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連喊了幾聲,並沒有迴應,他又運用六耳技能側耳細聽了一番,也沒有聽到屋內有任何動靜。 這尼瑪就奇了怪了,要是屋裏沒人的話,那麼剛纔關燈的又是誰?

肖遙正感到納悶,樓下忽然傳來“嘭”的一聲巨響,緊接着,李天佑發出一聲尖叫。

不好!

肖遙心裏咯噔一下,他顧不得那麼多,直接撞破了樓梯旁的鏤空水泥窗戶,從五樓飛身而下,人還在半空中的時候,便大聲喊道:“天佑別怕!我來了!”

他飛身落地,看到眼前的一幕,頓時被震住了,不知從哪兒掉下來一塊巨大的水泥板,不偏不倚,正好落在他的奔馳越野車頂上,

шωш✿ ⓣⓣⓚⓐⓝ✿ C O

整臺車都已經被砸扁了。

臥槽!

這車值兩百萬吶……

等等!李天佑還在車裏!

雖說李天佑是僵族,擁有很強的傷口癒合能力,所以沒那麼容易被殺死,但尼瑪現在整臺車都被拍扁了,要是人被砸成肉餅,哪怕傷口的癒合能力再強,也別想活了。

肖遙心頭一緊,急忙衝過去,一手抓住車頂上那塊巨大的水泥板,用力一掀。

重達七八百斤重的水泥板被他輕易掀飛了出去,重重地落在堅硬的水泥地上,摔裂成了好幾塊。

他又用手抓住車後排已經嚴重變形的車門用力一拉,將整條車門直接給卸了下來。

他蹲下身子,往車內一看,只見李天佑的身體正擠在車兩排座椅只見的空隙裏,身體微微顫抖着,算是逃過一劫。

見此情形,肖遙心裏懸着的石頭頓時落了地。

由於李天佑的身體被卡住了,要把他弄出來,必須得把已經面目全非的車完全掰開才行。

好在這時阿祁從樓上奔了下來,阿祁大吼一聲,身體迅速膨脹,不過轉眼間的工夫,便變成了一頭高達三米的巨猿。

它伸出雙手,抓住車身用力一掰,車被它輕易掰開了來,肖遙忙將李天佑從車裏抱了出來。

他正想查看一下李天佑的身體有沒有受傷,眼睛的餘光忽然瞥見,旁邊一棟樓的樓道口,似乎站着一個人。

他立刻扭頭一看,

只見一名身穿保安服,戴着眼鏡,手裏還拿着一支警棍的男子,正瞪大眼睛看着他們。

男子顯然是嚇到了,臉色慘白,雙腿止不住地抖動着,腳下已經溼了一灘,也渾然不覺。

瑪了個蛋!

這鬼地方居然還有保安,關鍵是居然還被他給瞧見了,現在怎麼辦?老子也不能殺人滅口啊!這事兒萬一傳出去,那不得上明日的報紙頭版?

肖遙心裏正琢磨着,耳畔傳來系統提示:

“建議宿主給他服用8%濃度的孟婆湯,能讓他忘卻三日之內發生之事。”

“臥槽!孟婆湯居然還有濃度?”

wωw★ ttκǎ n★ ¢ 〇

“當然有。”

肖遙立刻打開系統商店,輸入孟婆湯,眼前立刻列出了各種濃度的孟婆湯,價格根據濃度的不同而不同。

8%濃度的孟婆湯,需要800點陽氣值兌換。

價格不貴,肖遙立刻兌換了8%濃度的孟婆湯一小瓶,捧着孟婆湯朝保安走去。

保安大叫一聲“救命啊!”,掉頭就跑。

不過他雙腿抖得太嚴重,根本使不上力氣,走了沒幾步,直接癱倒在地上,

瑪了個蛋!

可不能讓他再叫喚了,萬一招來其他人,老子還得耗費陽氣值兌換孟婆湯。

肖遙立刻快步上前,衝到保安身旁,抓住他的下巴,將一小瓶孟婆湯全都灌進了他的嘴裏。

保安當即兩眼一翻,腦袋往後一仰,失去了意識。

見此情形,肖遙嚇了一跳,趕緊用手探了探他的頸脈,發現他脈象十分微弱,而且無比凌亂。

“臥槽!他不會掛掉吧?”

肖遙立刻衝系統問道。

系統回答:“宿主放心,他只是因爲魂氣發生變化,所以纔會出現這種狀況,一個小時後,他就會醒來,三日內發生的事,他全都不再記得。”

聽了系統所說,肖遙鬆了口氣,他扶保安靠牆坐好,返身回到了阿祁與李天佑身旁。

阿祁一臉興奮地衝他問道:“主人,你把那傢伙弄死了?”

肖遙瞪它一眼,沒好氣地說:“你TM當老子是誰呢!老子怎麼可能濫殺無辜。”

“那你對他做什麼了?”

“只是給他喝了點能夠讓他忘掉剛纔見到的事情的東西而已。”肖遙說着,衝仍然驚魂未定的李天佑問道:“天佑,你沒事吧?”

李天佑哆嗦着回答:“沒……沒事。”

肖遙再低頭一看,

瑪了個蛋!

這小子大腿上被劃開一道長長的口子,正在外淌着血,居然還說沒事。

肖遙系統物品欄裏便備有包紮傷口的紗布繃帶,

他立刻將紗布繃帶取出來,一邊幫李天佑包紮傷口,一邊沒好氣地說:“都傷成這樣了還說沒事,你難道沒感覺得痛麼?”

“沒……沒覺得痛。”

哎!這小子,想必是被剛纔突如其來的狀況給嚇懵了。

爲李天佑包紮好傷口後,肖遙又去查看那臺車的狀況。

如今整臺車已經完全損毀,沒法開了,肖遙擡頭看了看頭頂上方,有些納悶地嘀咕道:“這裏離樓還有那麼遠的距離,上面也沒有平臺,怎麼會平白無故掉一塊這麼大的水泥板子下來?”

阿祁說道:“那還用說麼,水泥板子肯定是被誰扔過來的啊。”

“不會吧!”

肖遙走到那塊已經分裂成好幾塊的水泥板子旁,盯着水泥板子看了看,說道:“這玩意兒少說也得有六七百斤重,你覺得什麼人能有這麼大力氣,把這麼重一塊水泥板子扔出去?”

“嘿嘿,主人你剛纔不就把水泥板子扔出去了嘛。”

“老子可是麒麟臂,扔塊水泥板子算不得什麼,可你認爲,這世上有幾人能跟我一樣?”

“所以本大聖說嘛,這鬼地方邪乎,說不定扔水泥板子的壓根不是人,而是邪魔,不然爲何會瀰漫着一股子邪氣呢。”

聽了阿祁所說,肖遙心頭一怔,

他立刻運用火眼金睛技能查探四周。

他目光如炬,眼中竟然射出淡金色的光芒,金光所至,邪氣迅速被驅散。

然而肖遙將四周查探了個遍,並無任何發現,他再次擡頭,望向502室,房間內依然是黑燈瞎火。並不見任何動靜。 肖遙盯着502室看了一會,腦子裏忽然一激靈。

502室位於頂樓,而剛纔砸中汽車的水泥板子最有可能便是從這棟樓的樓頂上扔下來的,難道說,是有人在故意轉移老子的視線?想阻撓老子查探502室?

想到這,肖遙立刻對阿祁說道:“阿祁,你跟天佑在這兒等着,我再去看看!”

他說完,運用乘風御氣技能,朝502室飛身而去。

轉眼間,肖遙便飛到了502室的窗戶口,懸在半空之中,透過緊閉着的玻璃窗往室內仔細查探了一番,依然沒發現任何異常。

真是奇了怪了,屋裏當真沒人,那麼剛纔燈到底是誰關的呢?

肖遙心裏正琢磨着,忽然只聽“轟”的一聲巨響,502室竟然發生了劇烈的爆炸,強勁的衝擊波從屋內迸發出來,窗戶玻璃瞬間碎裂。

肖遙的身體就懸浮在窗外的半空之中,受到爆炸造成的衝擊波的強勁衝擊,他的身體立刻失去了平衡,橫飛了十多米遠,從半空中急墜而下,重重地摔在了堅硬的地板上。

他感覺渾身劇痛,便彷彿是受了凌遲之行一般,每一寸肌膚,每一寸骨頭,都劇痛無比,身體似乎都要散架了。

瑪了個蛋!

今兒個老子算是栽了,居然小水溝裏翻了船,被煤氣爆炸整成這樣。

他掙扎着想站起來,卻發現根本使不上力氣,手腳彷彿都已經斷裂了。

也就在這時,他的耳畔傳來系統提示:“Duang!宿主身體嚴重受傷,完全恢復需要四十八小時,如果宿主想盡快恢復,可服用太乙聖體金丹。”

太乙聖體金丹?

肖遙心頭一怔,立刻打開系統商店屬於關鍵字搜索太乙聖體金丹。

很快,一顆通體呈金黃色的丹丸呈現在他眼前。

他一看兌換太乙聖體金丹所需的陽氣值,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氣,

尼瑪……

居然需要12000點陽氣值。

哎!不過眼下這種狀況,也只能服用太乙聖體金丹了,因爲實在是太TM難受了。

肖遙將心一橫,耗費12000點陽氣值,兌換了一顆太乙聖體金丹。

他服下太乙聖體金丹,片刻過後,感覺腹部涌起一股暖流。

這股暖流在他體內流轉,他立刻盤腿坐下,運用意念調理內息。

也就在這時,阿祁領着李天佑奔了過來,

剛纔502室發生爆炸,大片碎屑從空中落下,不過有阿祁在,自然能保李天佑安然,阿祁瞧見肖遙被氣浪掀飛了出去,便立刻循着肖遙飛出去的方向找了過來。

見衣衫已經被強勁的衝擊波撕成碎片,渾身黢黑的肖遙正盤腿端坐在地上,雙目微閉,阿祁立刻停下腳步,並攔住了緊隨其後的李天佑。

“哥哥……”

李天佑剛開口喊了肖遙一聲,阿祁立刻將食指放在嘴前,小聲制止道:

“你別亂喊,主人正在調理內氣。不能打擾他!”

李天佑不無擔心地問道:“師父,哥哥都被炸成這樣了,會不會有事啊?”

“別擔心,這點傷對主人來說算不得什麼。”

“不會吧,哥哥他可……可是被炸飛出去的啊!而且從那麼高的地方摔下來,他真不會有事?”

“本大聖說沒事就沒事!”

阿祁說着,扭頭看了一眼已經千瘡百孔,並且屋內燃燒起熊熊烈焰的502室,憤然道:“究竟是哪個混蛋,居然設下如此惡毒手段,陷害我家主人。要是讓本大聖抓到他,定將他碎屍萬段!”

他話剛說完,李天佑怯怯地說:“師父,剛纔應該是煤氣爆炸。”

“煤氣爆炸?”

李天佑點了點頭,

“以前我曾經看到過一戶人家發生煤氣爆炸,情況就和剛纔一樣。師父,你覺得真是有人在故意陷害哥哥?”

“不然怎麼可能如此巧合!若是本大聖沒猜錯的話,這傢伙現在還在這附近。”

阿祁說完,忽然縱身躍起,竟一下跳到了近十米的高度,他雙腳在旁邊一棟樓的牆壁上用力一蹬,身體繼續向上躥去。

不過轉眼間的工夫,它便已立在了頂樓之上。

阿祁怒吼一聲,體型迅速變大,很快變成一頭身高丈餘的猙獰巨猿,

李天佑見狀,瞪大了眼睛,驚得說不出話來。

阿祁發出一陣響天徹底的震耳咆哮,地面彷彿都在微微顫動。

它怒吼道:“邪魔聽着,膽敢傷害……”

話音未落,樓下傳來肖遙的厲聲呵斥:“喂!你TM瘋了嗎!吼什麼吼!快下來。”

阿祁低頭往樓下一看,只見肖遙已經站起身來,而且正怒視着自己。

“主人!”

阿祁欣喜地喊了一聲,隨即從頂樓縱身跳下,它的身體在半空中迅速收縮,待它落到地面,身體已經變回了水貂模樣。

它快步來到肖遙身旁,將肖遙上下打量了一番,欣喜地說:“主人,你沒事啦?”

肖遙沒好氣地說:“老子本來還得調理一會內氣,你這畜生,爬那麼高大呼小叫,還讓老子怎麼調理內氣!”

“對不起啦,主要是本大聖一想起這混蛋居然如此陷害主人你,心裏實在是氣憤不過。”

“行了!我這不是沒事嘛。這幫傢伙想弄死老子,沒那麼容易!而且,既然人家已經向咱們宣戰了,那咱們就陪他好好玩玩!”

肖遙正說着,忽然依稀傳來一陣警笛聲,

聽起來,似乎是消防車正往這邊趕來。

肖遙立刻說:“警察來了,咱們走吧!”

他說完,從系統物品欄中取出一套衣服換上,便大步朝小區外走去,阿祁與李天佑趕忙跟上。

“主人,咱們現在去哪兒呢?”阿祁衝肖遙問道。

沒等肖遙回答,李天佑說:“哥哥,師父,我知道一個地方,我們可以在那兒暫住。”

肖遙瞥他一眼,反問道:“天佑你說的地方,該不會是廢棄的建築工地吧?”

“哥哥你怎麼知道?”

“哎!那種地方老子可不住,今晚老子夠倒黴的了,得找一處富麗堂皇的大宅子,好好歇一晚。”

“哥哥,大宅子我能找到,但要說富麗堂皇,就沒法滿足了。”

肖遙淡淡一笑,“住的地方不用你找,只管跟着我走好了。” 半小時後,肖遙、阿祁以及李天佑來到了沈府別墅大門外。

阿祁恍然頓悟,

“原來主人你所說的富麗堂皇大宅子,就是指這兒?”

“是啊!我救過沈家老爺子和大少爺的命,之前沈老爺子還說要給我半副身家呢,在他家裏借住一晚,應該沒啥問題。”

“嘿嘿!反正我們跟着主人你混,你說沒問題肯定就沒問題!”

肖遙走上前去,按響了門鈴,過了沒一會兒,從門口的對講機裏傳來一個粗獷的男子聲音:“找誰?”

“我找沈老爺子,麻煩通報一下,就說肖遙求見。”

“等一下。”

約摸五分鐘過後,大門緩緩開啓,沈懷柏領着沈子琪親自迎了出來。

沈子琪與幾個月前相比,簡直判若兩人,不但胖了不少,臉色也好了許多。還別說,若是仔細看,龍辰跟他還真有幾分相像之處。

隔着大老遠,沈懷柏便笑盈盈地衝肖遙喊道:“肖大師,稀客啊!今天是哪陣風把您給吹來了?”

肖遙衝沈懷柏拱手抱拳,笑着說:“沈老爺子,今天來是麻煩您的,我們想在您家藉助一晚。”

“這有什麼麻煩的!”

沈懷柏立刻吩咐跟在身後的傭人:“沒聽見肖大師說的嘛,還不趕快去給肖大師收拾房間。”

“是!沈老爺。”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