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她看到對秦明月自己眨了眨眼,那樣子,表示他就要和她作對又怎麼樣?

秦明月樂呵呵的盯著夜冰依,論武功,他比不過這個女人,可是論金錢,他絕對比她多。

夜冰依看著男子,眼神逐漸變得幽深邪惡,嘴角也揚起一抹邪氣的弧度。

好啊,居然敢坑到老娘頭上來了,那我就跟你奉陪到底!

夜冰依想了想,大聲說道,「一億八千兩銀子!」

朝著秦明月投去了一個怎麼樣的眼神。

風凌差點一頭栽倒。

天天天啊!夫人你怎麼這麼敗家呀?

這可如何是好啊,萬一他們家帝尊大人帶的錢不夠怎麼辦呢。

帝搖光看著夜冰依,眼中有無奈,有寵溺。

秦明月盯著夜冰依,面不改色,又喊道:「兩億兩銀子!」

「噗!」

這兩億兩銀子一喊出來,眾人恨不得把自己的耳朵都給堵上,一個個心肝狠狠一顫,天呀,這銀子難道都是大水漂來的嗎?真是了不起呀,了不起啊!

他們簡直看不下去了,一個普普通通的破鐲子,竟然賣到這個好價錢,天呀,沒有天理了。 想到這,陳志凡緩緩說道:“對付一幫快要死的人了,有必要那麼害怕麼?”

“哈哈!”劉興文仰天大笑,彷彿像是聽到了什麼非常搞笑的笑話一樣。

“害怕?我會害怕你們?”劉興文漸漸的停止了笑容,對着陳志凡他們說道:“要說害怕,我還真是有些害怕!我知道你們這些警察的手段,一定是在拖延時間等救兵呢吧?”

陳志凡微笑着看着他,沒有答話。

劉興文接着說道:“你們這些廢物警察,就算來多少也沒用!哈哈!”劉興文的臉上充滿了傲嬌。

“無恥!”葉詩瑜聽到劉興文罵廢物警察,聽不下去了,大叫一聲,掏出手槍對準了劉興文。

陳志凡知道這樣做一點用都沒有,擋在葉詩瑜面前,淡淡的說道:“我知道你的能耐,但是你想過沒有,我們幾個死在這的話,這個博物館只怕就會永無寧日了!”

劉興文讚許的看着陳志凡,點點頭說道:“你很聰明,說的也很有道理!你知不知道,這個世界上有個稱呼叫做替罪羊?”

陳志凡明白了,這個劉興文一定是想等殺死他們幾個,然後嫁禍給別人,如意算盤打的真不錯。

留給陳志凡的時間已經不多了,他必須得從劉興文的最裏面套出來萬山之祖的到底在哪。

至於劉興文的上峯,只怕這個妖怪是不會吐露的了。

但陳志凡明白,只要乾元鏡在自己手上,劉興文的上峯一定會想方設法找他的。

沒有乾元鏡,縱然找到當初封印僵王的所有法寶,也毫無用處。

劉興文一步步的走了過來,目光中已經充滿了惡毒。顯然,他已經沒有耐心了。

看來,萬山之祖的事只有自己去調查了。

劉興文獰笑着,擡起僵硬的手臂,快速的向着陳志凡劈了下來。

如果換做葉詩瑜或者杜江他們來接這一招,只怕現在已經是肉泥了。

葉詩瑜看到一動不動的陳志凡,以爲他嚇傻了,急忙喊道:“志凡,小心!”說完一把推開了陳志凡,接連對劉興文射了幾槍。

陳志凡雖然根本不擔心劉興文的攻擊,但心中還是充滿了感激。這個看似仙人掌般的女人,在最危險的時候選擇了讓他活着。

這時候,超出葉詩瑜和杜江認知範圍的事發生了。子彈打在劉興文的身上,只是讓他停頓了一下,其他的和沒事一樣。

這次輪到葉詩瑜和杜江傻眼了。在他們的世界裏,怎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呢!

可是,看似荒誕不經的事,就這樣莫名其妙的發生了。

子彈的射擊激怒了劉興文,這個僵硬的怪物直接衝向了葉詩瑜。

被葉詩瑜推在一遍的陳志凡淡淡一笑,伸手接住了劉興文僵硬的胳膊,稍稍用力,劉興文竟然就這樣站着不動了。

劉興文的臉上毫無表情,但眼中的驚訝顯露無疑。

劉興文繼續用力,想把這個瘦弱的年輕人打入地底。可這條胳膊就像按在了石頭上,想前進一絲一毫都不行。

這時候劉興文傻眼了,他也明白自己根本不是這個瘦弱的年輕人的對手。想到這,劉興文的眼中露出了恐懼,這在以前是從來沒有過的事。

陳志凡平靜的看着劉興文,用平淡的不能再平淡的口氣說道:“還有什麼招式都一塊使出來吧!”

可劉興文哪裏動彈得了。此刻,他有些後悔。

但是,他的使命告訴他,就算戰鬥到最後一刻,也絕不能乖乖束手就擒。

劉興文瘋狂的掙扎着,眼中的怒火像是要把陳志凡燒死。

可就是這麼看似瘦弱的一雙手,令這個猙獰的怪物絲毫動彈不得。

突然,劉興文悽慘的哈哈大笑起來。

聽着劉興文令人毛骨悚然的笑聲,平時天不怕地不怕的葉詩瑜和杜江,臉上也露出了一絲恐懼。

劉興文停住大笑,慘然的說道:“潛龍,以後的事就要交給你了!”說罷又瘋狂的哈哈大笑起來。

陳志凡心中充滿了疑惑,這個劉興文嘴上的潛龍,到底是不是劉興文的上峯呢。

心中雖然疑惑,但是手上絲毫不敢大意。因爲他怕這個窮途末路的妖怪,萬一是在故意擾亂自己的心神,掙脫自己的控制的話,葉詩瑜和杜江可能就有危險了。

劉興文雙手被陳志凡抓着,渾身散發出令人作嘔的惡臭。

陳志凡大驚,這個妖怪,是準備散功了。他沒想到,這個妖怪的心志竟這樣堅定。

通過劉興文散發出的陰氣,陳志凡知道這個劉興文,也是一個修煉了上千年的殭屍了。

劉興文散發這些陰氣對自己大有益處,但是對葉詩瑜和杜江他們可是沒有一點好處。

所以,劉興文每散發出一點陰氣,他就吸收一點,直到劉興文的目光中沒有了一絲一毫的生機。

陳志凡知道,劉興文已經散掉了自己畢生的修爲,變成了一具有着千年歷史的乾屍。

但是,劉興文臉上的表情卻是沒有絲毫變化。

稍加思索,陳志凡明白了。這個叫做劉興文的應該是真實的博物館館長,後來不知道什麼原因,千年殭屍殺害了真實的劉興文,做了一個人皮面具,頂替了劉興文的位置。

因爲劉興文的家人在那場紅色運動中全部死了,加上劉興文爲人脾氣古怪,所以沒人願意和他相處。

這就造成了瞭解劉興文真實情況的人並不多,所以千年殭屍頂替他這麼久的時間裏,也沒人能發現端倪。

陳志凡放開已經變得乾癟的劉興文,拍拍身上的灰塵,準備和葉詩瑜杜江他們商量接下來該怎麼辦。

剛纔因爲注意力都在劉興文的身上,所以他沒有注意到葉詩瑜和杜江的情況。

這會劉興文已經做不了惡了,陳志凡也注意到葉詩瑜和杜江的情況。

葉詩瑜因爲受不了劉興文散功時發出的惡臭,加上剛纔這些事根本不在她的接受範疇裏,幾件事攪和在一起,攪得她趴在門口哇哇吐了起來。

杜江的情況比葉詩瑜稍微好點,但是這種味道明顯的讓他很不舒服,一張臉白的嚇人。

看着頹廢的葉詩瑜,陳志凡的心猛的疼了一下。 「兩億八千兩銀子!」夜冰依繼續加價。

「三億兩銀子!」 重生後夫人衝上熱搜榜第一 秦明月不甘示弱。

「三億八千兩銀子!」

「四億兩銀子!」

底下的貴賓們全部都麻木了。

他們如今就靜靜看著這兩個有錢人裝逼,他們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他們還能說什麼呢?人家有錢任性啊。

整個會場一片鴉雀無聲,只有一男一女兩人的聲音。

風凌整個人扶著門框,趴在門框上,要站不住,一顆心狠狠的顫抖著,蒼天呀,他們帝尊大人怎麼辦?

風凌心疼的望向他家帝尊大人,但卻見帝玄胤臉上一片平靜,好像沒聽到似的。

風凌不由唏噓,果然帝尊大人能夠成為他們的上司,不是沒有道理的。

這場景要是換做他,他肯定把自己的媳婦給拐走了吧,趕緊拉著媳婦回家教訓一頓。

但是前提,他風凌也得有個媳婦才是啊。

風凌想想就有點蛋疼,他不僅沒錢,還沒老婆啊。

「五億兩銀子。」秦明月輕鬆的念出五億兩銀子,依舊跟花錢買個小玩意兒哄自己開心似的。

得意洋洋的朝著夜冰依抬了抬下巴。

意思你跟我斗啊,我看看你拿什麼跟我斗。

夜冰依喝了口茶,正要喊出一嗓子,誰知又突然好像泄了氣兒一樣,她看著秦明月說道,「天啊,秦公子五億兩買下清靈鐲,那真是恭喜秦大公子啦,花了五億兩銀子買下了一個鐲子。」

她還特彆強調一遍。

秦明月臉上的笑容立即一僵,這女人什麼意思?

「沒錯,我放棄了,不要了,秦大公子這麼喜歡,我怎麼好意思橫刀奪愛呢?」夜冰依氣死人不償命道。

聽著夜冰依的話,秦明月深深吸了一口氣,險些一口老血吐在她的臉上。

不好意思橫刀奪愛?那她剛才為什麼要和他爭?

她剛才怎麼不住嘴,把價錢提到了五億她才不要了!

他雖然不心疼這些錢,但是花這麼多錢買了一個根本不值這個價錢的鐲子,他也沒有這麼敗家好吧。

「好哇,你這個女人,你給我等著,我記住你了!」秦明月憤憤的瞪了夜冰依一眼,坐了回去。

他雖然有些生氣,但是卻沒有心疼,畢竟他家的錢多的是。

底下的人卻一個個有些心慌慌,暗罵,剛開始他們兩人將第一件東西抬到了這個價錢,後面的還讓他們怎麼買呀。

正在眾人還以為鐲子將要成功的落到了秦明月的手裡時,突然,從秦明月和夜冰依對面的包廂裡面又傳出一個聲音。

「五億八千兩。」

眾人聽到這個聲音,下意識的以為又是夜冰依想要加價。

但很快眾人便發現不對勁,這好像是換了一個男人的聲音。

這個聲音,有著說不出的好聽,好像是飄渺虛幻的,又好像是美酒的醇厚。

讓人情不自禁的想要看看那是什麼人?

但不管是什麼人,他們知道,又出了一個暴發戶。

眾人屁股下的椅子都覺得快要坐不住了。

夜冰依聽到這個聲音,猛然抬頭看向她們對面的窗口,這個聲音,她比誰都要熟悉。 怎麼會是他,他也來到了這裡嗎?

居然……真的是他!

帝玄胤猛然端起桌子上的茶杯,灌了一口茶。

對面的男子沒有出面和夜冰依相見,但是夜冰依卻已經透過紗縵,看到了那一抹熟悉的身影。

秦明月聽到這個聲音,眼睛一亮,不管他是什麼人,反正就讓他拍走了也好,他本來就是想要對付夜冰依的,根本也沒想要這個鐲子,現在也不用花錢,正好一舉兩得。

反正不管怎麼說,這個鐲子最後都是以五億八千兩銀子那樣的價格,被那人給拍走了啊。

不過更讓人詫異的是,那個鐲子居然沒有送到喊價之人的房間里,而是直接朝著夜冰依的房間里送過來了。

這兩者之間,一定有什麼關係吧。

夜冰依也很詫異。

「夜小姐,這鐲子是對面的公子送給你的,還請您收下。」管事的笑嘻嘻的對夜冰依說道。

心中暗道,看來他果然觀察的不錯,這個包廂里的客人真的不簡單,否則連對面身份尊貴的皇甫家的公子,都會送她東西?

皇甫公子花這麼大的價錢啊。

還好之前他有先見之明,並沒有對這位小姐不客氣,否則他也要完蛋呀。

看著眼前的盒子,夜冰依剛想要伸手接過,但伸手,卻是推著回去,搖了搖頭道,「這麼貴重的禮物,無功不受祿,我怎麼好意思收下呢?還請管事的送回去吧,告訴那位公子,他的心好意,我在這裡謝過了。」

她身邊可是還有一個大醋缸在這裡呢,她又不是不想活了,才敢收別的男子的東西。

這點自知之明,夜冰依還是有的。

這個男人,平時什麼都依著她,但也是最小氣的。

不過對於這一點,夜冰依當然也不會生氣,因為他愛她,所以才會這樣。

「這……」管事的沒想到會是這個情況,不由一愣。

正在這時,一隻修長的大手伸了過來,將盒子接了過來。

「依依,這是你想要的東西,便收下吧。」隨即帝玄胤的手中多了一個戒指,交到管事的手中。

冰冷的聲音道:「這裡面的東西價值有五億八千兩,告訴那位公子,我的妻子想要的東西,我自然會幫她買,用不著他操心。他若真是錢多的話,不如留下來給自己燒紙吧!」

聽到帝玄胤的話,夜冰依腳下瞬間狠狠一個趔趄,險些一頭栽倒在地。

然後更是想死。本來想坑秦明月的,誰知道到頭來,還是她們自己花了5億多買了這個鐲子啊。

她是不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啊。

「好了,我們也該回去了。」帝玄胤站起來,拉著夜冰依就走。

看著男人陰沉的臉色,夜冰依也不敢說話,任由他拖著走。

風凌等人額頭滴下一滴巨汗,暗道不妙,帝尊大人吃醋了呀,隨即也趕緊跟了過去。

千邪寒朝著對面的包廂看過去一眼,眼眸若有所思,也跟著走了出去。

上善若玉 望著他們一行人離開的背影,對面的珠簾閃動,似乎露出了一個人影,但別人還沒有來得及看清,那珠簾就已經放下了。 陳志凡關心的問道:“詩瑜,你沒事吧!”

到底是長期堅持在戰鬥一線的刑警隊長,雖然剛纔發生的事讓她非常恐懼,但吐了幾口之後已經漸漸平靜下來。

葉詩瑜臉色蒼白,對着陳志凡點點頭道:“不礙事了!”

陳志凡拿過乾元鏡揣好,開始思考起接下來的事情。

劉興文雖然已經伏法了,但是陳志凡他們的事情纔剛剛開始。

當初是擰着趙劍鋒的意思出的警,現在劉興文這樣的事也沒辦法給同事們解釋,如果不是親眼所見,就算是葉詩瑜和杜江也是難以相信。

葉詩瑜好像明白陳志凡的想法,也低頭思考起來。

“特殊部門!”葉詩瑜和陳志凡同時說道。看來兩人想到一塊去了。

既然陳志凡也是這個意思,那這事就簡單的多了。

葉詩瑜拿起電話,給特殊部門的領導周子丹打電話道:“周隊,我們現在可能遇到麻煩了,麻煩你來一趟!”

特殊部門是公安系統比較裝逼的存在,一般人請不動。

“哎呀,葉隊啊!可真是稀客!葉隊召喚,敢不從命!你們在哪裏?”周子丹一看就是個人精,馬屁拍的倍響。

葉詩瑜的後臺所有香都市的警察都心知肚明,所以在不涉及自己重大利益的時候,都沒有願意去招惹這位姑奶奶。

所以周子丹的反應也在情理之中。

“香都市博物館!”

“收到!同志們,做事了!”電話還沒掛斷,就從裏面傳來了周子丹下達命令的聲音。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