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女神大人問道:“又想到什麼開心的事情了?”

王昃笑道:“我想明白了,爲什麼五大湖會有那麼多的淡水。”

“哦?說說看?”

“咱們不是看到一片全是碳元素組成的地方嗎?這應該是那種‘黑暗’物質搞出來的,而冰河時期,地球上最多的就是碳氫氧這三種東西,純碳被抽離出來,剩下的自然就是氫氧組成的水,所以這個地方應該不能叫做‘冰蝕湖’,反而應該叫做‘提純湖’,呵呵。”

“就這也能讓你高興成這幅樣子?”

“呃……但凡發現世間的祕密,都是……咳咳,值得讓人高興的嘛,真是的……你怎麼一點進取心都沒有?”

“哼,說到進取心,你的修爲是越來越差了,現在隨便出來一個傢伙,就是高高在上的存在,你可怎麼混吶?”

“呃……”

王昃眉頭一陣挑,這還真說到他小心肝裏面去了。

最近遇到的事物……確實有點‘高端’了,自己曾經‘得天獨厚’,仗着有女神大人之助,要風得風要雨得雨,反觀現在,卻只能拿‘無恥’當技能,周旋於這些‘大佬’之間,頗爲疲憊啊。

他從兜裏掏出那個綠色的圓球,又是忍不住笑了一聲。

這個他研究過了,竟然是‘真龍寶珠’!

一條龍除了天生的資質,說實話它一生的修爲怕都是在這真龍寶珠上。

但遺憾的是,隨着神龍的消亡,真龍寶珠就失去了它原本的能力,僅僅成爲一件很高很高級別的寶物。

而這對於此時的王昃來說,也已經足夠了。

原本他還有點遺憾,但當他把真龍寶珠扔進小世界的時候,他就笑了。

兩條龍,一黑一白,永遠好基友的它們,突然狂性大發,互相毆鬥起來,打的那叫一個驚天動地,那叫一個鬼神避異。

王昃也明白了,這個真龍寶珠對於兩條小龍來說,意義是極爲重大的。

他很壞的又把寶珠拿了出來,惹得兩條龍在小世界中成天哀嚎,不過他就是喜歡。

連女神大人都替它們求情了,實在是……被煩得夠嗆。

鬥魚之樂,差不多就是這樣了。

王昃讓木老看着飛船,儘量慢點飛,自己走到船頭,盤膝坐下,進入神魂狀態。

他有些不想讓上官無極回去那麼早。

小世界中,兩條龍剛看到他出現,就呼的一下衝了過來,圍着他這頓轉悠。

王昃哈哈大笑幾聲,直接把寶珠扔到空中,兩條龍如惡狗撲食一般就衝了過去,那叫一個激烈,實在很難把這種‘血腥肉搏’的場景聯想成‘雙龍戲珠’。

靜靜的開心的看着這一切,直到十幾分鍾後,終於分出了勝負。

讓王昃驚訝不已的是,最後竟然是小白龍贏了?!

小黑龍可是經受過神龍傳承,擁有跟自己交流的能力啊,而小白龍……平時就是一副‘小白’的樣子,根本就是個小跟屁蟲,沒想到啊沒想到,原來是‘真龍不露相’啊!

其實……正因爲小黑龍得到過傳承,卻又因爲救王昃,把自身所有的力量都散去了,雖然知識還在,但力量反倒不如一直不顯山漏水的小白龍了,這纔在這種關鍵的‘決鬥’中,被反將一軍。

看完好戲,一個哭哭啼啼一個歡天喜地,這時小精靈才跑了過來,抱住王昃大腿,一點一點費力的往上爬,爬到肩膀上,兩隻小胖手抱着王昃的臉蛋,親暱的用自己的小臉蛋往上蹭。

王昃哈哈一笑,扭頭在她臉上親了一口,問道:“又想要什麼啊?只管說,老爸滿足你,嘿嘿!”

小精靈扭捏的搖了搖頭道:“只要爸爸回來就好,我什麼都不要的,就是……就是……現在咱們家變得好大了,是吧?”

總裁老公,太粗魯 “呃……是?”

小精靈道:“那我想……其實爸爸你看我都長這~麼~大~了,可以自己找一所房子了……”

王昃翻了翻白眼,心中暗道,靠了,這麼點的小屁孩就知道要房子了?難道被天朝給遺傳了?

他擡頭看了看,還真沒注意,這個小世界當真是大了好多好多。

以前就像是一個陽光大廳,現在,都有點看不到邊際那種感覺了。

但同樣的,太大的面積,就顯得格外的空曠。

小山還是那個小山,小水池也還是那個樣子,而四周多出來的大片地方,都是空地,平坦,什麼都沒有。

看起來確實荒蕪了一些。

怪不得小蘿莉想要自己的一片地方,也確實,山腳下都被這幾個貨給擠沒地方了,而且愛美的妺喜最是過分,竟然膽大包天的用美麗的靈石給自己搭了一所房子,這簡直是……眼饞死別人了,話說也不知道女神大人怎麼想的,竟然同意了她的這種瘋狂舉動。

這絕對是炫富。

聳了聳肩膀,王昃笑道:“好滴好滴,不過就是一座小房子嗎?寶貝想要什麼樣子的啊?”

小精靈一聽大是興奮,一下子從王昃的肩膀上跳了下來,鑽到那堆王昃從超市‘搬’的雜七雜八之中,翻騰了好久,拿出一本書來,跑到王昃面前,打開書面指着一張圖畫說道:“我就要這個樣子的!”

“唔……”

王昃滿頭的黑線啊。

那是一本童話書,按道理吶……一般的小蘿莉都會喜歡公主屋之類的東西,但小精靈……咳咳,偏偏喜歡了一個黑咕隆咚的房間,王昃仔細一看,靠,這不是白雪公主她後媽生活的地方嗎?還有那面鑲着金邊的魔鏡吶。

“你……你確定想要這個?”

“嗯,這個屋子多漂亮啊,就是這面鏡子不太好看……”

“呃……”

王昃心中開始絕望了,自己的閨女……到底是啥審美觀念啊,話說這個圖畫裏面……也就這面鏡子還算過得去了,不那麼陰暗,還有……角落裏那個老鼠吶?那個也沒問題嗎?

看着小精靈滿臉期待的表情,王昃也只能照辦了。

不過他再次對精靈族的事情,有了新的認識,起碼審美觀都不怎麼好,或者說……是不是天生邪惡啊?不能吧!

小世界裏面唯一的建材,一個是那個小山,一個……是小樹,後者肯定是一片葉子也不會給了,石頭啊……倒也符合小精靈的要求。

於是,王昃在之後的三天時間裏面,都在切割擺放粘合雕刻,鼓動這些破石頭。

讓妺喜都要嫉妒的發狂了,連女神大人都有了些微詞,認爲王昃不應該太寵着小精靈。

至於最讓人意外的,就要數寧飛霜了,她竟然極具建築天賦,那些破石頭在王昃的‘指導’下,在寧飛霜的親自操刀下,才能變成一個個彷彿積木一樣的方塊,堆積在一起,竟然跟書本上那種不靠譜的設計,一模一樣。

於是乎……寧飛霜的修煉時間再次減半了,她已經被女神大人率先‘預定’,接下來是妺喜的份,那個靈石屋子要‘細緻’一些。

王昃看着幾個女人在鬧騰,雖然熱鬧,但他還是感覺自己這個小世界有點冷清了。

樹木啊,小動物,花草啊……哦對,有草,只有草。

抓起一把地上的土壤,王昃打算有機會弄點種子進來,好好試一試這裏能不能弄成天堂一樣的地方。

正思考這,突然感覺到自己的身體有反應,他急忙退出神魂狀態,睜眼一看,原來是上官無極焦急的站在自己身前,不敢碰自己,就一個勁的拿扇子給自己扇風。

“啥事?沒看我正……呃,睡覺吶嗎?”

“都四天了……”上官無極感覺到了委屈,說道:“有點……那個事情。”

“說!”

“這個,木老他……不是個優秀的駕駛員吶。”

“啥意思?”

“總的說來嘛,我們走彎路了。”

“呃……有多彎?”

“剛纔我用GPS定位了一下,咱們現在處於冰島附近……”

“呃……”

王昃呆呆的眨了眨眼睛,這偏的還真有點遠吶。

從米國到天朝,橫越太平洋幾乎都走在赤道附近了,卻不想現在都已經快到北極了。

站起身拍了拍屁股,王昃走向駕駛艙。

他倒不是要責怪木老,航海,是最難也是最恐怖的事情之一,因爲海面上是茫茫一片,沒有絲毫的參照物,走了不管多少天,眼前看到的景物都是那些在腳下不停流動的海水,即便不動,也覺得在動。

而且‘觀星’之類的東東,也根本不靠譜,沒有指南針就沒有遠航,或許有,都是拿生命去航行。

可剛走出幾步,卻發現上官無極沒有跟上來,扭過頭問道:“還有事?”

“這個……偏離航線吶……只是小事而已。”

王昃腦袋一歪,怒道:“有屁能不能一口氣放出來?!”

上官無極連忙道:“我們已經被幾十種先進武器給鎖定了,現在動都不能動,就等着你去跟對方交談了,我嘗試過,人家不買賬!”

“呃……”

這事情……還真是大條了!

“怎麼會這樣?!”王昃邊說着,邊快速往駕駛艙走去,身邊的黑水營將士還是那種死魚眼,對於這幫沒心沒肺的人來說,即便是原子彈轟到自己腦袋頂上,都未必能着急。

推開門一看,果然看到木老一臉的疲憊和自責,搓着手來回踱着,心神不安的樣子。

見王昃出現,馬上驚喜道:“你醒了?快點,快點去說道說道吧,剛纔一個小時都來了五六個通信了,讓我們降下去接受檢查,我一直沒敢動。”

王昃點了點頭,安慰了一下木老,扭頭對上官無極說道:“什麼勢力?活膩歪了?敢截老子的船?!這世界上還有誰不知道,這樣的飛船就是我王昃的?”

上官無極尷尬道:“怕是……如果不是認出來,我們已經被擊毀了吧,我懷疑我們是誤闖進了毛子國的區域了。”

“嗯?你不是說這裏是冰島附近嗎?”

“是這樣的,每個大國都在一些偏僻的鄰國附近,駐紮一定的軍隊,還有就是進行一些……不能見人的實驗,我擔心我們正好碰上了。” 一九四一年至一九四三年,這三年之中,世界陷入到最混亂最黑暗的時期。

每一個國家,民族,都希望自己成爲結束這一切的黎明。

所以……他們決定借用原本不屬於人類的力量。

戰車國研究了‘鈾物質’,米國是‘第十研究室’,英吉利專研‘超能士兵’,島國是‘暗影武士’,而毛子國……卻是‘魔方’。

歷史證明,只有戰車國的研究課題比較靠譜,併成功了,但實驗結果放在元首的辦公桌上之後,他這樣說道:“我是要擁有世界,而並非去毀滅它。”

實驗擱淺,被其他國家挖牆腳。

這便是米國。

成功研製,成功投放,成功讓世界在這種‘戰略性武器’下‘苟延殘喘’‘趨於平靜’。

但其他的研究……真的都失敗了嗎?

王昃不這麼想,因爲他親眼看到了米國的第十研究室。

項目不但在進行,而且正朝着規模化與量產化前進。

那麼毛子國……又在這裏做什麼吶?

站在田園號的船頭,王昃清了清嗓子,對着空空蕩蕩的冰川海洋喊道:“老子就是王昃,找個能喘氣的傢伙出來回話!”

這種狗腿應該乾的活,現在也只能自己幹了。

等了大約一分鐘時間,一艘可以垂直升降的戰鬥機飛到了田園號的前方,保持着一定的距離。

前端駕駛位上坐着飛行員,而後面的副駕駛位,卻坐着一個西服筆挺的中年男子。

越少爺的傻白甜丫頭 王昃看着他,感覺有些眼熟,仔細一想,才發現對方是自己在毛子國‘挾持’他們全國高層時,那個站在總統身後的傢伙,本以爲他就是一個保鏢,現在看來並非如此了。

擺了擺手,示意他們可以在田園號上停泊。

西服男從戰鬥機上走了下來,先是伸出手想跟王昃握握,後者卻搖了搖頭,拱了一下手。

毛子體毛都重,握起來就像跟狗熊握手,總覺得……不衛生。

西服男尷尬的笑了笑,用俄語噼裏啪啦就說了一大堆。

這回換王昃尷尬了,這貨連英語都只能應付考試。

正這時,身邊的‘普通人’卻站了出來,給王昃翻譯道:“他的意思是……希望我們迅速離開這裏,並且還有接受他們的檢查,可能是怕我們偷了他們的東西。”

“納尼?!”王昃憤怒,喝道:“偷東西?靠,老子想要什麼東西還用得着偷?老子直接搶好不好?你翻譯給他,既然他們敢懷疑我,那也沒啥好說的,趕緊把丟的東西在預備一份,讓老子帶走,要不然信不信老子直接殺到毛子國去?”

豪言壯語說完,‘普通人’不但沒有漏掉一個字,還故意添油加醋侮辱了對方一番。

那西服男聽完,臉色一陣紅一陣白,握緊的拳頭都白了,青筋暴露。

深深吸了一口氣,他還是忍住了。

沒有經歷過那種用核彈威脅整個國家的‘劇變’,誰也不會明白站在王昃面前的壓力。

他就是一個惡魔。

沒看田園號上還有兩架米國最先進,根本市面上就買不到的戰鬥機嗎?

搶了米國,後者都不敢反抗,連輿論都不敢搞,硬說是出現事故報銷了。

西服男說道:“這次我們國家真的是丟失了一件極爲重要的東西,太過緊要,念在我們雙方之前又過很好的‘合作’關係,還請閣下讓我做完本職工作,就是做個樣子而已,不會有人進入田園號的內部的。”

你看,田園號就是出名,外國人都知道它的名字。

而且……合作?那種威脅,咳咳,也算是一種交易吧。

所謂伸手不打笑臉人,王昃摸了摸下巴,倒是不準備在爲難對方了,不過還是問道:“你們丟了什麼東西?”

西服男爲難道:“這個……是國家機密,不能隨意透露的。”

“國家機密?切,米國的國家機密老子都進去參觀了,你問哪個敢攔?少廢話,趕緊說,說了沒準我還能幫助你們一下,你也知道最近我很閒,閒的蛋都痛。”

王昃哪裏是閒,他只是一不想上官無極回去搞東搞西,把本來就混亂的局面變得一發不可收拾,二是也不想現在就去見阮小京。

顧天一和神龍他都見過了,但阮小京現在對他是個什麼態度,他還是有些‘害怕’的。

畢竟,從小到大就這麼一個朋友,而‘唯一’來背叛,王昃怕自己接受不了。

西服男猶豫了一下,想掏出手機詢問一下‘領導’,但想了想,又放了下來,轉頭看了一眼那名戰鬥機駕駛員,對方很識趣的走到一邊避嫌。

他這才說道:“不知道王昃閣下對於我國一直研究的‘魔方’的有什麼看法?”

“呃……看法啊……就是魔方真的很難的,明明感覺差一點就能拼出來,但最終卻總是差一塊,而爲了這一塊,又把魔方弄亂了,倒是不如最開始的完成度高了……我認爲吶,最快的方法,就是都摳開,然後粘回去!”

顯然,王昃把‘魔方’兩個字自動帶入到自己的認識之中。

普通人滿頭大汗,他知道毛子國的‘魔方’是一個很祕密的東西,雖然不知道是什麼,但總也不會是小孩子的玩具。

如果把這話給翻譯了,自己的長官肯定就會被嘲笑,而他就會生氣,生氣了自己的日子就不會好,說不定……還會被埋怨。

但……當翻譯就是這點好。

等他說完,王昃皺眉問道:“靠,我說那麼多,怎麼翻譯一下才一句話?毛國語不是應該更繁瑣的嗎?”

‘普通人’抹了抹頭上的汗,說道:“這個……我毛國語不是太好,領會……那個領會不了長官你全部的意思,只能這樣了……”

他翻譯的是‘並不是很清楚。’

西服男繼續道:“從二戰開始,面對戰車國的飛機坦克,我們國家當時的生產水平達不到這種戰略物質的比拼,所以……先賢們決定動用一種禁忌的力量,來扭轉整個戰事,而這種力量就是‘魔方’。”

王昃道:“哦,你說的是這個魔方啊,靠,早說啊!不過……這個魔方到底是什麼東西啊?還能左右戰事?”

西服男道:“具體是什麼,我們也依然在研究之中,它是從……”

隨後,西服男給王昃講了一個很久之前的故事。

那是在一九三九年的冬季。

當毛子國與戰車國共同瓜分在之前瞬間被佔領的波蘭時,戰車國在首都華沙進行了一次很小的特別行動。

這次行動是因爲有很多平民在聖十字教堂中舉行反元首宣傳,所以戰車國決定徹底摧毀這個華沙人民的精神象徵。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