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與此同時,陸司寒見到王醫生要逃跑,拿起一把椅子砸了過去。

椅子正中王醫生的背,王醫生整個人如同王八一般趴在地上掙扎不起來。

莉莉絲穿著高跟鞋跑上去狠狠的踩在王醫生的背上。

「讓你跑,讓你跑,讓你找打手!」

「哎呦,哎呦。」

王醫生忍不住痛呼,但是根本沒有人同情他。

莉莉絲踹了他幾腳出出氣,之後跑進王醫生辦公室拿了幾瓶葯出來。

「你說這些都是什麼?」

「這,這就是治療病的神葯。」

「南初,你看看這個老不死的,還跟我們裝蒜呢!」

莉莉絲說著倒出葯,全部都塞進王醫生的嘴裡。

「既然是神葯,你就一個人品嘗個夠吧!」

話音落下,警車聲傳過來。

很快警察進入永生診所,就看到裡面歪七倒八的躺著十名打手,王醫生已經開始口吐白沫了。

「這究竟是什麼情況?」

「警察叔叔,這是一家黑診所,因為分贓不均所以打手們互相打起來了,至於那位王醫生自己誤食黑心藥,變成這樣了,我們都是無辜的。」

姜南初眨了眨大眼睛說。 聽了那警察的話,張天祈額頭上已經出現了一層細細密密的汗了,伸手簡單的擦拭了兩下,隨後又狠狠的嚥了一口口水。

這是什麼情況啊,自己昨天晚上確實是見到了姜希光啊,可是按照這警察的說法,那個時間段,姜希光已經死亡了,怎麼可能還會去找自己啊!

那自己見到的,到底是誰?是鬼嗎?

不可能的,這世界上根本就不存在鬼這種東西,都是那些人編造出來嚇唬人的,所以,去找自己的,肯定是個人!

或許是有什麼人裝成了姜希光的樣子,黑燈瞎火的,自己也看的不是特別真切,所以讓他給矇混過關了!

可如果事情真的像是自己猜測的樣子,那這個人,爲什麼要僞裝成姜希光,還有,爲什麼要把那塊玉送回到書房裏呢?

張天祈腦袋裏一大堆的問號,就像是雨後的春筍一般,一個接着一個的往出冒。

此時那警察一直雙手交叉,淡定的坐在張天祈對面,仔細的觀察着張天祈的一舉一動,想來,既然姜希光在臨死之前,用鮮血寫下了那個地址,這件事,張天祈大概也脫不了干係!

看着張天祈的表情越來越緊張,也越來越凝重,那警察覺得,或許時機差不多了,輕咳了兩聲,“怎麼樣,有沒有想到點什麼呢?”

張天祈的大腦此時還在猶豫,自己到底要不要把這些事兒都告訴給這個警察啊!如果說了,自己會不會成爲嫌疑犯?這弄不好,自己就是最後一個見到姜希光的人啊!

可這如果不說,自己心裏又過意不去,雖然自己和姜希光的交情並不是很深,但是那好歹也是一條人命,總也是不能白死了的。

於是,張天祈深呼吸了兩下,擡眼看向了那警察的方向,“我昨天晚上,見過姜希光!”

那警察瞬間瞪大了眼睛,“什麼?你見過死者?什麼時候?在哪兒?”

“大概是昨天晚上二十一點多,我家裏,或者,說是我打工的那棟房子裏!”張天祈詳細的把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描述給了那警察,當然了,最後出現的那個小女孩,張天祈覺得並沒有什麼問題,也就忽略不計了。

警察一邊聽着張天祈說,一邊詳細的在滿前的本子上記錄着,這些可都是案情的關鍵所在啊!

等到張天祈說完那一大堆的話,警察放下手上的筆,“你是說,姜希光去找你,是要把東西還回去,是不是這樣?”

“是的,我是親眼看到他把東西放回到書房的架子上的,那個書房是我老闆的,據說裏面的架子上擺放的都是一些古董之類的東西,我不懂什麼古董不古董的,只是每隔幾天,就進去打掃一下,至於那上面的古董,我可是從來就沒動過,但是姜希光不知道什麼時候拿了那架子上的東西,昨天晚上,送了回來。”張天祈實話實說,自己就確實是經歷了這些事兒,看到了這些東西,也沒什麼必要隱藏。

警察微微點了點頭,再次拿起自己手邊上的筆,在本子上快速的寫下了幾個字,但是張天祈只知道那警察是記錄了什麼,但是並不知道具體都寫了一些什麼東西。

“你還想起來什麼了嗎?”警察看着張天祈不說話了,又問了一句。

張天祈又仔細的思考了一番,這才微微搖了搖頭,“沒了,我只知道這些,或許對你們有用處。”

警察合上自己面前的本子,重重的嘆了一口氣,“我先把東西送回辦公室,你在這裏等我一下,我想去你住的那棟房子看看。”

靳少的高調寵妻 張天祈自然是不能拒絕的,並且,依照目前的情況來說,那塊被姜希光放在了架子上的玉,警察肯定也是要仔細檢查一下的,看看那到底是什麼東西,是不是還有一些什麼線索。

只是時間,無論如何也還是對不上。

在警察離開房間之後,張天祈四下的看着,房間裏很是安靜,不知道什麼時候,腳下一陣微風吹過,只是張天祈此時穿着運動鞋,根本也就沒什麼感覺。

漸漸的,那微風一點點的向上,等着張天祈感覺到的時候,也只是被冷的哆嗦了一下,擡頭看了一眼空調的方向,想着這房間的冷氣,開的也真是夠大的啊!

又過了一會兒,那警察還是沒有回來,這讓張天祈心裏有些着急了,難不成,是那警察又遇到什麼情況了嗎?哎,這人也真是的,要是現在沒時間,就讓自己先離開好了,回頭再去自己家裏看看也就是了,怎麼就留自己在這房間裏吹冷氣啊!

這冷氣還這麼冷,要是繼續這麼吹下去,自己肯定要感冒的,真是的,愁死人了!

就在張天祈心裏糾結到不行的時候,耳邊突然傳來了一陣嗚嗚的哭泣聲,只是那聲音忽遠忽近,時而像是在這房間裏,時而又像是在隔壁。

張天祈心裏納悶,這可是分局啊,大白天的怎麼還會有人在這裏哭?並且,聽起來,那哭的人還是個男的,這人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兒了,能讓一個男的哭成這個樣子?

就在張天祈心裏納悶的時候,那哭聲瞬間停止,就像是從來沒發生過一般,這讓張天祈瞬間覺得好多了,想來,那人的事兒,肯定也是解決了,不然爲什麼這哭聲停止了?

可這還沒等張天祈高興多大一會兒呢,那哭聲再次響起,並且,這一次直接就像是在自己的耳邊哭泣!

還有就是,那哭泣的男聲依稀也很是熟悉,張天祈擰着眉頭,仔細的聽着,想要判斷一下,那哭聲到底是誰的。

仔細這麼一聽,張天祈瞬間瞪大了眼睛,這不是姜希光的聲音嗎?他不是已經死掉了嗎?爲什麼還會在這裏哭泣呢?

張天祈蹭的一下從椅子上站了起來,環顧着四周,想要看看姜希光到底是藏在什麼地方,興許他根本就沒死,只是那警察和自己開的一個玩笑罷了!聽了那警察的話,張天祈額頭上已經出現了一層細細密密的汗了,伸手簡單的擦拭了兩下,隨後又狠狠的嚥了一口口水。

這是什麼情況啊,自己昨天晚上確實是見到了姜希光啊,可是按照這警察的說法,那個時間段,姜希光已經死亡了,怎麼可能還會去找自己啊!

那自己見到的,到底是誰?是鬼嗎?

不可能的,這世界上根本就不存在鬼這種東西,都是那些人編造出來嚇唬人的,所以,去找自己的,肯定是個人!

或許是有什麼人裝成了姜希光的樣子,黑燈瞎火的,自己也看的不是特別真切,所以讓他給矇混過關了!

醫香嫡女:世子請閃開 可如果事情真的像是自己猜測的樣子,那這個人,爲什麼要僞裝成姜希光,還有,爲什麼要把那塊玉送回到書房裏呢?

張天祈腦袋裏一大堆的問號,就像是雨後的春筍一般,一個接着一個的往出冒。

此時那警察一直雙手交叉,淡定的坐在張天祈對面,仔細的觀察着張天祈的一舉一動,想來,既然姜希光在臨死之前,用鮮血寫下了那個地址,這件事,張天祈大概也脫不了干係!

看着張天祈的表情越來越緊張,也越來越凝重,那警察覺得,或許時機差不多了,輕咳了兩聲,“怎麼樣,有沒有想到點什麼呢?”

張天祈的大腦此時還在猶豫,自己到底要不要把這些事兒都告訴給這個警察啊!如果說了,自己會不會成爲嫌疑犯?這弄不好,自己就是最後一個見到姜希光的人啊!

可這如果不說,自己心裏又過意不去,雖然自己和姜希光的交情並不是很深,但是那好歹也是一條人命,總也是不能白死了的。

於是,張天祈深呼吸了兩下,擡眼看向了那警察的方向,“我昨天晚上,見過姜希光!”

那警察瞬間瞪大了眼睛,“什麼?你見過死者?什麼時候?在哪兒?”

“大概是昨天晚上二十一點多,我家裏,或者,說是我打工的那棟房子裏!”張天祈詳細的把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描述給了那警察,當然了,最後出現的那個小女孩,張天祈覺得並沒有什麼問題,也就忽略不計了。

警察一邊聽着張天祈說,一邊詳細的在滿前的本子上記錄着,這些可都是案情的關鍵所在啊!

等到張天祈說完那一大堆的話,警察放下手上的筆,“你是說,姜希光去找你,是要把東西還回去,是不是這樣?”

“是的,我是親眼看到他把東西放回到書房的架子上的,那個書房是我老闆的,據說裏面的架子上擺放的都是一些古董之類的東西,我不懂什麼古董不古董的,只是每隔幾天,就進去打掃一下,至於那上面的古董,我可是從來就沒動過,但是姜希光不知道什麼時候拿了那架子上的東西,昨天晚上,送了回來。”張天祈實話實說,自己就確實是經歷了這些事兒,看到了這些東西,也沒什麼必要隱藏。

警察微微點了點頭,再次拿起自己手邊上的筆,在本子上快速的寫下了幾個字,但是張天祈只知道那警察是記錄了什麼,但是並不知道具體都寫了一些什麼東西。

“你還想起來什麼了嗎?”警察看着張天祈不說話了,又問了一句。

張天祈又仔細的思考了一番,這才微微搖了搖頭,“沒了,我只知道這些,或許對你們有用處。”

警察合上自己面前的本子,重重的嘆了一口氣,“我先把東西送回辦公室,你在這裏等我一下,我想去你住的那棟房子看看。”

張天祈自然是不能拒絕的,並且,依照目前的情況來說,那塊被姜希光放在了架子上的玉,警察肯定也是要仔細檢查一下的,看看那到底是什麼東西,是不是還有一些什麼線索。

只是時間,無論如何也還是對不上。

在警察離開房間之後,張天祈四下的看着,房間裏很是安靜,不知道什麼時候,腳下一陣微風吹過,只是張天祈此時穿着運動鞋,根本也就沒什麼感覺。

漸漸的,那微風一點點的向上,等着張天祈感覺到的時候,也只是被冷的哆嗦了一下,擡頭看了一眼空調的方向,想着這房間的冷氣,開的也真是夠大的啊!

又過了一會兒,那警察還是沒有回來,這讓張天祈心裏有些着急了,難不成,是那警察又遇到什麼情況了嗎?哎,這人也真是的,要是現在沒時間,就讓自己先離開好了,回頭再去自己家裏看看也就是了,怎麼就留自己在這房間裏吹冷氣啊!

這冷氣還這麼冷,要是繼續這麼吹下去,自己肯定要感冒的,真是的,愁死人了!

就在張天祈心裏糾結到不行的時候,耳邊突然傳來了一陣嗚嗚的哭泣聲,只是那聲音忽遠忽近,時而像是在這房間裏,時而又像是在隔壁。

張天祈心裏納悶,這可是分局啊,大白天的怎麼還會有人在這裏哭?並且,聽起來,那哭的人還是個男的,這人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兒了,能讓一個男的哭成這個樣子?

就在張天祈心裏納悶的時候,那哭聲瞬間停止,就像是從來沒發生過一般,這讓張天祈瞬間覺得好多了,想來,那人的事兒,肯定也是解決了,不然爲什麼這哭聲停止了?

可這還沒等張天祈高興多大一會兒呢,那哭聲再次響起,並且,這一次直接就像是在自己的耳邊哭泣!

還有就是,那哭泣的男聲依稀也很是熟悉,張天祈擰着眉頭,仔細的聽着,想要判斷一下,那哭聲到底是誰的。

仔細這麼一聽,張天祈瞬間瞪大了眼睛,這不是姜希光的聲音嗎?他不是已經死掉了嗎? 地下情:寶貝,你真甜! 爲什麼還會在這裏哭泣呢?

張天祈蹭的一下從椅子上站了起來,環顧着四周,想要看看姜希光到底是藏在什麼地方,興許他根本就沒死,只是那警察和自己開的一個玩笑罷了!聽了那警察的話,張天祈額頭上已經出現了一層細細密密的汗了,伸手簡單的擦拭了兩下,隨後又狠狠的嚥了一口口水。

這是什麼情況啊,自己昨天晚上確實是見到了姜希光啊,可是按照這警察的說法,那個時間段,姜希光已經死亡了,怎麼可能還會去找自己啊!

那自己見到的,到底是誰?是鬼嗎?

不可能的,這世界上根本就不存在鬼這種東西,都是那些人編造出來嚇唬人的,所以,去找自己的,肯定是個人!

或許是有什麼人裝成了姜希光的樣子,黑燈瞎火的,自己也看的不是特別真切,所以讓他給矇混過關了!

可如果事情真的像是自己猜測的樣子,那這個人,爲什麼要僞裝成姜希光,還有,爲什麼要把那塊玉送回到書房裏呢?

張天祈腦袋裏一大堆的問號,就像是雨後的春筍一般,一個接着一個的往出冒。

此時那警察一直雙手交叉,淡定的坐在張天祈對面,仔細的觀察着張天祈的一舉一動,想來,既然姜希光在臨死之前,用鮮血寫下了那個地址,這件事,張天祈大概也脫不了干係!

看着張天祈的表情越來越緊張,也越來越凝重,那警察覺得,或許時機差不多了,輕咳了兩聲,“怎麼樣,有沒有想到點什麼呢?”

張天祈的大腦此時還在猶豫,自己到底要不要把這些事兒都告訴給這個警察啊!如果說了,自己會不會成爲嫌疑犯?這弄不好,自己就是最後一個見到姜希光的人啊!

可這如果不說,自己心裏又過意不去,雖然自己和姜希光的交情並不是很深,但是那好歹也是一條人命,總也是不能白死了的。

於是,張天祈深呼吸了兩下,擡眼看向了那警察的方向,“我昨天晚上,見過姜希光!”

那警察瞬間瞪大了眼睛,“什麼?你見過死者?什麼時候?在哪兒?”

“大概是昨天晚上二十一點多,我家裏,或者,說是我打工的那棟房子裏!”張天祈詳細的把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描述給了那警察,當然了,最後出現的那個小女孩,張天祈覺得並沒有什麼問題,也就忽略不計了。

熱情似火:冷酷總裁請走開 警察一邊聽着張天祈說,一邊詳細的在滿前的本子上記錄着,這些可都是案情的關鍵所在啊!

等到張天祈說完那一大堆的話,警察放下手上的筆,“你是說,姜希光去找你,是要把東西還回去,是不是這樣?”

“是的,我是親眼看到他把東西放回到書房的架子上的,那個書房是我老闆的,據說裏面的架子上擺放的都是一些古董之類的東西,我不懂什麼古董不古董的,只是每隔幾天,就進去打掃一下,至於那上面的古董,我可是從來就沒動過,但是姜希光不知道什麼時候拿了那架子上的東西,昨天晚上,送了回來。”張天祈實話實說,自己就確實是經歷了這些事兒,看到了這些東西,也沒什麼必要隱藏。

警察微微點了點頭,再次拿起自己手邊上的筆,在本子上快速的寫下了幾個字,但是張天祈只知道那警察是記錄了什麼,但是並不知道具體都寫了一些什麼東西。

“你還想起來什麼了嗎?”警察看着張天祈不說話了,又問了一句。

張天祈又仔細的思考了一番,這才微微搖了搖頭,“沒了,我只知道這些,或許對你們有用處。”

警察合上自己面前的本子,重重的嘆了一口氣,“我先把東西送回辦公室,你在這裏等我一下,我想去你住的那棟房子看看。”

張天祈自然是不能拒絕的,並且,依照目前的情況來說,那塊被姜希光放在了架子上的玉,警察肯定也是要仔細檢查一下的,看看那到底是什麼東西,是不是還有一些什麼線索。

只是時間,無論如何也還是對不上。

在警察離開房間之後,張天祈四下的看着,房間裏很是安靜,不知道什麼時候,腳下一陣微風吹過,只是張天祈此時穿着運動鞋,根本也就沒什麼感覺。

漸漸的,那微風一點點的向上,等着張天祈感覺到的時候,也只是被冷的哆嗦了一下,擡頭看了一眼空調的方向,想着這房間的冷氣,開的也真是夠大的啊!

又過了一會兒,那警察還是沒有回來,這讓張天祈心裏有些着急了,難不成,是那警察又遇到什麼情況了嗎?哎,這人也真是的,要是現在沒時間,就讓自己先離開好了,回頭再去自己家裏看看也就是了,怎麼就留自己在這房間裏吹冷氣啊!

這冷氣還這麼冷,要是繼續這麼吹下去,自己肯定要感冒的,真是的,愁死人了!

就在張天祈心裏糾結到不行的時候,耳邊突然傳來了一陣嗚嗚的哭泣聲,只是那聲音忽遠忽近,時而像是在這房間裏,時而又像是在隔壁。

張天祈心裏納悶,這可是分局啊,大白天的怎麼還會有人在這裏哭?並且,聽起來,那哭的人還是個男的,這人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兒了,能讓一個男的哭成這個樣子?

就在張天祈心裏納悶的時候,那哭聲瞬間停止,就像是從來沒發生過一般,這讓張天祈瞬間覺得好多了,想來,那人的事兒,肯定也是解決了,不然爲什麼這哭聲停止了?

可這還沒等張天祈高興多大一會兒呢,那哭聲再次響起,並且,這一次直接就像是在自己的耳邊哭泣!

還有就是,那哭泣的男聲依稀也很是熟悉,張天祈擰着眉頭,仔細的聽着,想要判斷一下,那哭聲到底是誰的。

仔細這麼一聽,張天祈瞬間瞪大了眼睛,這不是姜希光的聲音嗎?他不是已經死掉了嗎?爲什麼還會在這裏哭泣呢?

張天祈蹭的一下從椅子上站了起來,環顧着四周,想要看看姜希光到底是藏在什麼地方,興許他根本就沒死,只是那警察和自己開的一個玩笑罷了! 大將軍沒再吭聲,只是輕輕的點了點頭。

眼神一直都在那些小鬼的身轉悠,像是在掂量着那些小鬼的本事一樣。

這種眼神讓李不忘心裏越來越慌亂了,將軍這是要幹什麼?

還有,好好的,把自己這些小鬼折騰出來做什麼?是想要查驗嗎?

影后重生:總裁,復仇吧 李不忘心裏着急,也很害怕,但是又不敢真的去問,只能默默的等在這裏,看看將軍一會是否會跟自己說實話。

只是,這種等待真的是太難受了,好像是站在了懸崖的邊,隨時可能掉下去一樣。

將軍伸手指了指自己身邊的鬼,“你去挑選一個。”

那隻鬼不明白將軍的意思,詫異的看着將軍,又看了看李不忘,最後才把目光落在了那些小鬼的身,像是在問將軍,這是什麼意思?好好的,爲什麼要讓自己過去挑選什麼小鬼,自己貌似並不是很需要啊!

但是既然是將軍的命令,那隻鬼也只能遵從,在不知道將軍什麼目的的情況下,那隻鬼保守的選了一隻並不是很強大,但是也不是很弱小的鬼。

“將軍,他了。”指着那隻小鬼,恭敬的說着。

“可以,這隻鬼以後跟着你了,你要好好的教導一下。”大將軍笑呵呵的說。

“將軍,這是什麼意思?”李不忘有些看不下去了,這些鬼都是自己的啊,也全都是自己辛辛苦苦養出來的,現在爲什麼要交給被人?

“你看看,你次弄得這些鬼亂七八糟的,很顯然,你管理的能力還需要提高一些,在你真的提高之前,我看啊,還是讓他們幫你帶着好了。”

將軍直接拿之前的事兒說事兒了。

反正這個李不忘都管不好這些鬼了,那讓別人來管理好了。

李不忘大將軍沒再吭聲,只是輕輕的點了點頭。

眼神一直都在那些小鬼的身轉悠,像是在掂量着那些小鬼的本事一樣。

這種眼神讓李不忘心裏越來越慌亂了,將軍這是要幹什麼?

還有,好好的,把自己這些小鬼折騰出來做什麼?是想要查驗嗎?

李不忘心裏着急,也很害怕,但是又不敢真的去問,只能默默的等在這裏,看看將軍一會是否會跟自己說實話。

只是,這種等待真的是太難受了,好像是站在了懸崖的邊,隨時可能掉下去一樣。

將軍伸手指了指自己身邊的鬼,“你去挑選一個。”

那隻鬼不明白將軍的意思,詫異的看着將軍,又看了看李不忘,最後才把目光落在了那些小鬼的身,像是在問將軍,這是什麼意思?好好的,爲什麼要讓自己過去挑選什麼小鬼,自己貌似並不是很需要啊!

但是既然是將軍的命令,那隻鬼也只能遵從,在不知道將軍什麼目的的情況下,那隻鬼保守的選了一隻並不是很強大,但是也不是很弱小的鬼。

“將軍,他了。”指着那隻小鬼,恭敬的說着。

“可以,這隻鬼以後跟着你了,你要好好的教導一下。”大將軍笑呵呵的說。

“將軍,這是什麼意思?”李不忘有些看不下去了,這些鬼都是自己的啊,也全都是自己辛辛苦苦養出來的,現在爲什麼要交給被人?

“你看看,你次弄得這些鬼亂七八糟的,很顯然,你管理的能力還需要提高一些,在你真的提高之前,我看啊,還是讓他們幫你帶着好了。”

將軍直接拿之前的事兒說事兒了。

反正這個李不忘都管不好這些鬼了,那讓別人來管理好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