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這什麼情況呀,是不是嘴賤又挨罰了”夏紫雲從樓上走下來望着二柱子打趣道。

“該你什麼事,不說話沒人當你是啞巴”二柱子望着夏紫雲沒好氣的說道。

“活該,讓你嘴欠”夏紫雲拍着巴掌對二柱子說道,二柱子望夏紫雲氣的是說不出話來,他知道自己的嘴皮子沒有夏紫雲厲害,他乾脆選擇不說,省的自己惹一肚子氣。

“夏紫雲,過來吃飯吧”我招呼着夏紫雲喊道。

“好香的粥啊,這漂亮姐姐真是厲害,不但人漂亮,她做的飯菜也好吃”夏紫雲蹦蹦噠噠的走了過來對暮婉卿誇道,暮婉卿心裏也是喜歡這個小丫頭嘴甜。

夏紫雲盛了一碗粥走到了二柱子的面前便吃了起“漂亮姐姐做的粥真好吃,真香,嘖嘖嘖”

“你”二柱子望着夏紫雲氣的臉都綠了,他望着夏紫雲手裏的那碗粥不由的嚥了一口口水。

“讓二柱子過來吃飯吧”暮婉卿向我商議道。

“讓他先跪着反省吧,他這身毛病都是我給慣的,現在不給他改好了,將來有一天我不在了,我怕這小子走歪路”我望着二柱子對暮婉卿說道,暮婉卿聽我這麼說只好點頭再什麼都沒有說。

二柱子捂着咕嚕嚕餓的直響的肚子,舔着嘴脣向夏紫雲手裏的那碗粥看了過去,二柱子越是這樣看夏紫雲,夏紫雲越是把碗裏的粥喝的呼嚕呼嚕的響,她差點把二柱子的口水都給饞出來了。

大約九點多,王思琪開着車來到了茅山堂,她剛一進屋二柱子就開始向王思琪求救“思琪姐,救我啊”二柱子說這話的時候哭喪個臉。

“你小子是不是閒着無聊惹你師傅了”王思琪望向二柱子問道,二柱子聽到王思琪的話後沒有說話只是點了點頭。

“你跟你師傅還真像,你師傅就手欠,你就嘴欠”王思琪衝着二柱子喊道,聽了王思琪的話後,我的老臉是漲的通紅,我也承認我確實有那麼點手欠,要不然能把這個夏紫雲惹回茅山堂嗎。

“林不凡,我都準備好了,你準備好了嗎?”王思琪轉過頭向我問道。

“嗯,我這該準備的也都準備好了”我點着頭對王思琪說道。

“那我們可以開始了”王思琪毫不猶豫的對我說道,聽到王思琪口氣這麼堅決,我只好點頭答應。

“二柱子,你上樓上把昨天我們接的雨水拿下來”我對着跪在地上的二柱子說道,二柱子趕緊從地上爬起來向二樓奔去,同時我也起身向我的那張桌子走了過去,我打開抽屜從最裏面拿出那滴晶瑩剔透的鬼眼淚,看到手裏的鬼眼淚我就想起了孫偉,這小子雖然有很久沒來了,但是他有經常給我打電話,有時候還託他的朋友給我送茶葉,茅山堂現在喝的茶都是孫偉送的,孫偉之所以不能經常來我這是因爲他被調到別的市區工作了。

“來了,來了師傅”二柱子端着那盆雨水走到我的面前說道。

“放到茶機上吧”我對二柱子說道,當二柱子把那盆雨水放到茶機上,我將手裏的那顆鬼眼淚扔進了盆裏。

“是不是可以開始了”王思琪看着茶機上的那盆水慎重的向我問道,我沒有說話只是對王思琪點了點頭。

王思琪嘆了一口粗氣俯下身子蹲在了茶機旁,用手捧起不鏽鋼盆裏的雨水往臉上潑去,我們大家則是目不轉睛的望着王鶴瞳的臉,王鶴瞳洗了大約十幾下,她的臉還是那樣沒有任何的改變。

“嗚,嗚,嗚……”王思琪蹲在地上哭了起來,她哭的是那麼的委屈,我們大家看着心裏都十分的難受。

“看來鬼眼淚加無根水無法清洗她的臉”我在一旁看着茶機上的那盆水說道。

“她的臉是先天形成的,是清除不了的”夏紫雲望着蹲在地上的王思琪說道,她心裏也爲王思琪感到惋惜,她看得出來王思琪如果不是陰陽臉的話,她應該是個很漂亮的女人。

“老祖宗記載的東西,不會有錯,我想應該是哪個地方出錯了吧”暮婉卿從那盆雨水裏將那顆鬼眼淚撈出來說道,我則是一臉疑惑的望着暮婉卿手裏的那顆鬼眼淚。

暮婉卿試着將體內的道力輸入到手裏的那顆鬼眼淚上面,就在這個時候,那顆鬼眼淚開始融化起來,最後變成了一點水在暮婉卿的手心裏,暮婉卿能感受到這個眼淚還帶有溫度,暮婉卿將手裏的那滴融化的眼淚滴在了水盆裏。

“思琪,你現在再試試看看”暮婉卿對着蹲在地上哭泣的王思琪說道。

“沒用的,沒用的,我這臉是不會好的”王思琪搖着頭說哭道。

“剛剛我們的方法好像是不對,王思琪你現在再試試吧”我在一旁對王思琪勸說道,王思琪聽我這麼說只好點頭答應。

王思琪擡起頭身子顫抖的望着眼前的那盆雨水,她心裏已經不抱有任何期望了,王思琪閉着眼睛捧了一捧水就往臉上潑去,我跟暮婉卿則是一臉緊張的看着王思琪,二柱子也是一臉擔憂的看着暮婉卿,而夏紫雲則是一臉好奇的望着王思琪,她可不相信這麼一盆雨水就能清洗掉王思琪那半張青黑的臉。

奇蹟的一幕出現了,清洗王思琪臉的那盆雨水開始變得越來越黑,最後黑的就跟一盆墨水一似的,由於王思琪是低着頭,頭髮遮擋着她的臉,所以我們現在根本無法看到王思琪的臉是什麼樣子的。

王思琪擡起頭望向我們的那一刻,我們大家都驚呆了,夏紫雲的嘴張的都能塞進去一個拳頭了,二柱子眼睛瞪的都快從眼眶裏飛出來了。

“嗚,嗚,嗚…..”王思琪捂着臉繼續哭了起來。

“思琪姐你還哭個啥呀,你的臉都已經都好了”二柱子對着王鶴瞳說道。

“二柱子,你是不是在逗我呢”王思琪擡起頭不可置信的向二柱子問道。

“思琪你去照下鏡子看看就知道了”暮婉卿一臉欣喜的對王思琪說道,王思琪聽了暮婉卿的話後,她站起身子就向一樓掛鏡子的方向走去,當王思琪望着鏡子的那一幕時,她也徹底驚呆了。

此時王思琪左邊青黑的臉已經不見了,她左邊的臉變得跟右邊的臉一樣不說,她臉上的皮膚變得比以前還要白皙,就像雪一樣的白,王思琪此時的容貌完全可以用傾國傾城這個成語來形容,王思琪望着鏡子中完美的自己她又哭了,她完全沒想到自己的臉居然回覆到了正常人的樣子。

“又一個漂亮姐姐,真的好漂亮呀”夏紫雲看着王思琪的容貌有點呆住了。

“思琪姐,你這臉都好了,你還哭個什麼呀”二柱子疑惑的向王思琪問了過去。

王思琪回過身就向我跑了過來,她跑到我身邊就把我緊緊的抱住了“謝謝你林不凡,謝謝你”王思琪此時的臉貼在了我的臉上,而我則是愣在原地一動不動的望着暮婉卿,暮婉卿的臉色有些難看,她乾脆把頭轉向一旁不看我們。

“這你也要謝謝暮婉卿,其中也有她的功勞”我輕輕的推開王思琪說道,此時我覺得茅山堂的氣氛有些尷尬。

“暮姐姐,謝謝你了”王思琪走到暮婉卿的身邊緊緊的握着暮婉卿的手感謝道。

“思琪你客氣了,我們是好姐妹,我幫的只是小忙而已,這還得多虧林不凡有那顆鬼眼淚”暮婉卿望向我說道,此時暮婉卿的神情有些不自然。 “今天我高興,中午我請大家吃飯,你們想吃什麼咱們就吃什麼”王思琪走到我的身邊挽着我的胳膊對衆人說道。

“思琪姐,咱們去你家飯店吃吧,你家飯店做的東西好吃”二柱子嚥了一下口水對王思琪說道,我不在茅山堂的時候,王思琪經常帶二柱子去他們家的飯店吃飯,二柱子現在跟王思琪混的比我跟王思琪還熟,這小子也嘴甜,平時不是喊着王思琪姐就是喊她師孃,這半年來二柱子可沒少在王思琪的身上騙東西,就連他手裏現在用的電話都是王思琪給他買的,當然這些也都是王思琪自願買的。

“行,今天就去我家飯店吃去,大家敞開的吃”王思琪此時樂的嘴都合不上了,她做夢都沒想到自己的臉真的變好了,她今天來我這的時候心裏還十分的忐忑,我心裏也是爲王思琪感到高興。

“這裏是十萬塊,上次那件事你做的不錯”小田將一個裝滿錢的紙袋遞給一個長相普通,身材消瘦,皮膚有些黝黑的人,這個人正是夏紫雲千辛萬苦要尋找的大師兄桑海旭。

“咱們說好的五萬,我怎麼能要你十萬”桑海旭望着眼前那個裝滿錢的紙袋有點不敢接。

“我這個人呢,從來不虧人,這次你幫我媽打敗了那個競標對手,幫了我們田家很大的忙,那五萬是獎勵你的,只要你跟着我好好幹,要錢有錢,要女人有女人”小田一臉邪笑的拍着桑海旭的肩膀說道。

桑海旭一個人來到dg的時候舉目無親,機緣巧合下就認識了小田,小田爲人高傲,他第一次碰見這個桑海旭就處處爲難他,桑海旭無法忍受小田的欺辱,就對小田下了蠱毒,小田當時對桑海旭是跪地求饒,最後桑海旭也放過了小田,小田覺得眼前這個人是個人才可以利用他來對付我,於是他將桑海旭收留下來,給他錢花,給他地方住,就在這個月初的時候他利用桑海旭給他母親的競爭對手下了蠱毒,最後原本兩家競標爭奪一塊地皮的拍賣會以便宜的價格落到了小田母親的手裏。

“那我就不客氣收下了,謝謝東家了”桑海旭將那袋錢緊緊捧在懷裏,桑海旭出生窮苦人家,小的時候就跟隨夏紫雲的父親養蠱,他們的那個寨子很窮,他這輩子都沒有見到過這麼多錢。

“小師妹等着我,大師兄一定會娶你的”桑海旭摟着那一袋子錢在心裏默默的說道。

“一會跟我出去,我帶你吃飯唱歌”小田對桑海旭笑道,小田覺得這輩子做的最了不起的事就是將眼前這個能人收爲己用。

“我收了你這麼多錢,吃飯唱歌就不必了”桑海旭望着手裏的那包錢對小田滿足的說道。

“我怎麼說你怎麼做就是了,咱們現在就去吃飯”小田搖頭晃腦的對桑海旭說道。

“那好吧,一切聽東家你的安排”桑海旭呦不過小田只好點頭答應。

桑海旭上了小田的車,就用手輕輕觸摸着小田車裏的內飾,他現在心裏很想自己能擁有這麼一臺車,小田也看出來桑海旭的想法。

“如果你喜歡這臺車,就送給你了”小田將手裏的鑰匙大方的扔在了桑海旭的前面說道。

“這個實在太貴重了,我收不了,而且我還不會開車呢”桑海旭擺着手對小田說道。

“只要你以後就效忠我一個人,我讓你這輩子有吃有喝,住上別墅開上豪車,讓你有數不完的錢花,玩不完的女人”小田的這句話深深的把桑海旭給誘惑到了,這些東西是他做夢都想得到的。

“東家,我桑海旭以後只聽你一個人的,你就是讓我上刀山下火海,我也在所不辭”桑海旭拱着手一臉感激的對小田說道。

“恩,我沒看錯人,走吧我帶你吃飯去”小田說完這話就開着車向他家附近的飯店駛去。

“王副董事長,這是咱家的菜單”服務員將手裏的菜單給我們一人發了一個,當那個服務員看到王思琪臉的時候她也是驚了一下,平時王思琪用頭髮將她半邊臉擋上,今天她將自己的頭髮全部都梳了起來,然後把整張臉都露了出來,王思琪平時就是個有自信的女人,此時的王思琪對自己更是充滿了自行。

“菜單我們就不看了,就挑咱們家最好的,最貴的給我上,今天這四位朋友都是我的貴客,不能怠慢”王思琪指着我們四個人對那個服務員說道。

“是,王副董事長,你放心吧”那個服務員說完這話對王思琪鞠了一躬就走了出去。

“你們倆在這等着,我到庫房給你們拿點好的紅酒來”王思琪對我們說完這話就走了出去,可以這麼說吧,今天是王思琪活了二十多年最高興的一天,她的心情我們也都能理解。

“大哥哥,這個大飯店是那個姐姐家開的嗎?”夏紫雲坐在我的身邊瞪着一雙迷人的大眼睛向我問道。

“沒錯,這個飯店是她家的”我點着頭對夏紫雲說道,我記得我第一次來這個飯店的時候,是陪王思琪參加完她前男友的婚禮我們倆沒吃飯,她帶我到這個飯店請我吃的飯。

“這個姐姐還真是有錢呀”夏紫雲一臉羨慕的說道。

“大驚小怪,土包子一個”二柱子瞅了一眼夏紫雲說道。

“你說誰土包子呢,你再給我說一遍”夏紫雲望向對面的二柱子拍着桌子喊道。

“懶得跟你一樣”二柱子望向棚頂對夏紫雲說道。

“我告訴你,本姑奶奶的耐性是有限度的,你最好不要來招惹我,不然的話我讓你吃不了兜着走,哼”夏紫雲對二柱子恐嚇道,二柱子吊兒郎當的又瞅了夏紫雲一眼什麼話都沒說。

王思琪剛走出我們這個包房就迎面碰上了小田還有他身後的那個桑海旭,小田望着他眼前這個漂亮女人有點挪不動步了,他總覺得這個女人很面熟。

“怎麼了,不認識我了”王思琪站在小田的面前笑道。

“你是王思琪”小田不可思議的望着王思琪問道。

“今天怎麼來我們家飯店吃飯了”王思琪說話的語氣不是太好,小田這個人在王思琪朋友圈裏的爲人可不怎麼樣,王思琪很是看不上這個小田。

“你的臉,你的臉……”小田沒有回答王思琪的話,而是望着王思琪那絕美的面龐激動的說不出話來。

“我還有事,就不奉陪了”王思琪說完這話就繞過小田向飯店的庫房走去。

“這特麼的真是醜小鴨變天鵝了,這王思琪變的也太漂亮了吧,太不可思議了”小田不禁的轉過頭望着王思琪的背影暗歎道,小田平時看到王思琪的時候都不會看多看她一眼,因爲小田嫌棄王思琪長的醜,今天小田望着王思琪的背影覺得她無比的性感,小田不由的向自己的下體撓了兩下。

“東家,咱們是不是可以吃飯了”桑海旭向正在愣神的小田問道。

“恩,吃飯,今天你想吃什麼,你就使勁的點”小田此時的心裏也十分的歡暢,他的腦海裏總是不經意的出現王思琪那絕美的臉龐。 “王思琪,我一定要將你搞到手”小田在心裏默默的說道,當小田想到要是把王思琪搞到手的話,那龍天集團好像也會變成他的,畢竟龍天集團的懂事長就這麼一個女兒。

“夏紫雲,你養蠱的本事是跟誰學的”我閒着無聊向夏紫雲問了過去,我對養蠱也是充滿了好奇。

“師傅,你看你這話問的,她肯定是跟他師傅學的唄,這還用問嗎?”二柱子插了一句說道,我擡起頭就瞪了二柱子一眼。

“你們說,你們說,我剛剛是在放屁”二柱子捂着嘴說道。

“我是跟我爹學的,我爹是我們那一片最厲害的白蠱降頭師,我所學的也都是皮毛而已”夏紫雲笑着對我說道。

“那你跟我們講講這蠱吧,這蠱都有哪些”我向夏紫雲問道。

“恩,這蠱大致分四大類分別是蟲蠱、情蠱、血蠱、巫蠱,我最擅長的就是用蟲蠱治病,這也是我爹最擅長的,蟲蠱這個東西能救人當然也能害人,反正我爹從小就教我不能用蟲蠱害人。情蠱,主要是在男女戀人之間運用的,相傳情蠱需要10年練就,女子將情蠱放在心愛的人身上,對方就會愛上自己。但一旦對方對感情不忠,就會受到各種折磨後死去,如果男方中情蠱後又與其它女性發生性關係,則男方與小三會相繼死去。血蠱,蠱中最殘忍的一種,主要用與人體有關的原料製成的蠱,就是用活人來培育蠱苗的血蠱。巫蠱,又稱意蠱,主要靠巫師、蠱婆的法術、巫術來施放的蠱,一旦普通人被下了巫蠱的話,那他就會聽從被下蠱人的話。”夏紫雲向我解釋道。

“我那天在地上打滾,身子發癢是不是你給我下蠱了”二柱子驚恐的望着夏紫雲問道。

“沒錯,那天我給你下的是癢癢蠱,就是這兩個蟲子乾的”夏紫雲說完這話她的袖子裏就出現了兩個白色的小蟲子,二柱子望着夏紫雲手裏的蟲子感到頭皮有些發麻。

“你趕緊把這兩個蟲子收起來,一會還要吃飯呢,別弄的我們大家吃不下飯”二柱子慌亂的對夏紫雲說道,夏紫雲聽了二柱子的話後將手裏的蟲子收了起來。

“我有種感覺,我就覺得我的大師兄就在我的附近”夏紫雲皺着眉頭輕聲的對我們說道。

“我看你是想你大師兄想魔怔了,一天天神經兮兮的,你應該去精神病醫院看看你的腦子了”二柱子對夏紫雲嘲笑道。

“傻小子,我要跟你決鬥”夏紫雲忍不住的站了起來指着二柱子喊道。

“好了,你們倆少說兩句吧,在茅山堂吵,出門吃個飯也吵,丟不丟人”我沒好氣的對夏紫雲還有二柱子斥責道,夏紫雲聽了我的話瞪了二柱子一眼就坐了下來。

“真是晦氣”王思琪拿着兩瓶紅酒臉色難看的走進來說道。

“怎麼了思琪姐,誰惹你了,你告訴我,我幫你收拾他”二柱子向王思琪問了過去,我們也同樣向王思琪看了過去。

“剛剛出去的時候碰到小田了”王思琪坐在椅子上說道,聽了王思琪的話後,我也覺得這是一件晦氣的事。

“行了,跟那種人犯不上”我向王思琪安慰道。

“不談他了,一談那個小人我就生氣,咱們喝酒”王思琪說完這話就將手裏的紅酒打開給我們每個人都倒上一杯,這個紅酒聞起來有股香甜的味道,回想起來我這做人也是失敗,活了好到六十歲我就喝過白酒啤酒,這紅酒我還是第一次喝。

“這都是什麼呀,我都沒吃過”夏紫雲指着桌子上的山珍海味吧嗒個嘴興奮的向我問道。

“說你是土包子你還不愛聽,這是鮑魚,這是魚翅,這是文蛤,這是……”二柱子站起身子指着桌子上的菜挨樣的對夏紫雲介紹道,二柱子這是想打夏紫雲的臉。

“切,其實這些菜我都知道,我就是裝不知道,你逞個什麼能”夏紫雲撅着小嘴對二柱子說道。

“行,那你把這些菜從頭到尾給我念一遍,你要念對了,我給我自己一個耳光子,你要念錯了你就要說自己是個土包子”二柱子氣憤的對夏紫雲說道。

“我不跟你玩,我怕你玩賴”夏紫雲懶得理會二柱子。

“我二柱子做人頂天立地,我會玩賴? 一寵成癮,首席的妻子 今天你要把這滿桌子的菜都叫出來,我扇自己兩個耳光,我師傅,還有我師姑,我思琪姐都在這裏爲我作證呢”二柱子拍着胸脯對夏紫雲說道。

“此話當真”夏紫雲認真的向二柱子問道。

“必須當真,我二柱子一口吐沫一個釘”二柱子信誓旦旦的說道。

“好,這是鮑魚,這是魚翅,這是人蔘,這是文蛤…….”夏紫雲站起身子將滿桌子的菜名統統的說了一遍,二柱子聽的是目瞪口袋,我也是一臉佩服的看向夏紫雲,我沒想到這個小丫頭的腦子這麼厲害,二柱子只說了一遍她就全記住了。

“好了,你可以打你自己兩個耳光了”夏紫雲搖晃着腦袋興奮對二柱子說道,此時二柱子的臉黑的就跟那鍋底灰似的。

“行,你厲害,我二柱子今天認栽”二柱子嘴上這麼說,但是心裏不服,他咣咣就給自己兩個大耳光子,打的是十分的響亮。

“這一天真開心,漂亮姐姐,咱們是不是該吃飯了”夏紫雲看着滿桌子的菜一臉微笑的向王鶴瞳說道。

“當然可以了,大家趕緊吃吧,等菜涼了就不好吃了”王思琪也是一臉微笑的招呼我們大家吃飯。

“吃飯之前,咱們先喝一杯吧,慶祝王思琪榮獲新貌”我舉起手裏的紅酒對大家說道,大家聽了我的話也都積極響應,我帶着頭就把高腳杯子裏的紅酒全部喝到了肚子裏去,我感覺我喝的就不是酒,這跟飲料沒啥區別。

“這酒不是這麼喝的,要細品,看你一飲而盡,我要不幹了的話,那就是沒誠意了”王思琪說完這話也將手裏的那杯紅酒全部倒進了肚子裏,一輪酒喝完過後,我們大家開始吃了起來。

“各位真是好雅緻呀,不介意我進來跟大家喝一杯吧”我們吃到一半的時候,小田推開門從外面走了進來,他的手裏還拿着一杯白酒,我能聞到他的身上有一股很濃的酒味,他走進來的時候他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王思琪還有暮婉卿看。

“你好像走錯屋子裏吧,我們這裏不歡迎你”王思琪擡起頭望着小田沒好氣的說道。

“王思琪,咱們倆也算是從小一起長大的,我過來找你喝杯酒,這個面子難道你也不給嗎?”小田找了一把空椅子坐了下來說道。

“我思琪姐都說了,這裏不歡迎你,你趕緊走吧,別打擾我們吃飯”二柱子沒好氣的對小田說道,要問二柱子最討厭的兩個人是誰,那無疑就是小田和張海波。

“我跟王思琪說話,哪輪得到你插嘴,你小子最好給我老實點”小田怒視着二柱子喝道,二柱子剛要反駁小田就被我阻止了。

“二柱子,吃東西也堵不住你的嘴嗎?”我瞪了二柱子一眼說道。

“師傅,他……”二柱子站起身子指着小田氣憤的向我看了過來。

“你能吃飯就吃飯,不能吃飯就給我滾回去”我拉着個臉子沒好氣的對二柱子說道,二柱子聽到我的話後瞪了小田一眼就坐了下來。

“王思琪,賞個臉喝一杯吧,爲了我們的青梅竹馬”小田舉起手裏的杯子對王思琪說道。

“可以,喝完這杯你就給我趕緊走”王思琪給自己倒了一杯紅酒說道。

“當然可以,喝完這杯我就走”小田站起身子把杯子送到王思琪的面前笑道。

“好”王思琪將自己的酒杯跟小田碰了一下就先喝了起來,一杯紅酒全部都喝到了肚子裏。

“王思琪你不但人漂亮,而且性格爽朗,我喜歡”小田說完這話就把手裏的那杯白酒也全部喝進了肚子裏。

“咱們來日再見,還有那個林不凡,千萬不要落在我的手裏,走路小心點”小田說完這話就走了出去。

原本好好的氣氛,被這個小田給攪的我們大家是心煩意亂,大家也都沒有興趣再吃下去了,唯有夏紫雲坐在椅子上不停的吃着,剛剛發生的那一切根本就沒有影響到她吃飯的興致。 等夏紫雲吃完飯以後已經是下午一點多了,我們站起身子就向外走去。

“今天我喝了點酒,就不開車送你們回去了,我找個司機開我車送你們四個回去”王思琪對我們四個笑道,王思琪今天很開心也喝了不少酒,她現在整張臉都是紅撲撲的。

“恩”我們點頭應道,當我們出去的時候,我看見小田站在一輛黑色的大衆車旁看着我們幾個人。

“你們先上車吧”王思琪怕我們跟這個小田起爭執,就安排我們四個人先坐到車裏,她一個人走到了小田的面前。

“你有事嗎?”王思琪望向小田疑惑的問道。

“沒事,就是想跟你說說話”小田說話時嘴裏吐出來濃濃的酒氣,讓王思琪感到噁心。

“你喝多了,不能開車,我幫你找個司機開車送你回去吧”王思琪說完就往酒店走去。

“不用給我找司機,我自己能開車回去,謝謝你的關心”小田此時看向王思琪的眼神有些色眯眯的,他的舌頭不由的舔了一下自己的嘴脣,臉上露出猥瑣的表情。

“你別誤會了,我不是關心你,你中午在我們家飯店喝酒一旦開車出事的話,會影響我們家飯店的聲譽,還有你是一個警察,你酒駕開車知法犯法,你就不怕這身皮被扒了”王思琪對小田嘲笑道。

“我爹現在是dg市的一把手,誰敢扒我的皮,就連楚局長看見我爸都敬讓三分,誰敢扒我這身皮”小田高傲的說道。

“小田,這dg市就是一個小小的縣級市,你別忘了這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你就不怕你自己的作爲連累你爸丟了現在市委書記的位置”王思琪很是看不慣小田這份高傲的嘴臉。

“哈哈,天高皇帝遠,我爸能坐到這個位置上,他也不是吃乾飯的,我們家省裏有人,不怕”小田肆無忌憚的說道,王思琪聽了小田這番更是感到這個人十分的噁心。

“對了王思琪,我萬萬沒想到你這臉居然恢復好了,也沒想到你居然變的這麼好看,我也知道你現在沒個男朋友,我正好也沒女朋友,不如咱們倆湊合在一起吧”小田搓着手眼露精光的對王思琪說道。

“小田,看來你是真喝多了”王思琪此時的臉色變得異常難看,如果這小田的父親不是市委書記的話,按照王思琪的脾氣,他肯定會上去狠狠的踹小田一腳。

“王思琪,咱們倆也算是從小認識到大,你爸跟我爸也算是多年的老朋友,咱們兩家的生意也有些往來,咱們倆的結合也算是門當戶對,你仔細的想想,如果你找了我的話,我保證你們龍天集團的實力會更上一層樓”小田拍着胸脯對王思琪說道。

“小田你你這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你也不照照鏡子看看你自己,我已經有對象了,就算我沒對象,我也不會看上你”王思琪一臉冷笑的對小田說道。

“你有對象了,我怎麼不知道,你告訴我他是誰”小田向王思琪質問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