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我搖搖頭說:喬拉沒組織沒紀律,不管她,只要沒出事就好。

我嘴上雖然這麼說,心裏卻十分的擔心……喬拉不會是打算單獨幹掉李達開吧?那很危險啊。

好在,我們一直貓到了山下,並且在石銀靠他那雙比挖掘機還厲害的前臂給我們開路,一直挖到了李達開的書房下面的時候,我們始終沒有聽到地面上有什麼動靜……似乎喬拉就這麼輕而易舉的消失了。

大金牙在我的身後,嚷嚷了起來,說:得扣喬拉工錢!

“稍安勿躁,我感覺喬拉不是一個蠢人,她估計埋伏在那個游泳池裏……想爲我們,做毒蜂的最後一根尾刺。”我對大家說。

其實細細想也想得通,北海鮫人是誰?那是鮮卑族訓練出來的戰爭機器,戰鬥素養一定非常高……在這麼高的戰鬥素養下,不可能沒組織沒紀律。

我想,喬拉一定是靠她的身手和水遁陰術,潛伏在那個游泳池裏,如果我們成功擊殺了李達開,她就不用露面了,如果我們沒有成功擊殺李達開,這時候,喬拉作爲毒蜂的最後一根尾刺,會下殺手的。

這叫“伏擊”。

“但願如此吧。”石銀嘆了口氣。

我則把事情,拉回到了主題上,問石銀:這個地道,能不能直接衝出去?

“廢話,還擔心我的專業嗎?”石銀說:我告訴你……這個地方,就在李達開別墅下的十公分處,這“馬溜子”土非常軟,軟得讓馬趴這地上滑行都能弄出一條條的“溜子轍”來。

大金牙問石銀:萬一咱們撞出去,下面是水泥怎麼辦?

無敵雙寶:總裁爹地寵上天 “放你孃的屁,老子對建築瞭解比你深……這木別墅,都是往地上打四根鋼樑,然後鋪一層底木做的房子……這以爲跟你那商品房似的,用鋼筋混凝土那麼沒逼格的材料啊。”石銀頂了大金牙一句。

我讓大家安靜,把頭貼在地道上方的面上,聽着上面書房裏的動靜。

耳朵才貼在面上我聽見了李明富和李達開爭吵的聲音。

李達開正在怒罵兒子李明富:你跟我說什麼?違揹我的意思?如果你真敢走這一條路,再往前走半步,老子就當沒有你這個兒子,直接廢了你!

“可是,人總有夢想的。”李明富爭辯。

“夢想……老老實實的按照老子的路走,那就是夢想……別再胡思亂想了。”李達開越罵聲音越大。

我開頭就知道,李明富想當一個善良的人,想當長江學者那種高級知識分子,可李達開逼着兒子去當黑心老闆,所以,李明富找我幹掉他爸爸李達開。

現在我聽了李達開的話,這傢伙心腸是狠啊……不按他的路走,他就要廢了他的兒子。

對這樣一個開“血腥酒店”害酒店客人,爲達目的,無所不用其極的惡棍,連兒子都能下手的人渣,我不知道留着他的命,到底有什麼作用。

“殺。”我掏出了手機,給李明富去了一條短信。

我趴在土層上的耳朵,清晰的聽見了書房裏有嗡嗡的一聲,接着是一頓雜亂無章的腳步,顯然,李明富已經接到了我的信號,直接離開了書房。

現在,書房裏,只有一個人……就是李達開。

我猛的拍了一巴掌石銀的背。

石銀包裹着手甲的雙手,對着上方狠狠一鑿。

同時,石銀裝着一身的蠻力,直接撞了出去。

轟!

我們幾個,也都依次跟上了,短短几秒鐘,我們幾個人,出現在書房裏面。

書房裏……李達開認出我來了,吃驚的說:你是李善水,還有……還有金牙先生。

“狗賊……當年你沒弄死老子,老子今天來弄死你。”大金牙曾經被李達開差點害死,現在仇人見面,分外眼紅,他一下子,跳到了李達開的面前就是一腳。

不過,李達開一擡手,手裏多出了一杆手槍,黑洞洞的槍口,正對着大金牙的胸口。

這一槍要是摟響了,大金牙非死即殘!

關鍵時刻,鄭子強突然射出了一道琴絃。

鋒利的琴絃纏住了李達開的手腕,一下拉開,直接把李達開的右手巴掌,齊根切斷。

爲了避免夜長夢多,趙長風走上了前,一擡手,活嬰咒直接趴在了李達開的胸口。

“你吸了那麼多客人的陽氣,今天,我就用活嬰咒,吸你的陽氣,直接把你吸死!”趙長風低聲吼了一句後,那活嬰咒,直接張開了大口,從李達開的嘴裏,吸走了一團團白茫茫的氣。

李達開睜圓了雙眼,卻無可奈何,因爲這是他的報應。

十秒鐘的時間……李達開死了,死在了自己害別人的方式上。

一代血腥的富豪,就這麼死在了我們的面前。

大金牙對着李達開的屍體還踹了一腳,衝着他的腦袋,吐了一口唾沫:該,死得活該。

我拉着大金牙,讓他別鞭屍了,速戰速決,趕緊撤,可不知道李達開的那些保鏢,什麼時候還會進來呢。

我們幾人要往地道里面鑽,石銀指着游泳池裏嬉水的豐盈女人們,問我需不需要滅口。

“滅啥口?你真是強盜啊?走吧,她們的事情,李明富會處理好的。”我和李明富合作,這幾個女人,李明富給點錢就打發了,害她們的命,實在不太合適。

我要帶着我的兄弟們,鑽地道,離開這棟別墅呢。

突然,地道里面,鑽出來了兩個男人。

這兩個男人,都拿着手槍,黑洞洞的槍口,指着我們。

與此同時,書房的門再次打開,這會兒,涌進來了十來個人,每個人的手裏,都端着一柄手槍。

而李明富,站在他們中間,看着我們幾個人,詭異衝我們笑着。

“李明富?你爹已經死了,事情辦妥當了,你這是打算幹啥?過河拆橋?”我看着那些槍手,問李明富。

李明富笑眯眯的給手槍上膛,冷笑着對我說:李善水是嗎?我現在可以告訴你了……我從來不想當什麼長江學者,我只是想當一個真正的黑心老闆,黑着良心賺錢的企業家,呵呵。

“你騙了我?也騙了小蝶?”我問李明富。

只是一個高三學生的李明富,推了推他的眼鏡,說:事實上,我父親根本不希望我走他的路,他希望我能夠成爲一個高級知識分子,待人彬彬有禮,爲人善良,呵呵!我看上了我們班的那個妞,我強上了她,這事被我爸爸知道了,他那天下午,差點打折了我一條腿,還警告我,只要我再做一件惡事,就會親手廢了我。

“你爸雖然是個人渣,但是一個好爸爸。”我盯着李明富,說:可惜,有了你這麼一個白眼狼的兒子。 “你爸雖然是個人渣,但他是一個好爸爸。”我盯着李明富,說:可惜,有了你這麼一個白眼狼的兒子。

李明富繼續冷笑,說:我父親可不是什麼好父親,我向往金錢,嚮往地位,嚮往和我父親一樣,走到哪兒都能被人尊敬的感覺,可我那個迂腐的父親,非要讓我去當高級知識分子,呵呵,我必須除了他,才能夠接下這碩大的家業。

他望着我說:剛纔從我父親房間裏面,走出去的七個心腹,都死了……被我的人幹掉了,這個島上,剩下的馬仔,全是我的人。

“哼哼。”我冷笑着盯着李明富:你殺了誰,跟我沒關係,我現在要走了。

“不,不,不!”李明富笑嘻嘻的看着我,言語如同毒蛇一樣惡毒,他說:李善水,你得幫我扛這個鍋啊,我父親,是你殺的,不是我……所以,我要爲我父親,報仇。

原來李明富一直以來把自己假扮成一個“沒有選擇的學霸”,其實就是想利用我或者小蝶的同情心,殺了李達開,這樣,李明富即掃掉了攔路石,又不用承擔“弒父”的惡名。

雖然李達開該殺,可是被人欺騙和利用的感覺,讓我很不爽。

李明富對我說:對了,你知道不?我父親,經常勸我念一手好書,當一個有知識的文化人的時候,他常常對我說——他曾經沒有選擇,現在他有錢了,我有選擇了,所以,我可以當個好人。

“可是,我即使有選擇,我也要選擇成爲一個有錢人,而不是一個書呆子。”李明富的目光裏,綻放出了一抹惡毒,他說:我父親是一個人渣,我比我父親更加人渣,所以,我的家業,會比他更大的。

“哼,兒子下手辦老子,還甩鍋給外人,你可以的。”我對李明富說。

李明富則冷聲說道:是嗎?有誰知道,我父親是死於你和我的合作?在場所有的人,都只看見你和你的朋友,殺了我的父親,哦……對了……還有人知道。

他說完,一擡手:把外面那幾個女人帶進來。

兩個馬仔,把游泳池裏那些嬉水的女人、通過玻璃窗看見我殺了人的豐盈女人,帶了進來。

李明富直接揪住了其中一個女人的頭髮:跪下。

女人哭哭啼啼的,一隻手護住自己的頭髮,跪在地上求饒。

李明富問女人:我爸爸是怎麼死的?

女人擡頭,驚恐的指着我說:少爺,老闆是在你剛剛離開十秒鐘,他就被這一羣人,從地板裏面跳出來,殺掉了。

李明富再次如毒蛇吐信一般,緩緩的對女人說:我一走,這羣人就從地面跳了出來,殺了我父親,你的意思是……懷疑我了?懷疑我和外人勾結了?不然怎麼會有這麼巧的事情,我一走,我父親就被外人殺掉了?

被李明富揪住的女人,立馬意識到他說錯話了,連忙改口:不是,不是,我說錯了,我重新說……重新說。

“機會只有一次,你有正確的話?那對閻王爺說去吧。”說完,李明富對準了那個女人的腦門,就是一槍。

噗!

一朵極其妖豔的血花綻放,血水,濺了李明富一身。

李明富的臉,絲毫沒有表情。

這個高中生,比他爸還要人渣,還要惡毒,惡毒到沒有了感情的地步了。

李達開,怎麼說也是虎毒不食子……李明富完全是兩面三刀,六親不認。

李明富開槍打死了那個說錯話的女人,接着又揪住了另外一位穿綠色泳裝的女人,問:我爸爸怎麼死的?

“老闆,老闆是……。”那女人估計還在想着怎麼編瞎話呢。

結果李明富十分不耐煩的說道:算了算了,女人辦不了重要的事情,說話吞吞吐吐的,留着你們也是個定時炸彈,還不如一起送你們上路呢。

他擡手連續打了好幾槍,那幾個穿着泳裝的女人,倒在了血泊中。

剛纔我們不願意當強盜去滅口的那幾個女人,此時,都喪生在了李明富的槍下。

我發現李明富真是個鐵石心腸,拿人的命不當命,他殺這幾個女人的時候,真心沒有任何的情緒波動。

石銀盯着李明富罵了一句:草你奶奶,老子一直都覺得我夠心狠手辣了,你特麼比老子還心狠手辣?你鬼都不如。

“哼哼。”李明富的嘴角,掛上了一絲絲壞笑,對石銀說道:別嚷嚷了……我知道,你們這幾個人,很有本事,可是再有本事,你們也走不了,這裏有十幾把槍,隨時都能要了你們的命。

他說完,又衝我說道:李善水,知道嗎,在你說你上島了的時候,我就知道你們的方位了。

他指着窗戶外的天空說道:看看……外面有一個航拍器……你們上島之後的任何一個動作,我都瞭如指掌,在你們挖地道的時候,我的人,已經偷偷跟着你們下地道了。

“死,是對你們這些人智商的懲罰,誰讓你們傻呢? 獵愛遊戲:首席,別玩了! 誰讓你們被我當槍使呢?”李明富說:我爲了殺我的父親,我願意給女鬼下跪,願意演一出苦情戲來感動你……現在,我要送你上路了,對了,我得對你說一聲謝謝,我在動了殺我父親念頭的時候,一直在找殺手,可是有些人有本事卻沒膽色,有膽子的人沒本事,你們是最合適的人選,既有本事,又有膽色,還有一個必殺我爸爸的心。

“現在,我爸爸死了,我還不用扛上一個“弒父”的惡名,結果很圓滿,所以,我會在我成就家業,把財產增值到一百億的時候,爲你們上一炷香,祭奠曾經有一羣蠢人,爲了我的大業,奉獻了他們寶貴的生命。”李明富冷笑連連。

豪門灰姑娘:惡魔奶爸找上門 我猛的哈哈大笑:李明富啊李明富,你一直自詡聰明,其實是聰明反被聰明誤……你就這麼有把握,能夠殺掉了我們嗎?

“爲什麼不能?”李明富說道。

我說:如果你真的對我們的行動了如指掌的話,應該知道,我們這裏少了一個同伴吧?

“我知道,就是那個女人嘛,我知道她潛入到了這棟別墅裏面來了,儘管我並不知道她的具體位置。”李明富搖搖頭,說:但是,我從來不認爲,一個女人,能辦什麼大事。

“真的嗎?”我指着地上的水漬,說:你看,游泳池的水,爲什麼會悄無聲息的蔓延到這個房間裏面來了?

李明富低頭看了一眼地面,不知道什麼時候,房間裏面,漫進來不少的水。

他不以爲意的說道:有水,可又怎麼樣?

“怎麼樣?就這樣。”

在李明富毫無警惕的時候,喬拉靠着水遁,出現在了他們的身後。

喬拉的右手化作了手刀,那異常尖銳的指甲,此時成爲了最爲犀利的生命收割機。

她橫着一手刀過去,直接切開了四五個槍手的後脖頸。

那些槍手,憑空樓響了手槍,卻一個人也沒打到,他們癱軟在地板上。

秦殤和鄭子強的速度,也不慢,兩人的琴絃飛舞,準確的扎死了四個槍手的心臟。

趙長風一揚手,小鬼咒直接趴在了其中一個人的身上,大口大口的咬掉了那人的臉。

李明富的反應快,二話不說,對着我開了一槍。

石銀雙手抱頭,擋在了我的面前,他的卸嶺穿山甲,直接擋住了那枚子彈。

同時,他一拳,抽在了李明富的肚子上,直接把這個“心不如鬼”的惡毒高中生,一拳給打飛在了空中。

喬拉完美空中接力,跳在了半空,緊緊的摟住了李明富的身體,同時,右手那尖銳的五根指甲,插進了李明富的腦子。

“下輩子記住……有些女人,不好惹。”喬拉落在地上,拔出了自己的右手,鬆開了李明富。

李明富腦袋上多出了五個血洞,癱軟的滑落在了地上,死得不能再死了。

而此時,房間裏,躺了一片屍體。

槍手的屍體、李達開的屍體、李明富的屍體,那幾個無辜女人的屍體。

我走到了書房的酒櫃邊,一拳砸開了玻璃門,把裏面一些高度的白酒,拿了出來,打開了蓋子。

我把這些名貴的白酒,灑在了這些人的屍體上,掏出了打火機,點着了。

沒有兩三分鐘,整個房間,燃起了大火,大火把我們七個人的臉,都映得紅彤彤的。

我對兄弟們說道:走吧……都走吧……一切罪惡,在這一場大火之後,燃燒殆盡。

血腥的“酒店兇靈”,惡毒的“李氏父子”,全部付之一炬!

絕品玩美高手 我和我的兄弟們,鑽到了地道,離開了這個海島。

離開海島,我們沒有再坐大鯊魚回去,而是開着李達開的豪華遊艇離開的。

在遊艇上,我們都爲喬拉的補位點贊。

事實上,沒有喬拉自願當做毒蜂的最後一根尾刺,我們不說折個把兩個兄弟在這海島上,至少……我們得掛彩。

坐在遊艇上,我把李明富給我的三百萬,分給了兄弟們。

其中,喬拉拿走了一半錢——一百五十萬。

我把錢,轉賬到喬拉的銀行卡上的一刻,喬拉突然哭了。

一個猛女級別的女人,竟然哭了。

我問喬拉爲什麼哭。

喬拉說:我想起了我妹妹,如果去年,我有這麼多錢,我妹妹就不會死。

我問出了一個我一直想問的問題:喬拉……你既然沒錢,爲什麼不去賺?你殺人的本事,是我見過的東北陰人裏,數一數二的。

真不是吹牛,我感覺北海鮫人喬拉的身手,比密十三還強,再加上她那神出鬼沒的水遁,殺人本事絕對在密十三之上。

這麼好的殺手,勞務費是相當高的。

“爲了我對我妹妹的承諾……我擔保,只要她在,我就不殺人。”喬拉說:我之所以答應我妹妹這個承諾,是因爲……我四年半前殺的人,是我的妹夫。

“你殺了你的妹夫?”我有些驚訝。

撩妻總裁365式獨寵霸愛 喬拉看了我一眼,跟我講了“她爲什麼殺她的妹夫”的事情。 喬拉看了我一眼,跟我講了“她爲什麼殺她的妹夫”的事情。

她首先很認真的問我:招陰人,你說殺人,對不對?

“對也不對,殺該殺的人,就是對的,殺不該殺的人,就是不對。”我對喬拉說。

喬拉點點頭,說:我真實殺過的人,只有一個,就是我妹夫,其餘的,都是靠大興安嶺裏面的獵物,練出來的手。

靠山裏的獵物練手?我想起了東北狐王的女兒,竹英。

這個小姑娘,被我帶到廣州來了,我讓她跟着王天來拍戲。

現在竹英全國各地忙着拍戲呢,她也是靠獵物練手,得來的一身本事。

我對喬拉說:爲什麼殺你妹夫呢?

喬拉兩隻眼睛盯着海面,眼神突然變得銳利而深邃,她說:很簡單……我妹夫害了我妹妹一輩子。

原來,喬拉有個妹妹,叫喬小水。

喬小水是個特別漂亮的姑娘,年紀比喬拉小兩歲,原本,喬拉一家都住在大興安嶺的小山村裏,喬拉在成爲北海鮫人之後,並沒有像前幾任的北海鮫人,靠殺人爲生。

喬拉只有一個想法……就是靠本事賺錢,賺一套房子的錢,把家裏人,帶出小山村,從此過上現代化的日子。

她的想法,和東北狐王很像,就是不希望家裏人再過那種“日出而耕,日作而息”的山村人的生活,也想享受大城市的繁華。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