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劉承平臉皮果然夠厚,全然不顧剛纔已經將存放房屋汽車購買證明的保險箱號碼告訴了桃娘。而樑美娟一覺醒來,差不多也該被淨身出戶了。

“寶貝兒,別哭啦。我跟你說,你找個機會去弄點我閨女的頭髮,然後帶咱兒子去醫院做DNA鑑定,只要是我的兒一定能證明的。然後你帶上兒子的出生證明和DNA鑑定結果,去法院告我老婆,咱兒子就是我財產的合法繼承人。到時候不僅是我的財產他能得到,連我爸媽那一份也有他的。”

樑美娟早就哭的換不上氣來,到這時候了,她哪還顧得上財產?

儘早完成任務,讓這位年輕帥哥把自己的魂魄送回去纔是正經事,否則就這麼死了,她年紀輕輕哪能甘心!

性命跟錢財兩者真正衡量的時候,誰都會慫的。

“行了,別出餿主意了。你還是先聽完再說吧。”

唐牧北給了樑美娟一個眼神,示意她抓緊時間把那天晚上發生的事情再講一遍。

無瞳早就受不了她這麼哭哭啼啼磨磨唧唧的,上前一把就給拽起來拖到唐牧北腳邊厲聲道:“再特麼磨嘰,老子先一口吞了你!”

“我說我說!”樑美娟嗷嗷尖叫着,只顧閉着眼叫嚷:“劉承平你壓根就沒兒子,懷孕是我騙你的!誰讓你逼着我去做檢查的,如果不是你把我逼得無路可退,我怎麼會開車撞死你呢!”

猶如晴天霹靂一般,劉承平怔怔站在原地,過了好一會兒才反問道:“你說什麼?”

“你沒聽錯。我沒懷孕,抽血、孕檢都是我找人串通好騙你錢的。”反正已經豁出去了,樑美娟渾身顫抖着,說話倒是連貫許多,“我這麼年輕漂亮,你以爲我爲什麼肯跟你上牀被你包養?要不是看在錢的面子上,你給我提鞋我都嫌髒!

別人罵我愛慕虛榮,對,我就是喜歡錢!

有錢花多好啊,不用辛辛苦苦風裏來雨裏去上班;不用看上司臉色,我想買什麼買什麼,想幹什麼幹什麼,去商場買東西刷卡就行了,哪還用得着一件件看標籤?更不用天天算計着吃飯日用花了多少錢,還能不能等到下個月發工資。

我就是想要你的錢,可你除了三居室和一輛二十來萬的破車以外,連零花錢都不肯給我超過三千!

如果你對我大方點,我手裏能有些現錢,怎麼會爲了搞到更多的錢絞盡腦汁去騙你?

你跟我吹噓炫耀卡里有多少錢,可每個月多一分都不肯給我。

白白賠給你三年青春,我只是想要點錢來補償自己,等搞到足夠我錢,踹了你找個情投意合的帥哥過年輕人該有的生活。

結果你呢?我不給你生孩子就不給我錢。

所以我找人商量好了,從三個月開始就不讓你碰我,我甚至連買嬰兒的途徑都找好了。可你不給我機會呀!你非要帶着我去親自看着做檢查,若是騙不過,你肯定會報復我和我家人的!

所以,一不做二不休。只有你死了,我才能更好的活着!”

女人狠起來,就沒男人什麼事了。

樑美娟越說越激動,直接從地上爬起來指着劉承平的鼻尖破口大罵。罵完了,又將那天晚上怎麼下的決心;怎麼開車撞了他;怎麼眼睜睜看着他一動不動以後淡定開車回家;又是怎麼做假現場報保險;以及怎麼對付找上門的他老婆,前前後後統統講了一遍。

氣得劉承平幾次跳起來想伸手揍她,每次都被無瞳一把薅住了。

掙脫不掉的劉承平氣得踩着自己腸子直跳腳。

“牧店主,它這次沒敢撒謊。”桃娘辦事極爲利索,不多時便返回來。“所有證據一應俱全,就連轉賬記錄都保留了呢。”

唐牧北點點頭,“還算它識相。”

讓無瞳將樑美娟的生魂拽到一邊去,等着完事兒以後自己帶她回去還魂。唐牧北看着深受打擊整個鬼像脫水一樣無力癱倒在地上的劉承平,耐心問道:“現在知道真相了吧?對這個不肯瞑目的死前心願滿意了麼?”

唯一支撐渾身戾氣的心念破碎,劉承平無力擡起頭來看着他們,怔了好一會兒才默默點頭。

實際上因爲法則的緣故,心結打開以後,它身上的陰冷戾氣就已經逐漸平和下來。

前後不過幾分鐘,化解掉戾氣的劉承平就變得釋然。

經歷過生死,了結了心願。直到這時,它才真正開始準備走上塵歸塵土歸土之路。

戾氣化解完畢以後的鬼,形態並沒有變化,只是變得更加透明一眼看上去就能讓人感覺到它內心的平靜和安寧。

“生死輪迴原來是這樣的。”劉承平看向身後,似乎是瞭解了什麼道理,臉上露出坦然笑容。

一道明亮霞光從虛無中迸發而出,照耀在它身上,經過這道霞光的洗刷,更深處殘存的戾氣也已經徹底消除。

劉承平笑臉盈盈看着霞光中的那條路,心中頓時明白,這就是鬼差初次降臨的時候,在厲鬼身上留下的禁制。自由平和的化解掉戾氣後,便能看到其中通向陰界的那條路。

霞光照耀過來的同時,周圍看熱鬧的厲鬼們瞬間四下逃散。

桃娘見多識廣只是略微往邊上挪了幾步,退出霞光籠罩範圍;無瞳則是眼神不好,壓根沒反應過來,被桃娘拽着閃開了。

這條路是劉承平專用的,霞光也是專門對它進行洗滌,對其他厲鬼雖無害卻也沒什麼益處。

“那裏是陰界嗎?看起來還不錯呢。”劉承平轉過身面對霞光,眯着眼看了看笑着喃喃道:“我確實該走了。儘管是這麼個結果,但我還是該謝謝你。”

唐牧北並不畏懼這道亮光,甚至在它出現的瞬間,就解壓了店主傳承裏的相應信息。

看着準備進入陰界之路,在霞光中已經變得清澈透明的劉承平,他皺皺眉反問道:“你說什麼?我沒聽清楚。” 第4498章

只是在心裡跟自己說,就當最後讓自己放縱一次,反正清陌喝醉了,也不一定會知道什麼,就讓自己在今晚,和過去做一個深情的告別吧……

清歡給自己找了一個理由,然後不再拒絕清陌,反而迎合清陌的吻,清陌喝醉了,醉的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但是男人的不能卻還在,何況清歡的身體也是清陌熟悉的……

很快,兩個人的呼吸糾纏在一起,地下酒窖的溫度也隨著兩人的共赴巫山雲.雨而變得火熱……

天色微亮的時候,清歡忍著身上的痛楚,輕輕起身,幫清陌把衣服換上之後,深深的看了一眼清陌,清歡轉身離開酒窖……

昨天晚上清陌不知道是因為醉酒了,還是因為太久沒和自己在一起了……

而昨晚對於清歡來說卻並不全是美好……

清末口中喊的那個名字,卻讓清歡痛心不已,那怕如此,清歡也沒有拒絕清陌……

清歡幾乎屏蔽了自己的聽覺,因為清歡知道,以後或許她再也不能和清陌如此親密了……

清歡回到房間,坐在梳妝台前,看著鏡子裡面自己潮紅的臉頰,眼底全是嘲諷……

片刻后,清歡沐浴之後,給自己身上的痕迹擦了藥膏!

讓人傳令說自己需要休息,其餘的事情交給大長老處理!

清歡回到密室休息去了……

清歡打算在修鍊的密室待幾天再出去,因為她不想面對醒來的清陌!

清歡料想的不錯,下午的時候,酒窖內的清陌醒來,然後感覺到自己一陣的頭疼欲裂,低頭看了眼自己身上的痕迹,傻子都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但是聞了聞身上新換的衣服,清陌仔細想了想昨天回來就一直喝酒,最後朦朧中似乎有個女人出現,接著他就把對方……

不用問清陌也知道那個被自己認錯的女人是清歡!

只是,因為知道,才讓清陌的臉色更加的不好了!

清歡分明知道自己已經對她失去興趣,竟然還敢如此……

清陌看了眼自己身上的痕迹,眼底閃過懊惱和厭惡……

給自己吃了兩顆丹藥,隨意身影一閃回到住處,沐浴之後重新換了衣服,直接來到了清歡的住處!

卻在門外被兩個丫鬟攔住了,清陌臉色一沉道:「我找清歡!」

「回魔尊,夫人閉關了!」其中一個丫鬟說道。

「閉關?什麼時候?」清陌聞言皺眉問道。

「今天上午!」丫鬟說道。

聞言清陌皺眉看了眼房門,神識一掃發現清歡果然不在裡面,清陌頓了頓,直接轉身離開! “呃……我是說,謝謝你牧店主!”劉承平回過頭來,鄭重其事道謝。

唐牧北淡定的點點頭,接着問道:“你是誠心實意的謝我嗎?”

“當然……”劉承平有點懵,看看對方抓着他的胳膊,使勁兒掙了幾下發現自己掙脫不掉,眼看着陰界之路就在眼前,卻一步都邁不進去。

因爲這個牧店主特喵的把自己給拽住了!

就在霞光迸發出來的同時,某不可知之地黑暗中突然睜開一雙明亮眼眸,修長白皙的手指在面前劃了一道縫隙,景瑤城聖景醫院內的這一幕便呈現在眼前。

“這麼快就超度了一隻厲鬼,做事效率倒是蠻高。”明亮眼眸微微彎起,目光中充滿讚許,“不愧是我看中的店主人選。emmmm……怎麼卡住不動了?難道是月底了,我流量不夠用?”

明亮眼眸眯了眯,似乎是狠下心做了什麼決定。

隨即,畫面中有聲音傳了過來。

劉承平面向唐牧北站直,然後鄭重其事九十度鞠躬,恭敬道:“感謝牧店主爲我了結心願,謝謝您!”

“嗯,你的謝意我收下了。”唐牧北依舊沒撒手,而是慢悠悠問道:“那你威脅我這件事,又該怎麼算呢?”

“對不起!我對自己當初在牧店主面前的狂傲態度向您真誠道歉,我不該以私利爲條件威脅您。”急於踏上輪迴的劉承平道歉那是相當有誠意,腰彎的臉都快碰到自己腸子了。

唐牧北依舊保持微笑,慢條斯理道:“如果道歉有用的話,要警.察幹嘛呢?哦,對了,你是厲鬼,警.察也管不了你。”

這話劉承平不知道該怎麼接下去。

不過,得虧它生前就沒皮沒臉,所以死了更能豁出去,撲通一下就給他跪下了。“求牧店主大人大量,把我當個P給放了吧!”

“P就算了,放我自然也是會放的。不過我想跟你講講道理。”笑眯眯的唐牧北此時看起來真是人畜無害,說話語氣也一直保持着輕鬆愉快,沒有半分威壓,“我一直以爲,作爲一個店主其實就是該管轄地的厲鬼總管。既然是總管,那應該是你們的上司纔對。劉承平同志,請你仔細回憶一下咱們接觸的過程。

我沒感覺到你有把我當做上司啊,好像連最起碼的尊重都沒給夠。 這樣的製作組和NPC真沒問題嗎 眼看你的心願達成了,我的不滿也該有所補償纔對吧?”

“那……您想怎麼樣?我現在真的什麼都沒了!”劉承平站起身來,看看自己身上僅存的兩塊布片子,“要不,等我去了陰界跟鬼差大人好好說說,去給我老婆託個夢?讓她分出一部分財產來送給您?”

“奇怪,超度都超度了,就離最後成功剩下一步,還扯皮做什麼?簡直是逼死強迫症系列!”明亮眼眸使勁兒眯了眯,顯然耐心餘額不足。想了一下,修長手指又往回扒拉幾下,畫面開始倒退,直退到唐牧北第一次接觸劉承平;隨即又快進到它是如何以證據作爲條件來交易,短短几秒鐘將過往看了一遍,明亮眼眸再次看向直播畫面的時候,已經感覺有那麼點意思了。

人善被人欺,若是太善良還會被鬼欺負哩。

明亮眼眸很好奇,這位年紀輕輕的新店主會怎麼處理這隻“欺負”過他的鬼。

“財產什麼的,我纔不需要。”唐牧北搖搖頭,“跟着你這麼號人,你老婆孩子也挺不容易的。估計她也不敢提離婚吧?否則以你的辦事風格,恐怕你老婆除了淨身出戶以外,連女兒都帶不走,我說的對吧?所以,那點財產算是給她們的補償,是你本來就欠下的。”

被拆穿自己生前的所作所爲,劉承平無賴的笑笑,拖着長調問道:“那牧店主你想要什麼?你看,我真的很給你面子了。

歉也道了,謝也說了,你還給臉不要臉!

什麼厲鬼總管啊?你吉.拔管個P!老子跟你那麼有耐心的說話,就是給你臉了。

有能耐你TM一輩子別走,就在這兒拽着老子不放!要沒那份兒能耐,該滾趕緊滾。

現在老子心滿意足,應該歸陰界部門管轄了,你哪涼快哪歇着去吧,什麼破B玩意兒,還以爲自己牛的頂天了呢?

不過也確實託你的福,我劉承平死了以後還能看清楚那個小婊子,順便你還幫我把財產撈回來給我老婆女兒。以後每年忌日她們得給我上墳燒紙,就算在陰界,老子也活的瀟灑!”

開始露出真面目破口大罵,劉承平嘴裏就沒幹淨過,一口一個老子。

這場面看的衆厲鬼紛紛回懟,若不是忌憚那道籠罩着它的霞光,桃娘跟無瞳早上來抽它嘴巴子了。

就連明亮眼眸看這畫面都閃爍着一道怒火,心說你等着,敢這麼辱罵陰界公務人員,等你來了陰界,看我怎麼治你!

然而,被辱罵的唐牧北絲毫不憤怒。

他沒回嘴,也沒生氣,只是站在原地抓着劉承平的胳膊絲毫不放鬆。

亂糟糟的場面持續了三分鐘,劉承平都快罵累了,對方還是死拽着不鬆手。偏偏化完戾氣之後陰魂就變得透明,就連動手反擊都摸不到唐牧北的魂魄,只能乖乖被他捏得死死的。

正當劉承平準備攢足力氣再接着罵的時候,周圍突然變得異常安靜!

它覺得好像哪裏不太對下意識回頭,卻是看到那道從虛無中迸發出來的霞光——消失了!

是的,它消失了!

就像突然間出現的一樣,說沒就沒!霞光不見了,裏面包裹的那條陰界之路,也消失了!

“霧草!這是什麼操作!”明亮眼眸頓時睜大,直愣愣看了好一會兒才發現畫面沒出錯,信號滿滿的,但那道陰界之路,真的消失了!

唐牧北這才鬆開手,看着得意忘形、震驚加害怕幾種表情擰巴在臉上的劉承平,微笑道:“店主也沒什麼大能耐,只不過可以讓你進不了陰界就是了。”

“牧店主,給你點個贊!這波操作太大快人心了,哈哈哈哈哈!”急脾氣的無瞳上前一把就薅住變成透明介質的劉承平,“它現在乾淨通透的沒有一點瑕疵,看上去好好吃的樣子!”

“你不是問我想怎麼樣嗎?”滿臉戲謔的看着驚恐萬分的劉承平,唐牧北笑道:“其實我想要的很簡單,我開心就好啊!”

劉承平撲通跪下開始狼嚎,“店主大人,您大人大量……”

“我對尊重我的人一直大人大量,但是你很成功惹怒我了。”唐牧北揮揮手,示意衆厲鬼上前,“今天我被你罵的心情不好,破例讓大家開心開心。桃娘、無瞳,你們倆主持這項盛宴,就把這位不是厲鬼的陰魂,分分吃了吧。”

“牧店主,給你點贊!666!居然還能一把拽回來?哈哈哈哈,這操作我服!”明亮眼眸大笑出聲,引來身後某處一聲咳嗽,“聒噪,今天的任務完成了嗎?”

明亮眼眸眨眨眼睛,長嘆一聲伸手將畫面劃上,心中卻是暗暗想着什麼時候有空出去溜一圈,親眼見見這位操作犀利走位風騷的牧店主! 第4499章

清陌原本打算帶些人出門去找墨九狸的,但是等到他去找人的時候,卻被各種理由拒絕了,清陌沒想到在魔山,自己這個魔尊的命令,竟然都沒有人聽了,真的是諷刺啊……

清陌冷笑一聲,直接離開了魔山……

而清歡原本只是不想面對醒來的清陌,卻沒想到一睡睡到了第二天,醒來后,想了想打算把自己剛突破的境界穩定一下,於是直接閉關了!

清歡是逼著自己不去想清陌不去理會清陌的,乾脆閉關把境界穩定了再說!

只是,清歡怎麼也沒想到,讓她出關的不是清陌,不是魔山,卻是她自己,因為清歡閉關到第二個月的時候,忽然間一陣的惡習,讓在修鍊中的她不得不醒來……

接連的嘔吐,讓清歡臉色蒼白了起來!

她也不清楚到底怎麼了,就連修鍊都無法靜心,試了幾次都不行,不斷的噁心反胃,讓清歡十分的難受,最後只能出關!

魔山大長老看到出關的清歡時都嚇了一跳的問道:「魔主,你怎麼了?可是受傷了?」

「沒有,可能修鍊出問題了,找個煉丹師過來給我檢查下吧!」清歡有些無力的說道。

大長老不敢耽誤,很快找來一個老者,是魔族的煉丹師!

檢查之後,老者看著清歡有些欲言又止!

「說吧,我到底怎麼了?」清歡看著對方問道。

「魔主,你有喜了,從脈象上看,你已經懷孕兩月有餘了……」老者看著清歡說道。

而清歡直接被老者一句話給砸懵逼了……

就連魔山大長老也呆愣住了!

懷孕了?兩個月了?難道就是因為之前清陌醉酒那晚么?

清歡這麼也沒想到,曾經無比盼望自己能和清陌有個孩子,卻一直未能如願,等到自己終於放棄了清陌,卻讓她意外懷孕了,這簡直是……

「行了,你們先退下吧!」 醉客居 清歡回神看著兩人道。

「魔主,最近一個月還是會孕吐的,如果覺得沒胃口可以吃些酸甜的果子……」老者想了想提醒道。

「我知道了!」清歡說道。

大長老帶著煉丹師離開后,半天才反應過來,立即拉著想要離開的老者問道:「你剛才說魔主懷孕了?這怎麼可能?」

「大長老,老夫的醫術你還懷疑嗎?我沒看錯,魔主確實有了兩個月的身孕了……」老者聞言不滿的說道。

他的醫術在魔山都是出名的,被人無端質疑自然不滿了!

「可是魔主最近一直在閉關,怎麼可能會懷……」大長老說到一半忽然間想到什麼,臉色一變。

「你先回吧!」大長老看著老者道。

等到老者離開后,大長老回頭看了眼清歡的院子,無奈的輕嘆一聲,真是不知道這個孩子來的是好還是壞了!

剛才他原本想說魔主兩個月都在閉關,根本不可能懷孕的,但是忽然間想到魔主閉關的那天早上,魔尊似乎找過魔主的,但是魔主以閉關為由沒有相見!

後來他從丫鬟口中得知, 感謝書友雅夜良安打賞,謝謝支持!

“進入陰界的輪迴路是有時間限制的,這一點你還不知道吧?”唐牧北看着之前還無比猖狂現在卻慫了的劉承平,“俗話說的好啊,‘說出去的話潑出去的水’,反正你辱罵我的那些話是收不回來了,所以唯一能讓我心情好點的辦法就是讓厲鬼們一口一口把你吃掉。”

醫院厲鬼多多啊,一聽說有純粹無雜質的陰魂可以吃,潮水一般向這邊涌過來。

只不過,無論平時多兇悍的厲鬼,在這位新任店主面前卻個頂個老實得像小綿羊。

用無瞳的話來說,能不老實嘛,所有的厲鬼都想完成心願以後去投胎呢。牧店主今天晚上露這一手太嚇鬼了!

一言不合能把你拽回來,誰敢招惹?

厲鬼重歸陰魂以後,沒了之前的種種手段,只能任鬼宰割。景瑤城內的厲鬼全歸唐牧北管轄,在他地盤上即便是有厲鬼自己化解戾氣準備走上輪迴路前往陰界,店主也隨時可以到場的,真招惹了這位?一把能給你薅回來!

店主這項能力,在鬼鬼相傳中以極短時間內傳遍景瑤城。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