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真的嗎?祭靈獸還有這種用途?”唐牧北喜出望外,“那前輩使用小糰子的話,它不會有影響吧?”

溯洄前輩理直氣壯回道:“作死、背鍋這種事情不都是分身必須要承擔的嘛,放心吧給你玩不壞,就算玩壞了大不了賠你一隻。

現在嘛……

Emmmm,魚丸兒別睡了,起來嗨!前輩帶你刷BOSS去!”

唐牧北:……

溯洄前輩你這麼嗨,真的好嗎? 第4600章

寧兒,小澤等人也都注意力集中,保護好自己和身邊的人,還不斷警惕著周圍,防止有什麼危險忽然間出現!

靈舟越來越晃動越厲害,好幾次都差一點翻過去了,最後還是白虎等人合力把靈舟定住了,墨九狸依舊沒看清楚海底黑霧到底什麼……

直到一天夜裡,天幕一片漆黑,無星無月,真的是黑的徹底,就連諸天界海都是一片墨色,看上去十分的詭異,墨九狸眼角一跳,總覺得今晚有些不對勁!

「大家都小心點兒,我總覺得今晚有些不對勁!」墨九狸對其餘人說道。

聞言,白虎等人都點了點頭,就算墨九狸不說,他們也都感覺到了,雖然有靈舟的結界,他們感受不到外面的情況,但是靈舟原地不動不斷的震動,也不是第一天了!

平時夜空都是一彎明月,那怕不是那麼亮,但是看起來很正常,可是今晚空中別說是彎月了,連星星都沒見到幾顆,彷彿天空被一塊黑布遮住了一般,黑的嚇人!

墨九狸等人今晚高度緊張的留意著四周,可是他們這樣緊張了一整夜,在漆黑的夜幕下,在黑的詭異的氣氛中,除了墨九狸等人的緊張和警惕,竟然什麼事情都沒發生……

讓墨九狸等人鬆了一口氣的同時,不知道為何墨九狸和寧兒等人心裡那種不好的預感似乎更加強烈了……

「娘親,我總覺得有種不好的感覺,卻說不上是為什麼?而且,天都微亮了,也沒發生任何事情!」寧兒看著墨九狸皺眉道。

「主人,我們也是……」不等墨九狸說話,白虎青龍等人也紛紛詫異的看了眼寧兒,然後說道。

「我和你們差不多,所以我們……」墨九狸的話還沒說完,靈舟忽然發出一聲巨響。

墨九狸神識一掃發出聲音的部位,還沒等墨九狸起身,一團黑霧從海底竄了出來,將整個靈舟都包裹了起來,裡面墨九狸等人在黑霧出現的瞬間,全部失去意識……

黑霧從海底竄出來到包裹靈舟前後不過幾個呼吸的時間,黑霧就散去了,而靈舟也恢復了平穩,遠處的海面出現一縷晨光,天色亮了起來……

而靈舟上的墨九狸等人,卻全部消失不見了!

只剩下墨九狸的靈舟,停留在海面上,平平穩穩的!

諸天界海深處海底,一處漆黑的漩渦,可以清楚看到漩渦周圍都是黑霧形成的,從海面上墨九狸的靈舟上消失的黑霧,一路回到漩渦,融合到漩渦內……

之後黑霧就在漩渦內消失,一切都恢復了平靜!

墨九狸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在一處灰濛濛的地方,四周看起來十分的陳舊,墨九狸起身,仔細打量了下四周,發現神識在這裡變得十分雞肋,能見度比諸天界海上還低,不僅如此,墨九狸還發現一個讓她皺眉的事情!

墨九狸發現自己的靈力不見了,自己現在完全就是一個沒有修為的普通人了! “你是不是覺得跟我在一起的時候,吐槽功力大漲?”溯洄前輩淡然問道。

唐牧北:……

好像還真是,平時偶爾吐槽但是今天與前輩相處短短几分鐘,貌似基本沒停下過。

溯洄前輩:“其實,這就是我的一項天賦。”

“什麼天賦?難道是吸引吐槽?”唐牧北要驚呆了。

這都能行?

從來沒聽說過還有這種天賦,很別緻啊!

“不。我的特殊天賦就是平易近人沒有前輩架子,所以跟我在一起相處的人都會覺得很放鬆。”

唐牧北:……好吧,前輩你贏了。

“咱們是不是應該去刷怪了?估計第一波衝擊快結束了吧?”他實在不想再繼續下去了,有這時間去刷波怪啊!

溯洄前輩很淡定道:“不着急,我得先把你這個魚丸兒狀態調整好。”

說着,他心念一動向沉睡的小糰子身上度過一絲能量。

即便溯洄前輩只用了那麼一丁點力,但對於還是幼體的小糰子來說,九品鬼仙的一絲過度也太過於龐大了。

這是種精純度非常高的能量,其中甚至帶了一絲法則的氣息。

沉睡中的小糰子猛地站起身來,那股龐大精純力量讓它的境界開始急速增長。

“嘣!”一聲輕響,小白團子外表發生一些變化。

“小朋友,恭喜你獲得一枚糰子娘。”溯洄前輩顯然有些不滿意,“嘖嘖,要是公的就好了,一大男的帶着糰子娘感覺怪怪的。哎哎,不是糰子娘……這好像是隻兔娘?”

“兔娘?!”唐牧北感覺今天的衝擊太多都要麻木了,但是小白團子化身兔娘這事兒也太奇怪了點。

祭靈獸難道不是變化成人的外形嗎?

他趕忙把心神沉到心竅中,仔細觀察。

果然,小白團子已經逐漸分化出身體和四肢,圓圓的腦袋上頂着兩隻耳朵。

“不對,不是兔子耳朵。”溯洄前輩仔細觀察後驚奇道:“原來這是隻貓娘!”

心竅中蹲着的圓圓白白的小貓娘舔了舔小爪子,然後在兩位的注視下淡定地洗了個臉。

唐牧北:O_O

溯洄前輩:O_O

“前輩,這……正常嗎?爲什麼劃分性別以後,我的祭靈獸會是隻貓娘?”唐牧北一時難以接受,在他想法中如果是雄性應該跟自己長一個樣子;若是雌性也該是個可愛小蘿莉吧?一隻貓娘是怎麼回事?

溯洄前輩乾咳兩聲,“確實有點不正常。你這祭靈獸之前應該有過主人,不會就是你見過的那位小貓妖吧?通常它們化形的時候都是仿照最喜歡的主人相貌變化。所以說可惜是隻母的,要是公的會直接變成你的樣子,那不就好了嘛。”

“那……前輩,我這隻小貓娘還能當做分身用嗎?”既然已經這樣了,唐牧北就關心實用問題。1487號棒槌本來就被落塵仙子打了印記,可能就是從那時候開始,棒槌就準備變身貓娘了。

難怪當初棒槌直追着落塵仙子賣萌呢,合着連長相都隨她。

溯洄前輩回覆道:“功能不受影響的,大不了變化出女版的你咯或者乾脆就是貓女版的你。”

霧草!

不帶這樣玩兒的啊!

自己剛開始跟桃娘說什麼來着?變身文是絕對接受不了的!怎麼這麼快自己的分身就要變成貓娘版本了?

得,這下真要寫書那就得寫:《變身絕世貓娘》?

想想這畫風,還不如陰界呢!

跑偏太嚴重了!

簡直辣眼睛!

“小朋友,你別再刷屏了。其實你這隻貓娘還是有好處的,它……”溯洄前輩努力挽回唐牧北即將崩潰的內心,安撫道:“雖然它只是箇中等祭靈獸,但是服用過特殊催化藥物,所以屬於變異貓娘,培養以後能夠使用精神攻擊,很實用!”

唐牧北特別沮喪,“那它也是個貓娘。我需要的時候,總不能派出去一隻貓娘版的我吧?”

“確實比較難以接受哈,要是個正常萌妹還好點。

這樣吧,一會兒咱們出去刷怪,我儘量找個機會幫你把祭靈獸試着融合變異一下,如果能變異成高等祭靈獸最好,如果變異不成功也沒關係。

以後我在灰界幫你留意着點,再契約一隻公的不就行了?

這隻就算融合失敗了,你就先當個臨時外掛用着。

我爭取在半年內幫你再找一隻,到時候你來灰界契約了好好培養。”

溯洄前輩真是個好前輩,特別會安慰人。

唐牧北剛想感謝他,溯洄前輩就接着說道:“可以往好處想想嘛,反正對這隻祭靈獸也不是很滿意,萬一待會兒我用力過猛把它給玩壞了,你也不心疼不是?所以還是有好處的,那咱們這就出去刷怪,我已經迫不及待了!”

唐牧北:……

前輩,您可千萬悠着點。

雖然是隻貓娘,那也是個中等外掛,可別真的給我玩壞了。

再說了,落塵仙子都說了,要是雌性的祭靈獸成熟以後還可以找對象生小的哩!

溯洄前輩乾笑道:“小朋友,你難道還指望這隻貓娘生小崽子?你可想清楚了喲,別人的雄性祭靈獸可是變幻的人形,你這乾脆就是隻貓。你不會覺得其他人的祭靈獸可以接受‘帥哥與貓’的畫風吧?換成是你,你幹嗎?”

這個“幹”的發音,老形象了。

唐牧北:……

一隻喵的話,我確實做不到啊!

“你都做不到,還指望別人的祭靈獸能接受?用小手指想想都不可能!祭靈獸也是有自我有思維有尊嚴的好不好?”

唐牧北:……

確實無法反駁啊,雖然現在流行擼貓吸貓,但是真的要上……肯定不可能。

不過,這隻喵娘能化人形的話,或許還可以。

想想看,頂着貓耳朵的人形小貓娘,是不是很有幾分異域風情?

想到人形貓娘,唐牧北眼前立刻浮現出落塵仙子頭頂貓耳的樣子,果然美貌的讓人把持不住!

只是不知道以祭靈獸的審美,能不能喜歡這種類型了。

很顯然,他腦海中閃過的畫面全被溯洄前輩看在眼裏,他皺了皺眉咂嘴道:“要是真能變成你想的那樣,那你的貓娘前途無量啊!我還從來沒見過這種外形的祭靈獸,說不定會成爲大衆祭靈獸夢中情人哩!

想想真是有趣得很吶。

好吧,一會兒刷怪的時候我全力以赴,看能不能給你融合成高等祭靈獸。說不定還真的能變身。就這麼愉快地決定了,咱們開始刷怪去吧!”

話音還沒落下,唐牧北就覺得一陣天旋地轉。

瞬間呈現在眼前的是血紅月光下的靈植園,一眼望過去幾十米高的城牆上滿是弓箭手,此時第二波兇潮襲擊已然開始了! 唐牧北:……

前輩,您是認真的咩?

難道說這種事情以前經常幹?所以輕車熟路咯?

“咳!我是在向你傳授經驗。”溯洄前輩乾咳一聲,操控着身體直奔指揮後援的文山鬼王而去。

“文山前輩。”掌握着身體主動權的溯洄前輩一開口自然是唐牧北的聲音,“我能幫點什麼忙嗎?”

“牧……牧小友!”文山鬼王嚇得差點跳起來。

這娃兒怎麼回事?

才小小一品連順手兵刃都沒有,跑來湊這熱鬧幹嘛?

剛纔特意委託三江居士將他帶回鎮上,圖的就是安全。這倒好,千算萬算沒想他怎麼又出現在這兒了!

混進守衛中的奸細還沒抓出來,此次兇潮又兇狠異常。整個靈植園已經到處吃緊了,哪有時間分出精力來保護他?

“哎呀,牧小友不該過來!你從特殊渠道得來的情報千真萬確,我們也發現些許蛛絲馬跡,可奸細還沒抓到!別看現在靈植園應對從容,實際上一點都不輕鬆,說不定內裏還會有一場惡戰!”

文山鬼王急的直拍大腿,趕忙招呼自己最得力的大弟子,“重樓!你要寸步不離牧店主,千萬保護他的安全,必要時候就御劍逃離到梟龍鎮去……”

不等他安排完,“唐牧北”微微一笑淡然道:“文山前輩無需爲我擔心。正是因爲得知尚未找出內裏奸細,我纔有些不放心過來幫點忙。雖然我只是個一品小修士,但身上有一樣珍貴符寶,使用後可爆發出強大戰鬥力,肯定能爲保衛靈植園做出微弱貢獻。

現在情況緊急無需客套,哪裏防衛環節最薄弱?我前去支援!”

文山鬼王:……

怎麼突然感覺牧小友有點不太一樣了呢,豪氣的稍微有點過分。

剛晉升一品還沒穩定下來,哪來這麼大自信?

印象中牧小友是個性格溫和、言行謹慎、很靠譜的後輩,完全不像是這種主動要求衝鋒陷陣的架勢……難道是,被高額懸賞刺激到了?

“這套赤月陣優點是借用灰界血月散發出來的能量,可以很好的自我恢復,使用靈力也較少,但缺點是適宜防守不適合進攻;

外圍的焚天陣一觸即發,是不錯的攻擊陣法,可靈力消耗會很大;

最外圍的縛地陣能夠最大限度降低兇靈的移動速度,給斬殺兇靈創造良好條件,不過主陣人非常關鍵。

按照目前的情況來說,陣內暫時無礙。

那麼陣外唯一的薄弱處就是東南方。

那裏兇潮最爲密集,但因爲緊挨着一片靈湖焚天陣效果大打折扣,所以弓箭手佈置的最多,對吧?

文山前輩,在內奸沒有露出真實面目之前,最好也把靈植園內防守妥當,以免內亂。

這樣,你將東南方的弓箭手調出一部分來分散到其餘位置,我這就前去迎敵!”

“唐牧北”掃了一眼就發現東南方位置泛着一股魔氣。

只是這股氣息非常隱晦,除了他以外那幾位坐鎮的七品鬼將都沒察覺。

這就是赤果果的差距!

“這樣……妥當嗎?”文山鬼王都聽傻了。

沒想到牧小友如此精通陣法!

只是簡單看了一眼就能精確指出每道陣法的優劣之處,難得啊!

他再轉念一想,牧小友既然自己能夠突破梟龍鎮周圍的迷霧,自然是對陣法有所研究。

如此行行精通的全能店主,真是長江後浪推前浪。

“看到沒有?一定要先刷足存在感。”溯洄前輩微微一笑對唐牧北道:“扮豬吃虎也要讓大家先臉熟你這隻豬,等到變成虎時,才能瞬間震驚所有人,吸引他們的眼球!”

唐牧北:……

我纔不是豬哩!

什麼叫‘臉熟你這隻豬’?

等級低的小號也不能這麼這麼侮辱好伐?

另外,溯洄前輩你就承認了吧,是不是平時閒着沒事淨偷渡去看網絡小說了?

你講這些妥妥的全是網絡小說套路好不好?

“咳咳,對不起一時口誤向你道歉,沒有說你是豬的意思。我只是打個比方。”溯洄前輩乾咳兩聲,覺得自己剛纔一時興奮嘴禿嚕了,趕忙生硬轉移話題道:“你看周圍那些三四品的傢伙看你的眼神都變了吧?

不用讀心術我都知道他們在想什麼。

肯定是‘你看那個一品小號,瘋了吧?’

另外一個附和,‘是啊是啊,打腫臉充胖子!’

所以切記現在還不能暴露真實能力,你要讓所有人都認爲你很弱小……”

唐牧北:前輩,我本來就很弱小。

“……”溯洄前輩無力反駁,只能將他忽略掉繼續道:“所有鋪墊到位以後,無需刻意塑造,就能刻畫出你爲了救大家不惜動用祕寶的高大無私形象。 氪金劍仙李太白 以此來打動他們,起到收買人心的作用。”

唐牧北:……

“果然不出我所料,這裏有奸細放水。”溯洄前輩邁着不緊不慢的步子從南大門走出去,無視那些與兇靈廝殺的守衛和厲鬼們,向着東南方向走去,“你看這才第二批兇潮,就已經有兇靈殺到城牆下了,所以那些弓箭手和下面這些守衛問題很大。”

雖然沒有身體控制權,但唐牧北的視覺並不受限制。

他也微微皺起眉頭,這裏的兇靈數量格外多;而且儘管不停有守衛和僱傭兵來支援,此地死傷的守衛還是很多。

“有人趁其不備偷襲。”溯洄前輩冷笑道:“放心吧,剛纔在靈植園走了一圈,我已經把所有守衛包括坐鎮的將士身上全留下一道氣息,只要敢出手暗算我就可以保證它們有來無回!”

兩者心靈溝通間,“唐牧北”已經站到了兇靈最多的位置。

以他爲中心,一股無形殺氣蔓延開來。

無需動手,撲殺上前的兇靈只要挨着那股殺氣就會倒地身亡。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