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智興和尚伸手在那智秀腦袋上敲了一下,大聲道:“你小子是不是動心了?告訴你,這個女人現在沒有八十,也有七十多了,你難道想爲一個八十多的老婆婆還俗?”

智秀和尚一呆,一張臉變得慘白,道:“師兄,師兄,這個人真的是八十多歲了?”

燕七嫣然道:“小和尚,別聽那個智興胡說八道,我今年才十八歲–”說罷,格格的笑了起來。

老和尚口中頌了一聲佛號,道:“燕寨主,你過了多少個十八歲了?有沒有六十多個?”

燕七笑道:“老和尚,說出來就不好玩了。”眼波流轉,竟是嫵媚動人。

這個八十歲的年老婆婆,一顰一笑之間,竟然還是傾倒衆僧。

我心裏暗道:“這個燕七,估計也只有那個嘎仙洞的鮮卑公主拓跋真可以和她一較高下。二人的美貌不相上下,只不過一個全然沒有機心,一個卻是心狡如狐,心狠手辣,世上估計也就只有這麼一個女人了。

老和尚對那燕七道:“燕寨主,我知道你來的目的爲何,你既然是爲了這魔鬼城之中的哪一個大寶藏而來,那麼咱們自然可以商談商談,有話好好說,咱們又不是什麼非要你死我活的敵人。什麼事情儘可以商量着來。”

我心裏一震,心道:“怎麼這個天眼寺的老和尚要和燕七聯手?去盜那寶藏?”

燕七和石觀音對望了一眼,這才哦了一聲,慢慢道:“既然大師要和我們合作,那我們自然是求之不得。”

燕七目光閃動,不知道她心裏在想些什麼。

只聽那老和尚緩緩道:“燕寨主能夠和我們聯手,那是再好不過了,這魔鬼城之中的大寶藏,其實我們天眼寺早已經發現,只不過一直想到這個大寶藏乃是歸屬於你們五斗米的門下,所以,我們天眼寺這些年來,就只嚴密保護,卻沒有一絲一毫動過這寶藏,一直在等着你們五斗米門中的後人前來,將這魔鬼城之中的大寶藏交給你們,這一次你們終於來了,我們天眼寺也可以從此卸去重擔了。嘿嘿,從這一點上,我們天眼寺還要感謝燕寨主呢。”

我心裏暗自嘀咕,心道:“這個老和尚真是奸詐,還什麼爲我們五斗米保護着這個大寶藏,別胡說八道了,一定是你們雖然發現了這大寶藏,可是一直打不開,沒有那盤的鑰匙,這大寶藏對於你們天眼寺就是,近在咫尺,卻是遙不可及,看得到,吃不着。哼,你這一番瞎話也就騙騙小孩子,連我都騙不了,這個燕七更是不會相信的了,且看這個燕七如何對付這個奸詐的老和尚。”

那燕七看着老和尚哈哈一笑,道:“大師所說的太有道理了,我也是這麼想的,我燕七要是早遇到大師這麼明事理的人,也就不會失手誤傷了那麼多天眼寺的高僧們了,大師,不會介意吧?”

我心裏暗暗道:“誤傷、你也真說得出口,那是故意殺死的好嗎?”

那老和尚嘿嘿一笑,道:“那裏那裏,我們佛家講究超度,涅槃,燕寨主,這是送那些佛門弟子去另外一個世界,省的在這個世界受這輪迴之苦,這是燕寨主的大恩大德啊,我們天眼寺的一衆弟子都是五內銘感,是不是。徒兒們?”

那些天眼寺的和尚聽得師傅都這般說,那個敢不回答,都是悶聲悶氣的答應道:“是,師傅。”

老和尚皺眉道:“大聲點,燕寨主沒聽見。”

那些天眼寺的和尚這才提高了一些聲音道:“是,師傅。”

我們四人躲在一側,都是暗暗驚奇。誰也沒有想到打了半天,殺了那麼多人,這個天眼寺的老和尚一來,竟然和這個殺死那麼多天眼寺和尚的燕七聯起手來。

世上的事情真是滑稽。

荒唐。

我心中暗自覺得詭異。

那燕七笑道:“大師,不用這麼客氣了,咱們現在是同舟共濟,大師還是趕緊指點我們,那大寶藏的所在,咱們這就看看那大寶藏裏面到底有些什麼東西。”

老和尚大喜,;連忙道:“燕寨主,跟我們來。那大寶藏就在我們天眼寺的天眼之中,我這就帶燕寨主同去,不過,要是打開了那大寶藏,燕寨主,一定要允許我們進去參觀參觀。”說罷,這財迷老和尚笑眯眯的看着燕七。

所謂人爲財死鳥爲食亡,這個天眼寺的老和尚只是因爲,一心一意貪圖這大寶藏,這纔對這燕七卑躬屈膝起來,只因爲這個天眼寺的老和尚知道,沒有五斗米門人的鑰匙,這個大寶藏是誰也打不開。這個中的關竅,這個老和尚早已經想明白了幾十年。只不過一直機緣未到,是以他們天眼寺只有苦苦的守着這個魔鬼城,不讓外人進入。

燕七笑道:“這個不太好吧?”

老和尚的臉色立時僵硬,尷尬道:“怎麼,燕寨主覺得那裏不太好,咱們可以改進。”

燕七笑道:“我是說這樣分配不太好吧,我覺得到了那大寶藏裏面,那裏面的東西,自然是二一添作五,咱們三家,一分三份就是,你們天眼寺,我們草鬼寨,還有這位石姑娘他們的飲馬川,一一平分,大師意下如何?”

那個老和尚大喜,顫聲道:“燕寨主所說自然是再好不過了,我們天眼寺的舉雙手贊成。”

這個燕七這麼一說,這個老和尚畢竟還去了一塊心病,要不然的話,到了那寶藏裏面,大家分贓不均的話,勢必要打了起來,那樣的話,這個燕七的毒術可是誰都抵擋不了,現在燕七自己承諾,那麼到了裏面,雙方交手的可能性又小了許多。

石敢當和石觀音對望一眼,都是沒有說話。

燕七沉聲道:“大師,事不宜遲,還是趕緊帶我們去那大寶藏的所在吧。”

老和尚連聲道:“是,燕寨主,燕寨主和這位石姑娘跟我來。”

老和尚隨即帶着燕七,石觀音,石敢當,還有一衆僧人,向左面斷壁殘垣之後,走了進去。

我們四人等了半個小時之後,這才邁步走了出來,一路跟隨那些人的足跡,來到那魔鬼城的中央部位,在一處深坑之前停了下來。

那些人的腳印足跡就是逶迤向那深坑裏面而去。

我們凝神望去,只見這深坑足足有一二百米之深,被那些天眼寺的僧人挖出一條斜長的沙道,沙道一直通向深坑之底。

深坑地下,兩扇厚重的石門此刻已經向兩旁縮了進去,露出了一個黑漆漆的石階,石階向下,更是不知道多深。

奇怪的是,這石門兩側,竟然並沒有任何的天眼寺的僧人值守。難道這些天眼寺的僧人就不怕後面有人設伏?或者有人將這機關破壞?

我將這個疑問問了出來,拓拔野想了想,沉聲道:“也許這些人知道這石門堅固,厚重,不可能有人破壞的 了,也許這天眼寺的僧人長期在這沙漠之中生活,知道這沙漠的習性,知道這些日子以來的天氣情況,這才放心的下去。”

李進目光閃動,沉聲道:“也許更重要的是,這些人利令智昏,忘記了這個大寶藏之中,也許會藏有重重殺機。”

拓跋野點點頭,忽然鼻端嗅聞了一下,臉色大變,隨即招呼我們道:“咱們快藏起來。”

我奇道:“怎麼了?爺爺。”

拓拔野低聲道:“我和星星曾經在這大沙漠裏面待過幾個月,知道這沙漠裏面龍捲風來臨時候的徵兆,現在我鼻端就聞到了那風沙要來的氣息。”

我環顧四周,看着這荒城,心道:“那怎麼辦?現在就是想要逃也來不及了。”

拓拔野似乎看出了我的擔憂道:“咱們快找個地方躲一躲。那龍捲風也就是一陣,一刮就過去了。”

我們三人隨即跟隨拓拔野一路,奔到這魔鬼城的一處保存完好的房間裏面,然後躲在那房間的角落之中,不一會功夫,便聽得屋子外面猶如萬馬奔騰一般,那龍捲風攜帶着風沙奔涌而來。我們躲在那房屋之中,猶如在驚濤駭浪之中一般,聽着那怒吼的狂風沙肆虐而來,又急卷而去。

來得快,去的也快,這狂風沙只來了短短的十來分鐘,就煙消雲散。

我們衝出屋外,急忙來到那天眼寺大寶藏的深坑所在,只見那深坑之中,已經被埋了厚厚的黃沙,全然看不出那大寶藏的所在了。

我們看着那被埋在黃沙之下的祖師爺留下的寶藏,想到那些天眼寺的和尚和苗疆草鬼寨的燕七,湘西飲馬川的石觀音,石敢當全都埋在這黃沙之下,心中便是一陣感慨不已。

我望着星星,星星望着我,我心中告訴自己:“星星就是我的大寶藏,這個世上還有什麼比星星更珍貴的呢?”

我拉着星星的手,向着星星微微一笑。

漫天的黃沙從遠處緩緩移動,我知道,這歲月也如黃沙,慢慢遷移,可是我對星星的感情,卻如這天上的明月一般,亙古永存–

【全文完】 公雞“喔喔喔喔”的聲音,還有鳥兒的歌聲,都能聽到。把許家村還在睡覺的人們都叫醒了,原來天亮了。清晨空氣格外的清新,紅紅的太陽慢慢地從山尖上冒了出來,把揉和的陽光均勻地灑在村子的每一個角落。樹林裏、草地上,水面上,綠葉上,散發着清新的氣息,多麼美麗的村子啊,可是就在這裏卻發生了這樣的故事……

村裏有一位楊奶奶,人非常善良,整個許家村的村民,全都說楊奶奶的人品是最棒的。就在她25歲那年,她的丈夫發生了意外,離開了她。剩下一個4歲的小男孩起名叫許壯。

轉眼間,楊奶奶都68歲了,兒子和兒媳都40多歲了,可是他倆一直都沒有要孩子。楊奶奶和他們生活在一起。大壯是一個非常孝順,非常老實憨厚的一個人。

兒媳大英子可是非常小氣,還能挑理的一個人,有點錢就自己把着,大壯要是花錢給楊奶奶買點吃的,她要是知道了,肯定和大壯吵架,,家裏的活都是大壯自己一個人幹,她從來不管不顧。整天整宿的打麻將,有的時候一宿都不回家,村裏人都說大英子與二狗子搞破鞋。大壯心裏都知道,倆人總是因爲這事總吵架。吵完架,大英子能老實兩天。沒過幾天又開始打麻將,還是和二狗子總在一起,大壯實在沒有辦法啊,只能忍氣吞聲。

有一天早上,大壯下地幹活去了,大英子洗完臉,化完妝。穿的特別的暴露,來到楊奶奶的屋子裏,大英子看見楊奶奶坐在搖椅上閉目養神。大英子說【婆婆我去打麻將了,你看着點家啊】

說完,扭着屁股就走了,楊奶奶見大英子走後,趕緊從搖椅上,下來,穿上鞋。把房門關好,就偷偷的跟在大英子的後面,大約5分鐘楊奶奶看見大英子沒去麻將館,直接去的二狗子家,楊奶奶看見以後氣得渾身直哆嗦心想【這個不要臉的東西】於是轉身回家了。

轉眼間,天色漸漸暗了下來。大壯幹活回來了,進屋一看大英子不在家,晚飯也沒有做。轉身來到楊奶奶的屋子,進屋一看楊奶奶坐在搖椅上,臉上的表情有點不對勁。於是,大壯蹲在楊奶奶的搖椅旁邊笑着說【媽!你怎麼了,怎麼不高興啊,是不是餓了,想吃什麼兒子給你做去】

楊奶奶沉默了一會,把今天早上的事告訴了大壯,大壯聽完氣的直咬牙。可是又能怎麼樣,說了好幾回還是不聽。

就在這時候,大英子哼着小曲,扭着屁股回來了,一進屋就喊【媽!飯做好了嗎?我都餓了】

大英子看見婆婆沒有給她做飯,又看見大壯在自己婆婆屋裏,當時就來氣了,用手指着大川,大喊起來【許壯!你在那幹什麼啊,怎麼還不去做飯啊,你給我過來,你和你媽是不是又在商量怎麼對付我,你們母子倆就欺負我吧】說完坐在地上開始撒潑【這日子沒法過了!我不活了!都欺負我一個人】

這時,就聽大裝吼了一聲【行了】

幾步走到大英子面前,一把,把大英子從地上拽了起來,看着大英子憤怒的說【大英子你爲什麼還和二狗子在一起,全村人都知道了,你不覺得磕磣嗎,我說你多少次了,你怎麼還沒臉啊】

大英子裝着無奈的樣子說【你那隻眼睛看見我去找二狗子了!我去打麻將了,你沒看見就別瞎說】

這時楊奶奶氣的一下子從搖椅上站了起來,走到大英子面前說【我看見了,我看見你早上去的二狗子家】

大英子一聽,喊了起來【婆婆,原來你跟蹤我,好啊,既然你們都知道了,那我就告訴你們,我就去了怎麼地吧,我就跟二狗子搞破鞋了】

楊奶奶聽完大英子說的話,擡手就是一個大嘴巴子【你這不要臉的東西】

大英子也急眼了,雙手用力一推,只見楊奶奶的身體好像飛起來一樣,重重的摔在地上。

站在一旁的,大壯看見楊奶奶趴在地上,趕緊跑過去用雙手把楊奶奶攙扶起來,坐到了搖椅上,急忙問【媽!媽!您怎麼樣啊!您沒事吧!啊!媽!】

楊奶奶看着大壯搖了一下頭。

接着,楊奶奶氣的,一隻手捂着胸口,兩眼瞪大英子說【你着不要臉的東西,有本事你打死我,你要是不打死我,你就不是你親孃生的】

大英子聽完後嘴一撇邊笑邊說【我不打死你,打死你我還點犯法,再說了你命能值多少錢,我命能值多少錢,你也不想想,你都要死的人了,和我能比嗎】

許壯聽完以後,走過去,上去就是一腳,把大英子踹了一個跟頭大罵着【王八犢子,我讓你嘴損,】

大英子氣的就像發瘋一樣,用手指着大壯說【許壯,你敢踹我,我告訴你,我就揹着你和二狗在一起了,我們倆還上了牀,二狗子的活比你強多了。你們母子倆就沒有一個好東西,你爸爲什麼死的早,是不是你媽年輕的時候也搞破鞋來的。你爸知道以後被氣死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坐在搖椅上的楊奶奶聽完大英子說的話,左手捂着心臟就聽,撲!的一聲,嘴裏噴出一大口鮮血,緊接着撲通一下躺在了搖椅上,

大壯看見楊奶奶躺在搖椅上一動不動。趕緊跑過去跪在搖椅旁邊,雙手抱起楊奶奶的身體,大叫【媽!媽!你醒醒,媽你怎麼別嚇我!媽!媽】

大英子看見楊奶奶躺在搖椅上一動不動,心裏也害怕了,於是,趕緊走過去蹲了下來,用手晃動着楊奶奶的身體,說【婆婆,我!我!我不是故意的,您醒醒!婆婆!婆婆】

說完後,把手指放在了楊奶奶的鼻子下面。頓時傻眼了,楊奶奶已經停止了呼吸,被活活的給氣死了,可是楊奶奶雖然死了,但是她有一肚子怨氣,還有那雙怨恨的眼睛始終沒有合上。

楊奶奶去世的消息,瞬間傳遍整個村子,村民們懷着一顆傷感心,都來幫助許壯送楊奶奶最後一程。

第三天是楊奶奶入土的日子,上午8點多鐘,大壯穿着孝衣,懷裏抱着楊奶奶的照片,傷心的表情,走在前面,再看大英子不但沒有難過,一邊走,一邊還不停的化着妝,【看着就想整死她】村民們擡着棺材,不一會來到了墓地。

只見大壯跪在地上,村民們把棺材放在事先挖好的土坑裏,準備埋時候,突然狂風四起,天空烏雲密佈,暴雨從天而降。

這時,大壯趕緊站了起來,喊着【大家快點往坑裏攘土,把坑填平就行,別讓大雨把我媽棺材澆溼了】

村民們趕緊用手中的鐵鍬往坑裏攘土,還沒有等村民們把坑填平,就在這時,天空一道閃電劃過,緊接着,咔嚓!一聲霹雷。

大壯把手一揮大喊【大家先回家吧,等雨停了在回來】

瞬間所有人都離開了墓地。就在這時,只見這個土坑裏冒出一股白煙,在閃電的照耀下,白煙慢慢消失,一位老太太出現在了。

這位老太太是誰那,接下來又會發生怎麼樣的事情那 白煙消失後,原地站着一位老太太,她不是別人正是一肚子怨氣的楊奶奶。雷電交加,狂風四起,暴雨降臨,只見楊奶奶頭髮凌亂,面色蒼白,渾身都冒着寒氣,雙手一擡飄在了空中,雙眼望着村子,望着自己家,大喊一聲【我還會回來的,不會放過你們這對狗男女】說完後,只見楊奶奶身子一斜,向坑裏的棺材飄過來,瞬間消失了。

第二天早上,雨停了,空氣格外清新,火紅的太陽慢慢的從東方升起,溫和的陽光照射着整個村子,又是一個大晴天。

大壯和幾個村民拿着鐵鍬,僱了一兩汽車拉着準備好的花圈和墓碑,五分鐘後來到了墓地。用了一個上午的時間,把楊奶奶的墳弄得非常的整潔,高大的墳包,墳包上面擺滿了花圈,墳頭豎立着高大的墓碑,墓碑上頭是楊奶奶的照片,還是那麼慈祥,照片下面刻倆排黑色的字,墳墓旁邊又栽了幾棵的松樹,大壯又燒了好多的冥幣,全部完事之後大壯跪在墓碑前看着墓碑上的照片,心裏好痛苦忍不住的,大哭起來【媽!媽!孩兒不孝,您老沒有享到福,孩兒活的太窩囊了,對不起啊!媽】

這時,站在一旁的村民李大哥,走過來勸說【大壯!大壯!行了!不要哭了,老楊大嬸一輩子沒有做過一點壞事,放心吧死後肯定上天堂的,行了起來吧】……

就這樣,楊奶奶死後,大壯再也在家呆不住了,於是就去了外地打工。留下大英子自己,一個人在家,也沒有人管了,更加過分起來,幾乎天天都去二狗子家。

就在這天晚上大約8點多鐘,大英子依然濃妝豔抹,穿着暴露,剛要閉燈走出屋子,就在這時,外面突然颳起一陣大風,大英子發現從外面刮進來一堆冥幣,還有花圈的花,還有條幅,大英子看見後嚇得【啊!啊!啊!怎麼會有這些東西那】大叫起來。

就在大英子大叫的時候,外面的風突然停了,順後大英子聽見,嘎吱!嘎吱!嘎吱!的響聲,彷彿就在楊奶奶的屋子裏傳出來,大英子走到楊奶奶的屋門口一看,只見楊奶奶屋子裏的搖椅開始不停的搖擺起來。

大英子嚇得趕緊就往門外跑嘴裏喊着【救命啊!救命啊!有鬼啊】

沒有等大英子跑出去,只聽,啪!的一聲。屋子裏的電燈都暴了,頓時屋子裏漆黑一片,隨後就看房門瞬間關上,大英子大哭着用力的拉房門就像逃出去,就在這時,她覺得有人在後面用手拍了一下她的肩膀,大英子回頭一看,只見面前站着不是別人正是楊奶奶,嚇得撲通一聲。

跪在了楊奶奶面前,哀求着【婆婆,我求你了,你放過我吧,是我不好,我以後再也不敢和二狗子來往了,我肯定好好過日】說完趕緊磕頭。

楊奶奶,不會在相信她說的話了,於是,用雙手擡起,掐住大英子的脖子瞪着大英子說【你個不要臉的東西,我讓你風流一時,後悔一輩子,今晚我不但要殺了你,我還要殺死二狗子那個王八蛋,我先讓你死】說完雙手用力,直見大英子脖子發緊,上不來氣,臉憋得通紅,眼珠成了白色,四肢搭了着,瞬間停止了呼吸,就這樣死了。

楊奶奶心裏還恨着一個人,那就是二狗子,於是,楊奶奶上了大英子的身體,向二狗子家走去。

二狗子看了看牆上掛的鍾,都快9點了心想,【大英子怎麼還沒有來】就在二狗子向外望去的時候,突然看見大英子從大門外走了進來,二狗子趕緊跑了出去,來到大英子旁邊用胳膊摟着大英子的腰,說【英子你怎麼纔來啊,我都等着急了】

二狗子說完後,看了看大英子心想【怎麼有點不對啊,今晚的大英子怎麼板着臉,臉色還蒼白,一句話也不說那】

二狗子沒有多想就把大英子拉進了屋子裏,進屋以後把大英子直接抱到牀上,開始脫大英子的衣服,就當脫衣服袖子的時候,二狗子用力一拽,只見大英子一隻胳膊被二狗走拽了下來,鮮血直流。

當時把二狗子嚇得【啊!啊!大叫起來】

把拽斷的胳膊扔到了一邊,轉身剛要跑只見大英子瞬間從牀上站了起來,用另一手抓住二狗子的肩膀,用恐怖的聲音說【你回頭看看,我是誰】

二狗子嚇得咧着嘴,回頭一看。只見牀上躺着大英子的屍體,還斷了一隻胳膊。站在他面前的不是大英子仔細一看,原來是老楊太太,二狗子哭着哀求着【老太太你不是死了嗎,你死了怎麼還來找我啊,我和你無冤無仇的】

楊奶奶聽完氣的用手抓住二狗子的衣領,手用力一擡,只見二狗子這個人都飛了起來,在空中翻了倆跟頭重重的摔在了地上。怒恨的說【你這個姦夫,要不是你整天和我那不要臉兒媳混在一起,我能死嗎,我兒子能出外打工嗎,我們家能變成現在這樣子嗎】

二狗子趴在地上,看着楊奶奶說【我該死,是我不好,都是你那兒媳婦非要跟我,求求您老開恩!放過我吧,我不想死】

楊奶奶聽完二狗子的話冷笑一聲說【放過你,想得美,我今晚讓你和這個淫婦下場一樣慘】

說完用雙手把二狗子從地上拎起來,一手抓住脖子,一手抓住腦袋,用力一揪,頓時腦袋被揪了下來,只見鮮血從脖腔裏噴出,噴在了楊奶奶的臉上。楊奶奶把二狗的屍體也仍在了牀上,臨走說了一句話【我不是以前的楊奶奶了,我現在是,專門殺那些無惡不作的壞人,喪盡天良的畜生,作奸犯科的男女,我就是】

整個許家村的村民們知道了,大英子和二狗子這對狗男女離奇慘死,都開始驚慌起來,有的村民嚇得搬出了許家村,就連在外打工的許壯也都聽說了這件事,心裏並沒有傷心,反而高興壞了,心想【這就是報應】

轉眼間一年過去了,就在村民們忙着收秋的時候,一輛黑色奔馳轎車從村頭緩緩地開進來,車裏到底是誰那,接下來又會發生怎樣的事情那 轉眼間,一年多過去了,就在村裏人都忙着收秋的時候,一輛黑色的奔馳轎車,從村頭緩緩的駛進了村子裏。村民們從來沒有看過這麼高檔的轎車,都紛紛放下手中的活,跟在了轎車的後面,只見轎車停在了許壯家門口,緊接着轎車的駕駛門打開了,從車裏下來一個男人,短頭髮,上身穿着白襯衫,扎着領帶,下身穿着一條黑色的休閒褲子,腳上穿着一雙黝黑鏨亮的皮鞋,

有的村民們一眼就認出來了,這不是許壯嗎,我的天啊!當初因爲大英子和二狗子的事。憋着氣出外打工了,如今現在變得這麼的氣派,這麼有錢啊。

有一句話說的好啊【誰也不知道自己的下一秒,會發生什麼事情】

大壯下車後,走到了車的副駕駛,把車門打開,大壯趕緊用雙手攙扶着副駕駛這個人,村民們有的歪着腦袋看,有的抻着脖子看,還有的翹着腳看。只見從副駕駛下來一位女人大概30多歲,身材不高,長頭髮,挺好看的,穿着孕婦的衣服,挺個大肚子,大壯雙手扶着那個孕婦。

側身看了看村民們喊道【你們還好嗎?我是許壯啊!我回來看看,看看這個支離破碎的家,一會再去墓地看看我的媽媽,給她老人家送點錢】

村民們聽完大壯說的話,就開始,你一言我一語的議論起來。

就在這時,村民徐大姐呲着牙,咧着嘴,看着大壯說【壯啊!你這一年都在外面幹什麼活啊,這傢伙又穿新衣服,又開車的,一年不見變化太大了,還有你身邊這誰啊,給我們大夥也是介紹一下】

大壯看着村民們,很嚴肅很有禮貌的說【我去城裏找我一個不錯的朋友,他是在工地包活的,他把我留在了身邊,讓我替他管理一些小事,那時候我的心裏一直想着家,想着我去世的媽媽,有的時候自己坐在沒人地方偷偷的哭。對了,我身邊這位,是我新娶的媳婦,她叫陳燕,她在我們工地旁邊不遠的地方,開了一家小超市。小燕總是在我難過的時候,來勸說我,鼓勵我,幫助我!還給我錢讓我找人,自己包活幹。要是沒有小燕的幫助和鼓勵,我也沒有現在的輝煌成績。我現在有了自己的一個團隊,包個活什麼的,掙了點錢。我聽說大英子死了,我就和小燕我倆生活在一起了,她現在都懷孕6個月了】

大壯說完後,攙扶着陳燕,走進了自己離開一年多的家,走進屋裏一看,家裏被好心的村民收拾的非常乾淨,大壯走進楊奶奶的屋子,看着牆上掛的照片,又看了看楊奶奶生前總坐的那把搖椅,大壯心痛啊。

大壯攙扶着陳燕,離開了自己的家,開着車向墓地行駛。五分鐘後。車停在了墓地的道邊上,大壯把陳燕攙扶下車,自己又到車的後備箱裏拿出來一大袋子冥幣,還有一大袋子紙元寶,大壯一手拎着冥幣和紙元寶,一手攙扶着陳燕,來到了楊奶奶的墳前。大壯撲通一聲跪在了墳前,由於陳燕懷孕她沒有跪下,大壯把冥幣和紙元寶用火機點着,燒給了楊奶奶。

大壯!一邊燒一邊說【媽!你是不是在恨我啊!我一走就是一年多,沒有給您老上墳,媽!您別生氣,你看看你的兒子現在不像以前了,我在城裏有了自己的樓房,對了您在看看我身邊站着這位女人,就是您的新兒媳婦,她現在都懷孕了,您也快有大孫子了,媽!您活着的時候就沒有享到福,兒子心裏難受啊媽!媽!孩兒不孝啊!媽!】只見大壯忍不住自己的心痛,大哭了起來。

站在一旁的陳燕用手摸着大壯的肩膀親切的說【許壯,你別哭了,咱媽在天有靈!能看見你現在的樣子,她老人家肯定高興那,你別哭了啊!來!來!快起來!跪時間長了,腿該麻了】

大壯把手中最後一張冥幣還有最後一堆紙元寶燒完以後,雙手拄着地,慢慢的站了起來,看着墓碑上楊奶奶的照片說【媽!時間不早了,我們回城裏了。等您兒媳婦,把您大孫子生出來的時候,我們一家三口都來看您,希望您在天有靈,保佑您的兒媳婦順順利利的給您生個大胖孫子。】說完兩人又在墳前鞠躬三次,大壯攙扶着陳燕離開了墓地,

就在他倆離開不久,只見楊奶奶的墳頭,開始冒起一股青煙,接着墓碑上楊奶奶的照片竟然晃悠了幾下,再看照片裏的楊奶奶笑了起來了,接着大喊着【我有孫子了,我快有大孫子了,哈哈哈哈哈】

轉眼間,三個多月過去了,醫院裏傳來了一個男嬰的哭聲,但是哭聲就一小會。許壯在手術室門外,聽見孩子的哭聲高興的就在原地跳了起來【生了!生了!我有兒子了!媽您知道嗎我有兒子了,您快來看看你的大孫子啊】

楊奶奶真的來了,只見醫院的走廊裏颳起一陣微風,接着又冒出一股白煙,大壯看見後並沒有在意什麼高興的手舞足蹈。

這時,醫生在手術室裏出來了,走到大壯麪前說【你是陳燕的家屬吧】

大壯趕緊回答【是!我是陳燕的丈夫,怎麼了】

醫生嘆了一口氣,看着大壯說【我說完你不要難過啊,陳燕生了一個男孩,可是這個男孩一出生身子冰涼,喘氣有點費勁,我用聽診器在孩子的心臟上聽了一下,孩子的心臟有雜音,可能患有【先天性心臟病】孩子不知道能活多久,但是需要住院觀察一下,同時希望你們家長配合我們的工作。】

大壯聽完都傻了他拉着醫生的手說【我求求你!救救我的孩子,我都40多歲了,好不容易有了這個孩子,只要救活我的孩子,花多少錢都可以】

醫生看着大壯心裏也很難過,於是說【要是有一點希望我們是不會放棄的,我去和主任們在討論一下孩子的病情】說完大夫離開了大壯身邊。

就在這時,從手術室裏出來一位護士走到大壯麪前說【先生過來幫個忙,把孩子的母親推到病房去】

大壯聽完護士的話,趕緊走進手術室,過來幫忙推牀,看着還在昏睡的陳燕,又看了看在保溫箱的孩子,大壯仔細的看了看孩子,只見孩子臉蛋通紅,喘氣有點費勁,眼睛沒有睜開,手腳蜷縮着,卻沒有一點哭聲。

兩分鐘後陳燕被推到了22號單間病房,護士把保溫箱裏的孩子也放在了病牀旁邊,護士們囑咐了大壯幾句就離開了病房。

護士們走後,大壯坐在了,陳燕的旁邊,一邊看着孩子一邊望着陳燕心裏非常難過,就在大壯難過的時候。他感覺病房裏有一陣風微風颳過,大壯以爲是病房開窗戶的原因,起身擡起雙手把窗戶關上了,就在這時保溫箱裏的男嬰突然眼睛睜開,他彷彿看見一個人出現在他眼前,緊接着男嬰大哭了起來。

大壯聽見孩子的哭聲趕緊跑過去,他低頭看着孩子心裏咯噔一下,大喊起來【快來人啊!救!救我的孩子】

接下來又會發生怎樣的事情那 大壯聽見保溫箱裏孩子的哭聲,趕緊來到孩子的面前,他低頭一看,嚇得,不得了,只見孩子哭聲斷斷續續的,手腳抽搐着,小臉從通紅,變成了紫青色,大壯趕緊喊人【快來人,快來人啊!救救我的孩子】

就在這時,從門外跑進來一位男醫生,急忙來到孩子面前,醫生看見孩子後,也不敢在耽誤了,抱起保溫箱裏的孩子,就往手術室裏跑,一邊跑一邊對護士們喊【快去叫主任,快去!快去】

當時,大壯都傻了,不知道該怎麼辦,還是陪大人,還是顧孩子啊,心裏一想算了我也去看看我的孩子吧,他轉身剛要走,突然,聽見微弱的聲音叫他【許壯,你去那啊,咱家孩子怎麼樣,是男孩還是女孩】

大壯一回頭,看見陳燕醒了。大壯急忙來到陳燕身邊,但他不敢說實話,怕陳燕傷心,只能說謊了。大壯裝着高興的樣子,看着陳燕說【媳婦你醒了!太好了!孩子是男孩,挺好的,白白胖胖的,長得挺像你,你放心吧,他在嬰兒室那,在保溫箱呆着那,我這不是準備去看看嗎,你在睡會吧,啊!在休息會!】說完在陳燕的額頭吻了一下,轉身離開了病房,趕緊來到了手術室的門口等待着。

就在大壯,在手術室門外焦急等待的時候,彷彿聽見有人在喊他【許壯,你別傷心,孩子沒事】

大壯聽見後,登着一雙大眼睛,四處張望。心想【是誰在喊我啊!怎麼不見人影那!還說孩子沒事】

大壯以爲自己產生了幻覺,就沒有在意,大壯依然焦急的在手術室門外等待着。

這時,又聽見了有人在喊他【許壯,你別傷心,我告訴你,你去給醫院或主任上點炮【就是送點錢】放心吧,孩子的病沒事】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