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尤其是秦侯的身份,儘可能的保密,少一個人知道,他就多一分安全。”

尹卓然吩咐道。

“是,叔叔,我這就回去。”

“那個丁香,你還見不見?”

楊菁菁問道。

“不見了,見了我,對她沒什麼好處,你記住了,任何人都得爲秦侯的復出做好萬全的準備。”

“咱們、這普天之下的百姓,已經輸不起了。”

尹卓然長嘆道。

秦羿並不知道,他的陷落,已經牽動了各方勢力。

最先察覺到不大對勁的是嚴寶成,上級南賓市監察委小組連夜入駐清河,並放出了風聲,主要就是清查他那一檔子事。

嚴寶成就納悶了,要知道他往日沒少往上打點,要不然也不敢這麼橫行霸道,這是颳了哪股子歪風,搞到他頭上來了。

直覺告訴他,自己得罪了。 江東省,安南警備司令部。

司令長官叫江城,以前在獵鷹大隊當值,他那會兒是管無線電的,很少親自上戰場,當年秦羿入獵鷹參戰,前往南雲邊境時,江城就是負責調控無線電通訊連接的。

雖然沒上戰場浴血奮戰,但這位幕後的通訊兵,對獵鷹有着無與倫比的情感。

江東淪陷後,堂堂戰區解體,先是被降級爲江東軍區,爲新晉的魯東戰區管轄,沒幾個月再削,將爲安南警備司令部,相當於一個地方上的武裝部。

這也是燕家的一個大手筆,昔日東戰是秦羿手上的一張王牌,如今不砸爛了它,燕家難以安心。

爲了最大限度江東的軍備力量,除了大幅度消減物資、待遇以外,燕東陽調了江城上來當一號長官,一則是江城在軍中是老好人,口碑不錯。二來,一個管無線電的,沒什麼也野心。

江城上任後,還真沒什麼動作,每天除了睡覺,就是騎騎馬,在附近的山林裏打打獵,手下的士兵更是連操練都省了,每天出了在營房打牌耗日子,無所事事,整個司令部儼然成爲了一個養老基地。

即便是每個季度,都有人想擠掉江城的位置,偷偷向上面打報告,說這位長官無所事事,簡直就是毫無作爲。

告的人不少,但江城的位置反而更穩固了,甚至連撥往安南司令部的物資也比以前翻番了。

此刻,江城坐在吉普車上,叼着雪茄,往散彈槍裏填充子彈,拉的咔擦作響。

“長官,昨兒我聽說陳通那小子又去上面打你報告去了,還連同了幾個老百姓,說什麼咱們打了人家養殖的山雞,把你罵的那是跟土匪一樣。”

“長官,我就納悶了,你幹嘛不把陳通調走,留着這貨太噁心人了。”

開車的副官杜明志目光盯着前方,邊開車,邊不解的問道。

“告吧,要的就他去告!”

戲精主播:電競男神很會寵 江城笑了笑道。

杜明志哪知道,陳通跟他唱對臺戲,正是他所指使的,沒有陳通折騰,燕東陽又怎麼能信任他?

“長官,江東來人了,說是要見你。”

對講機傳來外圍守衛士兵的聲音。

“不見。”

江城想也沒想,冒了個菸圈道。

“他說是你的朋友,姓尹。”

士兵道。

“姓尹?”

江城沉默了幾秒,他並沒有什麼姓尹的朋友,是尹家嗎?

“讓他進來吧。”

江城想了想,開口道。

片刻,尹凡坐着軍車進入了林場,江城探頭看了一眼,招了招手,示意他上自己的車。尹凡一上車,江城讓杜明志下車,自己親自驅車一路狂奔,進入了僻靜無人處才停了下來。

“尹少,什麼風把你這位江東一少給吹來了。”

江城手搭在車窗上,眼神看向窗外,冷然問道。

“江長官,我來找你是有要事商量,眼下有一樁天大的富貴,擺在你面前,你想要不?”尹凡笑問道。

“尹少,我對你們政壇的富貴沒興趣,再說了我現在每天打打獵,抽着雪茄喝着香檳,日子快活似神仙,你那些事就免了吧。”

江城不屑道。

“明白人,對富貴不感興趣,我果然沒找錯人。你要真是個處心積慮求富貴的人,我立馬調頭就走。”尹凡欣慰的點了點頭。

“什麼意思?”江城皺眉問道。

“你是獵鷹的老人,想必對秦侯也是有感情的,我今天來找你是有一件天大的急事需要你立即去辦。”尹凡道。

“侯爺?”

“什麼事?”

江城頗是激動。

“秦侯還活着,但他已經失去了記憶,目前落在了清河縣一監,被那邊的一個副長給盯死了,隨時都會有生命危險。”

“我要你立即去清河一監以逃兵名義提人,怎麼做不用我教你了吧。”

“他在那邊的名字叫秦阿呆,提了人,不必帶回軍營,直接交給我就行。”

“選拔人也要謹慎,一定要是信得過的。”

“記住了,你的任務僅僅只是提人,不得節外生枝,要有下一步的計劃,我會再通知你。”

尹凡吩咐道。

“尹少放心,我向你保證侯爺絕對不會少一根汗毛。”

江城神色一肅,向尹凡許諾道。

此刻,他的心中熱血澎湃,等了這麼久,王者終於要歸來了。

不管是呆了還是傻了,只要是活着的,就有東山再起的希望。

所有獵鷹被清洗的兄弟,所有被迫害的戰區兄弟們,暴風雨即將來臨,復仇的火焰很快就會燃燒整個華夏大地。

江城深知在警備區依然有燕家的暗線,他不敢大意,親自點了一百多個身手了得的戰區老弟兄,以購買軍需爲名,荷槍實彈在警備區的後山集結,一行人乘坐汽車,往清河縣城去了。

清河一監!

孟達華還在等待着徐兵帶來的好消息,一監的警報聲陡然響了起來。

一個看守急急忙忙的闖進了辦公室,大叫道:“監長,警備區的人闖進來了。”

“警備區?”

孟達華走到窗口邊一看,黑壓壓的士兵直接推搡着看守武警,嚷嚷着衝了進來。

“下了他們的槍。”

江城邊走邊道。

一監的武警平時也就一個排二十個人左右,面對正規軍,哪裏敢反抗,老老實實把槍都丟在了地上。

巔峰玩家 “來人,把監長帶過來。”

江城站在廣場中間,朗聲道。

孟達華站在辦公室,目睹了這一切嚇的是瑟瑟發抖,他第一時間給嚴寶成打了電話,然而等待他的是無人接聽。

他哪知道,嚴寶成此時自身難保,這會兒正直奔南賓市,找上頭靠山求助呢。

“砰!”

辦公室門被踢開了,幾個士兵粗暴的衝了進來,也不問揪着屋子裏的人就給帶了下去。

“誰是監長?”

江城問道。

“長官,我,我是。”孟達華恭敬道。

“看好了,我是安南警備區江城,我現在向你要個人,請你配合。”江城亮了下證件,冷冷道。

“長官要誰?”孟達華問道。

“秦阿呆!”

江城道。 “秦阿呆!”

“怎麼會是他?嚴副長要弄死他,這會兒又來了警備區的提人。”

“這個秦阿呆到底是何方神聖?”

孟達華心底一陣狐疑。

末世之這貨什麼鬼 “監長,有困難?”

江城不悅皺眉道。

軍威之下,孟達華結結巴巴道:“長官,秦阿呆已經被調集到農場幹活去了,這會兒怕是不好找啊。”

“帶路!”

“不用你找,我親自提。”

江城提着孟達華的衣領,就往汽車裏按。

“等等,長官,我能問一句,這個秦阿呆到底跟你們什麼關係,回頭我也好寫報告啊。”

孟達華大叫了起來。

“他是逃兵,我要提他回去審判,你有意見嗎?”

江城反問道。

“沒,沒有。”

孟達華不敢再問。

他悄悄拿出手機,想要找到徐兵,讓他千萬別動手。

要是秦阿呆死了,這幫大兵還不得要了他的腦袋啊。

然而,讓他鬱悶的是,電話打了好幾通,都是無人接聽,孟達華這纔想起來徐兵在執行任務的時候,是不會帶手機的。

這下糟糕了,眼下唯有祈禱老天,徐兵千萬別幹掉了傻子。

但以那傢伙的槍法,傻子想要逃過這一劫,可能嗎?

……

農場!

犯人們勞累了一天,散了工後,沖洗用了晚飯,早已沉沉睡去。

秦羿倒是不覺得累,相反,他覺的很好玩,吃的飽,睡的香,往牀上一躺,聽着野外的蛐蛐響,心裏跟蟲子撓似的。

他想丁香了,尤其是擁抱在一起,吃她的小饅頭,跟她交融在一起的快樂。

那種念頭一起,就像是一股火焰,燃燒了起來,一發不可收拾,快要將他整個人焚燒,身心好不煎熬難受。

“秦阿呆,你出來。”

看守打開門,衝秦羿喊道。

秦羿站起身,走了出來,徐兵站在一旁道:“秦阿呆,有人要見你,跟我走一趟吧。”

“誰啊?”

秦羿問道。

“跟我來你就知道了。”

徐兵在前邊引路,待出了農場的宿舍,他指着遠處的圍欄口道:“秦阿呆,你是不是有個相好的叫丁香?”

“丁香,是,是她來了嗎?”秦羿大喜。

“是啊,你沿着這條路走過去,看到那棵樹了嗎?她就在那等你呢。”

徐兵嘿嘿笑道。

“太好了,我要見丁香,我可以回家嘍。”

“謝謝長官,你是個好人。”

惡毒女配身後的極品男人 秦羿也沒想那麼多,歡天喜地的就往圍欄那邊跑了過去。

徐兵返身從一旁的雜草中,拿出狙擊槍,瞄準了秦羿的後心,只要傻子一躍過柵欄,那就是私自逃跑,他可以光明正大的射殺他。

秦羿跑的很快,一想到能見到丁香,他就什麼也顧不上了。

很快,他就穿過了圍欄,脫離了警戒區的範圍。

“嘿嘿,傻子,見你的鬼去吧。”

徐兵手指搭在扳機上,精準的鎖定了秦羿。

秦羿狂奔着,一股毛骨悚然的涼意自後背散發了出來,那是一種發自心底的恐懼。

他不知道爲什麼會有這種感覺,也顧不上躲閃!

嗖!

子彈破空而來!

直擊秦羿的後背心窩子,半分不差。

徐兵嘴角浮現出一絲猙獰,這一槍下去,子彈會打穿呆子的後背,子彈會洞穿他的心臟,從前胸穿出來,由於阻力,子彈爆裂開來,會在他的胸口留下一個巴掌大的血洞。

砰!

就在秦羿渾身發涼之際,胸口的玉佩綻放出璀璨的白光!

子彈打在白光上,瞬間破碎成煙。

“丁香,丁香你在哪?”

秦羿四下尋找。

“該死!”

“難道打偏了,不可能啊。”

徐兵暗自驚奇,吐了口唾沫後,他再次瞄準了秦羿的腦袋。

就在他準備一槍爆頭的時候,鏡頭前多了一個人,居然是監長孟達華。

“怎麼回事?”

“監長想幹嘛?”

懷瑾成悅 徐兵調試了幾個角度,孟達華都死死的擋在秦阿呆的身前,他壓根兒沒法下手,估摸着很可能是計劃有變,趕緊藏好槍,跑了出去。

孟達華暗叫好險,如果他沒猜錯,此刻徐兵就暗處興許已經瞄準了秦阿呆的頭。還好自己來得早,要不然今天晚上還真就沒法交差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