出來,直接一個踉蹌,鬥嗒他是見過的,可是,蘇言怎麼會有三尊魔靈?

而隨着鬥嗒出現,那些嘩啦啦而來的鐵鏈彷彿瞬間失去了噬嗥的目標,一個個有些迷茫,猶豫了一會兒後就慢慢撤回到了天上,漸漸消失不見。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