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但孫無忌卻感覺到了一股前所未見的殺意,心頭不禁大叫不妙。

轟!

他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身子瞬間便的輕飄飄的,就像是魂魄了剝離了肉體仙遊了一般!

砰!

孫無忌招破,兩股強大的巨力,生生將澳勝廣場的大地掀了起來,如同遭受了強地震一般,巨響過後,除了房修等少數人,其他人沒有一個站着的了。

“那是什麼?”

“好強大的威力,能一擊破掉兩百萬斤的乾坤神斬。”

“哎,侯爺果真是不可測的!”

房修也是被震的氣血翻騰,心中暗自驚歎。

秦日升則是面帶喜色,只這一擊,他就知道這次出山所求終於有戲了,這位江東秦侯,完全有實力上崑崙打拼了。

“咳咳!”

“世基,誰,誰贏了啊,是不是聖少啊?”

黃志仁在兒子攙扶下坐了起來,兩眼直冒金星,完全看不清場面。

“好,好像是秦侯贏了!”

黃世基猶豫了一下,小聲道。

噗!

孫無忌面色蒼白如紙,當魂魄回到身體那一刻,他全身像是被汽車碾壓過,發出一陣陣撕裂般的疼痛,丹田、肺腑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損傷。

若非是自幼被崑崙聖水泡養,又周身紋滿了神符,他只怕這具身體就直接碎了。

而站在他面前的那個少年,面色平靜,氣定神閒,連一片衣衫都沒有損毀。

這一刻,孫無忌才知道自己敗的有多麼慘烈!

他甚至懷疑,至始至終,秦侯都是拿他在當猴耍,沒當回事!

可笑他在人前狂妄,是何等的丟臉?

此刻,他已經顧不上什麼自尊了,武道界強者爲尊,沒有實力,談任何自尊,都是自取其辱,這個淺顯的道理,他還是明白的!

“我輸了!”

“我也不求你什麼了,我只想知道,你那道黑光到底是何等神器,有這般驚天之威。”

孫無忌站起身捂着胸口,壓住陣痛,顫聲問道。

“如果你夠聰明,你父親就應該告訴你我的真實身份!”

“你想知道那是何等神器,我也想知道,但無可奉告,就連我自己都沒研究透!”

“說吧,是誰派你來挑釁我的。”

秦羿傲然問道。

“崑崙另一位聖少,武神宗武神殿首徒段……慕全!”孫無忌道。

“是他?”

“段家人,那就不奇怪了。”

“可惜你被人當槍使了,段慕全不敢來會我,先拿你當試驗品。”

秦羿望着蒼穹,嘆然笑道。

“我,我……”孫無忌無話可說。

段慕全是提過秦侯名氣之大等等,但終究還是他自己道心不穩,生了爭執之念,動了凡心,否則又何至於落得如此下場。

“孫少,你瞭解人嗎?”

“你覺的他們是不是對你奉若神明,恨不得把你當祖宗養着?”

秦羿問道。

“我不知道。”孫無忌搖了搖頭,再無往日豪氣。

“看好了!”

秦羿笑了笑,衝黃志仁等人喝道:“結局你們也看到了,強者爲尊,這裏現在是我說了算。”

“秦某並不想爲難你們,你們的本金我只收三成,六成退還。”

“但前提是,你們得知道澳島到底是誰說了算,必須與孫無忌劃清界線!”

秦羿勾了勾手指,何大中立即喜氣洋洋的拿出了打印好的賬單與印泥,令衆人同時移步到平坦點的地兒,支上桌子,又重新擺了兩把椅子,這才清了清嗓子道:“侯爺的話,大家也聽到了,識時務者爲俊傑,想要錢,就得擦亮了眼,想領錢的,麻溜點吧。”

這話一出,趁着衆人還沒起鬨,黃志仁趕緊第一個站了出來,他是上了年紀了,剛剛被大戰的威力震的不輕,但卻不傻。

今兒這賭局,他本來就坑了衆人,如今好不容易有個迴旋的機會,還能回來六成的錢,簡直就是他的救命稻草啊。

“黃老闆,怎麼,你要先來?”

“你可是把兒媳婦都獻出去了,估摸着心裏是不認同侯爺的吧。”

“哎,還是彆強迫自己了。”

聶冰河在椅子上坐定下來,皮笑肉不笑道。

“聶爺,何爺,我那都是被孫無忌給矇騙的。”

“至於你說我獻兒媳婦,那就更是莫須有的事了。分明就是那孫無忌仗着本事,強迫欺負了我家小芳。”

“我家小芳和世基曾以死相抗,但你也知道我們俗人一個,怎是這惡賊的對手。”

“這不又被他脅迫來入了這賭局,說到底,我黃家纔是最冤,最苦的人啊。”

黃志仁聲淚俱下,說的那叫一個慘,一個恨。

“芳芳,你是當事人,你說說是不是姓孫的欺負你,逼着你做了這有辱家風的事啊。”

黃志仁說到這,又問向了黎芳。

黎芳正不知道如何是好,心頭正暗罵孫無忌無用,押錯了寶,毀掉了自己的大好前程,此刻,黃志仁拋來了橄欖枝,心知是一家子關係迴旋的大好機會,趕緊哇的一聲就哭了起來,二話不說衝過來照着孫無忌就是兩個大耳刮子。

PS:稍後還有更新。 “啪!”

清脆的耳光聲響徹全場!

孫無忌臉上一疼,整個人都懵了。

從小到大,人人敬他如神,誰不把他當太子爺一樣好生伺候着,便是他父親、母親都從未捨得碰過他一根髮絲。

今天當着這麼多人的面,他竟然被一個風塵婊子給扇了。

更可恨的是,一個小時前,這個女人在牀上還一口一個親老公,親愛的叫着,轉眼間,便成了抹殺他最後一絲自尊的劊子手。

孫無忌心裏像是被撕裂了一道口子,這種疼痛比身體受的傷要強上萬倍,疼的他想哭。

偏偏此時,他連一點還手的力氣都沒有,往日裏的驕橫暴戾之氣,半點也使不出來。

“臭婊子,你,你敢打我?”

孫無忌想要怒吼,但最終只能發出虛弱的悶沉聲。

“啪!”

“打你,像你這種厚顏無恥的小人,就該千刀萬剮了,你強迫我陪你上牀,威逼我公公爲你做局,老天有眼,你敗給了秦侯,就是你做這些醜事的代價。”

黎芳毫不留情的又給了他一嘴巴子,言之鑿鑿道。

“你!”

“我是讓他們做局,可是他們不也是利慾薰心爲了掙錢嗎?”

“還有你,分明就是你甘願做我的牀榻之物的,你快活的時候,怎麼就不說是我強迫的?”

孫無忌咬牙切齒的問道。

“孫無忌,你少在這信口雌黃,你上了我女兒的事怎麼說?”

“沒錯,還有我家那尊千年送子觀音,你說拿走就拿走了,跟強盜有什麼區別?”

“還有我老劉家的寡嫂,你也……”

不待黎芳辯駁,底下那些往日裏像哈巴狗一樣的澳島商人,爭先恐後的指責道。

甚至有些沒有太多瓜葛的,也編造了一堆孫無忌欺壓他們的證據,一時間怒罵如潮,完全將孫無忌無力的反抗聲淹沒了下去。

“噗!”

孫無忌怒火攻心,七竅生煙,被氣的張嘴吐血,兩眼一翻,差點沒暈死過去。

“嗯!”

秦羿哼了一聲,何天養與何雯溪趕緊攙扶着孫無忌在椅子上坐了下來,給倒了茶水,又是拍打,總算是緩過了一口氣來。

“都他孃的閉嘴!”

聶冰河一拍桌,怒吼道。

黃志仁等人趕緊閉嘴,不敢再聲張。

“侯爺,這些人都願意與孫無忌分清界線,是不是給他們了了這些賬?”

何大中小聲問道。

“給他們退六成,我佔三成,一成給你們,畢竟佈局、修復這處場地也是一筆不菲的開支。”

秦羿道。

然後,轉頭對孫無忌微笑道:“看到了嗎?這就是人性,這就是你看到的繁華,俗世遠沒你想的那麼簡單。孫少,即便是今天你打敗了我,若不能洞察這世間繁華,終究有一日還是會落的這般下場。”

孫無忌轉過身看着那些西裝革履、滿身華貴的商人們,還有黎芳那扭曲的嬌容,此時,這些人全都成了一頭頭兇狠無比,欲要吞噬的豺狼。

比起死亡,這種顛覆性的欺騙,更讓他感到惶恐。

因爲他發現,原來這個世界與他想象中的美好,真的完全不一樣。

孫無忌眼中的淚水再也抑制不住落了下來。

他忽然好想回到崑崙山,那裏纔是真正的淨土,那裏纔是他該有的生活。

這裏虎豹豺狼橫行,他怕了。

“我,我想回家。”孫無忌嘴角蠕動着,以蚊子般細微的聲音訥訥道。

他說的很小,但秦羿聽清楚了。

他原本是想殺了孫無忌,但今日乾坤訣讓他意識到乾道宗對他有一定的價值,孫無忌是有諸多毛病,但就像是一個犯錯的孩子,教訓遠比死亡終結有意義。

殺了他,秦羿也得不到什麼,反倒是留着,爲他即將上崑崙打下基礎。

“你要是以爲崑崙山比這要乾淨,那就大錯特錯了,你的那些師兄弟,那些奉承你越厲害的人,他們將來下刀子也會越狠。你所有的一切都是踩在你父親肩膀上得到的,如果有一天你父親垮了,那些刀子就會扎向你的心窩子。”

“那裏的鬥爭比這要殘酷百倍,你父親不告訴你,今天我告訴了你。”

“既然想回家,那就回去吧。”

秦羿擡手遞給了他一顆丹藥,朗聲道。

“你,你不殺我了?”孫無忌雙手捧着丹藥,淚如雨下,不敢相信的問道。

“在我看來,以前的你已經被殺了,不是我,而是他們。”

秦羿手指黃志仁那幫商人,苦笑了一聲道:“看到他們醜惡的嘴臉了嗎?他們就像是臭蟲一般令人噁心,我很討厭他們,但也殺不了他們。因爲他們本身就是人性、衆人之一,這世上有無數這樣的人,殺不盡的,你只有凌駕在他們之上,掌控他們的命運!”

“多謝指教,重生之恩,沒齒難忘,日後若是有用得上我的,孫某定當肝腦塗報。”

孫無忌恭敬的給秦羿鞠躬作揖,然後再也沒看黎芳等人一眼,在手下的攙扶下,緩緩去了。

看着他遠去的背影,秦羿嘴角浮現出一絲無奈的笑意。

他當年在地獄也曾遭受過背叛、陷害等等劫難,這是萬年的經驗之談,孫無忌若真用心體會了,乾道宗後繼有人,否則遲早得亡在孫無忌的手上。

“侯爺,恭喜你賭贏了,否則澳島怕是不太平嘍。”

陳愛民迎了過來,朗聲笑道。

“陳少將,你想多了,有你那幾萬大軍鎮着,天塌不了。”

“鄭先生,回去告訴陳正鬆,秦某也算半個生意人,澳島生錢的寶地,我又怎麼捨得毀掉它呢?”

秦羿從容一笑,心情也是格外大好。

這一戰,他掙了不少錢是次要的,關鍵在澳島立穩了腳跟,此後澳島與香島兩地會源源不斷的爲秦幫注入資本,只有不斷的充實金庫,秦幫與大秦基地,以及劍島那邊的海上戰隊,才能更好的維持下去。

說到底,這終究是一個金錢的世界。

“侯爺,錢已經退完了,這幫人怎麼處理?”

聶冰河問道。

“給他們立幾條規矩,讓他們沒事了多背背,誰要敢擋道,殺無赦。”

秦羿冷冷道。

解決了這些雜事,秦羿回到了何家的雅緻別院,這一次除了秦羿,最大的贏家就是何家了。

雖然賭場沒了,但世面上都風傳秦羿跟何雯溪好了,就憑這層關係,以後何家真正的可以高枕無憂了。

PS:今日更新完畢,明晚再會,晚安,朋友們。 何家別院後花園,有一口天然的溫泉水,靈氣充沛,四季溫暖。

此時,何雯溪光着身子浸泡在池中,一道道綠色的靈氣從四面八方涌進了她的周身穴道,約莫過了半天的光景,她才睜開眼,清醒了過來,頓覺渾身輕靈,像是卸掉了一個重重的枷鎖,無比暢快。

便是那曼妙動人的身姿,似乎也更多了一分豐腴、彈性,尤其是池水映襯中,那臉蛋兒光滑紅潤,如同嬰兒肌膚一般細膩。

這種突如其來的變化,完全超出了她的想象,何雯溪望着盤腿坐在池邊的秦羿,一時間竟是愣住了神。

“不用看着驚訝,你身體的經脈已經打通,從今天起可以修煉武道之法了。”

秦羿睜開眼,平靜道。那一臉的波瀾不驚,彷彿那妖嬈般的存在,盡皆虛無。

“秦大哥,我,我要怎麼才能感謝你呢?”

“錢,你不缺,別的我也沒有,要不……”

何雯溪抿了抿嘴脣,緩緩鬆開了環在胸口上的玉臂,現出了那雪白的山峯。

шωш✿ тт kan✿ ¢O

她素來潔身自好,仍是完璧之身,此時經過靈氣打通經脈,肌膚更是細膩、順滑,猶如一朵綻放的粉紅小骨朵,煞是迷人心魂。

毫不誇張的說,她要是個男人,都一定會愛上自己這具完美、火辣的身軀。

這也是她唯一能夠有資格,用來獻給這個神一般的男人了。

“我讓你們何家併入秦幫,並替你打通經脈,傳授武道,是有要求的。”

“萄京大賭場,還有澳島的生意,日後都得賴你們辛勞。這是你應得的,不用謝我。”

秦羿站起身淡然道。

“不,不……”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