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把手中的書本關好,許川小心翼翼地靠了過去。 一分鐘前,許川在一個祭壇上找到了他們此行要找的東西——苗書!

還沒來得及仔細看看上方的內容,許川就聽到了後方的動靜,往回走了幾步,便看到了葉梓光和陸離正在逃命。

“走!”葉梓光喊了一句,將手裏的火把往外一扔,把陸離搭到許川肩膀,兩人就這樣扶着陸離向前奔去。

三人心裏都憋着一口氣,只想着眼前出現傳送通道。

Wωω ●т tκa n ●¢ O

奇蹟不會時刻發生,三人終究是來到了道路盡頭——一扇巨大的石門!

那些詭異的根鬚被三人甩在了身後,毋庸置疑,它們一定會趕上來的。留給三人的時間不多了。

葉梓光把陸離丟在門旁,拿過許川手裏的火把在門上仔細尋找,想要找到一絲生機。

石門高達五米,雖然沒有鎖,但也不是三人能推開的。

“那邊有通道。”陸離聲音很是微弱,以至於還在忙碌的許川和葉梓光沒聽見他說話。

當然,即使他的話被聽到了,許川還是不會離開,此時的許川,在苗書上找到了石門的蹤跡。

藉着火光,許川看到了數量不多的西苗人爲了躲避外敵,在綠洲建造了家園,爲了防止意外,他們還特意建造了一間藏於沙丘下的神廟。

神廟的標誌,正是之前三人看到的高大石柱。

許川還沒來得及翻到後面看看,便覺得眼前一黑。

不是許川昏了過去,而是火把忽然消失了。陸離趁着許川看書和葉梓光研究石門的時候,把插在裂縫裏的火把拿走,遁入了通道之中。

“哎。”許川只聽到葉梓光一聲暗罵,便聽到急促的腳步聲。

很明顯,葉梓光去追陸離了。

許川只是猶豫了一下,徹底地失去了兩人的蹤跡,漆黑無比的黑暗之中,許川慢慢地摸索前進。

這個時候不趕快走,只有被追上來的根鬚殺死。

三人形成一條線,最快的陸離拿着火把狂奔,但是因爲有傷,始終無法擺脫身後的葉梓光。

而動作最慢又沒有火光的許川只能靠着牆快步向前,與前方兩人的距離原來越遠。

拐過一個彎,陸離跑進了一個房間。

將熄的火把照射出了房間的模樣:四周光禿禿的牆壁上長着不知名的植物,一條極其破舊的木橋橫在中央,下面是一大堆綠色汁液,汁液之中還有肢體在不斷翻動。

有人類的,有動物的,時不時還有一個個人頭探出來楞楞地盯着陸離。

通過這池綠色汁液的道路只有那座小橋,而小橋的盡頭,居然就是傳送通道!

嚥下一大口口水,陸離輕輕後退兩步,被前方詭異的一幕嚇得不敢繼續上前。

葉梓光兩秒後也趕了過來,一把抓住了陸離的胳膊。

“你……”葉梓光還沒開口謾罵,便看到陸離示意他往前方看。

“傳送通道!”葉梓光忍不住驚呼一句,然後警惕地看了看陸離一眼。

“雖然我把火把搶走不對,但我們還是找到了傳送通道不是?”陸離的姿態放得很低,語氣裏滿是和解之意。

“火把給我!”葉梓光搶過火把便轉身離開。

許川還在後面呢,葉梓光沒時間教訓這個小人。

隨着火光的忽然消失,這個詭異的房間又陷入了黑暗,陸離靠在牆邊,也不知在想些什麼。

“火光?”許川腳步加快,馬上走了上去。

“陸……”

“先走。”葉梓光不等許川說些什麼,拉着他的手就往回走。

葉梓光也沒有說什麼,房間就在前面不遠,從傳送通道離開後有的是時間說。

火把出乎意料的堅挺,總能在快要熄滅的時候迸發出更加閃耀的光芒。

來到那個詭異的房間,許川看着傳送通道也是激動不已,下意識地想要踏上木橋。

但是葉梓光卻是及時拉住了他,然後回過頭盯着陸離。

葉梓光意思很明顯:“你不是喜歡搶先別人一步嗎?現在讓你先走!”

陸離自然知道葉梓光的意思,糾結幾秒,眼中閃過一絲狠色後便踏上了木橋。

木橋雖然破舊,但陸離還是有驚無險地走到了對面。

剛剛走下木橋的陸離似乎是精力耗盡,居然直接坐到了傳送通道旁邊。

葉梓光和許川沒理會他的舉動,互視一眼後就走到了橋上。

兩人剛剛走到橋中間,陸離忽然站起了身子,葉梓光心中大喊一句“壞了”,還沒來得及加速便看到陸離一腳踹在了木橋上。

“去你媽!”葉梓光跑了沒兩步木橋便承受不了陸離的重擊而脫落。

許川和葉梓光,雙雙掉入了綠色不明汁液中。

綠色汁液也不知是什麼做成,落在上方的火把居然沒有被淹沒,斜插在了液體上貢獻着最後的光亮。

看着被蜂擁而上的肢體淹沒的葉梓光兩人,陸離一句話沒說便踏入了傳送通道。

如果讓許川和葉梓光回到百樓,憑藉葉梓光的影響力,自己基本完了。

與其坐以待斃,不如主動出擊!

綠色汁液似乎很給力,瞬間淹沒了兩人,達到目的後,陸離終於進入了傳送通道。

陸離離開沒多久,綠色汁液下忽然出現兩個人,不是許川和葉梓光又是誰,兩人使勁扒開抓住自己臉的人手,向着傳送通道那邊使勁游去。

不知爲什麼,葉梓光的臉色很是難看。

“你先上去吧!” 婚寵之小妻不乖 許川沒聽出葉梓光口中的虛弱,在他的幫助下順利爬到了岸上。

許川剛喘口氣,回頭便看見了葉梓光沒入了綠色汁液中。

許川嚇了一跳,伸出手便抓到了葉梓光,把極其虛弱的葉梓光拖到了液體之上。

“沒用的,我的蠱毒犯了。”下到水巢不久,葉梓光便感到了身體漸漸發生變化,只是隊員都在,不敢說出來。

原以爲能回到百樓再做打算,卻被陸離陰了一把。

這些綠色汁液雖然不知是用什麼製作而成,但成分肯定有水,身中蠱毒的葉梓光在碰到水後耗盡了最後體力……

努力露出一個笑容,葉梓光掙脫了許川的手,躺入了汁液中,任憑肢體敷在他的身體之上。 詭異綠洲已經過了一個多月了,只有許川和陸離從恐怖場景活着回來。

陸離在得知許川迴歸後就先他一步散播謠言,添油加醋了一波後很是讓人信服。

出乎陸離的意料,許川對於葉梓光被他害死沒有任何的表示。

“難道許川覺得事情沒多大意義,懶得追究了?還是他身中蠱毒,沒有時間理我?”念頭剛剛冒出下一秒便被自己否決,“不會的,我那時還對他下手了,他不是那種不記仇的人,以後……要小心了。”

許川的確渴望着報仇,甚至請教了陳天信一番,但得到的回答卻是忍耐。

“雖說陸離身後的樓層比我們弱小,但陸離的死一定會驚動百樓真正的高層,那樣的話,即使是我也保不了你!”

陳天信意思很明顯,陸離的命不值得你去換。

如果所有住戶的恩怨都能在百樓裏解決的話,住戶人數一定會大大減少,這是上面不希望看到的。

許川一直在等待一個機會,一個進入恐怖場景殺死陸離的機會,雖然這種機會很渺茫,但許川不會放棄。

不僅是爲了葉梓光,也爲自己,從陸離想殺死的那一刻開始,許川的心態漸漸發生變化。

“沒有人能左右我的生命,無論是恐怖……還是住戶!”

只是體內的石人蠱越來越嚴重,或許只有等自己快死的時候才能豁出去親自動手吧。

不過總是會有那麼一些意外發生在許川身上。

這一天,許川終於等到了機會,不過不是在恐怖場景裏,而是百樓裏。

這天和往常一樣平常,住戶們都在做着自己的事,或是在恐怖場景掙扎求生,或是在屋子內休息,又或是在世界柱下的廣場散步。

一本神醫:腹黑冷妃鬥寒王 天空一如既往地露着血色,但這道血色卻異常詭異。

天空,第一次下雨了。

“紅色的雨?”一位住戶摸了摸臉上的雨水,喃喃道。

他身旁有幾位謹慎些的住戶立即回到了百樓。

大家都沒有經歷過這種事情,大部分人都流露出濃厚的興趣,站在下方享受這場血雨。

血雨不大,陸陸續續下了十多分鐘後便停了。

站在廣場上的住戶們心中忽然閃過一個聲音。

“快逃!”

聲音直擊心靈,所有人情不自禁地衝向了百樓。

但他們還是慢了一步,地面上的血泊居然伸出了一隻只鬼手,鬼手撐着地面露出了鬼手的真身。

或是殘缺不齊的屍體,或是陰森恐怖的鬼影,或是猙獰醜陋的喪屍……

百樓的廣場上,瞬間上演了一場大屠殺!

無論新老住戶,在這些恐怖的屠戮下毫無反抗之力,不到一分鐘,留在廣場接近兩百的住戶便死去。

天空上不知有什麼東西在翻滾,醞釀一會之後居然開始打雷,劈向廣場上的恐怖。

陰風陣陣,雷聲滾滾。自從恐怖出現,樓層裏的住戶就看不到外面發生的一切,只能躲在屋子裏戰戰兢兢。

也許是十分鐘,又或許是半個小時,當住戶們恢復眼前清明的時候,天空又恢復了原來的血紅色。

只是地面之上,多了許多大坑,黑色液體和殘肢……

就在大家猶豫接下來該怎麼做的時候,每層的層長以及第一百樓裏的住戶們,悄悄聚集在了一起。

沒了層長的指示,其他住戶自然不敢有其他的想法,乖乖躲在百樓裏等待,偶爾有幾個住戶從樓層外探出腦袋,仔細觀察着廣場上的景象。

許川雖然不知發生了什麼,但這場血雨居然解決了他身上的石人蠱!

許川終於恢復了正常。

各位層長在幾小時後回到了自己的樓層,向本層住戶簡單解釋了一下剛剛的事情。

“有些事情不是你們現在能接觸的,但這次事件發生後,我想你們應當擁有權利知道自己的使命。”陳天信語氣變得極其嚴肅,死死地盯住在座的每一個人。

“使命?”張勁謙如今也是一名四年住齡的老住戶了,但對於“使命”還是一竅不通。

“我們所在的地方是兩個世界碰撞形成的緩衝地帶,天上代表着恐怖世界,而我們的腳下,便是養育我們的現實世界,兩個世界於183年前不知名原因相遇,在182年前現實世界便做出了反擊,而這個反擊就是百樓與世界柱。”

豪門首席的麻辣嬌妻 喬玲有點難以置信,“難道說百樓的歷史只有183年?那所謂的七年恐怖呢?也是假的嗎?”

陳天信臉色有些陰沉,沉默了很久才艱難開口:“七年恐怖不假,只是……回不去了。”

“回不去?回不到現實世界?這……這怎麼可能?”張勁謙激動地說道,那麼多年以來,他一直把回家當成活下去的最大動力,現在告知他無法回去,張勁謙根本接受不了。

“本來就回不去!182年了,比你優秀的大有人在,可你有在現實世界聽過他們的敘述嗎?沒有!不是因爲他們不願表達,而是沒有人能回去,沒有,一個都沒有!”

陳天信也被張勁謙弄得有些激動。

“當初我知道這件事情的時候比你絕望多了,可是有什麼辦法,我們不去拿生命戰鬥,我們身後的世界怎麼辦?”

“爲什麼是我們?爲什麼!”許川臉色也陰了下來,之前身體恢復好的好心情蕩然無存。

“沒有爲什麼?對方是恐怖世界,在兩個世界的較量中我們只是螞蟻,兩個世界像是氣泡,碰到一起不僅不會消失,反而會繼續壯大,但我們所創造的文明卻會被恐怖們融合,消化,成爲下一文明的養分!對此現實世界沒有任何表示,我們所能抓住的,只有這裏……”

接下來長達半個小時的訴罵,住戶們漸漸瞭解到了事件的所有經過。

兩個世界莫名相觸,因爲現實世界的自我保護機制纔有了所謂的百樓與世界柱。

百樓與世界柱對恐怖世界有一定的抵制能力,而這個能力卻是需要住戶們來觸發的。

或是文明的自我救贖,許川等人陸續來到了這裏,在恐怖場景不斷求生來阻礙兩個世界繼續融合。 “一旦世界融合,養育我們的現實世界會出現各種恐怖,以吞噬人類爲樂。幾百年後,我們創造的文明會被恐怖們取代,以一種全新的方式出現在世界上。”陳天信頓了頓,“那時的世界會更大,孕育的生命也會更強,恐怖們主宰着世界的每一個角落,以現有世界的遺民爲食物,掌控着人們真正的恐懼。”

王悅還沒經歷過一次恐怖場景,無法想象這是一副怎樣的畫面,“真的會這樣發生嗎?以現有人類的科技對抗那些怪物應該不太難吧?”

“科技?槍炮火箭?飛機導彈?還是人海戰術?”陳天信對於王悅的說法嗤之以鼻,“這些有什麼用?你見過真正的恐怖嗎?無體無形,無法殺死,完美僞裝……它們的能力數不勝數,我有時甚至會想:到底是什麼限制了它們的行動呢?如果放開手,整個百樓的人都不夠一個恐怖殺的。”

陳天信覺得自己說的有點難理解,想了一下,換了一個方式表達,“如果我們眼前世界柱是瞬間拔地而起的,你覺得以現實世界人類的科技能做到嗎?”

王悅想象了一下世界柱的大小,估摸了一下它的體重,小心翼翼地開口道:“或許瞬間不能,但是一天,三天應該能做到。”

王悅現在還以爲世界柱是普通石頭,但若是普通石頭,怎麼能用來鎮壓一個世界,怎麼能用來傳送住戶,怎麼能瞬間展示出恐怖場景成員的名單呢?

寶寶不乖:釣個總裁當老公 “嗯,按你這樣說,世界柱的存在比現有人類要強吧,可是你知道嗎?就在剛剛,世界柱鎮壓的恐怖世界生生地把世界柱壓下了一小截。”陳天信話音剛落,許川和王旭就跑出去看了看,果然,世界柱下的地面塌陷了一大圈,而柱子的高度,明顯低了一點。

“你們也看到了吧,恐怖世界已經把我們的世界當成了美味,迫不及待地發動了攻擊。剛剛恐怖世界的攻擊讓我們損失了……179名住戶!”陳天信也走了出去,指着廣場說道,“但好像我們的世界更加強橫,直接滅殺了入侵的恐怖。”

“這些是推測嗎?還是你們臆想出來的?”王旭覺得這一切都荒謬極了。

陳天信沒有回答如何得知,只是說了句“這些都是真的。”

“既然我們的世界如此強橫,爲什麼又要讓恐怖們入侵呢?”許川表達了自己的困惑。

“我很難回答,如果非要說的話就像是這樣:我們世界是一條大狗,我們的文明是它身上的毛髮的顏色,恐怖世界就是一根香噴噴的,吃了毛髮會變色的骨頭。大狗看到骨頭自然想吃,骨頭寧願不要自己的身體也要讓大狗染上色。最終的結果是,大狗吃了骨頭變得更大,自己的毛髮卻變了一種顏色。”

“顏色變化意味着文明消失,對吧?”許川最先反應過來。

“對。”陳天信看了許川一眼。

張勁謙接着開口:“那我們呢?扮演的是什麼樣的角色?”

“角色?或許是粘在骨頭上的毛髮吧,因爲我們的存在,大狗估記要很久才能吃掉骨頭。”

喬玲接着開口:“大狗吃下骨頭前必須舔掉毛髮,這是不是意味着我們被現實世界拋棄了,兩個世界都欲誅之而後快?”

陳天信對這個問題思考了一會,說了一個不確切的答案:“不是吧,現實世界似乎在保護我們,或許是現實世界既不想變色又想吃掉骨頭?這樣一來,百樓與世界柱的出現也就合理了。可是……”

“可是我們要怎樣做呢?”張勁謙搶先說出了陳天信的疑問。

幾人都陷入了沉思,與他們一起的,還有百樓中數以百計的住戶。

“等待……事情終有轉機!更何況天塌下來有高個子頂着。”陳天信放輕鬆地笑了一下,指了指頭頂。

“高個子?”

“對,百樓真正的老住戶!”

一百多年前,渾渾噩噩的住戶們只想着活過七年好嘗試恐怖世界力圖迴歸現實。

沒有意外發生,他們都死了。

七十六年前,一個住齡達到七年的住戶終於找到了另一條出路。

當時的百樓並沒有100層,只有99層,而進入100層居住的七年住齡住戶便不會被恐怖場景召喚,也是如此,之後每位住齡達標的住戶都選擇了在第100層隱居。

解開每層留下的字謎,那名住戶找到了通往100層的樓梯。

100層裏留有百樓的來歷以及衆住戶共同的使命。

珠光寶妻【完結】 這個使命就是進入恐怖場景盡全力求生,儘量降低死亡,但其中原因不得而知。

如今令人比較信服的說法是:現實世界留下的100層是給該文明的一個機會,如果連100層都無法發現不了,住戶們根本沒有能力對抗90天后的恐怖,更不要說恐怖世界了。

絕大部分七年住齡的老住戶都沒經歷過90天以上的恐怖。

90天之上的恐怖也有另一個名字——天災!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