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夜已深,這一夜並不平凡。院裏裏的牛,連連發叫。惹得安然從睡夢中,醒來,卻想那牛隻是餓了,又睡了過去。

殊不知,當時,一個黑色的人影正站在他的帳篷前,盯着她,隨後轉身離去了…

黑影,翻牆出了宋家院牆。在村中蜿蜒轉彎,最後又沿着鄉間小路走了沒多久,停在了村子東北角的水庫邊。

站在水灘上,望着那灣被月光打亮的湖水,喃喃失神。

“燕兒,是你嗎?”男子站在水邊,喃喃自語。

只見這時,在水中的倒影變了! 辣寵椒妻 四下平靜無風,此刻他腳下卻是水波盪漾!那“水鏡”裏的他,開始變了!慢慢的,變化成了一團黑色的影子….

第二天,安然從睡夢中醒來。這一晚他睡得並不踏實,並且做了一個很是恐怖的噩夢!

他夢見睡夢中的自己被一個人壓在了身上,一隻手摁在了他的左肘關節,另一隻手摁住了她的腦袋。那兇猛恐怖的獠牙,一點一點的探向了自己的左臉….

待他坐定後,想了又想,不覺一陣陰嗖嗖的寒意。這不就是昨天的蓮清嗎?手臂被摁的通紅髮紫,嘴角被啃去了片片的碎肉…

細細想去,安然不覺渾身一陣惡寒。

但是,夢終歸是夢。也許就是白天想的太多,所以纔會做這種夢的。也許只是自己想象力太過於豐富了。

安然想着,還是舒展了一下身體,起身出去了。

已是清晨七點半了,進屋後發現衆人已經坐齊了,而她是最後一個過來的。衆人見安然來了,也就動筷子吃了起來。

“哎?醒啦?快坐吧!”仍舊是田青下廚,見到安然來了招呼着,自己也坐了下去。安然朝他微笑一聲,就走向了自己的座位。

暮然,他嗅到了一點異常的味道!剛剛他無意間瞥了田青一眼,只是那一瞬間,安然就察覺到了不對勁的地方!那人,是田青嗎?!怎麼一夜之間心情忽然好了那麼多?!看起來也開朗了一些!

安然想着,偷偷擡眼朝田青那看去。詭異的一幕出現了!田青是一個莊稼漢!皮膚不算黑,但是是那種蠟黃色的!今早,這臉色怎麼感覺像是打上了一層紅蠟?!面色怎麼有些通紅剔透的?更詭異的是他的嘴脣!

居然一片乾燥煞白!就好像是一個重病多年的病人一樣!面色紅潤,嘴脣發白!這是什麼情況?!

就在安然遐想之際,他無意間看向了在她右側的何偉蘇元慶兩人。見兩人正抱着碗米飯悶頭大吃。而何偉好似發現了安然在看他,抽出眼來,看向了安然。見到了安然那副疑問不解的樣子,緊接着,朝她使了個眼色,搖了搖頭。示意她她不要管!先吃飯!

安然見狀,也是哽咽了一聲,端起了眼前的那碗米飯,半吃不吃的吃了起來。她時刻都在注意着田青的一舉一動!因爲,他今早的表現太過反常了!

然而蓮清以及宋老漢好似並不以爲然,依舊如同以前那樣,無視着他,吃着自己的。安然發覺,蓮清的胳膊以及嘴角一夜之間比起先前已經好多了。

雖說好了是正常!但是,好的速度着實有些嚇人!這一夜之間,那片爛肉居然已經合死了三分之一!手臂的顏色也淡了不少!

不正常!這一切都不正常!

確如冷宇所說的一樣,他們也許真的不應該來這家人家裏住下!這一連兩天的事,也太過詭異了!

“我吃飽了…”安然淡聲,扔下碗筷就起身出去了。出門口,一頭扎進了帳篷裏,抱住了頭。苦苦冥想,既着急又恐懼!甚至已經開始猶豫要不要搬走了!

“咚咚咚”,外面傳來了一陣敲帳篷的身影,沉悶而又震耳。

“誰?”安然下意識的問道。其實在她問的時候,他已經透過帳篷上的透明塑料窗戶看清了外面的來人。

是何偉!

何偉聽到了迴應,壓低着嗓音,說道“然姐?我能進去說嗎?”,何偉小心的問道。

“進吧!”安然無所顧忌,何偉拉開帳篷,躡手躡腳的鑽了進來。

“什麼事啊?”安然看着何偉,細聲詢問道。

見何偉心神不寧的進來後,哽咽的陳定了片刻,才喘着大氣開口說了起來,“然姐!你也察覺到啦吧?!”,說話間何偉還時不時地透過窗戶看向門口的方向,生怕屋內走出人來,聽到他們的談話。

“恩。”安然點頭示意。

“不正常!這家人太不正常啦!我們得走!”何偉神神祕祕的說道。

聽到這話,安然的心沉寂了下來。她又何嘗不害怕?她也猶豫過。但是,他們又能去哪兒呢?

“走?去外面那松樹林裏住嗎?”安然故作淡然,質問道。

“哎呀!管他去哪住呢!我就感覺看着他家人,渾身涼嗖嗖的!不自在!!”何偉恐恐的說道。

一時間,安然沒有回話,陷入了沉思…

隨後,她轉醒過來,看向了何偉,“沒什麼的!蓮清也就是側身睡,壓迫着手臂血液不流通導致的胳膊發紫!臉上也估計就是招蟲子了!病菌感染,給咬的!”安然,淡然的安慰道。

何偉聽到安然這聽起來不符合“實理”的話,也是呆住了,隨即他轉念想起什麼又說道:“那,那田青呢?!他怎麼解釋?!他今早這樣兒,你又不是沒看見!就跟招了鬼一樣!”,何偉臉色驚恐的低聲吼道。

“田青也只是昨天話說太多,加上一天奔波,太過勞累了,臉上起得缺氧反應!”安然解釋道。

現編現賣,安然就這樣回答了何偉的話。

而又弄巧成拙,聽到這裏,何偉好似被說住了。一臉呆然的模樣,眨着眼睛看着安然,“這,這樣啊….也,也是哈~!哈哈哈….”,說道最後,何偉不好意思的笑了…

話說完畢後,何偉就起身準備出去了。比較他是以上廁所爲由而出來的!

剛拉開帳篷,見到眼前的一幕,差點把他嚇昏過去。

此時,帳篷外,田青居然如同一個殭屍一般站在他們的帳篷門口,兩眼發直,嘴脣煞白,兩眼發直的看着他!

何偉驚愕住了!此時,他一句話都說不出了。

安然察覺到了異常,從何偉的身邊縫隙朝外看去。看見了,渾身僵硬的田青!此時,她也有些被攝住了。

但是,他見何偉這幅被嚇傻了樣子。還是鼓了股勇氣,喊了出來,“怎麼了?田青?有事嗎?!”,安然高喊。

其實她這句話並非只是喊給田青的,更是喊給蘇元慶的!好讓他聽見了,察覺到異常能儘快出來幫忙!

話說完,見這時,田青的嘴角輕輕地動了,“蓮清讓我來看看你,只吃那麼點飯,是不是生病了….”田青呆愣的說道,但是已經恢復了往日的樣子。

聽到這話,看到這裏,呆站在帳篷門口的何偉,總算是長呼了一口氣,“呼~我還以爲凍僵了呢!”,何偉亂說一氣的拍着胸脯,走出了帳篷。

“哦,我只是有些不舒服。也不是很餓,你們不用擔心了…”安然迴應。

“哦…”

隨即,田青呆愣的轉過了身子,跟在何偉身後,回到了屋中… 第329章戰珉,你的嘴是開過光嗎

醫院內不出一會兒就圍滿了人,戰錚樺,方雅,戰珉通通過來了。

「回答我究竟是怎麼回事,孩子呢?!」

戰錚樺在醫生辦公室,氣憤的狠狠拍向桌子。

戰珉搖了搖頭,隨後整個人都跪在了地上。

「父親,這件事情我是真的不知情,我絕對沒有參與其中。」

「戰珉,你恐怕真的是全天下最傻的傻瓜,連自己的妻子究竟有沒有懷孕你都不知道!」

戰錚樺怒目瞪著說,虧他之前還腆著老臉去翟部長那邊求情,結果就是一出笑話。

「好了,夠了,我們珉兒也是受害人,要怪也是應該怪姜桐兒,誰能想到她心思這麼多,居然都敢騙到議長府來了,簡直其心可誅!」

戰錚樺聽著方雅一遍一遍的念叨,喉頭湧上來一陣腥甜,最後噴出一口血,整個人失力倒了下去。

「父親!」

「錚樺!」

方雅與戰珉同時喊了一聲,隨後立刻去叫醫生。

一時間姜桐兒還沒有從手術室出來,戰錚樺又暈了過去,整個人議長府都亂成一鍋粥。

傍晚,陸司寒帶著姜南初來醫院看望剛剛醒過來戰錚樺。

戰錚樺整個人無力的躺在病床上,臉色略顯蒼白。

「咳咳,司寒,又讓你看笑話了。」

戰錚樺咳嗽了幾聲之後說,他的身體真是越來越不行了。

「你的病情醫生怎麼說?」

「還沒有個結論,已經做了全身檢查。」

戰錚樺的話音剛剛落下,戰珉與方雅臉色不善的進入辦公室,同時進來的還有一臉凝重的醫生。

「不管什麼結果我都承受的住,你們儘管說實話吧。」

戰錚樺強打起精神說。

「議長閣下,我們對您整個消化系統以及神經系統做了完善的檢查,初步判定是您的身邊有人在投毒。」

這句話讓整個病房的氣氛都嚴肅起來。

戰錚樺第一眼看向了戰珉,畢竟最近的幺蛾子事都和他有關。

「父親,您別這麼看我,我承認做過不少混賬事,但弒父這種事情我絕對不會做。」

「就是,下毒不一定要是身邊的人,某些人雖然嘴上沒說,心中不可能不惦記議長的位置。」

方雅嘗試著將所有的懷疑都吸引到陸司寒的身上去。

「我們用惦記嗎?對手都上趕著作死,完全不需要我們動手。」

姜南初挽著陸司寒的手幽幽的說,他們以為就他們長嘴會說話嗎?

「姜南初,你居然敢頂嘴,你眼中還有尊老愛幼嗎?」

「議長夫人,您這是公開承認和我們作對了?」

「畢竟剛才我說的可是對手,沒有說你們哦。」

姜南初笑著說,玩文字遊戲她可比她溜。

「你!」

「夠了,還嫌我的頭不夠痛嗎?這件事情我心中自有分寸!」

「我會立刻安排陳管家徹查議長府,涉案人員決不輕饒!」

見老爺子發火,所有人也就都不在說什麼。

搜查的結果是漫長了,議長府已經被嚴格控制起來,畢竟議長閣下被人下毒不是一件小事。

到了晚上十一點,姜南初困得不行,整個人靠在陸司寒懷裡打瞌睡的時候,病房門被敲響了。

進來的是一位老者,姜南初還有一些印象,這位是議長府的管家。

「老爺,夫人,兩位少爺晚上好。」

「老陳,事情查的怎麼樣,有沒有在議長府內發現什麼?」

「老爺請看。」

陳管家拿出一個盒子,盒子裡面裝著的赫然是一隻香囊。

「好香的味道呀。」

姜南初好奇的聞了聞,結果被陸司寒捏住了鼻子。

「你的狗鼻子還想不想要了,萬一有毒怎麼辦?」

被陸司寒這麼一恐嚇,姜南初立刻埋進他的懷裡,不敢呼吸。

「姜小姐放心,這香料沒問題,問題在於香料裡面還包裹著一份中藥,這幾味中藥混合在一起成為慢性毒藥,長期服用會導致身體無力,疲乏,頭暈眼花,器官衰弱。」

戰錚樺越聽越是生氣,想不到他的家中居然藏著這樣的害人精。

「陳管家,這香囊你是從哪裡搜出來的?」

「是在戰珉少爺的房間內。」

戰珉聞言,又跪了下來。

「父親,這是陷害,我從來沒有見過這隻香囊!」

「嘖嘖嘖,有人開始裝可憐了呢。」

姜南初躲在陸司寒身後幸災樂禍的說。

「姜南初你!」

豪門盛婚:溺寵嬌妻99天 戰珉氣的想打人,但現在最重要的是解釋清楚。

「父親,我用生命發誓,這個香囊和我真的一點關係都沒有,如果我說謊就天打雷劈。」

話音落下,窗外下起暴雨。

「我的天吶,戰珉你的嘴是開過光嗎?接下來該不會真的打雷吧?」

「總之這件事情真的和我無關,父親你一定要相信我!」

「大家不用這麼激動,我的話才只說了一半。」

眾人繼續將目光聚集在陳管家的身上,等著他接下來的內容。

「香囊是在戰珉少爺房間,但卻是在傅梧桐的枕頭下面找到的。」

戰珉與方雅聽到陳管家的話,鬆了一口氣。

「看吧,我就說這件事情和我們珉兒絕對沒有關係,不過傅梧桐那個女人決定不能輕饒了過去!」

戰錚樺點了點頭,同意方雅這次的觀點。

傅梧桐這個女人實在是太可怕了,偽裝懷孕又是下毒,也不知道背後有沒有人操控,之前顧忌她有孩子,現在完全不用擔心了。

「既然已經找到了真正下毒的人,那我們先走了。」

陸司寒牽著姜南初的手說,小嬌妻都已經快困得不行了。

「嗯,去吧。」

戰錚樺揮了揮手,他需要好好想想接下來該怎麼處置姜桐兒。

深夜十一點半,一輛低調的勞斯萊斯行駛在馬路上。

「司寒,你說這次姜桐兒是不是真的會坐牢。」

「坐牢?你想的太簡單了,謀害議長是會被槍斃的。」

陸司寒淡淡的說,對這個女人提不起任何的興趣,讓他懷疑的是姜桐兒這件事情中傅自橫又扮演著什麼樣的角色。

翌日清晨,姜桐兒在疼痛中緩緩清醒過來,她還不知道即將要面對的是怎麼樣的噩夢。 過後,什麼都沒再發生,一切都歸於了平靜。田青的臉色也心情也逐漸迴轉了過來,變得和以前那樣沉默怯弱。

時間轉到了當天下午,田青家的糧食已經不多了,由於安然給了他們一筆錢,生活已經不再拮据。故而,田青大大方方的出村採購去了。

衆人不能外出,只能在村待着。

蓮清趴在屋內的桌子上,“嗚嗚”悸哭。看他那張臉,即使長好了,那麼也將會留下大片的疤痕。毀容是肯定了。

小虎已經醒來,宋老漢一人看着他,陪着他打着精神。

這無事之時,時間就會過得很慢。已經偏近晌午了,谷中雖是四季如春,即使是冬天也感受不到任何的寒氣。甚至經這中午的陽光照耀,還有了三分熱意。

安然三人分別各自在自己的帳篷裏,經這太陽烘焙着。安然一直在沉思這幾天發生的事,先是小虎被鬼纏身,過後驅魔的鬼婆居然自殺了,緊接着在田青一家人身上也發生了很多離奇古怪的事情。

這一切都無不提醒着安然,這片谷中絕對沒有表面上看去那麼的祥和。在這風和秀美的景象之下,還不知藏匿着多少不曾人知的祕密。

一個星期的時間,已經過半。按照以往的常理,真正的恐怖就要來臨了!

安然想着,招呼着把兩人聚集到了一起。三人走到了院中的一個犄角旮旯處,揹着陽光,互相看着彼此。

“時間已經過去一半了…你們也看到,這裏已經開始變得不正常了!”安然對着兩人說着,眼角掃視着周圍的空院,“所以,我建議,以後無論做什麼,都要一起行動!”,安然正色的說着,眼神凝視着兩人。

兩人聽後,互相對視了一眼,點了點頭。

安然得到肯定的回答後,也是點了點頭,接着說道:“所以我建議,把帳篷拼在一起!咱們住一起!”。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