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黑風臂猿穿過樹林,從裡面鑽了出來,瞪著兩顆圓溜溜的如銅鈴般的大眼睛,陰森兇狠的盯著兩人。

「快跑——」夜冰依嘴角一抽,這是不是報應?她剛才還在幸災樂禍呢,這隻黑風臂猿就來光顧她了。

但是,高階的魔獸本來戰鬥力就比人類強,又豈能是這麼好甩掉的?

黑風臂猿大聲咆哮一聲,朝著兩人飛奔了過來,別看它的身體龐大,但是跑起來,一點都不含糊。

雙眼噴火,惡狠狠的盯著兩人的後背,該死的人類!居然偷走它守護了一百年的烈焰果,可惡,可惡!

它邊跑邊破壞,發出猛烈的撞擊。大樹被它撞得七倒八歪,轟隆隆的響聲,震耳欲聾,速度飛快的朝著前面兩人追攆。

「好強的攻擊力!」夜冰依一邊逃跑一邊感嘆。

「吼吼吼——」

「嗷嗷嗷——」

「轟隆隆——」

兩人一獸,所到之處,土屑飛濺,塵土飛揚,樹木倒塌,無數的罡風刮過——

采兒朝著黑風臂猿拍出了一掌,一團紫色的光芒重重地砸在了它的身上,然而,就好像擊鋼鐵之上,發出一道清脆的響聲。

夜冰依心中暗道不好,這黑風臂猿,還練就了金剛不壞之身。

不知不覺,半個時辰已經過去。夜冰依氣喘吁吁,這樣下去,體力遲早被耗干,最後落入猿口。

這時——

在房間中的監視人,也注意到了兩人這邊的一幕,實在是黑風臂猿這樣龐大的魔獸,想不吸引他們的注意力也難。

但是之前,他們的眼光都盯著那些身體強壯的男子,根本沒有將目光,放在她們兩個女子的身上,所以,並不知道前面發生了什麼事。

兩人小丫頭,被一隻黑風臂猿追殺?

眾人紛紛為她們捏了把汗,這兩個丫頭,到底幹了什麼事情?居然惹得一向好脾氣的黑風臂猿,如此追殺。

一副不追上,誓不罷休的樣子。

沒錯,在魔獸界當中,黑風臂猿的脾氣,真的是算好的了,一般人不主動攻擊它,它也不出來攻擊人。

夜冰依完全不知道自己被監視,此時此刻,她在想,要想一個什麼好辦法甩開黑風臂猿。

突然,除了背後黑風臂猿狂奔的聲音之外,夜冰依還聽到了有一群嘶吼聲,那是混亂的,好像各種低階的魔獸。

用腳趾頭想,她都知道,一定是她送給夕霧聖女一行人的那群魔獸潮。

要是平時,她一定會得意的仰天長笑,但是如今她都自身難保,實在是笑不出來。

忽然,大眼睛一亮。

夜冰依一拍腦袋,她簡直不要太聰明!

嘴角勾著邪笑,拉著采兒,飛快的調頭,朝著夕霧聖女和軒轅子凌那條道飛奔而去!

「嘿嘿,我們去找夕霧聖女去,大家都是難兄難弟!」

采兒聞言,瞬間明白她的意圖,腳下頓時一個趔趄……

這調皮搗蛋的小女人……真是可愛!

那群監視著兩人的人,突然看到她們兩個往反方向走,紛紛不明所以。

但是很快,他們就發現,另一條道上,那些人,比起夜冰依兩人,更是慘不忍睹—— 韓輝道:“哥,總要試試才知道,你說呢?打一個電話,聽聽聲音也是好的啊!我都離開家好幾年了,估計他們也已經有了我死了的心裏準備!”

倭國人就是腦子有病,一個白毛殭屍在路上走,居然還有人以爲是在cospy。

沒有一會,美惠子的電話就打來了,她的聲音有些氣急敗壞:“你都做了什麼?你不要回酒店,找個地方躲起來吧!”

陳志凡哦了一聲:“好!”奈良地宮裏的忍者被他叫韓輝屠戮了一個乾淨,最大的異能研究所被一把火燒了,所有的科學家全都被殺了。

就算是現在去找,除了骨灰什麼也找不到:“我們去海邊,看看有沒有漁船能叫我們借一把東風。”

家和美慧子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陳志凡掛斷了電話,現在全奈良城都是最高等級的戒備,陳志凡到現在人在什麼地方,她都不知道。

家和美慧子再給陳志凡打電話,他的號碼就打不通了。

此時陳志凡和韓輝等幾個黑僵,俯身在一艘去棒子國的遠洋輪船的底部。陳志凡的打算是通過棒子國去西伯利亞與曼徹斯特等人會和!

一隊隊士兵,警察將奈良所有交通通道全都設置上了關卡。凡是進出奈良的人,全都檢查到了牙齒。

葉南疆沒有收到陳志凡的消息,卻是收到奈良的警報等級:“紅色警報,那小子做了什麼?”他也聯繫不到陳志凡。

奈良方面這麼大的動靜,只能證明陳志凡沒有被抓住,否則絕不是這樣的反應。

警報等級幾乎是全世界通用的,黃色,藍色,橙色,紅色,還有一個全世界心知肚明,卻絕不會輕易使用的黑色警戒。

黑色,就證明了局勢到了無可挽回的地步,核危機或是生化危機!

陳志凡帶着韓輝等人趕到和羅通等人約好的匯合點點,這裏已經被佈置成了小型的營地,不知道他們用什麼方式和自己的國家取得了聯繫,陳志凡在營地還看見了飛機,越野車!

羅通看見陳志凡激動的道:“小夥子,你終於到了,我們都打算要回去找你們了,聽說現在奈良是紅色警戒,全城戒嚴大搜捕呢,你們怎麼出來的?”

韓輝道:“跟你們後面出來的,不過我們的辦法比較土,不值得一提!”陳志凡一直以來都是人類的正常形態,陳志凡沒有叫他泄露他的身份,韓輝不會泄露半分,只是含糊其辭的回答了羅通。

西伯利亞非常的冷,一年四季西風呼嘯,似乎永不停止。

曼徹斯特從一頂帳篷裏走出來:“嗨,老爺子說你肯定能回來,我都快等不及了,”看見陳志凡幾個人一個不少,那個一身白毛的傢伙還是緊跟在陳志凡的身後,他壓低聲音說道:“我們有可能誤打誤撞的發現了冰原天墓的所在!”

聞言,陳志凡精神一震:“哦?我也正想去闖闖看!”

羅通乾咳一聲:“小夥子,我們這麼多人去,那是不可能的,你打算帶誰去?”

帳篷裏的人,幾乎全都擠了出來,圍在陳志凡的身邊:“我去!”

“我也去!”

陳志凡道:“兵貴在精,不在多,我帶曼徹斯特,沙雅,昨兒那個放火的,韓輝他們。”他的意思是帶殭屍。

一個年輕人說道:“我不叫放火的,我叫坤,能力是雷火!”

白屍男人道:“主人,我以後叫零,我也去,我不會給主人拖後腿的。”

另外幾個黑僵也說了自己的名字。

羅通出聲道:“再帶柔娜去吧,她會放霧,能掩護你們脫身,她個人戰力也不弱,不會拖後腿的!”

一個身材火辣的女人從人羣裏擠了出來:“嗨,我們還不知道你的名字。”她朝着陳志凡伸手:“我叫柔娜,我的能力是迷幻之霧,你呢?”

“我?”陳志凡道:“我叫陳志凡,能力是醫術。”

聞言,所有的人表情都怪異起來,一個醫生,誰信啊?

壞總裁的專屬寶貝 陳志凡看出他們的表情就知道他們不信自己的話,當即說道:“我的能力確實是醫術,至於其他的,不算是能力,只能說是職業習慣,我是一名華夏國普通的警察。policeman,懂嗎?”

曼徹斯特哈哈一笑:“陳,你還真叫我們,驚訝,我們之前一直猜測,其實你也是華夏異能人士。”

陳志凡搖頭,他的能力根本不是異能:“我是接受了一個案子,調查並找回最近的華夏失蹤人口,就是你說的異能人士,在認識你們之前,我都不知道這個世界上還有異能人士這種人的存在,我一直以爲外國和華夏一樣也是鬼怪妖物殭屍什麼的!”

他看出別人臉色不可置信的神情:“我長這麼大,還是第一次出國呢!人員就這麼定了,我歡迎諸位來華夏遊玩,訪友……”

狼人曼徹斯特一臉的古怪:“我現在是真的相信你是華夏警察了,哈哈哈,來先進帳篷休息一下,然後我們決定怎麼行動。”

沙雅通過幾天的休息,已經恢復了過來:“只有幾個人的話,我可以把你們瞬移進去,然後再帶出來,”

“no,”陳志凡擺手:“我要你,柔娜,隱匿起來,給我們建立一個隱匿的傳送站,我留下人保護你們,這樣,我們這個小隊,再次縮減人數,會比較機動。如果還是奈良的那種情況,坤可以用雷火毀滅這裏!這樣不人道的地方,就不應該存在。”

周圍的一衆人義憤填膺的激憤了起來:“就是,陳,倭人太可恨……”

羅通暗暗的打量陳志凡,這個相貌普通的年輕人,很輕易的就將一羣人的情緒調動了起來,雖然彼此還是陌生的,特殊的經歷令他們每個人之間都產生了與彼此間的奇異情感,甚至是包括他自己。

陳志凡的目光平靜且冰冷,拿人做研究的事情屢見不鮮,就是華夏國內也會有,只不過不會如倭人這般令人髮指!

現在就是不知道,拿異能人士做研究的事情有多少國家在參與。

他總覺得這件事不是那麼的簡單。 那些人,正是被獸潮包圍的軒轅子凌和夕霧聖女一行人。

風雲國靈主,和鳳凰谷火長老,很快就發現了軒轅子凌和夕霧聖女一行人。

這一看不要緊,頓時嚇得他們差點從椅子上栽下來!

天啊!他們這邊的情況,加起來,也抵得上這兩個小姑娘的一隻黑風臂猿了吧!

他們居然招惹上了獸潮,這是什麼鬼運氣?

此刻,眾人的注意力,完全放在了夜冰依和距離她們不遠的軒轅子凌一行人的身上。

注意到對方的距離越來越近,眾人嘴角狂抽,這兩個姑娘還真能行啊,人家都自身難保了,她還帶著一隻黑風臂猿湊熱鬧!

這樣真的好嗎?

愛上下堂妻 當然,他們又怎麼會知道,夜冰依就是故意的呢。

姬流音冰藍色的眼眸閃過一抹若有所思,嘴角緩緩勾起一抹優雅的弧度。

他倒是覺得,夜冰依就是故意的,只是,好奇怪……為何,他總會覺得這女子有一種熟悉的感覺。

旋即自嘲一笑,瞎了這麼多年,他之前,又見過誰呢?

誰又會搭理他……

唯有一人……

夜冰依和采兒穿過小樹林,很快便來到軒轅子凌這條道上。

彼時,軒轅子凌幾人自身難保,被無數的低階魔獸纏身,他的面色陰沉,眉心緊蹙。

而那位高高在上的夕霧聖女,早已經嚇得花容失色,躲在幾人的背後。

正在這時,只見先前跑的比兔子還快的兩人,向他們飛奔而來。

夜冰依說道:「大兄弟,我突然發現,還是跟著你們走,是正確的——」

話說一半,夜冰依突然面色一變,驚叫一聲,彷彿才發現他們身處在危難之中似的。

「你們……好多魔獸啊……這是怎麼回事?那……還是拜拜吧!」

然後越過幾人,兩人飛快的逃跑,好像後面有狼追著似的。

一頭霧水的幾人「……」

有毛病。

不過,此時幾人哪裡有心思想她們在搞什麼鬼?

商量一番,決定齊力,一擊將這些魔獸殲滅。

好在大家都不是泛泛之輩。

「砰砰砰——」

「轟隆隆——」

「呼啦啦——」

聯合的一擊,消耗了他們全身的力量,也終於將這些低價的魔獸消滅得七七八八。

軒轅子凌面色虛白無力,正準備找個地方,坐下來,好好休息一番,驀然——

「吼——」

「啊——」夕霧聖女尖叫一聲,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看著突然出現的黑風臂猿,軒轅子凌等人,只覺得腦子一炸,險些忍不住吐出一口老血。

靠!

他們這是造了什麼孽?

遇到那些低階的魔獸潮也就算了,如今竟然又來了一隻黑風臂猿!

此刻,監視著他們的眾人,嘴角齊齊狂抽,格外的同情他們。

那兩個小姑娘……簡直了!

但是,由於他們並不能聽到裡面的對話,所以,也並沒有看出來夜冰依是故意,將黑風臂猿引過去的。

畢竟,誰被黑風臂猿追殺著,還故意往有魔獸潮的地方跑呢,難道是嫌死的慢不成?

皆是唏噓……軒轅子凌他們的運氣,也太差了。

唯有白衣男子,嘴角彎彎的弧度,笑意不斷,冰藍色的眼眸,閃過異樣光采。

隨即,驀然想到他一直要找的女子,心口狠狠一痛。 休息之後,羅通帶着人拆卸帳篷,陳志凡站在他的身邊問道:“老爺子,您覺得我們這一隊人此去會順利嗎?”

羅通停下手裏的動作,看了陳志凡片刻,最終說道:“不知道,我算過,算不到。”

聞言,陳志凡道:“我知道了,”不管是什麼情況,進冰原天墓,都是勢在必行的,不可更改的。

在奈良的所見,已經激起了他心裏的血性。

他不能叫自己的同胞淪爲外國人的試驗品。

除了陳志凡留下的隊員,其餘的人全都乘坐飛機離開,離開之前都問清楚陳志凡是在哪個城市當警察,他們回國之後會再到華夏找他玩。

沒有人想,陳志凡會去而不返。

狼人曼徹斯特帶着陳志凡幾個人朝着西伯利亞荒原的深處走去:“陳,我們在這裏紮營之後,我也是偶爾之間發現的一個入口,以前這裏還有一片冰原的,不知道什麼時候,這裏冰原消失了,入口給露出來了。”

他指了前面一處異常聳立的巨石處:“就是在那裏!”

陳志凡轉頭對柔娜說道:“你的迷霧能維持幾天?”

柔娜朝着陳志凡拋去了一個媚眼:“多久都可以!”她拍拍身上的揹包:“現在我們有帳篷,還有食物,等你們幾天半月沒有問題。”

陳志凡叫幾個黑僵留下陪着兩個女孩兒:“如果你們沒有被發現,就千萬不要暴露行跡。我們會盡快出來的,如果超過7天還沒有出來,沙雅就帶着他們去找羅通老爺子。”

這些黑僵原本都是倒黴的同胞,羅通應該不會把他們交給不相干的人。在從倭國出來的試試,陳志凡已經給每個殭屍交代了一下怎麼到z市找到他家找到軒轅龍飛。

現在的安排不過是爲了防患於未然。

羅通都算不到進了墓會是什麼樣的情況,他對此行也不報什麼客觀的態度。

坤低聲說道:“陳,沒有你,我們落在倭人的手裏遲早都是死,如果這次是因爲迎接自己的同胞和無辜者而死,我一點也不後悔!”

狼人曼徹斯特用大巴掌一巴掌拍在了坤瘦弱的肩膀上:“死什麼死,聽陳的!”

當他們都放棄了希望的時候,陳志凡如救星一般的出現在了他的面前。他不輕易服人,他就服氣這個孤身闖倭人密地的華夏警察!

柔娜保證道:“這次我們不會再輕易落在別人的手裏,要是有敵人,我們就和沙雅去別的地方,”

陳志凡道:“出發!”

他的目光鎖定着那片巨石,巨石後面的門戶代表着什麼,他自己也說不清楚!

總之,他沒有一點兒的擔心!

陳志凡率先朝着狼人說的入口走了過去,韓輝和零,幾個黑僵自覺的跟在了陳志凡的身後,他們原本就已經死了,如今危險和死亡對他們沒有什麼威脅,陳志凡就是他們的主心骨。

巨石的後面,一個石頭臺階出現在了幾個人的面前,在陳志凡擡腳搖邁上臺階之時,一個渾身白毛的人形怪物朝着陳志凡撲了過來。

陳志凡手疾眼快,身體一晃,就躲過了渾身白毛的人形怪物。

狼人一把將白毛怪物提了起來,白毛怪物的脖子上有一節鐵鏈,隨着白毛怪物的劇烈掙扎,發出嘩啦嘩啦的響聲。

幾個人看見白毛怪物的臉時,都是齊齊的倒吸一口涼氣。

白毛怪物全身的毛足有寸長,臉是卻是沒有一根白毛,詭異就在此,這是一個人類的面孔,被狼人抓住,白毛怪物對着狼人又抓又咬。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