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給你爹服下。”這丹藥,能夠治癒鬼老大的傷勢,但是會讓他終身癱瘓在牀成爲一個活死人。

鬼驍以爲自己的師父心懷仁慈,立馬感謝的接了過來,給自家爹爹餵了下去。

林寒的嘴角陰森的笑容擴散到了極致,他閉着眼睛,嘴角的笑意抑制不住。

吞下丹藥的鬼老大很快醒來了,然而一睜開眼睛,發現自己的靈力完全不能使用了,而且說話都難了,整個人都呈現了垂垂老矣的狀態。

“爹!爹你醒了!”鬼驍高興極了,連忙開口喊道。

可憐的鬼老大,一句話都說不出來,瞪大虎目,一直盯着自己的兒子。

想要說些什麼,始終說不出一個字來。

“謝師父賜藥!我爹爹醒了!”鬼驍連忙感謝。

“……”鬼老大聽到鬼驍話明白了自己周身的一身靈力無了用武之地到底是怎麼回事。

【還有四更,要麼下午要麼晚發,謝謝大家。】 “唔!”鬼老大掙扎的想要爬起來,但是一身靈力盡失,全身的骨頭猶如徹底的老化一般,稍微一動,全身下的關節都在咯吱咯吱的響着。好似老化的機器沒辦法動彈了。

不過這全過程,那鬼老大都用一種無仇視的眼神看着自己,林寒倒是無所謂,鬼老大現在,靈力盡失,聲音也失去了,唯一能夠做的是聽見看見,其餘的什麼都不行。

“爹你怎麼了?”鬼驍也發現了鬼老大的異樣,他慌亂的看着自家爹爹忽然衰老的嘴臉。

“爲師來看看。”林寒開口說了一句。

鬼驍毫不猶豫的鬆開讓林寒去診治自己的爹爹。

【鬼老大,這種靈力盡失,全身動彈不得,不能開口說話的感覺,難受吧?】林寒走到對方的身邊,執起了對的手,假意診脈,一雙黑漆漆的眼睛卻對了對方的眼神,嘴角一揚,開口問了對方這麼一句話。

對方一聽,雙目暴突,那眼神恨不得直接將林寒給撕了。

【看來,你還是不知道自己錯在哪兒啊。】林寒鬆開對方,“驍兒,你爹爹這是氣急攻心,被靈力反噬了,所以才導致了這樣的結果的。”

一聲驍兒,更是直接俘獲了鬼驍的心,從來都沒有人這麼親熱的稱呼過自己。

“那師父,該怎麼辦?”鬼驍眼底還是有着對這個爹爹的擔憂。

“辦法,是沒有了。想要恢復修爲,是不太可能的,他可能一直都是這副的模樣了。”林寒一臉爲難的搖搖頭,有些惋惜的嘆了一口氣。

聽到林寒和鬼驍的對話,鬼老大更是恨鐵不成鋼的瞪着鬼驍。

這個逆子!難道一點都看不出來,自己這是被他給活活氣成這樣的嗎!

“這……”鬼驍有些難過,話始終沒有說出口。

林寒看到鬼驍如此,有些於心不忍。

“師父,你可否離開一下,我有話,想要跟我爹爹說。”鬼驍擡眼看着林寒,開口說了一句話。

林寒點點頭,的確應該給他們父子獨處的時間。

林寒離開,走到了殿外。

他發現,鬼驍爲了以防萬一,還設置了結界。

不過這結界弱的可以,他還是能夠聽到他們父子間的對方。

“爹,這種滋味,你想必不會好受的,對不對?”鬼驍沒有再去理會鬼老大,而是轉身,走向了鬼王寶座。隨後,緩緩落座,以高高在的姿態,看着鬼老大。

鬼老大的眼珠子都快要瞪掉下來了,手心緊握成拳,一副想要活活弄死這個逆子的感覺。

“從小到大,別人都敬我怕我,因爲我是您的兒子。更是因爲您對我的嚴厲教育。但是鬼老大,有的事情,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爲!”鬼驍的那一聲鬼老大,叫的鬼老大直接吐了一口血出來。

這個逆子是什麼意思!

他從小對他的打罵教育都是爲了他好,他現在的意思是不領情,想要把自己往死了逼嗎!

“你殺光了所有當年知道的真相的人,卻還是百密一疏。當年目睹了一切經過的產婆告訴我,其實我娘是不死族的不死鳥,生下了我之後,雖然死了一次,但是又復活了。而你,因爲看不起她是星域下等修行者的身份,直接將她的靈魂抓取出來,轟殺致死。因爲你覺得,一個星域的下等修行者!不配成我的孃親!你讓我喪失了整整一個童年的快樂!

我一無所有,只能依附着你生存!

而我這個你唯一的兒子,從來鬥不過是你爲了爭取面子所用的工具。你將我培育成了陰界最厲害的小鬼王,你卻沒有告訴過我,原來我身負冥火,可以煉丹鍛器。一直以來,你都在將我帶萬劫不復的道路!你讓我沉迷於殺人的快,感,你讓我成爲了你爭取面子的工具!這一樁樁,一件件,我都記在心裏。”鬼驍指着自己胸口,雙眼通紅的看着自己的親爹。

他從小羨慕別的孩子,有娘相伴,有娘疼愛,而他只有一個將他視作掙取面子自豪感工具的爹。他的童年,都是在一次又一次的殘酷訓練度過的。對這個爹,他早已經心生不滿了。

但是他明白,自己根本不是這個爹的對手,所以一次次的,爲了苟活,爲了能夠親眼看着他死在自己的面前,親眼給當年死去的娘一個交代,他要好好的活着,活着看看自負了一輩子,折磨了自己一輩子的男人,究竟會死的何等慘烈!

現在,他看到了。

鬼老大聽完了鬼驍全部的話,身子不由自主的顫抖起來。

猛地一下,一大口黑紅色的鮮血噴出,化作漫天的血雨,緩緩地飄落在地,染紅了這大殿的純白地面。像極了一朵朵致命危險的陰界彼岸花,看的人心顫不已。

林寒目睹了這一過程,忍不住長嘆一口氣。

鬼老大要了一輩子的面子,然後卻死在了自己的兒子手裏,這死的,似乎不冤。

因爲對孩子來說,母親,再不是,也是自己的母親,父親沒有任何的權利,去剝奪了母親的生命,將母親從孩子的生命抽離出去。

鬼驍看着重重倒下,發出一聲沉悶聲響的鬼老大,他已經死的不能再死了。

而他,魂體過世,會從這片星域徹底消失,成爲一道浮雲,徹底的煙消雲散了。

看着漸漸化爲星光消散在自己面前的鬼老大,鬼驍的在眼眶打轉的眼淚,終於忍不住的滾落下來。

從座位跌落下來重重的跪在地,“娘!我爲你報仇了!我爲了當年那個將你殺死的男人,報仇了!”這是鬼驍第一次喊娘,第一次,體會到了,原來,孃的這個稱呼,是這麼的親切動人。

林寒目睹了全過程,轉過身去,一直在等,等着鬼驍出來。

沒過多久,一陣腳步聲傳來。

然後身後的結界被打開,鬼驍出現在了自己的身側。

“師父,謝謝你。”鬼驍冷不丁的開口冒出了這麼一句話來。

“嗯?”林寒有些不解。 “我知道,如若不是你,我不可能依靠氣便能將我爹活活給氣死,爲我娘討得一個公道。 ”鬼驍的話讓林寒的心跳不自覺的漏了一拍。

豪門盛婚:溺寵嬌妻99天 這孩子的心思,怕是和周西寧一樣的清明。他找了四個徒弟,兩個煉丹,兩個煉器,同樣,都是相輔相成的性格,鬼驍的性格,看似粗獷,實則細膩。

“難道你一點都不恨我,恨我和你一起,害死了你唯一的親人?”林寒有些疑惑,如若這鬼老大在鬼驍的心裏一點地位都沒有,鬼驍爲何會落淚。

“恨?怎麼可能,你不知道我是在什麼環境下生活長大的,我所能回憶的日子裏,只有苦,沒有絲毫的甜。唯一的那一點點的甜,都是你給我的。是你讓我明白這世也是有人關心我的。”鬼驍的這一番話說的林寒羞愧難當,他只是想要借他的手鏟除鬼老大而已,沒曾想,卻弄巧成拙,讓他自己另眼相看了。

“嗯,日後跟着我好好的煉器吧!”林寒看了鬼驍一眼,雖然他們的年紀差不多,但是可能是已經爲人父的原因,加鬼驍的外表看起來跟自己的兒子差不多大,所以林寒對鬼驍還是有一些舐犢之情的。

“好。”鬼驍點點頭,跟林寒一起,離開了鬼王府。

將鬼驍送到了藥星,讓林晚楓和司徒信先帶着他學習煉器,他成爲了自己煉器所收的第三個徒弟。

之後,林寒折返了陰界,因爲那本關乎着星域命脈的蒼穹之巔天書還沒有找到。

巧的是,等林寒進入陰界的時候,天色恰好剛剛要亮起來。

在陰界,早晚的區分,是凌晨在陰界空閃過的那一縷陽光,和傍晚在陰界空閃過的那一抹晚霞。這樣能區分出早晚。

林寒剛剛抵達陰界,一束陽光照了過來,直射在了陰界的一處。

催動靈力,林寒瞬間轉移到了陽光所在的地方。

陽光轉瞬即逝,除非是有人專門去關注這個,否則的話,根本不可能有人會出現在清晨第一道陽光灑下的地方。

林寒剛剛抵達那處,發現四周隱隱有靈力波動的感覺。

躲到了暗處,林寒發現,有兩個身影出現在了原來他所在的地方。

“應該是這裏了,沒錯吧!”通過聲音,林寒辨認出了對方應該是那天在茶樓遇到的兩個神域真神。

顯而易見,跟兩個真神去鬥不太理智,而且他們兩個還是一起的。

林寒潛伏在暗處按兵不動。

“地靈說過的話應該沒錯,我來試試看。”對方說完,擡手一指指向了不遠處的那個巨大石壁。

一道寒芒從他的指尖射出,打在了那個石壁之。隨後便是一陣地動山搖,原本平滑的石壁瞬間崩塌下來,這面前的一座大山轟然倒塌,一幅散發着萬張金光的卷軸出現在了天際之,隨後飛入了那個真神的手裏。

林寒雙拳緊握,他晚了一步!

只見那名真神將卷軸打開,卷軸面的字體直接讓那個真神皺起了眉頭。

“需此片星域最強的王者才能打開?”他將面的字體給唸了出來,最後將目光對了自己身旁的那位真神。

“元崇,你怎麼看?”另個真神的名字叫元崇。

“怎麼看?將那個所謂的這片星域最強的強者擊殺,我們成了這片星域最強的強者,想要打開天書,尋找那兩件寶物的線索,不是易如反掌嗎?”對方嗤笑一聲,開口對這個真神說道。

這個真神微微的挑眉,“最強者,不外乎是一些家族的家主,直接殺了吧!反正只是下等星域的下等修行者。”此話一出,伴隨着殺心。

林寒一聽有些炸了,若是六大星球的家族悉數死了,這不意味着他們的星域徹底的沒落,淪爲陰界人手隨便拿捏的物件了嗎?

不行!絕對不能讓六大家族的家主死於這兩個居心叵測的人手!

林寒下了決定,直接通知了白雲皓,因爲他知道,白雲皓跟自己一樣,其實是有着越階擊殺真神階品大能的本事。

還在陪着雅兒吃早點的白雲皓接收到了林寒發來的消息之後,大吃一驚,隨後立馬趕往了林寒所說的那個地點。現在,先由林寒將這兩個真神引過去了再說。

林寒跟白雲皓溝通之後,確認白雲皓已經抵達了他所指定的地方等候自己,對那兩個真神各自打出了一指。

這一指下去,整個山林都震顫了起來,這兩個真神幾乎是即刻發現了林寒的蹤跡。

“小小螻蟻也敢班門弄斧!找死!”這兩個真神,殺心迸出。直接朝着林寒逃走的地方追了過去。不過讓他們有些吃驚的是這小子的速度竟然能夠跟他們這些真神肩!這讓他們不得不重視起了這個憑空冒出來的小子。

等到林寒成功的將這兩個真神帶到指定的那顆廢星時,白雲皓已經在這顆廢星佈下了天羅地。要知道他所佈置的陣法,是跟林寒反覆揣摩出來,足以應對真神階品以的大能。只要他們進入,猶如甕捉鱉。

而他們也顯然沒有意識到這個星域竟然還有陣法大師,直接闖入了廢星之,剛剛落於地面,憑藉着他們敏銳的直覺,發現了這裏不太對勁。

不遠處,一白一黑的兩個少年正背對着他們而立,絲毫沒有任何的慌亂的感覺。

“你們故意引我們來的?”這種種的種種,看起來都像一場場陰謀指向着他們,而他們好像是自動鑽入牢籠的羔羊。

這兩個真神對視一眼之後採取主動出擊,一人對準一個背影,發起了攻擊。

“別直接打死他們了!蒼穹之巔的天書卷軸在他們的身。”林寒在迎戰之前開口跟白雲皓說了一句,那兩個真神顯然沒有想到這兩個小子竟然如此狂妄。

“誰殺誰?還不一定呢!”元崇暴怒!他堂堂神域來的真神大能,如今被一個小小的螻蟻輕視了!這種感覺,可想而知! 這是一場令人窒息可怕的戰爭,一場大戰過後,這顆星球分崩離析,碎裂成無數的小塊。 而白雲皓和林寒也顯然開始有些不利於應對,拿出了一樣丹藥,送入了口。

當丹藥在腹部運轉的那一刻,他們周身的靈力在剎那之間瞬間暴漲。

那兩個真神大吃一驚,他們的兩個的靈力已經開始走下坡路了。

他們想到了速戰速決,所以將所有的戰力頃刻間匯於掌心,朝着白雲皓和林寒的所在的方向打了出去。

白雲皓和林寒合併一擊,直接將這團強大的光芒擊退。這道光芒沒入了那兩個真神的身體之,而在對戰的過程,林寒已經依仗了神偷天賦,將他們身的東西都轉移到了自己的空間裏。

不得不說,不愧是真神階品的大能,好東西很多很多,其在那羣寶物散發着金光懸浮在半空的卷軸,是林寒要找的物體。

成功的將他們轟殺之後,白雲皓和林寒從半空跌落下來,重重的摔在了地。

地都砸出了一個深坑來,過了幾天幾夜,精疲力盡的兩個人才從深坑爬了出來。而此時的他們身的傷勢有些嚇人,林寒掏出了兩枚丹藥,一顆丟到了白雲皓的手裏,一顆塞進了自己的嘴裏。然後急忙將這卷軸給取了出來。

“現在全星域最強的王者應該是你,你趕緊試試看,能不能看到這個卷軸之的內容。”林寒將卷軸遞給了白雲皓,白雲皓是這片星域大家都忌憚的存在。

他應該是這片星域最巔峯的強者。

白雲皓看了林寒一眼,有些無奈的嘆一口氣。

有些人,身負絕佳的能力卻一點都不自知,好氣人啊!

白雲皓接過卷軸,想要展開,可沒想到這卷軸根本打不開。

白雲皓無言以對,低頭一看,卷軸浮現了一行字眼,【你不是本星域最強的修行者。】

“還是你自己試試吧!”白雲皓將卷軸丟會到了林寒的手裏。

“你打不開?”林寒一臉的驚訝,打不開,怎麼可能啊!

“面黃底黑字寫着,老子不是最強的修行者。”白雲皓滿頭黑線的開口。

“難不成我要拿着這天書去六大家族走一遭?”林寒一臉懵逼的看着這個卷軸,開口問了一句。

“找你麻痹!自己打開看看!全星域都找不出第二個像你這樣的妖孽了!額,不對,你兒子也是妖孽!”白雲皓忍無可忍,擡手給了林寒一記暴慄。

這小子是活膩了,還是故意埋汰自己……

真特麼傷人啊!

林寒揉了揉腦袋,有些無言以對,撇了撇嘴,他將卷軸起來,異常莊重的握住了卷軸,然後抿嘴,用力的一拉!

“額……”白雲皓有些驚了,這星域連林寒都算不最強的話,那誰還能當之無愧的說自己最強?

“哈哈!看把你緊張的!”林寒見白雲皓一臉眼睛都快要掉地的樣子,直接樂了。

哈哈笑了出來,然後輕鬆的一拉,這白色的卷軸被打開了。

頓時,白雲皓感覺到了烏鴉從頭頂掠過的聲音。

“二百五!”白雲皓從白妖妖他們那些人學到了不少的現代用語,直接用最直言不諱的一個形容詞形容了一下林寒。

林寒還是有些驚訝的,他以爲偌大的一片星域,他應該算不得最強,畢竟這六大家族的人皆是都是神人大能。他原還在頭疼,若是無法打開,他還要往六大家族跑一趟,挨個來試試。現在打開了,倒也是不錯的。

“這玩意還只是在傳說聽過,趕緊看看,面都寫了什麼。”傳說將這本蒼穹之巔的天書說的神乎其技,還有各種版本的形態,才發現這不過是一本卷軸,卷軸星域很多的。但是外表看起來這麼貴重的卷軸,卻只此一本。

林寒一邊說着,一邊開始閱讀起了面的字。

白雲皓好的湊了過來,兩個人一起看了起來。

在剛剛看到第一行字的時候,林寒和白雲皓同時倒抽了一口氣,然後,嘴角不約而同的抽搐了一下。

【你以爲你打開了這本卷軸是星域最強?哈哈!太天真了少年!】

臥槽!有毒吧!

林寒跟白雲皓開始懷疑人生了,這真的是傳說的蒼穹之巔嗎?

算了算了!繼續看下去!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修煉永無止境。】

屁話!這事不用你說老子都知道!

林寒都想要砸這個卷軸了。

【誠心修煉,你會發現,修煉一道,是何等美妙。】

“老子要撕了它!”看了一大半說的盡特麼是廢話,美妙個屁!

他怕是費盡心思弄了一份假天書。

林寒怒不可遏的要撕了這卷軸,但是被白雲皓按住了。

【少年!都說了,有耐心,有耐心,心急吃不了熱豆腐。如此急躁,怎麼能好好的修煉呢?你不好好的修煉,怎麼成爲最強呢?】

“不行!讓我撕了吧!”耐着性子繼續看下去,這一次白雲皓怒了。

林寒選擇阻止,“咱們別看它廢話,直接拉到最後。”

說完,將卷軸一直延伸一直延伸。

這樣拉扯卷軸的動作足足持續了一個多時辰,才發現這卷軸之寫的都是一些毒雞湯的屁話,看的林寒跟白雲皓都有種吐血三升的感覺。

感覺這是什麼人設下的天大玩笑,是跟他鬧着玩的。

正當兩個人都有些不耐煩想要將其徹底摧毀時,終於,有一行字眼落入了他們的視線。

【好了,你可以許願了。】

……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