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容幼儀的調侃,引發南初的笑聲。

「可是我記得之前打電話,不是說你們之間的關係變好了嗎?」

「怎麼突然又這麼說了?」

容幼儀發生什麼事情一向都不會隱瞞姜南初,索性將最近發生的事情一股腦倒出來。

姜南初仔細聽著,開始認真和她分析。

「這件事情明顯是馮青青挑撥離間,簡直該打。」

「要我說秦凌予這種鋼鐵直男,哪裡懂鑒婊手段吶。」

姜南初憤憤不平道,只是可惜她不在錦都,不然要馮青青好看!

「青青,我怎麼好像聽到有人喊你名字?」

咖啡廳的隔壁桌,馮青青同樣在和好閨蜜喝茶聊天。

好閨蜜都發現的事情,她怎麼可能沒聽到。

馮青青倒也想看看是誰,敢大放厥詞的議論她!

馮青青直接起身,來到隔壁桌,看到容幼儀正在和她的朋友喝茶。

「真是冤家路窄,容幼儀,我不知道你為什麼會有這麼厚的臉皮。」

「你都已經是個被人玩爛的貨色,居然還扒著秦大哥不放!」

馮青青刺耳的話語,傳入在座每個人耳朵里。

容幼儀深吸一口氣,想要上前理論,但姜南初拉住她的手。

「你就是馮青青吧?」

「沒錯是我,有何指教?」

「首先,我必須警告你一點,容幼儀是清白的,你再敢胡說八道,我真的會撕爛你的嘴!」

「其次,她配不上,你認為你就配的上嗎?」

「論身材,論容貌,論賺錢本事,容幼儀甩你十條街,也不知道回去照照鏡子。」

論口才姜南初自認為不會輸,但馮青青也不是好對付的。

「所以說以色侍人,早晚不會長久。」

「你知道我的身份嗎?」

「我祖父是開國功臣,我目前的職位是軍醫,我才是對秦大哥最有幫助,最匹配的人。」

馮青青說這段話的時候,十分得意。

「是是是,你最配,你絕配,你頂配。」

「但她是原配!」

「這點請你搞清楚,你這個小三。」

神算嬌妻:病弱世子還挺甜 「你說什麼,你居然敢侮辱我!」

小三這兩個字用在女人頭上,傷害實在太大,馮青青氣極直接衝上去。

「南初小心!」

容幼儀和馮青青打過架,自然知道她力氣大的很,一點都不像表面這般柔弱。

但容幼儀也是關心則亂,姜南初當初學跆拳道,也不是鬧著玩的。

兩人身手相當,姜南初比馮青青更多一分沉著冷靜。

趁著馮青青衝上來,姜南初一腳將她絆倒在玻璃桌上面。

一場架還沒有打起來,馮青青已經動彈不得。

「剛才不是很囂張嗎?」

「怎麼?」

「不就是說你上趕著給別人當小三而已,惱羞成怒?」

「被踩著尾巴了?」

姜南初將馮青青雙手反剪,戲謔道。

「你究竟是誰,你最好不要落在我手中。」

「都已經被壓在桌上,嘴還這麼硬,看來必須給你點苦頭吃吃。」

姜南初四處一搜羅,拿起一杯咖啡,直接澆在馮青青的頭髮上。

「啊!」

馮青青痛苦的尖叫,她從沒有這麼狼狽的時候。

「馮青青,我不是什麼名門淑女,我知道不少折磨人的手段。」

「如果你不想一一試過來,最好乖乖道歉。」

姜南初笑眯眯的說,眼神卻是寒冷至極。

當她的面都敢這麼囂張,可見之前沒有少欺負幼儀。

「想的美,你們放開我。」

「我一定要讓你們吃不了,兜得走。」

「歐彤,趕緊打電話,讓我爸爸救我!」

馮青青大聲呼喊。

叫做歐彤的女人,小心翼翼的拿出手機,姜南初一個眼神過來,她嚇得一動都不敢動。

「不服氣,沒有關係,是我太溫柔。」

姜南初拿起一旁燒的滾燙的茶葉水,直接澆在馮青青的手背上。

哭喊聲震天動地,前面的路人聽到,卻不敢過來。

「南初,算了。」

「不要因為我惹麻煩,凌予已經將她趕到酒店住了。」

「那是秦凌予給你的交代,我沒這麼好說話。」

「倒掉我閨蜜煮的菜,這隻狗爪子就該直接廢了!」 “呦呵~小妹妹,好酒量!好酒量!來,再來!”

那胖子說着給江素素再倒滿了一杯。

桌上的其他人都傻眼了,滿是不敢相信的樣子。

“這肉怎麼還主動往自己嘴邊送了呢?”

“這人不會是女流氓吧?”

想到這兒,那些紛紛一臉猥瑣的笑了起來,全都停下了酒杯看着江素素大口大口的幹着白酒。

小八在一旁已經有些看不下去了,上前阻止。

“素素,你不能這麼喝!”

小八說着,一把將酒杯奪了下來。

“哎呦我擦!你特碼誰啊?”

那胖子見狀一下子站了起來,挺到了小八的面前,一臉凶神惡煞的盯着小八。

小八見狀不予理會,這時候江素素站了起來。

她一把奪過了酒杯,醉醺醺的說道:“你,你走開!別煩我!我願意!”

說着自己又舉起了杯子,“咕咚”“咕咚”喝了起來。

小八見狀,再沒有阻止的理由。

那胖子見小八不說話了,頓時來了勁。

一把將小八推到了一遍,指着罵道:“小子,別特麼來礙事哈!識相的趕緊滾一邊去!”

說完又坐了下去。

小八依靠在遮陽棚的鐵腿上,滿臉疑惑的盯着江素素,心裏萬分不解。

突然之間,江素素這是怎麼了?

剛纔在家的時候還好好的,這出來以後怎麼就變成這樣了?

小八正想着,見這時候那胖子居然一點一點的靠向了江素素。還對着江素素動手動腳起來。

“來~小妹兒,給哥喝一口~”

小八見了,頓時火冒三丈。

一臉怒氣的樣子走到了那胖子的身後,一把抓住了他的衣領,單手將他從座位上提了起來。

“嗚哇啊啊….”

衣領嘞的那胖子有有些喘不過氣來。

這時,那桌上的其他人看到這一幕全都驚愕住了。

別人不知道,他們自己可是知道的!那胖子可足足有三百多斤重!居然被小八單手就給提起來了!

“你你你,你幹什麼?!放開我大哥!”

所有人都站了起來,其中一個身材比較健壯的人,指着小八顫顫巍巍的說道。

小八聽後,側眼瞥了說話那人一眼。

“滾!”

小八冷呼一聲,單手將那胖子撇了出去,砸在了其中兩人身上。那兩人頓時翻了白眼。

“你你你你….”

那羣人見到小八這身手頓時嚇得說不出話來了。

小八又瞪了他們一眼,那羣人見了頓時嚇得寒毛樹立,剩下的四個人,連拖帶拽的拉着那躺在地上的幾個人就慌亂的跑了。

人羣走後,小八長呼了一口氣,走到了江素素的身邊,慢慢的坐到了那胖子的位置。

“素素,你怎麼啦?”

小八輕聲問道

這時,見江素素胳膊撐在桌子上,捂着額頭,搖了搖頭。

小八見狀,心裏不是個滋味。很明顯,江素素心裏有事兒。

名門攻略:淑女請君入甕 這時,小八一把拉開了江素素支撐着桌子的那條胳膊,然後兩隻手摁在了她的肩膀上,怒目的瞪着她。

“哎呀,別動我~”

江素素身體軟綿綿的抵抗着,人已經酩酊大醉。

“素素,你有什麼心事,說出來好不好?!你這樣,會讓我很擔心你的!”

小八搖晃着江素素,一臉緊張的說道。

見這時,江素素漸漸地冷靜了下來。慢慢地看向了小八,酒裏酒氣的笑着說道:“呵呵,你,你會擔心我啊?”

小八皺眉,道:“當然啦!以後不許你這樣隨便跟不認識的人喝酒!你知道你這樣多危險嗎?!”

小八急忙的訓斥的說着。

聽到這話,江素素酒裏酒氣的不好意思的笑了…

“哼哼~你關心我,那你送我回家好不好?”

小八聽到這話,心裏總算是舒緩了半口氣,道:“好!”

說着,小八接過了江素素的一隻胳膊,將江素素攙了起來。

“哎哎哎!”

剛沒走幾步,江素素就要往地上歪。

小八趕緊攔住,心裏略有氣憤,但又無奈,想了想最終還是將江素素背到了背上。

江素素趴到小八的背上以後,變得十分乖巧。不再鬧騰。

兩人行走在黑夜中的大街上。

路燈將地面照耀成了一團又一團的黃色光圈,在這黑夜中猶如一團又一團的篝火,將兩人的心地照亮。

“小八~你會一直都關心我嗎?”

江素素趴在小八的背上,半睡半醒的說道。

“會!”

小八略有生氣的說道。

“哼哼哼哼~”

聽到這話,江素素憨憨的笑了。

小八默默地聽着江素素的傻笑,沒有出聲。

暮然,這時候笑聲嘎然停住了。小八正疑惑,心想這姑娘難道睡着了?

這時候背後又幽幽的傳來了江素素的聲音。

“你關心我,那蘇夢妍怎麼辦?”

江素素醉醺醺,略帶哭腔的說道。

聽到這話,小八一下子愣住了,站在了原地。

“嗚嗚~嗚嗚~”

小八愣神的站着,頓了好久,江素素也哭了好久。

過了不知多久,小八動了。

他目光堅毅,大步流星的往前走着。 重生之軍界千金 最終停在了自家小區的樓下。

小八想了很久,想自己到底要不要揹她上去。猶豫了很久,最終小八還是揹着江素素爬上了六樓。

開門走了進去,將喝的不省人事的江素素細微的安置到了旁邊臥室的牀上,褪去外套,看她慢慢的睡去後,自己才退了出來。

小八拖着自己好似灌了鉛的身體,“撲通”一聲坐在了沙發上。

窗外那皎潔的月光透過落地窗照射到了屋子裏,小八尋着那月光往外望去。

黑夜寂寂寥寥,窗外的麻雀撲棱棱的飛過。

小八陷入了沉思….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